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小文探案之湖边凶杀案(上)
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吴小文探案之湖边凶杀案(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小元峰
2020-08-23 20:00

前情提要请点这里↓↓↓



星期一的早晨,刑侦大队的会议室里,刑侦大队的刑警们正在对调查的结果进行汇报。

“这么说王万里的嫌弃非常大。”当听了吴小文汇报昨天的调查结果时,张士兵一边摸着下巴一边说道。

梁广炳拿出一本小册子,说道“我已经确认了事发当晚王万里确实在陪客户吃饭,这样他就有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啊!“张士 兵说道.“ 我记得他刚刚到达现场的第一句话就 是他女朋友的死是一场意外。”

“我记得他说张伟红穿的鞋比较滑,可能是不小心滑入水里的。我觉得他是想把我们误导入张伟红是意外死亡的错误方向。可后来发现她穿的并不是那双鞋。“李琦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他确实是一个谨慎的人。 如果查到张伟红并非意外死亡,他的不在场证明也可以帮她洗脱嫌疑。“朱小熊喝了口水说道,他是这次调查的总指挥。

“目击者称看到的那个女人一定就是凶手。我想她一定和王万里有着不正当的关系。”吴小文说道。

“而且还是个懂水性的女人”张士兵补充道。

“哪么调查范围就缩小了。”朱小熊说道."只要找到和王万里有着不正当关系的懂水性的女人,那么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味小熊的脸上挂着笑容,他此刻心情很轻松。

最后朱小熊安排了任务:“士兵和阿炳去张伟红的单位,小文和李琦去王万里的公司,这次的目标是一个懂水性的女人。”


每个周一的早晨,力行电气的多功能会议室里,研发和销售两个部门正在开联合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就项目进度和客户需求进行交流。

“小王”李华声喊了一声,他是公司的副总,主要负责公司华北区的产品销售。

“哦! "王万里终于反应了过来。

“小王,你今天休息吧!我给你放假。”他看着心不在焉的王万里,咂咂嘴说道。

“不用了李总,在家我会胡思乱想,所以觉得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心里也会舒服点。

“哪好吧!如果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可别硬撑啊!”

华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别扭。他咂咂嘴说道“不会吧,小王平时工作积极认真,人也很实在,说他杀人,而且还是他的女朋友,这太不可能了。”

当吴小文询问李华声对王万里的印象,并告诉他警方对王万里的怀疑,华声第一反应是一定哪里出了差错。

“那公司有没有流传他和别的女同事的花边新闻。”吴小文问道。

“这个嘛!”声华吸了口烟,有点为难地说道。看来公司高层最关心的还是公司的效益,对公司里的花边新闻可真的是一点也不了 解。

“小陈,你进来。”李总打电话叫进来他的秘书。

当秘书小陈进来时,李华声介绍说她叫陈艳红,并且把警察刚刚提出来的问题告诉陈艳红,问她知道不知道一些细节 。

考虑在领导面前,陈艳红会产生-种约束感。吴小文对李总说有许多问题要去确认,为了不打扰他的工作,想找个会议室和陈秘-书好好谈谈。华声对这些事情本来也就没什么兴趣,加上一堆公务要处理,他同意了。

“小王挺可怜的,马上要订婚了,想不到发生了这种事。”艳红同情地说道。

“你知道王万里有没有花边新闻吗?

“花边新闻,怎么可能? "陈艳红睁大眼睛看着吴小文,觉得他这么想让人不可思议,“小王之前也有一-个女朋友,后来意外去世了,小王过了好几年才从悲伤中走出来,像他这么一个重感情的人怎么可能是那种绯闻满天飞的钻石王老五呢?”

“他之前的女朋友出了什么意外吗?”

出了车祸, 车不小心撞护栏了。”

“是女孩子开的车吗?”

