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不敢求你原谅
故事

民间故事:对不起,不敢求你原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片丹心
2020-08-20 14:01

我老丈人,是我们这儿十里八乡有名的王半仙。

谁家娶媳妇了,会来找他算个好日子。谁家死人了,会来找他看哪天哪个时辰下葬,并挑好坟地,交代好整个丧葬过程的一系列注意事项。

谁突然中了邪,也会找他驱邪祛病。也还有一些家里讲究的老人儿,拿着自己家新生儿的生辰八字来找我丈人,看看命里是否有啥灾难,需不需要寄个干娘好化解一下……

似乎,这老头还真有两把刷子,但是,我不信这一套封建残余。

咱可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五好青年,接受的可是唯物主义教育,对于老头那一套,嘿嘿,不好意思,只是觉得纯属忽悠而已,仅此。

我们那里的风俗是每逢八月十六这天,所有出嫁的女儿都得回娘家走亲戚。

那年的中秋之际,我和媳妇一起去丈人家团圆,一大早我们就到了,丈母娘和媳妇俩人忙活一上午,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并备了好酒,中午一家人围坐在一起。

一顿酒足饭饱后,微醺之际,只见丈人收起了刚才吃饭聊天时的轻松神态,忽得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建军,爹交代你一句话,你一定要牢记,再过半个月,九月初一这一天,就是发生天大的事,你也一定不要出门,否则有血光之灾。”

说到最后,他眼睛盯着我,目露忧色,加重语气补了一句“切记”。

“您放心,我啊,最听爹的话了,爹要让我往东,那我绝对不敢往西”混着酒气,我满脸堆笑地答应着。

心里却说,老头儿,别拿你那一套吓唬我,切!

过了十多天,晚上睡觉前接到一电话“喂,军子,班长过两天要北上去趟北京,正好路过咱这,时间宽松,约咱们见个面,几年没见了,你可一定要要来啊。”

“什么?班长路过咱这,那还用说,别管了,必须去!”

“好!那就后天十二点半清河饭店见”

“好嘞!”

来电话的是我邻乡的战友顺子,前些年在西藏当兵那会儿,班长、顺子和我三个人关系最好。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去布达拉宫。

有一次,要搞演习,眼瞅着演习马上就要开始了,一老乡赶了一群牦牛,对演习有碍。

本来连长安排我和顺子下河去撵牦牛,却被班长一把拦住,他说我是青海人,习惯了寒冷,这大冬天的,你俩受不了,我下去!

班长下河去,我俩在岸上,合力赶走了老乡的牦牛。只是,从此以后,班长一到冬天,就会膝盖疼……

退伍后,五年没见了。这次班长从青海去北京路过我们这,兄弟们必须得好好聚聚、聊聊。

一想到这些,竟有些激动,还没来得及多想。

只听媳妇说“你忘了中秋节咱爸说的话了吗?后天正好是九月初一,不管啥事,你都坚决不能出去!”

“嗯嗯,可不是,我差点把这么重大的事给忘了,你放心,我绝对听你和爹的话,别说班长,就是连长、师长来了我也不出去。”

嘴上这么说,我心里想到,难不成你还能把我给绑了?开玩笑,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被你这小女子给困住?

第二天晚上睡觉前,媳妇又给我吹耳旁风。

“你可记住了!明天不准出门!”

“你放一百个心,我绝对不出去”

“我还不知道你?嘴上答应的好听,就是腿不听大脑的指挥,我跟你说,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多注意、多防备准没坏处的。咱爸说了,明天务必在家,如果实在要出去,走到清河桥东头,你会遇见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你见到她,把你的一件衣服给她就行了,我已经给你备好了一件新衬衣,还没拆封,放在你电动车后座上了。”

“好、好、好。“

真是懒得搭理她。

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媳妇就看着我不让出门,把院门从里面上了门栓。一直到上午11点多,忽听得敲门声,是堂弟媳妇提前发动要生了,让媳妇赶紧一块去镇上医院,媳妇是镇上的医生,她去了,到医院好更方便照应一些。

媳妇暗自着急,可也不能不去,出门反复交代我“记得我给你说的话!”

出了门竟不忘拿把锁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这能拦得住我?

媳妇前脚走,我后脚就翻墙出去,一根钢丝解所有,打开门锁,骑着我的电动车就上路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阔别五年的班长了,我心生激动,不觉加快了车速。

虽是夏末,但时值当午,太阳依然毒辣辣的挂在天上,路两边的玉米苗已经长出一人高了,此时,这庄稼地里,一片片都是玉米,俨然一道道青纱帐,也像一排排的士兵站立在道路两旁。

十二点的时分,没有一丝丝风。地里劳作的人们都已经回家了,路上几乎没人,仿佛其他一切都是静止的,只有我自己在这空荡荡的路上游动。

前面就是清河桥了,过了桥,还有差不多十五分钟的路程。
我正骑着车,刚过了桥来到东边,忽看到前面玉米地头有个人,我一下打了个激灵,有点愕然,揉了揉眼睛,用力看了下,没错,确实有个人。

此人二十多岁的模样,穿着红色的上衣,两个长辫子摆在前面,胳膊上挎个竹篮,正迎面往清河桥方向走。

打量着,我心里一阵骇然,什么情况,大脑以光速回想了丈人对媳妇说过的每一句话,把我吓了一激灵。

我来不及多想,迅速放慢速度,扭头看电动车后座,果然放着一个袋子,一把拽过来,里面放着一件黑色的衬衣。

车子很快就到了姑娘跟前,我本能地停下车,走到姑娘跟前,慌乱之中,随便编了个理由。

“你……你好!我……我这里有件新买的衣服,我穿着不合身,今天遇见你是缘分,送给你拿回去给家里人穿吧”

置身近处,我并不敢看姑娘,更不敢看她的眼睛。

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手抖的不能自己,不由分说,把衣服塞给她之后,我骑上车,赶紧逃也似的骑车而去……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心神不宁,总觉得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事儿,但也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事,这种感觉压的我胸口发闷。

我琢磨着,我是在清河桥附近遇到的那姑娘,她一定就是那附近村子的人。

所以,没事的时候,我就骑车去那附近溜达,我那颗悬着的心始终无法放下……

一直到整整一个月后,我再次来到清河桥旁,只见远处有一队丧葬队,我顿觉不祥,连忙来到近处,只见送葬队伍中,有一个小孩儿抱着逝者的遗像,那照片上,正是一个月前我遇到的那位姑娘……

我忽然明白了怎么回事,脑子嗡的想要炸开,内心里波涛汹涌,来回翻滚,似有千万个锐石击中我的心脏,我已经没有办法做任何过多的思考,一时瘫坐在地,脸上没有了血色,望着越走越远的丧葬队,我心里只敢有个微弱的声音。

“对不起,不敢求你原谅......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这个恶女人

夏末清秋

蓦然回首已过十年

古诗词六首

我负责赚钱养家,还可以貌美如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