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性相亲
情感 生活

情感生活:非典型性相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两闲田
2020-08-20 21:00


“问个私密问题,尚小姐,你觉得女人应该什么年龄有性经验?”

尚清初第七次相亲中,第三次听到类似的问题。

第一次,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直接问:“尚小姐,你还是处女吗?”

在此之前,尚清初对他印象不错,她呷了口咖啡,鼻子轻哼一声:“大清还未亡吧?!”

第二次,是个政府公务员,问话的口气像面试官。

尚清初沾了口红茶,一时未置答辩,那人便察言观色、讳莫如深地摇摇头:“可惜了,我有洁癖。”

这一次,是留过洋的医学博士,从“你想生几个孩子”一直问到“性经验”。

尚清初咚咚喝了半杯柠檬水,反问:“你还是处男吗?”

博士绷着张禁欲系的扑克脸,说:“不是。”

清初觉得有点滑稽,挑着漂亮的眉毛:“可惜了,我有洁癖。”然后咕咚咕咚喝掉剩下的半杯水,扬长而去,医学博士在身后连叫了几声,她都没回头。

对于一个已过而立的大龄剩女,是不是处女这样的问题,大概和菜市场买菜的问:“辣椒辣不辣,西红柿酸不酸……”没什么分别。

对于一个已过而立,相貌出挑,妆容精致、穿着时尚的相亲女士,条件差一点的男人怕掌控不来,条件好的男人又嫌她不够单纯驯良,相得越多越让人焦虑。

即便是给她自由度与尊重相当宽松的妈妈,都在她三十岁生日,毫无商榷余地地训令:“你要多见见,多相相,找对象就是碰运气……”

爸妈不遗余力地挖掘各路人脉,马不停蹄地张罗相亲,尚妈妈纳闷,闺女从小不缺桃花,怎么就沦落到在相亲市场上被挑拣了呢?

小学二年级,因为喜欢的男同桌转校,尚清初几乎哭了一周;小学五年级,为了长得帅学习又好的男同学,跟别的女生争风吃醋;初中三年,收过无数小纸条,也被无数次扎过自行车胎。

高中时,牵过初恋男生的手;大一,跟宿舍小姐妹一块看韩国19禁情色电影;大三,第一次跟男友租房同居;工作以后,也经历过两次几乎谈婚论嫁的恋爱。桃花朵朵开,就是不结果。

相对于情场上只开花不结果,尚清初在职场上倒是一帆风顺。

她任职于新媒体运营公司,就在这个月,顶头上司袁媛姐预产期临近,她取而代之,成为
情感版块的策划总监。

以她的感情经历,这职位简直是如鱼得水、轻车熟路。


鉴于最近的相亲经历,她策划了一系列相亲热文。

诸如什么“30+女性相亲法则”“90后相亲鄙视链”“相亲市场怎么捡漏”……阅读量分分钟10w+。

做了这些年情感版,流量越多,尚清初越觉得可悲。

男女平等说了那么多年,女性地位貌似越来越低。

小说影视,充斥着家庭伦理狗血撕逼,或者玛丽苏霸道总裁爱上我;
情感故事推送,要女人成长涨智慧改变自己;两性关系、心理、育儿的微课,购买主力是兼顾家庭职场双重压力的女性,为什么不要求男人也学习也成长呢?

职场上,高层永远是男的多,中层几乎是女性升职的“玻璃天花板”,但凡有女人冒出头来,就必然会有传闻,好像女人事业有成,除了要跟男人上床之外,别无他法。

即便捱过流言蜚语站稳高位,也难逃生育这道坎,现实的例子比比皆是。

例如,一手提携她的前上司袁媛,三十五岁高龄产妇,临产前离职了。

小心翼翼抱着粉嘟嘟的小肉球,尚清初冲着袁姐兴奋地叫:“哇,长得真像你……”

背后传来一道男声:“抱孩子的时候,尽量不要带坚硬的首饰,容易伤到婴儿。”

看看食指BlingBling的戒指,还有长长的流苏耳坠,尚清初嘟着嘴把孩子轻放回婴儿床,然后回转头,一尘不染的皮鞋、灰色牛仔裤、白大褂下摆没有褶子。

这个大夫不错,她喜欢从脚往上看人,待看到脸,尚清初讪笑了下,第七次相亲的医学博士!

