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文探案之湖边凶杀案(上)
故事

悬疑故事:吴小文探案之湖边凶杀案(上)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元峰
2020-08-23 19:00


周末的早晨阳光灿烂。把全身都蒙在被窝里的吴小文伸出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拿起枕边的闹钟按了好几下,这才反应过来吵醒他的原来是闹钟旁的手机。

“吴队长,西塘河畔发现了一具女尸”电话那头传来下属李琦的声音。

这个周末吴小文休息,昨天他睡得晚。本来还睡眼朦胧的他听到案件的汇报后,立刻变得精神了起来。作为一名警察,他总是对工作充满了热情。

在确认了具体的位置后,他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洗漱完就去地下车库发动了汽车。

远远的,他看见河畔边站满了围观的人群,路边停着几辆警车。

人群前面已经拉起来警戒线,有两名警察站在线前。

吴小文走了过去,从口袋掏出他的警察手册。执勤民警立刻拉起了警戒线,让他进去。

“头,你来了。”看到吴小文,李琦立刻走了过去。

“死者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性,今天早上有位老头来河边钓鱼,看到河边有一具尸体,把老头给吓得半死。幸亏另外一位晨跑的年轻人也过来,才帮忙选择了报警。"李琦说着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一老一少。

已经做好笔录的两个人看上去表情凝重。“可真不走运啊!”吴小文心想一 早上遇见这种事情,确实影响人的心情。

“是啊!我们刚刚赶到时,大爷吓得双腿还在打颤。”

“警官,我们可以走了吗?”见到吴小文,大爷觉得他应该是个领导,便走了过来问道。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祈求,好像再说“都好几个小时了,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们走?”

吴小文看了一眼李琦问道笔录是不是都做好了。

李琦表示差不多。吴小文便让他们留下联系方式,就可以走了。-想到以后有情况,警察说不定还会来找他们询问,心里不乐意。可已经待了好几个小时了,留下自己的姓名,家庭住址以及电话号码后就可以走了,于是留下了联系方式。

“查明死者的身份了吗?“戴上李琦递过来的手套,他一边低头看着尸体,一边问道。

死者上身穿着一件紧身衬衫,下身穿着牛仔裤。可能是衣服被水淋湿的缘故,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凸显出傲人的身材,脸蛋也非常漂亮,让人不禁感叹,-朵鲜花就这样凋谢了。

“死者叫张伟红”李琦一边说着一边递给吴小文一 张卡片。吴小文看了看,原来是一张身份证。身份证上写着死者生于1994年出生,今年26岁。

“死者的财务有没有少?”吴小文问道。

“我们检查了死者的钱包,发现身份证,银行卡和钱都在,所以应该不是抢劫杀人。”

听着李琦的汇报,吴小文把目光从尸体移到李琦身上。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诧异和钦佩。李琦加入警队一年了。

吴小文还清晰记得刚刚加入警队那会,每次执行任务时,李琦总会被吓得瑟瑟发抖,见到尸体也会反胃,有时候连胃酸都吐出来了。想不到经过一年的磨炼,现在的李琦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了 。

“看样子不用猜也知道是溺水而亡了”

“是的,她的口腔有土和水草,所以我们初步推测是溺水而亡的。至于肺里有没有积水,还需要对尸体进行解剖才能确认。”

“这是什么”张伟突然发现侧面有一条血印,被长长的头发覆盖着,若不仔细看,不- -定可以发现的了。

“有擦破皮的痕迹,应该是被硬物打击后造成的。

“那死亡前,死者可能和人发生过争执和打斗,然后被人给推下水。所以找到那个人很重要,应该查一查周围有没有目击者。”

吴小文一边说一边用手轻轻地拨开了覆盖在伤口上面的头发。左耳朵的下方有一大开破皮了,经过河水的神刷,已经发白了。

“通知死者家属了吗?

