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怀念他老人家
散文

散文:怀念他老人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冯晖
2020-08-21 11:00

昨夜我梦见了二外公向我笑着送来了核桃。他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五十多年了,在那贫困的岁月里,老人经常冒着大雪给我送核桃、送灯笼…… 我突然想起一件小事……
      
六十年代,当时人们还很穷,真的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我清楚的记得五十多年前的春节,那年我已满十二岁了。家里还是想尽一切办法喂了一头猪,过年的时杀猪给我属身,因为我是家里的宝贝疙瘩。
        
我记得那年冬天很冷,腊月二十三日。天上还飘着雪花,二外公穿着他那很破旧的棉袄,在风雪中艰难的走了十几里路来给我家杀猪。当他进我家门时草帽上,棉袄上都结了很厚的一层冰。棉鞋都湿透了。
        
他来后都没顾上休息一会儿就开始忙碌。
         
几个人把猪逮住抬到提前支好的木板上,外公从袋子掏出他磨的明晃晃的杀猪刀,放在支板的板凳上,给猪嘴角里绑了一条麻绳,一只手紧紧揣着麻绳,一只手在猪脖子摸了摸,找到刀口的最佳位置,他左手使劲揣紧绳头,右手用刀在他找好的位置使劲一戳,鲜血顺着刀口淌了下来,流在姑姑准备好的面盆里,一会儿功夫,猪就死了。
        
人们很快从家里担来烧开的热水,倒在准备的水缸里,外公把两只猪后腿那条筋从两边挑开,把两个后面带有绳子的铁勾搭勾在割开的猪后腿的筋上,很快的将猪放入对好的热水里。人们一提一放,将猪身上的猪毛往下清理。
        
一会儿功夫一只黑猪一下子变成了一只白猪被挂在绑好的木架上,因为天冷,二叔在旁边用树根点燃了一堆火,外公把手烤了烤就开始开膛猪肚子,因为这头猪是赎身献灶神,外公先把猪头割下来,把猪肚子里花油取出来盖在猪头上,放在盘子里端回去放在过年贴灶爷的地方,我给灶爷磕头上香敬灶爷。
        
紧接着外公把猪肚子里内脏小心翼翼一件一件取出来,这时帮忙的人都忙开了,有的人端着盘子,把猪的心、肝、肺和猪油全部放在里面。把猪肠肚放进一个笼里,几个人每一个人拿一节二三尺长的细竹棍,把肠子一头用竹棍顶住,另一头顶住肚子上,两只手换着把肠子往竹棍上拉,一下子把竹棍上堆积满了,另外一个人把这里割开,把它挑到粪堆旁边,把肠子翻过来,把里面的粪便倒在粪堆上再用手捋一遍,把里面的粪便倒完,把肠子放进水缸里,用嘴在肠子一端一吹,肠子就鼓起来了,把它先在水里泡一会儿,等人们把所有的肠子、肚子里面的粪便全倒完了翻完后到水缸里先洗一下,然后捞出去放在一个脸盆子,倒上清水放一点碱面再浸泡一天后再洗净来用。
       
把猪的内脏全掏完后,就把猪肉劈成两半扛回去!放在一张小桌子上。
        
当人们都忙完了,把所有的东西拿回去了,外公还为我忙着,你看他布满裂纹的两只手已经被水泡的发白,有些深口子里向外渗着血,他整整在大雪中手冻了半天了,我想都已经冻僵了,我看着都无法控制自己眼泪在眼眶子转来转去,差点掉了下来。他还为我认真的揉着猪尿泡,嘴里还说:“娃呀!我给你把这吹好!挂到墙上晒干了我娃就能耍么!”他两只长年劳动的上面布满厚茧的手,先把猪尿泡里的尿倒完,再把它用细竹棍顶住翻过来,把它放在地下用脚踩了踩,说这样能吹的更大些。把竹棍一头插进去,一只手捏住那个那个口子,用嘴在竹棍那头使劲的吹,见外公两腮鼓起,显得很吃力的样子,他老人家为了他外孙把天冷都忘记了,把满满地爱都给了我。
        
他站在雪中,雪水把他们脊背的棉袄都湿透了,棉鞋也湿透了,他视乎全然不知似的,专心致志吹着那个猪尿泡,因为老人家有好几颗门牙掉了,吹起来嘴角漏气很吃力的样子,他那干瘪嘴唇上也有很多小血口子,他依然在认真的吹着。长长的胡须上都冻了冰,他都好像在忘记了一样,直到把那东西吹好挂在房檐前,才去洗手吃饭。
        
当大家吃完饭已经天快黑了,我和母亲挽留外公留下来明天再回去,晚上好说说话。他说他明天早答应给别人杀猪了,就冒着大雪走了,母亲把白玉米面和麦面蒸的包子和肉给他拿上他再三推辞不要,我妈说是给外婆和小姨拿的,我拿上硬给他塞进布兜里。我娘们俩看着他在雪花中远去的背影,我们都流下了眼泪……
        
二外公(我外公弟兄五个,他是老大,我娘七岁外婆就去世了,十岁外公就去世了)那年回去后过了年就有病了,没过元宵节就去世了,那年从腊月二十下起大雪一直下到正月初十。我记得是正月十九埋了我可亲可敬二外公,那时候雪水流成河,我没有雨靴,没办法去给他老人家烧一张纸。我经常望着外公家的方向发呆,我想起他老人家给我吹猪尿泡的样子我就想哭。
         
在二外公‘三七’的时候,我和母亲在老人的墓上美美哭了一场。不管啥时候我一想起他我就泪流满面……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