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绕竹心“纯属意外”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青梅绕竹心“纯属意外”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七锦瑟
2020-08-19 16:00

“许乐,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尉迟嘉文一脸嫌弃地、扬手指指书桌上的五根颜色不一的绳子。

“猪啊,今天端午,当然是五彩绳啊。”许乐眼睛上翻,摩拳擦掌,一副你再敢发表不同意见,我就和你没完的架势。

可某人似乎神经大条,完全没有即将被扁的危机感。

“五彩绳,呵,哈哈,五彩绳不应该是五根颜色不一的绳子编织在一起的吗?”

“有差吗?我们五个人,一人带一根颜色的手绳不就是五彩绳吗?”

尉迟嘉文正仰头喝水,听了许乐精彩的解释险些被呛。

“咋不呛死你呢?”许乐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根黑色的手绳扔到尉迟嘉文的胸前,“喏,拿去,想不开时可以拿来上吊用。”

刘年好笑地拍拍好兄弟胸口,“从小你俩斗嘴,你就没赢过许乐,还真是越挫越勇啊!”

“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沈一航也顺带着溜一嘴。

柳欢抿嘴笑,“乐乐,你为什么要把黑色的手绳扔给尉迟啊?”

“你见过他穿别的颜色的衣服吗?”

除了许乐和尉迟嘉文,其余三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都一致摇头,他们五个人结识于初中的一场辩论赛,许乐和尉迟嘉文比其他三人大一级,五个人各有所长,算是校园的风云人物。

尉迟嘉文酷爱音乐,总是一身黑衣黑裤的穿梭于校园之中。

“谁说我爱穿深色的衣服就是喜欢黑色了?”尉迟嘉文把黑色的手绳扔回给许乐,拿了桌子上的那根红绳系在左手腕上,“啧啧,幸亏只是简单编织的一根绳,这要再栓个铃铛,妥了。”尉迟嘉文说完,斜眼睨了许乐一眼,那意思是“你晓得的”。

“明天我就弄根长绳、套个铃铛拴你脖子上。”两人唇齿相争,嘻嘻闹闹,在高中毕业之前,珍惜五人最后的欢聚时光。

刘年和沈一航两个男生拿了蓝色和紫色的幸运绳,柳欢小女孩自然是喜欢粉色的,许乐把尉迟嘉文扔给自己的黑色手绳套在左手腕,噘嘴道:“尉迟嘉文,我要是一路黑到底就是拜你扔给我的这根黑绳所赐。”


许乐从小被妈妈的朋友相中,哄去拍了支广告,没想到因此被某导演相中,又哄去做了童星。

初高中的时候,许乐就已经小有名气了。虽然有时候赶上拍戏会很忙,可许乐依旧忙里偷闲地在专业课上用功,高考时,以压线100多分的好成绩考取了北影。

和她同年的尉迟嘉文是少数民族,祖上流传下来的载歌载舞的习俗让族人们对音律颇为敏感。头脑聪明,从小酷爱音乐,擅长各种乐器和街舞的他考取音乐学院毫无悬念。

高考后,其他三个小伙伴由衷地为他们高兴,恭喜他们各自的愿望达成。

保姆车内,许乐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拎着剧本,唉声叹气。

上学的时候想毕业,工作后想上学,人们似乎总是对未知充满好奇,可探索过后,有的时候除了疲惫,便是索然无味。

助理无奈地看表,三分钟内,许乐已经叹气几十次。

许乐最近受绯闻影响,状态不好,读剧本读的神游天外,开始回忆起和小伙伴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那些回不去的青春年少。

微信在响,许乐划开手机,收到尉迟嘉文的简单两字:“真假?”

“屁啦!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八卦了?”许乐给尉迟嘉文发了一排小炸弹。

好久没有联络的五人群里发来一张图片,新晋花旦许乐和当红小生宁向辉的CP照,柳欢欢呼着,“乐乐,你真和我男神在一起了?”