“死者家在遥远的大西北,她一个人在这座城市里上班,但是已经查出了,她有个男朋友,我们已经联系上他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被一阵哭声给吸引。一个男人看,上去很憔悴。脸上挂着泪痕的他正在和一名执勤民警说着什么。

说了几句,民警将他们带了过来说道:“吴队,他自称是死者的男朋友”吴小文对民警点了点头,又要男子确认了一下死者的身份。

男子又看了- -眼躺在地上的死者,心情本已经稍微平静的他眼泪又如雨点般落了下来。

“小红,你怎么就这样离我们而去了。”说着,他就想往尸体上扑过去,立刻被在场的民警给抱住了。

见男子见到尸体,心情无法询问,也无法对他做笔录。吴小文只好将男子带到路边的一辆警车上。

“请节哀顺变。”李琦安慰道。他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包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好不容易,男子的情绪才算稳定下来。

男子告诉吴小文,他叫王万里,是一名销售。

死者周伟红是他的女朋友,两个人交往已经有一年了。

“今天早上我在睡觉,接到小红公司同事打来的电话,当他们告诉我说小红出事情了,我觉得一定是他搞错的。可是对方却说警察已经打电话通知了,他还告诉了我具体地址,让我马上过去。一路上我还抱有幻想,-定是搞错了,想不到真的是小红啊! "男子一边说一边流着泪。

在男子开口说话时,吴小文闻到一股酒味扑面而来。“看来是喝了酒”吴小文心想。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吴小文问道。

“是参加一次社团活动认识的。她人非常的好,可是好人怎么就不长寿呢?”说着男子又哭出了声。

过了好久,王万里才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请问警官,我女朋友是怎么死的?”

“是溺水的。”

“溺水。”男子重复了一句说道我早就提醒过她,下雨天让她别穿那双鞋”。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眼前两位警察听一样。可是语气里充满着责备。

"这个和鞋有什么关系?”

“她有一-双鞋非常漂亮,小红平时总喜欢穿那双鞋,可是那双鞋不防滑。昨天下雨,路面比较湿滑,一定是走在路.上不小心滑倒河里了。”

昨天下了一天雨,路面湿滑,女孩子不会游泳,滑落水中,造成溺亡,这解释也算合情合理。

“是这双鞋吗?”吴小文拿出一张死者的照片,指着鞋问道。照片里的死者穿着一-双运动鞋,鞋底凹凸不平,看来是为了防滑而设计的。

王万里此刻表情僵住了,他盯着那双鞋过了半晌才说道.原来穿的不是那双鞋。我以为还是那双鞋。

“你说的是的什么鞋?”吴小文问道,坐在他旁边的李琦正在做着笔录。

“她有双鞋非常的好看,穿起来也非常的舒服,只不过那双鞋的鞋底非常光滑,很容易摔倒。有一次她去我家玩,我刚刚拖完地,地面非常滑,要不是我眼疾手快,那次非重重地摔一跤不可。我还以为小红穿这双鞋子呢! "王万里一边说着一-边掏出来手机。

“是这样的照片里的张伟红正对着镜头微笑。她脚上穿的是-双淡蓝色的帆布鞋,鞋底很薄。吴小文和李琦对着手机里的照片看了看,把手机还给了王万里,李琦立刻把这件事写了下来。

“对了,你女朋友昨天那么晚,是下班回家吗?昨天是星期天,绝大部分公司的员工都休息,不过也不排除极少数公司周末让员工来加班。”

“我女朋友公司虽然比较忙,不过她的职位比较清闲,她周末基本不加班。”

“那她昨天晚上为什么出门,昨天白天下过雨,晚上天气也阴沉沉的,我想要是没有特别的事情,一般人是不会出门的。”

“她报了个服装设计班,周末去学习。她曾经对我说过,因为工作太闲,时间久了恐怕自己会废掉了,所以周末报个班,给自己充电。她还自嘲说万一哪天下岗了,还有一样新技能,也饿不死。”

“可真是个好学的女孩啊!”吴小文咂咂嘴 ,然后问道.“ 你知道她的学校吗?”

“小红带我去过一次。那个学校叫小陈裁剪,在秦岭路那条街上,是个私人开办的服装设计培训班。学校的授课老师是一对老年夫妇, 听说有几十年的服装设计经验,现在岁数大了,所以想到了开办- -所学校。学校在那一 带有点名气, - -打听就知道了。”

李琦将学校的名称和地址记录了下来。

“王先生,您是做什么工作?怎么周末不陪女朋友吗?”

“我是销售。昨天因为有客户来了,领导安排要陪客户吃饭。- -直到深夜。”吴小文这才明白,王万里昨天- -定陪客户喝了许多酒。到现在身上还有一股酒味。

“王先生,你们平时工作很忙吧!周末如果能多抽点时间来陪陪女朋友,我想悲剧就不会发生了。”

“都是我害死小红的。我昨天要是去接小红放学,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王万里说话的语气里夹杂着悔恨。对此,吴小文的理解是:张伟红之所以周末去参加培训班,-大半的原因还是男朋友周末不能陪她吧!

