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案后我成了嫌疑人
故事

悬疑故事:报案后我成了嫌疑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一世觅安宁
2020-08-24 14:00

早晨五点半,龙城市警方接到一起报案,报案的是个女人。

她声称在自家的包子里发现不明肉馅,怀疑是人肉。

警方虽然以为是恶作剧,但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案发现场圣霏花园。

该小区是龙城市为数不多的高档住宅小区,因为物业管理高级先进,自蓓成以后,常年被评为模范小区。

警车刚到目的地,就看见小区门口悬挂的宣传标语上,赫然写着,“点防控、 线巡逻、面联动、齐防守”,底下还有一行小字地毯式布控,小偷歹徒无影踪。

警车一到,立马惊动了门口安保,就连物业的经理都闻讯赶来,一齐赶往所谓的案发现场”。

报案人叫曲曼瑶,住在18栋3101, 这栋楼位于小区西北角。

是该小区唯一栋高层, 周边的景观绿化又浓又密,水景旁的翠竹在暖橘色的路灯下形成张牙舞爪的可怖阴影。

警察到31层的时候,电梯门打开, 随着感应灯的亮起。

他们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头上的白花被揉得皱成一团。

听到电梯的动静,那人仿佛抓到救命稻草般, 猛地抬起头,哆嗦嗦的指着旁边的门,呜鸣咽咽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是谁?”为首的警察示意身旁的女警靠过去。

没等警惕的女警走近,那人就扑了过去,紧地接住女警的腰,惊恐万分的尖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呕~~~~”

不知是情绪激动还是怎的,她喊着喊着便歪头吐了一地。

警方根据她的指引,在厨房找到了一个盘子,里面装着几个包子,其中一个被咬了大半口,还有一小块熟肉。

一个男警察用镊子 轻轻夹起那块肉仔细端详。

肉不大,四四方方的上面还残留了半块指甲,指甲的颜色发黄且有厚度,看起来就像人的灰指甲”一样。

“这好像的确是人手指,”他下 了初步判断,“封锁现场, 仔细排查,对了,打电话给姜越,让他现在起床去所里。

众人立即封锁现场,地毯式搜索女人的住处,并且把搜集到的一些疑似证物,以及这个女人一并带回了警局。

警局的法医和助理刚进办公室,就收到了一大坨冻肉,几个包子还....锅闻起来很香的汤。

倘若不是之前在电话里早已说明这些是加急化验的证物,他们还以为是警局领导体恤他们工作辛苦送来的奖励。

当了这么多年法医,什么稀奇古怪的证物都见过,这样的证物还真是开了眼了。

法医的化验结果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那坨冻肉经过化验确认为人肉,解冻后,一块一块切割的像超市里的牛排。

至于包子馅,里面除了葱姜外,还加了不少调味料,肉质也极其细腻。

应该是剔骨去皮后的肉,经过绞肉机之类的机器,反复碾压,再通过手打出来的专业厨师级别馅料。

而那锅汤,也并非表面那么“单纯”,汤里的大骨头,全是人腿骨。

“姜老师,我想出去吐一会。”助理早.上吃的就是包子,看到这化验结果,差点人都没了。

法医点头,助理如蒙大赦地冲出了办公室。

晚上九点,加急做出来的DNA检验结果显示,以上所有的肉块及骨骼,均来自一个人身上,并且据肉质的新鲜程度来说,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超过48小时。

也就是说,死者被杀后,凶手不但将他剥皮抽骨,还把他的骨头敲碎,肉做成了馅,这到底是何等的深仇大恨!

