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负责赚钱养家,还可以貌美如花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我负责赚钱养家,还可以貌美如花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江晚禾
2020-08-19 21:06

是什么让一个女人“赚钱养家,还能貌美如花”?
还不是因为她找了一个——“没用的老公”


吕思优开了免提,把手机扔到一边继续工作,任由老妈的声音全方位立体式环绕。 

“哎呦我求求你别去竞选总经理了好不好?你想当总统还是首相啊整天竞选?好好当个总监不好吗?跟一个男的抢什么?”

老妈自从退了休,整天广场舞、打麻将、心情一好旅个游,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每次打电话都中气十足,倒也让吕思优格外放心。

“妈,要是让行政部那位当上总经理,他铁定把我们市场部一锅端,到时候我没了工作,谁来给你买衣服?”

老妈愣了会儿,吼道:“那谁让你找了个吃软饭的!”

吕思优眉头一拧。

女主外男主内的形式,在老一辈眼里是荒谬的,在同龄人眼里是行不通的,吕思优和冯辰心里都清楚,两个人都暗自和世俗较着劲,不能被人看了笑话。

吕思优认为,男人之所以千百年来都负责赚钱,无非是因为他们体力好,能多干活,权衡之下让女人持家更为划算。

可时代不一样了,她又不是体力劳动者,作为一个天赋异禀的商人,她的钱都是天天烧脑子挣来的,凭什么不能养家?

老妈还在叨叨:“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不安稳,天天在外面跑,你能拼到什么时候啊?”

“妈,我今年35岁,女儿4岁,正是大好年纪行吗?”

“那你每天工作工作工作,就没想过万一女儿不喜欢你怎么办?老公不喜欢你了怎么办?”

“拉倒吧雪糕可喜欢我了,好了我要下班回家了,拜拜!”

吕思优挂着专业的笑容走出办公室,朝加班的组员致以亲切问候,踩着细高跟一路顾盼生姿地往外走,拉开车门换了鞋,她才惊觉自己大意了。

刚才忘了反驳老妈的第二句话!

老妈会不会察觉到什么?!

吕思优的后背起了层汗,从挂断电话起已经过了十分钟,老妈没再打过来,冯辰没有发微信,公公婆婆也没来电话。

没事的,老妈不是那么敏锐的人。

城市的灯光在车窗上投下光影,吕思优握着方向盘,望着副驾驶上买给雪糕的洋娃娃,忽然苦涩地笑了笑。

她心里清楚,身边的亲戚朋友虽然面上对他们的生活羡慕有加,但暗地里嚼舌头的多了去了。

女强人与软饭男的组合,成了那些闲人聊不完的话题。

只能说他们太闲了,生活的不如意还来不及处理,反倒对他人的琐碎格外在意。

吕思优撇撇嘴,潇洒地划着方向盘转进小区,绕过人工湖,摇下车窗的她,盯着高档奢华的公寓楼,缓缓勾起唇。

她的生活,自有她来守护。 


吕思优母胎Solo到28岁,明明姿色不错学历又好,这在外人看来是难以置信的。 

“怪只怪我丫头太优秀了嘛,”每当他人善意地提起,她妈妈就挂着一滴汗打哈哈,“你想想她的学历,她的收入,谁配得上啊?”

“倒也是哈。”

优秀有什么用,还不是当剩女的命。

当着她妈妈的面把吕思优夸上天,而背地里呢,七大姑八大姨嘴里的吕思优可惨了,剩女呀,恨嫁呀,小时候成绩好有用吗,长大了赚钱多有用吗?

“没用的没用的!”老妈戳着吕思优的脑门,“你把眼睛装回脑袋上行吗?别挑了行吗?”

“不行。”吕思优一挥手,一挑眉,“妈给挑的相亲男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自从奔三迫在眉睫,吕思优就被迫踏上了相亲的道路,然而呢,碰上的一个个不是直男癌就是矮矬穷。

全职太太?免谈!

赚的不能比他多?凭啥?

学历太高不合适?再见了您嘞。

“他们垃圾是他们的事,合着我还有义务陪着他们变垃圾吗?”

