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等
故事 生活

短篇故事:不再等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孙修军
2020-08-24 20:03

楚丽萍等着自己的男人回家,可这一等就是十八年,十八年里,她无数次期盼和等待着丈夫的归来,却又无数次让她失望,在女儿的劝说下,她决定不再等。

18年前的一个夏天,就有人私下里告诉楚丽萍,她老公项玉斌与本镇小媳妇倩倩以打工为名私奔了,可她想着自己和丈夫婚姻美满,又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她怎么也不相信丈夫会和别的女人私奔,但却这成了她十八年等待的事实。

十八年间,从未断过打听自己的丈夫的下落,最终还是杳无音信。就连她儿子春和结婚都无法通知到孩子的爸爸。最终,还是玉斌在家之前的一位好友宇峰拨通了项玉斌的电话,项玉斌在电话中得知儿子结婚,应允:“明天我回家”。

一句“明天我回家”,着实让楚丽萍很是激动,丈夫终于回心转意,一家人可以团圆了。可是儿子结婚那天,楚丽萍怎么也没有等来丈夫的回家。在期盼和等待中,眼看儿媳又要分娩临盆,一大堆的事都由楚丽萍一个人撑着、扛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楚丽萍心中不由一阵阵酸楚,眼泪滑落在枕巾上。

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女儿梅梅不止一次看到母亲一个人独自流泪,她最理解母亲的苦。女儿曾多次劝母亲不要再等,可她却依然执着等待。

楚丽萍在最艰苦的时候都痴心不改,一直坚守着等待。一次,女儿上学时,晕倒在公共厕所里,幸亏好心人发现,拨打了报120救护车,将其女儿送到医院抢救,才脱离了危险。医生告诉楚丽萍,是孩子身体长得太快,营养跟不上造成的。楚丽萍心里却很不是个滋味,原因是因为自己是孤儿寡母的过日子,没有经济来源,生活条件跟不上,女儿营养不足才导致晕倒。

女儿12岁那年,公公生病住进了医院,是楚丽萍天天在医院里伺候着,花掉了3万多元医疗费,整个费用都是楚丽萍东挪西凑借来的,后来慢慢才还清。她本指望公公病好能多替自己分担一些家务,可惜仅仅两年,公公又患上了肝癌,撒手人寰。

家中无劳动力,每次收种,都是庄上的亲戚或朋友过来帮忙,丈夫和孩子及家庭的琐碎让他操碎了心,楚丽萍的儿子项春和的婚事真是让她操碎了心。起初亲戚给春和介绍对象,她家的情况介绍人也跟女方说过,条件不是太好,女方也没有说什么,女孩也很体贴她们母子,给女孩买衣服时,稍微贵一点的衣服女孩都不愿意买,只挑一些她喜欢的款式和价格便宜的衣服。

儿子结婚时,儿媳向楚丽萍要婚房和结婚家具,当时楚丽萍犯了难。可她自己转念又想,现在年轻人结婚不能和自己那个年代结婚相比,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儿子置办婚房和结婚家具。

经过向亲朋好友东挪西借,楚丽萍好不容易凑足了近26万元,在镇上给儿子买了个婚房和结婚家具。就在儿子结婚的前夕,私奔多年的项玉斌却突然联系上了儿子和儿媳妇,答应他们结婚时给3万元现金,以后再给买一辆轿车车,可这一承诺,直到她儿媳快要分娩时也没有兑现。

自从楚丽萍儿媳妇生完孩子后,就回了娘家居住,项春和多次去接,都不愿回家,要求楚丽萍给他们购买空调和其它电器,可是楚丽萍的确拿不出钱来,之前能借的都借了,况且还欠亲朋好友很多钱。

原因是楚丽萍儿媳妇认为公公项玉斌答应结婚时答应給的3万元现金和买车的钱交给了婆婆楚丽萍,不愿意拿出来。

项玉斌的不实承诺,着实伤透了楚丽萍的心,在儿女们的支持下,决定不再等,状告这个不道德,无良心的负心人。一纸诉状向人法院递交了诉讼请求,要求项玉斌,赔偿18年来,她独自抚养一双儿女长成人,以及赡养公公婆婆的所有费用。

18年后的春天里,楚丽萍在儿女们的祝福下,开启了新的婚姻生活。


作者简介:孙修军,男,1970年出生,江苏泗洪人,大专文化,华夏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宿迁市作家协会、江苏省诗词协会、泗洪县作家协会、摄影家协会会员,泗洪县诗词学会、宿迁西楚法治摄影社副会长,淮河文学会文学顾问。现供职于泗洪县司法局。1994年参加石家庄文学艺术函授学院学习二年,爱好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分金文学》《淇水文苑》《汴河文学》《家乡》《宿迁晚报》《宿迁日报》《诗词月刊》《中国信息报》等报刊杂志。《二嫂学法》《默默诠释情与法的老人高士勇》曾分别获得泗洪县首届法治文化作品创作大赛一等奖、泗洪县首届法治故事征文一等奖。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