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所创造的杀人犯
故事

短篇故事:她所创造的杀人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陆北言
2020-08-20 15:00

序幕

瓶颈期的意思是:事物在变化发展过程中遇到了一些困难,进入一个艰难时期。

悬疑小说作者,笔名为“莫内”的二十五岁女性莫小晨,遭遇了她写作生涯里的第一个瓶颈期。

并非是构思不出完整的剧情,也不是没有新鲜的素材,事实恰恰相反,莫小晨正在完成一部长篇连载。而距离这篇连载完结,大概也就只剩一个多月的时间了。

其实称为“长篇连载”并不完全准确。这部名为《杀戮绮谈》的
小说其实是由一个一个小故事串联而成的单元剧小说,每篇故事中又隐藏着小说的主线,最近似乎很流行这样的形式。何况一周一个故事的更新节奏对莫小晨这样非全职作者也很友好,她有充足的时间来构思故事。

而问题恰恰出现在了这里。

莫小晨是悬疑小说作者,笔下会出现什么“连环杀人犯”“高智商罪犯”这种类型的人物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莫小晨发现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无论布下怎样的陷阱,被自己所创作出来的幕后真凶都仿佛是提前预知了一般,每次都会狡猾地逃脱。

是的,就连身为作者的莫小晨本人都无法阻止,眼睁睁地看着明明在初稿里吃了瘪的幕后真凶,却在正式发表的文章里躲过了主角的追捕。那些原本排列好的文字就好像被赋予的全新的生命一般,已经脱离了莫小晨的掌控。

在最近发表的一篇故事的末尾,侦探主角邢陆风狠狠地将手砸向墙面,愤怒宣告:“Echo,我绝对会抓住你这个混蛋的!”

而读完最新章正式发表版的莫小晨也狠狠地将手拍向键盘,语气悲愤交加:“你这到底还让不让人完结了!”


事情的起因应该可以追溯到两个月前。那时《杀戮绮谈》已经发表了三篇故事,人气不上不下,却也能让莫小晨满意了。她不是什么有追求的人,写作嘛,图的就是个开心,要是哪天她不得不把写作当成吃饭的手段,那她可能永远都不想再碰键盘一下了。 

在莫小晨的构思里,这篇小说中是有一个幕后反派的,也就是小说主线连环杀人案件的凶手。原本莫小晨给这位反派的设定是:一位身高一米七八的年轻男性,穿着驼色的日系男士风衣,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但后来她总觉得大背头实在是太惹人注目了,根本不适合一个杀人犯,所以又改成了乱糟糟的长发。

随着故事的一步步推进,莫小晨对这位杀人犯先生的描述越发地游刃有余:一位身高一米七八的年轻男性,穿着驼色的日系风衣,微微驼着背,乍眼看上去就像没睡醒一样半眯着的眼睛,以及那头永远梳不整齐的长发。至于长相嘛,一般般,既不英俊也不丑陋,下颌角还有一颗黑痣。

并不是莫小晨对反派的偏心,她对自己笔下的每个角色都会认认真真地设定一遍外貌穿着,说到底,这位反派也不过是莫小晨众多“孩子”里的其中之一罢了。

而转折点就发生在那天,莫小晨将自己最新的一篇故事发给自己的好友之后。

说是好友,其实也不过是被两根网线接连的网友罢了。只是莫小晨很欣赏这位头像是一本英文书封面的友人,每次她以“捉虫”的名义把自己的故事发给对方,对面的人都会给她满意的回馈——莫小晨是一位喜欢和读者互动、一起讨论人物命运的作者。

这次也是一样。莫小晨把那份一万多字的文档发过去,过了半个多小时候,对面发来了消息。

“多谢款待,这次也是非常精彩的故事。”后面还加了一个可爱的符号表情。

莫小晨带着愉快的心情打字:“本篇幕后反派终于登场!撒花!”