袁姐热情介绍:“多亏了关大夫,要不羊水栓塞就麻烦了……”

尚清初礼貌性地伸出手,关海遥微一愣,蜻蜓点水式地回握一下,他的手触感敏锐,只凭手就能摸出胎儿的头围体重,相当精准。

这一下,感觉很丝滑。

等他巡视完病号,刚巧在楼道转角,碰上探视完要走的尚清初。

他叫住她:“洁癖可能是某种心理疾病,比如亲密关系恐惧症,我可以给你推荐心理医生……”

你才有病!尚清初抿抿唇,在心里数了三下,然后倾身,冷不丁凑到他脸前,嘴唇几乎贴着他的耳垂:“关大夫,你误诊了,我不恐惧亲密。”然后甩起头发,留下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柔柔的发拂过颈窝,关海遥觉得痒。


属下美女们探视回来,提了几个选题,比如未婚妈妈、不孕不育、产后抑郁……

过了一阵,早已出院的袁姐打电话:“她们天天往医院跑,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清初呵呵笑:“医院浓缩人生百态,她们最近的文案有声有色,那篇《90后单身妈妈的滚烫人生》点击率超高啊……”

“关大夫投诉我,他被骚扰了。”袁姐笑嗔:“叫大家矜持点儿!”

那个奇葩,尚清初嗤笑,相亲谈崩之前,她蛮同情关海遥。

他说,996每周上班60小时不算什么,医生要工作将近100小时。他历任前女友,都是因为工作忙而分手。

例会上,尚清初强调,不要影响医生工作,不要只盯妇产科,乳腺科、精神科、整形科……都是有
生活故事的地方。

没过几天,美女们纷纷偃旗息鼓,大家八卦,关大夫是弯的。优质单身男,不是别人的,就是男人的。女人生孩子时最丑,妇产科男大夫天天看女人生孩子,真不容易。

在袁姐闺女满月宴上看见关海遥后,尚清初嘀咕:“他怎么来了?”

“这不给你们创造机会嘛,”袁姐抱着妞妞纳闷:“你帮我招待好关大夫,这帮不靠谱的,在医院都快生扑了,怎么在这儿晾着人家?”清初不怀好意地抿嘴直乐。

袁姐老公做投行,一帮西装革履、侃侃而谈的金融精英占据主场,小姐妹们环肥燕瘦,顾盼生姿,满月酒会俨然成了相亲大会。唯独,关海遥自个坐着,挺着背,也不刷手机,两只手规矩放在腿上,白色POLO衫竟穿出几分清贵气。

尚清初目光停在他身上,恰好关海遥抬头,四目交接后,他站起身径直向她走来,尚清初莫名感到心跳些些加速。

“尚清初,我特意来找你。”关大夫语气直接有力,清初莫名有点儿期待。

“请你的下属不要再骚扰我的病号,你们会影响孕产妇的情绪。”

呃,特意说这个?清初挤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们一直很注意的,绝对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其实,倾诉有利于释放压力……”

“倾诉可以调解情绪,但孕产妇情况特殊,你们不是专业咨询师,谈话引导缺乏技巧,容易产生负面影响。”关海遥义正辞严,“比如你的洁癖,我就判断失误,你需要更专业的帮助……”

呵呵,尚清初咬着牙干笑:“对,您都对,您全都对。”


隔天周一,尚清初接到电话:“尚女士您好,我是关海遥大夫的朋友,他帮你预约了心理治疗,请您确定具体时间……”

尚清初在办公室转了几圈,扒拉出相亲留的电话:“关海遥,你凭啥自作主张给我安排心理咨询?”

关海遥无辜道:“上次,我说你需要专业帮助,你说我说得对,李大夫是这方面的专家……”

OMG,医学博士的脑回路这么短吗?!尚清初服气了:“我说我有洁癖,只是开玩笑而已。关于……呃……男女关系,我认为三十岁没有性经历才不正常,我很正常。”