“是小王开的车。为此他很自责。”

吴小文和李琦相互看了一眼。

“那王万里长得帅,作为一名销售,口才又好,肯定有一堆女孩子喜欢他。

“这个倒是没有听说,毕竟都在一起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果闹出了绯闻,肯定会尴尬。但是背地里是否有人喜欢他,那就不知道了。但是客户中有个叫张文雅的女孩非常欣赏他,她还帮小王介绍了不少的客户,这个是不公开的秘密。

而且张文雅水性也很不错,只要休假她就会去海边,听说她最爱的水上项目就是潜水。对了,她还经常把旅游的照片发朋友圈。“她一边说着一边取出手机。

照片里的张文雅穿着性感的泳衣,背景是深蓝的大海。

“真是个奔放的女孩子。”这时交通灯由绿灯跳变成红灯,吴小文踩下刹车,说道。

“这么说来,张文雅欣赏王万里,而王万里为了业务的发展,他们两个可能就有了感情。这时张伟红就成为他们结合最大的障碍。王万里知道张伟红不通水性,也知道她放学要经过西塘河,那么就让张文雅将张伟红推到水里淹死。可惜不凑巧,被经过的张路看见了。”

“其实我还有-点不明白,王万里和张伟红只是情侣关系,他们没有结婚,他完全可以和张伟红提出分手,正大光明的和张文雅在一起。为何要选择痛下杀手,如果真是这样,他可真是个冷血动物。
别人对王万里的评价非常好,如果他为了前途抛弃张伟红,大家就会觉得他是当代陈世美,这样肯定会影响他的前途,让张伟红意外去世,才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

不管怎么样,应该先和张文雅谈谈再说。”就在这时,交通灯由红灯跳变成绿灯,吴小文松下刹车,踩油门加速。

“我那天晚上正在约会”面对吴小文的询问,张文雅用手指了一下桌子上的香烟说道。她穿着超短裙,妆化的比较厚,给人一种妖娆妩媚之感。

“请随便。”吴小文点了点头。

“谢谢!张文雅取出香烟,点着后,深深地吸了一口。

“能不能告诉我们对方的号码!”

“怎么?你们觉得我会杀人?张文雅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脸上并没表现出一丝的不悦。她掏出手机,将对方的号码写在纸上,递给了吴小文。

“张小姐,对于张伟红的死你有什么看法?

“还是挺可惜的。张文雅吸了口烟。

看着张文雅眼里流露出的悲伤之色,吴小文心想如果这是表演,那也太逼真了。也许是看穿了吴小文的心思,张文雅将手里的半截烟捻灭,说道“也许你们听说了我和王万里的事,他是那种有魅力的男生,我也非常欣赏他。

可那也只是1工作.上的欣赏,他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还准备结婚了。如果你们以为我为了获得自己的幸福就要去破坏别人的幸福,那你们可是真的不了解我。”


在刑侦大队的会议室里,刑警们正在就调查的结果进行汇报。不过目前尚未发现有这么一个符合条件的女人。有的刑警甚至怀疑过是否存在买凶杀,人的可能性。但对王万里的银行流水进行调查,也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的资金流动。不过吴小文提到的某一点却引起 了办案民警的注意。

“他之前的女朋友也是因为一场意外去世的。”吴小文说道,“根据交通部同事提供的资料,五年前他驾驶的车因为路滑撞到了路边的栏杆,造成女孩当场死亡。”

“当时有目击者吗?“张士兵摸摸下巴问道。

“事故发生的路段比较偏僻,据说那里一般都是 驾校的教练带着学员练车的地方。不过那天天黑,又下着雨,所以并没有教练车,路上也没有目击者”吴小文说道。

“常常听人说在雨夜里散步让人觉得浪漫,还没听说雨夜开车的。”朱小熊笑了笑。

“我们去交通部也了解到了情况,当时两人都已经通过考试,取得了机动车驾驶证,所以并不存在为了考试偷偷练车的可能性。对王万里的血液检测,也没有发现他有酒驾或者毒驾的迹象。王万里声称当时和女孩吵架,一气之下,猛踩油门,造成了这次悲剧。

李琦补充道:“不过王万里的同事都纷纷表示,王万里这个人平时开车非常谨慎,而且他是一个很会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即使真的生气了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悲剧。然而当事人一口认定自己要为这次交通事故负全部的责任,所以也没有太深究。”

