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中)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疯子
2020-08-23 10:00



周五咱们说到一个保险理赔员的故事,故事里的马哥是一名保险理赔员,干这个工作好多年了,一直负责保险的”核保“与”核赔“工作。所有出险的赔付需要经过马哥部门的确定,确定没问题了才会走赔付流程。

可谁知道马哥的女儿检查出了急性髓系白血病,而马哥给女儿买的保险也只是最基础的寿险,对这个病的赔付远远不够治疗的费用。好不容易在大家的捐款帮助下病情得到控制,但是没多久马哥的妻子仝艺开车带女儿去医院的途中发生车祸,妻子和女儿当场死亡。

车祸发生几天后,马哥被警方带走调查了,理由是他涉嫌杀妻骗保。



前情提要请点这里↓↓↓



消息像风一样瞬间传遍整个公司,一时间成了公司所有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虽然说什么的都有,但总的来说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马哥是故意骗保,而且闲人们的猎奇心和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随着这件事的逐渐发酵,竟然有人将马哥“杀妻”的动机和具体行为都给总结了出来。

先说动机,这不用说肯定是为了钱。有人传马哥在外面欠了一大笔钱,而这笔债务他是瞒着仝艺的,因为女儿突然生病,这笔巨额的债务一下子成了填不上的无底洞,而我们公司给他捐的那笔钱还不够他还债的。

这个说法的支持依据是有人说马哥给仝艺买了好几份高额的保险,而且购买的日期都是在女儿生病之后;另外,似乎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些保险是他在好几个保险公司分别购买的。

其次就是马哥的杀妻行为,这个传得更神。有人有鼻子有眼地说他家的那辆车刹车盘早就老化了,就在仝艺出事前不久,他去保养车的时候,修理厂让他赶紧更换刹车盘,但是他却说自己手头紧,换一套刹车盘好几百,还是开一段时间再换吧。

由此可见他是早有预谋。

另外,仝艺出事的那天,他本来是应该跟仝艺一起开车带孩子去省城的,但是他却故意装作一心为了工作而坚持去开启动会,并让邻居替自己照顾儿子。这样一来,死的就只能是仝艺和身患重病、治疗无望的拖油瓶女儿。而且他不但能够非常合理地避开车祸,也能给自己提供不在场的证明,实在是太高了。

这些说法越传越详细,加上一些人添油加醋的描述,到最后原本不相信马哥会杀妻骗保的一些同事也都深信不疑。

说实在的,我必须得承认,那些人传来传去的这些说法在我的内心也掀起不小的波澜,而且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这些说法也几乎都无懈可击,可是我始终无法将马哥跟众人口口相传的这样一个为了骗保而灭绝人性的禽兽联系在一起。



除了这些议论之外,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事故发生后,我去马哥家里,见到他和仝艺嫂子父母两家人的反应。

仝艺嫂子的父母自不必说,他们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的女儿和外甥女就是被马哥这个狠心的禽兽丈夫和父亲杀害的,毕竟他们是受害人的亲属,有这样的反应我能理解,但最让我感到难过甚至有一丝绝望的是马哥家人的反应。

马哥的父母面对众人的议论和指点,竟然也表现得抬不起头,我试着去安慰他们说叔叔阿姨你们要坚强一点,要相信马哥是清白的,但他们给我的回应表现得苍白无力,给我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而他们之所以这么没有底气,我发现竟然全都是因为保险闹的,他们一开始也是劝仝艺父母说马哥不可能作出这样的事情来,然而仝艺父母翻来覆去的一句话——“我女儿和外孙女死了他能拿到两百多万的赔偿,不是他干的打死我都不信”——到最后搞得他们连自己的亲儿子也无法相信了。

而就连马哥的小儿子,刚刚六七岁的年纪,也表现的义愤填膺,他把家里所有关于马哥的照片全都撕了,见人就跟人说,马哥杀了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因为这样做他可以获得高额的保险理赔金。我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是保险理赔金,小家伙摇摇头,说反正就是很多很多钱。我说那可是你爸爸啊,你连自己的爸爸都不信么?小家伙动摇了,说我姥姥姥爷都说了,我爸给我妈买那么多的保险就是没安好心!

这是我第一次对自己从事的职业产生了怀疑和动摇,保险不是救人的吗?怎么因为有保险理赔金的存在,一个好人就硬生生变成一个坏人了?




我很想想办法还马哥一个清白,但是只有我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太单薄了,我没有办法介入警方的调查,也不可能获得太多的线索和情报,而且最重要的我还得不停的工作,根本就停不下来。我能做的唯一的事情,似乎就只能是在别人听到别人在议论马哥杀妻骗保的事情时冲过去,大声地呵斥他们不要瞎说八道。时间长了,我在公司里都变成了人人躲着走的疯子。

而且因为我毕竟是马哥曾经带过的徒弟,是公司里跟他关系最近的人,大家在议论他的时候只要看到我走近,马上就很有默契的停下来,等我走远之后再继续,后来甚至有许多同事也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搞得我郁闷得要死。

除了工作之外,那些天我脑子里不停回忆自己入司后跟马哥结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我不敢说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但我内心深处却一直有个声音让我相信他,他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当然我也清楚,法律是公正的,如果马哥真的是清白的,我相信警方一定会调查清楚,并还他一个清白。

