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跟小三逼我离婚,女儿的举动震惊了所有人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老公跟小三逼我离婚,女儿的举动震惊了所有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汤小圆
2020-08-25 20:01


常悦就没见过比她爸常志峰还要渣的男人,半截身子都快埋进土里的人,竟然为了外面的野女人要跟她妈离婚。

那可是做牛做马伺候他二十多年的老婆啊,眼睛眨都不眨就要抛弃她。

而且常志峰下手挺狠的,屁都没吭声,就擅自把夫妻共同财产拟了合同分配好了,他施舍般给她妈分20万,还恬不知耻地说,李长娥,你除了生活开支,别的用钱不大,这20万够你生活下半辈子了。

呸!他们家虽没有很富裕,但常志峰经营那个小工厂,一年也能赚点钱,用这么点钱打发叫花子吗?

常志峰的良心被狗吃了,把她妈的自尊心丢在地上,碾的稀巴烂。

而她妈呢,也不肯离婚。

最让人无语的是,她妈不肯离婚的原因不是财产分配不公的原因(财产的事她妈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而是舍不得常志峰这个人。



常志峰的渣,常悦10岁就领教过了。

那年,他们家开了间小工厂,赚了钱,换了大一点的房子,还买了代步车。

常志峰也是那会儿在外有了女人,回来的越来越晚,在家呆的时间变少,对她妈很没耐心,脾气暴躁,稍微有点不顺就把气撒在她妈的头上。

她妈次次退让,还反过来安慰他是不是工作不顺心,可以跟她倾述下。常志峰不但不领情,还不耐烦扯着脖子吼她妈,“你懂什么,你知道个屁啊?”

其实,不是她妈不想上班,而是身体不大好,她心里愧疚就顾好大后方,想补偿点显得自己不是那么没用。

可常志峰看不见这些隐性的好,他对她妈的态度一天不如一天,半个不好的字都听不得。

有回她放学回来,常志峰跟她妈吵得很凶,说跟外面的女人只是玩玩而已,非要那么小题大做干嘛?

那时她还不懂成年人之间的腌臜事,不明白这句话的深层含义,只看到她妈很伤心,眼睛都哭红了,见她回来慌乱地把脸上眼泪擦掉。

常志峰把脚边的凳子踢开,黑着脸走了。

她问这是怎么了,她妈接过她的书包,笑了笑安慰她说,没事,只是发生点小矛盾,过两天就好了。之后还补了一句,悦悦,你别乱想,你爸在外面挣钱挺辛苦的,偶尔发两回脾气很正常。



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常志峰的奸情还是被她亲眼瞧见了。

她清楚的记得是高二那年暑假,她去买衣服,看见常志峰搂着一个坦胸露背的女人,笑得贱兮兮的。

16岁的年龄足以让她明白一些东西,她身子僵了,突然想到10岁那年,常志方和她妈吵架说的那些话。

当天,气血冲顶,她冲上去把那个女人抓了满脸的血印子,叫女人滚,不然就撕烂她的嘴。

常志峰的脸五彩缤纷,沉地像锅底,将她用力往外拉。

到家后常志峰铁青着脸把她往她妈身边推去,李长娥,你交出来的好女儿,我的脸都让她丢尽了。

她正被一团怒火烧着,不管不顾朝常志峰吼,你凶我妈干嘛?你光明正大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你想过我妈吗?要不是那个女人跑得快,我就撕了她。

转过头来,她妈诧异的目光突然暗淡下来了,眼中有隐隐泪花,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那天,闹得相当不愉快,那些被她妈拼命藏着的丑事都揭开了。



这些年常志峰风流史不断,她妈一直忍着让着,渐渐地也麻木了,甚至卑微地想可能是她做的还不够好,对常志峰更是事事顺从。

有时常悦在想,她妈是爱惨了常志峰吧,不然怎么会容忍到如此地步,她又觉得她妈挺可怜的,天底下长着两条腿的男人多了去了,何苦要抓着这个常志峰不放。

事到如今她妈还在帮常志峰说好话,叫她不要怪他,她没关系的,常志峰只是玩性未收。

常悦心疼她妈的同时,更气她那份拖泥带水的软弱,一个女人怎么能把自己活得如此没有骨气,没有自尊。

此后她跟常志峰的父女关系急速破裂,家里经常是他们的吵架声,吵的震聋欲耳,天翻地覆,连带着把她妈深藏的委屈,一并发泄出来。

她妈夹在中间,两头都顾不好,私下对她最多的劝告就是:悦悦,你不要为这些事耽搁你学习,妈只想你开开心心的。

处在这样的环境,她怎么开心起来,她曾对她妈说,既然常志峰不爱你,你不如跟他离婚,重新开始。

她妈震惊好一会儿,眼睛迅速红了,说她说什么胡话,以后不准说这种乱七八糟的话。

这时她才明白过来,她妈和常志峰是典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她妈就沉溺在这种自欺欺人中,对很多事都可以毫无底线的容忍,只要常志峰最终能回家就好。

