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君心陌路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君心陌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嫣落瑾
2020-08-20 17:00
1.我不会放你走

“梁总,她还是逃出去了。”

卞安横身拦在了梁亦面前,他知道等这句话说出来,梁亦就算有再大的案子都不会再接手。

如果顾然消失了,那么梁亦的生命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你再说一遍。”梁亦侧目,将厚厚的资料递给助手,冷若寒冰的声音逼近卞安。

“我再说一遍也可以。她去见他的机票就在半小时以后,如果你觉得无所谓,那么我就详细给你讲一遍。”

卞安故作轻松的话语瞬间惹火眼前的男人。

梁亦用了这辈子最快的车速,他恨不得立刻就把这辆原本价值不菲的车换掉。他觉得慢,太慢。

等他赶到机场,一眼在人群中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候,他眸光一暗,觉得时间刚刚好。

“呵,你就这么缺钱吗?”梁亦无视众人,右臂紧缩将顾然猛地扯进怀里,直到听到怀里虚弱的她吃痛轻哼出声,他才冷声笑了:“别装了,像你这样狠毒的女人,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叫疼。”

“放开我。”顾然扭过头去,像是一眼都不想再多看他。

“你毁了我的别墅。我怎么可能放开你。更何况,你还毁了我。”梁亦说的时候,一字一句。眼睛里除了冰霜般的情绪,还夹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亮光。

“卞安,把她带走。”只是转瞬,刚才的暧昧意蕴全然消散,梁亦像烫了手般厌弃地将顾然推搡到卞安身边,卞安反手将顾然禁锢在身侧。

“你真是恶心。”顾然咬紧牙,愤怒的情绪再难压抑。“就算邓默死了,我也不会对你动半分情。太恶心!”

“啪。”响亮的耳光毫不留情落在顾然的左脸上。她再也不想哭了。

因为这三年,没有哪一天不是这样过的。

2.挑衅的相遇

梁亦和顾然的相遇,是在三年前的一个夏天。

顾君横带着顾然来参加梁父的寿宴,梁亦听从了父亲的吩咐,亲自守在大厅门口等候顾伯伯的到来。

顾君横先行进去,素衣裹身的顾然根本不是梁亦视线能够停留的角色,不过他想忽视她,却也很难。

她挑了眉梢,主动跟他说了话。

“怪不得卞薇喜欢你,长得真是不错,可惜做了禽兽。”这话说出来,就好像普通问候那样自然。梁亦沉下来的脸和越发幽黑的眼眸丝毫没有动摇她的高傲。

“你就是顾然?”梁亦眯长了眼。

“被你知道名字,真是不幸。”顾然做了卞薇一辈子都不敢做的事。她敢羞辱他,羞辱目空一切,无情残忍的梁亦。

那场寿宴,顾然是小心谨慎了的。可惜梁亦从到到尾都没有找人来为难她,甚至他自己都没有再过来跟她争辩几句。

只有那么几瞥,她看到不远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笑容的梁亦看着自己,眼里没有任何情绪,却让她莫名地觉得不寒而栗。

她的直觉一点也没有错。在她方向盘打滑一下子撞在了树干上的时候,她在心里把梁亦的祖宗万代骂了个遍。

自己的车才做了维护,这手脚除了是梁亦做的,就没有别人了。

幸好车祸出的不是很厉害,只有额头碰出了一道不大不小的伤口。顾然强撑着自己有些眩晕的身体,打开车门想叫人来帮忙,抬头却看到站在不远处静静抽烟的梁亦。

“你还没有混蛋够么。”顾然靠在车门上,目光亮亮的,直视黑暗里那个高大的身影。

“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信么。”梁亦从黑暗里走出来,脸上依旧挂着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

顾然觉得梁亦根本就是一个煞星,靠近他的女人都没有一个好结果。当她发现自己出门根本就没有带钱的时候,她没有办法,只能委屈自己让他帮忙,把自己送到医院。

伤不重,几下处理就出了院。梁亦把顾然送回了家,却没想到顾然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就将门重重关上。她把门外的男人远远隔在了外面,不过是片刻的利用,他们的关系不会有任何改变。

