那个独居女孩因为乱丢垃圾的习惯,被变态男逼到差点自杀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那个独居女孩因为乱丢垃圾的习惯,被变态男逼到差点自杀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钱三
2020-08-18 20:02
今天发的这篇故事,是一年多之前遭人举报被删除的文章。

有不少没有看过的读者留言想看,我将其整理修改了一下,重新发出来,以飨列位。

*********分割线*********

可能因为职业习惯的原因,我从来不乱扔垃圾。

不但网购的包装都撕碎销毁,就连超市的购物的小票也都是撕碎后冲走,不留痕迹。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很清楚,那些最不起眼的垃圾,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来,是了解一个人秘密的最佳渠道。

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私密信息会在什么时候,通过你家的垃圾泄露出去。

这绝对不是我危言耸听,而是触目惊心的现实。

最近我就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儿。

一个独居女孩,被一个变态男盯上后,苦于受不了变态男的骚扰,差点选择轻生。

而泄露她个人秘密的,正是她每天扔掉的那些生活垃圾。

2018年3月22日

这次故事的主人公,是个叫小麦的90后女孩。

小麦是北京一家幼儿园的幼教,小麦属于那种比较内向的性格,关注我这么久,一直没有留过言,只是默默关注。

但是在今年一月份开始,她开始频繁在微信上给我发消息。

她可能觉得我岁数比较大,所以喊我三叔。

小麦给我发的信息内容大同小异,说她最近感觉被变态盯上了,她愿意付钱给我,让我帮她查一查。

我有个原则,那就是不在自己公号上接活儿。

而且在公号里公布自己微信号的时候,也曾跟想加我的朋友们约法三章。

不接活儿、不回复、不接受转账

开号将近两年时间以来,通过后台留言或是在微信、微博私信上找我办事儿的人多了去了。

需求也是五花八门,有投资失败找我帮忙追债的、有学生党付钱找我帮忙干架的、想请我去给当保镖的,甚至还有撩骚想睡我的,男人女人都有,也是醉了。

当然更多的则是一些真遇到解决不了的难事儿的,像被绿、被骗、找人等等的。

大部分人看我不理会,他们慢慢也就不找了,但还是有不少很坚持的,不停地在后台给我留言。

有的看我总不回复,就开始骂我,用满是错别字的国骂慰问我的先人。

更有甚者,根据我之前做调查时的发货地址找过去的,幸好我有先见之明,把发货地放在了河北。

所以这么多求助的,我一个都没理过。

不是我心肠太硬,见死不救。

主要是因为平时太忙了,线下的活儿都接不过来,实在没工夫理会线上的事儿。

不进入这一行,你永远不知道都市中的红男绿女们的难言之隐有多少,又有多么奇葩。

其实很多人留言求助其实并不一定有事儿,无非是闹着玩,毕竟这年头键盘党太特么多了。

我根本没时间甄别真假信息和回复留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但小麦很执着,几乎每天都要给我发微信。

内容也从寻求帮助,变成了自言自语,把我当成树洞。

生活中遇到的任何事儿,无论好坏,全都写成微信发给我。

因为我没什么时间看,所以装有做事的微信号儿那两部手机,平时我都安排我徒弟一二三拿着,帮我查看消息。

这天一二三跟我一块儿吃饭的时候,突然跟我说师父我跟您说个事儿呗?

我一瞅他那样儿就知道没好事儿,拿筷子一指他脑门儿说免开尊口,少给我找麻烦,别耽误我吃饭。

一二三鼓起勇气,把我准备夹菜的盘子推到一边,掏出帮我照管的手机往桌上一放说,狮虎!这事儿你得管管!再不管真就要出人命了!

这孩子哪儿都好,就是一着急容易大舌头,我一听都喊狮虎了,肯定是有事儿。

于是撂下筷子,说了句你说吧,要是没大事儿,这顿饭你请。

一二三嘿嘿一笑,迅速划开手机,扒拉着屏幕,给我看小麦一直以来的留言。

看了一阵,我已经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这个叫小麦的女孩所遇到的事情并不是凭空臆想,她应该是切切实实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严重骚扰。

严重到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

她最近的朋友圈里那充满厌世情绪的文字足以说明一切。

这很危险,不仅仅是她随时有可能崩溃,更重要的是,她是个幼教老师,每天面对的是一群完全没有任何自理能力的小朋友。

干我这行的,从来都是从最坏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

万一她要是在厌世情绪之外,还有那么一丝反社会的想法,那就太可怕了。

于是我招呼服务员过来买单,然后对一二三说了句:这事儿我管了。

2018年3月23日

这天是周末,一早我就招呼一二三前去小麦家里探访。

没想到一二三说师父您直接开车到我家来吧,小麦就住我们对面小区。

我笑骂了一声,说你小子跟特么谁学的这么操淡,你是不是对人家姑娘有啥想法,想近水楼台先得月?

