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伪的丈夫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虚伪的丈夫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乌鸦吖
2020-08-24 11:01

“这是我进监狱的第三年,距离七年刑满还遥遥无期,但我始终没有后悔杀害那个男人的决定。“晓茹慢慢地对狱友说道。

监狱的生活把她原本稍显白皙的肤色折磨得暗黄且没有光泽,黑白分明的眼睛也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雾。但是,每当说到入狱的原因时,她的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悔恨,就好像用七年的自由来换一个人的死亡,是这天底下最划算的事了。

晓茹眯起眼睛,把身体往后靠,调到了一个最舒服的状态。她沉默了一会儿, 便开始讲述那些不知道在心底重复了多少遍的陈年往事。

“我和他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这个男人长得也说不上帅,是那种在大街上随处都可以看到的长相,很普通。

我们初次见面时,他梳着一个大背头, 没有一丝杂发散落在空中 ,全都被他安排得妥妥贴贴。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显得成熟而精明,眼镜上没有一点灰尘和脏东西。身上穿的衣服整洁而得体,鞋面也十分干净,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在他伸出手时,我发现就连他的指甲都剪得干净而整齐。

在坐下点菜时,我说着说着不小心说错了-道菜的名字,服务员在我说完后重复了一遍那道菜的名字,自然地纠正了我。在我发现自己读错了字后,我瞬间窘迫起来,下意识地朝周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才看向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正在低头看着菜单,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的样子,我强忍着萦绕在心头的窘迫点完了菜。在等待期间,虽然我一直在跟那个男人交谈,但我心里依旧对刚刚的事情耿耿于怀。

所以我做了一件坏事,在服务员上菜时,我假装不经意之间抬手碰到了菜盘,直接把菜全倒在服务员身上了。

做完这件事之后,我的心情瞬间舒畅了。对了,听说最后那个服务员不仅被骂了,还赔了这道菜的钱。现在想想,我还真是天生的坏人啊。“晓茹冷笑了一声,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讲出了这段插曲。

“说回那个男人,他的名字叫益明,家境比较殷实,有车有房,其他方面倒是挺普通的。不过,随着交流的深入,我发现我和益明的三观还是挺相符的,在很多事情上都有同样的见解,比如说价值观念、婚姻观念等等。

而且,益明也非常健谈,我们之间的谈话通常都是由他来挑起话题的。

在初次见面后,我们也约会了好几次,对彼此的了解也愈发深入。终于有一天,益明向我提出了交往。

“晓茹,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你就是我一直想要找的人。所以我也不想再耽搁了,想好好把握住这个缘分,跟我在一起好吗? ”

我觉得益明是个比较合适的人,也是个结婚的好人选,所以我同意了。

当时,我以为我的阅历已经足够丰富了,丰富得让我足以看清这个男人渴望安稳的本质。”说到这里,晓茹讽刺地笑了笑,眼睛里尽是轻蔑的色彩,也不知是在嘲讽益明还是当时天真的自己。

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度,这一方小世 界似乎也因为她而变得更加寒冷彻骨。铁窗散发着耀眼的光泽,但它的影子却在地上张牙舞爪,似乎是在筹谋着怎么榨取这个可悲女人最后的生命之火。

“在确定了关系之后,我们就住在一起了。他对我体贴至极,最多一周之内就摸清楚了我喜欢吃的东西、书籍选取的偏好还有听歌的取向。所以,他每次给我准备的礼物、带我去吃的餐馆都是我喜欢的,他好像可以很轻易地猜中我的心思。

有一次,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会,甚至关乎到我是否还能保住工作。但是,在开会前最后一次检查时,我突然发现展示用的PPT莫名其妙地损坏了,就连备份也不翼而飞。

当时我的心真的快跳到嗓子眼了,因为还有不到十五分钟就要开会了,我却搞了个这么大的乌龙。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突然想起了益明。马上,我用有些颤抖的手给他拨了电话。

“喂?益明!你现在有空吗?能帮帮我吗?

益明愣了一下,马上答道:“你先别急!有什么需要我的吗?我现在就在家附近,刚办完事。”

“那太好了!我要开会用的重要资料突然损坏了,我们家电脑.上还有- -个备份,你能帮我拷一下吗?”