卞薇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幸福了,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个男人。

所以她对他,只能有恨。

3.荒唐的曾经

顾然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梁亦,却早已经对这个人非常熟悉。

卞薇是顾然的闺蜜。高中毕业后,她和卞薇分别去了两座不同的城市,先后和两个不同的男人恋爱。

顾然的性格刁钻傲然,男朋友邓默却是温润如玉的性子,两个人互补的性格正好对感情的增长起了很大的作用。而卞薇却不一样。卞薇的性格温和善良,他的男友,却是浪荡不羁的公子哥——梁亦。顾然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毫不犹豫就让卞薇立刻跟他分手。

只可惜她太了解卞薇了。卞薇已经瞒了她三个月,对感情那么执拗的她,恐怕早就到了愿意为梁亦赴汤蹈火付出一切的时候了。

而梁亦很快也让她这么做了。他们在一起的第五个月,梁亦就带着新欢将卞薇赶出了两人同住的房子。

卞薇哭着拽着梁亦的衣服,野蛮的社会女人几下就将卞薇的嘴角扇出了血。而最后,卞薇为了能留下来陪在他身边,竟然甘愿为他们两个人洗衣服。

而这一切,顾然都被瞒在鼓里。等她知道事情的真实结果的时候,已经是大学毕业前,卞薇被迫退了学。

四年的身体和心灵的折磨已经摧毁了卞薇整个身躯。顾然把卞薇抱在怀里哭泣的时候,卞薇还在口口声声念着:“你是不是梁亦,梁亦是不是过来看我了。”

卞薇也有偶尔清醒的时候,那个时候她什么别的都不说,只是拉着顾然,紧张地盯着她的眼睛,说:“感情没有对错。求你不要伤害他。”

顾然端着酒杯,杯中的酒水晃来晃去,直到她在水面的影像中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才猛然收回了沉浸在回忆里的思绪。

“哟,是梁少爷。”顾然带着嘲讽的语气,向他在的方向投过去不经意的一瞥。

“我的名字完完整整地叫出来就这么难吗?”梁亦依然带着笑,眼角却闪现出一丝不快。

“我怕我的嘴玷污了您的名讳。”顾然笑笑,虽是恭维,语调却冷得可怕。

“是吗?我不觉得。”梁亦唇角的笑意蔓延,下一瞬毫无预兆将顾然野蛮地揽住怀里,薄薄的唇畔抵住顾然的双唇,不容她有一丝抗拒。

他没有吻下去。戏谑的神情轻松地表达了他根本就不感兴趣的想法。

顾然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大的耻辱,她毫无停顿扬起手中的巴掌就向梁亦打去,却没想到被他一个瞬间反手抓住了手腕。

梁亦脸上的笑容尽数退去,声音冷若深渊:“想动我,你想过后果没有。”

“没想过,但我知道我和卞薇不一样。我不会让自己活在可悲可笑之中。”顾然怒目圆睁,不屈地看着他。

“你倒是说得高傲。顾然小姐,请问你的邓默就没有让你活在可悲可笑之中过吗?”梁亦肆意张扬的笑声低低传入顾然的耳朵,顾然忽然就失去了抵抗的勇气。

梁亦要羞辱她,就要调查关于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自己和卞薇同样不堪的曾经。

梁亦看她软了双手,便松开了对她的禁锢,嗤笑一声:“没有那么坚强,就不要装成那个样子。”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何,顾然的眼泪竟然毫无预兆流出了眼睛。

4.不一样的情绪

顾然在去汽车修理店取回自己撞坏的汽车的时候,知道了一件事情的真相,那天车上的手脚,并非梁亦所为。

是卞安。卞薇的亲生哥哥,梁亦父亲的手下职员。

卞安在树旁的车里等了一个小时,终于等到顾然走出来。他下了车,将一沓厚厚的钱扔给顾然,冷声说:“你害惨了卞薇还不够,还要来招惹梁亦。你不是缺钱吗,拿走,别再耽误我的事。”