一二三连说没有没有,我就是看她朋友圈定位发现她跟我家住得近,所以才多关注了她一些,真没别的意思。

话不多言,我来到一二三家小区门口接上他,直接去了小麦的住处。

上楼之前,我让一二三用我的那部手机给她发了条消息,说我已经到她家楼下了,一会儿让她给我们开门。

小麦一连回了好几个惊讶的表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一进到小麦的房间,我马上就感受到一阵压抑。

大白天的,她家里所有的窗户全都拉着窗帘,屋子里光线很暗。

而且因为不通风,房间里弥漫着令人不悦的味道。

她家的房门后加装了两道门链,门下还有阻门器,客厅的桌上摆着水果刀和防狼喷雾,一看就是惊弓之鸟的状态。

小麦的整个人看起来格外憔悴,眼窝深陷,头发枯黄,脸色苍白得可怕,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另外,她整个人非常瘦,我目测她一米六四、六五的身高,体重最多八十来斤。

宽大的毛衣套在身上,空空荡荡,像个杵在田地里的稻草人。

尽管如此,小麦还是对我的到来喜出望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之后,她突然又面露为难之色。

我说咋了,有啥不方便说的么?

小麦说三叔哦不三哥,你比我想象的年轻帅气多了,我不该喊你叔的。

我说那都无所谓,说吧,放松点,啥事儿都能说,别不好意思,我既然来了,就帮你到底。

小麦很不好意思地说三哥我也不知道你平时都是咋收费的,肯定很贵吧,我只是个幼教,收入不高,那个……我不知道该给你多少钱合适。

我说钱的事儿好说,我又不是黑心贩子,肯定得根据客户具体情况来定价格,你先跟我说说你的情况吧。

小麦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把内心的恐惧都赶出去似的,然后开始跟我讲述她最近几个月来的遭遇。

那是去年12月底的时候,她晚上在家的时候,经常接到不同号码打来的电话。

有的说是卖房子的,有的说是推销保险的,总之各种各样的理由。

小麦一开始没多想,后来这种电话接多了,她开始有个发现,就是这些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

这让她很生气,那人再打来电话的时候,就臭骂了那人一顿,说你有病啊,老骚扰我干什么?

没想到电话那头的人竟然笑了,说你才听出来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嗯,你的声音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果然长得漂亮的女生声音也好听。

一边说,那人还一边发出一声不可名状的呻吟声,吓得小麦赶紧挂了电话。

我看了下小麦的通话记录里那些打给她的骚扰电话,跟我想的一样,全都是虚拟号码,无法追查使用人信息。

我让小麦继续说。

小麦说后来再有陌生号码打来,她一概不接。

时间一长,为此也耽误了自己不少正事儿。

但这事儿一直让小麦心里很膈应,她总觉得自己被一个变态男盯上了,自己在明那人在暗,而自己并不知道那人是谁,想干什么?

这个念头困扰着小麦,让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为了打发时间,小麦开始玩游戏。

游戏果然能够分神,一旦打起游戏来,小麦会暂时忘记一切烦恼,彻底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

又过了一段时间,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少了很多,这让小麦差不多都快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因为玩游戏,小麦加入了一个游戏QQ群。

入群没多久,就有群里的人找她跟她私聊,都是男的,一上来言语轻佻,让小麦颇为烦恼。

在这些人中,只有一个人给小麦留下了极为良好的印象。

他的网名叫钢丝猴,说话温文尔雅,而且幽默风趣,跟那些动机不纯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

一来二去,小麦跟钢丝猴就熟稔起来,接着互加了好友。

慢慢的,小麦觉得自己有些喜欢上了这个钢丝猴,他的成熟稳重、谈吐不凡让她深感迷恋,甚至都萌生了跟他奔现的想法。

然而一个新情况的出现,让她再一次体会到深深的恐惧与绝望。

那是她有一天晚上因为来例假,肚子疼所以没有游戏上线。

很快手机QQ就来了钢丝猴的消息:宝贝儿,怎么没上线,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该不会是来朋友了吧?

小麦发一个痛苦的表情,说是的,随即又来一个惊讶的表情,说哥哥你怎么知道人家的生理期?

