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掐婆子的故事
故事

民间故事:老掐婆子的故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岑夫子
2020-08-22 20:00

相传,在建国不许成精的政策出台之前,豫中地界有一精怪,可幻化成人,却有一尾,尾状似鼠,细且长,喜食人肉。因为喜欢将人掐死再吃,口耳相传间名唤老掐婆子。

从前,自给自足的村落有一户人家,家中男主人意外身亡,家里只有一个妇人和三个孩子。

这天,妇人回娘家,离家时交待两个姐姐照顾好弟弟,见陌生人不要开门。

去娘家的路上,有一老大娘坐着十字路口的大石头上,面相十分慈祥,出于礼貌妇人与之攀谈问:“大娘,您怎么坐在这,可有事?”

“我在等一人。你这一大清早是要去哪?”

“我要回娘家,就在这路的尽头。”

“那你从哪儿来?”

……

老大娘与妇人聊了许久,妇人将自己的家长里短都告知于她。

妇人向老大娘告辞,“我该去娘家了”她望着渐渐爬上的太阳。

“大娘再见。”

看着妇人远去的背影,老大娘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太阳从东转南再转西,妇人带着大包的娘家人的礼回家,再次路过十字路口,却见那大娘依旧坐在石头上,她放下手中的包裹询问“大娘,你怎么还在这?等的人还没到吗?”

大娘却笑了,声音忽远忽近“她来了,就是……你。”
不由自主的令人毛骨悚然。

老大娘一个转身,化为烟雾,只见她的脸狰狞着消失化成血盆大口扑向妇人,掐住妇人的脖子。

妇人惊恐尖叫“啊――”慢慢窒息而死,它就一口一口的将妇人吞食。

它便是老掐婆子。

吃完妇人,又一番幻化变作妇人的模样,穿起地上的衣服,将尾巴藏在衣服下面,抹了把脸,背起地上的包裹,往妇人家的方向走去。

远处的一户人家,袅袅炊烟升起,院子里有一棵高耸入云的梧桐树,根据妇人的话判断,这便是她的家。

她快步向前,走到门外,咚咚咚,“谁啊?”门里传来女孩子清脆的回话,想来应该是妇人的二女儿。

八岁的儿子哒哒的跑来开门“娘,你回来的好晚,我和姐姐等你好久了。”

“嗳,这不是回来了吗,叫你两个姐姐出来,到堂屋(客厅的另一种说法),娘有事情要交代。”

儿子忙答应着跑到灶屋(厨房),喊姐姐们。两姐妹跟着弟弟快步来到堂屋,见娘站在屋里忙搬来了凳子,“娘,您坐。”

老掐婆子往上一坐便压到了尾巴,啊的一声站了起来,姐妹俩关心道:“娘,您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没事,娘不能坐凳子,给麦篓子给娘拿过来,娘坐那个就成。”

大姐姐赶紧将麦篓子递给了娘,顺便问娘怎么不能坐凳子了,老掐婆子随便糊弄孩子说,回娘家走的路太多了。

她坐在篓子上,把无处安放的尾巴放在篓子里面,看着眼前的三个孩子,想着等会儿可以饱餐一顿,尾巴在篓子里晃啊晃。

三个孩子听见声音不由得问:“娘,哪里来的声音?”

“好像是从篓子里传来的。”

“没啥,没啥,是你们姥姥让我带回来的活鸡,明天给你们炖汤喝!”

老掐婆子害怕穿帮,又糊弄道:“好了好了,你们快去吃饭吧,娘今天在你们姥姥家吃的很饱,就不吃晚饭了,你们吃完饭早点来睡觉。”

家里卧室是那种大床,三个孩子和娘睡在一张床上。

等到三姐弟吃完饭回到床上,只见娘已经躺在了床上,看起来像睡着的样子。

他们不敢吵醒娘,忙爬到床上睡觉了,弟弟和娘睡一头,两个姐姐睡在另一头。

夜渐渐深了……

两姐妹被吵醒,听见床的另一头出现咯吱咯吱嚼东西的声音。

“娘,娘,你在吃什么?”