“我疯了才喜欢那座冰山。”许乐狠狠地敲击着屏幕,恨公司企宣为宣传新剧不择手段,什么共同出入爱巢,纯属扯淡。

“呦西,演艺圈的水果然比音乐圈的深啊!许乐,你要保重啊!”

“柳欢你可拉倒吧,你忘了数月前某人和某女歌手的联袂演出引起了全国轰动的事,不是还有深夜对曲谱一事吗?”

许乐心烦,嘴上要是闲着,心情会更糟的,虽然她单着,可是也不想随意组CP,尤其是和她组CP的那只鬼,她看起来就讨厌,拽个二五八万给谁看?!

群里消音后,尉迟嘉文的私信又来了,“我对曲谱你看见了?”

“那怎么的,你们深夜相处一室,还能斗地主啊?”

“非也,斗地主也得带上你啊,缺你不成牌。”

“切,我看你们是对着曲谱谈情说爱吧。”

“嗯,那倒果真是一首情歌。”

“g-u-n,自己拼。”

“哈哈哈......逗你玩呢”,尉迟嘉文笑得开怀,笑够后,严肃道:“听说你最近有档综艺要上,节目组也邀请我了,你说我去不去?”

“爱去不去,你不是不爱上综艺吗?”

“嗯,我决定救你一次。”


隔着手机,两人你来我往地斗了一会儿嘴,许乐终于舒展了眉头,笑出声。 

许乐大学毕业后接戏不断,人红了后,还是一样亲民,完全没有飘起来的样子,其活泼开朗的性格颇得粉丝爱戴。

助理跟她多年,还是头一次见许乐如此严重的不开心,幸亏有尉迟嘉文的插科打诨,许乐和他一斗上嘴,渐渐冲淡了坏心情。

隔天傍晚,许乐赶去S市录制综艺节目,果然在后台碰见了尉迟嘉文。

节目游戏暖场后,有一个环节是“回首青春”。

主持人:“今天来的三组嘉宾,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曾在一个学校里读过书。”

嗯?尉迟嘉文皱眉,没记错的话,其他五位都是北影、中戏毕业,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是玩音乐的吧!

许乐有注意到尉迟嘉文的表情,一想他就是来之前没细心做功课,她挨他最近,用手指怼怼他腰侧,小声嘀咕道:“咱们都是一个高中的,只不过他们都是比咱俩小几届的学弟学妹。”

主持人:“最近微博热门话题全是一水的回首校园往事,不知道各位在学生时代有没有让你们记忆犹新的人或事呢?”

几个人都捡好听的字眼追忆了一下曾经的校园美好时光,轮到尉迟嘉文压轴时,他清清嗓子,“让我记忆犹新的都是某人的糗事算不算啊?”

许乐一听不妙,急急低嚷了一句,“你闭嘴”。

咦,主持人暗笑,亮点来了,娱乐圈一直有传许乐和尉迟嘉文是青梅竹马,两人一起长大,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如今听尉迟嘉文这话风,这是要准备放猛料了吗?

尉迟嘉文笑言:“你们觉得青春是什么?依我看,青春就是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玩在一起,没完没了地闹,无忧无虑地笑。”

尉迟嘉文的话,在场人无不触动。

许乐上一秒还在感动中,下一秒就被尉迟嘉文气个半死。

尉迟嘉文说:“让我最记忆犹新的是许乐爬树下不来,让她跳下来,我接着,结果居然体重沉得把我给压倒。”

许乐反击:“你胡说,谁胖了,你怎么不说你弱不禁风呢?”

