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不及你倾城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时光不及你倾城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晏予安
2020-08-24 07:00

1、阔别多年的初见

许白梦到过很多次再见陈准的场景,在-家大型歌舞剧门口,她穿着礼服化着精致的妆,动作优雅地从超长林肯里下来,陈准是开车|门的酒店门童,一脸艳羡地看着她,旁边的助理问许老师是不是认识他,她高冷地扫两眼,回:“不熟。”

或者他在街边捡垃圾,许白言笑晏晏地把手里喝剩下的矿泉水瓶放到他手里,啧啧感叹两声,“离开了我,怎么混成这样?

又或者是在一家优雅的西餐厅,旁边的小提琴手弹奏轻缓的音乐,双方衣着考究,各自挽着登对的伴,说一句好久不见。

在许白的梦里,她大多是衣着考究光鲜亮丽,而他时运不济浑身狼狈,好像这样才能满足她身为前女友被甩后的忿忿不平。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隔了七八年没见,在大理街头,她崴了脚,丢了一只鞋,被陈准公主抱在怀里。

以如此暖昧的姿势被前男友抱着,多少有些尴尬,许白不安分地扭动,来力证她的清白。

陈准颠了颠,更用力地把她往怀里扯,低声斥:“别动。

他穿着军装,一股迫人的压力,眼神目视前方,认真且平静,肩上的肩章显示他的军衔,一杠三星,上尉。

要是搁七八年前没分手那会儿,许白早就生气了,伸脚踹到他身上,敢凶她,活腻歪了。

现在想想,还是算了吧,一来已经分手了,以前踹他还算是小情侣打情骂俏,现在伸脚踹他,他要是趁机躺在地上碰瓷怎么办?

二来陈准今天帮了她,许白不是不识抬举的人,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远门, 刚出火车站就被狠狠撞了一下,直挺挺地摔倒在水泥地上,脚踝呈90度弯 了下来。

等反应过来才发现贴身的钱包不见了,许白想起来追,脚上的痛感立刻传到全身,也不知道是不是骨头断了,所有的证件都放在包里,在陌生的城市,补办都是问题。

许白疼得冒汗,真是倒霉透了,只能凄厉地喊:“抓小偷, 抓小偷。”

街上人不多,都各忙各个的,人情冷漠,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那一刻真是感觉自己全身冰凉。

在她快绝望的时候,一个穿军官服的军人冲过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上前,一个反剪将小偷按到了地上,不久警察赶过来,铐紧了小偷,压上了警车。

见她的钱包追回,许白也不绝望了,甚至心里欢呼雀跃想吹口哨,果然兵哥哥是最帅的。

许白是深度近视,等兵哥哥跑到她面前,许白才看清他的脸,彻底傻了,他?陈准??当年甩了她去当兵的前男友? ? ?在最狼狈的时候碰见前男友,这他妈算怎么回事。

怕碰到受伤的脚加重病情,她一 -直以极其怪异的姿势趴在地上,陈准蹲在她前面,也不说先把她扶起来,而是手指轻抚她的钱包,一脸深沉且凝重,说了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声音有些沙哑:“没想到你还留着它。

那个钱包是他送的,许白用了八年,边角处已经破损。

7年零9个月不见,陈准成熟了许多,一言不发地抱着她去医院,整个过程像是有心事,爬上爬下,毫无怨言。

从医院出来已经很晚了,忙了一天,身心俱疲,许白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准备在他怀里寻找个舒服的姿势睡去。

在陌生的城市,前男友的怀抱是她唯一能汲取的温暖, 想想,混到这种地步,她也是够惨的。

“离开了我,怎么混得这么狼狈。”陈准低头看许白的眉眼,啧啧感叹。

许白瞬间惊醒,嘤嘤嘤,这应该是她的台词啊,之前还感叹他成熟了,她可真是眼瞎,扒了那身皮,陈准内心里还是那个脸皮比城墙厚的痞子。

可心里有一处柔软却放松了下来,对比成熟稳重的他,这一-刻的陈准才是真实的。

许白安稳地长到现在,当年被甩是她唯一的痛处, 可他偏往这痛处捅,所以许白毫不客气地还口:“没你狼狈,25了吧,连辆代步车都买不起。”