钢丝猴说我猜的嘛,女孩子最大的痛苦,无非就是痛经和失恋了,宝贝儿你煮点红糖姜水喝,记得多放些红糖。

小麦又发一个哭泣的表情,说我家里没红糖了。

钢丝猴马上来了一句说不会吧,我记得你上回去超市买了两袋的,不会这么快就吃完吧?

这句话出现在小麦手机屏幕上的时候,小麦马上就觉得肚子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她跟钢丝猴素未谋面,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上次去超市买了两袋红糖的?

她飞快地冲去厨房,打开橱柜,果然在抽屉的角落里发现了一袋还未开封的红糖。

小麦只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冷,她没有理会钢丝猴,而是疯狂地翻他们二人的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很长很长,她足足翻了二十多分钟,但始终没有发现她曾经跟钢丝猴说过自己去超市买过两袋红糖的事儿。

正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的时候,小麦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被恐惧支配的小麦浑身颤抖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接通了电话。

一个熟悉的声音马上在听筒里响起,正是之前总骚扰她的那个变态男。

那人在电话那头笑得很猥琐,说疏忽了疏忽了,我是真的关心你,所以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让你猜到了。

小麦拼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说你到底是是谁,为什么要一直骚扰我!

那人压低了声音嘿嘿笑,说我是钢丝猴啊,你不是刚才还喊我哥哥么?

小麦当时就崩溃了,发狂一般大吼道你变态!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钢丝猴阴恻恻的笑声再次响起。

他说你说得对啊,我就是变态,我要不变态会这么费尽心机地盯着你么?会对你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么?会光听听你的声音就能达到高潮么?嘿嘿嘿……

小麦失声大哭起来,抽泣着说我求求你了,你放过我吧,好吗?

钢丝猴又发出一阵低低的呻吟,好半天才幽幽地说我不会伤害你的,你那么可爱,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可爱。

小麦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说听起来你跟踪我很长时间了,我问你,你都知道我些什么?

钢丝猴又笑起来,说你是在试探我吗?

“我知道你穿34B的内衣算不算?你知道我为啥说你可爱么,就连你挑内衣的喜好都特别符合我的口味,蒂芙尼蓝的颜色,性感又不放荡,哈哈哈……”

“除了这些,我还知道你更多的事情,比如你胃不好所以从来不吃辣,比如你喜欢喝奶茶但从来不吃里面的珍珠,太多太多……”

小麦彻底崩溃了,她不等钢丝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飞快地关了机。

那个晚上,小麦是把所有的门窗都关死锁好,拉上了所有的窗帘,然后蜷缩在厕所的角落里,眼睁睁等到天明的一夜。

第二天天亮之后,小麦才把手机开机。

她不敢看QQ上弹出的那一串留言,迅速卸载了QQ,然后把昨晚钢丝球打来的那个电话号码拉黑,最后才心惊胆战地拨通她们幼儿园园长的电话。

小麦第一次跟园长撒谎,说她妈妈病了,需要她回家照顾,所以需要请一个礼拜的假。

园长同意了她请假的要求,小麦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是她不敢出门,也不敢点外卖,于是她只好从网上买了一大堆方便食品,然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

手机没电关机了,她也不敢充电,就那么靠着一堆方便食品过了好几天。

后来她想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因为她平时有隔三差五就跟家里联系的习惯,万一爸爸妈妈联系不上自己就麻烦了。

所以还得开机,可当她想充电的时候发现,自己那根已经在接头处开裂的充电线竟然彻底不能用了。

这让她十分无奈,只能下楼去找地方买充电线。

下楼的时候,她顺手把充电线和自己这些天积攒的垃圾拿下楼,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做贼一样买好充电线和一些生活用品,小麦回到家里给手机充上了电。

结果一开机手机就蹦出一大堆通知消息,有微信有短信。

小麦逐一翻看,顿时傻眼了。

有好多都是妈妈发来的,问她最近怎么了,怎么老关机,打电话去她单位,单位说她请假回家照顾自己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小麦心说坏了,请假这事儿穿帮了。

赶紧往下翻看消息,很快就看到园长发来的微信,质问她为什么要跟自己撒谎,如果不跟自己解释清楚的话,她以后都不要来上班了。

小麦一看工作要丢,也没那么多顾忌了,马上下楼打车去了单位。

她找到园长的时候,园长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忙问她出什么事儿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小麦这才照了照镜子,结果自己也被镜子里自己的那副尊容吓到了。

她跟园长说了自己的遭遇,园长建议她报警,但说完之后又叹口气说怕是警察也管不了这种事儿,毕竟对方什么实质性的事儿也没干,估计都立不了案。

小麦哭得跟泪人儿一样,说领导那我接下来该咋办啊?