尉迟嘉文笑道:“嗯,你要是不胖,那就是故意把我压倒呗,害得我后脑勺还缝了两针的始作俑者。”

尉迟嘉文说完,还故意抬手摸了摸后脑勺的位置,对着许乐对口型,“蓄意谋杀”。

许乐也不气,早就习惯了和尉迟嘉文的斗嘴模式,反正从小到大,都是她赢。

主持人及在场嘉宾还有台下观众只见许乐笑着起身,稳准狠地快速扬手轻拍了尉迟嘉文的后脑勺一下,还是原来的位置,见笑的眉眼故意怒嚷:“叫你说我‘故意谋杀’,逗笑了在场的所有人。

那期综艺节目爆火,微博瞬间被顶上了热搜,留言整齐划一地喊:青梅竹马在一起!!!

全网希望许乐和尉迟嘉文在一起的呼声,完全盖过了前几天还很火的许乐和当红小生的CP组。


拜尉迟嘉文所赐,许乐最近都不敢随意出现在公共场所,就怕被粉丝或路人问尴尬问题。

她微信呼叫尉迟嘉文,“这就是你说的救我的方法?”

“怎么样?还不错吧?”尉迟嘉文邀功,语音外放,他一边调试琴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许乐磨牙。

“不怎么样,你是不是都不上微博,看留言。”

“看那干啥,爱咋说咋说,总比你和当红小生组CP,被他脑残粉黑配不上他们的爱豆好吧?”

“那倒是。”

“怎么谢我?”

“谢你个鬼,你怎么不说因为我还带红了你在节目中唱的那首歌呢,应该我问你,怎么谢我?”

“挂了,挂了,我忙着呢。”

......

两人谈话不了了之,哼,许乐决定哪天在同一个城市碰到的话就狠宰他一顿,吃穷他。

本以为各自粉丝和吃瓜群众跟风一阵就散了,结果,某某颁奖礼上的一幕,又成功烘大了这把火。

尉迟嘉文作为颁奖礼的压轴表演嘉宾加开场颁奖嘉宾,和竟奖演员许乐同时走红毯,场外粉丝热情高涨,一起狂喊“在一起”。

尉迟嘉文不以为意,好笑地用一根手指放在嘴上做出嘘声。

许乐微笑着抬手示意,俏皮地喊粉丝别闹。

许乐手挽着尉迟嘉文的胳膊一步一步小心地往前走着,高跟鞋过高,裙摆过长,造成行走不便。

尉迟嘉文很贴心地为她提起裙角,一遍遍叮嘱她“慢点、不急”,他刻意把脚步放得很慢配合着她的速度。

两人轻声斗嘴。

“我说你以后这高跟鞋能不能穿矮点,本身个子又不矮,咋的,你还想上天啊?”

“这不是配合这身长裙吗,你以为我乐意穿啊,咋的,你怕我比你高啊?”

尉迟嘉文笑容不变,嘴角微动,“以哥们我的身高,你想压过我,估计得踩个高跷。”

“臭美吧你,长那么高,当心触电。”许乐一边微笑着抬手和场外粉丝打招呼,一边和尉迟嘉文拌嘴拌得不亦乐乎。

许乐好不容易小心地走过红毯,没想到进入内场下台阶时身子摇晃、前倾了一下。

许乐摇晃的这一下可把尉迟嘉文吓坏了,他赶紧揽肩扶住许乐,皱紧如墨的长眉,“怎么样?崴没崴到?”

许乐本能求生的动作及时抓住了尉迟嘉文的胸前衬衣,在他的扶持下稳住身形,呼出一口惊吓之气后,轻声道:“我没事”。

两人的亲密动作被在场记者及时抓取,镁光灯“咔嚓咔嚓”闪了半天,许乐有点不知所措,倒是尉迟嘉文率先恢复镇定,他及时出口制止了好事记者的问话,“借过,有什么话还是留到稍后的采访环节吧。”

说罢,尉迟嘉文左手托住许乐的左手腕,俯身弯腰,右手拎起许乐的后裙摆,叮嘱她,“小心点,慢慢下台阶,不急。”

如此暖心的动作,让在场的吃瓜群众欢呼着,“要不要这么贴心啊?许乐和尉迟嘉文原地结婚吧!”