死者身份也很快确定,程阳,男,25岁,大二因为猥亵同班女生被学校开除,目前在龙城天一律师事务所做文职工作,生前所住的地方正是报案人曲曼瑶的楼上。

警方迅速出警,再次赶往圣霏小区。

一进被害者的家,就看见了满地已经凝固的暗红色血液,客厅的影视墙上更是溅满了血迹,而影视墙下的电视柜上,摆放着两个绞肉机,里面的肉渣还没有清理干净。

据警方初步判断,死者的家中,便是第一案发现场。

警方从目前掌握的线索中,迅速划出几个重点。

一、死者的身体组织缺少头部、内脏和骨骼,报案人家里只发现了臂骨和腿骨,其他骨骼全部缺失; 

二、死者的信用卡欠债十万元,还有一-堆网债,共计大约17万左右, 但是死者生前收到一笔大额现金;

三、死者生前曾在微信上和朋友约好去酒吧,微信聊天记录截止时间为两天前的傍晚7点。

据其好友的口供显示,他是因有“大买卖要请客包场,而根据法医推定,死者死亡时间为当晚8点到11点左右,也就是说死者死因极有可能跟他所提到的“大买卖有关;

四、死者家门锁无破坏情况,说明凶手要么是熟人,要么就是有备而来;

五、死者家门口的监控于前一天下午突然坏掉,并且监控视频被一删而光,警方反复勘察现场,以及针对全小区进行地毯式搜索,并且调取小区其他监控,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或者痕迹。

圣霏小区一向以模范小区闻名,也算是龙城市知名度最高的小区,加之小区中不少住户都是龙城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一时间关于案件的新闻铺天盖地而来,各种猜测臆断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不仅对小区居民产生了极大地影响,更是对全市人民造成了不小的恐慌,警方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案件毫无头绪,相当棘手。

而就在此时,一个女警发现了一个关键点,也就是那个报案的女人,她和死者的关系,并不是楼上楼下邻居那么简单。

“你是说半个月前她向派出所报案说在小区被陌生人猥亵了? "案件负责人拿着警员收集上的资料,一页一页翻看,“后来当天晚上又撤案?”

“是的田队,其实当天我们的调查结果就出来了,”女警察指着资料说,“您看, 这是我们查出来的视频截图,这个猥亵曲曼瑶的男人,和死者程阳长得- -模-样。”

果不其然,田队拿着手里的两张资料,相互对比,一看,完全是一张脸。

“去,立马去查曲曼瑶!”

而就当警局所有人都在查曲曼瑶的时候,他们收到天一律师事务所的函件,函件上要求警局立刻释放报案人曲曼瑶,派出所无故羁押报案人已超24小时,他们有权质疑警察们的专业性。

而天一事务所,正是程阳生前所在职的单位,根据警方对曲曼瑶的审讯,天-事务所的法人正是她的丈夫——王新成。

警方的调查来得很快。

曲曼瑶,女,29岁,已婚,无业,居住在圣霏小区18栋3101,案发当天曾离开龙城市,有乘坐长途汽车的交通记录,所以说案发当天她并不在龙城市。

而据圣霏小区的物业及邻里评价只得知,她和自己丈夫的感情挺好,但是她平时为人冷漠,目中无人,邻居们也不太待见她,所以当警察调查她的时候,很多人说了一些主观无用的话。

多数都是夸赞她丈夫温柔体贴,她不好相处之类的。

因为她有着,足够的不在场证据以及天一律师事务所一 直在发函,所以警局一-时无法,只好将先她放了出来,但是却偷偷派人密切跟踪她的踪迹。

曲曼瑶刚出来,就打了丈夫的电话,结果刚响就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又被挂断,等她第三次拨号的时候,她才想起王新成跟她说过,他要去三亚出差,有个高级会议,期间无法接电话。

她又翻了翻手机,发现上周的确收到了一条飞机出票信息,是王新成用自己的购票APP定的,时间是大前天早上7点55分。

曲曼瑶叹了一口气,她这两天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时间居然忘了这件事。

她揉揉脑袋,暗暗叹气,也不知道老公要是看到了消息,该有多崩溃。

要知道,前天公公突发心脏病住院,婆婆给他打电话打不通,只好打给自己,结果等她赶到的时候公公已经去世了。

曲曼瑶期间打了数个电话给老公,也没见他回一下,她更是微信短信都发了个遍,就连支付宝都没落下,但是丈夫依旧没有 回消息。

曲熳瑶表面上冷漠,其实是个知好歹的人,她老公家三代单传,老公独自来大城市打拼,和她结婚的后,婆婆怕她一个大家小姐嫌弃自己,所以除了家长见面和婚礼之外,从来没有来过,只是偶尔给王新成打打电话,或者给他们寄-些她亲手做的吃食,逢年过节也从来不要求他们回来看他们。

