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路灯下的等待
生活

生活故事:路灯下的等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20-08-21 19:01

我下班的时候,忽然看见二单元的李老头像往常一样,杵着拐杖在路灯下站着。

这老头脾气不好,我不想招惹他,逃却是逃不掉了,只好仰着脑袋装瞎子往前走。

“小宁啊,下班了啊?”

老头却非要迎上来,把拐杖一横,闷声闷气的和我打招呼。

“……是啊,您不是走了么?还等人呢。”

我一手提着公文包,从嘴角挤出来一丝微笑,另一只手在兜里掏来掏去,除了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什么也没有。

“嗯!”

他将拐杖往地上一杵。

“还不是等我们家那个小王八蛋?!”

“还没回来呢,哈,年轻人嘛,在外面玩个几天,等钱花光了自然就会回来了。”

我打着哈哈,眼睛从马路这头一直晃到那头,祈祷着有个什么人能突然从黑暗里走出来搭救我,等了半天,连只猫狗都没见着。

“唔……”李老头拿着他那双牛眼睛瞪着我,“……他都好几十年没回来了。”

“啊,哈,大爷,你瞅我这个记性。”

我尴尬的挠着后脑勺,死死的抓着公文包,往后退了几步,生怕他发疯做出什么不管不顾的啥事来。

“你说你们这群孩子,一点气都受不了,我不就是打了他几下,骂了他几句吗?哦,我生他养他,累死累活的上班供他上学,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什么混账玩意。”

李老头把手一摊,双手愤愤的上下比划个不停。

“放心吧,大爷,他肯定会来的,那啥,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往后退了几步,应付了几句,绕过他落荒而逃,一口气冲到公寓楼下,回头看了几眼,好在那老头没有跟来。

“妈的,这小李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我拍了拍胸口,头发乱糟糟的,浑身冷汗直冒,忍不住骂了几句。

其实老李头以前挺好的,没这怪癖,风里来,雨里去的,老实巴交的像头黄牛,一步一个脚印,气喘吁吁的驮着背上的娃娃。

要是一般的娃娃,也倒好,早懂事,晚懂事,早晚都得懂事,但李老头背上这个,个头长得飞快,心却还躺在摇篮里,逃课,打架,拿着胶水粘作业本,捡了块皮筋打烂人家三块玻璃。

李老头下了班,还得挨家挨户的给人家道歉。

有人给李老头出主意。

“打嘛,棍棒底下出孝子!男儿不打不成器。”

李老头觉得有道理,可每次手刚抬起来,还没等落下,就心软了。

哪能下得去手,还不是自己身上的一块肉,打着自己也疼。

李老头和人说,我这辈子估计都下不去手。

没过几天,他就食言了。

那天他下班回家,一进门就发现柜子门敞开着,大大小小的抽屉被翻得乱七八糟,他心里一惊,家里遭了贼了,急匆匆的往床垫下一摸,空荡荡的,啥也没了。

他脚一软,连滚带爬的跌下楼,拜托邻居们报警,大家七手八脚的扶着他去派出所做了笔录。

折腾了半天,警察对李老头说,您回去吧,一有消息我们就会通知您,大家搀着他回了家,也各自散了,李老头坐在床头,喝了口水,脑子倒有些清醒了。

门锁是好的,窗子也没坏,就少了钱,其他的玩意倒是原封不动。

那小王八蛋哪里去了?!

李老头抄起一根棍子就朝网吧跑。

不一会人们就听见争吵声,一老一下的骂骂咧咧的从网吧冲了出来,李老头抓着棍子,从巷头一直撵到街口。

“你打,打死我你就舒服了!”

“我今天就打死你!”

两个人红着脖子斗气,李老头一棍子敲了下去,敲得小李头上往外渗血,他瞅了李老头一眼,从地上捡了个烟头,颤颤巍巍的靠着墙吸了两口。

跑了。

再没回来。

“他不回来也好!一个扫把星,讨债鬼!”

李老头开着门,扯着嗓门吼给街坊门听,桌上始终摆着一副碗筷,吃了饭,他就拿着那根棍子在街口站着。

“他要是敢回来,再给他头打烂!”

站了一个星期,小李也没见回来。

李老头把棍子丢了,背着手在原地兜圈。

“我没想打他,我就是吓唬吓唬他,没想到他就站着,不躲,手上的劲又刹不住了……”

每当老李说起这件事情时,总是一脸的懊悔,而旁边的人却多是愤慨。

“这种儿子,就应该直接打死算了!”卖猪肉的老张说。

“不孝子,没有好报应的!”烧香的王阿姨说。他们都为李大爷感到不平,人们在茶余饭后也常常议论这事,无不摇头叹息,不过日子久了,大家慢慢都习惯了,甚至有些厌烦起来,嚼了一百遍的甘蔗已经够没味了,谁家没有什么难念的经呢?这就是命!

李老头却没有自知之明,一遍一遍的和旁人说着,人们听厌了,都躲着他,他撑着伞,对着风雨喃喃自语,久而久之,整个人便怪癖了。

几年前,老伴去世以后,情况便越发糟糕。

“老婆子去的时候,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她怨我呀!怨我把儿子打跑了啦!”

