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案追凶
故事

悬疑故事:迷案追凶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鳗鱼
2020-08-23 21:00

“好,这次就说到这里了,在我走之前,给你们留一个作业,我发现在场女同学不少,可你们要知道,女警的比例可是很低很低的。”

王兵看着台下的一群同学说道,然后给同学们留下了一道题:一位四十岁的女警,被凶徒报复,打伤女警后,把女警铐在了桥中央的铁链上,拇指粗细的铁链在双臂中间,加上手铐,基本无法挣脱。

在桥的另一侧,凶徒安装了定时炸弹,凶徒离开之后,按下了计时器,距离爆炸只有三分钟。

然而凶徒深知这位女警的厉害,拿走了女警身上所有的东西,浑身上下只有两件贴身内衣,甚至连发卡都没留下,由于肩上受伤,一只手臂无法用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请问这位女警是怎么逃生的?

王兵讲完之后,台下的同学都皱起了眉头,王兵说道:“下次如果有机会再见的话,希望你们有人能给我答案。”

说完之后,王兵便走出了教室,王兵是江城总局刑警支队重案组的组长,今天被请到刑警学院,来分享经验,王兵已经三个多月没有休息了,今天本是休息日,却依然应了请求,来给学生们分享经验。

王兵正准备回家,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喂,刘局。”

“冯慧在家中被害了,你立刻换.上警服赶过来!”

“是!”

王兵的脸色沉了下来,平常办案时基本上不会穿警服,更多的是舒适的便装,更加的方便活动以及走访调查,警服只有在重要场合才会穿,可这个案子不同。

冯慧正是王兵刚刚留下那道题中的女警,-位女警被害,刘局让所有人穿着警服去,是为了表现决心,同时也告诉歹徒:穿上了这身警服的人,都不会怕死。

由于来学院讲课,王兵按照老师的要求穿了警服,王兵便直接开车赶往冯慧的家里。

冯慧住在一个并不算好的小区,房龄也有快二十年了,几年前冯慧离婚后,便独自住在这里,冯慧离婚的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冯慧不肯要孩子。

所以冯慧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在- -次抓捕行动中,冯慧的腿受伤,刘局直接批了一个月的假期,这才十多天刚过,冯慧便遇害了。

冯慧家住在二楼,是一套南北通透的三居室,其中一间南向的小卧室被改成了书房,冯慧就是在书房中遇害的。

王兵刚到,胡大海连忙跑了过来,递给王兵-副鞋套, 然后说道:“书房就是第一 案发现场,我们在厨房的窗户上发现了撬动的痕迹,凶手应该是从那里进入的,屋内没有打斗的痕迹,现场看上去有些奇怪。”

“什么奇怪?是谁发现冯慧遇害的?“王兵皱着眉头问道。

胡大海是王兵的徒弟,长得人高马大-脸橫肉,看上去更像个山里跑出来的土匪,不过能进入重案组,就已经说明了胡大海的能力了。

“由于昨天下大雨,房子外的水管松动,是_工人修水管时发现的,冯慧在书房遇害,可书房的门却是反锁的,钥匙在冯慧的口袋里。

听完大海的话,王兵径直来到了书房,书房的门门框上还有着撞门门时留下的痕迹,冯慧的书桌靠近窗户摆放,冯慧此时斜靠在椅子上,胸前一大片血迹,从窗外,正好能看见冯慧的侧脸,和胸前那一根弩箭。

王兵注意到,冯慧身旁的窗户是半敞的,纱窗也是从屋内扣上的,窗外还有着一片 铁护栏,凶手不可能从这里进出,但书房的门又是反锁的。

那凶手是怎么进来又是怎么离开的呢?

“大海,你刚刚说书房的钥匙在冯慧的口袋里?

“对,师父你过来,我是在这个口袋里发现的钥匙。

大海带着王兵来到了冯慧身边,指着冯慧睡衣左下方的口袋说道,王兵看到后,眉心直接拧成了川字形。

这棉质睡衣,口袋上还有着一颗扣子。

大海接着说道:“这扣子一 直是扣上的,拿出钥匙之后,又恢复了原样。”

王兵仔细地看了看冯慧的尸体,在冯慧的右手上,也有着一个伤口。

这时法医张丽走过来说道:“右手上的伤口很深,你仔细看,里面有-颗钢珠,初步判断,和胸口那根弩箭是同一把弩发射出来的。”

“死亡时间呢?”