顾然挑眉,扬手将钱撒到了卞安的脸上。“可笑!你真是天底下最无耻的哥哥。”

顾然一直觉得卞安很爱钱,爱到一种痴迷的地步。自己对他妹妹恋情阻挠的事他一直知道,甚至最后妹妹走到那步田地,他也觉得是顾然害了自己妹妹,毕竟梁亦是家财万惯的富家子弟。现在的卞安是梁父的手下职员,顾然觉得他大概是怕自己的出现再一次扰乱了他的财路。

“你误会了,我对禽兽没有丝毫好感。”

“你对他没有,不代表他对你也没有。我怀疑梁亦对你动心了,否则那天他不会发现我在你的车上动了手脚,就不顾一切马上提车出来去追你。”

顾然的心好像猛然停顿,一种异样的情绪压抑得心里很是不舒服。

“你别说了。恶心。”她的坚强都是一个薄弱的外衣而已,此时的慌乱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掩盖。

然而,街边的两个身影默默交流,却没有人发现不远处的车里坐着的颓然身影,摇下的车窗依稀能够让他听清楚二人三三两两的谈话。

他听到她冷冷的声音说“你别说了,恶心。”梁亦笑了,那种苦涩的笑容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原来她真的是这么的讨厌自己,连自己的关怀都视若敝履。

5.你不要走

顾然没有想到邓默会回来找她,此时距离他带着那个女人出国,不过三个月。

“小然,你最近还好吗?”

顾然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本来阳光的眉眼现在盛满了沧桑,她突然心中一颤,细微的痛苦好像又要爬上来,便赶紧苦涩笑笑,说:“我很好。你放心。”

那个有钱的姑娘到了英国就把邓默甩了。他在那里混了三个月,已经到了吃饭都成问题的地步,只能收拾行李回国。

回国的第一件事,他想好了,就是把顾然追回来。

顾然心里还有他,也还爱他。可惜她终究不是卞薇,她无法接受“二手”的他,更无法接受背叛。

拒绝邓默的夜里,顾然有些恍惚。报社的工作加班到深夜,车子被堵在混乱无章的停车场,她索性拿了自己的包,步行回家。

梁亦接到顾然电话的时候,正在研究一个十分令人头疼的方案,那个事关百万的案子明天上午八点就是最后的期限,还差一点就可以得出结果了,他却扔下资料,推门就往楼下跑去。

顾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打给了他。在那么一瞬间,她突然觉得或许梁亦比别人更值得自己倚靠,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人那么关心她,能够在知道她可能会有危险的时候,急急赶过来。

那次车祸他来了,那么这次,他一定也会来。她相信他。

梁亦赶到的时候,顾然的上衣已被褪去了大半。满脸的泪水将一个梁亦从未看过的,惊慌失措的顾然呈现给他。他的心猛然抽痛了一下,快步向前,抬脚对着邓默的后背就踹了下去。

邓默根本就不是梁亦的对手,他狼狈的样子显得十分可笑。邓默躲在角落里,捂着自己鲜血直流的鼻子,看了看梁亦,又看了看顾然,问到:“他已经有了你住处的钥匙?看来你们早就住在一起了。你一直都在埋怨我的不忠,我看你也不是什么贞洁的好货色。”

这句话还没说完,梁亦一脚正中他的腹部,让他闭了嘴。

邓默走后,顾然很久都没有说话,一直一直地流泪。梁亦想把她抱在胸前安慰安慰,却又怕她嫌弃自己。就只好站在门边,尴尬地不知道该何去何留。

“你不要走。”顾然没有抬头,沙哑带着哭腔的嗓音闷闷地传了出来。

梁亦愣住。他甚至拿不准顾然是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你不要走,留下来。”

顾然不知道那一晚为何自己会说出了那样的话。她只知道在她给他打电话不到五分钟之后,看到他气喘吁吁打开自己家门冲了进来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有一堵墙就塌了。