后面的粉丝高举着手牌,喊叫声,一声压过一声,在场的其他演员、歌手、舞者,也都是会心一笑,有的看戏,有的冲尉迟嘉文扬起大拇指示意。

尉迟嘉文在音乐圈一直是口碑极佳的低调音乐人,所唱歌曲全是他本人自己创作的,才华横溢,性格却不狂躁,深得粉丝厚爱。

他本人也没有高傲的架子,歌迷会上的友好互动,搞笑表情一度被网友们用作各种表情包广为传送。

两个零绯闻的人要是真牵手成功,又是青梅竹马的缘分,自然会得到大家的一致祝福。


由于颁奖礼开场前的火爆出场,许乐打算中途悄悄离开,她给尉迟嘉文发微信,“饭局撤了吧”。

“你瞅你那点胆,亏你还是从小混迹娱乐圈的呢,这点阵仗就被吓跑了?”

“滚,我就问你,一会儿被围堵怎么说?”

“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许乐懒得再和尉迟嘉文这头猪贫,还是自力救济吧!

她趁着主持人在台上吊大家胃口,即将宣布最佳女主角前,打算弯腰起身离场,可万万没想到,她这边刚有动作,台上的主持人居然念的是她许乐的名。

她短暂诧异后恢复镇静,在周边人的恭喜下和最佳男主角宁向辉一起走上台。

宁向辉可没有尉迟嘉文那么贴心地给她拎裙角,他只是稍微把步伐放慢,配合一下许乐行走的节奏。

主持人在许乐说完获奖感言后,替台下以及全网观众问了一个让许乐措不及防的问题:“好多人都在关心演技好、长相好的许乐为什么一直单着,全网都在心急地给你做媒,在此,我替大家问一问,如果让你在最近和你热传的宁向辉和尉迟嘉文之间选一个人做男友,你会选谁呢?”

闻言,许乐原本的甜笑僵在嘴角,嗖地一下瞪圆了双眼,眼神示意,主持人不厚道,你这是在给我挖坑啊!

可明知是坑也得跳啊!台下及全网都在等着她回答。

许乐眼神飘啊飘,不由自主地去搜寻台下和她相隔一排而坐的尉迟嘉文的身影,看见他在皱眉,她想起他刚刚说过的那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嗯.....这个问题问的好啊,怎么说呢,对于宁向辉,他像是冬天的风,让人刻骨,但我喜欢夏天的雨,清凉消暑。对于尉迟嘉文,那不可能啊,我们一起长大,熟的已经是超越友情的亲情,你总不能和亲人谈恋爱吧?”

许乐也学会了踢皮球,把问题踢回给主持人,她说完下意识去看尉迟嘉文,瞧见他冲她顶起大拇指。

主持人很贼,见许乐这面突破不了,便示意工作人员把话筒交给尉迟嘉文,请问他怎么看待他和许乐的感情?

尉迟嘉文在全场的注视下很自然地接过话筒,“如你所说,你说许乐演技好,虽然我不怎么看剧,但我相信今天她能得最佳女主角,那一定是群众和相关评委眼睛雪亮,才让她实至名归;你说许乐长相好,可我们一起长大,一直一起玩闹,哪顾上看脸啊?!”

这皮球被踢来踢去,没有答案,有粉丝表示失望,还有粉丝继续喊,“现在看脸也来得及,快看快看。”

尉迟嘉文笑,“许乐,哪天你给我一张照片,我贴床头仔细看看,研究一下好不好看。”

全场都被尉迟嘉文的玩笑话逗笑,主持人为了不拖慢颁奖礼的时间进程,只好作罢。


颁奖礼过后,两人各忙各的,除了偶尔微信,几乎再无交集,可网上希望他们在一起的传言从未消停过。

吃瓜群众满含期待的话语,苦口婆心的留言怒刷存在感,连许乐助理都笑问她有没有可能?