“所以,咱们观点一致。”关海遥从心阶里弹出清脆的音符。

一致你个大头鬼,清初直接把他拉进黑名单。

忙碌到周末,爸妈叫她去岳阳楼吃饭。

尚清初没化妆,随意扎了个马尾,牛仔短裤配素白的T恤,黑色帆布鞋,清清爽爽。

进了包厢,还有一对不认识的中年夫妇,尚爸尚妈叫她一一打招呼。

然后,他们继续捉对热聊,俩女士聊瑜伽体式美容保养,俩男士聊哪个广场跳交际舞的半老徐娘更多。

踏着肚子咕咕的鼓点,关海遥进了包厢,尚清初一下从座位弹起来。

同色系的牛仔裤T恤宛如情侣装,再加上“热切”相迎,看得两对父母喜上眉梢。

尚妈笑着跟她说:“你小时候喜欢跟着男孩傻跑,你跑不快,别的小男孩都不理你,就小关领着你。后来你关叔调到外地,没想到小关又回来工作……早知道,该让你们早点见面!”关海遥是她和尚爸发动各种关系,发掘出来的“遗珠”。

三岁以前的事吧,她一点记忆也没有,几乎同步的,关海遥说:“我不记得了。”

尚清初也补刀:“我也不记得。”

关妈赶紧帮腔:“我还留着你俩穿开裆裤的照片呢。”

尚清初一头黑线,躁得抓起手边冰水,关海遥拦住:“你生理期快到了,别贪凉。以后你是高龄产妇,得注意。”

尚爸尚妈大跌眼镜,俩人到了谈生孩的程度?!

关爸关妈捏了把汗,这傻儿子real耿直,说人姑娘岁数大?!

尚清初呕出一口血:“你怎么知道?”

关海遥点了红枣豆浆,说:“你脸上的斑重了,下巴长痘……”

她咬着后槽牙:“你又误诊,我熬夜上火。”

他不依不饶:“第一次见面,你走的时候裙子上有血,我喊你你没听见,距离今天刚好28天……”

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尚清初只有尬笑挽尊,父母们面面相觑,也跟着笑。

而关海遥没事人似的,拿自己未用的筷子对着刚端上的鲈鱼,夹了一块放到她的食碟里。


整个饭局,演变成长辈们追忆小屁孩的童年糗事,而两个当事人,一个全程我不记得了,一个全程呵呵尬笑。

垮掉的饭局后,妈妈们撮合俩人去看电影,逛街。

尚清初捏着酸爽的腮帮子,十分不情愿地被关妈妈硬塞进关海遥的小车。

到了商场,她迫不及待地跳下车:“电影就免了,我去做美甲,关大夫好不容易休假,您请自便吧。”

当她做完指甲出来,讶异地发现,关海遥等在店面外,捧着两杯柠檬茶。

尚清初把手指头往前一伸,话有棱角地挑衅:“关大夫是不是觉得做美甲致癌?”

关海遥认真瞧了两眼:“这属于化学范畴,我不是很了解它的成分,不过,”他话锋一转,“很漂亮,你的手也漂亮,又细又白。”

猝不及防的赞美,实在太过自然,并且从这般呆板的人嘴中说出,尤显真诚,尚清初不觉耳根子发烫。

她捧着人家给的柠檬茶,支吾了一声:“要不……去看电影?”

“你喜欢做运动吗?”关海遥突然眼睛亮亮地问。

做……做运动?!太快了吧,尚清初不禁咂舌。

却听关海遥说:“平时休班我喜欢打羽毛球,咱们一块去打球吧。”

显然,他们说的“做运动”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尚清初暗骂自己太污了,脸也开始发烫。

她自诩球技不错,想在球场上扳回些颜面,没成想,被完虐!

关海遥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速干背心能显出马甲线,一看就是长期锻炼的体质,荷尔蒙扑面而来。他一手轻扶着尚清初的腰,一手托起她的胳膊:“你发力的方式不对,要侧身,用腰转动的力量带动大臂……”

尚清初啥也听不进,她侧转头,额角擦着他的下巴,两颊滟滟生出晕红,咫尺之间,她竟然有吻他的冲动!

心怀鬼胎的尚清初,赶紧找借口跑路,关海遥从身后追上来拽住她:“找个地坐下,等着我。”

顺着他眼光,她摸了摸自己的屁股,OMG,大姨妈如约而至!

关海遥给她买来了姨妈巾和裙子,第一次有男人给她买姨妈巾,大概因为这个理由,她把他拉出了黑名单。

晚上,妈妈打来电话:“小关爸妈真心不错,就是小关这孩子好像读博读傻了,你可别强撩哈……”

尚清初哭笑不得,那个关海遥简直无招胜有招、无撩胜有撩,完了,她好像被撩到了!