半小时的车程,他只用了五分钟。那个时候她的脑海里,都是他为自己焦急的神情。当她知道梁亦在调查自己时,知道邓默回来了,甚至可能对她不利,他便暗自派人调换了她的钥匙,配了一把挂在了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感觉。

那一天夜里,她的梦中没有卞薇,也没有邓默。

只有安静的夜晚和靠在沙发里休息的梁亦,给了自己一夜的安宁。

夜深了,梁亦轻轻坐在她的身侧,看着她熟睡的容颜还带着一抹担忧,他伸出手,轻柔抚过她的眉梢,她的脸颊,她的唇畔。

“顾然,你从来不知道,你就是我的命,一直都是。”

梁亦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轻轻落下一个不易察觉的吻,顾然在睡梦中挑了挑嘴角,那个浅浅的笑容,梁亦视若珍宝。

6.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

梁亦的公司最近出现了一点问题。

不单单是那一天为了救顾然丢的那一笔单,最近资金的流动和市场的信用度都出现了一些不好的风声,这让梁亦很是头痛。

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缓解他的这份焦虑,那就是每天下班后,他可以凭借救命恩人的身份去顾然租下的小屋中坐一坐,或者吃了晚饭再离开。

顾然一开始并不同意,她的脑海里没办法驱散卞薇痛苦的模样。只可惜拗不过梁亦的死皮赖脸,他有钥匙,如果不让他留一会儿,他就戏虐地对她说:“看来你是不想让我留一会,是想让我留一夜。”

顾然的厨艺并不好,养尊处优的
生活让她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不过幸好还有梁亦,别看花花公子平日里不务正业,这方面竟有着不可估量的天赋。

梁亦负责做饭,顾然负责刷碗。这两项工作的分配在这几日来一直贯彻地都不错,只可惜在今天被某人越了界。

顾然才刚说自己吃完了,要去完成分配好的工作,梁亦就凑到了自己的眼前。

“顾然,今天收拾残局的工作我来做吧。”梁亦的眼睛闪烁着一丝亮晶晶的光亮,噙着笑看着唇畔有一抹油迹的顾然。

顾然觉得诧异,疑问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唇角就被梁亦蛮横却柔情万分的唇死死抵住。

这一次远远不同于第一次,顾然没有反抗。

她突然觉得这种温暖太过熟悉,也太难以抗拒。她知道自己对梁亦动了心。满腔的依恋打败了自己残余的理智,她只能红着脸接受梁亦给的缱绻深情。

她把卞薇忘了。忘得很彻底。

现在的她就像是曾经的卞薇,明知道他是不可接近的荆棘,他是不能看透的神秘,却还是奋不顾身跳进了这个漩涡中。

顾然对每次感情的开端,从来都是毫无保留。她窝进梁亦暖暖的怀中,想着或许放下恩怨也没有什么不好,或许,卞薇能原谅自己。

当门被猛然打开的时候,顾然就真的在视线里看到卞薇的模样。

她被卞安搀扶着,看见顾然单纯地笑:“顾然,我好想你。你交了男朋友,都不告诉我。”

听到这个声音,梁亦缓缓转过身来。卞薇的视线与梁亦乍然相接,顾然看到卞薇脸上难以置信的苦楚。

“竟然是你们。”

难得清醒的卞薇瞬间眼神就失去了光泽。顾然推开梁亦,踉踉跄跄跑过去抱住卞薇:“卞薇,对不起。”

而卞薇已经不复清醒,迷茫的神色对上顾然凄然的眼神,咧了咧嘴角,笑着说:“谢谢你顾然,把梁亦给我送回来了。”

顾然僵在了那里,脸上的泪水仿佛也跟随着这句话停在了脸颊上。她扭过头看看身侧的卞安,卞安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冷漠的低语贴近顾然的耳朵。

“我不会让你得逞。再说一遍,离开梁亦。”

卞安的话,很快就被顾然忘记。现在她的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卞薇的那句:“谢谢你顾然,把梁亦给我送回来了。”