许乐看着网上所有被剪辑过的他们同框的画面,被粉丝们热情解释成“眼神有爱,笑里传情”,她有时候也在恍惚,尉迟那眼神里的光究竟有没有爱?

赶通告,奔机场,哪里有时间想那些有没有可能,许乐笑自己,现在只盼着休假。

带着帽子和口罩,一身白裙现身机场的许乐,被粉丝问最近有没有关注尉迟嘉文的动态,听说他要推出新歌了?

许乐摇头,表示不知情,“最近太忙,没有联系”。

许乐一边往前走,一边求放过,正要让粉丝换个别的话题,就被粉丝们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她下意识地回头往后瞅,看见大约百米开外,尉迟嘉文的身影在往她这个方向移动。

黑衣黑裤,黑色板鞋,戴着黑边墨镜,大步流星的样子,剃着平头,像极了流氓。

可粉丝却说他痞帅痞帅的样子,让人心动。

瞧瞧,多少小姑娘脸红心跳地欢呼着尉迟嘉文看这里,她们都在举起手机拍照。

果然,颜值才是王道!管他“坏与不坏”!

许乐笑笑,转头继续往前走,没有要等尉迟嘉文的意思。

可在场的记者和粉丝们不干了。

尉迟嘉文倒是大方,“许乐,你站住,你看见我当没看见是不?”

许乐被他这一喊,不停下也得停下了。

两人并肩走着,发现竟是同一班航班,许乐赶完通告再回公司,尉迟嘉文是直接回工作室去看导演为他选的MV女主角。

机场回眸一笑,胜过万千期待。

微博热搜瞬间炸锅,都在看许乐和尉迟嘉文机场并肩行走的画面,还有许乐回头一笑,等尉迟嘉文走近她的傲娇姿态。

许乐忙完通告,被老板电召直接去赴个饭局,说是有人非见她不可。

许乐这几日天天后半夜才睡,熬得眼睛都有红血丝了,她恼怒,却也没法推,老板都出面了,她哪敢怠慢啊!

勉强打起精神,换身蓝色连体裤,简单化个妆,便去赴宴,没想到竟碰见尉迟嘉文。

尉迟嘉文早几年前就自己组了工作室,姑姑姑父都是这个圈有名的导演和制片人,他却从来不攀关系。

今天竟然和他姑姑一起赴饭局,尉迟这个姑姑也是偏疼许乐的,小时候竟然还说过可惜自己没生儿子,要不然就让许乐做她儿媳的话。

饭间,坐在尉迟嘉文身旁的许乐低声问他,“几个意思?”

“没意思,我姑姑姑父要拍个电影,想找你演,先声明,与我无关,我就是被临时拉来作陪的。”

许乐一脸信你才怪的表情,在桌下踹了尉迟一脚后,闷头吃饭。

席间,许乐和尉迟嘉文听来听去,原来是个女二的角色。

尉迟嘉文蹙眉,怪不得找他出来作陪,是怕许乐不肯接吧。

以许乐现在的当红势头,是不该再去给别人配戏的,不说非女一不演吧,就是演配,也得是个特别出演才行,而且还得是非常讨喜的角色才不至于被骂。

还不等许乐表示疑义,尉迟嘉文就直接代她发声,“姑姑,女二又何必找许乐演,先不说尉迟家和许家的交情,就是以许乐现在的发展势头也不该选女二这个角色。”

尉迟姑姑有些为难,犹豫下选择直说,“影片的最大投资人的女儿会出演女一,而她点名想让乐乐演女二。”

为钱折腰,尉迟嘉文笑出声,姑姑这是有多为难,才找了他和许乐的老板出来,想让他们给个面子帮她劝许乐出演。

“许乐,看来你这一红,祝福的多,眼气的也不少啊,财大气粗了不起吗?”尉迟嘉文把筷子一放,拽起许乐,“走吧,这饭吃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你要是还饿,我请你去吃别的。”