老妈捂着心口装胸闷,哼哼唧唧个没完,吕思优无动于衷,“妈,您的体检报告比我还健康,别装了。”

吕思优眼光太高,活该没人要,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甚至连老妈都快认命的时候,吕思优突然闪婚了。

“冯辰,S大硕士,本地人,父母都是教师,无不良嗜好,无家族遗传病史。”吕思优把冯辰带上门。

老妈眨了眨眼,贼兮兮地凑近冯辰,问了句:“孩子,你不是Gay吧?”

冯辰的瞳孔剧烈地震了震。

等确定了对方性取向,确定不是女儿找了个人来糊弄事,老妈喜笑颜开,“不错不错,孩子一表人才,一看就很有家教,父母都是老师嘛,难怪呢……买房了吗?有车吗?收入什么水平呀?”

冯辰与吕思优对视一眼,吕思优拍拍他的手,冲老妈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老妈顿时眼睛一眯,因为女儿上次这样笑,是当年不顾她反对执意要读博士。

——

吕思优回到家,女儿雪糕一个猛扑入怀,她拖着女儿往厨房走,“我的天你吃了多少,这么重!”

冯辰关了火,“回来啦,赶紧吃点东西吧。”

现在是晚上九点四十,冯辰总能把时间掐得刚刚好,让加班晚归的她吃上热腾腾的饭菜。

吕思优换了衣服,飞快地填了肚子。雪糕和冯辰在地毯上玩拼图,那是她上次出国回来给雪糕带的礼物,没想到冯辰玩得比雪糕还起劲。

她总说他幼稚,但今天,吕思优悄悄看他,看他陪女儿时耐心的语气,温柔的动作,还有雪糕崇拜的模样,她心里竟有一刻五味杂陈。

吃完东西正好十点,吕思优把雪糕拖进浴室,又是一番斗智斗勇,等她把女儿哄睡,累得眼神涣散爬上床,冯辰倚着床沿睡着了。

吕思优轻轻钻进被子,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冯辰没有醒。

床头柜上是他的手机,吕思优抿着嘴,犹豫了几秒伸手去拿,指纹开锁,打开微信,联系人叫“琪琪的妈妈”,她冷眼浏览了一遍记录,然后把手机放了回去。

还行,就是人家单方面在来电,冯辰的回复礼貌而克制,没有问题。

但这依然是心头上的一根刺。

半个月前,吕思优在做三明治,冯辰陪雪糕在客厅看电视,手机放在桌上,突然一连串的震动。

她发誓,自己无意窥探别人的隐私,当时会拿起来看只是因为冯辰正和雪糕玩闹,而微信震个不停。

然后……那感觉真不好,尽管冯辰没怎么搭理对方,可是这位琪琪的妈妈实在太气人了。

吕思优抱着电脑放在腿上,正敲击键盘回邮件,冯辰醒了,哑着嗓子问:“竞选怎么样了?有希望吗?”

又是一件头疼的事,吕思优疲惫地揉揉眼,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累啦?”冯辰笑了笑,体贴地给她按摩肩颈,“我都说啦,你那么辛苦,女儿的事我来就行。”

“那不行,女儿大了,不能总让爸爸来。”

雪糕在读幼儿园大班,接送都是冯辰来,吃穿也是冯辰来,吕思优这个妈当得不可谓不舒服。

这点是吕思优妈妈最佩服冯辰的地方,“哎呦,整天和一群妈妈见面,冯辰接送雪糕也不觉得别扭哦。”

托冯辰的福,吕思优产后休息了一个月就回归工作,又经过两个月的玩命拼搏,把生孩子期间落下的全部补上,重回巅峰,人称职场辣妈。

当然,她妈妈是差点两眼一黑,原本指望女儿生了孩子能消停下来,没想到冯辰真的甘心当家庭煮夫,任由老婆驰骋沙场。

吕思优合上电脑,仰面躺下望着天花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等冯辰关了灯,她突然在黑暗中含糊地问:“老公,你会不会不希望我拿下总经理的位子啊?”

冯辰愣了愣,笑出声:“怎么会呢?” 


吕思优妈妈问起冯辰收入情况时,吕思优的回答相当霸气侧露:“他负责貌美如花,老娘来赚钱养家。” 

冯辰彬彬有礼地微笑,吕思优努力保持微笑,而她妈妈的笑容就肉眼可见地崩塌了。

送走了冯辰,老妈问道:“你们俩是大学同学?”

“不是啊。”

“儿时初恋?”

“不是啊。”

老妈河东狮吼:“那你图啥?!”

