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真有养妖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世上真有养妖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萌二
2020-08-22 09:01


这夜雨很大。

杨晓下了车站,一边拿着公文包顶在头顶,一边在心底抱怨自己怎么会被安排来这么一个破地方出差,连个正规住宿的地方都没有。沿着道路走了一阵,终于看见有家店门是开的,隔着雨帘,门头上闪烁着两个字,依稀能辨认清楚——住宿。

杨晓如获大救。

伸手推开老旧的木门,一股潮湿的霉气扑面而来,店内只有一个男人伏在一旁的木桌上,拿支笔正在记账,听见响声,他抬起头,闪着精光的眸子上上下下打量了杨晓一番,然后眼睛微微眯起,朝他露出笑容:“要住宿吗?”

杨晓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长得着实难看,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只夜里出来觅食的大耗子,让他颇有些不自在。

但是人倒是很热情。

男人上前去接过他的手提包,又亲自引路,带着他上楼进了房间,杨晓四下打量了一番,房间虽然比较简陋,但是还算干净。

男人交代了一些事宜,走的时候,杨晓随口问了一句:“老板,怎么不见其他客人?”

男人回过头,嘿嘿一笑,唇边的小胡子也随之抖了两下:“我这店虽不高档,但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

扔下这句莫名的话,店老板轻轻掩上门,踩着木楼梯“咯吱咯吱”的下楼了,杨晓独自在房中转了两圈,随后翻身躺在了床上。

杨晓向来浅眠,如今又身处陌生的环境,夜半时候,一阵轻微的响声让他睁开了眼睛。

老房子隔音效果不好,能听出是个女子的笑声,杨晓皱了皱眉,突然又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店老板。他在暗夜里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笑声,倒真的像是一只耗子,杨晓的脑海里又冒出他那古怪的相貌。

“你这死鬼,都半夜了还不消停,不怕吵到客人~”

店老板发出一阵喘息:“怕什么,我在自家店里,他能怎么着了?”

之后又是一阵调情的话语,杨晓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也许是深夜太过孤寂,那女人的声音落到耳中,竟荡漾出了一丝动人的妩媚,但是一想到老板的长相,杨晓赶紧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与此同时,心里对这女人的长相不禁有些好奇。

次日,杨晓睡到中午才起来,他揉着昏沉脑袋,想下楼找老板退房,却发现昨天的位置上,正坐着一个明艳的女人,她穿着紧身的烟灰色旗袍,将玲珑的曲线勾勒得凹凸有致,像是一颗饱满的水蜜桃。

杨晓一时看得呆了,察觉到有人,女人稍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杨晓顿时倒吸一口气——这种破落的小镇,竟有这样的美人!

“你就是昨天的客人吧,我老公跟我提起过,没想到还是个俊小伙。”

杨晓愣了一下,又见老板娘伸手夹过一支烟:“要退房吗?”

“不,不是。”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抢先做了决定,杨晓看着她,“再住一晚。”

老板娘扫了他一眼,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情:“好。”

听见她的声音,杨晓突然想起了老板昨夜的风流话,心中不禁泛起一阵恶心: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就嫁给了那种人?

这夜,杨晓有些心不在焉,闭上眼睛的瞬间,全是老板娘的一颦一笑。到了半夜,依旧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之后他听见老板娘下床:“累死了,我去冲个澡……”

门被打开,木楼梯上传来了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杨晓按捺不住,下床稍稍打开门缝,偷偷朝外面看了看,老板和老板娘的房间正在他楼下,二楼有个卫生间,老板娘这会正上了楼。

左右犹豫了一番,杨晓终于还是失去了理智。

他轻手轻脚的来到卫生间门口,按住门把手试了试,惊讶的发现这女人竟然没有锁门,按捺住心中的狂喜,他朝四周打量了一番,确定无人之后,缓缓将门打开了一条缝,一股热气传来,他眯了眯眼。

氤氲的水汽中,老板娘正解开衣物,缓缓褪下睡衣。杨晓下意识的捂住鼻子,目不转睛,只觉得一股热血冲上脑门。

水汽中,老板娘的臀上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杨晓揉了揉眼,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是下一秒,他便看到老板娘原本性感的臀上,突然凭空生长出了一条尾巴,像是一条光滑的长鞭,随着升腾的水汽越来越长,在身后甩着妖娆的弧度。

杨晓愣了几秒,随后瞪大眼睛,控制不住的捂住嘴巴猛然后退了几步,在尖叫之前撞到了身后的来人,回过头,看见老板面无表情的立在他的身后,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你都看见了?”