“你信不信再说一句,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陈准开口威胁,说着还真把她丢到了街边路灯下的长椅上。

已经很晚了,街边的小摊贩准备收摊回家,夜色中没了烟雾缭绕,变得极为清净,路灯射出一道疏淡的光影,仿佛世界只剩下夜色和她们。

陈准坐到许白旁边,认真地评价:“你胖了 。

许白不可思议,她162的身高才100斤,竟然说她胖,她胖吗?她还没说他黑呢!

“你怎么不说是你体力不行,这才抱了多长时间就撑不下去了。”

“我体力不行? "陈准靠近她,- 脸暖昧地笑,拉着许白的手去摸他的胸肌,手指所到之处都是硬邦邦的肌肉。

陈滩凑到许白的耳边,喷出的热气有些湿润,声音低沉,很是性感,“你不知道 你准哥在床上的体力有多好!”

他还是这样的腔调,许白也不气了,愣愣地看着他,仿佛眼前这个穿着军装眉宇间透露着正直的男人和记忆中那个小痞子重合了。


2、十年前被欺负的许小傻

陈准整整追了她一年,许白才松口,这句话,放到十年前江城那所三流高中里,能让那个桀骜不驯的七中老大任劳任怨任她打骂,多少带着些骄傲。

时间太过长久,十年前的那个夏天,许白现在能记住的:只有两件事,第- -件是她中考失利,许白运气不好,中考那天赶上初潮,整个人疼得死去活来,擅长的英语差不多交了白卷。中考分出来,只够得上江城七中。

江城七中是有名的垃圾学校,谈恋爱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每年升上重点本科的估计只有几个艺术生。

第二件事就是许白在江城七中认识了陈准。陈准和许白,都是七中的知名人物。

当时还没有校霸这个词,陈淮刚进高中,凭借强悍的作风和高超的打架能力,迅速成了七中的老大,身后收了一帮子小弟,也不知道是真的服他还是被他打服的,他一直这样,无赖,不服管教,藐视权威。

许白是因为成绩,本来就是冲着一中的火箭班努力的,即使中考失利,可底子还在,在第一次月考中, 她超第二名将2近00分,许白成了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比-般学生享受了很多权利。

第二名是一个叫吴思雨的女孩,大概看不惯许白在成绩上长期碾压她,开始带领班里的女生排挤她,书经常被浇湿,刚做完的值日又满地垃圾,考试时笔经常不见了,往她桌兜里放死老鼠,跟小孩子玩闹似的,次数多了老师都知道了。

许白当时除了学习无欲无求,不争不抢,性格安静,被欺负也不吭声,一副要羽化登仙的样子。

学生的事老师不好掺和,班主任也不忍心她受这样的委屈,便把陈准调成了她的同桌,目的很明显,让陈准看着许白。

之前许白一直在第一排,陈准在倒数第一桌,他们虽然在同一个班级,却隔了十万八千里,开学三个月,他们没说话一句话。

许白也有些好奇,陈准虽不主动惹事,但也不服管教,为什么会同意老师这样的安排。

他们坐在左边靠墙第四排,陈准坐在外面,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只是在她要出去的时候戳戳他,陈准不耐烦地站起来给她让地儿。

陈准经常逃课打篮球,在班上的时间并不多,不过和他同桌以后,欺负许白的女生也少了些,许白很感激他,私底下默默地帮他擦桌子摆凳子,算作报答。

他们不咸不淡的相处,关系突破一步是期中考试前一天的中午, 吴思雨偷着掰她的2b铅笔。

被打完篮球后路过教室的陈准看见,陈准靠着门看吴思雨:至于吗,考不过人家就努力学习,背后搞这种小动作丢不丢人,连我这种人看不起你。”

