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战争“替他上学”
故事

短篇故事:神童战争“替他上学”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山城
2020-08-19 06:00
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是个神童,原来我人生的前40年,就是为了成为一个神童。


我儿子六岁那年,我们家遇到了个顶大的麻烦。

“不是说这是学区房吗,拢共十五平米的房子你们要价45万,行,我买了,就当买个厕所,可是怎么孩子还是上不了学呢?”我媳妇对着招生办那帮人拍桌子瞪眼。

“你急什么啊,”招生办的大姐嗑着瓜子翻了个白眼,“学区房买的是入学资格,听见了吗,入学资格,不是说能让你上学,我们说面试也不算骗人。”

两秒后她把嘴里的瓜子吐了出来。

因为我媳妇往她嘴里吐了口痰。

当天的情景十分混乱,好在最终结果还是不错的,我儿子还有上学的权利。

但是还是得通过那个狗屁选拔。

事情是这样,我儿子杨小伟六岁那年要上小学,为了这个我们家掏空积蓄买了套十五平米的学区房,学校是三里庄二小,算是名校,听说出过几个清华校友,本以为事情就此尘埃落定,可没想到报名那天出了岔子。

在入学之前,还需要一次面试。

我老婆当时就炸了毛,恨不得和对面捉对厮杀,好在我及时拦住,但是等到我回家看了面试孩子的资料后,开始后悔下午怎么不补上两脚。

为什么呢,因为这帮孩子太厉害了。

有的是什么市幼儿园足球比赛的冠军,有的研究特定化学物质对癌细胞的影响,还有的知识没多少,但是能叭叭演讲,这帮人的资料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的心是有些凉的。

因为我的儿子啥也不会,从小玩到大,除了快乐一无所有。

后来我听说网上能买包装,就是颁布一系列的证书把你的孩子塑造成一个神童,效果我看了,很是逼真,但是价格不菲,为了买学区房我们家已经算是砸锅卖铁,迫于无奈,我只能去求助我二姑。

我二姑是个科学家,研究过狗吃屎是什么味道、人做梦的时候会不会蹦迪、天上有几颗星星等众多科学问题。二姑在我们家眼里一直是一个不住进精神病院就很奇怪的形象,但是此刻迫于无奈,我不得不去求助我二姑。

“害,大侄子上学的事儿嘛,我帮了。”二姑听完来龙去脉猛拍大腿,给我了个药丸。

“这是什么?”我奇怪道。

“这是返老还童药,你吃了之后你会变成小孩,你俩是父子,长相差不多,你替他面试去呗。”二姑给我支招。

“能行吗?”我疑惑道。

“稳稳的。”我二姑信心满满地拍了拍胸脯,上次她这么做的时候是向我保证狗屎是甜的。

面试前一天晚上,我吃了药。

我已经做好了拉肚子的准备,没成想三分钟后我竟然真的变成了一个和我儿子一样大的小朋友。

我媳妇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是惊喜,第三反应是把我的铺盖扔到地上说让我去睡沙发。

“我看到你这张脸不太能想象跟你睡觉的感觉。”她这么解释。

虽然后来她还是抱着为了孩子的未来,让我明天有一个好的状态,自己去睡了沙发,但是我还是做了噩梦,梦到第二天早上刚走进校园就被警察团团围住,然后被判入狱,我媳妇跟人家跑了,我儿子不再认我,在街头的纸箱里唱一无所有。

第二天早上我满是倦意地睁开眼睛,看见我媳妇正在我身前忙活。

“儿子呢?”我坐起来扫了眼四周问道。

“送他姥姥家去了,别让他见到你害怕。”媳妇解释。

我点了点头。当天的早餐是一根火腿两个煎蛋,寓意一百分,我吃饱喝足来到学校,排了好久的队终于等到自己上场。

“老师您好,我叫杨小伟……”我开始熟练背诵自己的自我介绍稿。

老师听完点了点头,说道:“你有什么才艺吗?”