“大约在昨晚的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张丽说道。

王兵点了点头,“把尸体带回去吧,现场还有什么发现?

张丽应了一声,叫人装起了冯慧的尸体,这第二句是问的大海,大海迅速说道:“除了厨房窗户有撬动痕迹之外,没有任何发现,没有脚印,没有指纹。”

大海又接着说道:“小区老化严重, 监控设备不完善,很多出入口都没有监控,这栋楼在小区中心,周边的监控也照不到这里。

王兵点了点头,随后闭上了眼睛,大海看见这一幕连忙闭上了嘴,大海知道,王兵在尽力地去还原案发时的场景,以犯罪痕迹、犯罪模式,来推断犯罪心理。

夜,冯慧正在书房看书,书房的窗户半敞,透进来丝丝的谅风,就在这时,一人推开了书房的门,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弩。

冯慧下意识地拿起了书桌上的手机,一颗钢珠瞬间射出,打在了冯慧的手上。

冯慧刚要出声,一根锋利的弩箭便射进了冯慧的心脏!

王兵睁开眼睛,随后又摇了摇头,还是有很多地方想不通,但凶手目的明确,下手果断狠辣,就是为了杀人而来。

昨晚的雷雨声给了凶手很大的便利,掩盖了凶手的许多声音,无论是撬窗声,还是脚步声,冯慧腿部受伤,行动不便,休假在家,也没有配枪,加上凶手谋划已久,这场惨案似乎是不可避免。

“大海,你去查一下近期的刑满释放名单,尤其是冯慧经手的案子,我要这些人的详细信息。”王兵说道。

知道了,师父,我这就去。“大海应了声,连忙赶回了局里。

王兵转身出来,敲了敲冯慧隔壁那家的房门,过了半晌,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才打开了门,看了看王兵身上的警服问道:“有什么事?”

“问一下,昨天半夜,你有没有听到隔壁有什么声音?"

男人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在家,我上夜班,早上八点才下班。 ”

“谢谢配合,打扰了。”

王兵又爬上了楼,敲响了冯慧楼上302的房门,这种老楼都不隔音,有什么动静, 楼上楼下应该都能听到。

根据案发现场来看,凶手的心思缜密,没有留下任何线索,那么凶手选择撬开厨房的窗户,可不单单是因为那里没有护栏的原因。

冯慧的书房在南向最东侧的位置,而厨房在北向最西侧的位置, 从这里进入,加上雷雨天的掩饰,冯慧是很难听到声响的。

“谁啊? "302中响起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大爷,我是警察,问您点事儿。“王兵加大了声音喊道。

门这才缓缓推开,一个弓着身子的老人看了看王兵:“什么事儿啊?”

“您昨晚上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没有啊,我这耳朵,上年纪了,听不清。

“那行大爷,麻烦您了。”

王兵又下了楼,跑到了102的门口敲了敲门。

“来了!”

一个很胖的女人打开了门,一双大小眼挤在肥肉当中,横了王兵-眼, 很是不耐烦地说道:“什么事儿啊?”

“昨晚上你有没有听到楼上有什么奇怪的声音?

“没有!”说完之后,这女人-把关上了门。

王兵皱了下眉头,转身又回到了冯慧的家中,王兵还是想不通,冯慧遇害的书房形成了一个密室,凶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尤其是书房的钥匙还在冯慧的口袋里,在地上的话,凶手从下面的i门缝完全可以把钥匙扔进去,但钥匙却在冯慧的口袋里,口袋还是被扣子扣住的,这房间里也没有其他的出入口,凶手难道蒸发了不成?

手机震动响起,王兵接起了电话:“大海, 有什么发现?”

“还没有,师父,刘局说了,收队之后立刻回来开会。”

“我知道了。

一个小时之后,市局会议室内,会议由刘局主持,重案组、法医鉴定科、主要参办这件案子的成员都在,所有人身穿警服,神情严肃。

“5月22日晚,我市刑侦支队警员冯慧,在家中遇害,这是对我们警察的一种挑衅!抓不住凶手,我们愧对身上这身警服!