“你们姥姥让带回来的水萝卜。”

“我们也要,我们也要。”

“要什么,贪吃嘴。”

两个姐妹又是缠着娘要吃。

老掐婆子被缠得没办法就递给了两姐妹东西,两人摸摸,看看,面面相觑,原来自己手里的那竟是弟弟的一只脚趾和一只手指。

妹妹害怕的快要哭出来,而姐姐终于明白为什么娘回来就不对劲,原来,回来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娘。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恐怕弟弟和娘都凶多吉少。

姐姐捏了捏妹妹的手,安抚她,忙想办法逃出卧室。

“娘,我要去尿尿。”

“下去,尿盆里。”

“不行,有味。”

“行了,出去尿。”老掐婆子不疑有他。

妹妹学着姐姐赶紧想逃,老掐婆子烦的不行,又想着弟弟还没吃完,打发妹妹也赶紧走。

两姐妹在外面想着,这怕不是个妖怪。

“姐姐,怎么办!我们也杀不了妖怪啊!”

姐姐看着院子里的大梧桐树:“妹妹,不要慌!姐姐应该有办法了!”

农村的孩子从小就会爬树,姐姐拉着妹妹往梧桐树上爬,一边爬一边说,“妹妹,我们先上来,总归是安全一点。”

老掐婆子在屋里,吃完弟弟,发现这两孩子还不回来,“这是怎么了?”她疑惑。

出门一看,这两孩子竟然上树上了,“嗳,你们大晚上不睡觉,爬树上干啥呢?”

“娘,树上凉快。”

“树上凉快,娘也上不去!”

姐姐听到这话,计上心头。

“娘,咱堂屋的门后面有一卷麻绳,你把绳拿过来,扔给我们,我们把绳一头放下去,你把绳系自己腰上,我们把你拉上来。”

老掐婆子果然照做了。

妹妹听着姐姐的话,迷迷糊糊,姐姐解释,“等会儿我让你松手,你就松手,我们弄死它。”

姐妹俩合力拉着老掐婆子上来,一点一点,终于到了一半高度,妹妹看着越来越近的妖怪吓得不行,一下松手,老掐婆子掉了下去,摔在地上。

妹妹看向姐姐,姐姐低头看,老掐婆子慢慢爬了起来,竟然还活着,姐姐想:只能再来一次了!

“娘,对不起啊,我不小心失手了。”妹妹赶紧道歉。

“哎呦,这老胳膊老腿叫你们摔坏了。”

“娘,我们再拉你上来。”趁着老掐婆子没反应过来,麻绳还在腰上,姐姐赶紧又把她拉了上来。

这次,稳稳的把她拉到树的高处,姐姐看着老掐婆子,在快到树冠的地方,老掐婆子说“快点,拉娘上去。”

她已经等不及要吃饭了。


姐姐一边答应着,一边对妹妹说,快,放手。

两人一起放手,老掐婆子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脑袋磕的咚响。

姐姐妹妹探头下去,看着它一动不动,心扑通扑通乱跳,却也是安心不少。

两人就这样在树上呆了一夜,等天蒙蒙亮才下来,看着这妖怪还是娘的模样,又回到卧室,果然没有弟弟的身影。

两人剥了妖怪的衣裳,又拿出弟弟的一个手指和脚趾,准备就这样葬了娘和弟弟。

老掐婆子的尸体她们扔在了茅坑里,两姐妹相依为命的继续生活。


不久,在茅坑里竟长出来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两姐妹不敢吃,就那样也不管它。

一天,门外传来了叫卖声。

“卖鞋嘞,卖鞋嘞。”

妹妹打开门看见一个卖货郎,挑着担子在门口,他看见妹妹,忙喊住她:“小妮儿,看看鞋,都是手工做的。”

妹妹想着,自从娘走了,姐姐和自己都没有新鞋,就起了心思。

但是她们也没有钱啊,这可怎么办?

“老伯,你等等,我拿别的和你换。”

妹妹跑到茅坑,把白菜摘了下来,拿水冲冲,跑回了门口。

“老伯,你看,这白菜能不能给你换两双鞋?”

老伯看了看这水灵灵的大白菜,想着自己倒也不亏,就答应了。


妹妹开心的挑了两双鞋,让老伯他把全部的鞋放在一个篓子里,然后妹妹把白菜放到了货郎的另一个篓子里。

妹妹向老伯道谢完,转身回了家,老伯就又挑着扁担走了。

老伯一边走一边听见,后面的篓子里一遍遍的传来女人唱歌的声音,有时是一个,有时是很多个。

他疑惑的放下扁担,掀开篓子看看,还是一个大白菜。

他把笼子盖住,又挑着走了一段时间又听见女人唱歌的声音。

“见鬼了,赶紧回家吧!”

他挑着担子赶紧回了家,结果第二天早起一看,白菜没有了,平白出现了七个姑娘。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