跟我一样相信马哥是清白的,还有我们部门的经理,她和马哥是同一年入司的同事,可以说相知多年,也是最了解他的人之一。我们经理跟我的观点一样,她虽然也觉得那些传言有鼻子有眼的,客观上确实很有道理,但在情感上还是选择相信马哥不会那么做。

为此我们经理还带着我去专门咨询了我们公司的法务,从马哥的律师那里获得了更多的信息。



律师告诉我们,举报马哥的人,是他经常去保养车的那家修理厂的老板。

此人姓韩,私下里跟马哥关系很好,这个韩老板除了开修理厂之外,他平时还干一些民间融资的勾当。这种所谓的民间融资那些年在我们这里十分流行,融资的主体主要是一些房地产公司,他们向客户承诺高于银行贷款利率的高利息,然后向客户吸纳大量的现金进来之后,每个月按约定向客户支付利息。

马哥就是在韩老板的介绍下,东挪西借了三十多万,全都经由韩老板放到了一个房地产的项目里。这个项目下来,马哥的三十多万确实增值了不少,这也让马哥对韩老板的能力和人脉越来越放心。

保险公司本来就是金融体系的一个分支,马哥作为保险公司的老员工,可能正是因为对于自己金融知识的自信,导致他没有及时收手,而是不断地跟韩老板合作,接连做了好几个项目,也确实挣到了不少钱。但就在我入司后不久,他跟韩老板的又一次投资却遭遇了滑铁卢,房地产老板资金链断裂,卷款跑路,马哥的几十万块钱瞬间都打了水漂。

马哥的钱没了之后,不敢告诉仝艺嫂子,本来嫂子就不同意他瞎折腾,所以他之前的几次投资都是瞒着嫂子的,他是想着赚够一套新房子的钱,然后直接买套新房,给嫂子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不禁让我回忆起当年跟马哥一起出门调案子,吃饭时我跟他抢着付账的场景,每次都被他板着脸给拒绝了,说他比我工资高得多,而且还有外快,让我不必打肿脸充胖子。

那个年代许多保险公司内部管理制度都不甚完善,尤其是基层分支机构的两核人员手里权限很大,确实有一些胆子大的人会利用权限来捞外快。而且马哥在我们所有的已婚同事里的生活水平并不算低,他有房有车,日常穿衣吃饭、抽烟喝酒啥的也都挺上档次,如果没有额外的收入,单凭他工资的话也不可能维持如此的生活水平。所以我那会儿想当然地认为马哥也是这么干的,并没有往深处想。

那是后来我有一次开玩笑地向马哥请教如何利用手里的权限捞外快,结果不等我话说完,就让他给训了一顿。

他说我要是还想好好干就趁早别打这种主意,他不管别人咋干的,反正作为他的徒弟,他绝对不会教我,也绝对不允许我这么干!看我一脸尴尬,他解释说一来我们公司规模较大,各项制度十分严谨,没有太多空子可钻,二来是这么干也捞不了太多钱,男人想挣钱就挣大钱,为了这点蝇头小利违背自己的职业操守,将来也成不了啥大事。

我心里有些不服气,就问马哥那你的大钱都是咋挣的,你也教教我。马哥冷笑一声说你还是好好琢磨咋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吧,等将来你转正后收入高了我再教你,否则你连本钱都没有,咋去挣大钱?

被马哥训过一次后,我再也没提过捞外快的事儿,一来是觉得挺没面子,二来也是因为保险公司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根本无暇他顾。

现如今从律师口中得知马哥所谓的赚大钱的法子居然是这个,那会不会是那次投资让马哥和韩老板产生了矛盾?

我问律师知不知道这个老韩举报里怎么说的。




律师说老韩在举报里说马哥的女儿生病后,有一次他去韩老板的店里保养车子,老韩在对车子进行检查后发现刹车盘磨损严重,建议他进行更换,马哥愁眉苦脸地叹口气说快别提了,自己现在连买烟的钱都没有,换套刹车盘好几百,还是省省吧。

老韩知道这车平时都是马哥媳妇在开,说这可不行,万一哪天仝艺在路上出现个紧急情况刹不住车可咋整?

马哥居然说了一句那敢情好,我给她买了充足的保险,受益人是我跟孩子,她要是挂了保险公司得赔一大笔钱,除了还债还能落下不少,反正我是跟着你投资失败的,要不然你帮帮忙,再给我那刹车片做做手脚?

老韩听了马哥的话,哈哈大笑说没看出来老弟你可真是个狠人,不过这伤天害理的事儿我可不能干,我劝你还是赶紧把刹车盘换了吧。

然而马哥坚持没有更换刹车盘,只做了简单的保养后就走了。

仝艺出事之后,残破不堪的车子被拉到了老韩的修理厂,老韩这才得知仝艺的死讯,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马哥跟他聊天时说过的那番话,因为当时修理厂的好几个技师都能听到了,老韩为了自证清白,就第一时间向警方进行了举报。

除此之外,律师还告诉我们,警方目前所掌握的证据对马哥十分不利,而且他当前的状态也非常差,警方在对他进行询问的时候,他不是不停地落泪就是一言不发,并没有否认警方对他提出的任何指控,所以他对这起案件的走向并不乐观。


就在我为了马哥的事儿焦头烂额甚至有些绝望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让事情彻底出现了转机。

PS:

本想事情能马上水落石出,但是目前的情况还是很复杂。

马哥真的是为财做了坏事吗?韩老板到底是出于正义还是跟马哥之间的财务纠纷做伪证呢?马哥这边还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下周,我们将揭开这个故事的真相。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