是了,梁亦根本不是自己的。最该恨他的人,是自己。最不该爱他的人,也是自己。

卞薇张开手臂,像个孩子一般扑向梁亦。而梁亦却全然不顾,只是垂着两条手臂,寂然的眼眸紧紧锁住顾然娇小的身躯。

顾然转过身来,脸颊的泪已经干涸:“梁亦,你走吧。”

“你在说什么?顾然,你敢不敢再说一遍。”梁亦眼中的光亮越来越暗。

“我说,带着你的东西,给我滚。”

“你!”梁亦不可置信,瞳孔急剧收缩,渐渐显现出巨大的痛苦。他看着那个绝情的身影,恨不得揉碎进自己的怀里。

可惜那个倔强的身影早已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屋子里的人僵持在那里,却没有人发现将头靠在梁亦胸前的卞薇,隐藏在阴影里,笑着笑着,竟哭了。

7.你是没有心的女人

“顾然!”

梁亦把手中的文件夹狠狠摔到桌子上,顾然的名字从牙缝中低声吼出。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掌控从来都是这么决绝,前一秒的柔情蜜意一个转瞬就能变成冬日的冰窟。

顾然换了房子的门锁,梁亦再也没办法进去。他蹲守在她居住的楼下,她居然宁可委屈在单位的宿舍里也不愿意再回来。

就为了一个卞薇。她可真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公司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梁亦的情绪也变得很不好。当他第八次开车到顾然门前的时候,意外发现顾然家的门并没有锁。

当他踏进门内的那一刻,忽然觉得心都塌陷了。顾然蜷缩在沙发里,将头低垂着埋入两腿之间,肩膀不住的抽动。

这是他第二次看见她露出脆弱的模样,那一刻他突然做了决定,只要他梁亦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一天,就不会让她再有第三次。

“别哭了。”梁亦大跨步走过去,不由分说就将错愕的顾然搂紧怀里,锁紧再锁紧。

“你来干什么!”顾然惊慌失措,猛然推开梁亦的怀抱。

“我再不来,你岂不是要哭死了。”梁亦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

顾然却好像完全没有领会他的这份情谊,连推带搡想要把他赶出门外,梁亦捉住她纤细的手腕,一个收手重新将她锁进怀里。

他本想俯下身去吻她,只可惜浴室中推门而出的男人让他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住。

“她不欢迎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邓默头都没抬擦着自己的头发,身上的浴袍随意一挽,俨然一副家中男主人的形象。

梁亦脸上阴郁深沉的气息越来越浓重,眉梢脉搏的挑动意味着他的愠怒已经快到极点。

梁亦侧过脸,本是温柔环住顾然的手臂突然上扬,圈住她细弱的脖颈猛然紧缩,目光逼近她的眼睛。

“你就这么贱吗?”

字字滴血的评价劈头而至,顾然身体哆嗦了一下,合上眼睛无力的说道:“邓默重新跟那个外国女人在一起了,他继承了那女人父亲的遗产。”

“所以呢?你没能嫁给他,就急忙做了他的小三?”

顾然听着梁亦这么说自己,却没有反驳半句。她这样的沉默更加惹怒了梁亦,他紧缩自己的手臂,一声又一声狠戾地让她解释给自己听,顾然因为窒息的脸开始泛红泛白,身体一软就快要倒下去。

“你疯了!”

邓默一把推开情绪不受控制的梁亦,接住摇摇欲坠的顾然。顾然虚脱般睁开眼睛,又闭上,她拽住梁亦的袖口,说:“你还想说什么,让我听听,还有没有更难听的。”

梁亦冷冷一笑,打落她拽着自己的手,说:“别碰我,我恶心。”

这是曾经顾然描述过梁亦最多的话,这句话伤了梁亦很多次,这一次,终于轮到他开口说了。

顾然自嘲地笑笑,往后一仰颓然靠在沙发上。梁亦俯下身,将虚弱的她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

“看看你是不是根本就是个没有心的女人。”梁亦寒毒般的眼神刺痛了顾然的心,她用力按压下自己左胸膛的地方,眉间紧皱,看上去十分痛苦。

梁亦嘲讽一笑,穿上自己的外衣摔门而去。

“呵,看来你对他动了真情了。”邓默换上自己的衣服,捏住顾然的下颚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