园长还算是通情达理,说你这种情况暂时别来上班了,好好在家休养一段时间,兴许那人只是一时心血来潮,可能过段时间就没事儿了呢。

小麦想想也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听从园长的建议,回家去了。

当她回到住处,准备开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家门口的地垫上有个小小的快递包裹。

上面的面单已经被人撕掉了,看不出是从什么地方寄过来的,也不知道收件人是谁。

小麦大着胆子把那个快递盒子拿起来,入手很轻,晃了晃里面有轻微的响动。

小麦估计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把盒子拆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根iphone的充电线。

还是弯头那种,一看就是从网上买的。

这时候小麦手机又响了,是一条短信。

宝贝儿,送你的充电线收到了吧?手机没电可不行,那样我就听不到你声音了。要记得及时给手机充电,我知道你被吓坏了,我想了一下,自己确实有些唐突了,可能把你吓着了,但这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呀,所以你别害怕,我最近一段时间会控制自己,不联系你了,你要好好养身体哦。

又是钢丝猴!

小麦吓得差点把手机掉地上。

好在这姑娘还算有心,她想了想,还是把那根充电线连同快递盒子拿回了家。

其实在这之前,小麦已经开始联系我,想让我出手帮忙了。

从这以后,她找我的频率更加频繁了,但我一直没有回应过她。

而在我找上门来的这段时间里,钢丝猴非但没有按他说的不联系小麦了,反而是变本加厉。

比如小麦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他发来的短信,要么是提醒小麦按时吃饭,要么是提醒小麦快到生理期了,记得买卫生巾。

而且最让小麦受不了的,是她开始出现幻听——其实她也不确定是不是幻听。

她总是在半夜时分听到自己门口有脚步声,那脚步声听起来属于一个男人,不停地在她家门口踱步。

她不敢去看,她害怕当自己的眼睛贴到猫眼上的时候,猫眼里出现一个恐怖至极的眼睛,正在窥视着自己。

这样的日子,换到谁身上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小麦。

这样的事儿她既不敢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自己爸妈说,慢慢的,她越来越抑郁,逐渐丧失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也幸好一二三一直关注着她,否则她真有可能了结自己的生命。

听完小麦的讲述,我说妹子很明显的,这个人渣是盯上你平时扔掉的垃圾了,你的很多习惯和秘密,都是从你的垃圾里泄露出去的。

小麦点点头,说三哥后来我也意识到了,现在我都不敢扔垃圾了。

说完她推开阳台的门,我探过身去一看,嚯,阳台上慢慢的都是一袋袋的垃圾,都快堆满了。

怪不得我一进屋就觉得屋子里的空气不好,原来异味的源头在这儿呢。

关上阳台门,我对小麦说妹子,你知道自己为啥会被盯上么?

小麦摇头。

我指指阳台的方向,说你是太讲究了,买个垃圾袋都选那么少见的颜色和款式,扔一堆黑色垃圾袋里那是相当扎眼,让人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个姑娘扔的。

小麦啊了一声,说三哥那我该咋办啊,要不然您能帮我买点黑色垃圾袋,把我阳台上的那些垃圾袋都套上扔掉么?

我说那倒不用,你直接拿到楼下扔掉就好,千万别再套什么黑袋子。

2018年3月25日

我之所以让小麦那么做,说白了,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我推测那个钢丝猴是个对垃圾有着蜜汁喜好的变态,喜欢从别人扔的垃圾里探秘寻宝,满足自己的变态窥私欲。

小麦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扔过垃圾了,对于一个有这样习惯并盯上了小麦的人来说,只要小麦再次扔垃圾,他一定会来翻。