杨晓推开他,伸手扶住一边的走廊,颤抖着指向老板:“怪,怪物!”

“叫人家怪物,真是不礼貌。”尾音落下之时,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老板娘裹着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一只手勾上了老板的脖子,一只手将自己的尾巴绕到身后,看见杨晓见鬼般的表情,莞尔一笑“应该是,妖怪。”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杨晓坐在灯下,看着对面满脸堆笑的老板,觉得今夜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但是对面的女人正坐在老板的腿上,告诉他这一切都真实发生了。

他,见鬼了。

“我也是看与你有缘,才将实情告诉你,小伙子,养妖这话听起来虽然不现实,但是试过了,便知道其中滋味,让人欲罢不能啊。”

老板伸手将老板娘缠在他脖子上的手拿下来,放在唇边吻了吻,老树皮般的脸颊与雪白柔嫩的手指成对比鲜明,杨晓感觉心里有什么念头微微动摇了一下。

“你疯了吗,她是怪物,你们……”对上老板娘不悦的目光,杨晓打了个寒颤,声音放缓了下来,“你们在一起,就不怕她会……”直至最后,完全沉默下来。

老板看出了他的顾虑,他放开老板娘的手,将脸靠近他,白炽灯光下,他的眼神闪着一股奇异的光芒:“你错了,实际上妖怪非常单纯专一,并非人们口中的怪物,只要你悉心对她好,她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

老板伸出手,在怀中摸出一个绿色的小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颗鹅卵石般大小的种子,在灯光下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年轻人,我这里还有一颗种子,你要是愿意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今夜的事情,你就当从未发生过,如何?”

杨晓怔怔看着老板手中的盒子,光滑的种子盘踞在中间,像是一颗精致的绿宝石,等待着他去采撷。抬头看了一眼妩媚的老板娘,杨晓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迟疑了片刻,而后,朝盒子缓缓伸出了手。

杨晓买了一个大鱼缸,将种子扔了进去,按老板说的方法,灌满清水,每日朝里面滴几滴自己的鲜血。

“用自己的血养出来的妖怪,此生都只会认你一个主人,专情专一,死心塌地。”老板的话历历在耳,想起明艳的老板娘,杨晓只觉得一阵悸动,勤勤恳恳的用血养着鱼缸内的种子,像是呵护着一件至宝。

一个月过去后,没有半点异常,杨晓开始怀疑老板是不是为了堵住他的嘴巴,拿这莫须有的种子唬他。

但是所谓的妖已经养了这么久,现在放弃实在不甘心。

这夜,杨晓照例观察这种子到了深夜,但依旧不见一丝动静,疲倦的爬上床,他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一个月前的奇遇,如今回想起来,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毕竟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妖呢?

睡意席卷而来,杨晓沉沉睡了过去,他做了梦,梦见了老板娘。

梦里的老板娘还是那么的妩媚妖娆,他按捺不住的上前抱着她纤细的腰身,却摸到了一条冰凉的尾巴,像条泥鳅在他的手中蠕动。

杨晓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漆黑提醒他,一切都只是场梦,他刚舒了口气,突然觉得不对劲,自己的身上不知什么时候压了一个沉重的东西,脖子上也是一片凉飕飕,他伸出手摸了摸,摸到了一堆头发,湿漉漉的堆在他的胸前。

杨晓的脸刹那间就白了,他颤抖着伸出手,打开了床头的灯,慢慢垂下眼,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女鬼,而是看见了一张绝美的脸。

趴在他胸口的女子皮肤白的像是初雪,她微微睁开漆黑的眸子,眼中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真,像是条刚刚上岸的美人鱼。见杨晓目瞪口呆,她揉了揉眼,冲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你醒了?”