半分钟后,对面又有了新消息:“没想到会有主线,不过前面似乎也埋下了伏笔呢。大大愿意透露一下反派的内幕消息吗?”又是一个可爱的符号表情。

每次和这位名为“Echo”的聊天,对方都会用这种可爱的处理方式使自己看起来很乖巧。莫小晨想,对方多半是个年纪不大的温柔女孩吧。

“也不是不可以,”莫小晨打字道,“但问题是,我也没想好给他取什么名字呀。现在我都是叫他‘反派小哥’的。”

过了很久对面都没有动静传来。莫小晨刚想关闭聊天窗口,却又弹出了一条新消息。

“不如你就叫他‘Echo’吧。”聊天窗口里探出的文字如此写着,“就当给小粉丝的一个取名福利。”

莫小晨只略微思索了几秒,就愉快地作下了决定。

“没问题!”她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加了个可爱的符号表情。


奇怪的事情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杀戮绮谈》的第五个故事里,连环杀人犯Echo因为遗落了一枚纽扣而初露端倪。侦探主角邢陆风就是因为那枚纽扣而确定,自己正遭遇的事件并不简单。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侦探”与“凶手”的第一次结缘。

而故事顺利发表之后,莫小晨习惯性去回顾自己描绘的故事时却发现,“纽扣”这件事在正文里只字未提,邢陆风没有发现Echo的线索,只是解决了第五个事件后这篇故事便结束了。

呃,怎么回事?

莫小晨又把这篇文章从头到尾读了一遍,依旧是没有发现“纽扣”的段落。

难道……自己在发表的时候复制粘贴漏了一截?

仔细一想,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莫小晨懊恼地捶着自己的脑袋,这么大的纰漏,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不过还好,问题不大。不过是结尾的一小段,完全不影响故事的主体情节。自己只需要把漏掉的内容添加在下一篇故事里就可以了。

就在莫小晨开始构思接下来要写的故事情节的时候,聊天图标开始不停地闪烁了。

“最新一篇故事我又读了一遍,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彩。”Echo发来了消息,“完全没想到这次事件的凶手会是那个人,阿内的埋伏笔能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莫小晨在屏幕前鼓着腮帮子,郁闷地回复道:“被你这么夸实在是太丢脸了。你没发现正式发表的内容里少了一段剧情吗?”

对面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过来两个字:“纽扣?”

“没错。我居然会把这一段漏掉了,实在是太丢脸了。”莫小晨回复,“那可是由你命名的人物第一次和主角发生互动欸,这么有意义的内容我居然会漏发。”

没过多久,Echo的消息就又发来了:“小问题嘛,下次再加上不就好了。”

莫小晨在屏幕前重重点头,随即敲下一个大大的汉字:“好。”


一次两次或许是巧合,但三次四次后还能算是自己的纰漏吗?

当莫小晨第四次发现自己发表的文章出现了剧情变动后,她的内心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她首先是质疑自己的记忆力,但她的日常生活并没有因为她的记性而遭受影响;所以她又开始怀疑是不是软件出现了BUG,但无论是用手机还是电脑,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反复出现。

而且,每次剧情出现偏差的地方,都是与杀手Echo有关的内容。或者说,只有处境对Echo不利的内容才会被修改,其他都是按照正常的走向进行着。

简直像这个人物拿着什么免死金牌似的,每次在故事里他都会把侦探耍得团团转,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事风格简直有些超出普通人类的范畴了。

——就像提前预知了似的。

莫小晨的手指微微一颤。

她竟然开始怀疑起自己创造出的人物了,这实在是过于荒谬。常有创作者将自己所创造的人物比作自己的子女,如果真是这样,那Echo这个孩子未免也太过于叛逆了。

稍稍定了定神,莫小晨的心里开始了另一种怀疑。

每次在她发表故事之前,还有一个人拥有那篇故事的文档。

那就是Echo,并非杀手Echo,而是她最信任的网友,那个头像是一本英文书封面的Echo。

果然,比起是书中人物有了自主意识这种事,还是有活人在捣乱这种情况更加能令人信服吧?比如,用某种软件操作,修改了莫小晨要发表的文档……之类的。

可这种事真的有可能吗?不是指文档被远程修改,毕竟现在的科技水平这么发达总会有莫小晨想不到的手段。莫小晨觉得不可能的是,Echo会是这么卑鄙的人吗?她认识这位友人已经很多年了,即使只是被网线连接,但在莫小晨看来,Echo是值得她信任的人。

但转念一想,莫小晨自己也看过很多悬疑故事,里面有些角色为了复仇或别的目的,总会以亲近的姿态在目标身边蛰伏许久。

——我应该不会这么招人怨恨吧?