根据小麦的讲述,我在心里给这个纠缠她的叫钢丝猴的人渣变态大致画了个像。

首先排除物业的清洁工。

我问过了,小麦所在小区的清洁工全都是大妈,没有男性。

其次排除快递和外卖。

常给小麦送快递和外卖的几个小哥小麦都认识,他们说话都有口音,小麦能听得出来。

从钢丝猴跟小麦的聊天记录中遣词造句的一些习惯来看,我推测此人绝对受过高等教育,而且年纪应该在三十五岁以上。

此人极为善于观察细节,所以才会作出通过观察小麦扔掉的垃圾来推断她生活习惯的事情来。

小麦所住的这个小区,楼道里没有监控,电梯也是老式电梯,电梯里也没有监控。

小麦平时扔垃圾,习惯先从家里扔到楼梯间的防火门外面,等下楼的时候才一起拎下去扔进垃圾箱。

这栋楼上的住户们大部分都像小麦这么干。

据我观察,小麦所住的楼下一共有三个垃圾箱,其中有两个都能被楼下院子里安装的监控拍到。

钢丝猴肯定不会在摄像头底下公然翻垃圾。

最后一个垃圾箱倒是没有在监控范围内,但它距离小麦的单元口太远了。

我问过小麦,她从来没有往那个最远的垃圾箱里扔过垃圾。

也就是说,钢丝猴想要翻看小麦的垃圾,他就只能进入小麦所住的单元,在防火门后的楼梯间里进行。

所以我很大程度可以确定,钢丝猴极有可能也是这个小区的住户,甚至都可能和小麦住在同一栋楼上!

有了这个大致的画像,我的调查范围瞬间就缩小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往小麦家楼梯间装了个隐藏式的摄像头,设置成为动态触发启动,只要有人进入拍摄范围,摄像头就会启动。

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小麦继续开始扔垃圾后的一段时间,居然没有任何可疑人出现。

这让我有些意外。

我马上意识到钢丝猴很有可能已经捕捉到一些风吹草动,开始警觉起来了。

看来这家伙不太好对付。

2018年3月26日

我重新调整了调查思路,决定寻找新的切入点。

于是我带着一二三找到了小区的居委会。

来居委会的目的是想寻求帮助。

我深知在敌暗我明的情况下,调查要想获得突破,就必须借助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

在首都,这样的人民群众有个光荣而响亮的称号:朝阳群众。

而朝阳群众的代表性人物,就是无数热心肠并眼明心亮的居委会大妈们。

她们就住在当地,无论是对本小区的人还是地形路线都了如指掌。

再一个,委托她们暗中进行调查,目标小,不会引起钢丝猴的注意。

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看起来特不好说话的大妈。

为啥选她呢?

因为越是这样不好说话的,越是嫉恶如仇,眼里容不得沙子。

我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然后把小麦被变态男偷翻垃圾并跟踪纠缠的事儿说了一遍。

说实在的,我差点都没把事情说完,因为大妈只听了一半就受不了了,恨不得马上就出去把这个变态给揪出来。

我好说歹说劝住大妈,然后跟大妈交代了调查的注意事项。

因为敌明我暗,所以我们行事必须要小心,千万别打草惊蛇,否则他就此隐匿起来,我们可就不好找了。

要说咱们朝阳群众的觉悟就是高。

大妈听完我的安排,连连冲我竖大拇指,说小钱你说得太好了,阿姨听你的,就按你说的办!

2018年3月28日

朝阳大妈果然名不虚传。

跟居委会大妈接上头之后,我安顿好小麦就带着一二三撤了。

谁知道刚过了三天,我就接到了不好说话大妈的电话。

大妈的声音镇定中透着一股激动,说小钱啊,你委托阿姨的事儿有线索了,你赶紧过来一趟。

得嘞!我马上开车带着一二三来到居委会,见到了那位不好说话的大妈。

大妈特神秘地把我带到一间屋里,还关上了门,搞得像是地下党接头似的。

我说阿姨您说吧,什么线索。

大妈压低声音,说我根据你的大致画像,组织我们几个得力干将,彻查了咱们小区30-40岁的男性人员的信息。另外又组织人走访了负责各单元卫生的保洁人员,还真发现了一个可疑人员。

大妈说完,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A4纸来,递给了我。

我打开一看,上面详细记录了嫌疑人的信息。

蔡某康,男,37岁,工程师,已婚,爱人开一家手机店,家就住在本小区。

基本信息都能和我的画像大致符合,而且大妈告诉我,有人曾经见过他从小麦住的那个单元的消防楼梯走出来过。

看到他的,是负责小麦隔壁单元卫生的保洁员。

因为小麦那个单元的保洁员病休,她替人出工过几天,曾经在消防楼梯间里见过蔡某康。

蔡某康曾经帮那位保洁员修过三轮车的轴承,所以保洁阿姨对他有印象。

蔡某康家的楼,就在小麦所住的楼对面,而且他家住二楼。

可以说,他只要站在自己家阳台上,就能看到小麦家的单元口。

如果他真有站在阳台往下打望的习惯,那么小麦每天进进出出的,肯定能引起他的注意。

因为小麦长得确实挺漂亮。

我对大妈说阿姨呀,咱们是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当然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你对这事儿有把握么?