到下一个周末,关海遥邀请她去看电影。

尚清初不仅答应了,还特意打扮了一番,深V的白纺恤衫里配上件黑色内衣,无可否认,非常诱人。

当她款款走向关海遥,胸脯就在她那白纺恤衫下轻轻颤动着,这使关海遥的喉咙刹那有点发干,她暗爽,扳回一局!

关海遥选了唯一一部恐怖片,尚清初暗笑,城市套路深。

电影半场,等她吓得实在Hold不住,捂着脸抓住关海遥的胳膊,才发现,他竟然睡着了!在毛骨悚然的音乐中,睡得还挺香!

后半场,尚清初盯着这个奇葩,乐了半天。

直到散场才醒的关海遥,难为情道:“对不起,我睡着了,今天有个双胞胎产妇大出血,还有个孕妇出车祸……”这才瞧见他眼里的疲惫,但他抻了抻脖子,有些自豪,“都抢救过来了!”

回去的路上,关海遥又睡着了。

驶进他小区的车位,清初未忍心吵醒他,熄了火按动了车顶的天窗,头上出现一颗颗细碎的星星。她调了座椅,把他歪向一边的脑袋,靠在自己肩上,一份难以形容的牵动在心底涌现。

有多久没有尝过,这种心蠢蠢跃动却又安宁的感受,她打了个呵欠,脑袋也渐歪向一边。

等惊觉唇上阵阵摩挲,尚清初睁大眼,看见的不只是长空上的小星星,鼻尖贴着鼻尖,有一双棕黑的眼珠在明亮的眼眶内流转!

在她脑袋倒进他怀里的时候,关海遥就醒了。小护士给他支招,看恐怖片,坐等美人投怀送抱,他居然睡了过去!不过,异曲同工,歪打正着,尚清初睡在他怀里,长长的睫毛镶嵌在纤瘦白净的脸庞上,如此矜贵娇美,叫他忍不住偷偷亲她。

俩人怔怔对望,似乎都不敢开口,怕声浪会吓跑了一份月色微明之下的情意。

忽尔,关海遥俯首向前,吻在尚清初的刘海之上。

她浑身微颤,却没有制止,于是他变本加厉,把她额上的刘海拨开来,双手捧住了那张端丽清秀的脸孔,吻将下去。

这一吻,辗转缠绵,就在两人飘飘然如上云霄时,后窗大灯直射,有人滴滴按喇叭:“能不能别占别人的车位,找刺激能回在自己车位上吗……”

尚清初惊风似地推开他,难为情的沸点之下,她的脸红得有如一朵玫瑰。

把还在天上飘的关海遥推下去,她驾车逃之夭夭。


那戛然而止无处安放的情欲,搅得尚清初一夜辗转。

当尚清初睁开眼时,她还在重重喘息,一身薄汗,手指松开攥着的床单。

灌了杯凉白开,她缓过神来,这把年纪做春梦不稀奇,可她有多久没做这种梦了?

看了看手机,又是五点,尚清初走进浴室,打开花洒,眼泪和热水一块流下来。

上次失恋以后,她天天熬夜加班,落下个毛病,早上五点必醒,多一刻都不得贪睡。

一边吹头发,一边顾影自怜,潇洒是真的,孤寂也是真的。前男友身上发现别的女人的头发,她借口加班分床一个月,那个月他一次都不想碰她,最后她把他的东西全部扔了出去。

前前男友,应酬越来越多、出差越来越多、业绩越来越好,他一身酒气压到她身上时,尚清初一脚把他踹下床。

男女恋爱,从性吸引开始,到失去性吸引结束,是古今以来概莫能外的定规。

早上六点钟的门铃格外清晰,从猫眼看见关海遥,她又特意披了件外套才开门。

关海遥站在门口,殷切道:“我想你!”

那比清溪还净,比晴天更明的眸子,叫尚清初看呆了!

“我昨晚梦见你了!”他再紧贴一步地说。

清初大吃一惊,一颗心差点要吐出嘴外,只因她奇迹般地回想起梦里男人的五官,与此刻眼前人重合在一起!