图一个懂她理想的老公,图一个为她保障后勤的老公,图一个支持她事业的老公。

老妈脸黑得不行,却架不住女儿太有主见。

吕思优的婚后生活比很多人都想象得美满。

“啊?你全款买房?他家就不害臊?”

“他真的不工作吗?一分钱都不赚的?”

“你还给他买车?!我靠,你是包养了个小白脸吧?”

越是亲近的朋友,说的话就越难听。吕思优当然知道他们没有恶意,况且她一个跨国大企业亚太区的市场部总监,富婆的人设她完全Hold得住。

可是,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男人吗?允许妻子到处打拼,自己留家里打扫卫生,做饭烧菜,洗衣服做家务?

男女互换的模式,是吕思优梦寐以求的生活。

“那你是真的要单身一辈子了。”闺蜜曾下结论。

如果她没碰到冯辰的话。

冯辰是代替朋友来和吕思优相亲的,那朋友觉得吕思优太厉害了不想来,就找冯辰帮忙,把她打发走就好。

于是冯辰的画风就和之前的相亲男完全不同。

“我是自由职业者,平时接点私活赚钱,不想工作,就想找个富婆包养。”

平心而论,冯辰是个长相斯文的男人,声音很好听,虽然说着貌似混账的话,但看仪态看气质,都不像个混混。

“我的梦想就是找个做家务带孩子的老公,我只管赚钱就行。”

对方诧异地抬起头,笑道:“那看来我们很合适啊。”

冬天,火锅店,相亲。吕思优的双眼在火辣辣的蒸汽里闪出诡异的光,竟然破天荒地叫了两瓶啤酒,两人把酒言欢到深夜,异常合拍。

原先,吕思优也是瞧不上软饭男的。

男人嘛,难道不应该出去赚钱吗?难道不应该上进吗?怎么可以闲在家里呢?成何体统!

“我不觉得女人就必须操持家务啊,如果妻子有能力比丈夫挣得更多,那为什么不能老公负责管家里,老婆负责赚钱呢?”

冯辰的话让吕思优茅塞顿开,世俗对女人有偏见,对男人也有,所以才会有软饭男这么恶意的称呼。

吕思优叼着筷子,吃着碗里被冯辰塞满的羊肉,她这个没谈过恋爱的老少女,久久不起波纹的心被激起一丝涟漪。

桌对面的冯辰也是两颊绯红,吕思优对自己的魅力有自信,于是提议续摊,领着冯辰吃烧烤去了。

十串小羊肉,五串掌中宝,三串千页豆腐,四瓶啤酒,吕思优不动神色地把冯辰的家庭情况问了个清楚,先在心里放下第一道防线:可以交往。

他并非啃老族,而是个自由摄影师,虽然不稳定,但养活自己没问题,二老的退休金足够花,也不用他养。而他的打算,竟然是结婚后考营养师资格证。

“喜欢小孩子,能去幼儿园做营养餐的话最开心了。”

有趣,幽默,得体。吕思优就像个扫描仪。

冯辰把她送到楼下却没有提出上门,吕思优站在窗前见他原地待了会儿,似乎在等她的房间亮起才离开,于是心里第二道防线也渐渐瓦解。

半个月后,冯辰提出交往,三个月后,两人登记结婚。

盛大婚礼,蜜月旅行,吕思优过得无比舒坦,冯辰是很有品位的男人,总能将一切布置得井井有条又不失情调。

“厉害,居然相亲找到真爱。”闺蜜打趣。

“合适。”婚后半年,吕思优对冯辰的形容还止步于合适,她不是少女心爆棚的小孩子,少女情怀早在职场的打拼中被消磨殆尽,如今的吕思优只希望有个合适、懂她的男人陪伴就好,至于感情,婚后再建立也未尝不可。

“可是这样感情基础不牢啊,万一他出轨呢?”

那时候,吕思优没想过这个问题。


“这周六有空吗?我想带你见见琪琪。”

“可以,地点你定。”

吕思优盯着琪琪妈妈发来的咖啡屋地址,只觉得胸腔里冲出来一团火,她压着气把手机放回冯辰的大衣口袋,又原地平复三秒钟,才换了衣服去洗漱。

快两个月了,她发现这女的就动不动给冯辰发微信,话题一开始围绕着琪琪和雪糕,然后就跑偏到冯辰身上了,再然后就跑偏到她身上了!