吴思雨脸色煞白,有些难看,手心不断冒汗。

陈准走到座位旁边,拿起那只掰坏的2b铅笔,使劲用力一扔, 2b铅笔在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落进了角落处的垃圾箱。

“记住,中午买一根新的还给她。”

陈准指了指在门口看了全程的许白。

晚上自习的时候,吴思雨买了一根新的2b铅笔还给许白,认真地道了歉。

许白摆摆手,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表示不在意。

那天是班主任的晚自习,没人敢说话,陈准撕了一张纸,大手唰唰写了几个字,扔到许白面前。

许白抽了抽嘴角,被他的字丑到了,歪歪扭扭,横竖撇捺隔了很远,辨认了好半天,才认出来: 【她老欺负你?】

这个她指的是吴思雨吗?她真的怕吴思雨吗?可能有些怕,但更多的是烦,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事。

她不怕被孤立,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旅程。可她也渴望朋友。

【如果扔东西,浇书这些小事算欺负的话,那应该就是欺负吧。】

陈准看到这句话犯了个白眼:这个书呆子。

【这还不算是欺负?你为什么不欺负回去?】

许白眯着眼看纸条上的字,皱着眉写:【怎么欺负回去?】

许白出自教育世家,所受的教育大多是宽以待人严以律己,好像真的没有人告诉她受欺负了该反抗,他们告诉许白最多的是遇到事情忍一忍,忍一时风平浪静。

纸条推到许白面前: 【笨死你算了】 。旁边画了一个巨大的猪头。没等许白反应,又一张纸条推到她面前:【叫声准哥,我教你。】

许白扭过头看他,陈准用胳膊撑着脑子,冲她勾着唇笑,看起来毫无攻击地温驯。

屋里的灯光很亮,光束落在他左侧脸上有些柔和,许白的心跳得很快,整颗心像是被吹皱的春水,触动一片片涟漪。

直到老师扔过来的一只粉笔头落到桌子上,才打破了暖昧的气氛:“好好上自习, 闹什么闹。”


3、青春的样子

那次之后,许白不知道怎么入了这位大爷的眼,陈准开始在学校明目张胆地追她,当然,如果陈准_上课打扰她学习,下课不去打篮球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偶尔往她桌兜里塞零食算追的话,那陈准确实很认真地在追她。

时间长了,许白对他那个怵意也没了,陈准这人,就是个中二少年,还有点儿可爱,许白文笔好嘴巴也差不到哪去,跟陈准熟之后,也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陈准没耐心,经常会问:“许白, 追了你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答应老子。”

许白从英语卷子里抬起头,揉揉太阳穴,“你追我,我就答应你,你讲不讲理。”

陈准毫不客气地揉她的头发,嘿,本来以为是个小傻子,没想到是只披着羊皮的狼。"陈准抬起下巴,一脸自信,“你就等着以后拜倒在老子的运动裤下吧。

有隔壁班的在门口叫他:“准哥,一起去打篮球。”

陈怀准跷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把许白牢牢困在里面,冲着外面摆摆手:“不去, 我得追我媳妇。”

外面的人给了一个“我都懂”的表情,开始起哄:“那准哥赶 紧把嫂子追到手,一起去操场上看我们打篮球。”

许白闹了个脸红,假装没听见,拿着草稿纸认真地做数学题,可是草稿纸上刚画的椭圆怎么看怎么像是那个人的脸。

许白觉得自己脑子里都是陈准,她双手抱头内心叫嚣,这样不行啊,她是要冲刺b大的人,不能让任何人任何事去影响高考。

可是她讨厌陈淮吗,不讨厌吧,许白分析自己内心对陈准的想法,他只是学习不好爱打架,可是他聪明,有头脑,在学校有号召力,对待朋友也仗义,最主要是长得好看,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嘴角经常带着- -丝玩味的笑, 透着点坏坏的味道。

周末回家和好朋友于茉聊天谈到这里,于茉一脸震惊,摸了摸许白的头,自言自语:这也不烧啊。

“许白,你缺心眼吧,你认为陈准是好学生?陈准上次刚在职中闹完事,直接把职中的小混混打进院了,还有比他打架更不要命的吗?