“尉迟......”许乐和尉迟的姑姑同时出声,许乐是不想尉迟嘉文这么不给长辈的面子,尉迟姑姑知道这是侄子真动了气,看来啊,网上传言,未必空穴来风,不是深爱之人,何必如此护着。

“姑姑,你这部大制作,需要多少,换个投资人不就好了,我给你找,这事就不要再叨扰许乐了,除非女一,否则免了。”尉迟嘉文罕见的严肃,不像以往的嬉皮笑脸,看似云淡风轻的表情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

许乐去看老板,老板打趣许乐,“这要放在网上,是不是又要被顶上热搜,美其名曰男友力爆棚啊!”

尉迟嘉文却理也不理,拽着许乐就走,微笑扬手算是告别。


“喂,我说你这个低调的有钱人就是任性哈!你别忘了,你爸可是说过,让你喜欢音乐就安心做音乐,不准参和娱乐圈的事。” 

尉迟嘉文的爸是知名企业家,他对尉迟嘉文有很高的期待,同时也希望儿子能代他完成他年轻时的梦想,成为一名有深度有高度的音乐歌者。

“谁说我要踏足娱乐圈了?我又不去演戏,我就是找找关系而已。”尉迟嘉文把车停稳,两人去超市买了青菜和羊肉,回尉迟的工作室涮火锅。

“要是他们三个都在就好了”,许乐感慨道,人红是非多,指不定因为什么事就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然后可能在某个拐点就被黑。他感到疲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一直在这个圈子待下去。

“等你哪天不想演戏了,就停下来。没有什么可在意的,鲜花和掌声在荆棘中盛开才最美。”

“别说我了,你呢,MV女主定下来没?”

尉迟嘉文摇头,“没一个符合那首歌的气质,太艳俗。”

“你要求就是太高,哪能事事完美。”

两人对着火锅喝酒,彼此吐槽,喝着喝着,点开群聊,和天南海北的另三人一起视频。

也不知道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还是在另三人的起哄下,许乐迷迷糊糊地答应了做尉迟嘉文MV的女主角。

第二天,许乐头痛欲裂的从床上醒来,晃晃悠悠地走出屋外,看见尉迟嘉文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她抬脚去踢了踢尉迟嘉文因为腿太长而搭在沙发扶手外的小腿,“起来了,猪,一会儿你工作室的人进来看见了不好。”

尉迟嘉文被吵醒,不以为意道:“有什么不好?我们又没睡在一起。人不大,思想咋那么复杂呢!”

“滚,赶紧起来,送我回去。”

“回哪?一会儿导演就来了,你昨天真喝断片了?可是你给我那导演哥们打的电话,让他今天来给咱俩拍MV。”

“啊......”许乐喊完捂着头,回想起自己的酒后蠢行。

尉迟嘉文假意掏掏耳朵,推着许乐去洗漱,“先和你说好,我可没钱给你,有生之年,请你吃一百顿饭倒是可以。”

“你怎么那么抠,演出没劳务费,你得请我吃一辈子饭。”许乐握起小拳头,追着尉迟嘉文打。

“你确定?吃一辈子?”尉迟嘉文头一次在听到“一辈子”三字时,感觉心中有暖流划过,似乎笑闹一辈子也不赖。


机器就位,许乐按照视频脚本表演,尉迟嘉文嫌弃她表情和动作都太刻意,能不能放松,就像学生时代在一起玩闹一样。

许乐闭眼睁眼,努力调整心跳不停的状态,好像还是头一次看见尉迟嘉文穿白颜色的衣裤。

两人手牵着手在风中奔跑,互相打闹,被大雨淋湿后,尴尬地去浴室清洗。

许乐没穿拖鞋的双脚在地板上打滑的那一下,正好被尉迟嘉文抱住,一不小心地擦唇而过,成了MV的经典。

这几天,许乐躲尉迟嘉文躲得厉害,微信不回,电话不接,见面被拒。

尉迟嘉文居然罕见更新微博,“某人害羞的样子像极了女生,哦,好吧,就是女生。”