杨晓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你······是谁?”

女子伸手勾住他的脖颈,吐气如兰:“我叫落落,是你的养的恋人啊。”

混沌的脑海恢复了一丝理智,杨晓下意识的转过头,发现鱼缸中的那颗绿色的种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剩下一缸的清水闪着粼粼的光,他看着胸前的美人,原本的惊慌慢慢平息,涌上一阵狂喜。

原来那老板真的没有骗他,世上真有养妖一说。


养妖成功之后,杨晓宛若发现了新大陆,对一切都兴趣缺缺,每天心心念念的就是他养出的美人。

起初他还有些戒备,每日细细观察着落落的一举一动,怕她有什么异样,但是半月过去,一切平静。落落不仅长得美,性格温柔体贴,对他更是言听计从,乖顺得不可思议。

杨晓一边观察,一边愈发试探她的底线,回家时大着胆子让落落给他脱鞋擦脚,她也是照做不误。

看着跪在地上如小猫般乖巧的美人,杨晓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抱到了床上。

温柔乡里滚过一番,已经是深夜,杨晓躺在床上,臂弯中的落落裹着睡衣像是只小猫。

杨晓看着她,忽然想起了老板娘,和她身后的那条尾巴。他眉心突突跳了两下,沉默了半晌,而后忍不住道:“你也有尾巴吗?”

落落没注意到他的异常,亲昵的戳着他的胸膛:“我没有,每个妖怪的形态是不一样的。”

杨晓看着她:“那你的形态是什么?”

在杨晓有些好奇的目光下,落落抖了抖脑袋,她原本两只跟人类一般的耳朵,慢慢变成了两只尖尖的猫耳朵,立在脑袋上,微微颤抖。

杨晓松了口气:“原来你有这么可爱的耳朵。”

落落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十分欣喜:“你喜欢吗?”

“喜欢。”

落落“咯咯”笑了两声,她捂住脑袋,将耳朵恢复原样,而后伸手紧紧抱住了杨晓的脖子,力气大得勒得他有些踹不过气。

“亲爱的,我会永远爱你的。”

想不到这妖还这么纯情。杨晓有些诧异,伸手抚过她的背,他突然有个大胆的念头:她这么顺从自己,若是他有了别的女人,她是不是还是会对他任劳任怨?

日子安安静静的过了四个月,杨晓的新鲜劲消了大半,毕竟再好看的花也有看腻的一天。

这天下班,杨晓没有跟往常一样立刻回家,而是在附近的街市逛了逛。

初秋的傍晚带着一丝凉意,杨晓看着街上飘黄的梧桐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了,从那个不寻常的夜晚之后,他的
生活就被落落给填满了。

如今想想,觉得落落似乎也没那么大的魅力。

他走到一家新开的花店门前,门口一朵白色的雏菊正在风中微微颤抖,店主人从里面走出来,淡绿色的裙子扫过雏菊,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

杨晓眼神微微一亮,随即推门而入。

“欢迎光临,先生要买花吗?”

杨晓站在女生的跟前,低头看着她小巧精致的脸庞,缓缓道:“想给心仪的女生送束花,送什么比较好?”

“这个啊……”女孩想了想,转身跑向门外,抱回了刚刚他看到的那束雏菊,“雏菊,代表暗恋的心情,或许会适合先生。”

杨晓伸手接过,看着女孩清澈的眸子,嘴边笑意不禁加深了一些。

他将雏菊放在鼻尖闻了闻,而后递到了女生面前:“喜欢吗?送给你。”

女生愣了一下,随之意识到了杨晓的意思,她涨红着脸后退了一步:“这样不太好吧……”

她虽然没有落落精致,但是红着脸的模样别有一番风味,她也不会像落落一样,机械的接下礼物,然后是他都能预料的夸张的笑容与感动,他对她那一套已经厌烦了,他需要新的惊喜。