“废话不必多说。开条件。”顾然挣扎着坐起身,锋利不屈的目光看定眼前曾经爱过恨过的男人。

“这么着急跟他双宿双飞呢?我奉劝你一句,梁亦风流惯了,可不要你把自己赔进去了,他也变心了。”

“不用你多事。”顾然腾地坐起来,有些愤怒。

“好,条件不高。我只要你断绝和梁亦的关系,老老实实陪在我身边。只要你保证不破坏我和卞安的计划,那么事成之后,我自会放你走。”

邓默拿着茶杯,杯中的茶叶旋转,顾然的身体也跟着晃了一晃。

“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只能做到我们约定的那部分,不能动梁亦自身安危,否则,我们同归于尽。”

顾然看着邓默的背影,眼睛里晶晶亮的东西,全部都是决然。

邓默挑起嘴角轻蔑一笑,这个女人,倒真是有趣。

8.无情的禁锢

邓默想要跟梁亦作对,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本想将顾然禁锢在自己身边的邓默,接完那通电话之后,将电话往地面一砸摔了个粉碎。

梁亦派人将顾然接走了,软禁在一处别人不知的私家别墅。

顾然觉得梁亦彻底变了。

自己被软禁的这段时间,他想尽了办法折磨她。顾然咬着牙承受着这一切,她觉得最终还是因为自己先负了他,她没有反抗的理由。

“顾然,你看这身衣服好看吗?”梁亦的脸上带着肆虐的笑容,强行把这件价值连城的衣服换到了她的身上。

“唔,确实不错。可惜就是有些脏了,这衣服上写着的,全是贪图钱财,下贱无耻。”

顾然咬紧牙,眼睛里的眼泪就在眼眶打转,她不允许它们掉下来。而梁亦全然不顾顾然眼中的苦楚,一把蛮横撕裂她的衣服,说:“你根本不值这衣服的价钱。”

深夜,顾然窝进被子的深处,汹涌的泪水混杂着咬破了嘴唇的血腥流淌下来。而门外阴影处躲着的身影,却只能透过缝隙看着她,看到她抽动的肩膀,自己的心像被划破一样疼。

不几日,梁亦居然把卞薇接了进来。

卞薇清澈的眼睛盯着一身落魄的顾然看,顾然突然觉得十分尴尬和羞赧,她知道卞薇的病已经渐渐好了,而自己的一切丑陋,她必然也全都知道了。

“顾然,我还是要谢谢你。”卞薇穿着那天梁亦送给自己后又撕碎的同一款,眼角的笑意荡漾的全是幸福。

“梁亦说,跟你在一起之后,才知道自己心里真正装着的人是我。我们下个月就结婚了。”

顾然的心里防线一下崩塌,瘫坐在床上。

“你再说一遍?”她迷离着眼神看着卞薇,就像哀求她一样。

“我和梁亦,下个月结婚。”

“顾然,欢迎你到时候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哦对了,那天婚礼结束之后,你就不用再住在我和梁亦的别墅里了。”

“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卞薇嘴角的笑容若有似无,冰冷冷的话语击中顾然脆弱的神经,顾然张张干裂的唇角,一个字都无法再说出口。

9.阴暗的计划

顾然想逃脱去英国找邓默,让他停止计划,可惜计划失败,被梁亦重新抓了回去。

那座别墅在顾然逃脱的时候已经找人破坏了,修缮需要一段时间,梁亦索性背着卞薇,将顾然软禁在自己的居室里。

这次事件过后,梁亦一句话都不再和顾然讲。他不再禁锢顾然的行动自由,只要不出门,屋中的空间可以随意进出。两个人也经常会迎面碰见,梁亦却像根本没有看到她一样,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目光都不会侧过去看她一眼。