大妈说这个我确实拿不准,蔡某康在我们小区口碑不错,是个热心肠,特别乐于助人,好多人都认识他。

我说问题就在这儿啊,兴许老蔡是去小麦那楼上见朋友了呢。

大妈胸脯一挺说那不可能,据我所知,他在那栋楼里没熟人!

2018年3月29日

经过跟大妈的一阵合计,我决定会会这个蔡某康。

在大妈的帮助下,我戴上一副眼镜,拿上一本文件夹,还有相机录音笔啥的,带着一二三,冒充是大学辅导员带着学生搞社会调查的,开始装模作样地进入社区进行“走访”。

我们专门拣在下午下班的点儿进入小区,这样很多人都会看到我俩,增加我俩的曝光度,降低我们在这个小区里的突兀感。

很快我就看到了下班回来的蔡某康。

我注意到,他很快就注意到了我跟一二三。

原以为他会绕开我们,没想到他居然径直朝我俩走来,特热情地跟我俩打招呼。

他问我们是搞什么调查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他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我跟他聊了一会儿,并约定了晚些时候去他家里拜访。

蔡某康走后,一二三悄悄问我说师父我咋觉得这人不太像那变态啊,我觉得他人挺不错的。

我说你懂啥,不知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么?坏人难道会在自己脑门上贴上标签吗?

一二三吐吐舌头不说话了,我心里倒是犯起了嘀咕。

说实在的,以我这么多年的从业经历及阅人无数的经验,其实我也觉得蔡某康不太像是嫌疑人。

我的判断倒不是跟一二三一样,觉得他人挺好,那可以装出来,但有些习惯和细节是装不出来的。

我认为,能够从垃圾里翻出别人秘密的人,他首先得是个对细节特别敏感和在意的人。

可跟蔡某康这几分钟的交谈下来,我发现他对细节并不敏感。

我跟一二三虽然假称是大学辅导员老师和学生前来搞调查的,但我们并没有认真化装和准备,所以很多细节是经不起推销的。

举例而言,我俩的那两张胸卡上的名字都是我手写的,连个照片都没有。

而且我拿着的那个文件夹,里面其实就夹了几页A4纸而已,我甚至连笔都忘了带。

都不用多细心的人就能发现我俩的诸多破绽,可蔡某康愣是没有发现。

我仔细观察过蔡某康的神情,可以说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发现了但装着没发现。

这下子,我对他更加有兴趣了,当即决定马上就去他家里看看,没准儿会有更多的线索。

正好是饭点儿,一二三非拉着我去他家里吃饭。

饭后跟一二三父亲喝了两泡茶,我独自去敲响了蔡某康的家门。

开门的是个女人,应该是蔡某康的爱人。

她见我是个陌生人,有些疑惑地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我是XX大学来搞社会调查的,想跟蔡先生聊一聊。

正说着,蔡某康听到门口动静,走过来一看是我,很热情地把我拉进了屋。

蔡某康招呼我坐下,跟我聊了起来。

我虽然是个西贝货,但干我们这行的就得干什么像什么,我以前也假扮过大学生搞调查,所以关于一些专业性的问题那是信手拈来。

然而越聊我越觉得,这个蔡某康跟我脑海中对于钢丝猴的画像差得太多,他的这个性格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干出那些事儿来的人。

正瞎聊得起劲,蔡某康老婆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茶几就开始批评自己老公说你这人真是,家里来客人了也不知道倒杯茶!

蔡某康一拍脑门子,说哎呦喂,您看我这记性,钱老师您别急,我这就去烧水煮茶去,稍等片刻。

说完也不等我客气下,扭头就奔厨房去了。

可这一去就是半天,都十几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这让我等得有些心急了,这家伙干啥去了?

正纳闷的时候,蔡某康的老婆又从里屋出来了,一看就我自己跟沙发上坐着呢,忙问我老蔡呢?

我指指厨房,说他去烧茶了,这都十来分钟了,他还没出来呢。

他老婆一跺脚,说哎呀,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你等着,我去叫他,这人可真行,怎么能把客人一个人晾外面呢?