即使是抱着这样的想法,莫小晨却依旧在最新的文档里留了个心眼。

她将没有出现杀手Echo的内容发给了自己的朋友,等对方看完之后,再把加上了“杀手Echo被主角击伤左手臂”这样内容的全文发表了出去。

她要看看,这次自己的故事会发生什么变化。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最新章发表的第二天,莫小晨就直接点开聊天窗口劈头盖脸开始质问。而她质问的对象,正是Echo。

果不其然,今天莫小晨打开故事页面从头到尾仔细浏览下去,发现这一次终于没有任何的变动。而这一切的缘由,则是她那小小的“心眼”。

比起愤怒,莫小晨心中升起的更多是失望与悲伤。被自己所信任的朋友欺骗的感受,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体验的,谁知道今天她不仅品味了,还根本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是怨恨她吗?还是讨厌她?她不明白,是她做错什么了吗?

而对面今天回复得很慢很慢,也不知是不是在逃避莫小晨。一直到下午接近傍晚,正在打算开一包泡面的莫小晨才收到了回音。

“原来你发现了啊。”

没有任何辩解,对方就发过来这句话。

但这样的态度只会让莫小晨更加生气,她敲击着键盘,努力想通过屏幕上冰冷的文字表达出她语气的愤怒:“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擅自篡改我的小说,这算什么朋友?!”

“朋友”。莫小晨依旧在用这个词,不知道是不是来源于她心底最后一丝期待。

而这次,对面又沉默了很久。但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杳无音信。莫小晨看到屏幕上一直闪现着“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

这家伙是想对我解释什么吗?莫小晨将身边的泡面碗扫到了一旁。好吧,要是她诚心诚意地想和我解释,那我就勉为其难地听一下好了!

但过了很久,聊天窗口都没有新消息传来。但莫小晨的肚子已经开始叫了。

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

就在莫小晨打算关闭窗口的时候,终于有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Echo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半个人影,看身材似乎是一位男性,穿着驼色的风衣,左臂绑着隐隐有些渗血的绷带,虽然没有拍进去正脸,却能看到这人下颌角的部分有一颗黑痣。而这张照片的背景,似乎是在一栋楼的天台上,后面隐隐约约能看到茫茫的夜空。

莫小晨一眼就明白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了。她带着戏谑的心态打字道:“怎么?玩cosplay呢?你在cos我写出来的杀手Echo?”

而这次,对面的人也很爽快。

“不是cos,”那个人回复道,“我就是Echo。”


莫小晨还记得自己是如何与Echo相识的。

那时她刚刚进入大学,在兼顾学业的同时也会写一些小说发表在网络上,笔名还是“莫内”。彼时的莫小晨文笔青涩,文风飘忽不定,写作的题材也都是青春期少年少女的朦胧爱情。她知道自己的水平有限,却因为是爱好而乐此不疲。久而久之,反倒有了一小簇读者。

Echo就是在那时找上了莫小晨。

“我是老师您的读者,很喜欢老师的故事。”初次接触时,即使仅仅是通过网络莫小晨也能感受到Echo说话时的一板一眼,于是她也用一种公事公办的语气回应着对方。两个人的关系不咸不淡。

而后来,Echo却开始经常找她,打字交谈的风格也越来越俏皮,“老师”换成了“大大”,“黄豆表情”也变成了可爱的“符号表情”。何况每次莫小晨发表了文字,Echo都是第一个前来给出回应,并且提出自己的见解,甚至会适当地给莫小晨提出意见。不得不说,莫小晨的进步,Echo是有绝对的功劳的。

