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前妻看不起,而他现在成了拆二代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他被前妻看不起,而他现在成了拆二代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半月
2020-08-21 06:00

很多奋斗在大城市里的人非常羡慕当地“土著”。认为他们有肉眼可见的生活质量,随便一套房产就价值上百万,只要甘于平凡,不用太过努力就能把日子过得红火。
 
但说来惭愧,作为一名一线城市三线城镇的底层“土著”,我身边的朋友却纷纷陷入内卷怪圈。他们中有的朝气满满、拼搏向上,往市区走争抢资源,但在找工作时却要面临与全国各地的硕士、博士之间的竞争;有的安于现状,早早的娶妻生子,但人财两空,想谈感情的时候,别人跟他谈钱。
 
我的本地同事老鲁就在近期遇到了一些挫折,险些陷入抑郁症。以为自己遇到了爱情,但前妻却用现实告诉他,平庸的爱情只值半套房子。


我的本地同事老鲁现年三十多岁,为人老实木讷,属于那种扔在人堆里没有丝毫存在感的“小透明”。虽然老鲁当年高考没考好,去了外地一所三本院校读物流管理专业。但老鲁命好,前几年本地忽然开始兴建物流园区,许多一、二线快递企业把总部搬迁到了这里。老鲁刚毕业就凭借专业对口进入这家物流公司成了管培生,一年后调到我们部门,成了我的同事。
 
老鲁渐渐到了适婚年龄,但他为人老实,不主动,跟姑娘对视一眼就眼红,光凭他自己,这辈子也许就这么单下去了。慢慢的,家里人开始急了起来,据说给老鲁相了好几次亲。只是老鲁这人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也不会说什么撩骚情话,聊天的时候只会说,“吃了吗?”“在不在?”“睡了吗?”所以跟他相过亲的女孩子无一例外都被他吓跑了。
 
但一次偶然的机会,却为老鲁带来了一场特殊的姻缘。
 
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很有意思,每两个月,新入职的员工都要集中起来开欢迎会,然后邀请单身的老员工出场助兴,老鲁就这样被邀请过去了。这一天,老鲁和他的小伙伴们各自在人资大姐手里拿过了公司准备的礼物,然后,人资大姐让他们自己送给在座想要送的人。老鲁直肠子,想都没想就把手里的礼物递给了身边的男生,那男的一脸诧异,心想老鲁究竟好哪一口?
 
老鲁正襟危坐,认真听着人力资源大姐在台上插科打诨,忽然,左边衣角被轻轻拉了一下,一个女生大大方方地把她的礼物递给了他,说:“喏,给你的,木头人。”
 
老鲁在办公室跟我们说的时候情绪激动。他说他懵了,那一刻恨不得手里揣个百八十万,一股脑地扔给那女孩说:“我将为你承包整个鱼塘,台上台下的礼物都是你的了。”没错,老鲁就是这么实在,第二天就通过钉钉找到了这个女孩的办公室,然后认认真真的带着“回礼”送还给她。
 
这个女孩是秦莉,她觉得老鲁很有意思,渐渐地跟老鲁聊上了。
 
老鲁算是遇到了“对手”,任他钢筋水泥般不开窍,竟然还是被融化了。等半年后我们部门聚餐大家都喝嗨时,老鲁已骄傲的向大家宣称他有了女朋友。
 
老鲁说,秦莉教会他很多事。他牢记每年十三个情人节,以及秦莉的生日;他学会了肉麻的说情话,睡前为秦莉读《海的女儿》;原本每周末跟我们部门男同事们的五黑,变成了带秦莉出去疯玩;他会在大雨之夜,和我们夜宵的时候,冒着大雨骑电瓶车回去给秦莉送钥匙……老鲁从“王进喜”蜕变成“阿尔·帕西诺”,三句话不离“罗曼蒂克”。
 