“哪么后来这件事是如何处理的?”朱小熊问道。

“因为车在行驶中没有任何的违法问题,所以最后只得由保险公司赔付损失。听说因为这事,王万里一直未从悲伤中走出来,直到遇见了张伟红。”吴小文说道。

“哪么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那就是王万里在包庇某人,而包庇的这个人因为没有驾照或者即使有驾照也因为酒驾或者别的原因,属于违法驾驶。“梁光炳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而且王万里包庇的这个人一定对他有恩。”张士兵补充道。

“很有可能!对了,我听陈元元说过周国超曾经为了救王万里,发生了-次非常严重的车祸。”吴小文说道。

“士兵和阿炳去交通部查一查 周国超的驾照是什么时候取得的,小文和李琦去医院查-查,看看能不能查到那次车祸受伤对周国超造成什么样的危害?“朱小熊安排了任务,看来他们

隐隐觉得两个女孩的死有这某种关联。

听了两位警察关于那次车祸受伤情况的询问,张安心想了想说道:我记得,当时伤者送来时,内部大出血,好在经过抢救,性命总算是保住了,不过... "他推了推厚厚的眼镜,面露难色。

“不过怎么了?

过了好久,张安心像下了决心似的说道.“ 他丧失了性功能”

“您意思是他无法生育,是这个意思吗?”吴小文问道。

”是的“。


从医院出来,吴小文接到张士兵打来的电话。张士兵告诉吴小文他已经查明周国超的驾照是四年前取得的,也就是在那次事故发生后。刚挂了电话,吴小文的电话又响了,这次是陈元元打来的。

“吴警官,有条非常重要的线索,有没有兴趣啊?不过我也有个要求啊!”

“当然没问题了。”吴小文回答很干脆。

“你还真有诚意,看来你是准备为真相付出所有了。”陈元元笑了笑,接着说道“我就告诉你吧!周国超刚刚换了部新手机。”

“这是什么线索啊!”吴小文有点哭笑不得地想,不过他还是向她表达了感谢。

可能是觉得吴小文的感谢有点言不由衷,陈元元咂咂嘴说道:“什么嘛!一点诚意都没有,周国超之前的手机可是新的,现在又换了一部,你说这不是有价值的线索是什么,具体是有什么价值,那可就是你们警察自己的事情了。好了,线索我已经提供了,你应该答应我的要求了吧!”“什么要求啊?”

“看把你吓得,我还没说了,没有那么恐怖吧!我要求其实很简单了。就是让你陪我逛街,假扮一下我的另一半而已。别吓着了,我只是想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了。就这么简单了。”

挂了电话,吴小文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这可真是无理取闹啊!但是自己答应了,而且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只能硬着头皮扮演绅士了。

商场的人可真多啊,而且以情侣为主。吴小文总觉得有点别扭,特别是陈元元让他陪着买内衣内裤。吴小文总是羞红了脸。

“这个有什么好尴尬啊!可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男朋友,男朋友陪女朋友买这些可是很正常的,别大惊小怪了。”陈元元笑着说,看来今天有这么一个帅哥男朋友,她感到很幸福。

“可不是嘛!我们有个顾客,他可是经常一个人来给 他女朋友买内衣内裤,女朋友衣服的尺码,女朋友喜欢什么颜色,他可都熟记于心哦!这位帅哥你可要像别人好好学习啊!”

“可不是,服务员小姐以后要帮忙介绍他们两个认识一下,我要让他向别人取经,好好的学习一下怎么疼自己的女朋友。"陈元元笑着说道。

“有时候他会和一个女生一起来, 对了,那个女生就是前几天发生命案的那名受害者。”

“那男的是她男朋友吗?