刘局的一番话,让所有人牙关紧咬,不少人都攥紧了拳头。

紧接着刘局又说道:“这是我们朝夕相处的同事,我的心情和你们一样,但我们要化悲愤为力量,竭尽全力抓住凶手,为我们的同事讨回公道!”

“这件案子由王兵带头侦破,各部门]全力配合,五天之内必须抓到凶手!”

王兵心里一紧,起身说道:“是!”

刘局坐了下来,看向王兵:“这件案子的影响你应该清楚,说一说你地看法。”

“凶手心思缜密,下手果断狠辣, 案发现场没有留下线索,我认为现在有两个调查方向,一是凶器的来源,二是调查与冯慧有恩怨的刑满释放人员,和冯慧有深仇大恨,且有如此作案素质的,很大可能是刑满释放人员。”

听完王兵的话,不少人都点了点头,刘局又问道:“现场的密室你怎么看?

王兵沉吟片刻说道:第一,我觉得凶手是在挑衅我们,给我们增加办案难度,第二,凶手也是在掩饰自己,案发现场越是滴水不漏,越是隐藏着更重要的线索,或许我们破解了这个密室,也就掌握了最重要的线索。

"嗯,凶手很有可能是在故布疑阵,打乱我们的侦破思路,我建议还是以调查刑满释放人员为主,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就立刻行动,五天之内,我必须看到凶手!

散会之后,王兵跟着张丽来到了法医楼,张丽拿出了一个托盘,上面有 -颗钢珠和一根弩箭。

张丽说道:“钢珠直径- 公分,弩箭长度十七公分,直径六毫米,很多种型号的弓弩都可以同时发射钢珠和弩箭,你仔细看,钢珠和弩箭上都有被摩擦过的条形纹路。

王兵仔细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这 像是砂纸打磨的痕迹。”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这弩箭的尾翎是塑料的,已经有些风化的痕迹了,所......

“所以凶器不一定是凶手最近购买的,很有可能是藏了好几年的东西。”王兵接过了张丽的话说道。

张丽点了点头:“对,除此之外还有些发现,那就是这根弩箭并没有射穿冯慧的心脏,而是射穿了-条主动脉,冯慧的死因是失血过多。

“也就是说,冯慧被弩箭射中之后,并没有立刻死亡,但也失去了行动能力。”

王兵听完之后拍了拍张丽的肩膀,表示辛苦了,随后立刻跑了出去,张丽顿时一愣:“你去哪?”

“冯慧家!”

冯慧从警十几年,经验丰富,在危急关头也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在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情况下,冯慧在死前肯定会尽可能留下线索,但又不能被凶手发现,所以线索应该藏得很隐蔽,只要有这种可能性,王兵就要全力去寻找。

和守门的警员打了声招呼之后,王兵便来到了冯慧的书房,这时除了尸体不在之外,案发现场所有的东西都还保持着原样。

王兵看着屋内的摆设,陷入了思考,案发当时冯慧胸口中箭,但并未立刻死亡,可这时凶手还在,冯慧不可能有大的动作,那么如果有线索留下的话,应该在书桌上才对。

翻了翻书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冯慧当时看的书是倚天屠龙记”的第二册,这本书就摆在桌子上。

王兵翻了翻,有好几页都沾上了血迹,那应该是冯慧的右手受伤之后沾上的。

王兵注意到,其中有-张图上,被血画出了- -道红印,这是唯一-张相对 比较规则的痕迹,可这一张图又能说明什么呢? 

这是张公翠山恩德图”,画的是张翠山救人的场面,可这画本身就是用来欺骗张无忌的,又有什么含义呢?

王兵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或许只是一道血迹吧,王兵又找了找,在没有发现之后,又开始思考这个密室地问题。

书房的窗户外有护栏,护栏并没有拆卸的痕迹,纱窗也是在屋内扣上的,那么出口只有房门一个,可凶手又是怎么反锁房门的呢?

假设凶手用钥匙反锁了房门,那钥匙怎么会在冯慧的口袋里呢?