气氛正好之时,对面的玻璃橱窗上,映出了一张熟悉的脸。

杨晓睁大眼睛,变了脸色。

落落垂着眼慢慢靠近橱窗,目光定定的看着屋内的二人,两人隔着两米的距离,杨晓看见她的脸色泛起一阵苍白,她将脑袋抵在橱窗上,慢慢张了张嘴,说了几个字。

杨晓读出了她的口型。

你骗我。

杨晓阴沉着脸回了家门,身后落落一直跟着他,不声不响,就像是他身后的影子,杨晓中途回头看了一眼,对上她冷冽的眼神,微微有些心惊。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落落,陌生的让人有些害怕。

但是一想到她平日里的乖顺,他握紧拳头,转过身,冷声道:“今天累了,放水给我洗澡。”

闻言,落落并未像平日里那般立刻去卫生间放水,她定定的站在客厅,神色空洞的望着杨晓,半晌没有动作。

杨晓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带:“你没听到吗?”

落落回过神,轻轻道:“是。”

望着她走进卫生间的背影,杨晓迟疑了片刻,而后甩下衣物,自己也跟着走了进去。

将脑袋靠在浴缸上,杨晓放松身体开始闭目养神,落落照旧跪在他的身边,拿着浴巾仔细的给他擦着身子,力道恰到好处,他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哼声,与此同时,嘴角不禁微微上扬,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

什么养妖,不过养出了一个蠢女人。

休憩了片刻,杨晓缓缓睁开了眼,目光落在身侧落落的脸上时,瞳孔忍不住微微放大。落落那双大眼睛紧紧盯着他裸露的身体,平日里漆黑的眸子此刻浸满了冷光,有那么一刻,杨晓甚至看到了她的眼底出现了一抹诡异的红色。

僵直着身体,杨晓试探着轻轻唤了一声:“落落?”

落落停住动作,眸中反常的光芒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抬起头,对上他怔怔的目光时,木然道:“杨晓。”

“嗯?”

“只要你永远爱我,你做什么我都可以原谅你。”

四目相对,杨晓觉得气氛有种说不出的奇怪,他下意识道:“当然,我爱你,永远。”

落落撇了撇嘴,听见这句话后,终于笑了出来,这是今天,她露出的第一个笑容,那一刻,杨晓竟有一种死里逃生的幸存感。


两日后,杨晓经过那家花店,发现那里出了意外——店主人死了。

死得着实冤枉。

前天夜里刮了一阵秋风,女生就出来将自己门口的花给搬进去,好巧不巧,旁边大楼的一块玻璃不知怎的被风吹了下来,正巧砸在了女生的脑袋上。旁边的邻居声情并茂的跟他说了这场惨剧,还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了看高处的大楼,心有余悸。

杨晓皱着眉:“你听谁扯的,这大楼的玻璃怎么可能被风吹下来,又不是台风······”

说到一半,他突然神情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将指尖燃了一半的烟给掐灭,他拉了拉风衣的带子,急匆匆赶回了家。

落落正在做饭,她穿着小熊拖鞋,一边哼着歌一边将烧的通红的虾子装进盘子,看起来心情不错。

杨晓这边的心境截然相反,他紧紧盯着落落在厨房忙碌的背影,良久,干涩的开了口:“今天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落落从厨房探出脑袋。

“就是那个花店。”杨晓转过头,避开了她的目光,而后继续道,“那个店主,意外死亡了。”

“是么?好可惜啊。”

落落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杨晓看着她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心中的那股猜想更加强烈,“你不会······”

“不会什么?”落落亮晶晶的眼睛死死盯着他,不起一丝波澜,杨晓浑然起了一丝鸡皮疙瘩,他深吸了口气,然后沉默下来。

“没什么。”

杨晓将饭塞进嘴里,如同嚼蜡,吃了两口,身边突然出现一片阴影,他下意识的转过头,看见落落伸手抱着他,手指轻轻拂过他的面颊:“杨晓,你不要再想着别的女人了,我爱你,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落落声音喃喃,异常深情,杨晓却听出了一丝惊悚的凉意。望着绕在脖颈的雪白手臂,宛若老板娘身后的那条柔软的尾巴,他觉得再紧一点,自己可能就会被缠绕窒息而死。

