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上)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胡疯子
2020-08-21 14:00

大家好,我是胡疯子。

大家都知道我换过很多工作,其中有一份工作就是某大型寿险公司的内勤。

从业那几年,我见证了我们国家保险业的高速发展以及老百姓保险意识的逐步增强,同时也因为工作的原因见识了太多人性的阴暗。
我刚入行的那个年代,国内寿险行业的诸多制度还远不如今天这样完善,许多人会为了高额的理赔金,甚至不惜泯灭人性、杀人骗保。

今天我要讲的真实故事,就是我从业生涯中经历过的最难忘的一起“杀妻骗保”案。


故事的主人公是我进入公司后负责带我的一位老员工,我叫他马哥,是我所在部门资历最老的员工。

马哥三十五六岁年纪,身材特瘦,几乎跟麻杆儿差不多,他这人表情严肃、话也不多,同事们平时跟他说话他最多就是“嗯”或者摇头,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亲近。

然而只要一跟马哥提到保险专业领域的问题,他马上就如同灵魂附体一般,举手投足间专家范儿十足,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结合案例把许多枯燥乏味的保险条款条分缕析、深入浅出,给人掰扯得一清二楚。

我和马哥所在的是寿险公司最重要的部门之一:“两核部”。所谓的两核,简单说就是核保与核赔。

核保,就是对投保人的投保资格以及各项信息进行审核,并进行必要的风险评估;而核赔则是在客户出险之后,由我们两核的专业人员对客户的出险情况进行必要的调查和取证,确定是不是该赔、赔多少。

如果核保这一环节把关不严,那么就等于给后续的核赔工作挖下深坑,而如果核赔的环节出现问题,导致不该赔付的获得赔偿,给公司造成损失事小,让投机钻营甚至是谋财害命的人逍遥法外、丧失公平正义则是我们最大的工作失误。

这不是我标榜自己的职业,更不是危言耸听,因为我入司后跟马哥学到的第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千万不要高估人性。

那是我刚入行不久还处于实习期的时候,我一个同学的亲戚想给孩子买一份寿险,看到保险条款里的身故赔偿只有十万块,觉得有些太少了,就让我同学打电话咨询我,问我有没有给孩子的保额高一点的保险,我当时也不太懂,于是就去问马哥。

马哥十分干脆地回答我说没有,国家规定少儿寿险身故保额最高就是十万(2015年《保险法》对此作出重大调整,规定10岁以内孩子寿险保额不能超过20万,10到18岁不能超过50万,数额的调整反映了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这么规定是为了规避“道德风险”。

我问他道德风险是什么意思。

马哥像是看外星人一样说道:“你入司的时候没学过么?小孩子没有反抗能力,如果少儿保险的保额不设上限的话,真就会有那种黑心家长,给孩子买一份巨额保险,然后找机会把孩子弄死的。”

我也跟外星人一样惊讶,说虎毒不食子,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人呢?

马哥冷笑一声道:“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东西,《保险法》既然这么规定,就说明这么干的禽兽父母不止一个。看过福尔摩斯的《四签名》没有?故事里有个长得特漂亮的女人为了骗保,杀了自己的四个孩子,要知道那可是19世纪的书,这都21世纪了,人性还是这个操淡样子。啥叫道德风险?人性这东西如果没有法律制衡,就是最大的风险!而且你别看现在规定孩子的保额最高十万,仍然有不少人渣为了区区十万块钱对自己的骨肉下手,干咱们这行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人性这东西到底有多不靠谱了。”

马哥不但是我专业上的师父,同时也是生活中的好大哥。

虽然他平时不苟言笑,但我跟他熟了之后发现他其实面冷心热,知道我刚入司工资不高,所以对我格外照顾。平时我跟他一起出门搞核赔查案子,吃饭的时候都是他付账,我要抢着付钱每次都被他板着脸拒绝,说他工资比我高得多,让我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几次下来让我很不好意思,因为我知道马哥跟我不一样,他是有老婆孩子要养的人。

说起马哥的家庭,让当时还是单身汉的我十分羡慕。他儿女双全,老大是女儿,我入司的时候刚上小学一年级;老二是个儿子,那时才两周岁,胖嘟嘟的十分可爱。

马哥的爱人叫仝艺,长得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气质温婉,性格特别好。我听其他的同事说仝艺嫂子原来是一家财产保险公司的出单员,有了俩孩子之后,因为她和马哥都不是本地人,双方父母都不在身边,所以就辞了工作全职在家里照顾孩子,任劳任怨、毫无怨言。