而且促成莫小晨转型的人,也是Echo。

在某段时间,Echo总是有意无意地向莫小晨推荐优质的悬系类作品,包括小说和影视剧。兴趣之塔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在莫小晨的心中筑成,终于有一天,莫小晨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悬疑小说。

“写得非常好欸!大大你在设置悬念这方面很优秀哦。”俏皮的Echo如此对莫小晨说。

“感谢喜欢!”莫小晨也热情地回应,“我都想好了,我以后要写一部长篇的悬疑小说,反派就是一个连环杀人犯。”

当时,对面的Echo有过一阵微妙的停顿,但莫小晨并没有在意。

片刻后,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问句:“是一个怎样的杀人犯呢?”

莫小晨回答:“嗯……具体还没想好,不过他一定得是一个个子高高的男性,最好再穿一件风衣吧,这样显得有气势一些。”

“这样啊,”Echo回复,“真是令人期待。” 


“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我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谎话。”

莫小晨的聊天窗口在不断地刷新着消息。

“我就是Echo,你笔下的那个连环杀人犯。不过你不用害怕,我们毕竟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所以我不会伤害你的性命,即使你给我的设定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杀戮欲望’。”

最后那几句话显然是想开个玩笑,但莫小晨笑不出来。

她没有触碰键盘,而是下意识地低呼:“这人在胡说八道什么呢!”

谁知屏幕上却出现了一行文字:

“我并没有在胡说八道。”

莫小晨的后背一颤,她觉得自己似乎正被一双无形的眼睛死死盯住了,就像被蛇盯着的青蛙一样。

“我很乐意解答你的疑惑。”聊天信息还在不断刷新,“不如就从今天我的经历说起吧。因为你对我的隐瞒,没有看过‘剧本’的我十分倒霉地被那个侦探击伤了左臂,看样子你已经做好完结的准备了呢。

“我,是由你所创造而出的杀手‘Echo’。从我醒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被你创造出来——作为一个反派角色。老实说,我很不甘心。

或许是因为你给我的设定吧,我是个‘无法控制自己杀戮欲望的人渣’,但我同样是个自信的人并且具有超越常人的智慧。这些设定足够让我与那个侦探斗智斗勇十几个故事。而我同样也清楚自己的结局,那就是被正义的主角击杀。

“如果换作别的角色,他们或许会认命。但我无法接受,因为我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被一个作者创作出来的人物。我甚至能够通过一些手段与那个作者取得联系,这样一来我就有许多机会改变我的命运了。

“如你所见,我每次在看过你的文稿后就知道了主角们下一次的行动,我也能完美地避开任何不经意的纰漏。我是你所创造的‘世界’中唯一一个读过‘命运之书’的人。现在,你明白了吗?”

莫小晨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只觉得一阵头脑发昏。她也想问点什么,可似乎又什么都问不出来。她在心底大声地质问自己:莫小晨你疯了吗?居然连这种话都会相信?!

如果……如果这都是真的,那她问这个问题,也不算疯了吧?

于是莫小晨颤抖的手指打出了自己的疑问:“你的目的是什么?”

“活下去。”Echo回答,“作为一个反派,在你的故事里活下去。”

就这么简单?莫小晨微微皱眉。

“这并不简单,”像是在回应莫小晨的话,Echo又发送了一段文字,“你是想让我以‘被抓捕’为结局收场吧?但你要知道,小说作者创造出的世界并不会因为小说的完结而停止运作,这里的世界依旧会按部就班地走下去,我被抓捕之后所要迎来的结局就是被处刑。

“你觉得我很偏执吗?某种意义上我的偏执也是你所赋予的。你给予我无尽的杀意,又告诉大家其实我是一个向往平淡生活的人,这样自相矛盾的设定除了使我更加具有人物魅力外,还令我本人十分痛苦。我无时无刻都在渴望着悠远的蓝天,可因为你的设定,我必须将我的天空染成血色。

“我甚至想过,要是你没将我创造出来就好了。”

收到这条消息后,Echo的头像就暗了下去。

而莫小晨还呆呆地杵在原地。

自己是不是在无意之中,伤害了谁呢?