“好,没问题!我马上回去!”益明说完就马上挂了电话。

在等待消息的过程中,时间就好像一个有着完美主义的杀手, 一寸一寸地打量着猎物,试图寻找出一个最完美的下刀位置,而我只能无法动弹地蜷缩在它面前,等待着凌迟。

“叮铃铃~”

这个铃声就好像划破黑暗的长剑,把我从无边的恐慌和不安中拯救了出来。

“喂,益....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呼。
我拿到了,我现.... .在你公司楼下,快下来拿吧。”益明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喘着大粗气。

我飞奔下楼后在门口见到了益明,他额头.上满是豆大的汗,衣服也被汗水浸湿了,正半弯着腰,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看着我。

我接过文件说道:“天呐! 益明,你是跑过来的吗?”

“呼~对,路上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塞车了,我怕耽误时间就跑过来了。先不说这些了,赶紧上去吧!“益明微笑着让我快点离开。

看着他温柔的双眼,我的内心好像被攻陷了。

虽然不止一次感受到他的温柔,但我这一-次的心动却是 之前无法比拟的,他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及时出现,给了我力量和支持,还想尽办法的去帮我解决困难。我没有办法不去想,如果没有他,我该怎么办。

“谢谢你,益明,真的谢谢你!“我看着他的眼睛,声音微微颤抖地说道。

益明对我笑了笑,什么话都没有说,而那双浸满温柔的眼睛也因为主人的微笑更显得柔和多情了。

我扑上去亲了他一口,就马上转身跑回公司参加会议了。这个会虽然过程比较曲折,但好在最终还是比较顺利地进行下去了,同时我也解除了被离职的危机。

在下班之后,我赶回了家,准备了--顿丰盛的晚餐来作为我对益明的感谢。

“今天真的是非常感谢你,还让你跑了这么远。来,这一杯敬你。”

“这些客套话就别说了,你明白我的心意就好益明说完话后,- 边看着我一边把酒喝了下去。

“对了,之前从你那儿有听说过这个会对你来说很重要,我看到你睡前还去检查了一遍啊,怎么就损坏了?”

说到这个,我皱了皱眉,想了一下便说道:“开完会 后我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我记得在我睡前检查时,文件还是好好的。我去到公司后忙着准备开会前要用的东西还有处理一些工作,所以也就没再检查了,直到开会前最后一次检查才 发现文件损坏了,确实是非常奇益明垂下眼睛,问道:“会不会.... 是人为的呢? 在你去.上班后,有没有人碰过你的电脑?”

我回忆了一下开会前的事,突然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

“虽然是有几个人来过我座位上,但碰过我电脑的只有一个人,而且她还以拿文件为借口支开过我!其实当时我也有过迟疑,但我觉得她应该不至于这么光明正大地在办公室就直接动手脚吧,所以也就没太在意,但现在想来....

“她是什么样的人?具体说说看。”

“她叫倪敏,是最近才到我们部门]的新人,长得挺好看的,穿着也比较讲究,都是大牌。而且在社交方面似乎也很在行,很快就跟其他同事混熟了。”

“嗯....虽然她有点嫌疑,但我们也不能这样轻易地下定论,而且你去怀疑同事做这些事也不太好,如果误会了也挺尴尬的。

益明思考了一会儿,抬头看着我说道:“要不这样吧,我帮你调查一下, 如果真的是她做的,那她以后很大可能会做更多对你不利的事。如果不是她,也免得你们结下梁子。”

虽然我觉得他这个提议有点突兀,但想到益明也是出于关心我的念头,所以最终我还是答应了他的提议。

饭后,我们坐在电视前面。我靠在益明怀里说道:“换个台看 看吧,新闻快开始了,正好看看造成了那么大堵塞的原因是什么,还让我的益明跑这么远给我送东西。“我笑着抬起头看他。

益明好像有点害羞,呆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随后便嗯"了一声,拿起遥控器换了台。

新闻开始还没多久,主持人还在说开场词。突然,我感觉腰上的手紧了一紧,一转头,益明已经离我非常近了。

“晓茹”

他摸着我的头发,看着我的眼睛说:“我现在回 想起来都有点后怕,幸好我当时就在我们家附近,刚好能帮到你。不然的话,光听你在电话另一-头着急,我什么都帮不上忙,真的会让我很心痛、很愧疚。”

他的眼睛里好像装载着银河,但里面只有一颗名为“晓茹”的星星。

他的嘴唇也慢慢地靠了上来,和我的贴合在一起。 那种被棉花糖包围的感觉,让我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自动隔绝了周围的一-切事物,不管是外面的喧闹还是主持人的播报都自动被我隔开了,只是专心地沉浸在他给的温柔中。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便真真正正地爱上了他。

比起他那让我心动的温柔,他的时刻陪伴才更让我无法自拔。他在我家人生病时的鞍前马后,在我陷入危难时帮助我的不假思索,在我情绪不好时的悉心安慰都让我在这份感情中愈发无法自拔。被这样用心对待,我想,没有女人可以抗拒吧。”

晓茹把目光移向窗外,似乎在眷恋着以前的日子。但仔细看她的眼眸,会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焦点,只有一片空茫自从益明答应帮我调查倪敏后,就总是早出晚归的。其实-开始我也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是倪敏的一句话才让我开始有所怀疑。

“我跟你们说,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好优秀的男人,他真的太温柔、太体贴了,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他了!”

