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断子绝孙的婚外情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那场断子绝孙的婚外情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晨夕
2020-08-24 17:00


郭千山勾搭上有夫之妇丁宁宁,好了大半年,这段婚外情就暴露了。

这暴露还不是老婆关燕发现的,而是丁宁宁的杰作。

交往前,他曾经跟丁宁宁约定好,谁也不破坏谁的家庭,只做纯粹的情人。

但女人一旦动了情,总想得到更多。

由于没有孩子,丁宁宁跟老公离婚离得干脆利落。

她又趁郭千山不在家,竟然直接上门跟他老婆关燕摊牌:我跟千山好上了,他不爱你,一刻都不喜欢跟你待家里,你们这日子过下去有什么意思,不如放过他。

关燕是个善良单纯的女人,哪里经历过这种赤裸裸的挑衅和背叛,一时间也不懂得把臭不要脸的小三怼回去,悲愤交加,哭得肝肠寸断。

还是婆婆把丁宁宁轰出门去,又打电话把郭千山骂了个狗血淋头。
 


郭千山一肚子气没地撒,只能把气撒到丁宁宁头上。

他打电话责怪丁宁宁,丁宁宁却一副无辜口吻:“人家不就是想替你做丑人么,你不好意思跟她说,我来说。你都不爱她,干嘛拖着不离婚!坐牢还有个释放日期,你这就是无期徒刑,难道你要这样过一辈子?”

这话不无道理,郭千山之前一直不敢跟关燕提离婚,就是怕解释。

现在出了这事,他是不用解释了,但面子也丢光了。

在外逃避了大半天,眼看天都黑了,只得带着上刑场一样的心情回家。

关燕似乎想通了,也不听他解释,铁了心要离婚,公婆父母轮番求情劝阻也没用。

郭千山挽回妻子的决心并不大,他跟关燕这段婚姻,没什么感情基础,他对关燕谈不上喜欢,只是看重关燕脾气好,乖巧听话,又到了该结婚的年龄,父母又催得紧,迫于无奈,为了结婚而结婚。

婚后两人三观不合,经常吵架,吵到后来,都懒得吵了,除了谈孩子的事,其他时候一句多余的交流都没有。

不离婚,也都是想着要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现在这块遮羞布被掀起来了,感情问题避无可避。

离婚成了两个人唯一的出路。

财产分割,郭千山想清楚了,房子是他父母在他婚前全款买的,关燕分不走,两人这些年来的存款有十几万,他愿意全部补偿她。

就唯一的儿子,4岁多的豆豆的抚养权问题,谁也不让谁,剑拔弩张,家里的气氛成了战场。
 


丁宁宁时不时打听情况,明里暗里吹风,劝郭千山不必争,只要他喜欢,自己可以替他多生两个孩子开枝散叶。

郭千山不乐意听这话,他虽然不是好丈夫,但自认是个好爸爸,打心里疼豆豆。

这些年,豆豆的每一步成长,他都有参与。

豆豆也跟他很亲,平时粘他比粘关燕更多。

为了得到豆豆的抚养权,郭千山还打起了心理战,对关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理解你不舍得豆豆,我对豆豆的爱不比你少,我能提供给他的生活比你能提供的更好。

离婚后,你得去租房子住吧?那豆豆是不是得跟着你换幼儿园,换了幼儿园他能不能适应新的环境?

你上班的时候,谁看着他?岳父母不在身边,就算你请保姆,能安心吗?反正我是没法把儿子交给一个陌生人来照顾的。他留在我身边,我妈和我都能轮流照顾他。

再过两年,豆豆要上小学,我们家有学区房,豆豆能上重点小学,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难道你要他跟着你吃苦?”

句句都是直击要害的事实,关燕苍白着脸,一言不发。

郭千山继续道:就算你执意要争,打起官司来,你的胜算也不大,不如体面一点,好聚好散。你放心,只要你想儿子了,随时都可以来看他,我绝对不会阻拦你。

深思熟虑后,关燕咬咬牙:行,儿子就先跟着你,但总有一天,等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把他接回到我身边!