上一次去婆婆家,也还是曲熳瑶自己提议的,她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

以前她总觉得公婆还年轻,身体又好,来日方长,可谁知那一-次见公公竟是最后一面,公公没了,曲熳瑶真是发自内心的难过愧疚,从接到消息开始,断断续续的哭了好多次。

在路上,她都已经想好如何厚葬公公,然后把婆婆接来安享晚年,可谁知她到的时候,公公已经草草”下葬在祖坟了。

曲婦瑶不免有些诧异,可当时婆婆脸色很差,她也不好问原因。

事后,她提议让婆婆搬去跟他们住,但婆婆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一个劲的拒绝,她也不敢勉强,只好偷偷地塞给婆婆三万块钱。

临走的时候,婆婆突然拉住她的手,哭得声嘶力竭,让她多包涵自己的儿子,让他们好好过,早点生个孩子。

曲熳瑶对此不免有些尴尬,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就当她沉思的时候,信息的声音突然响起,是一条陌生短信: 瑶瑶,我是新成,爸的事情我知道了,我手机被偷了,忘了跟你说,这几天辛苦你了!”

曲曼瑶一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她此刻心慌意乱,王新成的信息对她来说无疑是救命稻草,她立马回拨了电话,带着哭腔说:“新成,楼上的那个男的死了,我该怎么办?”

她现在悔得肠子都快青了,昨天她坐凌晨的车从王新成老家回来,到家的时候有些饿了,一打开冰箱就看到了 一盘子包子,和一块块切好的筒骨,她猜想应该是王新成给她做好的。

她素来比较挑食,早饭也不想胡乱对付,就蒸了包子熬了汤,结果吃包子时候,居然吃到了一节手指,上面还带着指甲,当时就吓得魂飞魄散,立马报了警。

想想当时的场景,她恨不得再吐出来,恐怕以后都不会碰这种东西了。

那边接了电话的王新成隔了许久才嗯了一声,两人一时间都没有开口。

曲曼瑶咬住了下唇,一时间有些后悔说了刚才的话,毕竟之前发生了-些不光彩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但是他是个男人,这种事无论过去多久提起来,都是无疑是往伤口上撒盐,也许他又生气了.. . ..

“新成......“

“好了,别怕,我马上回家,”王新成在那边小声安慰,“你在哪,我去接你。

曲曼瑶刚走不久,警局的电话又被人打响,等电话刚挂断,警察蜂拥而出。

曲曼瑶和王新成刚从小区地下车库走出,就被全副武装的警察抓了个正着。

“曲曼瑶,王新成,现在警方怀疑你二人和一起恶性杀人案有重大嫌疑,警方依法对你二人进行拘捕,请你们积极配合!”

就在曲曼瑶刚离开警局的时候,城东的4S店的店员发现-辆宝马5系的后备箱垫子下,有一块干透 了的血迹,不禁让店长联想到近期闹得人心惶惶的圣霏小区碎尸案,他一-刻都不敢怠慢,急忙拨打了110,并且让店员第一时间调出车辆的所属人。

法医将那块干透的血迹,进行DNA对比,结果显示,是属于死者程阳的。

车主资料显示是王新成,也就是曲曼瑶的丈夫。

案件进行的很顺利,王新成也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但是一切原因, 竟然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心爱的妻子出轨了程阳。

不过曲曼瑶却否定了这一说法,她跟程阳根本不熟,唯一的交集就是有一天晚上程阳试图猥亵自己,而且自己也报警了。

当警察质疑她为什么撤案如此之快的时候,她-时间有些难以启齿。

曲熳瑶确实“出轨"了,但是并不是和程阳。

他出轨的原因是王新成那方面不行,可曲熳瑶从来没有想过要在外面胡搞,因为王新成太爱她,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本就打算这样一辈子了 。

只是女人也是有生理需求的,索性她偷偷从国外定制了一款价格不菲的性爱娃娃, 手感触感和真人无异,还可以遥控发出声音和指定动作,可以说跟找了个“情人”无异,这样无论是从道德上还是心理上她都可以安然处之。

从那天开始,只要王新成出差,她就秘密幽会“情人”。

圣霏小区非常注意业主的隐私,所以私密性非常好,而且她住的是小区内唯一的高层, 只要她自己小心,是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
可是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 !

