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房诡事
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出租房诡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蓝桉
2020-08-24 10:00


“滴答,滴答……”

水珠滴落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一向浅眠的我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睁着双眼茫然地看向天花板。

头顶的天花板并没有任何异样,我偏过头看向床左侧的天花板,只见雪白的墙面出现了一小片墨色的阴影。

睡前明明没有这块阴影。

我揉了揉眼睛,努力睁大眼睛再次看去,阴影依旧存在,而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滴答,滴答……”

水声还在持续,我摸索着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循着声音望去,发现不远处的地板上有一小滩红色的液体。

我翻身下床,伸手摸了摸地上的液体,温温的,黏黏的,这种触感,是血!

再次抬头看向天花板,那块墨色的阴影分明是一片红色的血迹!

一阵莫名的恐慌席卷全身,心脏开始剧烈跳动,意识逐渐迷离……

猛地睁开眼睛,屋内仍旧是一片漆黑,我转头查看天花板,并没有出现任何阴影。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起身打开了房间的大灯,走到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水。



屋外的天空黑得仿佛能掐出墨水,我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冰冷的温度让我的情绪逐渐平复,噩梦带来的恐慌感也消失不见。

走到客厅,我坐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看了眼墙上的钟表,差十分钟就12点了。

被吓醒后暂时还没有睡意,我打开电视,深夜剧场正播放着狗血偶像剧,奇葩的剧情让我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害怕。

指针不停歇地转动,时针、分针、秒针在十二点整达成了重合。

“咚咚咚——”

房间门突然被敲响,我惊得浑身打了个激灵。

大半夜的,有谁会来找我?

噩梦带来的恐惧再次涌上心头,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起身开门时,门外传来一道清脆的童音,“姐姐,你能陪我睡觉吗?”

我迟疑片刻,到底还是打开了紧闭的房门。



推开门,外面站着一名长相可爱的女孩,年龄在五岁左右,穿着粉色的兔耳睡裙。

“妈妈说,睡不着的话可以来找姐姐。”女孩乖巧地说道,脸上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我简直要被女孩萌化,在征得她同意的情况下,直接将她抱到了我的床上。

女孩陷在柔软的席梦思里,突然说了一句,“还是自己的房间好。”

我以为女孩是不习惯我的房间,抬手为她掖了掖被角,柔声说道,“姐姐陪着你,不要害怕,安心睡。”

女孩点点头,慢慢闭上双眼,呼吸渐沉,见她已经沉入梦乡,我将备用的被子抱到客厅,准备在沙发上凑合一晚。

铺好床后,我再一次回房间,想要看看女孩有没有踢被子,却发现床上空无一人,女孩正满身伤痕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汩汩鲜红的血液从她的身体中涌出,看着格外得触目惊心。

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女孩,我吓得倒退了一步,不明白在短短的时间内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上前想要去探女孩的鼻息,却在伸出手的刹那猛然记起一件事。

这栋楼只有四层,四层被卖了出去,但目前处于闲置状态。我住在三层,一层是一对老夫妻,二层是一对未婚的小情侣,女孩究竟是听哪个妈妈说要来找姐姐的?

刺骨的冷意突然袭来,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女孩痛苦的叫声,“姐姐!姐姐!”



“砰——”

身上传来的疼痛让我不由得睁开眼,我撑着地板坐起身,没想到自己这么大个人竟然还能从床上滚下来。

不过此刻,我有点庆幸自己掉到了床下,让疼痛及时地把我从噩梦中唤醒。

环顾四周,我的房间,床铺正常,天花板正常,地板正常。

果然只是个梦。

房东跟我说过,我这层原本住着一家三口,女儿才五岁。但后来女儿在小区重装监控的时段意外失踪,苦寻一年无果,承受不住伤痛的夫妻俩选择搬离这个伤心地。

按照今晚的梦境看来,女孩的那句“还是自己的房间好”,其实是自言自语,因为我的房间原本就是她的!

这样看来,这个女孩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失踪,而是被人杀害了!尸体有可能还在这栋楼里!

我猛地抬头看向四楼,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升脑门。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会对无辜的孩子下如此狠手?



第二天早晨,我来到房东家,希望她能告知四层原来住户的情况,以及带我去四层看看。

房东是个热情的大婶,虽然不知道我这么做的原因,还是给我大致讲了讲情况,并拿好四层的钥匙陪我一起上去。

四层原本的住户是个女白领,25岁,独居。性格亲和,很受小区里孩子们的欢迎,三层的夫妻俩加班时经常会把孩子送去她家。

难怪女孩会在半夜敲响我家的门,大概是父母临时加班,让她去找楼上的姐姐。

四层的房门被打开,我走向与昨晚的阴影相对应的位置,轻轻敲了敲地板,听声音,底下应该是空的。

我心底咯噔一下,事情也许真如我猜测的那样……

跑到楼下取了工具,在房东的见证下撬开地板,下面是一具孩童的白骨。

 

警察很快赶到现场。

三天后,经过DNA比对,可以确认这就是三层住户当年失踪的女儿,同时将四层户主列为犯罪嫌疑人。

出乎意料的是,当警方追查犯罪嫌疑人所处的位置时,竟发现这名女子在半年前就已经入狱,罪名是虐杀孩童。

原来,这名女白领原本就心理变态,尤其喜欢折磨孩童,看着他们在挣扎中慢慢死去。而她之所以对孩童友好,就是为了能获取孩童及其父母的信任,更好得手。

知晓来龙去脉后,我对这个女白领的观感降到最低,也对无辜死去的孩子们感到悲痛。

被信任的人残忍杀害,孩子们的心里该有多恐惧,多难过?

夜晚再次降临,我坐在沙发上,抬头望着天花板,耳边仿佛再次响起了女孩甜甜的声音。

“姐姐。”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