梁亦公司的问题已经快要到了无法再挽回的地步。他每天下班都是后半夜,到了家也是把自己锁进书房,扎进一堆又一堆的资料中。

顾然心急如焚。

她知道自己的行动每天有人监控着,那个人就是卞安。梁亦接替了父亲的职务,卞安就是他的现任高级助理。

其实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邓默的线人。邓默早就已经垂涎梁氏许久,便暗地里和贪图钱财的卞安相勾结,准备掏空梁亦的公司,收为己有。

顾然被骗了,邓默拿来威胁她的那些关于梁亦公司走私的证据,都是假的。那天她答应邓默,就算被梁亦软禁,没办法陪在他身边,自己也不会破坏他和卞安的计划。因为他们当时和顾然承诺的,只是转走梁亦的一笔百万的资金用用而已,而不是真的拿证据去打垮梁亦的公司,让他身败名裂。

证据虽然是伪造的,可惜他们私下的抽调资金的动作却依旧快要颠覆梁亦现有的一切。她是那样的无能,在她终于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卞安就来找他了。

“你不要妄想有任何小动作。要知道你现在说的话,梁亦不一定听,而他现在对于我的信任,恐怕我随意在他的水里下了毒药,他都不会怀疑到我身上。”

卞安拽住顾然的衣领,恶狠狠地对她说:“是一个公司没了,还是一个人没了,我想你自己有决定。我那天通报他你跑了,就是想让你继续留在他身边,安定他的心。”

卞安走后,顾然蹲在地上,抓乱了自己的头发,从啜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10.谁比谁更厉害

距离梁亦和卞薇的婚期还有七天,梁氏对外宣布即将破产。

梁亦一个人坐在床上,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顾然在门边踌躇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进来看看他。

“你,还好吧。”顾然小心翼翼坐在他的身边。

“我不好。”梁亦没有抬头,声音低沉,好像带着深深的倦怠和无奈。

“其实没事的,公司倒闭了还可以慢慢来,你想想,你父亲刚开始的时候不也是白手起家,他......”顾然红着脸有些局促地说着安慰梁亦的话语,却没有想到下一刻他会猛然转过身来,将顾然紧紧搂入怀中,深深地吻了下去。

他的唇畔放肆地掠夺着她的柔情,把娇小却又执傲的她贴在自己的胸膛上,恨不得一辈子都不再放开。

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懵了,根本没有察觉到梁亦的异常,只能笨拙地任由着梁亦吻着自己。那一刻她想,或许这样能够让他心里面好受一些,那么就由他去了。

那一夜顾然留在了梁亦的房间,静静陪了他一夜。她轻轻抚过他的眉梢,他的脸颊,他的唇角,就像那一天的他做过的一样。

谁也没有想到,第二天的新闻报道,天翻地覆。

成百上千的记者围在梁亦家门前,顾然躲在窗帘后面,看着闪光灯下的梁亦,翩然出尘,侃侃而谈。

梁氏企业根本没有倒闭,而是将海外的默翼集团并入了旗下,一跃成为最有潜力的省级企业之一。

默翼集团的总裁,名叫邓默,因涉及经济犯罪,被捕入狱。

11.相忘世间的选择

卞安找到顾然的时候,她正躲在公园的喷泉后面,仰着头望着天。

“现在你应该很高兴吧。攀附在梁亦身边,一跃成为了有钱的阔太太。”卞安静静站在顾然的身后,一支还未燃尽的香烟烟雾缭绕。

“呵,谁跟你说我跟他了。”顾然嘲讽而无奈地笑笑,不住摇头。

“是吗?原来你没有跟他在一起。”卞安眼睛里本来暗下去的光忽然又亮了起来,顾然没有跟梁亦在一起,他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

其实,一直以来他并不想伤害面前的女孩子,她那么脆弱那么善良,而自己已经将生命放到了给妹妹报仇的使命里,他不得不竭尽全力把她赶出梁亦的世界,他怕在这个过程中会无意间伤害了她。何况,他和卞薇,欠她的已经够多了。

“或许,我并不适合他。”顾然侧过脸,抬头抵住眼里的泪光。

卞安看着眼前瘦削不堪的背影,叹了口气:“顾然,你知不知道,梁亦他没有和卞薇真的在一起过。他爱的一直都是你。”