我对道具老师点了点头,老师给我端上来一把长枪。

“各位老师!献丑了!”我拱手环了一圈,然后把枪头顶在了喉咙上。

老师正喝水呢,手里的杯子没抓住,掉到了地上,碎了一地。

是的,我的才艺是金枪锁喉。

我本职是个戏班子的演员,在金枪锁喉、上刀山、下火海中犹豫了一晚上后,选了最为和谐的那个。

按理说这个表演是十拿九稳的,我信心满满地牵着我媳妇的手走出面试的房间,忽然看到一个小朋友推着一辆童车与我擦肩而过。

然后我就听到门内传来一声大喝,“各位老师!献丑了!”紧接着是如雷般的掌声。

我连忙回过头,发现一个小朋友正用自己的下巴顶着自行车。

“这什么情况!”我如临大敌,方才那颗放下来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等那小胖子出了门,我下意识地扫了他两眼,似乎盯得他有点害怕,低着头从我面前匆匆走过。

我媳妇想要拉着我回家,可是从那个小胖子横空出世后我实在有点放心不下自己的面试成绩,甚至开始想回去做第二次巡演,我跟媳妇说让她先回去,我在这里观察下敌情。

我媳妇白了我一眼,“就你这个身高,观察敌情?小心被人拐卖。”

于是我俩决定一起在这里蹲守,就当看看我儿子未来的同班同学都是些什么人物。结果这一看把我惊出来一身冷汗。

有个化妆来的小姑娘,来了硬是演讲了三十分钟,说自己日作古诗三千首。

有个戴眼镜的小男孩,从文件夹里抽出来一本三十多页的论文,题目好像是关于抗癌的。

唯一一个感觉我能胜过的,是一个看上去有点蔫吧的小朋友,进去做了个自我介绍就出来了,我和媳妇正准备松口气,保安在旁边赞叹道:“不愧是校长的孙子,年纪这么小就能完成自我介绍!”

当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我跟我媳妇是有点绝望的,谁能想到我活了四十年连个孩子都比不过。

我俩正准备吃饭,电话忽然响起,电话那头是个声音尖细的大姐。

“是杨小伟的家长吗?”

“是。”我媳妇开了免提,我俩心情都是十分忐忑。

“通知你们一下,你们面试通过了哈,过几天来学校交钱。”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我跟我媳妇愣了下,直到电话那边的嘟嘟声结束才如梦初醒般大叫起来。

我俩拥抱在一起,有种修成正果的感觉。

等哭的差不多了,我媳妇和我分开擦了擦眼泪道:“咱们去把小伟接回来吧,然后让你变回去。”

我却又皱起了眉头:“等我想想。”

“这还用想什么?”我媳妇疑惑道。

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些神通广大的面试者:“媳妇,我觉得我不能变回去。”

“为什么?你疯了吗?”我媳妇难以置信。

我摇了摇头:“你看,今天这帮孩子是什么成色你也看到了,你觉得就算儿子上了小学,他能快乐吗?”

“我想如果是我的话,天天生活在一群神童之间,肯定是不会快乐的。”

我开始回忆起自己的童年:“我从小就是倒数第一,身边的人不是运动强就是学习好,只有我一无是处,后来小学没毕业就去了马戏团学才艺,这才逐渐恢复了自信,可是我的心中始终有这么道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我没有特长,一无是处。”

我媳妇听到这里,轻轻抱住了我。

“小学那些东西,我能教给他,我想让他体验一个快乐的、没有压力的童年,至于学校里的那些压力,我来帮他承担。”我的表情逐渐坚定。

“可是……你的工作……”我媳妇纠结道。

“没事,我可以以一个神童的身份去表演,我们老板一定不会拒绝的。”我笑道。

我俩又商量了下,最终决定由我以出差为借口离家租房替我儿子上学,晚上则去马戏团表演,我媳妇则在家里教儿子。

临行前我偷偷回了趟老家,走进屋看到我儿子在睡觉,他睡得很甜,我本想摸摸他的脸,却怕被他发现缩回了手。

儿子,爸爸要走了,接下来咱们爷俩可能很久都见不到一面。

但是你放心,爸爸会回来的,爸爸会让你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开学那天,我抱着踏上战场一般的心情走进了教室。

然后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屋里充斥着尖叫声和吵闹声,比我去过最狂野的迪厅还要刺激,孩子们在教室里跳来跳去,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加油,杨大伟!为了儿子!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我在门口观察了一周,发现了好几个熟面孔,包括那个演讲达人的小姑娘以及当时交论文的神童。

我长舒一口气,准备开始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老师进屋后班里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到屋里座位差不多坐满,老师便开始点名,紧接着我便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回到了我的原单位。

因为小朋友们答到的方式堪称多种多样,有蹦起来举手的,有跳上桌子的,甚至还有跑到讲台上跳舞的,最绝的是那个演讲达人小姑娘,本来说个到就行的事儿,硬是开成了演讲会。

“大家吼!各位充满梦想的企业家们……”

“这没企业家啊,这只有一个教育家。”老师打断了小姑娘的发言,然后继续点名。

我是最后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点名的时候没整幺蛾子的的,老师特意看了我两眼,然后道:“各位小朋友们,大家的学校生活就要开始了,希望大家在未来的几年里努力学习,上个好初中,然后努力学习,上个好高中,然后努力学习,上个好大学……”

“总之,今天咱们先选出来一个班长,有没有小朋友想当的?”

