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该死的女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该死的女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莫尼挞
2020-08-20 08:01


酒店门口乌泱泱挤满了人。嘈杂的议论声模模糊糊地传进吴鸣的耳朵。

“天啊,杀人啦!”

“谁死了?”

“一个女人。估计是情杀。”

这些人说话时,眼神总飘向吴鸣的方向。还有人伸出手,指指点点。

吴鸣转身,想看看他们在议论谁,可刚转头就被人推了一把,伴随着一声不耐烦的“快走”。

吴鸣这才注意到自己身边站着几名警察,警察们喊着要围观群众让出一条道。吴鸣低头,又瞧见自己被铐住的双手,恍然大悟,“原来他们议论的是我啊”。

突然一幅画面闯进吴鸣的脑海:一个女人,毫无还手之力,像个断线的木偶一样,任他拽着头发用力撞上墙。

难道自己真的杀人了?可杀的是谁?吴鸣的神经被这些惊骇的疑问搅动着,记忆如沸腾汤锅里的泡泡逐一破裂给他看。

他记得自己正在家里看色情视频。视频中一名中年男人赤身裸体,兴奋地挥动着手中的皮鞭,被绑住的年轻女人随之微微抽搐,她的身上出现一道道粉红的印记。

这不是什么岛国制作,而是几天前在豪庭酒店301房拍到的。

吴鸣在本地几家高档酒店的房间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拍摄下做爱视频成了他的工作,其中最有价值的要数中年男人和年轻女人的做爱视频,因为这里面偷情的气味最浓。

有钱男人怕和老婆分割财产,就凭这点,他成功敲诈了好几单。

对了,他想起正当他看得血脉喷张时,手机响起监控软件的提醒。一个苗条妩媚的女人出现在监控画面里。她脱下衣服,换上了性感内衣,在全身镜前搔首弄姿。

对了,那女人是他老婆蒋丽。


准备下班回家时,蒋丽发现自己包里多了一瓶名牌香水。她抬头,视线和王安对上。

蒋丽知道,这是王安约她明晚开房的意思。

蒋丽是王安的下属,也是王安的情人。两年里,他们以香水为信号,通知对方提前告诉另一伴明天要出差或去朋友家住。王安平时从不在公众场合跟蒋丽过多交流,正是这份谨慎小心,公司上下才没有人说过他俩一句闲话。

至于选择香水则是王安的主意。他有个癖好,喜欢在做爱前让他的女人喷上香水,而且每次的香水要不同。尽管蒋丽并不喜欢这些化学加工的气味,但王安说独特的香气会刺激起独特的情趣。

这次,王安更是精心挑选准备。他想象的出香水的雾气弥漫在蒋丽四周,渗入她的肌肤,进入她的气管,她会在芳香中倒下,因呼吸困难而面颊扭曲。

香水里混入的氰化钾是他最后送出的礼物。

虽然王安这两年来也曾想过有一天要摆脱蒋丽,但却是头一次想到以这种方式进行。这一切要从他今早收到的一条勒索短信讲起。

“3天内打50万元到xx账户,否则你出轨的视频会到你老婆手里。”

因为这条短信,王安一早上在办公室里魂不守舍。

这是王安第二次被敲诈了,和第一次一样,短信后附有他和顾潇潇在酒店的床照,只是金额翻了十倍。也许是怕被追踪,那人换了新的手机号和他联系,甚至连银行账号都换了,估计使用的是匿名电话卡和银行卡,看来十分谨慎。

王安点开短信翻来覆去地看,在给钱与无视中挣扎。

50万不是笔小数目,更何况就算这次给了,难保不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勒索。但不给钱的话,这事就会被老婆知道,万一闹起离婚,财产分割对自己太不利,这些年的奋斗岂不是付之一炬?