什么老婆工作忙不忙啊,老婆一个月赚很多吗,出差很多吧,上司都是男的吧,没时间管女儿吧……

关你什么事啊……

冯辰的回复一直都很冷淡,怎么会突然答应周末见面呢?

到了办公室,吕思优依然没消气,以至于徐致远又一次约她共进晚餐,她居然脑子一昏答应了。

怄气,她承认,虽然冯辰不知道,但总觉得唯有这样才能扯平。

徐致远,行政部总监,是吕思优此次竞选的唯一对手,请她吃饭肯定是一顿弥漫硝烟的饭了。

这样想,也没扯平啊。

吕思优灌了口红酒,狠狠叹了口气。

她的思绪不在徐致远身上,不是她不尊重人,实在是西餐厅桌子太大,徐致远声音又小,她很难集中精神。

“……你看市场部的存在对公司的意义不大了,如果我当上总经理,你又愿意做我的副手,不光你的事业更上一层楼,还能扔下一个包袱。”

“互联网时代,市场千变万化,我可不认为市场部没有存在的意义。”吕思优勉强应付。

徐致远淡淡一笑,“请收回你的敌意,虽然我们俩是对手,但其实我并不那么认为。”

吕思优忍着没翻白眼,“徐总监经验丰富,确实不用把我放在眼里。”

“不不不。”徐致远连连否认,“我想你误会了,我确实想要取消市场部,但我希望你可以当我的副手,我们一起为公司拼搏。嗯,不难看出了,我是在追求你。”

“噗——”吕思优一口酒全喷了,忙不迭地伸出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亮,“喂,我女儿四岁了。”

徐致远轻轻笑道:“我听说你老公整天待家里?最近在忙着考营养师资格证?”

从他的笑中,吕思优得出两个结论:一,这男人看不起冯辰,二,以后不能在茶水间讨论老公。

“这样的男人真的跟你合拍吗?”徐致远握着酒杯轻轻晃,红酒在灯光的照射下闪出微光,“你想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们可以携手打拼,有说不完的话题,而不是整天柴米油盐,孩子孩子。”

两个职场高手,不是更配吗?

吕思优回到家接近十点了,雪糕都睡了,冯辰趴在床上温书,见她回来,冯辰拍拍被子,“床已经暖和啦。”

她居然有一丝鼻酸。

“老公,今天行政部总监约我吃晚饭了,就和我抢总经理位子的人。”她如实说道,小脸写满疲惫。

冯辰抬起头,“你们俩没打架吧?”

吕思优定定地回望他,一字一顿:“我们宣战了。”

徐致远举起酒杯去碰她的杯子,然而吕思优先一秒闪开了,“对不起,你所说的,只是电视剧。”

徐致远一怔。

“比起强有力的搭档,一个女强人更需要轻松的港湾。轻松,你懂我意思吗?回到家就可以吃热的饭菜,家务事不用你操心,女儿平安长大,父母公婆身体健康,和老公在一起,不会说到任何令我烦心的事,我赚钱养家还能貌美如花。”

说这些时,吕思优眼前满满都是冯辰的日常,见徐致远目瞪口呆的模样,她再补一刀,“哦对了,我老公周末都在健身房,现在还有腹肌,你……”

整天喝酒应酬的人,身上沾满了铜臭味,女强人不希望这股味道进家门,吕思优偏爱冯辰身上如同大学生一般的清爽。

“对手,他只能是对手。”吕思优盖着被子,喃喃自语,见冯辰露出不解,她嘴巴一歪,“你死我活的那种。”

冯辰一个翻身缩进被子里,故作瑟瑟发抖的害怕模样,惹得吕思优咯吱咯吱地笑。

笑过后,冯辰关了灯,吕思优轻轻叹了口气,耳边回响着徐致远最后说的话:

“可你别忘了,男人都有自尊心,需要被依赖的成就感,你这样下去,留不住他的心,也留不住他的人。”

这八点档电视剧般的台词,竟然让吕思优心里一震。

丈夫因为妻子太强而丢了面子,从而转投能让他成就感倍增的女人身边,听上去竟也合情合理。

她的生活也会这样吗?