他拿起秦莉给的钥匙,逐渐走出单身多年情感荒芜的小巷,敲着厚厚的墙,抖抖索索摸到了钥匙孔,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老鲁是本地人,日常工资完全受自己支配,平时他自己用的时候,以及跟我们相处的时候抠抠搜搜的,但奇怪的是,他为秦莉花钱却意外的非常大方。我们怕老鲁被欺负,明里暗里提醒过他很多次,但他却骄傲的说,能为心爱的女人花钱是一种幸福。
 
也许是这招起了作用,老鲁与秦莉的感情发展的很快,不久就同居了,但没想到,这是一切烦恼的开始。
 
两人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秦莉崇尚“柏拉图式”的爱情。她认为,爱情是纯粹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欢愉,拒绝任何性行为。老鲁曾向我解释了这一概念,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捋清楚这一层关系。
 
有一个道理我始终没有明白,为什么在秦莉自己那里是“柏拉图”,到了老鲁那却变成了“精神出轨”。她不允许老鲁跟别的女孩子有任何接触,连和女同事间正常的餐后闲聊也不允许。只是奇怪的是,秦莉自己却依旧我行我素,一点自己有了男朋友的觉悟都没有。
 
第二个问题是,老鲁虽然是个本地人,但在城里却没有自己的房子。他俩同居后一起在公司边上租了套房,每个月开支还蛮高的。
 
开支高这一点还是秦莉办公室的同事无意中跟我们提起的,她说秦莉几乎每天都在办公室里抱怨老鲁。秦莉说老鲁这人懒惰成性,平日里下班后就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玩手机游戏,也不知道打扫打扫,踢他都不动弹;有时候秦莉会暗讽老鲁不疼她,连一盒上档次的化妆品都不知道给她买,节日过得很是敷衍。
 
有时候秦莉会和同事们自怨自艾,感慨生活的艰辛,说老鲁找到自己真是赚大了,连本该由男人承担的租房费都愿意为他分担。她还体谅老鲁的晚归,每天老鲁加完班后都为他煮一碗爱心泡面,简直是贤惠的无以复加。
 
同居三个月后,老鲁觉得自己该对秦莉负责了。他在秦莉生日的时候向秦莉求婚,并隐晦的提出,父母准备支援他在城里买房。秦莉欣喜的答应了。
 
谈婚论嫁,对老鲁来说绝对是一件苦差事。虽然和秦莉早就确认了彼此的关系,感情也相当稳固,但真要到结婚这一步,老鲁就两眼一抹黑了。
 
2018年十一假期,秦莉带老鲁回了趟老家,但首次见面,老鲁给岳父岳母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差。虽然老鲁给岳父岳母带了礼物,包括岳父好的那一口小酒,见面还算稳当。但一提到正事,按秦莉的话说,老鲁又成了“缩头乌龟”,屁都不敢放一个。
 
但论理,老鲁那天做“缩头乌龟”,不能负全责。当时,秦莉父母一开口就是三十万彩礼,这对老鲁这样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来说,简直是天价。秦莉的父亲喝酒后瞪着通红血丝的眼睛,扯着嗓子对他说:“我儿子,就秦莉她亲哥哥,今年三十岁了,还没结婚。毕竟你是大城市来的,城里现在又有了房子,你要帮点忙啊。”
 
他哪里知道老鲁说不出口的苦衷呢?老鲁家是三峡移民,被安排到了这座一线城市的三线城镇。老鲁父母苦了一辈子,终于凑出了首付,为老鲁咬牙买下了一套五十二平,可以在城里遮风挡雨的房子,已经是拼尽了全力,哪里还有余力去“精准扶贫”呢?
 