在王安纠结不定时,蒋丽带来了新的消息。

她以汇报工作为名,进了王安的办公室,并随手关上了门。进门后却是一言不发,只阴沉着脸,一副打算兴师问罪的样子,拿出手机点开什么,举到王安眼前。

手机里正播放着一段视频。正是那晚王安和顾潇潇在酒店被偷拍的视频。

“你从哪弄到的?”王安一把夺过手机关掉,恶狠狠地瞪着蒋丽。

蒋丽进来前想过王安可能会抵赖,可能会求饶,就是没想到王安会像现在这般态度凶狠。这使她暂时受到了惊吓,她忘记了备好的台词,只顾顺从地回答王安的问题:“昨晚我老公在看色情网站上下载的视频。他这段时间看了许多这样的东西,着了魔一样。我昨天瞥了一眼,发现那男的竟然是你,就偷偷地从他手机里拷贝出来了。”

说到这,蒋丽的理智有些回来了,她迅速转到抽抽嗒嗒的语调,双手掩面,轻声哭诉,“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不是说过会娶我吗?这些年我连孩子都没生,一心等你,可你……”

王安见蒋丽哭的势头愈来愈猛,便赶紧认错,又向她做出各种保证。

现在可不是和蒋丽翻脸的时机,他深知在这种关键时刻必须安抚好蒋丽的情绪,不能让同事对他们二人的关系起疑心,更不能让蒋丽一时冲动去找他老婆摊牌。

等王安一个人在办公室时,他仔细琢磨着眼前的复杂情况,却越想越困惑。“那个勒索我的人还没拿到钱,怎么敢把视频放上网,这不是过早放弃筹码吗?除非……蒋丽的老公就是勒索我的人,色情网站根本是个幌子。”

王安曾有几次在公司楼下见到过蒋丽的老公。他穿得痞里痞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一事无成一样。王安问过蒋丽为什么会嫁给那个男人,她回答她老公一事无成但一往情深。蒋丽那时又自豪又鄙视的矛盾语气,令王安印象深刻。

这样想来,蒋丽的老公既没有能力也没有钱,若想满足自己物质的老婆,也就只能靠偷拍酒店视频敲诈别人这类下三滥的手段。

确定了对手后,王安思索着该如何处理。“找人揍他一顿,拿走视频?不,这太便宜他了。”

王安想到这几天来自己惴惴不安,尤其今早再次被勒索50万时,情绪近乎崩溃。现在就算杀了他也不足以解气,必须让他感受到最深刻的、最意想不到的痛苦。

想到这,王安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下午王安托朋友买到匿名手机卡,给豪庭酒店打电话预约301房,恰好明晚那间房空着。随即他又约好了蒋丽第二天去酒店幽会。

按王安的预想,蒋丽的老公会在监控里意外看到自己的老婆出现在酒店里,从而怒气冲冲地跑去捉奸。等他到酒店附近了,王安就立刻打电话告诉蒋丽自己已到酒店,让她喷上香水。

毫无疑问,蒋丽会和她老公发生争执、冲突。几分钟后,待蒋丽毒发身亡,她老公作为唯一在场并有犯罪动机的嫌疑人将被逮捕。

虽然有点可惜,但在这出戏里,蒋丽作为被她老公深爱着的女人必须死,要死在他眼前,又让他辩不清死于谁之手,这是对一个痴情汉最好不过的报复。

除掉蒋丽还有一个额外的理由——她知道了王安有新情人的事,定不肯善罢甘休,随时可能闹起来,惹出事端。王安绝不能容忍被人要挟的可能性。

第二天王安蹲守在酒店附近,看到吴鸣、救护车、警车依次赶来。在这期间,王安听到自己的心砰砰直响,甚至看见吴鸣被抓走后,王安的心速也没有恢复正常。他匆忙发动汽车,迫不及待地往顾潇潇的住处赶去。

现在该处理另一个情人了,他想。


顾潇潇和王安是半年前认识的。王安来找朋友谈事,约在朋友家附近的咖啡厅,顾潇潇恰好不久前刚来这家店上班。她年轻稚气的面容,甜美的娃娃音不停撩拨着他的心弦。

此后,王安常常往这儿跑,表面看来是和朋友有新的业务联系,实际追求顾潇潇才是他新的业务。再后来,他干脆在朋友家对面的小区给顾潇潇租了房子。

顾潇潇虽然才二十出头,却比蒋丽更懂事,从不主动对他提要求,更没逼过他离婚。她再次点燃了他的热情,甚至让他觉得找到了红颜知己。

王安一路上疯狂地想着顾潇潇,错乱地回忆着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等顾潇潇开了门,王安不等她说话,就一把扛起她,把她扔上床。他一只手掐住她纤细的脖颈,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肆意游走。