“谢谢你的配合,今天先问道这里,也请你节哀顺变!后续有什么问题,我们会随时联系您你”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找出凶手”

“这是当然。”


“来两桶鸡腿套餐和两杯可乐,可乐要加冰。

现在是午餐时间,kfc里挤满了人。等了半天,服务员将准备好的套餐放到桌上。

吴小文接过李琦递来的套餐,喝了口可乐,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到胃里,真舒服。

“王万里给你的第一-印象如何?”吴小文一边吃着饭一边问道。

“我觉得他长得挺帅,应该迷倒不少女生吧!张伟红也很漂亮。我觉得他们很般配,挺替他们感到惋惜。”

他们一边吃着饭,-边聊着天。已经进入夏季,中午的气温很高。店外的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kfc的门口停放着好几辆送外卖用的电动两轮车。店的角落里坐着几位外卖小哥,他们正等着店员打包午餐,然后送到下单的卖家手里。

“今天早上在西塘河发现了一具女尸,警方初步推测是他杀,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 的侦查中,本台将对此案做持续的追踪报道。”悬挂在kfc店 中央的电视正在播放着午间新闻。

消息真快啊!上午发生的事,中午新闻就报道了。

“我昨天晚上见到凶手了”一位外卖小哥看着新闻,对另外- -位小哥说道。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别乱说啊!”旁边另外一个外卖小哥说道。

“其实我也并不能太肯定。”

“其实你可以把你看到的去和警方说一下, 如果真的可以帮助顺利破案,说不定还会有一笔奖金了。”

他们一边说一-边笑着。就在这时店里的服务员把打包好的订单拿来过来送给他们。他们提了货往门口走去。

“真是意外的收获啊!”吴小文对李琦微微一 笑。虽然警方肯定会媒体发布信息,寻找目击者,但那样会比较慢。而且也不一-定就会找到目击者,即使现场有目击证人,那人愿不愿意站出来给警方提供线索还要打一一个问号!

“你好,同志。”吴小文- -边说着,-边从口袋里取出他的警察手册。

“你能不能把你昨晚看到的情况说一下。”

“这。”小哥有点为难。就在这时,“滴"的一 声响。

吴小文还没有明白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又响起了一-阵声音:您有新订单”。

吴小文终于明白了,现在是吃饭的时间,所以点外卖的平台有许多人在刷单子,错过了这个点就没什么生意了。

“我们不会占用你的太多时间。

小哥面露难色地说道“其实我也想提供线索去帮助警方破案,可是我当时离的远,而且灯光比较暗,我只看见有两个女的在河边吵架,我当时要去送外卖,所以也没有太在意。其实我连那两个女的里面有没有受害者都不敢确认。

“这样啊!真不走运。”吴小文语气中略带失望“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至少让我们确认了犯罪嫌疑人是个女人。如果你想起来其他什么,或者有别的什么线索,别忘了联系我”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撕了下来,递给外卖小哥,并且记下来他的电话号码。



到小陈裁缝培训学校已经下午两点了。学校位于- -栋老小区的一-楼,房子虽然破旧,却比较宽敞。大门口红色招牌上“小陈服装培训”格外醒目。
来到大门口就看见里面摆放了三十多台机器,学生正坐在机器前操作着,机器发出“得咐"的声音。

当向前台小姐表面身份后,她先是诧异,接着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请跟我来"前台说着把他们带到里屋的办公室里。

穿过课堂时,所以的同学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吴小文用刑警特有的锐利眼神环顾四周。他发现学习的学生年龄不等,有十几岁的小女孩,也有四十多岁的妇女,还有几个男生。

“请坐!”当得知吴小文他们的来意后,陈老师指着办公桌旁边的两把椅子让他们坐下。他是这所培训学校的老板。

“请用茶!”前台小姑娘端上两杯清茶放到吴小文和李琦的面前,-股淡淡的清香扑 面而来。

"这茶味道真不错。”吴小文抿了口茶,感觉茶入口虽有点苦,喝下去后嘴里却有丝许甜甜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

听到客人对茶的赞美,陈老师表情却更加凝重了。

“这茶是小红送我的。她知道我爱喝茶,特意送了罐茶给我。她说这茶是他们家乡的特产。

真的想不到,昨天放学还活蹦乱跳的的一-个女孩子,说没就没了。”说着陈老师眼泪掉了下来。

“她在学校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呀?”