作为悬疑小说作者“莫内”的编辑,罗菈感觉莫小晨最近越来越不在状态了。

以前健谈的莫小晨,最近回复她的消息只是几个简短的“嗯”“啊”,态度总给人一种敷衍的感觉。另外就是,最近《杀戮绮谈》的几个故事里,莫小晨好像越来越倾向于给反派Echo“洗白”了。

所谓“洗白”,就是把反派人物的所作所为“正当化”,让观众了解反派的初心,理解他的错误。其实这种手法在创作里是很常见的,包括Echo刚出场时莫小晨就在文章里暗示了他饱受心理疾病的困扰而不得不去杀人,这其实也是洗白手段的一种。

但最近这几个故事里,莫小晨似乎已经把重心完全倾斜在Echo身上了。

“其实Echo并不是纯粹的恶,他杀死的人都是法律所无法制裁的坏人。”

自从上上个故事里出现了这句话后,整个《杀戮绮谈》的走向就开始变得奇怪了。先是侦探邢陆风一意孤行害整个主角团吃瘪,然后Echo又在重伤状态下偶遇了一位年轻善良的女孩子,两个人隐隐出现了恋爱的势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种剧情不是完全偏离了《杀戮绮谈》的主线了吗?!

罗菈迅速打开与莫小晨的聊天窗口,噼里啪啦地打下文字:“你最近是遇上什么困难了吗?”


莫小晨小心翼翼地呷了一口手上的咖啡,而后又小心翼翼地把马克杯放下。咖啡馆里舒缓的音乐让她放松了许多。

“菈姐……”她怯生生地低着头,“你说的我都懂。”

终于停止自己苦口婆心劝说的罗菈长舒一口气,她刚刚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和,然后从各个角度分析了《杀戮绮谈》的剧情走向和人物塑造,总而言之,就是在告诉莫小晨,不要擅自偏离剧情主线。

“菈姐,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莫小晨嗫嚅道,“如果,这只是如果。如果你写的故事会给某个人带来不幸,你还会继续写下去吗?”

听到这句话,罗菈一愣,而后紧张地问道:“你不会是在故事里影射了谁结果被揪出来了吧?”

“哎呀菈姐你想到哪儿去了!”莫小晨哑然失笑,表情也总算松动了一些,“我说的是……嗯,故事里的人。”

“故事里的人?”罗菈更加疑惑。

“呃,就比如,我把一个人物写死了,这让那个人物很不开心……之类的。”

罗菈凝视了莫小晨许久,然后她警惕地问:“小晨,你最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我都说了没有啦!虽然我还巴不得是我压力太大了呢。”后面这句话莫小晨说得很轻,“我其实也就是好奇,菈姐你对这些角色的想法。”

罗菈将双手环抱在胸前,而后重重地点了两下头。

“我明白了。”罗菈用一种平静的语气说道,“我或许能够理解你的想法,当然不会是百分百地准确。所以我也就我的个人理解,说一下我的看法好了。”

她清了清嗓子,将身子向前靠了靠。

“你觉得自己擅自安排人物的命运是对小说人物的一种不公平对吧?但我认为,作者并没有擅自安排过人物命运。至少对你而言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莫小晨愣了愣:“为什么?”