许白听说过这件事,是职中的先来七中收保护费,又不是陈准故意挑事的,被人欺负到家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陈准又不是坏学生,老师讲课他认真地睡觉也不打扰别人,平常老老实实在学校里待着,现在陈准一天除 了打篮球就是在她面前刷存在感。

“你啊,怎么看他怎么好,是喜欢上陈准了吧。"闺蜜的心思闺蜜最懂,于茉如是说。

于茉扔了个抱枕在地下,和许白并排坐在地上:“如果-个女孩能明媚张扬地活在阳光底下,无所顾忌地宣泄情绪,不把愤怒难过堆到心里不怕得罪人,那她肯定有人宠着。”

“我们没有权利去评价一个人的好坏,但是认识陈准后,你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你都是死气沉沉的,戴个黑框眼镜穿着肥大的校服跟个老妈子。”

于茉拿出镜子举到陈白面前,伸手把许白耳边的碎发挽到而后,“你看 你现在,你真的变了好多,以前你都是死气沉沉的,都不会跟我聊男生,你现在真的是青春本该有的样子。”

许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以前的温和书生气少了些,眉目间多了几分霸道娇纵,跟亲戚家被宠坏的小孩子有些像,可她讨厌这样的自己吗?

她不讨厌,她甚至很喜欢这样的自己,被人宠着的感觉确实不错,那她喜欢那个把自己变
成这样的少年吗,答案是喜欢。


4、陈准,是你甩了我!

许白大学是在b大读的,百年老校的中文系,她大学时期开始在网上连载小说,现在毕业3年,出了几本书,也算是有些名气。

这次来大理,是给她的新书《时光只为你停留》开发布会,许白来得早一些,本来想看看大理的风景,结果崴了脚被困在陈准家里。

负责带她的编辑是于茉,听到她崴了脚担心得不行,急忙想订票把她接回来,不过后来听说她一直待在陈准家,也不急了,还特意把发布会推迟了半个月,以方便她休养。

许白这些年的脸皮能和当年的陈准有的一拼,丝毫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从医院出来后直接搬着行李住进了陈准家。

陈准是职业军人,不忙的时候和正常上班族一样,按时上班下班,陈准不在家的时候,许白闲不住,就在他家乱翻东西,反正目前还没找到任何女性用品。

陈准家不大,二室一厅的格局,次卧被他改成了书房,可这几天的观察,许白发现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看书,看本书能要他命。

“不看书还特意腾个书房,有病。”许白嘀咕。

他的书房有个很大的书架,书架上的所有的书都是她写的,有的还不只一本,整齐地排在书架上,许白拿手往书架上一摸,没有灰,显然是因为经常有人收拾。

那一刻,许白心里有一个声音:陈准把次卧改造成书房就是为了收藏她的书。

许白一个电话打给于茉,直接开口问陈准是不是还喜欢她。

于茉瞠目结舌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听完了全程,于茉心里明白了,当年陈准许白的恋情,在七中备受关注,七中的人谁不羡慕,男帅女靓,温柔中带着娇纵的学霸,把所有好脾气都留给-个人的校霸。

高三那年的运动会,陈准刚跑完男子3000米,脸上的热气和汗水还没下去,听到枪声,立刻站起来去陪许白跑女子400米。

于茉心里仍然记得运动场.上两人奔跑的背影,映着蓝天白云,操场外的人声鼎沸,两个人又仿佛把整个世界隔绝在外。

那天也有任课老师在,看到最后两个人抱在一切, 笑眯眯地冲着两个人的方向看。

许白成名后,于茉建议她尝试一下别的风格, 可许白笔下的文字,总逃不出那股少年感的气息。

于茉在心里斟酌”了好几遍,才开口问:“如果他还喜欢你,你想跟陈准旧情复燃?”