他意识到了一件事,这女人到底是个怪物,只要她想,可以轻易的杀死自己。

花店主人意外死亡的阴霾缠绕在心头,与落落那张绝美的脸重合在一起,让杨晓不不寒而栗。

他开始不想回家。

下班后,杨晓驱车径直来到一家以前常去的酒吧,坐在吧台边,眯着眼寻找新的猎物。

他有一张英俊的脸,在酒吧勾搭上陌生的女人不算一件难事。

很快,他就看中了一个红裙女子,三言两语便撩的女人春心荡漾。

将她带到角落,杨晓伸手撩起她耳边的头发,笑得异常暧昧:“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锁骨上的这颗痣很性感?”

女人被他的情话逗得面色潮红,杨晓顺势将头埋进她的脖颈。酒吧里灯光暧昧,杨晓吻了半晌,从她的颈窝抬起头,眼神略过她的肩膀,只是随意的匆匆一眼,却在人群中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他顿住了动作,然后眨了眨眼,却又什么都没看到。

眼花了?

杨晓僵住动作,四下寻找了一番,怀中的女人察觉到他不对劲,将身子远离了一些:“怎么了?”

杨晓回过神,扯出一个干涩的笑意:“没什么······”说话间,他突然觉得不对劲,刚刚一直寻找不见的身影,这会突然出现在了杨晓的视线中。昏暗的灯光下,落落侧身坐在不远处的桌旁,虽然只是一瞬,但是杨晓确定就是她,甚至能感觉到她的眼神穿过喧嚣的人群,落在他的身上泛着冰冷的光。

他下意识的一激灵,伸手推开了面前的女人。

“我有事,先走了。”不顾女人惊讶的目光,杨晓面色如灰的拿过一旁的外套,匆匆站起了身。

他几乎是逃也般的离开了酒吧。

外面的风带着丝丝凉意,拂在脸上使他酒劲渐渐消退,杨晓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靠在墙上吸了几口,慢慢清醒了过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得摆脱这怪物。


借着出差的理由,杨晓再次返回了之前的小镇。

既然老板知道养妖,那应该也知道如何让妖消失吧。

一路上他抱着行李箱,心神不宁,目光游离在人群中,总觉得落落在某个地方偷偷地监视着他。

绷紧着神经坐了七八个小时的动车,又辗转三个小时的大巴车,终于到了地方,杨晓下车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酒吧里他曾勾搭过的那个女人,现在她还活着吗?

但是,又与他何干?

嘴角露出一丝轻松地笑意,杨晓抖擞了精神,马上,他就可以摆脱落落了。

凭借着记忆在镇上寻了许久,杨晓终于找到了那家宾馆,但是没想到的是,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已经人去楼空。门口闪着“住宿”两个字的牌子被扔在一旁沾满了灰,长相猥琐的老板和美艳的老板娘就像是那场来的迅疾的大雨,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巨大的改变,而后磨平痕迹消失的如此干净。

杨晓拉着行李箱,愤怒的朝空气挥了一记空拳。

难道今后他真的就要和这妖怪相处一辈子,永远摆脱不了她的掌控吗?

想想就觉得可怕!

杨晓不甘心的转过身,愤愤的咒骂了一句,突然,电光火石间,他意识到了什么。

还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她永远消失。

落落来历不明,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户口,害怕别人起疑,甚至他都没让她怎么出门,周边也没什么人知道她,更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是人,只是一个怪物。

站在秋日的午后,杨晓握紧手中的拉杆箱,脑海中有什么念头一闪而过。

今天落落的心情很好,因为在外出差的杨晓晚上回来,她特地出门,戴上口罩买了一些他喜欢吃的菜。

路过后街的时候,她看见之前的那家花店关门了,里面的花草都换成了服装,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短发女人。

落落随意瞟了一眼,想起了之前的花店主人,说起来,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听说是意外死亡了,还挺不幸的。

到家的时候,杨晓已经回来了,他坐在沙发上,衣服鞋子都没换,神色空空的望着窗外逐渐黑下来的天,似是有什么心事。

落落惊喜的叫了一声,冲上去紧紧搂住他的脖子,细碎的头发挠着他的脖子,有些痒痒的不适感,杨晓忍住推开她的冲动,挤出一个笑脸:“我有些累了,你先去做饭给我吃好吗?”