下一秒,关海遥已经把她紧紧拥在怀里,唇齿交缠。

薄薄的衬衣褪在她的肩胛下,微凉而光滑的指腹,伸进贴身的丝绸吊带,所有的一切,都跟梦中一般无二,却比梦境来得更真切更炽热,在一波深似一波的悸动中,她的指甲掐进他紧实精壮的腰身。

这个床单滚得委实酣畅淋漓,若非醒来发现他留下的“作案工具”,她恐怕以为又做了一场春梦。

尚清初破天荒地错过了周一例会,小助理给她端来杯咖啡:“老大,你纵欲过度!”

她摆摆手:“瞎说什么?!”

小助理努努嘴,把小镜子放到她颈后,昭然若揭的两道吻痕!


周二晚上,关海遥给她送了一个苹果。 

周五晚上,关海遥给她送了一根棒棒糖。

他笑着说,一个五岁小女孩给他的,小女孩说她小妹妹快出来了,以后棒棒糖要给小妹妹,现在这一根就给喜欢的医生叔叔吧。

她慢慢知道,关海遥周一、周四、周六要值三个大夜班,周三门诊,周日休假。不值班的晚上,他把病号们给他的、那些不忍拒绝的小善意带回来跟她分享,然后打着呵欠回家。

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尚清初整个人都沐浴在一份浓郁得使人发腻的甜蜜之中。

周日,本来约好了去骑行,关海遥临时有急诊,放了她鸽子。

到了晚上九点钟,他叩开门,摊着手:“今天什么也没带。”

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尚清初忍俊不禁。

“我还没吃饭,饿了。”关海遥的嘴角向两旁展开柔和的弧线,尚清初实在是太磕这个调调。

她进了厨房,切俩馒头,裹上鸡蛋液,配上黄瓜胡萝卜土豆丁,炒了一大盘烩馒头。

关海遥吃得狼吞虎咽,做医生比她想象的还要忙要累。

盆干碗净,他意犹未尽地舔着嘴角饭渣:“好像没吃饱?”

尚清初打开冰箱搜索食物,他从后边走上来,环住了她的腰:“吃你就饱了!”

那略微炙热的呼吸,搞得她把持不住,回身拿手推他:“关海遥,你究竟曾经有过多少个女人?”

很奇怪,女人总爱追问男人从前有过的女人,而男人却不会趁机死缠烂打地问女人的过往。

关海遥伸手撑住了冰箱门,一本正经地说:“第一次见面我就说过了,上学时谈的没上过床,上班后的上过床以后都不谈了,尚清初,你不会也睡完就分手吧?!”

挺直鼻梁下,那一脸的坦然和委屈,还像是个大孩子,她哈哈大笑,按捺不住踮起脚尖轻咬他的嘴唇:“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毫无疑问,周一的例会尚清初又迟到了,小助理看着容光焕发的她羡慕嫉妒恨。

关海遥时不时给她带点小玩意,譬如一盒酸奶、一包“每日坚果”、有时候还有小贴纸、小橡皮……她的家里渐渐有了他的水杯、拖鞋、牙刷、睡衣……

尚清初有时候想,他俩这算什么,非典型性相亲、非典型性恋爱、非典型性同居?


三个月后,尚清初把家里的钥匙放到他手边。

这些日子的相处,他俩关系协调、平稳,甚而愈来愈深挚。

在床上,水乳交融、如胶似漆。

在床下,自然平和、气氛愉悦。

他们知根知底,包括双方的父母和家庭。思维在同一个level,可以很好地交流,许多话题碰撞出新的火花。有相似的消费观,都追求简约舒适。彼此认可对方的职业和支配业余时间的方式,虽然某人业余时间少得可怜。

尚清初听不懂他学术报告讲的专业英语,只是那抑扬顿挫的语调,那禁欲严肃的表情,足以让她想入非非地意淫一番。关海遥一点也跟不上音乐节奏,他在声色迷离的酒吧眯一觉,然后把喝醉的尚清初背回家,给她沏杯蜂蜜水。

偶尔,也会发生小争执、闹点小别扭。

每每此时,关大夫总是无奈又无辜地说:“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思想复杂无比,一时捉摸不透,就要变脸!男人就不一样,一旦喜欢一个女人,白天集中精力干活,晚上就想跟她上床,哪里想得了那么多?我要是做错、说错什么,你明确地告诉我,我可以改啊。”

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几句话,一听进耳朵,尚清初立时就很没出息地软化了。

男人是单点思维,关海遥更是其中极品。

现代成年人的爱情,有太多防备,承受不住一丁点冷漠。恰恰是这个脑回路巨短的关海遥,喜欢就说,想到就做,如此生猛地入侵她的生活,身心一体地传达着他的爱恋,直往她的心里钻。

关海遥收好钥匙,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这是我的工资卡,我不能白吃白住。”

男人肯将财产上缴,女人无疑心花怒放,可是拿人钱财替人操心,尚清初不是个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人,她不爱操心,享受财务自由,尤其是现下根本还未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你让我白睡就行了,”她伸手勾起关海遥的下巴,挑逗道:“我不差钱,姐包养你!”

