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事发生了,难道这东西在作怪?
故事

短篇故事:奇怪的事发生了,难道这东西在作怪?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雀无牙
2020-08-19 09:01


何雨逃婚了。

正是交换戒指的阶段,司仪笑眯眯地望着这对新人,眼瞧着自己马上又见证了一段婚姻的开始。

哪承想下一秒,新娘就甩下呆若木鸡的新郎跟一堆搞不清楚状况的宾客,穿着婚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下舞台,拎着包一溜烟跑了。

何雨可没心思管婚礼了,到了酒店的洗手间,她赶紧对着镜子迅速撕下假睫毛,卸掉眼线、眼影和眉毛,擦掉口红,接着拿出卸妆油卸掉脸上的粉底,再用洗面奶洗一遍,最后用清水洗净。

即便是这么心焦的时刻,这些烦琐的流程她也一丝不苟地遵守着。

卸完妆后,她极不情愿地抬头看,果然,她发现镜子里自己的五官淡到几乎看不见,面目开始变得模糊,像藏了多年的画,那些油墨正变得越来越浅。

她伸出湿漉漉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鼻子好像真的和眼睛一般平了。

这情景居然和昨晚梦里的那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梦里的自己在婚礼过后彻底地变成了一个没有脸的人。

洗手间的面盆周围一片狼藉,化妆棉和七七八八的护肤品围了一圈。何雨穿着婚纱像个傻子似的,立在洗手间的镜子前面发了会儿呆。

她实在不敢相信,冷静想了想,她觉得有可能是最近结婚的事情搞得自己压力太大,所以出现了幻觉。

为了确认一下,何雨给闺蜜小夏打了个视频电话,小夏一接起来就赶紧问:“你现在在哪儿?怎么突然抛下好端端的婚礼让大家担心?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再跟新郎商量嘛……”

小夏连珠炮似的射出一串问号,还没给何雨开口说话的时间,小夏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咦?你那边是网络不好吗?为什么你的脸看起来像打了马赛克?”

何雨听到这句话,抖着手迅速挂掉了电话。

手提包里手机震个不停,外面估计炸锅了吧,可她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出去的。



何雨的婚纱价格不菲,繁复的褶皱,得体的剪裁,象牙白的缎子大气又典雅,见过她这一身的人都夸好看,当时未来婆婆跟准新郎一眼就相中了。

可眼下穿着这么华丽的婚纱太扎眼了,她这么慌不择路地逃到洗手间,亲戚朋友们肯定马上就可以找到自己,她谁都不敢见。

把手机关机之后,何雨毫不犹豫地脱掉婚纱塞进垃圾桶,又偷偷穿了旁边工具间里清洁工的备用工作服,戴上一次性口罩,匆匆忙忙出了酒店。

酒店门口,正午的阳光刺得何雨睁不开眼。她抬手招了一辆的士,随口报了个地名。

坐上车的时候,她突然松了口气。要问逃婚的原因,恐怕远不止是自己做了噩梦,发现婚礼过后脸没了这么简单。

何雨做这一切有点顺水推舟的意思,早在筹备婚礼之前,她就开始变得焦虑,原本温和的脾气也变得难以琢磨。

她心里隐隐有个暴戾的因子在蠢蠢欲动,可又说不清楚那具体是什么感觉。

在此之前她一直没想到取消婚约的理由,半推半就地走到了这一步。直到自己从那被花朵簇拥的高台上冲下来,当着所有宾客的面跑出宴客厅之后,她终于明白了,那是破坏欲作祟。

一直以来,既定的人生让她厌倦,这一次她想搞砸,想脱离轨道。

如果要问她对自己婚礼的看法,她的不满意可以列出一张长长的清单。

也许是她低眉顺眼惯了,关于婚礼细节,没人问她的意见,“一切都是为你们好”成了婆家人和娘家人共同的默契。

比如,她打心底里反感那件端庄的婚纱,她更喜欢性感的那件,镂空又露背的。

比如,比起酒店里四处摆满的百合花,她更喜欢郁金香或者玫瑰。

……

最后,如果能顺便换个新郎,那是再好不过了。思绪飘到这里,她都有点儿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给吓到了。


出租车在向前开着,搞砸一切的放肆感过去之后。何雨忽然下意识地隔着口罩摸了摸脸再次确认了下,不是假的。

她开始思考自己一夜之间变成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何雨最先怀疑的是自己的化妆品,她觉得那些瓶瓶罐罐里面可能有硫酸之类的东西,自己的脸正是被那化学制品腐蚀了。

一直以来,何雨都觉得没有化妆的必要,倒不是因为自己天生丽质,只是嫌麻烦。再看看周围的姑娘,哪个不是人手一套甚至好几套化妆品备着,她不化妆反倒显得另类,还是合群的好。

她也不太了解不同品牌的化妆品有什么区别,闺蜜小夏则深谙此道。

何雨所有常用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几乎都是小夏帮她推荐的,她认准一个牌子就会一直用下去,用的时间不短了,从来没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有卸妆油是自己近来新买的。

她把包包里所有的化妆品都倒在座位上,挑出卸妆油的瓶子细细端详。

“臻”牌卸妆油包装简约,白色盖子,磨砂质感的透明瓶身,外包装上只简单印了一句标语:“还原你真实的美。”

再翻到反面的成分表,一行小字写着“人生卸妆油”,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真是这东西作怪?