顾潇潇必须付出让他失去一个情人的代价,被加倍宠幸的代价。

顾潇潇从洗澡间出来时,半干的头发散落在胸前,热气在她两颊留下的红晕映得她格外娇嫩可人。

王安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笑嘻嘻地说,“我娶的人是你就好了。我那个死板木讷的老婆只会在人前做出一副贤惠模样,却根本不懂怎么让我开心。“

顾潇潇故意逗他,“那你想怎么办?娶我吗?”

“要是她死了,我立刻就娶你。我们本来就不该偷偷摸摸的。她占着的房子和钱都是我的,也都该是你的。

“要不,我真杀了她。”王安说这话时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亮。

顾潇潇大吃一惊,没料到王安对自己这么痴迷。可顾潇潇迷恋的不是王安,而是王安的钱。

和王安在一起后,顾潇潇的住处、化妆品、包包、生活费都解决了,就像王安承诺的,除了名份外,一切都可以给她。这着实让顾潇潇欢喜了一阵子。但很快王安那些变态的性游戏令顾潇潇作呕。顾潇潇不愿再继续,于是决定最后赚一笔大钱,用出轨的证据敲诈王安。

那天去酒店前,她在包上安装了摄像头。她猜王安收到勒索短信后,应该只会想到被酒店房间的针孔摄像头偷拍,像新闻上常报道的那样。

之所以选择这种方式,是因为顾潇潇希望尽量避免和王安的正面冲突。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即便他的柔情有时也让她不寒而栗。

但王安还没有打钱过来,甚至一副毫无烦心事的模样,这让她怀疑自己的如意算盘落了空。直到王安现在说起了和她的未来以及未来共有的财产。顾潇潇又燃起了新的希望,比原来富有得多的希望。

“你真想过杀死你老婆?“顾潇潇进一步试探。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她一死我肯定会成为第一嫌疑人的话,我早做了。”

顾潇潇眼珠转动,她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你真想杀了她,我可以替你找人。你不用出面联系杀手,而且咱俩的事除了你朋友外没有人知道,表面看起来你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真的吗?太好了,潇潇,你居然愿意为我做这么多,我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你。”

“我知道。”顾潇潇甜蜜地依偎在王安的臂弯里。

顾潇潇当然不会傻到相信王安的承诺,她有自己的打算。刚才她已经偷偷用手机录下他们的对话,若王安拿到钱后反悔,她就以此要挟,逼他把一半财产转给她,否则就把录音交给警方,谁都别想脱的了干系。


谢成正站在莫慧琳家门口,等候着。据王安说,莫慧琳每天夜里10点出门遛狗。谢成打算趁她开门的时候用乙醚迷晕她,再下手,伪装成入室抢劫杀人案。

可眼见时间早已过,还是没人出来。谢成越等心越慌,他想着自己不该来,顾潇潇这是赶鸭子上架,可他这只鸭子又能怎么办呢?

半年前,当谢成知道有个有钱人在追顾潇潇时,有一瞬间竟觉得很开心,同时他为自己这种想法感到羞愧。但顾潇潇表示她愿意牺牲自己的肉体,攒点以后做生意的资本。

谢成没有反对。

毕业几年来,他深刻地体会到像他们这样从三流学校毕业,又没有一技之长的人在哪个岗位都不是稀缺资源,工资自然也高不了。

如果顾潇潇能在王安那捞点好处,也算是凭本事吃饭了。后来改成敲诈,也是顾潇潇的主意,谢成除了表示支持,向王安发送了勒索短信外,几乎没有帮助。他觉得自己是个无用的存在。

甚至迟迟没收到钱时,他同样只能求助顾潇潇,焦急地发微信问她,是不是计划失败了?收到的回复是:计划改变。

顾潇潇的新计划是杀掉王安的妻子,并由谢成实施。这让谢成懵了。

谢成不是什么地痞流氓,更不是什么悍匪。尽管他干过小偷小摸的勾当,但杀一个人,光听到这个计划,就足以吓破他的胆。

“我不是做这种事的人。”谢成说。

那时顾潇潇说:“你必须是。如果你想过得比一般人好,你就得干一般人干不了的事。”