片刻之间,蔡某康就被老婆从厨房里拽了出来。

他一边走一边擦着手上的水,连连对我说抱歉。

他老婆也在旁边跟我解释,说您这一说他去厨房半天没出来,我就知道他肯定是跟那儿洗刷呢。我之前洗碗的时候有个锅不好洗,我就搁在水池里泡着,老蔡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强迫症,见到厨房哪儿不干净他就得收拾,不弄好了不罢休。这不我进去的时候,锅人家已经刷完了,正蹲地上擦我炒菜时溅出来的油点儿呢。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听了蔡某康老婆的话,我心里瞬间豁然开朗,肯定就是他没跑儿了!

我原来对蔡某康的判断是有着先入为主的错误的,但我对钢丝猴的画像却没有错。

蔡某康虽然并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在意细节的人,但他却有着十分严重的强迫症。

这种人往往会在特定的条件下才会被激发出性格里被隐藏的部分,作出平时做不出来的事情。

换句话说,蔡某康对于细节的那种在意,是他性格里的隐性部分。

幸亏今晚来他家一次,让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又装模作样聊了会儿,我就告辞了。

2018年3月30日

昨天晚上从蔡某康家离开之前,我故意说想用蔡某康家的电脑发个邮件。

征得蔡某康同意,我打开他书房的电脑,然后在他家的电脑里装了个木马。

利用这个木马,我可以非常轻松地控制他的电脑,查看电脑上诸如QQ、淘宝、支付宝等账户信息。

我把这个事儿交代给了一二三,因为我昨天晚上从蔡某康家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院子里找了个隐蔽角落,暗中观察了一会儿。

观察的目的,是看看蔡某康会不会觉察到什么,或是会不会去小麦家的楼上。

还好,他一直没有下楼。

结果因为想要盯梢方便,我脱掉了身上穿的浅色外套,只穿着里面的黑色单T恤在外面站了半天。

那几天正是赶上北京降温,结果我低估了倒春寒的威力,被冻感冒了。

上午我正跟床上躺着休息,一二三突然发微信跟我说他仔细查了蔡某康的电脑,发现电脑上没有安装QQ。

所以想通过查找QQ聊天记录的想法就行不通了。

我说你查了他的淘宝购物记录了么?你还记不记得他曾经给过小麦一根充电线?那线一看就是从网上买的。

一二三说师父您说的我也想到了,我还专门让小麦把那根线的包装给我拍了照片,并仔细比对了蔡某康淘宝里“已买到的宝贝”,并没有发现这根线的购买记录。

我说你办事儿我咋就那么不放心呢,把他的淘宝记录都发给我,我看看再说。

于是强忍着浑身酸痛爬起来,把一二三发过来的淘宝记录仔细查看了一遍,结果还真被我发现了端倪。

在蔡某康的购物记录里,的确没有那根充电线的记录,但却有和那根充电线同一个品牌的其他物品的购买记录。

那是一个价值两百多块钱的车载吸尘器。

我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于是我拨通了我的技术支持老K的电话,让他想办法搞到蔡某康购买的车载吸尘器到货那天,物业门口那个摄像头的监控记录。

蔡某康小区的快递都是送到物业办公室门口,然后打电话让购买者前来拿。

物业门口有个高清摄像头,能够把门前的情况拍得一清二楚。

老K出手,很快就给我发来了回馈。

摄像头清晰地拍到了快递小伙儿把快递包裹递给蔡某康的画面。

画面里的快递盒子只比拳头大点有限,绝对不可能放下一只车载吸尘器。

也就是说,蔡某康购物记录里买过的那个车载吸尘器,其实就是一根充电线。

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其实这是淘宝商家的一种高明的刷单手法。

在国家对于网购行业刷单行为严厉打击之后,刷单行为并没有完全消失。

众多商家们或是转入地下,变得更为隐秘,或是另辟蹊径,采用更高明的手法。

就比如蔡某康购买充电线的这家店,采取的就是这种手段。

说一下具体措施,如果你在这家店里购买过一次东西,店家就会主动加你的微信。

成为好友之后,你会发现店家会不定期在朋友圈推送一些特别优惠的商品信息,比如:“原价二十元的一根充电线,限时钜惠,只要5.9元”之类的。

但店家的朋友圈里是没有如何购买的链接或是途径的。

想买的人就要跟店家的微信号聊天,咨询如何购买。

店家会告诉你,你需要买个别的东西,比如车载吸尘器,但实际发货还给你发充电线。

你在拍下之后,截图发给店家,店家会马上把差价以红包的形式返还给你。

对你来说,你觉得自己买到了实惠。

对店家来说,这其实等于你帮他变相刷了车载吸尘器的销量。

一种新型的刷单手法。

这下证据确凿,我决定找蔡某康摊牌了。

2018年3月31日

蔡某康再次见到我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我,显得很兴奋。

我没跟他废话,直接喊出了他的QQ昵称:钢丝猴。

蔡某康表情一愣,接着问我说你也是XX游戏群里的?太巧了吧!