“这我没有听说过。她平时要上班,只有周末才有空来学校上课。时间少,所以每次来学的都很认真。”

“周末都是她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是和周国超一-起来的。放学也一起回去。不过昨天周国超没有来。当时我还问了小红,她说周国超不舒服,所以没来。如果他要是来了,悲剧就不会发生了。”说到这里陈老师又叹了口气!

“我听说张伟红有男朋友,她怎么还和别的男生走的那么近!”

“小红只把他当好朋友。”在一旁的前台小姐插嘴说道。

“元元“陈老师立刻喊道。

那个叫元元的女孩立刻吐了吐舌头。

“这是小女,小孩子不懂事。元元你还不出去。”

“没关系的。”吴小文招了招手。元元停了下来。
元元看了看陈老师,陈老师立刻挥了挥手。

“小红是那种非常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她都可以和他们打成一片,也从来不会有越轨的行为。据说周国超和她从小就认识,而且他们住的地方也不远。小红的男朋友王万里和周国超还是大学同学呢。听说他俩还是周国超做的月老。”

看来他们不是亲兄弟胜是亲兄弟啊!”

“可不是嘛!我们还经常听周国超开玩笑地说王万里的命是他的。”

这个怎么说呀?”

“好像因为车祸,当时有辆车开的飞快,若不是周国超及时把王万里推开,说不定王万里就被车撞死了,不过周国超却没躲过一劫,送到医院已经奄奄一息, 若不是抢救及时,说不定就死了。”

“那周|国超今天来了吗?我们想问问他情况。”

“没有来。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想他也没有心情吧。不过我们有他的住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到时候给你。”

“谢谢!”吴小文心想,还是年轻人比较八卦,陈老师对学校发生的这些趣事根本都不知道。
那就不打扰了”吴小文站了起来告辞道“以后可能还有需要麻烦的地方。”

来到前台,陈元元打开一个上了锁的柜子,从里面抽出一-堆文件。

“找到了。“陈元元翻看了很久,终于在一张学员 登记表上找到了周国超的姓名和家庭住址。

“谢谢了。”吴小文把抄录了信息的纸条揣到口袋里。

“吴警官,能不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留给我,说不定哪天有了什么有用的线索可以提供给“那太好了。”

正说着,手机响了。“喂,是我”吴小文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在纸上写着他的电话号码。

看着陈元元用一种仰慕的眼神盯着吴小文,李琦暗自心想,与其说这个女孩是一个花痴,不如说她被吴小文身上散发的- -种独特的气质所吸引。

挂了电话,吴小文把写有号码的纸条递给陈元元,问道:“张伟红和你们班的同学有没有闹矛盾。

陈元元看了看正在做机器操作练习的同学,轻声说道.“昨天她和宋茜吵架。”

“宋茜也是这里的学生吗?”

“就是第三排那个女孩子”陈元元指了指。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正在认真的踩着机器。

“知道是为了什么吵架吗?”

陈元元摇着头表示不知道。

“我们可以和她谈谈吗?"

“当然可以"陈元元准备走过去叫宋茜。

吴小文摆了摆手,说道“先叫第一排的那个女生,还有请给我安排一个会议室。”

陈元元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吴小文。

“这里的人都知道我们是为调查张伟红的案子而来的,现在还不清楚宋茜是不是凶手。如果你只叫宋茜-个人,别人会用什么眼光看她,这会对她造成不好的影响。你就对他们说警察想了解一下张伟红平时的生活,所以想请几个人来提供一-点线索。”
一旁的李琦佩服地想:看来还有很多要跟头学习啊!