记忆回溯到不久前何雨逛商场的时候,当时卖货的柜姐十分不屑,好像笃定何雨不会买似的,哪怕何雨在架子前转来转去的,柜姐也不看她一眼。

这态度要搁平时,何雨早转身走了,那天却不知道着了什么魔。

大概过了三分钟,柜姐终于走过来了,冷冰冰地介绍了几句产品特点,一副“爱买买不买滚”的表情。

说实话,这卸妆油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也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奢侈品,柜姐却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何雨少有的逆反心理替她下了一个决定:买!非买不可!

哪怕到了最后付款的时候,柜姐仍然是眼皮都没抬起来,把小票漫不经心折一折塞到她的购物袋里。

小票现在还在何雨包包的夹层里,她掏出来看了一下,售后服务部分果不其然印着:“人生卸妆油,帮您找到最真实的自己。一经售出,概不退换。”

呵,找到最真实的自己,难道把脸卸掉就能找得到吗?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知道自己似乎也赞同了那卸妆油内在的逻辑:她的真实面目不是美,而是空。



脸本来是一个人最具有辨识度的部分,她是怎样搞丢的呢?

或许这真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爸妈说,不要贪玩,放学赶紧回家写作业,她照做。

爸妈说,小孩子要学点特长才好,于是替她报了兴趣班,学起了钢琴。坐在凳子上一练就是两个小时,好不容易把家长的兴趣学得像那么回事了,爸妈又有了新想法。

那时候奥数获奖高考可以加分,于是家长们纷纷把孩子塞进奥数班。何雨也跟着啃起了枯燥乏味的奥数题,结果后来政策取消,这些奥数题也就起到了锻炼大脑的效果。

高中文理分科,爸妈又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文科好像没什么前途。她有一点点喜欢文科,不过当时年纪小眼界浅,也不知道学了文科能干嘛,没什么可反驳的,那好吧,选理科。

所幸何雨咬咬牙理科学得也还不错,高考完选专业,父母把他们手上的人脉资源理了又理,替她做好四年后的职业规划,最后选了个万金油般的专业。

她的成年生活就此拉开帷幕,不难猜到她毫无意外的人生轨迹:在本地上了个还不错的大学,接着她父母托熟人给她找了个还不错的工作,钱不算多,但胜在事少离家近。

对象倒是自己谈的,不过什么锅配什么盖,自己顶着这个乖乖女的人设,对象不外乎是被她“乖乖”的个性所吸引到的。

说来也奇怪,她这对象倒跟她父母十分投缘。父母见了他一面,直说我们女儿找这么一个能做主有担当的人,挺好的,靠得住。

无论是朋友还是父母,还是原本要跟她共度余生的丈夫,他们都说她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脾气好。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脾气好也可以理解成她很听话,没主见。

顺从别人的声音给她带来了许多的便利,比如一旦出现不好的后果,她马上会把责任推卸给别人,那个指挥她这么做的人。



如果说一开始父母教她怎么当个好孩子,那么后来就是男朋友教她怎么当个好女人。

工作一年,何雨结识了现在的未婚夫。 男人向她示爱,很低调。他是她的同事,他们认识有一段时间了。
有一天,她在茶水间里泡咖啡的时候,他突然走到她旁边说,我觉得你性格很不错,我们试试吧?

男人说话的语气其实不太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更像是做了一个需要她配合的决定。

她倒不是很惊讶,24岁刚过,确实到了该恋爱结婚的年纪了,而他刚好发出信号:他有房有车,长得不算难看,平时看起来也蛮正经的,值得一试。

谈恋爱就是两个人相互了解的过程,开始还觉得新鲜,越往后男人越不藏着掖着,所有的坏毛病一股脑儿跑出来,出差一个星期的脏衣服塞到行李箱里带回家,当作迎接她的礼物。

周末也是她一个人做家务,他出去打羽毛球锻炼身体。

好女人给自己男人洗个衣服,做个家务不是应该的吗?

这一切都是何雨默许的,因为他拥有所有的决定权,包括决定她的身体。

男人常常在背后教导何雨:女人要化妆,但是不要化浓妆。衣着不要太暴露,吊带什么的是不能穿的,那跟穿内衣上街没区别。

身材嘛,瘦一点比较好,但是该丰满的地方要丰满。

性格方面,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亲和力是你的优势,女孩子一定不能有攻击性。

何雨有时候觉得很奇怪,明明她才是女人,怎么他比她更清楚怎么当女人?不过总的来说,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过分的要求,只要一方足够软,这日子总有办法过下去的不是?

求婚时也蛮低调的,大概不咸不淡地过了两年,某次俩人从电影院出来,男人突然牵起她的手,从兜里掏出一枚铂金戒指说,咱俩也谈了这么久了,领个证吧!

男人自然的口气让何雨觉得结婚是一件再平凡不过的事了,好像每天新闻过后准时准点的天气预报,是她们人生的一个步骤。

这一次何雨这样说服自己,他这人实在,求婚也不搞花里胡哨的,以后准能踏实过日子。

她答应了他的求婚,但心里多少有点不甘心。

现在再回头细细品味,“好女人”的标准似乎一大半都是男人的刻板印象。



现在,她的脸,还能找得回来吗?

或者说真正的她自己还找得回来吗?

出租车快开出本市了,她匆匆付了钱下车。

她遵从内心做了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悔婚,如今已经做了,那么接下来呢?

她站在路边想了很久很久,拨通了未婚夫的电话,第一件事是跟他道歉,再跟父母亲戚朋友道歉。

不管脸还找不找得回来,接下来她要开始过自己的人生了。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有些人的脸已经慢慢消失了,可她们自己一点都没发现。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所爱隔山海,山海亦可平

神童战争“替他上学”

小伙做小偷、吸毒,闯如此大祸,却还能被老爸包庇着

那个独居女孩因为乱丢垃圾的习惯,被变态男逼到差点自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