“我也问过,他们说只是好朋友。不过奇怪的事,和女生一起来的时候, 他从来没有买过,

也装着什么都不懂。

有次我好奇地问他,他说他和他女朋友因为吵架分手过一次, 现在又复合了,他怕他朋友笑话他没出息。所以让我们不要在他朋友面前提他帮女朋友买内衣裤的事情,他还说他以后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他的朋友。”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男生”吴小文拿出一-张照片,问道。

服务员看了看,很肯定地说道没错,就是这个男生。”“您的外卖。张路将排骨套餐送到了客户手里。虽然有点累,不过想到这单挣了七块钱,他心里还是很高兴。他擦了擦汗,准备继续抢单时,电话响了。

“喂,张路吗?我是吴小文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我们还有几个问题想了解一下,不会耽误你太长的时间。

约定好了见面的地方,十分钟后两人见面了。

“吴警官, 上次那个案件进展如何了?“张路关心地问道。

“还在侦破中,有几个问题要和你确认一下,就是案发的那天,你不是在送外卖吗?还记得是送给谁的吗?

“那个人叫周国超"张路想了想,肯定地说道。

“肯定吗?

“我很肯定。因为那天晚上我去送外卖,给他打电话,可是怎么打也打不通。我气的差点就走了。所以印象非常深刻。

“最后他外卖签收了吗?”

“后来他家的狗一直叫个不停,他才跑出来,还一直跟我道歉,说他在洗澡,没有注意手机
关机了。”


门铃响了,门口站满了警察。周国超很谈定,冷冷地问道警察同志,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怀疑你谋杀张伟红,这是搜查令。”

“你们有证据吗?”

吴小文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身后站着的刑警。身后的刑警们一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周国超还想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吴小文说道:”私闯民宅就是你们的办事风格?”

吴小文没有理会他带刺的话,说道:“我们正在给你拿证据。

过了一会,李琦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全部都是女性的衣服,还有女性的假发,甚至还有丁字裤。

“口味挺特别啊!看着这些衣服,吴小文笑了笑。

"这些都是我给同事买的。”

“是吗?我想检测一下上面的体液DNA就知道是不是你用过了吧!”

“哪又怎样?这又能说明我有罪吗?"

“吴队,找到了。梁光炳手里拿着的是一部手机。

“我搞不懂,-部坏手机又怎么证明我有罪呢?”

别急,听我慢慢说。我要是没猜错的话.这手机应该是你抱着张伟红跳到河里时坏的吧!

我们只要检测一-下里面水的成分和西塘河水的成分是否一样, 就能确认了。”

吴小文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国超维续说道“那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你穿着女人的衣服,抱着张伟红一起跳到河里。 在跳河之前,你一定看到她和宋苦争吵,所以你就在网上定了一份外卖, 当然,你并不是真的想吃饭,只不过想让外卖小哥做你的目击证人。
因为你是女性打扮,所以- -定会让人误以为凶手是个女人。当你看到外卖小哥时,你就抱

着她跳河,等到周伟红淹死后,你就游过河。对了,我们已经调查过,你可是非常擅长游泳的。

而外卖小哥要绕到河下游过桥,这样你就比他先到家。可是到家后你发现手机被河水泡过无法开机,这样外卖小哥就无法联系你。于是你把狗放到门口,因为遇见陌生人,狗一般都会叫,于是通过狗的叫声,你知道外卖小哥到了。 我说的没错吧?”

周国超听了笑了笑说道!“没错,张伟红是我杀的。万里前友朱秀也是我杀的。因为我爱小王,别人不能拥有他。我骗朱秀说要考科目三,不过不太熟要她陪我练车。

于是我猛踩油门,将车撞到路边护栏上,发现朱秀死以后,我就打电话给小王,说我不小心出了车祸。如果让警方知道我无证驾驶,我肯定要坐牢。小王赶到现场,虽然他很悲伤,可是想到之前我救过他,所以他还是帮我顶了罪。

我以为朱秀死了,小王就属于我一个人了,可是又出现了一个张伟红。而且他们就要结婚了。那天我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女人。我要告诉小王我爱他,如果他愿意,我可以去做变性手术。

当我走到西塘河边,看到张伟红和宋茜在吵架,宋茜甚至打了张伟红,我当时就想,如果宋茜把张伟红打死了该多好,可是宋茜只不过教训了她一顿。于是我想还是让我来解诀张伟红吧!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案件终于侦破了,陈元元又吵着要吴小文陪她逛街。“可真受不了”吴小文心想。

不过他也不好拒绝,这时电话响了,又有一起命案...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