不知不觉的,天就黑了下来,王兵还是没想通,这时大海打来了电话: "师父,冯慧经手的案子我都看了,近两年一共释放了七个人,资料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我马上回来!”

十几分钟后,王兵赶回了市局,大海递过了几份资料说道:“有两个人核实过了 ,在外地,没有作案条件,这是剩下的五个人,更详细的资料在电脑上,你先看一下, 需要什么我再调。”

王兵点了点头,接过资料看了起来:陈虎,男,现44岁,入户抢劫罪,判刑十五年,没收全部财产,并处罚金十万元,七个月前出狱,现在城中村“锄大岗”,也就是打零工。

赵俊,男,现38岁,绑架罪,因情节较轻,判刑八年,处罚金七万元,半年前出狱,现在建筑工地打工。

李强,男,现26岁,强奸罪,判刑五年,十七个月前出狱,现在是某家公司的高管。

邓小凤,女,现40岁,故意伤害罪,因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判刑十五年,二十个月前出狱,现在无业。

崔雪,女,现36岁,贩卖毒品罪,判刑十五年,十五个月之前释放,现况不明。

王兵又看了看几人出狱前的照片,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现况不明是什么意思?

大海解释道:“这个崔雪出狱后, 只有过一次就医记录,要么她失踪了,要么她有了新的身份,我们对刑满释放人员有着特别的关注,但崔雪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直没出现过。”

“明天上午,我要见到他们。”

5月24日,早上八点,询问室。

“陈虎,5月22号晚上,你在干什么?“大海问道,王兵则站在单向玻璃后,观察着陈虎的反应。

“22号下雨那天吧,我和几个人打了一宿的牌。"陈虎看着倒是很老实。

“有几个人能给你作证?

“挺多人呢,那天-块儿干活儿的六七个人都在。

“写下他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我会-个个去核实。”

“警官,我们那天赌得不大,几百块的输..... '陈虎谄媚地说道 。

大海一拍桌子:“我现在查的是命案!你应该明白撒谎的后果!”

陈虎顿时瞪大了眼睛:“我... . ..我保证没撒谎,都能给我作证的!我可是清白的啊!”

九点十分,询问室。

“赵俊,5月22号晚上, 你在干什么?

“那天....没干什么啊,下雨天,挺早就睡了。”

“有人能为你作证么?”

有,我们工地宿舍十多个人都能给我证明啊。”

“好,留下联系方式,我会去核实,不要再做违法犯罪的事,知道吗?”

“一定,一定!”

十点半,询问室。

“李强,5月22号晚上,你在干什么?”

“22号. ....在家睡觉啊。 ”

“有人能为你作证么?”

“我自己在家,谁给我作证啊?我犯什么罪了?你们就把我叫过来啊?”

没人说你犯罪,现在有一宗命案,我们怀疑和你有关,你没犯罪的话,最好证明你的清白。”

嘿!你怀疑我,就把证据拿出来,我都说了,我自己在家,没法证明。”李强看了看手上的卡地亚山度士说道:“时间差不多 了,我的律师快到了,接下来你和他谈吧。”

李强的态度让大海有些气氛,可又很无奈,最后也只能让他走,毕竟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存在。

十一点二十,询问室。

“邓小凤,5月22号晚上,你在干什么?

“在家啊,那天我十点多就睡了。”

“有人能为你作证么?”

“没有,我也没跟别人睡,要不你给我找一个?

“把你的态度给我放端正点!”

十二点,食堂。

师父,你觉得这几个人谁的嫌疑最大?

王兵夹菜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皱着眉头说道:“现在不好说, 吃完饭之后,我要看这几个人的详细资料,还有,把那个消失的崔雪给我找出来。”

晚上七点,王兵点了根烟,打开了邓小凤的资料,这些人的资料都非常详细,尤其是出狱之后的记录,只要是涉及用到身份证的信息,全部都有,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王兵盯着邓小凤的照片看了半晌。

今天看见的这四个人当中,属邓小凤嫌疑最大,当大海提问的时候,所有人都微微地回忆了一下,只有邓小凤,没有思考,直接回答,更是强调地说出了自己睡觉的时间,这很反常,像是准备好的一样。

看着邓小凤的资料,慢慢地,王兵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这个邓小凤有着盜窃的前科,身高一米五左右,体型又偏瘦,她是这几个人中最有条件撬窗入室的。

而且最让王兵奇怪的一点:邓小凤出狱之后,还曾经去监狱探视过崔雪!