会议室很小,只有一 -张小圆桌子,周围放着四把椅子。“请坐”第一个走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岁 左右的中年妇女。当吴小文问她对张伟红的印象时,她说“那个女孩子给人的感觉很活泼,也很漂亮,而且我看她的穿戴都很讲究,应该都不便宜。”当问她知不知道在学校张伟红和谁关系不好,她表示并不清楚。然后吴小文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接下来又问了两个人。吴小文和李琦并没有指望从他们那里获得什么有用的线索。当第三名学生出去时,吴小文笑着对陈元元说道“好了,帮忙去叫一下宋茜。”

在等待的间隙,吴小文对李琦说道:“刚刚在外面,鉴证科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说张伟红死亡的准确时间出来了,是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看来我们要确定宋茜昨晚这个时间段在哪里。”

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微胖的女生 。

“宋茜,坐吧!”吴小文指着对面椅子说道。

“你昨晚十点到十一点这段时间在哪里?”等宋茜坐下后,吴小文开门见山地问道。

“怎么,你们是不是怀疑我杀了张伟红”宋茜一脸不悦。

“我们只是做例行调查。

“哦!我看是在调查我的不在场证明吧!那些警匪片不都这么演的吗?昨晚我一-直 在家睡
觉。”

有人可以证明吗?

“我一个人在家,哪里有什么人证明!如果真的要找人证明,只能找周公来问话了。“宋茜的话里带着讽刺的语气。
你的手怎么了?”吴小文注意到宋茜的手用一大块医用胶布贴着。

“昨天逛街不小心摔的。”

“在哪里摔的,有目击证人吗?”吴小文穷追不舍地问道。

“你们这群人真可恶,怎么问这问那的。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人了吗?”宋茜被激怒,对着两位警察大吼起来。

“你这个态度再加上昨天你和张伟红的矛盾,我们有理由怀疑你和她的死有关,所以还是希望你可以配合一下我们。

也许是因为这话产生了震慑的作用,宋茜平静了下来。她低着头看着桌子,过了许久,终于说道“昨晚我去找过她,还和她吵过架。”

吴小文和李琦对视了-眼。李琦立刻拿起了笔开始记录。

“不过我没有杀她,我只是想教训她一顿。 ”宋茜连忙解释道。

“你为什么要教训她?

“我看不惯她”宋茜咂了咂嘴,说道.我觉得她太自以为是了。她不就是长得漂亮吗,总是喜欢对别人指指点点,说别人穿着如何不搭。

还总是摆着一副专家的派头,指导别人如何搭配衣服。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心想哪次放学后,一定要教训她一顿,可是她每次都和周国超一起回去,我根本没机会下手。

昨天我佩戴了一只金手链,被她看见了,她就笑着说我衣服搭配不好看,有点土气,戴个真的手链,别人也会觉得是地摊货。她以为自己很幽默。可我越想越生气,刚好周国超没来,所以我决定放学后好好的教训她一顿。

我堵在她回去的路上,那边比较偏僻,路上行人也不多。看见她时,我把她喊到河边,我对她说叫她嘴别那么碎,别人穿戴好不好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小心被人打。

她还嘴不怂地说与我没关系。我听了生气地告诉她如果她要说别人,是和我是没关系,可是说我就不行。我一边说一-边扯着 她的头发,也许用力太猛了,不小心把她的头撞到河边的围栏上,还流血了。我的手也撞到上面了,擦破了一块皮。”

听到这里,吴小文终于弄明白了张伟红头上的伤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了。

“然后你就把她推到河里去了吗?”

“我没有杀她。”宋茜激动地说道:'我只是想教训她一顿。”

“然后呢?

“我看她在地上哭个不停,我气也消了。那个地方实在太偏了,坐车也不方便,于是我走了好一段路才搭上车。回家后我想,张伟红以后肯定会低调许多了。谁知道第二天来学校,我听说她昨晚被人杀了。

“那你记得是晚上几点的事情吗?”

“我当时根本没注意时间,教训了她一顿后,我就走了。

“你仔细想想有没有人可以证明你走的时候张伟红还活着?”

“那里非常偏僻,当时又比较晚,我走的也比较慌,根本没注意附近有没有人。”

“这样啊,那你的嫌疑很大啊!

“可是我真的没有杀人心情本已经平复的宋茜又激动了起来。.
“你好好再想一想,在回去的路上有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情?”
有一件,也不知道算不算。”
“是什么事?”

“当我转车时,在半路上我看见有家药房,当时我就进去买了张创可贴。

“哦!那你刚刚怎么没说?”

“当时我实在太激动,一时没想起来。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杀人啊!”