我正犹豫举不举手的时候,演讲达人站了起来,走到了台上。

“大家吼,各位充满梦想的教育家们……”她清了清喉咙,正准备念,老师很是温柔地把她送下了台,送完回去的路上嘟囔道:“怎么就会这么几句?”

“杨小伟,就你了。”我正惊叹于小姑娘的热情,老师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老师就已经开始低头准备讲课了。

就这样,我成了我儿子班里的班长。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和这帮小朋友也逐渐熟悉。

不得不说,如果你作为一个同龄人的话,和小朋友们交流是很方便的,我很好的履行了自己作为班长的职责,替我儿子打下了半壁江山。

学期中的时候,班主任忽然举办了一场考试。

这场考试是突如其来的,而且占用了我们一节体育课,当卷子发下来的时候,我皱起了眉头。

“23x52=?”“如何挪动火柴使得图形的面积达到20?”……

这些题比之前做的那些难了很多,我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要分班。

分出来最好的孩子,集中培训,让他们变成神童。

我深吸一口气,嘴角露出微笑,是的,我来替我儿子上学,为的就是这一天。这些题对于一年级的孩子来说明显是超纲的,但是对我来说不是。

我在五分钟内就答完了所有题目,然后很是骄傲的走出了门。

但是我知道我的成绩可能并不优异,毕竟这个班上卧虎藏龙,就说那个交论文的小朋友,我明显就不如人家知识面深。

为了打探情报,我特意在考试结束之后凑到论文小朋友身边,悄悄问道:“你答了多少?”

小朋友哭着说:“我一道题都不会做。”

我愣了下:“你面试时候不是交的论文吗?”

小朋友像是看傻逼一样看着我:“你几岁了,这都信?”

“那是我爸写的,我就负责打印和交给老师。”

我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道:“那……那个作诗3000首的……”

“那还不如我,让她爸天天逼着背那些传销词,人都不正常了。”小朋友撇了撇嘴。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忽然,班主任的声音传了过来。

“杨小伟,和我来趟办公室。”

“这是你做的?”老师把试卷放在我面前。

我紧张地点了点头,开始琢磨事情败露之后如何保住我儿子的学籍。

“这些你都会?”老师又问道。

我点了点头,连忙道:“老师,其实我……”

没等我说完,办公室里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杨小伟,全对,你真的是个神童!”班主任激动道。

“啊?”我愣住了。

“这是全国小神童大奖赛的参赛试卷,你是我们全市唯一一个得满分的人!你将代表我们全市去参加比赛!”

我意识到事情可能变得大条了,连忙道:“我不想……”

“你如果去的话能保送省重点初中,只要三年成绩及格可以免试升重点高中,你要知道,省重点高中上好大学的概率有多高。”班主任劝道。

我的内心开始纠结。转眼间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我儿子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以及我前四十年失败的人生经历……

我犹豫再三,终于开口道:“好,我参加比赛。”

出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是老师护送我的,她牵着我的手,把我领到讲台上,台下乱哄哄的教室忽然安静下来,所有人好奇地看着我。

“杨小伟同学在神童竞赛中获得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即将代表我们市去参加全国神童大赛,请大家给予他掌声!”班主任激动道。

所有人开始鼓掌,大家看向我的眼神由好奇转向崇拜,我是所有人的焦点,我胜过了那些家庭优渥长相出众的孩子,我是这座城市的救世主,是这座城市唯一的神童。

这一刻,我忽然感觉自己缺了什么似的前半生圆满了,原来我一直在等着这一刻,我的人生的前四十年,就是为了在这一刻。

原来我也是在为了我自己而战。


初试是在省会城市的大会堂。

我们来自十几个城市的神童聚在大厅里,准备着即将到来的考试。

我只有初中文化,现在的小朋友们可谓是卧虎藏龙,导致我不得不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硬生生在初试之前学完了高一的部分课程。