“好,你等着!”落落跳起来,欢快的进了厨房,杨晓看着她曼妙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要是她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也算是个不错的床伴。

但事实总是愿与人违。

这天夜里,杨晓格外沉默,他看着一直找话题的落落,突然道:“落落,你觉得……咋们分开一段时间,怎么样?”

落落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为什么,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杨晓有些烦躁的打断她:“我最近太累了,想一个人待会。”

落落低下头,慢慢红了眼眶,不一会儿,转成了小声的哭泣,杨晓拉着衣领,强压住不适:“落落,没有谁离不开谁。”

落落抹着眼泪:“可是,你不是说过会永远爱我的吗?”

杨晓一时语塞,他心虚的抬起头,看见落落敛下眼神,眼中闪烁着明明灭灭的火光,那张精致的脸此刻表情怔怔,猜不透想法。

她顿住动作,突然道:“你是不是爱上别人了?”

杨晓微微一惊,放在身侧的手心不自觉出了一层冷汗,忍不住又想起了之前花店的女孩和酒吧的事,他逼着自己冷静了下来,看着对面清丽绝伦的女人,稍微缓和了语气:“没有,落落,我自始至终只爱你一个的,只是工作太累了,我想好好好静静。”

“那我晚上睡沙发,不打扰你,好不好?”落落眨了下眼,又回复了平常小鸟依人的模样,她恳切的看着他,样子像是一只乞怜的小狗。

杨晓缓缓点了点头,而后不再犹豫。

他伸手拿过之前准备好的一杯牛奶,放到了她的面前:“好,那不走。”

伸手接过他的杯子,落落露出一个甜甜的笑意:“杨晓。”

“嗯?”

“我爱你。”

杨晓看着光滑的地板,漫不经心:“我也爱你。”


黑暗中,一切都显得格外静谧,杨晓睁着眼睛,甚至能听见自己浓重的呼吸,他伸手拿起了床边的手机,凌晨2点,正是睡得正熟的时候。

落落躺在沙发上,微闭着双眼,长长的头发散下来挡住半边侧脸,露出牛奶般光滑的瓷肌。

杨晓蹲下来,轻轻地摇了摇她:“落落?”

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杨晓加大力气,拧了拧她的胳膊,落落仍旧没有睁开眼睛。

这药的剂量,普通人足以致命。杨晓伸手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均匀轻缓,没有任何异样,这样看上去,她就是陷入了沉睡。

“不要怪我,谁让你非要纠缠着我······”杨晓拿出早已预备好的水果刀,在脸上映出一道冷光,他将刀刃缓缓靠近落落的脖子,咫尺之间,却迟迟不敢下手。

他不知道能不能一刀致命,但是妖怪也是有生命的,即使是比人强一些,也是能被杀死的吧。

“杨晓,你在干什么?”

一声软软的声音,打断了杨晓的胡思乱想,他回过神,发现落落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睁着漆黑的大眼睛看着他,眼中是不可置信。

杨晓大惊失色,他睁大眼睛,见她望着他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昏暗的光线里,杨晓似是又看见了老板娘身后的那条尾巴在空气中轻轻甩动,下一秒似乎就要在某个角落里窜出来,缠绕住他的脖颈。

杨晓大叫一声,将手中的水果刀胡乱的刺了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刺中,又或者是刺了多少刀,开始他还听到落落的呻吟,但是之后就只有血肉模糊的声音。

等他停下的时候,落落已经倒在了沙发上,没有了气息,杨晓感觉自己的手上有黏腻的鲜血,他跌坐在地上,拼命抚平了自己的情绪后,缓缓起身打开了灯。

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红色,他眯着眼,让眼睛逐渐适应屋内的光线后,坐在一旁的地上,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冷静下来之后,他慢慢爬起来,走到落落身边,见她仰面躺在沙发上,白皙的脖颈上还在向外汩汩流淌着血。

妖怪的血,也跟人一样,是鲜红的么?