那时的他们都不会知道,命运的巨变即将降临。
 


离婚一身轻松,郭千山的生活一下子变得斑斓多彩。

他不着急马上结婚,只想好好享受一阵单身生活。

丁宁宁追问过他几次什么时候娶她,郭千山都含糊略过。

他很清楚,自己二婚,不单是要找一个喜欢和合适的老婆,更是找一个好后妈。

丁宁宁算是看明白了,自己要是想进郭家的门,就得先拿下豆豆。

此后,她跟郭千山约会逛街,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问豆豆喜不喜欢。

郭千山带豆豆出来跟她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丁宁宁心里嫌豆豆碍事,表面却装得欣喜亲切。

豆豆玩得满头大汗,丁宁宁会给他擦汗喂他喝水百般照顾;豆豆喜欢的玩具,就是再贵再多,她眼睛也不眨一下给他买,因此豆豆并不排斥她,愿意亲近她。

郭千山看在眼里,认为丁宁宁是个合格的后妈,对丁宁宁越来越重视,他试着在父母面前替丁宁宁美言。

但郭老太太是亲眼看过丁宁宁逼宫的,认为这样的女人坏透了,对她十分反感,说什么都不肯接受,劝儿子分手。

郭千山为了安抚双亲,只好假意答应,私底下跟丁宁宁继续维持见不得光的地下情,等时间慢慢让父母改观。
 


为了更好地磨合关系,培养感情,减少婚后的摩擦。

郭千山几乎每次约会,都会带着豆豆。

在孩子面前,两人的亲昵动作自然是要克制的,一切以孩子为重。

丁宁宁觉得这样下去,他们的父子情只会越来越深,就算自己替郭千山生儿育女,豆豆还是会抢夺自己孩子的父爱和资源。

等豆豆长大懂事,知道自己是破坏他爸妈感情的罪魁祸首,那么自己对豆豆再好,也是养虎为患。

她得想法子破坏他们的感情,或者把豆豆赶离郭千山,让他回到自己亲妈身边待着。

再见面的时候,她在郭千山面前,依然是大方得体,和蔼亲切的好后妈形象。

等郭千山去排长队取票、绕远路去停车场开车出来等分离时间相对比较长的空隙时,她就会换成另一副嘴脸。

她神情冷酷狠辣,恐吓豆豆,说他很讨人厌,所以妈妈不要他了。

豆豆有点被吓到:你骗人,我爸爸说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上班。

“你爸爸是骗你的,他是不想你跟妈妈在一起。但是以后我跟你爸爸会生弟弟,到时候,你爸爸也不要你了,所以你最好还是去找你妈妈!”

豆豆哭着要去找爸爸妈妈,丁宁宁揪着他的耳朵把他扯回来:哭什么哭,以后你要乖乖听阿姨的话,要是不听话,阿姨就把你爸爸藏起来,让你再也找不到。

豆豆含着泪抽抽搭搭。

丁宁宁远远看到郭千山过来,马上又切换成慈母模式,若无其事地在郭千山面前演戏。

郭千山发现豆豆眼睛红红,心情低落,问他怎么回事,豆豆抱着爸爸,偷偷看了丁宁宁一眼,不敢说话。

丁宁宁接过话:他看不到你就哭了。

自那以后,豆豆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丁宁宁觉得自己的计谋凑效,心里暗暗得意。
 


这天,郭老太太回娘家喝喜酒去了,娘家不太远,可以即日来回。

本来她想带着豆豆一起去,但乡下路途颠簸,豆豆容易晕车。

郭千山便在家带儿子,机会难得,他把丁宁宁约到家里来。

两人陪着豆豆在楼下的游乐场玩了一轮,午饭后,豆豆打起了瞌睡。

郭千山抱着熟睡的儿子回家安置。

这是丁宁宁第二次来他家。

第一次她来挑衅原配,没来得及仔细看房子布局。

如今她要好好参观,看看自己霸占来的领土。

来到主卧时,她盯着墙上那幅还没撤下来的婚纱照说:你老婆长得还可以啊。

这坑郭千山当然不跳:我这人更看重精神交流,聊得到一块才过得到一块,你不说我还真没留意,你等着,我这就把它取下来。

说着就要动手去取。

丁宁宁妖媚一笑,拦腰抱住郭千山:不急,等下再取。

说完吻上郭千山,郭千山哪经得住,顺势把她压倒在大床上,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到了关键处,郭千山拉开床头的抽屉找安全套,却没找到。