许乐傻傻地看着手机,尉迟那个大坏蛋发个微博,居然她也被波及微博留言瘫痪。

有两人的资深粉发表见解,“闻见了爱情的甜味,某人的心在骚动。”

两人微博下的留言,被网友一片倒的求“真香”。

许乐助理也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求真香”。

半月过去,许乐发现尉迟嘉文居然犯规,那支MV里的被吻镜头居然没应她的要求被剪掉,反而先其他曲目一步发行了单曲。

就连许乐助理最近听的歌都换成了“当爱在靠近”。

许乐害羞,吼道:“以后在我的车里不准听这首歌。”

助理无辜道:“那我说放尉迟爱豆的歌,你也不让啊?”

“你就没有别的歌可放了吗?”

“没有,我最近就喜欢这两首歌,特别的应景。”

许乐无语,反了,全都反了!她现在被全网留言求真香,私人微信被朋友轰炸讨伐她隐瞒真香。

许乐发微信:“尉迟嘉文,看我不打死你的。”

“呀!主动献身了,我寻思你只会躲呢!”

坏坏的语调,坏坏的嘴脸,许乐脸上火辣辣的烧着,心脏咚咚乱跳,“你才主动献身呢?”

“得,说错了,不是献身,是献吻,虽然不是荧幕初吻,但也很甜,收了。”

“你......”许乐头一次斗嘴斗不过尉迟,气闷地不说话。

“许乐,见面聊聊?”

“呃......好吧,等我拍完明天的几场戏就回去。”

尉迟嘉文有场新歌见面会要开,本以为今天过后,就能见到那个一起陪他走过青春的女孩,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却收到了她坠马的消息。

助理给他看这个新闻时,他整张脸都被吓白了,头一次体会到腿软的感觉。

他打许乐电话打不通,便打给许乐的助理,得知还在手术室。

尉迟嘉文让助理赶快订票,他要即刻飞到她身边。

他对所有人说抱歉,那个人对他很重要,不知不觉,早已经是他生命里的一部分,原来他不明白什么是爱,现在想,害怕失去就是深爱的证明。

新歌见面会被延期举行,所有需要承担的责任,尉迟嘉文一肩扛下,承诺过后会找合适的方式补偿大家。

许乐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她把所有人撵出病房,按下一串数字后号啕大哭。

“别哭别哭、别哭”,尉迟嘉文整个人都慌了,“你好不好?腿怎么样?还有哪里受伤了?谁陪在你身边呢?”

“我谁都不要,你赶紧来,我......我想见你。”许乐哭得越发凄惨,好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我这就去,我已经在机场了,马上登机,等我,等我啊,乖,别哭了。”


尉迟嘉文赶到许乐的病房时,许乐正闹绝食,什么也不肯吃,就是对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腿哭。

尉迟嘉文松口气,温柔哄道:“别哭了,我来了,再哭病房都发河了!”说完,他无奈又宠溺地取笑许乐:“你这个小贪吃鬼还能有拒绝美食的一天,真不容易啊!”

“滚,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来气我的。”许乐咬唇,哭红的眼睛委屈地瞪着尉迟嘉文。

“好好好,我错了,是我贪吃,来,我喂你,不吃饱,没力气哭,连骂人都没力气,我还等着你和我斗嘴呢!”尉迟嘉文接过许乐助理手里的吃食,让她先出去应付记者,“告诉他们别打扰许乐,过几天,想知道的自然都会知道,现在守着也没用。”

“你怎么进来的?”许乐表示疑惑,“现在医院附近应该埋伏了很多记者吧?”