顾潇潇还说,“就这一次,只杀一个人。一条命换一笔钱,一笔足以给我们换个新人生的钱。”

手机的震动把谢成从胡思乱想中拽了出来。他打开手机,看到顾潇潇发来一条微信。

“结束了通知我,我备好酒,在家等你。”

“好的。”谢成回复。

此时屏幕上显示10:30。

不能再等下去了。谢成心想。他敲敲门。

“谁?”里面传来一个女声。

“物业的,楼下投诉你们家太吵。”

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中年女人,瘦高个,疲惫的面容。谢成攥紧了握着乙醚棉布的手。

谢成来到顾潇潇家门口时已过了凌晨,他腰部感到隐隐的酸痛,拿着钥匙的手也在半空中抖动不止。谢成知道,顾潇潇正在门里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和他庆祝,但他此时的心情很复杂,他的脸上一会儿出现痛苦,一会儿出现绝望,最终转为坚定,甚至有一丝看到希望的喜悦。

谢成把钥匙插进锁孔,扭动。门开了,屋子里却黑漆漆的,空气里似乎还飘散着一丝臭味。他感到有点奇怪,但仍顺手按下了门口的电灯开关。

一瞬间,屋子被火光包围。光亮起的那一刻,谢成好像看见了顾潇潇躺在沙发上熟睡的脸。


天刚蒙蒙亮,王安就告别朋友,开车回家。路上还没什么人,他一脚油门加快了速度。

路过咖啡厅时,王安想起了顾潇潇,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

那晚顾潇潇洗澡时,她的手机连着响了几次。王安忍不住看了一眼。

“他还没打钱来。是不是计划失败了?”

“50万可能太多,要不再跟他商量商量?”

王安这才明白,第二次敲诈自己的不是蒋丽的老公,而是顾潇潇和她隐藏的男朋友。

当时王安因为床照而过于惊慌,以为两条短信使用不同的手机号和银行账号是出于谨慎,忽略了它们是由两个人发出的这种可能性。更重要的是,他完全想象不到自己会被不同的人接连敲诈。

王安深感不安。原来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是毒蛇。一个也不能留。

既然顾潇潇贪财,王安索性向她暗示有意除掉妻子,又用自己未来的财产诱惑她。果然顾潇潇积极应承下杀妻的任务,而他自然感激地答应。

昨晚等谢成去杀莫慧琳时,王安则去了顾潇潇家里,给她吃下安眠药,又用她的手机约谢成事成之后过来。谢成一定想不到,开门迎接他的不是顾潇潇,而是燃气爆炸的屋子。而王安只需要留在朋友家制造不在场证明。

麻烦终于都解除了,无论是妻子,还是顾潇潇,谁都分不走他的财产。王安按耐不住喜悦,一路哼着歌,甚至闯了一个红灯,也丝毫不在意。对他来说,现在没有比回家更重要的事。很快,车驶上了立交桥。

不远了。王安心想。

前方的弯道有些急,王安轻轻踩上刹车。可车子没有减速,继续飞速向前,眼看着就要撞上右侧的路沿。慌乱之中,王安猛打方向,车子瞬间失去控制,冲出桥梁。


莫慧琳听蒋丽介绍自己为王安的情人时,愣了一下。

她打量着眼前这个约莫三十岁、衣着时尚、身材火辣的女人,暗自想着:现在的女孩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这个称呼,是以为这是一个职业吗?

不等莫慧琳提问,蒋丽已滔滔不绝地细致讲述了她和王安两年来的私情、他们如何用香水做信号、以及王安有多少种性癖好。

她说王安有了新情人。像是怕莫慧琳不信,她还拿出手机,播放了王安和那个女人上床的视频。

莫慧琳强忍着恶心看完,问她:“所以,他是要跟你分手吗?”

蒋丽摇头,“他说会跟那个女人分手。”

“既然如此,你来找我干什么?”