后来,在老鲁父母为他俩置办的新家里,老鲁向秦莉坦白了。他告诉秦莉,房子只付了首付,父母已经为他操劳了一辈子,他不想父母再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了,主动承担了还贷款的责任。秦莉当天把情况跟父母说了之后,秦莉父母也给出了底线——彩礼可以不要,但房产证要写秦莉的名字,三金由老鲁家负责。
 
过了一个月,双方父母抽时间见过面后,两人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择良辰吉日结婚了。
 
我曾经劝过老鲁,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确实,秦莉很漂亮,化妆后更甚,但是,人品、三观,老鲁对她真的了解吗?我搬出三毛的箴言劝他——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不容易天长地久。

婚后,向往纯粹爱情的“柏拉图姑娘”秦莉赶老鲁到沙发上去睡,他俩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比起夫妻,更像是住在同一套房里的房客。
 
秦莉喜欢玩游戏,为此充值了不少钱。老鲁以为婚后秦莉会变得勤俭持家,至少有了“妻子”这一层新的身份后会有所收敛,但令他失望的是,秦莉却说:“我用自己赚的钱玩游戏,要你管吗?”
 
他俩明明说好房贷一人一半,然而事实却是,老鲁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老鲁婚后像变了个人,勤快了很多,一有空就打扫房子,有一天他正清理卧室,秦莉却说:“把你的脏手拿开,不要碰我的纪梵希口红。”那一瞬间,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充斥着老鲁的内心,从前老鲁心目中的“女神”褪下了虚假的面具,呈现出她的本来面目。
 
秦莉追求的只是生活上的享受,追求的只是金钱,她对人生的价值体现完全不理解。认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了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个性外向,耐不住寂寞,和闺蜜频繁出入酒吧,往往喝得烂醉如泥才回家。秦莉不让老鲁碰她,自己却在舞池里肆意热舞。她有晚睡的习惯,睡前不断与不同男网友通过社交软件聊天,往往老鲁起夜时,还能发现秦莉偷偷带着耳机在房间里“聊天”。
 
后来老鲁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两人开始吵架。秦莉说到面红耳赤时,会动手掐他、挠他。这还是大夏天老鲁不顾炎热,穿长袖来上班,后来在一次他实在忍不了脱下衣服露出胳膊上的一道道伤口后才被我们发现的。
 
最终,终结这段婚姻的,是老鲁抓到秦莉和一个叫作“坚哥”的其他部门的老大在他出差后同房。老鲁因为那天是秦莉生日提前回了家,打开门却发现秦莉和坚哥在他们的婚床上翻云覆雨。那一刻,老鲁脑海里天崩地裂。
 
木讷的老鲁在抓到秦莉的丑事后,因为家门羞耻而没留下证据,反而被秦莉倒打一耙。她在工作群里到处散布老鲁的谣言。谣言的威力太大了,老实的老鲁那段时间在公司根本抬不起头来。
 
秦莉逼老鲁离婚,随便说几句就让老鲁脸红脖子粗了。当时老鲁在父母的拉扯下根本不听劝,赌气着就签了字。结果,被秦莉捞了半套房产。把父母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老鲁拼尽全力的爱情,最后在秦莉眼里只值半套房产。

老鲁和秦莉离婚后心灰意冷,没过多久就辞职换了工作,但因为跟我关系比较好,还时常保持着联系。有时候我也会把自己知道的关于秦莉的事告诉他,但他并没有表现出特殊的关心,也许在他心里,两人就此成了陌路人。
 
与老鲁的消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莉在与老鲁离婚后,并没有就此消沉下去,而是立刻就投入了新生活,展现出了别样的活力。这件事原本我也不知道,也是秦莉的同事无意中透露出来的,看来,秦莉办公室的同事们大约都知道,只是一直把老鲁蒙在鼓里。
 
秦莉早就和另一个部门的老大好上了。那个部门老大在公司混的挺开,我们也都认识,一般称呼他为坚哥。虽然称作“哥”,其实以他的年龄早就是大叔了,他是本地人,目前离异,有一个刚上初中不跟他住在一块的女儿。
 
