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罪
故事

诡故事:杀生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茶小墨
2020-08-19 20:01



芸娘是间花馆的老板娘,店铺开在公寓里。从不打广告,也不做宣传,可生意却出奇的好,来往的客人非富既贵。

她种的小盆栽堪称一绝,都是限购的,每个月出不了几盆,刚有新盆栽就被人一抢而空。盆栽形态各异,每一盆都绝不重复,盆栽的点睛之笔,得数上面的昆虫。

每一只昆虫都精致逼真,若说他是真虫,却不会变色损坏,要说它是假的,却又看不出是何材质做成。

许多顾客都慕名为昆虫而来,只是每月的成品率极低,不得已都趁兴而来,败兴而归。



我是芸娘的接待员,虽然盆栽不多,到访的人却不少,可以说人比花多。

近日芸娘有些奇怪,以前只要有顾客下订单就接,现在却除去得罪不起的大人物,几乎不见芸娘接其他定单。

今日这奇怪的感觉又加深几分,芸娘是个漂亮的美人,平时无论在哪基本不化妆。

最近几日芸娘有些反常,无论到哪都涂着厚厚的底妆,就连手上都涂上厚厚一层隔离防晒霜。

整理了要紧的顾客资料递给芸娘,对方是个出手阔绰的老总,是个急单,有权势的富豪为母亲定制生日盆栽,若是平日里芸娘必定不知道躲哪里着偷乐,而现在却眉头紧锁。

芸娘摸了摸手臂,叹口气“罢了,小玉,这是最后一单,之后我将闭馆了”

说完芸娘走进里间的工作室,工作室是芸娘最神秘的地方,说实话我对芸娘制昆虫的秘法极为眼馋,只是她藏得极为隐秘,那么多年都未能窥探一二。



每次从茶水间出来,路过工作室,总能听到刺耳的利爪磨蹭声,刺啦、刺啦的极为吓人,也不知芸娘在里面做些什么。

从听到芸娘说将要闭馆停业,我内心越发着急,得趁最后一次芸娘做昆虫时,偷学到手艺,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午夜月光撒在盆栽上,盆栽里的昆虫像活虫般油亮亮的,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

我轻手轻脚的走进里间,站在芸娘的工作室外,这时里面传来指甲抓玻璃的刺啦声,在寂静的夜里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

一想成败在此一举,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知道偷偷进来本就不光彩,所以一路摸黑不敢开灯。

这是第一次进芸娘的工作室,摸黑本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是个陌生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

抬头就看到这里的墙壁四周有诡异的符文,还是血色符文,画在房间的四个角落。

这时芸娘从外面走来,我赶紧跑到就近的窗帘躲起来,踮起脚,贴着墙,不敢大声呼吸,生怕被芸娘发现。

芸娘抱着个大缸从外面进来,缸里似乎有什么活物,抓得缸壁刺啦刺啦的响。
走到最里面的桌子把缸放在那,打开昏暗的台灯,再把缸盖打开,这时里面爬出一个又一个虫子。

芸娘一改晚日的温柔,迅速抓取快要飞走的昆虫,抓住昆虫后,拿起桌面上的银针往虫子腹部狠狠一刺。小虫在她手上没挣扎多久,就没动静了。

拿着昆虫走到房间每个角落点上一柱香,然后回到刚才的桌子拿出一个昆虫的雕像,从上面刮了点东西到瓷碗里,又拿出一根银针扎在食指上,从上面挤出几滴血。

做完这些后,芸娘把刚才刺死的昆虫放进瓷碗泡了一会,没过多久昆虫居然动起来了,看到这幕我差点吓得叫出声。

这究竟是什么巫术,居然能让昆虫起死回生,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何?

芸娘把复活的昆虫拿到盆栽上,选了个不错的位置把昆虫放上去,昆虫在抱紧树枝后又不动了,就像刚才复活的事从未发生过。

做好这一切芸娘走了出去,回头看了眼工作室,意味不明的笑了。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我赶紧从窗帘后面出来,照着芸娘刚才的操作,从缸里抓了只昆虫做起实验,只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无论怎样做昆虫都不会复活。

想着以后就没机会了,心里越发着急,不小心手却被那只昆虫的雕像割破了。反复实验几次都没成功,看着越来越亮的天,没办法只能先行回家。
 
怕芸娘瞧出破绽,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不知道为何身上长出一茬一茬的黑毛,上班时间快到了,也管不了那么多,套上衣服就走。

到公司后芸娘还没来,我照旧把茶水备好,等待应付今天到来的客人。

芸娘到公司后,照旧先到她的工作室看盆栽,今天的她似乎心情比前段时间好了不少,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心虚,芸娘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戏谑与愉悦。

“小玉,别发呆了,把茶水端去给客人吧”

“嗯,好的”我心虚得不敢看她的眼睛,端起茶水就往接客厅走,想到又得应付难缠的客人,心里一阵烦闷。

刚进门客人就开始骂骂咧咧,甚至开始动起手来,对方是个强壮的男人,轻轻一推就把我推到了地上。

“嘶!你们是怎么搞的,居然让这个长刺的女人来端茶倒水,你们老板呢?我要见你们老板”

就在场面压制不住时,云芸娘出现了,她用眼神示意我,让我先下去。出来后我用手揉了揉,被那个男人打疼的地方。

嘶!怎么会,手掌居然被扎出血了。连忙卷起袖子看,手臂居然长出黑黑的刺。


看到这诡异的刺,把今天做过的事都回忆一遍,唯一可疑的就是芸娘的工作室,除了那里都没去过哪里,回来之后结果就长除了刺,这些刺极像昆虫腿上的刺。

想到这我心头一颤,最近许是利欲熏心,着了芸娘的道,趁着她在前厅会客,又再次偷偷回她的工作室,把可疑物品通通塞到包里,带着东西偷偷从后门了溜出去。

看着越来越多的刺,心里更加着急,这种事自己没法处理,还得找个明白人看,幸好我认识一个做法事的大师,也许会解决有办法。

到大师这,把所有可疑物品全倒在桌子上,来回看了几遍,最后从里面挑出带血的昆虫木雕。

“就是这东西在做怪,这东西有怨念极强,昆虫木都开始出现变红,只是……一般不容易找上门”说完还看了我一眼。

听他这一说,顿时羞愧难当低下了头,我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若不是贪图钱财,怎会着了芸娘的道?

“对方是把杀生罪,转嫁给你,回去你把这昆虫木用火烧毁,便会反噬回去。年轻人做事还是得脚踏实地为好,否则容易惹祸上身,回吧”。



从大师那回来,便把那昆虫木一把火烧尽,一天后,身上的黑刺儿便退光。

从那之后,再没见过芸娘,再次见她是十年后,容貌居然一点都没变化,依旧是那个淡雅的美人,若说变化,就是从那以后,她再没穿过短袖衣服,据说长袖下都是黑色的刺。

听说她后来换了许多个助理,每个助理都不知什么原因莫名失踪了。

芸娘的生意依旧火爆,只是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去尝试所谓的暴利行业,正所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怎么你总是忘不了前任?

索命魂

青梅绕竹心“纯属意外”

当她被全世界抛弃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