吕思优翻个身,揪住了被子。

周六就知道了。


琪琪妈妈约了周六下午两点,商业街的咖啡屋,吕思优把雪糕送去特长班,赶在一点半到了咖啡屋。

刚进门,她就看到冯辰了,赶紧压低帽檐,做狗仔一样绕了一圈,坐到冯辰背后的位子。

还提早了半小时,还挺绅士。

吕思优点了杯冰咖,依然压不住肚子里的火。

一点五十,那女的来了,一个人来的,打扮得故作青春洋溢,然而她眼角的皱纹和耷拉的脸颊却遮不住她的年龄。

还见见琪琪,拉你的倒吧。吕思优紧贴靠背,嗤之以鼻。

“久等了。”她落座,拿起菜单,“你点了吗?”

冯辰点头。

“那你帮我推荐一个喝的吧。”她把菜单递给冯辰。

嘁,以此拉近距离?吕思优一分钟里翻了个五个白眼。

冯辰接过,东看西看,最后支支吾吾地还给她,“嗯……你自己来吧。”

吕思优扶额,确实,每次出去吃饭都是她负责点单,冯辰不擅长也正常。

那女的有些尴尬,转移话题:“琪琪去上特长班了,下次再带过来吧。”

“嗯。”冯辰惜字如金。

他为什么那么拘谨,不会是真的喜欢她在害羞吧?

吕思优死死咬住杯沿,牙齿咯咯响。

那女的轻轻笑,笑出一丝小女人的娇羞,“谢谢你今天肯出来,我……”

“没事。”冯辰突然往前探身,把吕思优吓了一跳,却听他说,“资料呢?”

“哦,给你。”那女的掏出一沓纸,冯辰接过后翻了翻,道了谢,似乎起身要走。

“等等。”

吕思优一头雾水的时候,那女的显然也蒙了,“你……我……我们……我以为……”

中国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呀,这么几个音节就把她的诉求表达得清楚而迫切。

冯辰笑了笑,“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所以就对不起吧。”

那女的显然愣住,垂死挣扎,“可是我跟你说的话,你不也同意吗?”

你的妻子太厉害,你活得太憋屈,你应该和我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就能找回男人应有的成就感……

吕思优撇撇嘴,那些记录她都看到了,所以才那么生气。

冯辰却这样说:“我没回你,不代表我默认吧。你看,我是连一杯饮料都不愿意给别人推荐的人,可见我是多么懒的人。”

“嗯?”那女的莫名其妙。

“在我家,大事小事都是我老婆说了算,你以为这样会让我没大男子的成就感吗?不会的,我在家里照顾孩子,照顾老人,整理家务,这些是我老婆做不来的,我可以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地去打拼,这就是我的成就。”

那女的说不出话了,而冯辰接着说:“人和人是不一样的。”

不是每个男人都希望压老婆一头,也不是每个男人都觉得女人应该依靠男人。

“她最近竞选总经理呢。”冯辰低声笑,“选上以后,军功章有我一半。”

吕思优看不见那女人的表情,但她明显感到自己非常解气。

“再说了,她在外是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在我面前却能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这还不好吗?”

两人一时没有说话,而他们背后的吕思优,早已渐渐红了眼眶。

其实不然,很多事她都会找冯辰商量,也几乎下意识地听从冯辰的建议。她想起冯辰照顾刚出生的雪糕,想起他笨拙地换尿布喂奶粉,想起他无时无刻能为她打开家的大门……

各取所需,互助互补,还有比他们更合适的人吗?

吕思优现在相信,他和自己一样坚信答案是什么。

冯辰在静默中忽然开口,“啊,对了。虽然我拒绝了你,但是资料你可不能拿回去,我准备营养师资格证好久了,谢谢啊。”

“……”

吕思优想起来了,冯辰似乎提起过,雪糕幼儿园的一个同学的爸爸就是营养师,不会就是琪琪的爸爸吧,他就是为了一份资料吗?

哇,看来她老公的隐藏属性启动了:腹黑男。

很好,经此一役,她相信那女的肯定不会再对冯辰感兴趣了。

她会不会泼一杯咖啡到冯辰脸上?

吕思优掏出墨镜戴上,顾盼生姿地离开了,她还是赶回去继续准备竞选的内容吧。

冯辰要是被泼一脸水……没事啦雪糕经常这么干。

等选上了总经理,冯辰考上了营养师,差不多过年了,她就带着冯辰和雪糕出去度个假吧。

万一选不上……不存在的。

谁让她的后援团那么强大。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杀生罪

怎么你总是忘不了前任?

索命魂

青梅绕竹心“纯属意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