丁宁宁抱着他说:别戴了吧,你不是很喜欢孩子吗,我现在就给你生。

郭千山说:现在还不是时候,等过了我爸妈那关,结了婚再要孩子,这样对你才是最好的。

说完套回衣服,对丁宁宁坏笑:你等着求饶,看我一会回来怎么收拾你。

丁宁宁朝他抛了个媚眼,看着郭千山猴急地出门,丁宁宁朝婚纱照中的女主角露出胜利的微笑。
 


郭千山出门时关门的声音吵醒了豆豆。

豆豆睡眼惺忪走出房间,发现客厅没人,他叫爸爸,没人应,以为爸爸真的不要他了,吓得小脸发白,忙去推开主卧门,却只见到丁宁宁。

豆豆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丁宁宁不耐烦地吼他:闭嘴!再哭我就把你丢出去!

豆豆哭得更厉害了,丁宁宁在被窝里套好衣服,起身抓起豆豆往他的屁股狠狠打了两巴掌:还哭!还哭!

打完直接把豆豆丢到阳台,还把阳台的落地窗门锁上。

豆豆拍了一会窗户,没办法回屋里。

他哭了一阵,把阳台的椅子往外推,踏在椅子上,他往阳台外面探头,果然能看到外面马路上的行人。

他想,只要自己爬上去,就能更快找到爸爸。

郭千山在附近的便利店买好安全套就往家里赶。

快到楼下时,他隐约听到两声“爸爸”,声音跟豆豆很像,他下意识扭头四处张望。

当看到家里阳台的方向时,他吓得魂飞魄散。

豆豆居然爬上了阳台!

郭千山大吼:豆豆别动!危险!

豆豆愣了愣,没动了。

丁宁宁也听到了声音,她猛地打开窗门,想把豆豆抱下来。

豆豆转身看到丁宁宁,心里害怕,身体往后退,突然失去重心,整个人向后倒,从三楼往下栽!

郭千山肝胆俱裂,拼尽全力飞奔过去,伸手去接他。

豆豆软糯的身体伴随重力,郭千山接住但没接稳,豆豆在他的双手间缓冲了一下,砰地一下摔在地上。

郭千山也被砸得眼冒金星,胳膊脱臼,鼻子和牙齿都被撞出血来,喉间一片腥甜。

他顾不得检查自己,豆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挣扎着伸出手探儿子鼻息,还有气,他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老天爷,求求你,豆豆不能死!

有人报了警,救护车的声音由远而近。

郭千山和豆豆被送上了救护车。
 


经过抢救,豆豆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却高位截瘫,再也无法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郭家父母和关燕当场崩溃晕厥。

治疗了一段时间,等到豆豆恢复意识,能够说话时,郭千山才慢慢从豆豆口中套出事情的始末。

郭千山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他怒气腾腾去找丁宁宁。

丁宁宁虽然心虚,但她想到自己没留下把柄,连警察都找不到任何证据,奈何不了自己,孩子是自己摔下去的,跟她无关。

又想着发生了这意外,两人之间的疙瘩是解不开了,不可能再有未来。

因此在面对郭千山时,她面不红心不跳死不承认。还跟郭千山说,自己不想被他儿子拖累,要分手。

郭千山气得左右开弓,甩了丁宁宁一顿耳光,把她打得脸肿成猪头。

离开丁宁宁家,郭千山掩面痛哭。 

他恨自己粗心大意,恨自己被情人蒙蔽双眼。

如果婚外情有报应,他宁愿所有的报应都落在自己头上,就算拿他的命来换儿子的健康平安,他也愿意,儿子是多么的无辜!

郭千山的头一遍遍地撞在病房外的墙上,恨不得一头撞死算了。

余生,他都将活在这巨大的愧疚和罪恶中,一辈子都无法面对儿子。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