顾然回过头,不解的眼神里还闪烁着悲伤的泪光。

“卞薇骗了你,当梁亦知道她是你的朋友的时候,缠着她问你的消息,却没想到就是这段时间,她竟然对梁亦动了情。她拿着你们私下玩闹照的裸露照片威胁他,如果梁亦不跟自己在一起,她就毁了你。

“她的病只持续了短暂的一段时间,我把她带回来的时候,她早已痊愈,她只是想借着你对她的感情和同情,从你手中夺过梁亦,她用尽了一切手段,逼迫梁亦和她结婚。他隐瞒了你这么久,是怕你知道了难过。其实梁亦的心里,一直以来都只有你。”

顾然怔在那里,渐渐低下头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疼痛蔓延的趋势如火燎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她最爱的人和她最相信的朋友。

“那又能怎么样呢?”顾然的眼中漫起层层大雾。“他曾经那样的羞辱我,不过是为了假意安定你和邓默,你们不知道他已经对所有的事情了如指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局中扮演了棋子的角色。”

“卞安,你说,一个为了让自己的经济计划顺利实现而不惜残忍对待自己爱的人的男人,我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

“都是我太傻,我太傻啊。”顾然脸上的泪水仿佛天上的星星闪烁着亮光,一滴一滴地落下来,打湿了大片大片的地面。

梁亦处理完一切,脸上荡漾着兴奋的笑容急速开车赶回了家中的时候,发现顾然已经不在屋中,她居住的那个小小房间里面都已经收拾干净,能拿走的都拿走了,能留下的都留了下来,就像梁亦。

闪烁着荧光的电脑屏幕有一封短短的邮件,梁亦看完最后一个字,颓然靠在座椅上,疲倦而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梁亦,我走了,对不起。从此我们就这样断了纠缠,相忘世间。”

飞机翱翔在天空中,很快就变成了小小的一点,再然后就消失不见。就像顾然的离开,从此以后,梁亦拥有了所有,却失去了十年独爱的女人。

从此以后,永远只剩下他一个人。

12.七年后的结局

顾然上完了最后一节法语课,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扑到房间里,那个小小的婴儿车里有她和自己的法籍老公一生挚爱的结晶。

“然,你看看好像有你的一封信,全是汉语,我看不懂。”罗赛一边小心地为顾然煮着汤,一边将皱巴巴地跨国信件递给顾然看。

顾然看到寄信人的名字的时候,心中一颤,世界一下子就暗了。

“顾然,三天前我终于在博客上找到了她的消息,你替我高兴吗?可是,她已经结婚了,她现在过得很幸福。我想,她再也不会属于我了。

家里的衣柜里她的衣服还在,她的气味还在,她的回忆还在。我装饰好了房间,定做了她最喜欢的那件婚纱,就摆在她的床上,我每天都会去那儿坐一会,等着看她推开门满脸惊喜的样子。

可是她一次都没有回来过。

她那么傻,她不知道那次来参加我父亲的寿宴其实不是第一次,十七年前,瘦弱的小姑娘被我故意绊倒在地,哭着跑回了家没有回头再看我一眼。可是我,却再也没有忘记她的样子。

我知道,她再也不愿原谅我了。所以她就这样走进了别人的世界,留下我一个人。

曾有一度我以为自己都快要忘记她的样子,却还是在父亲给我介绍的那个容貌那般像她的姑娘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顾然,我决定了。我不再等了。下个月我就和那个姑娘结婚,我把她的照片寄给你了,我祝福你,希望,你也会祝福我。”

信的末尾,草草书着一行字:她走之后,爱若枯草尽,世上再无梁亦可言,也无牵挂。

顾然捧着那张照片,双手不住地颤抖,慢慢跪在地上,痛哭失声。

那是七年前的顾然,笑容像天空中的彩虹那般绚烂。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我在棺材中的二十四小时

她所创造的杀人犯

对不起,不敢求你原谅

这个恶女人

夏末清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