王新成不知道为什么,一时兴起资助了一个大学都没毕业的社会青年,也就是程阳,不但为他提供工作,还把当初买给曲曼瑶的房子半价租给了他。
谁知程阳住进来之后,衣食无忧后,就开始打起漂亮女主人的主意了。

程阳工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就便于他偷窥曲曼瑶,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到了曲曼瑶的呻吟,就起了用无人机偷窥她的念头。

如果说他刚开始的想法只是为了过过眼瘾,那么当他看到偷窥的内容以后,心痒难耐,思想就变得更加阴暗了。

他大胆起来,想猥亵曲嬡瑶,结果没想到曲曼瑶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屈服,反而是直接报了警,他惊恐之下,连忙拿了之前拍的视频威胁她,让她不得不撤案,还给了他一大笔现金作为封口费。

曲曼瑶的屈服让程阳越来越大胆,他不但想要钱,还想让漂亮的女主人成为自己的情人。

曲媛瑶觉得自己瞒不住了,铤而走险把事情告诉王新成了。

而在王新成看来,自己打了无数官司,什么千奇百怪的没有,像她这样的女人,他见多了, 出轨了 还扯谎,无非就是利益驱使, 他才没有那么蠢,他笃定一定是曲熳瑶跟楼 上的程阳好上了,并且俩人打算侵吞财产,所以演这么一场戏。

那一夜,王新成没忍住,家暴了她,但是事后,王新成又向下跪求她原谅,还说了很多以前的事,并再三保证以后绝不动手,曲熳瑶跟所有被家暴的女人一样,儿软了,原谅了他。

从那以后,曲熳瑶以为王新成待她如故,殊不知他心里正在预谋一场大阴谋。

他骗曲熳瑶去出差,还用她的手机定了机票。

上飞机的人自然不是他,而是他的助理。

曾几何时,二人因为长相极为相似,一度被同事们搞混,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况且王新成对助理有再造之恩,因此助理不问原因就答应了。

等助理,成功利用他的身份证登上飞机后,他立马开始了自己策划已久的报复。

他记得恋爱的时候,曲熳瑶问过他,如果自己变心了他会怎么样,他当时非常认真的回答她,把奸夫包成包子喂给她吃,曾经这是一句玩笑话, 现在变成了现实。

他准备好一切,用钥匙进了程阳家,原本想趁爱睡懒觉的程阳不备杀了他,谁知程阳当晚约了人去玩,他进门门的时候,程阳正穿戴整齐准备出门,为了打消他的疑虑,王新成扯了谎,声称给他一大笔钱一次性买断丑闻,程阳满心欢喜地答应了。

结果,王新成趁程阳发信息打发朋友的时候,捂住他的嘴连捅数刀,然后他泄愤似的将他捅成了筛子,把他的肉都剔了下来,用绞肉机绞成了肉泥,一盆又一盆,后来实在装不下去了,就倒在了马桶里冲进了下水道。

当天他连夜开车回老家,准备把那些不好处理的骨骼和脑袋-起扔进他老家的废弃矿洞里,结果他爸看见了,当场吓得心脏病发,后来他父亲没抢救过来,他心生一计,就把程阳的脑袋和骨骼放在了他爸的遗体下,埋在葬祖坟了。

而他的母亲呢,当然什么是都知道了,王新成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就回来跪求母亲原谅,老太太能怎么办?除了替他瞒着掖着,还帮他一起制造了不在场的证据。

后来,王新成的母亲打电话通知曲熳瑶说她公公去世的消息,还谎称联系不到王新成,给儿子制造了不在场证明,也给王新成回去处理那些肉馅制造了机会。

“哪程阳内脏呢?”法医对翻看田队的汇报说明,里面并没有涉及到死者的内脏去处。

“"忘了加上去了,“田队从他手里抽走汇报,继续修改,“王 新成和曲曼瑶的家里,养了一缸的食人鱼. . .. .”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