“你这次其余的对手都不足为据,唯一需要在意的是s市的诸葛聪明,他可是这次大赛的夺冠热门人选。”老师给我指着远处的一个小朋友说道。

我抬起头,看到那人也在看我,我假装不在意地把头偏过去,心里有些忐忑。

半个小时后比赛正式开始,我和诸葛聪明前后桌,他对我笑了笑,然后开始答题。

初试的题目比起预选赛时候难了很多,好在我还能承受,加上常年在马戏团表演导致心理状态及其良好,我自认为发挥出了正常水平,在检查了五遍之后交上了试卷。

我走出考场,正准备去找我们老师,却被一个稚嫩的声音叫住。

“你好。”原来是诸葛聪明。

“你好。”我总觉得这人很是危险,下意识想走,却被他下一句话喊停了下来。

“你不是神童。”他说道。

我仿佛被雷击中,冷汗浸透了后背,我强笑道:“你说什么呢?”

“你太成熟了,不像个孩子。”他盯着我说道,“不过你还是没我聪明。”

“我同学还有更成熟的呢!”我想起演讲女孩,强辩道,“再说,比不比你聪明,成绩出来才知道。”

“更成熟的那就不是孩子了,那是病人。”他叹了口气,“这次你应该是第一,我是第二,不过别以为我不如你聪明,这是因为我根据你手的动作推测出了你的答案,然后考了一个比你低一些的分数。”

我皱眉道:“为什么?”

“当神童太累了,我想回家看动画片。”他耸了耸肩,然后转身离开,临走前对我摆了摆手道:“你应该是全国第一了。”

三天后成绩公布,我的成绩位列全省第一,诸葛聪明全省第二。

又一个月后,全国总决赛的成绩出炉,我再次夺得了第一。

我终于成了神童,全国认证的神童。


领奖后我被领到了一个大厅里。

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对我很是殷勤的笑着,然后递过来一份合同书:“来,小朋友,签了它,叔叔把你捧成大明星!”

我狐疑地把那个合同拿了过来,发现这是一份经纪代理合同,签约的公司叫神童教育。

“这不是个比赛吗?”我愣住了,“怎么还要签合同。”

“我们这个比赛就是为了筛选出神童,然后呢,叔叔会帮你进行包装,签了你就是大明星了,能赚数不清的钱!”

我有些抗拒,问我们老师:“之前不是说保送重点初中吗……”

“重点高中重要还是赚钱重要?”老师瞪了我一眼。

“要不这样,你回去跟你爸爸妈妈商量一下?”老板提议道。

“不行!”我下意识说道,我不想这些事情打扰到我的家人,更重要的是,这很可能导致我的身份败露。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诸葛聪明,这才意识到,原来他早就明白了这一切,他才是真正的神童。

我看着合同上天价的签约费,以及后来的种种高额回报,心里开始纠结起来。

终于,我还是在上面签了我的名字。

既然学习是为了挣钱,那么不妨一步到位。

儿子,爸爸会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富二代。

或者说名义上的富一代。

成为神童后的生活是无聊的。

每天就是演讲、签售还有数不尽的合影,我一度感觉自己回到了我的原单位马戏团。

我跟我媳妇的联系逐渐变少,但是好在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怎么变,我每天会用纸板挡住手机前置摄像头跟我儿子视频。

“爸爸你那里怎么这么黑啊?”我儿子好奇道。

“爸爸在探险。”我只能这么说。

“小伟同学可是我们公司的大功臣!”演讲做完后我签约的公司老板在酒桌上乐呵呵道,“你看他,多聪明,多成熟啊!”

在我成为神童后的第三个月,我回到了母校,以嘉宾的身份。

这时候大家都已经快要升二年级了,同学们看着曾经的班长站在讲台上充满了羡慕,半个小时后他们的目光变成了怨恨,因为听完我的演讲要去报我代言的神童补习班。

只有一个人没有露出怨恨的表情。

演讲达人小姑娘正坐在台下,看着我一脸羡慕。

我看着她的表情,忽然感觉有些恶心,不是对她,是对我。

我趁着演讲结束的空档偷偷找到了她,她看见我很是兴奋:“我能跟你合张影吗!”

我愣了下,然后条件反射般露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她拿出手机,很是乖巧地站在我身边,让同班同学拍了照。

“你叫什么名字?”太长时间没见,我已经连她的名字都忘记了。

“小娟。”她说道,“不过我不喜欢这名字,不够成功,我准备过几天找个算命的去换个更好的名字。”

“杨小伟,你是怎么成为一个神童的啊?”小娟好奇道,脸上满是崇拜。

我叹了口气:“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出乎我意料的是,小娟对我的故事很是好奇,把我那些由公司创造出来的传奇经历一个字一个字的记录了下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不用这么用功的。”

小娟却摇了摇头:“我爸说了,不用功就不能成功。”

“成功有这么重要吗?”我不禁问道。

“当然重要,人不成功就没有意义,我爸从小就这么告诉我,要想成功就要上各种课,学习成功人物,我要不成功,那我不白活了?”小娟一本正经道。

“那什么是成功呢?”我又问。

小娟想了想:“像你一样?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我脑子里又浮现出来诸葛聪明,“你喜不喜欢看动画片?”