“不知道,”许白说, “当年是他甩的我。”

她有她的自尊,而且她也摸不准陈准在想什么。

“可是过去八年了,你还是忘不了他。”于茉知道许白爱钻牛角尖,尝试给她出主意,“不如你刺激一下陈准, 看他怎么想的。”

晚上8点,许白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时候,陈准才回来,照例是打包好的鱼汤,嘴里淡的没味,“打个商量,明天能不能换个菜,换个鸡汤也行啊,天天喝鱼汤喝得快吐了。”

“高蛋白的食物对局部组织的修复。”

许白拿着碗盛汤,感叹:“还是你对我好。”

一句话把陈准哄得开开心心,他正想说不对你好对谁好。

没想到她一-句竟是,“要 是我前男友们都像你对我这么好,那我可太幸福了。”

许白特意在“们”字发了重音。

陈准怔了一下,搬了一把椅子坐到他对面,说:“聊聊?

许白继续喝汤,也不看他,“聊什么? ”

“聊你的前男友们?几个?最长的多久?”

“无缝衔接,反正这些年没闲着,你也知道,像我们这些言情作家都是需要实践的。”

陈准眼睛气红,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她。

许白不怕死地继续说:“你有过女人吗,估计没有吧,在部队当兵7年,连个信都没有,进了和尚庙连个女人都没见过吧 ?”

听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生气了,呵,他有什么资格生气,许白似笑非笑地看他,语气依旧平平静静:“陈准, 当年是你甩了我。”

一句话把陈准浇了个透心凉,他知道还欠她一个解释。


5、我希望你有光明的未来

他们在一起的那天是许白生日,正赶上高三补课,陈准拉着许白逃课去爬山。

近些年才开发的旅游景点,山不是很高,但环境不错,站在山顶能看到整个江城的景色。

陈准就在这里告白,告白的方式很特别,直接开口威胁:“你跟不跟我在一起?

陈准脸色有些苍白,露出一丝可疑的红。

顿了一下,又说:“不跟我在-起我就把你推下去。”

许白:这算是求爱不成改谋杀了。

许白开口问:“要 是我不答应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

陈准皱了一下眉,点头,高贵矜持地说:嗯。”

许白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冲着他笑嘻嘻地回:“我怕死啊。”

陈准和许白在一起后,目标就从做七中的大哥,变成和许白-起去北京。

许白的目标跟明确,要考b大的中文系,她只是表面看起来很软弱,心里绝对是个要强的人。

陈准知道,要想跟许白的未来有交集,他得去配合许白。

他们俩的成绩相差太大,注定考不到一个学校,陈准退而求其次,想和她去一个城市 。

陈淮的小跟班发现,他们大哥开始改邪归正了,上课不迟到早退,还开始做笔记了,甚至还翻出高一高二的书开始补课,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学习这回事丢了不容易捡,何况陈准这种从小就不爱学习的人,刚开始入不了门,陈准凭借一身横冲直撞磕磕绊绊受了不少委屈。

陈准不是有耐心的人,无数次想拍桌子走人,可转过头看许白那张认真做题的脸,叹了口气,摸一下许白的头发,还是从新拿起笔解那道数学题。

许白刚开始还不信,让陈准安安静静坐两小时,骗鬼去吧,这孩子整个一多动症,可时间长了,陈准确实让他刮目相看。

偶尔陈准有考好的时候,拉着许白要奖励,许白有些不好意思,往他左脸颊吻了一下,快速后退:“奖励,好了。

倒是陈准愣了,摸着许白亲过的地方傻笑了几分钟,两只手撑在许白两旁,把许白圈在里面,咳嗽一声:“我要的不是这个。”

“那,那是什么?”