保险这个行业其实特别有意思,一家人里好几个都从事保险的情况比较多,尤其是夫妻两口子都干保险的情况十分常见,最起码在我身边的同事里,十个人里得有五六个的另一半也从事保险工作。

后来我总结经验,大概是因为做我们这个行业的平时工作都特别忙,大家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开展正常的社交活动,导致个人的社交半径极为有限,所以在这行里干得越久,朋友圈子就越小,就连找对象大多也只能在身边的圈子里去找。

因为保险公司是典型的业务单位,一切都以业绩为导向,所以保险公司的营销工作永远都是跟“打仗”一样,除了每年年初都要制定一年的业绩和人力指标之外,每个月也都有相对应的月度计划,这些目标计划被详细分成达成节点,每个节点都要冲刺完成,跟打仗攻山头没两样。

前线部门(销售及市场部门)的同事们源源不断地将保费收进来,业绩达成得越好,我们后线部门的工作量也就越大,每个月都有数不清的保单需要核保和理赔,所以一年到头,我们真正能休息的周末和节假日几乎没有,几乎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

赶上晚上或周末加班的时候,仝艺嫂子就会带着孩子来公司陪马哥,有时候还会从家里带饭菜过来,特别的贤惠。我常跟马哥开玩笑说将来自己找媳妇也要找一个像仝艺嫂子这样的,最好也是个干保险的,这样才能更加理解和支持我们的工作。

马哥听我这么说,每次都是淡淡一笑,说她哪有你想得那么好,你是没见我俩吵架的时候,她发起火儿来可吓人了。我说师父你这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将来找媳妇能有嫂子一半好我就知足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我已经在保险公司工作两年多了,成了一名在工作上能够独当一面的老员工,也开始当师父带新人;另外,在生活上我也有了自己的女朋友,所以平时跟马哥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许多。虽然同在一间大办公室里,但我俩几乎每天都单独出门调查,经常是一忙起来好几天都照不到面。

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年底,整个公司上下都开始如火如荼地准备即将到来的开门红大战,正好我手头有个比较复杂的案子解决不了,于是就想找马哥请教一下,这才发现我已经一周多都没见过他了。

我给马哥打电话,问他说师父你在哪儿呢?啥时候方便的话咱俩见一面,我有问题想请教。电话那边马哥的声音显得格外疲惫,他告诉我自己正在医院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让我去找我们部门领导吧,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因为我们的工作经常需要去医院调病历,所以听他说在医院我也没有多想,接着就去找我们部门经理,在工作上的问题得到解决后,我顺嘴问了经理一句这段时间马哥忙啥案子呢,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了。

经理一愣,然后半开玩笑地说亏你还是他徒弟,也太不像话了,都不知道关心自己的师父,你不知道他女儿病了吗?


听说马哥女儿病了,我不由得想起当年仝艺嫂子带着女儿来公司陪马哥加班,他让我陪俩孩子玩的情景,于是在下班之后就买了一堆吃的和玩具去医院看她,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马哥女儿得的竟然是急性髓系白血病。

女儿的病让马哥一家陷入了绝境,就拿治疗用的一种叫克拉屈滨的药物来说,一支就要好几千,整个的治疗费用对马哥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所以当我看到马哥的时候,发现他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连头发都白了许多。

尽管马哥给女儿买了一份寿险,但那份保险的大病保额只有区区几万块钱,相比治疗费用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本来他们一家四口人的所有开销都要靠马哥一个人的收入,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本来已经戒了烟的马哥坐在医院的花园里一支接一支的抽烟。

看着马哥愁苦万分的样子,我内心不由得一阵难受和自责。马哥平时上班的时候本来话就少,而且他几乎从来不跟任何人聊家里的事,就连他家里出了这么大的变故他也没跟单位任何人说。那时的我已经有了一些积蓄,所以我马上就准备把这些钱都取出来给马哥,让他拿着先给孩子治病。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把马哥家里的情况跟我们部门经理说了一下,她先是惊讶地说老马这人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不说,然后颇为感慨地跟我说虽然我们都在保险公司工作,也都给自己和家人购买了保险,但是这么看来保险意识还是不够,保险买得还是太少了。

那个年代没有水滴筹这种机制,领导感慨完,说她不能看着马哥这样优秀的员工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坐视不管,她准备在全公司发起一场募捐活动,号召全体内外勤员工为马哥捐款。