“我不相信他的话。他曾许诺过离婚,许诺过我是他唯一爱的女人,可如今他跟别的女人上了床。既然他负了我们,我们也不能让他好过吧。”

这个女人似乎把她们当成了盟友。真是可笑。

莫慧琳冷冷地说,“我会考虑怎么处理的,你先回吧。”

蒋丽显然对这个答案很失望。

其实不用蒋丽来说,莫慧琳也感觉到王安在外面有人。没有拆穿他,不过是希望至少还有个家。但如今王安处理不好自己的女人关系,让她看见这些恶心的东西,还要听他的小三因为小四来向她讨说法。她再也无法装聋作哑。

那天之后,莫慧琳开始跟踪王安,发现王安竟大胆地把新情人安置在他朋友家附近。而王安似乎没发现,和顾潇潇勾搭的还有另一个男人。

现在那个男人就站在自己家门口。从莫慧琳打算出门遛狗时,她就注意到那个男人一直在门外徘徊。

他怎么会来这里?莫慧琳心跳加快,隐隐感到不安。她从储物柜里翻出用以防身的电击棒,攥在手中。

当莫慧琳打开门时,谢成的手已举到半空,她毫不犹豫地将电击棒抵上他的腰部。只见谢成张大了嘴巴,一个音还没发出就晕倒在地。

莫慧琳迅速把他拉到椅子跟前,用绳子捆住。她想好了等下要假装不认识他,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谢成醒来发现处境逆转后,眼睛瞪得老大,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莫慧琳首先发问,“你是谁?在我门口鬼鬼祟祟的,想干嘛?”

“这…大姐,我真是物业的。”谢成脑袋上渗出细细的汗水。

“少撒谎。”莫慧琳拿着那块棉布在他眼前晃动。“而且我刚才给物业打过电话了,没有人投诉。”

谢成的计划被搅乱,一时想不到说辞,只好照实说。

“是你老公王安,他派我来杀你。”

“王安?”

尽管莫慧琳早有预感今晚的事和王安有关,但预感被证实后,她的心没有变得轻松,反而像遭巨石重击一般沉重。

“为了那个狐狸精,那个叫顾潇潇的女人,他竟愿意和我走到这一步。”莫慧琳的声音明显颤抖。“他答应给你多少钱?”

“事成之后50万。”谢成随口说出原本敲诈王安的金额。

莫慧琳冷笑一声。

“他给不了你。如果我死了,他出轨的证据就会出现在警察局,他会成为谋杀我的第一嫌疑人,一分钱也别想拿到。”

谢成又现出吃惊的神情。莫慧琳对自己的老公早有防备,这完全是意料之外的。

“50万,我付给你,你去杀了他。”莫慧琳的语气很坚决,神情却看上去十分绝望。

谢成没有回答,似乎是对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反应不过来。

“如果你不答应,我立刻就报警,你等着坐牢吧。”

“好,好,我答应。”谢成连忙说。

过了一会儿,他犹犹豫豫地补充道,“要是给我100万,他的情人我也帮你解决了。”

这回轮到莫慧琳吃惊了,50万就能让一个人杀死自己所爱之人了?不过转念一想,又不觉奇怪,因为他们之间一定不是真爱,不然他不会默许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包养,两个人的爱从来就掺入不了第三个人的体味。

莫慧琳看着眼前这个可鄙可悲的男人,最后叮嘱,“做得干净点,别把我扯进去。”

“嗯,你放心。那女人会因为勒索王安不成反被杀,而王安会因为车子刹车失灵发生车祸。”

谢成走后,莫慧琳感到累极了。她想睡觉,却又头痛欲裂。

她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一瓶香水。那是蒋丽那晚拿来给她的,说是王安送的约会暗号,之所以留给了莫慧琳,大概是为了让她别忘了王安出轨的事。

蒋丽想的没错,莫慧琳一看到这瓶香水,脑海里就会浮现王安和其他女人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的样子,每每都令她恶心。

但此时王安就要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里了,她突然有些好奇王安喜欢什么样的气味,也许自己从没认真了解过他的需求。

她拆开香水的包装,按了几下喷头后深吸一口气,一股浓烈的香味钻进她的鼻孔。

果然还是恶趣味,她想。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蓦然回首已过十年

古诗词六首

我负责赚钱养家,还可以貌美如花

杀生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