陈准好脾气地说:“不过这个也行。”

高三最后半个学期,陈准进步很快,分数已经可以稳定到400了。

陈准拉着许白去看他打篮球,陈准穿黑色的运动服,向上一跃,右手单独抡起了篮球,划出一个优美的半圈,侧身将篮球砸进了篮筐。

这个画面在许白的书中出现了很多次,少年,篮球,操场,热闹的气氛,青春的气息。很多次许白都以为她忘了陈准,可是笔下的男主角总有他的影子。

那天陈准赢了球很开心,抱起许白转了个圈,然后飘了,顺手把许白放到了草地上。

许白被他开心的气氛传染,结果-转身,发现自己在草地上坐着,而罪魁祸首已经跑远陈准在远处喊:“还傻愣着干嘛,赶紧起来,-会儿你喜欢吃的火锅鸡就没了。

火锅鸡的鸡肉很少,剩最后一个,陈准永远不会让着她,快速地夹起来,假装吃一口再放到许白的碗里。

许白不开心,有些嫌弃:“为什么 你吃第一口? ”

陈准:“因为以后咱们家我是顶梁柱啊。

许白把鸡肉放到他碗里:“那你自己吃完得了。”

陈淮难得的严肃,又把鸡肉放到许白碗里:“不行,你天天学习那么累,得好好补补。”

她是他的心尖。

17岁的陈准,已经明确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和别人都不一样,她独一无二。

陈准是真的存了和许白过一辈子的打算,他们甚至计划好了未来,大学毕业后可以来七中做老师,七中存了他们俩太多的美好,许白做语文老师,陈准可以教体育。

可是那次高考,许白陈准发挥都不好,许白没考上b大,陈准被- -所南方的三本院校, 他们俩决定回七中复读。

听说许白要复读的消息,班主任老王有些惊讶,打电话给陈准,好奇地问:“许白复读,她不是考上b大中文系了吗?”

班主任唠唠叨,“你们俩谈恋爱我们不反对,可陈准你可别犯浑,让人家小姑娘放弃大好
的前途陪你复读。”

而且七中能出一个大,真的特别不容易。

陈准不傻,前后串联- -下就懂了,许白是得多喜欢他,骗他没考上大,就为了陪他复读。

可许白为了大有多努力他知道,他不能让自己辜负许白100天的努力。

陈准把自己在房间锁了一天第二天断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去体检当兵,奔赴了祖国的西南方。

他听说,他走后,许白去大报到了。


6、时光只为你停留

许白听了有些唏喳,原来她要的解释这么简单,她拉着陈准不依不饶,哪你有必要甩了我吗,直接劝我去b大报到多好。”

准斜她一眼:“劝你你会听?”

当然不会。

“你那么固执。”

许白懂了,他比她要了解她。

陈准坐到许白身旁,拉着她问。好了,现在也解释清楚了,给我个名分吧。”

许白笑的花枝招展,提醒他:“当年可是你甩了我? "外之意可没那么轻易原谅你。

“那我也让你甩一次。”

“我甩你的前提你得是我男朋友,请问陈先生,你现在是嘛? ”

“那我从新告白....”

许白拦住他:“你告白我就答应你, 你讲不讲理。”

陈准倒吸一口冷气, 直接开口威胁:“你信不信我把你腿打断。

许白这么多年第-次开读者见面会,写作六年,她的书陪伴了一些人的成长, 也成为一些人的记忆。

读者见面会是在省图举行,上面打 了很大的橫幅‘言情大神晨曦携新书《时光只为你停留》”。

中途被媒体采访,言辞犀利地问她写了六年的校园文,笔下的男主大同小异,是不是江郎才尽了。

陈准在底下坐着,看到台上的她温柔地笑笑。

她说:“我25岁 了,这是我写作的第6年,至于写作这件事,从我上高中之前说起,我当时性格很懦弱,敏感,自卑,被欺负了也不敢吭声,也不好看,戴个黑框眼镜丑得不得了,经常遭受校园霸凌。”