“说到底,作者本身创作出来的其实只是‘人物’。人物的命运是因为他们不同的性格和处境顺其自然走下去的。就比如说你故事里的Echo,他本来就是一个连环杀人犯,最后自食恶果是他本应该得到的结局。如果你以一种强硬的姿态要把他从这样的命运中拯救出来,这样的你才是在擅自安排人物的命运。”

说了一大堆,罗菈觉得自己的嘴巴有些干涩,但她还是坚持给自己的话做了一个小结:“作为作者,也就是这些人物的创造者,你能做的只是如实地讲述他们的命运,但与此同时,请保持着对他们的爱意。仅此而已。”


莫小晨在写《杀戮绮谈》最终章的时候,那个很久都没有闪烁过的英文书封面头像又闪了起来。

“看样子你是做好决定了。”Echo的消息这样发来,“最近我和那位主角的交手可是越来越吃力了。”

莫小晨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态度坚决地打下三个字:“对不起。”

她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理解自己这三个字的含义,她刚准备为自己的想法解释一下,对方却已经下线了。


在《杀戮绮谈》的最终章中,杀手Echo布下的炸弹被侦探邢陆风一一找出,而他本人也在与侦探的对决中摔下了悬崖。

Echo最后的遗言是:“终于可以休息了。”

大家都认为这个结局是为《杀戮绮谈》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而只有莫小晨本人明白自己的私心。她没有写明Echo的尸体是否被发现,她希望通过这样模棱两可的处理让另一个世界——属于她所创造的世界的Echo活下来,然后用一种平淡的方式活下去。

这是她最后的退让了。

无论写出来的时候是多么流畅,再一次点开正是发表的页面也耗费了莫小晨巨大的勇气。

她必须要直面Echo的结局,因为这是她亲手的判决。

但是点开页面后,她发现了问题。

这篇故事在她的文档计数器里一共是一万两千六百字出头,而发表版的页面里却显示有将近一万三千字。

也许其他人会认为是计数器出现了纰漏,但莫小晨的心底却涌现出一种强烈的直觉。

她飞快地向下滑动页面,终于在临近结尾三分之一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章节,一个并不是由她的手所写出来的章节。

那是一段来自Echo的内心独白。

“要是我从来没有诞生过就好了——我曾经这样想过。因为在我这短暂的人生中,似乎并没有什么值得去过多在意的东西。我从出生就被赋予的‘杀意’注定我的结局不会美满。故事里的罪人永远是主角的附庸。

“所以我也曾想过通过一些其他手段改变自己的命运。我用七年时间陪伴你的身边,困难地摸索着与你交流的正确方式,构造出了一张虚位的面孔。但这是因为我与你身处的世界不同吗?似乎只有和你交谈时我才能短暂地放下自己的偏执。这可真是一场诅咒,所有人都能在自己的世界中找到幸福,而我却只有与导致我悲惨结局的你在一起时,才能得到心灵的慰藉。

“所以当一切即将走向结束的时候,我希望用一种强硬的姿态迫使你回心转意。如果我的肉身死去,失去与你的联系等同于将我的灵魂一起打入黑暗。

“不过我似乎是低估你的决心了。你似乎并不打算对最后的结局做出什么剧烈的改变,虽然很不甘心,不过我尊重你的决定。

“就这样吧。在你的设定里,我是一个从来不具备‘爱意’的孤僻家伙。所以,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了。

“是活下去吗?真的仅仅只是活下去吗?”

尾声

读完这短短的三百多字,却似乎耗费了莫小晨所有的力气。

她看到已经有读者在评论区问Echo的那段内心独白是什么意思、是对谁说的了,还有人猜测这是莫小晨留下的一个坑,《杀戮绮谈》还会有后续。

有没有后续,对莫小晨而言都已经无所谓了。

她翻出了三年前自己和Echo的聊天记录。

“我要写一个穿风衣的杀手,智力卓绝,冷酷无情,是主角最强的对手。”

“为什么一定要冷酷无情?我觉得就算是杀手有时候也会真情流露啊。”

那时的莫小晨只是简单地思索了一下,然后飞快地给了回复:

“那就让他小小地真情流露,主要还是冷酷无情。我喜欢这种类型的反派。”

小小地真情流露。

莫小晨微微垂下眼帘。

她都快要忘记这个设定了呢。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对不起,不敢求你原谅

这个恶女人

夏末清秋

蓦然回首已过十年

古诗词六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