关海遥一口咬住她的指尖,想要给她些惩罚似的咬得有点儿疼,她还未来得及出声抗议,人已经被按到硬邦邦的餐桌上。桌子硌得她有点疼,因为痛而紧绷的身体反而异常敏感,俩人从餐桌一直滚到地板,滚出了新境界。

不知道关海遥搭错了哪根神经,一副攻城略地、杀伐臣服的架势,害得她连连讨饶。

清晨,她一脚把薄被踢到地上去。

起床上班的关海遥把薄被拾起,再盖到她身上来。


整整一周,尚清初每天收到一份快递。

周日,她把东西摊开来,Chanel香水、Dior口红、爱马仕包……肃脸问:“你是中了彩票?还是给我的分手补偿?”

关海遥微微错愕,且涨红了脸:“她们说,这是包养女人的标配。”

尚清初啼笑皆非,几乎可以想象,小护士们八卦关大夫包养女人的神情。

“说包养只是开个玩笑,我不喜欢奢侈品,啊……不,我虽然也喜欢奢侈品,”清初正色道:“但这些,都比不上你带给我的小玩意,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我都不在乎这些表面文章、形式主义……我在乎的只是时刻被你惦记,被渴望,被爱……”

关海遥搂住她:“我当然爱你,每天都觉得爱不够你!”

她攀住他结实的胸膛,嘴角竟然尝到挂下来的泪的微微咸味,不期然地患得患失:“都说爱情是荷尔蒙的产物,保质期很短,关海遥,你会一直爱我吗?”

第一次见她哭,他揩着她脸颊,有点儿窘迫:“怎么哭了呢?这个说法不科学,荷尔蒙通俗讲就是一种类似兴奋剂的激素,能令人欢欣的激素很多,比如多巴胺、内啡呔、去甲肾上腺素……”

他吧啦吧啦自说自话,“我一直认为这方面的实验不够严谨,结论有待考证,爱情和爱是一种感性活动吗?激素之间有没有替代转化效应……”

尚清初拍着额头,几乎要翻脸!

他赶紧吻到她的脸上:“这都不重要,现在大脑清醒地告诉我,我爱你,一想到以后要是永远像此刻一样爱你,多巴胺就飙升!”

闪烁着愉快精光的双眼,安抚了她的情绪,似怒还嗔地白一眼:“讨厌!”

这一眼销魂得令人发软,关海遥贴着她的耳垂:“现在是脱氢异雄酮上升!”

她听不懂:“说人话!”

“统称雄性激素……”吻迫不及待地在耳垂流连。

尚清初狠狠捶他胸口:“关大夫,我现在生理期,你不是记得最清楚?!”

关海遥喉咙蠕动,克制了一番,最后抱她在腿上,尚清初摸着他的马甲线,口气酸酸:“以后有什么你可以直接问我,不用问你单位那些小护士……”

当尚清初的感情经过发酵,情不自禁地表达出来以后,俩人已然跨越了障碍。

她会给小护士们带份精致的寿司,婷婷袅袅地去他的地盘宣誓一下主权。

他也会陪她参加聚会趴,听她们议论:“老大,你厉害,居然把关大夫掰直了!”

她总忘记关煤气阀门,加班的时候揪头发,咬笔头……

他有点儿强迫症,衣服鞋码得齐整,书架的书看完要摆回原位……

但,彼此的关怀与迁就已然在言行、生活上丝丝入扣。


他们的感情,朝着长久而稳定的方向发展。

直到某晚,关海遥郑重而歉疚地说:“我参加了扶贫医疗队,去四川山区对口支援,最短一年。”

“哦,”尚清初起初不以为意,问:“什么时候去?”

他答:“后天。”

她猛抬起头,心像猝然掉了一块:“这么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关海遥握她的手:“原定的人突发状况,我是后备,科里男大夫少,都上有老下有小,我不去,谁去呢?”