底下一片哗然,不知道是惊讶于美女作者以前是丑小鸭,还是惊讶于她以前在遭受校园霸凌。

“有一天我遇到一个男生,他告诉我被欺负了就要欺负回去,人不能软弱,高中我们同桌,他保护了我三年,他在我黑白的天空上划开了一道口子,带来一束光。

我寻着那道口子努力地向外伸展,才有了今天的我,因为他,我的高中很美好,我现在还记得学校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朵花。

许白继续说:“他因为一个很奇怪的理由离开了我,他治愈了我,也放弃了我,那段时间,我开始在网.上连载小说,我尝试在每本书中去寻找他的影子,寻找那段时光。”

许白笑笑:“至于江郎才尽,应该算是吧,这本书过后,我可能不写了。其实之前我的梦想是做一名语文老师的,现在我要去实现我的梦想了。”

为什么不写了,是因为他回来了吗?”底下有人开始坐不住,急切地寻找答案。

陈准注意到许白到狡黠地看了他一眼,用一副很悲痛地语气说:“不, 他永远都回不来了,他死了。

陈准气得肝颤,他死了是吧?

“好了,不开玩笑,”许白注意陈准咬牙切齿地瞪她,似是想穿过人群吃了她,才开口打断现场悲痛的气氛,“不好意思,刚才跟大家开个玩笑,”

“我重新回答,是啊,他回来了,就在人群中坐着。

许白看向陈准,歪着头笑:“所以, 陈先生,你愿意娶我吗?

人群随着许白的目光看,是一个很高大眼目深邃的男人, 穿着军装一脸肃然, 和书中那个吹口哺流里流气地小馄混地差了很多。

9年转长成了男人。为心里的女人推起了一片天,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思深。


番外

一,
怎么舍得轻易放人。“

陈准一脸欠揍的表情:“不行,我得回家陪媳妇, 我找媳妇没了我晚上睡不着。”

曹长冷每一声用上的是里两多点儿。可以申请维来。

这时陈准才认真起来,“17岁的时候我就经计划好了和她的未来,我已经迟到了8年了,不能再对不起她了。

二,
用到江城,陈准拉着许白去了一越当年者白的景点,拿出戒指单腿下跪。

把许白感动得不行。

可开口还是原汁原味。

曾不答应我, 不答应就把你推下去。

许白伸出手,

“你就知道吓唬我。”

陈准把戒指带到她手指上,亲了一口,语气里有一丝宠溺:“你吃这套。”

三,
许白去给当时班主任老王送结婚请柬,老王问:“你是嫁给当时让你笑的那个男孩子了吗?”

她说是。

老王看红底烫金的请柬,- 脸感叹:“当时让陈准跟你同桌,他还不愿意,一晃, 你们俩都结婚了,你们俩婚礼上我可得好好喝两杯。”

许白一直好奇,“那他怎么愿意跟我同桌的?”

“当初我答应他,以后他逃课打篮球,我不叫家长了。”

许白傻了,没想到原因这么简单,她回家得问问,是她重要还是篮球重要。

四,
许白成了江城七中的语文老师,陈准成了体育老师。

许白兼职班主任,带的是最差的班,班里有好几个学生爱打架不爱学习,许白真是操碎了心,整天拯救不良少年。

体育老师课少,陈准没课的时候就去许白的班里坐着,帮她管纪律,和后面那群热血少年打成一片。

他们打架捣乱的时候,直接罚跑步,陈准在后面晃晃悠悠地喊:“跑这么慢, 你们是大姑娘吗?

把那群热血少年气得牙疼。后来在陈准不间断的打击下,不良少年从良了。

日子很平静,上班下班, 回家一起做饭, 时光茌苒,岁月静好。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