有了领导的支持,捐款活动进行得十分顺利,我第一个把自己的所有积蓄不到三万元全都捐了。经过几天的募捐,最后凑了十多万元,虽然距离巨额的治疗费用还有很大的缺口,但最起码能够维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当我们公司的总经理代表所有捐款的同事把沉甸甸的善款交到马哥手上时,他十分意外,将近四十岁的一个大男人哭得跟个孩子一样,不停地向领导同事们鞠躬致谢,并保证说自己将来无论如何都要将欠大家的这些人情还上。

尤其是我,马哥知道我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给他捐了,非要请我吃顿饭。结果饭没吃几口,他先把自己给喝多了,吐得一塌糊涂,还说了许多醉话。

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说自己眼下实在走投无路了,否则是说啥也不会要大家捐的这笔钱的,他知道大家没指望他还,但他从来不愿意欠人情,这些钱他无论如何是要还的。

而且他说他连还钱的法子都想好了——等到他实在坚持不住的那天,他就开车上路,找个合适的地方冲下去,因为这些年他给自己买了不少保险,真要是死了最起码也能赔个百八十万的,刨去还大家的钱,剩下的也能够仝艺他们娘儿仨生活的了。

我听了十分心痛也十分生气,说你他妈瞎说啥呢?别让我看不起你行不行?你就踏实拿这钱给你闺女治病,不够的咱们再想办法,其他的啥也别多想!

有了这笔捐款,马哥女儿的病情总算暂时得到了控制,他也开始重新回到公司上班。很快就到了开门红。我们公司的骨干员工都需要到位于省城的分公司去参加后线部门的启动会,而开会的那天正好是马哥女儿去省城医院治疗的日子,经理的意思是马哥就别去启动会了,给他放两天假,让他带孩子去医院。

可是马哥坚持要去参加启动会,说自己已经受到大家太多照顾了,这个关键时刻绝对不能掉链子,而且他都安排好了,儿子托付给邻居照看,让爱人仝艺开车带女儿去医院。

经理拗不过他,而且她清楚马哥作为资格和经验最丰富的老员工,在启动会上进行各支公司对抗的时候是能发挥很大作用的,于是就同意了他随行。

我们公司开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进入会场前大家都要将手机拿出来放到门口的一张桌子上,并调成静音的状态,只有会议间隙的时候,才能去拿手机看一下是否有未接来电或信息。就在这次启动会上,当会议主持人热火朝天地在台上宣讲这一次开门红的各项任务安排和激励方案的时候,马哥的手机就在会议室门口的桌子上不停地震动,然后平静,再震动,再平静……

然而这一切都被台上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宣讲所淹没,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当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会间休息的时候,马哥终于发现了自己手机上竟然有来自仝艺的几十个未接来电。

当时我恰好在他身边,让他赶紧回拨过去,看看是不是孩子的病情有啥变化,马哥一脸凝重地打过去,他手机听筒的声音很大,站在旁边的我也能听得一清二楚,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的声音,他自称是我们省城高速交警支队的警察,他告诉马哥仝艺出了车祸,被发现的时候她和女儿都已身亡,而仝艺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手机……

知道了这个噩耗之后,我们经理马上安排我陪马哥前往医院。

在开往医院的车上,马哥哭得伤心欲绝,而我的心里也是心痛不已,我不可遏制地去想象车祸发生后,被困在车里的仝艺嫂子不停给马哥打电话的情景:一个个电话打过去始终无人接听,而她的生命体征则伴随着希望的一点点破灭而渐渐消失……

几天之后,交警部门的事故鉴定结果宣告出炉。事故认定书显示,仝艺是因为躲避一辆紧急变道的大车,导致车辆发生侧滑,因为她车辆的刹车系统老化,刹车力道不足而冲出护栏翻下路基。

料理完仝艺嫂子和女儿的后事,马哥一直没来上班,经理让我负责仝艺在我们公司购买的寿险的理赔。然而就在我搞定所有的手续并打签报到总公司,理赔款刚刚批复下来的节骨眼上,一个消息传来,有人向警方匿名举报了马哥,警方把他带走调查了,理由是他涉嫌杀妻骗保。

……

PS.
这个故事的篇幅较长,今天就先讲到这里。
马哥真的为了骗保杀妻吗?警方的调查结果是怎样的?故事未完,请关注花朝晴起文学网,我们继续这个故事。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