李老头走街串巷的喊,“她怪我呀。”

从哪以后,李老头见到小孩子都要上去瞅两眼,乖孩子他倒不喜欢,越皮的孩子他越爱,看着别人拿弹弓射玻璃,他拍着手鼓掌,像个老顽童。

但当孩子们都回家了,只有李老头一个人在路灯下等发芽。

他五十刚出头,杵着拐杖站在风里,看上去像棵活了几百年的老树。

他不嫌累,街坊四邻的怨言却渐渐多了起来。

“我家小慧说,李老头现在还站在路灯下呢!”

“是吗?不是开玩笑吧?”

“小孩子说的话能有假么?”

“我不信,他不是早就家都搬走了么?那天我眼看着他的几个远房亲戚把东西搬走了。”

“谁知道,估计他自己又跑回来了呗。”

“我昨天下班也碰见了。”

我缓缓开口道,大家相互看了看,都不说话了。

“他该不会是疯了吧?”

“我可害怕着呢!他要是发起疯来害人……”

“看他那个样子,别说孩子了,我都怕。”

“他无依无靠的,这种人啊最容易做出什么事来。”

“报警吧!”

“警察怎么管,他们能相信么?就算相信,也管不着这事。”

“哎,小宁,你去和他说说。”

“我?”我一愣,“凭啥是我?”

“你不是和他打了照面了么?你不去,难道让孩子去啊。”

“对啊,你就受点累嘛。”

“况且,你也不希望带了女朋友回家,一下车就看见这老头吧。”

“……好吧好吧,我去!”

老头老太太们围着我,七嘴八舌,义正言辞。我推脱不过,只好答应下来。

“李大爷!”

我硬着头皮,朝他大声打招呼。

“哎,小宁啊!下班啦?”

李大爷精神还是很好。

“嗯,大爷,那个,那什么……街坊们要我来和你说一件事。”

“咋?”

他疑惑的看着我。

“您能不能别在路灯下站着了,孩子们都有些怕。”

“怕?怕什么?又不是不认识我!”老头气得吹胡子瞪眼,“哪一个孩子不是我看着长大的!那些弹弓皮球,还是我给买的呢,一群小没良心的,一个个都和我们家小李一样,没良心的……”

老头气得哼哧哼哧喘气。

“话是这样,但小孩子哪里知道这么多,日子还是要过下去是不是?开始新生活。”

“你告诉他们,小李子回来,我自然会走!”

我还想说些什么,李老头却举起拐杖朝我头上敲去。

“我没办法了。”

“那可咋办?”

“我听别人说,李老头怕狗,要不我们牵条狗来,把它吓走!”

“能行么?”

“试试呗!”

第二天大家就找了条土狗来,刚来时还挺威风,冲着李老头汪汪直叫,没想到李老头做了一个摸石头的动作它就怂了,夹着尾巴扭头就跑。

“你怕啥,他又拿不起石头!”

狗主人骂到。

一条狗毕竟势单力薄,我们又多找了几条。

几条狗一齐上阵,龇牙咧嘴的,叫了半天,终于把李老头赶跑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以为这次总算消停下来了,结果等我们一走,他又杵着拐杖在路灯下扎根了。

狗来我退,狗走我来,李老头倔着脾气和我们打游击。

“我们就把狗栓这,看他怎么办?!”

第二天大家出门一看,李老头还在,狗没了,大家骂骂咧咧的咒着偷狗贼八辈祖宗,一边另想办法。

“他不是要儿子,我们就找个儿子给他不就好了。”

“哪里去找,这么多年了。”

“随便弄一个嘛,谁知道他现在长什么样,你不知道,李老头不一样也不知道。”

“我看你挺好的。”

“我才不去,万一他缠上我怎么办?”

“找个人嘛,大家都凑点钱。”

“谁敢啊?”

“那可不一定,现在的人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行吧。”

大家又凑了一些钱,找了一个人演他儿子。

“你就去那根灯杆子下,可劲哭,可劲道歉。”

“行。”

那个人数了数钞票,点了点头。

“爹啊,是我啊,我回来晚了,对不起您啊,爹啊,我们走吧,不要打扰街坊邻居了。”

那人哭得眼泪鼻涕一大把的。

“李老头什么反应?”

他们转过头问我。

我看了看,李老头冷着脸,瞅了他半天。

“我儿子屁股上有块胎记,你给我看看。”

大家都没辙了,谁也不知道小李屁股上胎记什么样,又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又气又怕,七嘴八舌的议论了一番,都散了。

大家避着李老头走,装作没看见他,日子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天,我下班回来,楼道里面却又吵闹了起来。

一个孩子正拿着玩具枪玩呢,李老头忽然窜了出来,吓得他跌了好几跤,脸都擦破了。

家长们都炸了锅,我听着他们一个个气愤填膺的要去找道士驱鬼,脑子里面越发混乱。

我推开门,躲进房里,窗户往外看去。

小区门口的路灯低垂着头,散发着温暖而柔和的光,街上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