秦莉和坚哥是在公司一次部门联谊会上认识的。坚哥好像对她很了解,什么都知道,但是呢,又不深谈。他问她一些近况,对未来有什么设想,手机是什么牌子,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等等。两个聊得挺投机,马上就加微信了,因为当时老鲁和秦莉还没离婚,两个人就谈到老鲁了。坚哥说:“你老公看上去挺年轻,但是没有朝气。有的时候来我办公室给我递资料,也不懂打招呼,冒冒失失的。”
 
秦莉当时怎么回的呢?据她同事说,秦莉立马就和坚哥吐槽起了自己老公,连屁股上长痔疮都要说。这些对亲密枕边人的不尊重,让老油条坚哥嗅到了一丝机会。他就像一个猎人,闻到了猎物的感觉。
 
后来两个人就熟络起来,基本上每次老鲁一出差坚哥就要送秦莉回家。坚哥在公司占了股份,还是有些资本的,楼下豪车的声音一响,秦莉就知道坚哥来接她了,然后打扮一番后扭扭捏捏的下楼。
 
据说坚哥还带女儿出来和秦莉玩过。坚哥虽然离婚了,但是和前妻关系还是不错了的,有次前妻不方便带孩子,他就让前妻把女儿送过来,然后就顺便和正在约会的秦莉一起吃饭。秦莉还笑呵呵的给小姑娘挑裙子买衣服,俨然已经以坚哥的女朋友自处了。
 
坚哥情商很高,人缘好,跟每个人都能成为朋友,又是部门老大,资源很多,久而久之,秦莉对他很是崇敬。这种跟上位者相处的感觉,让秦莉陷了进去。秦莉命里多缺这样一个多金又舍得照顾她的男人啊!
 
后来秦莉跟老鲁离婚了,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其实秦莉跟他同居之前就知道,坚哥这人命犯桃花,不缺女人,她想的是,用自己的柔情“感化”他。而且,她没离婚前跟坚哥相处时,就见过坚哥带不同女人出来“玩玩”。
 
有次坚哥带秦莉出来玩,还带着另一个女人,很年轻,看上去就是个女大学生,比坚哥小了十几岁。逛街的时候,坚哥一直搂着她的腰。秦莉却在心里暗暗觉得,这女的长得真不错,配的上坚哥,但坚哥既然说了他们是玩玩的,那就一定只是玩玩。
 
过了不久,秦莉又在坚哥的豪车里看见了另一个女人,也是男女朋友关系,这下秦莉就有点懵了。不过呢,她并不觉得可耻,也许在坚哥眼里自己比他们要更重要呢?你瞧,他一点都不对她避讳,去哪都带着她!
 
坚哥除了在公司职务高,有股权之外,其实外面还有家自己担任法人的公司。在秦莉眼里是“成功人士”的象征。或许,在秦莉的三观里,这才是一个成功男人应有的姿态?又或者,一个穷怕了的女人,对富裕的,带点心理优势的,还有本地身份的男人,有特殊的依赖情愫,然后就对他特别包容?
 
总之,秦莉与坚哥相处就不以“柏拉图”姑娘自居了,而是跟他谈感情。

坚哥这人有钱又闲,经常给秦莉发红包。刚开始秦莉矜持,她不要,坚哥就生气。
等秦莉磨磨唧唧的收了,他再发,久而久之就成了自然。
 
一次秦莉生日,坚哥一次性发了五个“1314”,把秦莉吓一跳,不敢收。
 
“收了,不然就不带你出来玩了!”坚哥一生气,秦莉就软了下来,“只好收下”。此刻的她,不知道对这段感情多么的憧憬,以及渴望,和无以为报。
 
但坚哥不喜欢跟秦莉谈感情,再闲的人工作一天后只会想着放松放松,而不是在情情爱爱里患得患失,那样活着多累啊!
 