“不喜欢,我爸说那是小孩看的东西。”

“可是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啊,真的不喜欢?”

她犹豫了很久,扫了下四周,紧张道:“有点喜欢,但是不能让我爸知道,他会训我的。”

“说真的我不怎么崇拜你,因为我爸看到你这么成功,再看到我这副样子就会生气,每次生气都会管的我更严。”她叹了口气。

“但是那是为了我好,只有严格的要求才能造就最伟大的成功。”她连忙道。

“我告诉你爸让你不要看动画片好不好?”我说。

她很是惊喜地点了点头,我笑着站起来,在心里做出了一个决定。

临分别前,小娟忽然喊住了我。

“杨小伟,我爱你!”她大声道。

我吓得绊了自己一下,然后说:“小学生不能早恋!”

过了会儿我又犹豫道:“这事儿你问我儿子去吧!”

我打算曝光自己,在演讲台上。

这是我认为唯一一个能让人们最快意识到我和我的老板是个骗子的方法,互联网时代,网上任何的消息都有可能经过加工,我如果在网上曝光那么很可能会在老板他们的操作之下将结果引到一个我并不希望看到的局面。

为了保证我的自我曝光成功,我特意和他说第二天加办一场演讲,老板听完欣然同意,毕竟能挣钱的事儿自然是越多越好。我又告诉他把保镖什么的都撤走,因为过多的保镖有可能影响听众们的体验,保证我说出真相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来阻拦。

老板很是大意地同意了我所有的要求,全然不知明天即将发生什么。

当天晚上我做好了一切准备,然后闭上眼睛,等待着我身败名裂那一刻的到来。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了讲台上,台下是密密麻麻的家长和他们的孩子,所有人目光热切地盯着我,眼神里充满向往。

我拿起话筒,环绕四周,清咳了两声,确保声音没有问题。

“各位同学、各位家长、各位老师,大家上午好!”开场白一如既往。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深吸一口气,在人群中找到了小娟,她正在看着我,目光里满是羡慕。

“今天演讲的内容是,我是如何成为一个神童的。”我朗声道。

“众所周知,我,杨小伟,今年六岁,已经能学习高一的知识,代表我们小学赢得了全国神童大赛的冠军,我是所有小朋友的榜样。台下所有的家长,是不是都希望孩子变成我这个样子呢?”

“对!”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

我微微一笑,“今天我就来告诉大家为什么我能成为一个神童。”

然后我走到舞台旁边,拿起一杆长枪,顶在了自己的喉咙上。做起了自己曾经无比熟练的一个动作,金枪锁喉。

台下鸦雀无声。

我做完了这一切,站到了演讲的桌子上,看着台下的所有人说道:

“因为我根本不是一个神童。”

“刚刚给大家表演的这招叫金枪锁喉,这项功夫,没个十年八年的根本练不出来,我今年才7岁,按理说是绝对不可能练成这个模样,所以解释只有一个,我不是小朋友。”

“我是个大人,一个缩小了身体的大人。”我对着台下喊道。

片刻的安静后,台下有人站了起来:“不是,你是神童,普通人花了十几年才能练成的,你很短时间内就练成了,你还说你不是神童!”

观众席里家长们听到他这么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我实在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正想反驳,身后忽然传来声音。

“经过我们的科学研究,金枪锁喉能够促进大脑发育,想要成为一个神童,首先就要学会金枪锁喉。”我扭过头,看见老板正领着一位中年男人上台。

“这位是我们市鲤鱼打挺武术学校的校长,经过多年研究,他已经形成一套系统的金枪锁喉速成攻略,大家想要报名的请扫描左边大屏幕上的二维码!”老板朗声道,然后很是和蔼地扫了我一眼,却让我感到遍体生寒。

“没用的,你做什么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老板悄声道。

我瞪大了眼睛,不服气地再次站上了演讲台,掏出了一瓶酒,然后一饮而尽。

“各位!有谁见过一口气能喝完一瓶白酒的神童?我是个大人!我真是个大人!”我声嘶力竭地喊道。

“小智多星牌白酒,让你的孩子千杯不醉,考试全会!”在台下响起了广告声。有男性家长看到这里激动起来:

“学习好不好无所谓,重要是的能喝!给我来上两箱!”