杨晓看着手中的刀,突然不那么怕了。

他坐在尸体旁边慢悠悠的抽了一根烟,等烟燃尽的时候,杨晓做了个决定——分尸。

这事杨晓第一次做,他从厨房拿来了菜刀,落落美丽的头颅就像是已经成熟的果实,他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砍了下来。

脑袋在地上滚了几圈,而后停在了他的身侧,杨晓将口中的烟拿下来,嫌恶的皱了皱眉头,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落落没有头颅的身体,好像动了一下。

杨晓顿住动作,死死盯着地上的身体,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的额头渗出一丝细汗,半晌,似是为了安慰自己,他狠狠甩了甩头,自顾的笑了一声:“眼花了吧……”

然而下一秒,他的笑容便僵死在了脸上。

“为什么,我明明这么爱你……”

杨晓只觉得脑海里轰鸣一声,有片刻的空白,他睁大双眼,顿住了几秒,而后按捺住颤抖的双手,逼着自己慢慢转过了头。

滚落在身旁的脑袋,在他的注视下,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空空的望着天花板的方向,在他惊恐的眼神中,流下了一滴泪,柔软的双唇似是两片花瓣,一张一合,重复着一句话。

“为什么?”

杨晓似是见鬼般的后退一步,踉跄着摔在了桌旁,看着落落慢慢融为一体的身体和脑袋,他的脸上失去了最后一丝血色,张了张口,却只发出了嘶哑的两个字:“怪……怪物……”

老板和老板娘来到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清晨。

屋内的景象实在有些骇人。

落落还是穿着昨晚白色的睡衣,蕾丝边的下摆被鲜血浸泡成了红色,客厅里四处都溅洒着血滴,不知道是落落的,还是杨晓的。

老板动了动嘴唇,轻轻唤了一声:“落落?”

厅中的女子微微怔了一下,而后缓缓转过身,满是血渍的脸上泪痕未干,神色呆滞。她的怀中紧紧抱着一个被血染透的物体,老板走近了看,才发现是杨晓的头颅,那张英俊的脸神色安宁,看来死得时候没受什么痛苦。

“为什么,我这么爱他……”

落落缓缓抬起头,眼神空洞的望向面前的二人,绝美的脸上带着伤心欲绝的悲痛。

老板娘指尖夹着一根烟,从口中袅袅吐出一口烟雾,冷哼一声:“人类,虚伪的生物,将自己打扮得衣冠楚楚,可是却什么禽兽的事情都能做出来,如今这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转头看着地上伤心的女子,她深深叹了口气,“女儿,跟我们回去吧。”

老板走上前,将落落怀中的脑袋拿了过来,而后见落落闭上双眼,在清晨的阳光里,慢慢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待光晕散去之后,落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地上一颗奇异的种子,光滑剔透,闪着幽绿的光芒。

老板将种子小心翼翼的捡起来放到怀中,看着狼藉的房间,丑陋的脸庞狠狠抽搐了几下,而后扭曲成一个夸张的弧度,嘴边的胡子越来越长,到最后跟真的老鼠一模一样,他转头看着老板娘,尖细着声音道:“老规矩,脑袋归你,我吃身子。”

尾声
这夜的雨来的迅疾而突然。

叶兴第一次来这个小镇,狼狈的寻了好久,终于看见了一家住宿的地方,他赶紧跑过去,伸手推门而入。

迎面传来一阵潮湿的气息,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他伸手在鼻子面前挥了挥,提高了音量:“有人吗?”

楼梯上传来一阵有力的脚步声,叶兴转头望去,昏暗的光线下,慢慢出现了一张男人的脸,相貌猥琐,唇上的两撇胡子格外滑稽,他眯着那双绿豆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叶兴一番后,微微一笑。

“要住宿吗?”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