刚听到这句话时,我心里咯噔一下, 感觉她形容的男人实在是太像我的丈夫了。不过我马上就压下了这个念头,并在心里责备自己,我怎么能就因为这两个形容词而去怀疑深爱着我的益明呢。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女人的第六感真准。”

晓茹冷笑了一下,把双手举到眼前,盯着它们看了一会儿,又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

她的双手遮挡住了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阴影浮现在她的脸上,显得格外阴蛰。

“虽然因为那段时间来他表现出来得对我的爱,我没有怀疑他,但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留意起他每次回家后的状态,结果还真让我发现了些许蹊跷。

有一天晚上他回到家后,我发现他穿了一身运动装。因为早上是我先出的门,所以我也没看到他出i门时穿的是什么衣服。那一天明明是工作日,他却穿了-身运动装。

“益明,你今天不用工作吗,怎么穿了身运动装?”

他看了我一眼,回道:“今天本来是要工作的,但因为最近工作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就请了一天的假跟朋友一起去爬山。昨晚我看你也挺累的,今天早上也很早就出门了,所以我就没跟你说。”

益明换完鞋后走过来亲了亲我的额头,说:“我先去洗澡了。”

压下心中的怀疑,我转过头去准备继续看我的晚间新闻。当我扫过玄关时,我的目光突然就定在了他的运动鞋上。

运动鞋上一小块比周围颜色深的布料吸引了我。我起身走过去,拿起鞋子观察。两只鞋子都有一些地方的颜色是比周围颜色深的,还有些地方好像是被石头之类的东西蹭到了,留下了些许痕迹。

“晓茹,你在干嘛?”益明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我马上转过身来说道:“额, 我看你这鞋子摆得有点乱,我帮你整一下。”

“好,快去睡吧,已经很晚了。”益明没有怀疑什么,说完就直接转过身回房间去了。
”呼....“,看到益明回房间后我才长舒- -口气,我可一点儿都不想让他知道我怀疑他出轨了。

我放下鞋子之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诀定去浴室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在益明的衣服上找到什么线索。

我到了浴室后惊喜地发现,洗衣机还没有运作。我想,这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因为平时益明洗完澡后都会直接开启洗衣机,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开。

我走过去从洗衣机里拿出他的衣服,仔细地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再换成裤子,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正当我准备放下裤子回房间时,突然,我闻到了一阵海水的味道。我检查了一下,发现确实是有海水的味道,就在裤脚上。

我当时非常沮丧,因为我几乎确定益明欺瞒了我。他只有在海边呆了很长时间甚至是裤脚被海水冲刷了很多次才有可能沾上这么重的海水味,而且在我们这儿,海边和山之间的距离是挺远的,但他丝毫没有提及他去过海边的事......

我自己冷静了一会儿才回到卧室,益明还没有睡,看到我进来便说:“怎么这么晚进来,我等了你好久。对了,我刚刚忘记跟你说了,洗衣液没了,所以我没开洗衣机,我们只能明天再洗衣服了。还有明天刚好是周末,我准备带你去一个地方,你肯定也很喜欢。

看着益明温:柔如初的眼神,我的悲伤与怀疑渐渐地被压了下去,执拗地相信我所发现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意外、 一次偶然。

吃完午饭后,益明带我去了海边。在玩了一会儿后,他带我来到一个崖边,跟我说:“晓茹,这是我最爱的地方。当我有压力时,我总是会来到这里,这里真的给过我很大帮助.......我甚至愿意死在这里。"说完,益明看向我。
”.......怎么说这么可怕的事”