就算两个人在监狱中相处得很好,可那时距离崔雪出狱已经不到两个月了,不说在监狱中认识的人靠不靠谱,但蹲过监狱的人都有些默认的规矩。

出狱的时候不能回头,不能走回头路,邓小凤去探视崔雪,这点很蹊跷。

而且崔雪在出狱后不久便消失了,这更让邓小凤的行为惹人怀疑。

王兵又找出了崔雪的资料,照片上的崔雪也算得上是个美女了,167的身高加上不俗的样貌,即使有过前科,崔雪也应该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可为什么会突然失踪呢?

王兵注意到:崔雪在入狱之前,生过一个孩子,但并没有结婚,孩子的父亲是谁已经无法考证,但这个孩子还和崔雪的母亲一起生活。

资料上显示,崔雪在入狱的时候,这个孩子就两岁了,在崔雪出狱之后,这个孩子都已经十七岁了,王兵决定,明天去见一见崔雪的家人。

5月25号,中午十二点,学校门口。

王兵看着成群结队走出大i门的学生们,不时低头看一眼手机 上的照片,杨旭,正是崔雪的儿子,跟的是崔雪母亲的姓。

终于,王兵看见了杨旭,手中拿着一个溜溜球不断甩动,孤单的身影显得有些不合群,王兵走了过去:“你是杨旭吧。”

杨旭警惕地看了王兵-眼:“你是谁?”

王兵低声说道:警察,能和你聊聊么?

说着王兵把警官证握在手里,小心的给杨旭看了一眼,这孩子看着和同龄人格格不入,王兵不想再让同学对他有什么不好地看法,所以做的很低调。

杨旭似乎明白了王兵的意思,感激的神色一闪而过,两人走出一段路之后,杨旭问道:“你是来抓我的吗?

“我为什么要抓你?”

“我打了那个女人。”

“谁?崔雪?”

“对,我用棍子,打了她的这里。”杨旭很平静,指了指王兵的左眼眶。

王兵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 她是你妈妈,你为什么要打她?”

“她不是!我没妈没爸!”杨旭的表情突然变的狰狞了起来,王兵按住了杨旭的肩膀:“小点声!别激动,你是什么时候打的她?”

杨旭低头想了想,声音很小:“去年,二月份吧。

王兵算了算,那正是崔雪刚出狱不久,王兵又问道:在那之后, 你见过她么?

杨旭没说话,摇了摇头,王兵叹了口气:“以后不许再打人,不然我就真的抓你了。

"嗯,我不打人,我不能进监狱,我要孝顺奶奶。杨旭眼睛一-红, 哭了出来。

王兵摸了摸杨旭的脑袋:“去吧,回家吃饭去吧。”

看着杨旭离开,手中的溜溜球上下甩动,王兵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

随后王兵打通了大海的电话:“你现在调崔雪的资料,我记得她出狱后有一 次就医记录, 我要详细的记录,找不到就去医院查!”
知道了师父!”

挂掉电话之后,王兵驱车赶向冯慧所在的小区,到物业调取了资料后,又回到了警局,刚到警局大海就跑了过来: "师父,就医记录出来了。'

王兵拿过就医记录看了看之后说道。“叫人集合,我们去抓人!”

“咚咚咚!‘

“来了!”

102的房门打开,胖女人看见王兵等人愣住了,王兵说道:雀雪,跟我们走吧。”

胖女人眼中闪过一丝绝望, 不敢置信地说道:“不可能, 你们怎么会这么快?”

还没等她挣扎,大海便冲上去把她按在了地上。

5月25号,下午三点二十,审讯室。

这次坐在桌前的是王兵,大海和另一名警员站在胖女人的身后。

“雀雪,你藏得很深啊,这是在你家里找到的手弩,你还想狡辩么?说!为什么杀人?”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崔雪- 双大小眼中布满了血丝,声音中充满了不甘。

“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了么?你做个假身份,毁容后又吃胖自己,你真的以为能瞒天过海么?!”