秦莉离婚后,和坚哥很快就同居了,住在坚哥在市区的一套复式里。但坚哥有的时候整夜整夜的不回家。秦莉就问他,到底有多少个女朋友。
 
坚哥认真的思考了下,摸着下巴上一撮小胡子说:“你觉得我女朋友很多吗?”
 
秦莉支支吾吾的不说话,她看起来很怕坚哥对她产生抗拒心理,但她又是个感情细腻的女人,总归是想对身边的男人有所了解的,于是硬着头皮说:“对啊,难道不是吗?”
 
“你觉得多少女朋友算多?”坚哥笑着问她。
 
秦莉下意识的告诉他:“五个?”
 
“五个就算多了吗?”坚哥还是笑,他开了瓶洋酒,给秦莉倒了点,自己抿了口以后,说:“我觉得不算多。还有,我前女友很多。”
 
秦莉感觉坚哥在暗示他,于是就试探性的问:“那你还记得她们吗?”
 
“记得啊,当然记得,都还是朋友呢。”
 
“路上不会很尴尬吗?”
 
“不尴尬,还会打招呼。”坚哥揶揄的看着她。秦莉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抱着抱枕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她没喝那杯洋酒,眼眶红红的。
 
那晚坚哥还是没有留在家里,他是部门老大,得出去应酬。
 
这样的日子持续一段时间后,秦莉就被厌倦了的坚哥随便找个理由甩了。秦莉成了公司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成了大家的笑话。她脸皮再厚在公司也待不下去了,后来也辞了工作。后来工作、生活都不如意,在这座一线城市待不下去了,听说后来回了老家,从此跟这里的联系越来越淡。
 

疫情之后,原本好久不跟我联系的老鲁忽然打电话叫我出去吃夜宵,说是要联络联络感情。
 
老鲁这个人抠门,原来做同事的时候都不请客吃饭,我还以为他要求我办事,就想着怎么回绝他。结果他好像猜出来我要说什么,说已经请了好多原来部门的朋友了,这次他请客。于是我半信半疑的出去喝酒,以为他诓我,结果没想到原来部门的人真的都在,把我吓一跳。
 
原本只抽最便宜的红双喜的老鲁,那天竟然抽上了软中华,还一根一根的给每个人都派了。之前这家伙只管自己抽,还不让别人拿,难道转性了?
 
后来才知道,原来老鲁爷爷名下的一套房子处于政府规划之下,近期拆迁了。他的户口在爷爷那里,也分到了一套大户型,有钱着呢!
 
这人一有钱啊,感情就来了。老鲁说以前就觉得吃大家的,用大家的,感觉心里愧疚,这无论如何都要请大家一顿。还说马上就要分房了,装修好后就邀请大家去家里吃,给新家增加增加烟火气。大家那一晚嘻嘻哈哈的,真为老鲁高兴。老鲁终于豪横了一回!
 
后来我有得到了一个消息,只是一直没跟老鲁说。原本秦莉办公室的同事说,秦莉知道老鲁分到房子后,一直想跟他复合,但是老鲁好像换了手机号,怎么也联系不上他。秦莉知道我跟老鲁关系好,想让这个同事跟我要个联系方式。
 
那天我随便搪塞几句就应付了,因为老鲁早就跟我说了,他已经相亲相上了一个女孩子,那姑娘跟他学历差不多,也是本地的,离异有个女儿,但跟她不亲。
 
老鲁发达后,请我吃过几次饭,相亲对象都带出来给我见过,他没几个朋友,其中最谈得来的就是我。有天我含蓄的问他,对于之前那段婚姻,到底值不值得?老鲁很哲学的说:“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老鲁付出真心,爱过秦莉,没掺半点虚假,绝不仅仅是秦莉的颜。因为老鲁跟我们一起做业务,跑了这么多地方,难道没经受过诱惑?那他当初为什么这么执着呢?哪怕同居的时候秦莉就有这种“爱财”的倾向。因为他觉得结婚后可以改变秦莉,后来老鲁发现,人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容易改变的是人心。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