益明看着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家吧。”益明牵着我的手把我带了回去。

这个有点奇怪的约会到此为止了,益明也改了以前的早出晚归,而我也暂时压下了我想去质问益明的冲动。

男人总是死性不改的。隔了没几周,益明回家的时间又开始变晚了,有时候甚至是浑身酒气,衬衫上还有女人的口红印记。

虽然他隔天总是会哄我,但我真的无法再压抑我心中喷涌而出的怒火了,所以我决定跟踪他,找到实际的证据再来跟他对峙。

这一天,他先是正常去了公司。在去公司的路上,我还差,点被发现了。他当时突然去便利店买了一杯咖啡,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差点就被他看到了。不过好在,他好像没有发现我。

他挺早就下了班,不过他没有回家,而是去花店买了一束菊花,坐上车往家的相反方向驶去,我也马上拦下一部出租追上去了。

他的目的地是一个殡仪馆, 最令我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出来迎接他的居然是我的同事倪敏,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挺亲密的!当时我压下内心的滔天怒火,问清楚了里面举行丧礼的人是一个叫倪东的人,我想应该是倪敏的兄弟吧。

我悄悄地去到门口,看到倪敏和益明一起站在死者亲属的位置安慰着一个老人, 然后一同感谢过来祭拜的人们。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晕的,这种情况不就明晃晃地告诉了我,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了吗....

我恍恍惚惚地回到了家,瘫在了床上,脑子里完全是空白的。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知道益明存在的家人交代,现在我只要想想我要在家人面前承认我被我曾经千夸万夸的男人抛弃了,我就觉得快要窒息了。

后来直到益明回到家,我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了。益明过来亲了亲我的额头,问道:“晓茹,你怎么了?

“益明,你是爱我的吗? "我抬起眼睛,直愣愣地执拗地看着他的眼睛,渴望着一个诚实的回答,好像这样我才能证明我的这段爱情不是一个笑话, 我爱上他这件事不会显得这么讽刺。
“怎么这么说,我最爱的人就是你了,你怀疑什么都不能怀疑这点啊。”他依旧用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我,不过不同的是,我已经不再能感觉到温柔,我只是觉得可怕和厌恶。

“设什么,我就是再确认一下罢了。”我对他笑了笑,也亲了他一下。

“快去洗澡,然后休息吧”

“好”

这一夜我没有睡着过,在翻来覆去、思前想后过后,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决定杀死益明,连同我这段可笑的恋情。

做这种事情,我先要有个计划才行。我找了好多部犯罪电影来看,准备定下初步的杀人手法。

值得一提的是,每次我连续看了几部片子时,不由自主地就会有些犯困。当我半梦半醒时,益明突然在我身后说了声:“晓茹?”

当时我突然一个激灵, 感觉心脏都要停滞了一样, 我几乎以为益明已经窥探到我的想法了。但是听到了他下一句话,我的心脏瞬间回归原处。

怎么在这睡着了?怎么不回房间睡?”益明一边说着一边坐过来坐在我的身边, 看了眼电视,笑着跟我说:“就算再怎么喜欢看,也要以自己的身体健康为第一-位吧。”

看着他的笑容,我一阵恍惚。但我很快就清醒过来了,马上把电视给关掉了,然后回房间休息了。过了一会儿,益明才回到房间,站在床前看我像是睡熟了,就悄悄地到浴室整理好个人卫生就也睡下了。

经过几天的学习,我已经有了初步想法,并把可能遇到的问题和警察对我的审问都做好预防措施。我打算就在这几天正式实施我的犯罪计划。

在我刚决定好犯罪时间的下午,益明就来找我一-起看 电影了。

“晓茹,我看你最近好像很喜欢犯罪类的电影,今天我们也一起看一部吧。 ”

嗯,好啊。”我有点勉强地答应道。

当看到凶手把受害者推下海后,益明突然开口说道:“诶,晓茹,你看他们拍得地方是不是有点像我上次带你去的地方?”

我沉默了一会儿,正要回答时,益明又说道:“还是不要这么想了,别把我们有美好回忆的地方搞得这么恐怖。‘

我盯着益明看了会儿,心里对他说的美好嗤之以鼻,嘴上却答道:“对啊, 你这样说怪恐怖
的。”

直到深夜,这部影片的内容都一直在我的脑海中重复播放。突然,一个念头浮现:在他最爱的海滩终结他的生命。我在脑海中反复排练了这个场景,如果把他推下去,大海应该很快就能让他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让他死在他最爱的地方,也算抵消了他以前对我的

好........