“我就从正门光明正大进来的啊。”尉迟嘉文早有预见,记者们绝不会放过来看望许乐的人,何况许乐在病房里的哭声,外面的人又不是耳聋。

“你......”许乐直起身,惊讶道:“你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了?”

“啊,我说了,许乐不出院,我是不会走的,不差这一时,所以先给我让条道,我只有进去,才能知道你们想要的瓜是不是能石锤。”

“讨厌!”许乐难得扭捏,脸红道:“什么石锤?”

尉迟嘉文含笑走近许乐的病床边坐在她身侧,伸出修长的手指梳了梳许乐散乱的刘海,然后一手抱住她,心颤道:“吓死我了,我好怕你有事,那一刻感到心都停摆了”。

闻言许乐眼眶更红了,她伸出双手回抱住尉迟嘉文的腰身,呢喃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醒来看见打着石膏的腿,就觉得特别委屈,特别想见你。”

两人静静地抱着对方,窗外的夕阳染红了天,两颗怦怦乱跳的红心也紧密贴合在一起,激动的心跳声传递着这一刻他们只想拥有彼此。

“好了,先吃饭,一会儿我们饭后慢慢说。”

尉迟嘉文一口一口地喂着饭,许乐一会儿嫌频率快了,一会儿嫌饭太多了,塞的她嘴都吃不下了。

到最后,喂饭的人和被喂饭的人,你一口我一口的,一起欢快地吃了起来。

不是所有的友情都能升华为爱情,那一刻的擦唇之吻,也许是一个开关,但尉迟嘉文对许乐说,“那个开关,是意外也是人为”,要不然他不会借着喝酒应了好友们的起哄,邀她做他MV的女主角。

许乐笑了,那个吻是意外,可是后来尉迟抱住她,情不自禁亲吻她耳垂时留下的话,再再是真心不过。

“对不起,可我不想说抱歉。”

对不起是没想到会有这个意外,不说抱歉,是我没有见色起意,而是发自真心。

爱了爱了,我们总说寻寻觅觅没遇到对的人,可有时候,那个对的人,一直都在你身边守护着你,看你笑,陪你闹,只等机会越雷池。

互诉衷肠后,许乐才注意到尉迟嘉文的帽子下竟然剃了个光头,这不更像坏蛋了吗!这以后不是痞帅痞帅了,应该说痞坏痞坏的。

“为什么剃光头?”许乐笑着用手去摸尉迟嘉文的头顶,眉眼弯弯地问道。

“某人酒后不是说过没看见过我剃光头吗?给你见见,开开眼。”

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竟走漏了风声,全网踢翻了这碗狗粮。

吃瓜1号:这可真是,许乐指哪,尉迟嘉文打哪啊!

吃瓜2号:头发说剃就剃!爱情的甜腻味道!齁死个人啦!

群情激昂:坐等官宣,坐等官宣!真香,求真香!

人只有经历一次可能永远要失去的滋味,才知道守护不及朝夕陪伴的意义,有你真好!配图是许乐摔下马后晕过去的图片和打着石膏的腿上签着尉迟嘉文的英文名外加比心@尉迟嘉文

只要你需要,我永远都在。永不退缩,唯你珍贵!配图是尉迟嘉文喂许乐吃饭的漫画图片@许乐

微博告白一经发出,两人的真香,瞬间上了热搜。

青梅竹马的爱情,迷倒了所有人。

许乐拆了石膏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尉迟嘉文的新歌打榜站台,身穿黑衣黑裤黑色板鞋的光头小哥哥,眼神所到之处都是那个一身白裙、长发飘飘的俏女孩。

尉迟嘉文和许乐早前戴在左手腕上的黑红绳换成了情侣手串,《一生的幸运》这首歌大火,全网都在祝福这对现实中的CP天长地久!

她在闹,他陪着闹,两小无猜的斗嘴,在所有人眼中都成了最美好的定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