尚清初带了哭腔:“若是我不同意,你会不会不去?”

“不会。”他斩钉截铁。

“你……你……”她气得口吃:“你走吧,反正我也不是离了你不行!你信不信,我……我现在向外头大喊一声我要找个男人,立刻就有人来排队应征!”

关海遥立刻抱住她:“我是说,你不会不让我去的!”

她使劲挣出来,脸儿瞧脸儿,迷惘。

“你理解我的工作性质,我们说过尊重和支持彼此事业上的选择,我们还说好,坚持信任,除了爱,没什么能影响我们的感情……讨论的理想状态,刚好要进行现实的验证而已。”

说得轻巧,她呜咽:“我舍不得你走……我受不了……”

“我知道你有多舍不得,因为,我只会比你更多。”关海遥拥住她,“相亲时,第一次有女孩耐心听我说话,后来,无论我说多无聊的话,你都笑着听,你一笑我心就颤,就有使不完的劲儿。”

尚清初慢慢压低声浪,听他说:“你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依赖;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明明白白地说,不用我猜;有矛盾有分歧的时候,就事论事,和你在一起我从来不觉得累。离了我,你会有更好的男人爱你,可是我这么傻,离了你,我该怎么办?”

关海遥眼眶都红了,蓄着一泓清泪,泫然欲滴:“肯定是我做了很多好事救了很多人,才能遇上你,我想帮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你就会陪我一辈子。”

怎么可能对这样一个男人有脾气呢,尚清初差点破涕为笑:“关大夫,你也迷信吗?我第一次发现,你脑回路挺长。”

“不哭了,不哭了。”他摸着她的头发,吻上她湿漉的眼睫。

清晨五点,尚清初睡不着了,她已经好久没醒这么早,不焦虑是假的。

关海遥还在酣睡,昨天晚上这个男人超级耐心超级温柔,前所未有的卖力,身体力行的传达着他的难舍难分。

在心里叹口气,用手指描摹他的轮廓,如果相聚只剩一天,该做些什么呢?

关海遥在她指尖下一睁眼,便急切地问:“尚清初,嫁给我吧?”

她几乎不假思索:“求婚是要戒指的,好吧?!”

他光着屁股跳下床,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丝绒盒子,跪在床下。

尚清初知道今天可以做什么了。

尾声

早上不到七点,闺女跑回家:“妈,我今天去领证。”

一口豆浆呛出来,尚妈上手摸她的肚子:“和小关?有了?!”

“嗯。”尚清初赖得解释,拿了户口本就跑了,她这个妈非常开明也非常前卫。

尚妈在大学教汉语言文学,年轻的时候演小品排话剧,后来是校中老年气排球、瑜伽队的秘书长。高中时,就跟闺女分享为偶像写的同人小黄文,尚清初真心觉得比那些二流编剧强太多。

大学查岗发现闺女出去同居,马上送上两盒杜蕾斯;尚妈这一生活得相当滋润,被唠叨的老爸宠了一辈子,尚清初也想活成她那样。

两个月后,清初飞去四川。

相互信任要的,突袭查岗也要的。

关海遥低着头整理问诊记录,无名指上的婚戒非常显眼,他瞥见有病号进来,习惯性抬起头问:“哪儿不舒服?”然后愣住,大脑空白,血脉喷张。

“心里不舒服,”尚清初捂着胸口,可怜兮兮:“大夫,我得了相思病。”

关海遥调了班,带她进山看风景。

碧竹绿影、翠幕叠嶂,仿佛置身画屏。他们十指紧扣,踏着林间半明半暗的光,笑意从心底溢到脸上。

晚上,躺在帐篷里,仰望星空。

尚清初拿出手机:“你看我拍的咱俩光屁股的照片。”

关海遥从钱包里抽出了原版,一张有点糊的老照片,两个有点发黄的小娃娃:“我妈说,我小时候要每天追着喂饭,只有到你家才乖乖吃饭……”

尚清初哈哈笑:“我妈说,咱俩中午从来不睡觉,她们熬得不行了,就把咱俩扔到床上一起玩,”她的手划在他胸口,声音魅惑,“你说,咱俩那时候在床上玩什么呢?”

对方早已接收到讯息,迫不及待地拉上帐篷。

幽谷暄和,虫鸟唧唧,低吟轻诉起起伏伏……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