就这样,我推翻了我原本的计划,开始踩点那个海滩,了 解到工作日海滩的人数会相较周末的人少。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如此,益明带我去的那个崖就是属于比较偏远的地方,几乎没有多少人会经过那里。

就连天气情况和影片中暴露凶手罪行的海岸附近的渔夫我都有去了解,我委托了熟人以捕捞为借口,让给他们在我行凶时都出海打渔。在我做好一切准备后 ,我满怀期盼地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那一天总算是到来了,我按照一开始规划的线路,载着益明往那个海岸驶去。其实在路上时我也是挺忐忑的,我想过无数次我要不要中途放弃,但一看到益明那张深爱着我”的脸,再一想到他跟别人的亲密和我跟家里人交代被出轨时的窘迫,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甚至是踩着油门准备把他送进地狱。

在我复杂的想法的伴随下,我们终于到达了海滩。我尽量按照不被人发现的路程把益明带向那个崖。在崖上,益明正好走到悬崖边,他转过身来问我:“怎么今 天想要带我来这呢?”

“益明,今天.... 我想送你一 个礼物,你先闭上眼睛。”

“好。”

我亲手把他推了下去,那落水声不仅仅象征着他的死亡,似乎也是我的死....

就在我看着海面发愣时,- -声 怒吼迅速把我拉了回来。

林晓茹,你在干什么?”倪敏的表情既震惊又狰狞,在远处大声地责问着我,手里还拿着手机。

我当时看到手机那一刻就懵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录到些什么,或者拍到些什么,倪敏下一秒就解答 了我的疑问。

“林晓茹,你完了,我全录到了,我录到了你的犯罪证据,你等着坐一辈子的牢吧! "倪敏说完这句话,马上转身就跑走了。

我反射性地追了两步,但我马上发现我根本不可能追上她,因为我的全身都在发抖,我的双腿更是抖得不成样子。我在恐惧,我害怕倪敏把这一切公之于众, 我害怕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杀人犯。

后来,我在原地缓和了一下情绪,然后立马离开了现场。我尽量让我的思维保持清醒,按照我之前计划好的路回家。

这一路上, 我的双手一直在微微颤抖, 精神也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我的双眼死死盯着前面的路,生怕哪个拐弯拐错了,就把我的行踪暴露在监控底下。

可惜,天不随人愿,倪敏的一条微信直接把我绷紧的神经给扯断了,我脚下一个使劲,直接把车撞到了路边的绿化带上。

“我已经到警局了。

后面紧跟着一张图片,是公安局门口的照片。

此刻,我的大脑是一片 空白的,我没有去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只是一味地盯着这两条把我所有计划付之一-炬的文字和图片。

就这样,在我回过神之后发现,我的车子周围已经围了一些人,他们有些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有些在拍照,还有些在拍我的车窗,问我有没有事,让我赶紧出来。

我没有去理会他们,我只是缓缓地把背靠到椅子上,用手臂遮住我的眼睛。我已经放弃了继续逃窜的念头,先不说倪敏可能已经把视频交给了警方,就我自己这边,我出现在这么一个可疑的地方被警方存了档,以后等到他们发现益明失踪了,第一-个怀疑的肯定是我。

有这么一条记录,最后查出真相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那还不如直接自首,尽量争取减刑机会算了。

做下这个决定后,我的心情意外地平静了下来。在等待警察到来的过程中我想了很多:父母亲戚可能会有的反应、同事的议论、社会.上的关注等等,但最后还是回归到了那个男人,即使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方向,我已经没有后悔杀害他的决定。

他对我有多温柔,出轨时打我的脸就有多疼,相比起被所有认识的人议论我被这样优秀的一个人出轨了,我把出轨的丈夫杀了这个名声还更好听呢。”

晓茹用冷笑结束了这次讲述,在这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就好像这次的讲述已经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时间回到晓茹刚入狱半年的时候,在远离监狱的一个机场里,一对穿着讲究的男女拖着行李箱准备登机。那个女人正是倪敏,陪同她的男人长得很普通,戴着一副无框眼镜, 打扮得非常细致。如果晓茹在这她一定能认得出来,这个男人就是不久前被他亲手推下海的益明。

“做完这单,可够我们逍遥好久。"倪敏说道。

“那还不是多亏我当初买的保险份数够多。

“行啦,别吹啦,下了飞机赶紧去找个新的身份吧,倪东他妈那也不知道能瞒多久。”

“放心吧,就他那没什么文化水平的母亲才不懂去查那些有的没的,到时候只要我们给她点钱假装是保险的赔偿,再弄个假的死亡证明给她就行了,这样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可以用挺久的身份了。”

“呵,就你聪明。"倪敏嗤笑一声。

随着这对男女逐渐远去,他们的话语也慢慢地随风散去,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