我又掏出来一根香烟,点燃放在嘴里吐了个烟圈。

“华子香烟,考试为先!”

我对着台下骂脏话。

“学习压力大,智能机器人挨你骂,尽情发泄,还你快乐童年!”

我有些绝望了,每次我做出任何想要证明我身份的事情,都会有着响应的广告在台下播放,家长们趋之若鹜,我仿佛只是一个带货的工具人。

终于,我决定释放自己的杀招。

我脱了裤子。

这次台下没有响起广告声,所有人盯着我的两腿之间瞪大了眼睛。

“我说了,我不是个小孩子。”我悲愤道。

过了很久,台下又有家长如梦初醒般大喊道:“原来成为神童的首要条件就是要割包皮!”

有女孩家长面露忧色,举手道:“大师,我们家孩子是个闺女该怎么办?割不了会不会影响学习?”

我陷入了绝望。

可是我依然不甘心,疲惫地试着各种方法,能够证明我不是个神童的方法,起初只是证明我是个大人,后来开始证明我不是个好孩子,可是无论我做什么,台下的人都能找出理由,然后老板开始卖货。

“我还喜欢闯红灯,喜欢抄作业,喜欢玩游戏,喜欢戳人家家自行车车胎……”我麻木道,却忽然听到台下安静了下来。

我下意识觉得方才触发了什么关键词,试探道。

“喜欢闯红灯。”台下依旧兴高采烈。

“喜欢抄作业。”台下甚至有人鼓掌。

“喜欢玩游戏?”鸦雀无声。

我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老板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自信道:“各位家长,我们公司新开发的智力网络游戏即将上市……”可惜他并没有说完,台下的家长打断了他。

“等会儿?你说玩游戏?”

我猛地点头。

“游戏也是能有益于智力的,我们的神童就天天玩游戏……”老板还想说什么,台下却忽然爆发出愤怒的喧嚣。

“放屁!哪有神童能玩游戏的!”“游戏是毒药!玩游戏就不可能好好学习!”“骗子!他们是骗子!”

我哈哈大笑,隐约觉得自己抓住了秘诀。

“我还喜欢看头发被染的五颜六色的动画片!我还喜欢看耽美小说!我还喜欢听说唱摇滚!”我声嘶力竭地发泄着,台下的反对声一浪接着一浪,终于,他们报了警,然后愤怒地离开了校园。

我看着空空荡荡的台下,笑着鞠了一躬。

作为一个神童的谢幕。


我后来吃了二姑的解药,重新变成了大人。

由于此事影响重大,老板因诈骗被判入刑,我当时的班主任也因为受贿被开除了工作。

我继续在马戏团工作,我儿子则换了家学校上学,成绩很好,每天都很快乐。

转眼间就到了他考初中的时候,这次我们没想着走歪门邪道,只是多给他买了些习题。

“这本听说挺管用的,就是贵了点,2000一套,说是能上重点初中。”我媳妇在书店指着一本书说道。

我扫了眼,发现上面印着“考学顺利手册”的字样,被塑封着,买书还挺正规,临走时让我们家签了个名,说是售后方便联系。我买回家,拆封后瞪大了眼。

“语文顺利,数学顺利,英语顺利,生物顺利……”三百多页的手册上,印着这些废话。

“这他妈不是骗钱吗!”我没忍住出了声。

我媳妇悄声道:“这是教育局局长他妈写的。”

我恍然大悟,恨不得把这本书供起来。

那年我儿子考了全市第一,我不禁感叹局长他妈真他妈的灵。

“哪啊,局长早就被抓起来了。”我媳妇听完我的感叹纠正道。

“那儿子怎么考了第一?”我惊讶道。

“因为你儿子是个神童啊,之前测过智商的,166。”我媳妇瞪大了眼睛,“你不会不知道吧,就是小学的时候。”

我尴尬地笑了笑,当时自己正在忙于赚钱,没什么时间了解儿子的智商,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真的是个神童。我点了根烟,半是欣慰半是郁闷,暗暗骂了句:

“操,我这不白忙活了吗?”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小伙做小偷、吸毒,闯如此大祸,却还能被老爸包庇着

那个独居女孩因为乱丢垃圾的习惯,被变态男逼到差点自杀

密室里的童尸之谜案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这样的人——不是恋人,却一起走的更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