“别激动,如果你没杀人,我们会还你一个公道的。现在你带我们去一下那家药房,我们要证实一下你所说的是否属实。”

从会议室出来,吴小文发现本来认真地进行机器操作练习的学生都停止了练习。每个人都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

“她昨天发现了可疑的人物,所以我们要带她去现场确实一下。”吴小文对陈元元说道。他嗓音扯的很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到。

车停在一家药店门口,吴小文让李琦和张伟红坐在车里。他下车后走进药店。这家药店处在集镇的中心,药店虽然不太大,柜台里却摆满了药。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的吗?”-位中年女士笑脸相迎。

“请问昨天这个人是不是来买过药?”吴小文先从口袋里取出警察手册,表明自己身份后。

又把张伟红的照片给女士看。照片是刚刚用手机拍的。

女士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她昨天晚上来买过创可贴。”

哪你还记得是几点吗?”

“是十点五十五分。”

“你怎么这么肯定呢?”

“因为我们店十一点关门,所以我-般会提前五分钟收拾一下,把卫生打扫后就关门回家了。昨天我正在打扫卫生,她就来了。”

这样啊!那谢谢你了!”接过女士还回来的手机,吴小文谢了一声就出去了。

当回到车.上,李琦询问调查的结果。吴小文说已经证实了宋茜昨晚确实来过,而且是十一点左右。

“看来时间上不对啊”李琦说道。

“那是不是说明我的嫌疑就没有了?”听了李琦的话,宋茜-直阴沉的脸上立刻有了笑容。

你带我们去现场看看”吴小文说道。

等到达目的地时,吴小文看了看时间。

“一个半小时啊!自驾属于最快的方式了,也就是说你和张伟红分开时最晚也才九点半,那么你就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那是不是说明我嫌疑彻底洗掉了”宋茜一直焦虑的脸 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那边是哪里? "隔着河不远处有座小村庄。

“那里就是河边村。张伟红就住那里。”

“真不走运啊!”想到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丢了性命,吴小文想这真够讽剌的。

西塘河一直延伸到很远,水哗哗地流着。今天早晨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在离这里不远的下游,应该被河水冲下去的。

吴小文往河下游看了看,很远的地方有一座桥横跨在河_上。

“过河可真不方便啊!你看这桥的位置偏的够离谱的”吴小文说道。

“你这么说,我发现确实是啊!如果要去河对岸的村子,还要绕一圈去河的下游过桥,在返回来,真够耽误时间啊!还不如直接游过去省时间。

“对了,我突然想起来,周国超也住在河边村吧!”吴小文从口袋掏出记着周国超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纸条。

“既然来了就去周国超那里了解一下情况吧!”

他一边说一-边拨打周国超的电话。

“怎么关机啊!”吴小文撇了撇嘴说道。

吴小文正准备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时,电话响了。

“是我,好的,我们马上就到。”等吴小文挂了电话,面带微笑地对李琦说“又有新线索了。”




车在一家湘菜馆前停了下来。把宋茜送回家后,他们又立刻开车来到了这里。

吴小文和李琦正在讨论着案件时,包厢的门开了,两个外卖小哥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请坐!”吴小文一边说着一-边往 他们面前的杯子里倒水。

警察同志,您也太客气了。”上午那个小哥看了一眼 桌上的菜不好意思地说道。他告诉吴小文他叫陈明,指着他的同伴介绍叫张路。

“你们辛苦了!”吴小文喝了口水说道。现在是吃晚饭的时间,一定有许多订单,他们可要损失一_笔了。 吴小文觉得他们一一定饿了,所以选择在餐馆见面,而且他觉得这样会让人少了拘束感。

“送外卖很辛苦吧!我一一个朋友为了赚点外快,他下班后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就是送外卖。他告诉我,每次一单单的跑,都忙得焦头烂额了。特别是找不到地址,外卖超时送达,平台扣钱不说,还没少被投诉。”吴小文说道。

“可不是嘛,特别是下雨天,穿了雨衣,有时候看不见侧面,很危险的!”可能说到痛处了,陈明端起酒杯把里面的啤酒一-饮而尽。嘴角上还留下泡沫。

“对了,张路你把昨天看到的情况告诉两位警察同志吧!“陈明用胳膊推了推张路说道。

“其实我也没看清那人的长相,我当时离得远,只是看见两个女的,突然跳到河里了。昨天晚_上闷热,我还以为是下河游泳。而且当时要去送单,所以我也没想太多。谁知道今天下午听说那边发生了命案,我才想到昨晚的事情。"张路说道。

“你没看清楚怎么能确定是个女的呢?”

“因为她穿着裙子。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