“我知道了,你去见那个孩子了吧?知道了我毁容的事,你就这么怀疑了我?查到我假身份就认定了是我? "崔雪故作轻松地问道,可神情中还是透着不甘心。

首先,凶手了解冯慧家中的格局,从作案痕迹来看,绝不是偶然事件,而是精心策划的谋杀,所以凶手-定观察了冯慧很久。

“住在楼下的你,这两个条件都有,加上杨旭告诉我的,再查一下就医记录,还有你的假身份,找到你不难。”

“呵呵呵呵...还真 是我的好儿子啊!就算是我杀的人又怎么样?你以为你这就赢了么?还有很多是你不知道的!“崔 雪的语气中透露着一股不屑 。

“那你说说,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崔雪斜看着王兵,得意地问道:“你说说,我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离开的?就凭你?

“你是从入户门进去的,从入户门离开的,以你现在的体型,不可能撬窗了,邓小凤撬窗进去之后,再给你开门,就这么简单。”

王兵的话,让崔雪愣住了,她知道,邓小凤不可能说出这些,这件案子从头到尾都是崔雪为主导,如果崔雪不承认这一切,邓小凤也咬死不承认,邓小凤是很难定罪的,邓小凤自然不会出卖自己。

“设话可说了是么?那就说说吧,为什么要杀冯慧?”王兵的声音冷了下来。

“不!还有一点!我设计的密室你一定没破解对不对?告诉我!”崔雪疯了一样的挺动身子,面目狰狞,歇斯底里。

“所有谜题,说出来之后就都不再神秘了,在你确认冯慧死后,让邓小凤顺着水管,爬到书房窗外,你用一根细绳从口袋的缝隙穿过去,再穿过纱窗,让邓小凤抓住,我想想,纱窗那么小的缝隙,或许用鱼线比较合适。”

说道这里,崔雪安静了下来,眼中也失去了神采。

王兵继续说道:“你- -边放鱼线- -边退到]外,把鱼线从门缝下穿出来,再把钥匙穿进去,在钥匙后面打结,确保钥匙不会后退,这时再让邓小凤拉动鱼线,钥匙顺着门]缝便进去了,鱼线从口袋里穿过,自然就把钥匙带进了口袋里,这时邓小凤松手,你再收回鱼线,钥匙自然就留在了口袋里。”

看着仿佛失去了灵魂的崔雪,王兵一拍桌子:“说! 为什么杀冯慧?”

“一年了,我计划了一年多,功亏一篑啊!“崔雪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绝望。

“说!你为什么要杀冯慧?”王兵的声音提高了几分。

崔雪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王兵:“她毁了 我的一切,十五年啊!我亲妈不见我,儿子不认我,甚至还想打死我!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我什么都没有了,我难道不应该杀了她吗?”

王兵和崔雪对视道:“是你自己毁了自己,如果你不犯罪,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你犯罪了,

承担你犯罪的后果,是你应该做的,你不能把你犯下的后果强加在别人身上,你没有承担责任的勇气,却选择去杀人,可悲,可耻!

三天后,城东墓地。

刘局带领着王兵、大海,还有数十名警察,都身穿警服,行着军礼,目送冯慧下葬。

葬礼结束之后,一人走到了王兵身边,王兵看了看他,宋阳是刑警学院的老师,宋阳开口说道:“她是一 位可敬的人,虽然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还是想问一下,那次在桥上,她是怎么脱困的?我想给同学们讲讲她的事迹。”

王兵点了根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说道:“我记得, 我问她的时候,她还打了我一下,最后还是告诉我了,她穿的胸罩中有钢圈,就是一种半圆形的铁片,她用这个钢圈撬开了手铐,然后跳下了桥,在水里躲过了爆炸。

过了很久,王兵才想起来,冯慧桌子上的那本倚天屠龙记中,被血染红的画,那篇说的是雪岭双姝戏耍张无忌,这或许是冯慧在暗示:凶手是两个女人。

不管是不是如此,都不再重要了。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