我说我不玩游戏,我是小麦的表哥,你骚扰她的事儿,我都查清了。

说完,我把他的聊天记录、接货视频等证据都给他看了一眼。

蔡某康这下终于傻眼了,浑身瑟瑟发抖地跟我说哥们儿我错了,我保证再也不敢了。

我说你要是再犯呢?

他说我要是再犯,你……你就打死我!

我说我不会打你的,对于你这种人渣,最好的结果,就是去警局接受教育吧!

后记:

蔡某康之所以盯上小麦,其实就是他的强迫症作祟。

他其实是个垃圾分类计划的推行者。

除了自己家里的垃圾分类之外,他还想督促着小区其他人也实施垃圾分类。

后来他发现小区人们的意识不行,垃圾分类实在推行不下去,无奈也就只好放弃了。

不过因为他有强迫症,虽然放弃了推行计划,但他平时没事儿就喜欢在小区各单元楼里瞎转悠。

看哪家的垃圾乱扔乱放,他就帮着收拾一下。

阴差阳错的,他看到了小麦放在防火门后的垃圾。

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每天站在阳台上看到的对面楼里那个漂亮姑娘家的垃圾袋。

他注意那姑娘已经很久了。

那天小麦的垃圾袋没有系紧袋口,他鬼使神差地弯下了腰去,拎起了垃圾袋……

从那以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去翻小麦扔的垃圾。

因为那让他觉得,那一刻他接触到了小麦最私密、最真实的一面。

他在小麦的垃圾里,发现了被丢弃的旧内衣、化妆品包装、超市购物小票、甚至是生理期扔掉的卫生用品……

这让他如痴如醉,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一开始只是偷偷地翻垃圾,到后来这已经不能令他满足,于是开始电话骚扰小麦。

他是工程师,他老婆是开手机店的,所以他会利用虚拟号码拨号。

他想到了如何隐藏自己的踪迹,但他从来没有想过的是,他所做的这一切,对小麦形成的可怕影响。

在我把他揪出来并说要把他送到警局之后,他拼命地恳求我,甚至跑去请居委会大妈们求情。

我不为所动,但我征求了小麦的意见,看她想如何处理这件事儿。

小麦没有听那些外人们的“好言劝说”,没有理会他们“如果把这事儿捅出去他的一辈子就完了”的说辞。

而是毅然决然地说:“我一定要让这种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和制裁!”

PS:

好莱坞老牌明星哈里森·福特曾主演过一部名叫《FireWall》的电影,中文译名就叫防火墙。

电影里哈里森·福特在电影里饰演一家银行的网络安全主管。

由他负责打造的防火墙是行业顶尖水平,可谓是固若金汤,没有任何黑客能攻破。

电影反派是个想攻破银行防火墙的大盗,脑洞清奇,他没有去啃硬骨头,而是把目光盯上了福特一家。

大盗派出手下,扮作垃圾清理工,把福特一家每天扔掉的垃圾全都捡回来,进行详细的分析研究。

加上对福特家人的监视,大盗一伙儿用了一年的时间,彻底把福特一家的情况摸了个清清楚楚。

大到他家有多少存款,小到他昨天晚上吃了什么,甚至第二天早上是不是拉稀了,事无巨细,全都掌握。

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还在上学,当时就觉得卧槽这也太特么恐怖了。

但其实真正恐怖的,是这种事儿不光存在于电影里。

现实之中,比比皆是。

就如今天故事里的小麦一般。

拿我来说,我平时几乎从来不网购。

即便是不得已从网上买东西,收到货之后,我也会第一时间把包装上贴着的快递面单撕掉销毁。

超市购物的小票也从不乱扔,而是在确认没有退货需求之后,彻底撕碎。

平时我也很少扔垃圾或卖废品,能二次利用的就重新利用起来,既环保又省钱。

实在无法利用的,我也不会就那么随手扔掉。

除了不能水解的之外,剩下的全部扔马桶冲走,不能水解的也尽可能粉碎化处理后再当垃圾丢弃。

这绝不是我强迫症,这么做很有必要。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密室里的童尸之谜案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样的人——不是恋人,却一起走的更久

她终究不想再来的小城

姑娘,爱情不是自愈疗伤的良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