常悦无法理解,只能用一种常志峰抗争的形式,表达她的不满。

后来,越来越不想回到那个家。

她妈啊,真是天底下最傻最天真的女人,以为她在原地等,常志峰就会回头看到她的好。

终究,常志峰还是辜负了她。



常悦请假赶回来时,常志峰不在家,她妈脸色憔悴,眼神空洞,失了魂一样坐在沙发上。看到她那一瞬,喊了声悦悦,眼泪直往外冒。

她忍气吞声守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就这么抛下了她。

常悦又气又恨,直接问,“他和那个女人在哪?”

她妈哭的更凶了,头摇成拨浪鼓,“我不知道,你爸他从来都不会告诉我行踪,也不喜欢我问。”

常悦气的想掀桌子,一种悲悯油然升起,她妈这半辈子都是为常志峰而活,偏偏常志峰还不知好歹。

她不强求常志峰回应她妈的付出,但是也不能容忍他做的这么绝,她听人说常志峰来找她妈签离婚协议,那个小三还在楼下等着。

她妈不同意追了过去,常志峰恼火了当着小三的面把她妈羞辱一番,然后搂着得意的小三扬长而去。

常志峰是越老越糊涂,还是把她妈当死人啊?



常悦挑明说了,她这次回来不是来劝和的,叫她妈和常志峰离婚。

不出所料,她妈和当年的反应一模一样,或者说是更为激烈,她说,悦悦,妈这次叫你回来是叫你劝劝你爸,你怎么说这种傻话呢,你这样让妈更难过。

常悦眼睛瞪了老大,不可置信看着她妈,她妈莫不是魔怔了,到这个时候还向着常志峰,还想让常志峰这个花丛浪子,回头是岸?

她吸了好大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说现在还想着让她有个完整的家庭,那大可不必,她自打懂事起就没想过从常志峰那得到什么温暖。如果是为了常志峰,更没有必要,常志峰就是个妥妥的渣男,他不配。

常悦句句话往她妈心窝子戳,她眼眶通红,跟她解释,常志峰这次可能只是一时冲动,给他点时间。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作践自己了?”常悦积压已久的怒火喷发出来,还想说两句,见她妈泪流满面,到嘴边的话卡住了。

这种环境让她窒息,她一分钟都不想多呆了。

其实,她妈心里清楚的很,只是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做鸵鸟。

她想到了一句话,一个装睡的人,别人怎么喊也喊不醒她。



常悦这边还没想好该怎么做,小三就迫不及待找上门,熟门熟路的仿佛在逛自家的菜园子。

小三来这边的目的很简单,公然来羞辱她妈,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叫她妈识趣点早点离婚,常志峰本来就看不上她,还想留住常志峰,也不看看她现在这幅尊容有什么资本。

她妈脸上毫无血色很不好看,尊严被人拿脚踩在地上,她还是死抓着不放,像个木偶反复说一句,我不会离婚的。

后来她妈和小三打了起来,具体是什么原因常悦不知道,当她听到消息回来,看到她妈那副惨状,怒火喷了十丈高。把常志峰的电话打爆了。

过了很久常志峰才接电话,直接问,“你有什么事?”

他那边还挺吵的,在某个KTV的包厢。

常悦一身戾气说,“你叫那个贱女人过来给我妈道个歉。”

常志峰回,“常悦,你瞎闹什么,这事我已经知道了,是你妈先动的手。”然后他转移话题,叫常悦劝劝她妈早早把离婚协议签了,他没有耐心一直等下去。

该说完的都说完了,常志峰把电话掐断了。



常悦脸气青了,她找人打听常志峰跟那个女人的住处,跟她妈说了一句要出去一会,就出了门。

这通电话她是背着她妈打的,就是不想让她妈伤心。

常悦在楼下守了三个多小时,常志峰才搂着小三回来,她满身煞气背着光走上前,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狠劲扇了小三几巴掌。把小三扑倒在地上一边打,一边骂,“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贱人是吗?我妈好欺负,我可不是不是吃素的。”

女人的尖叫声和啪啪的巴掌声划破黑夜,常志峰酒醒了,忙把常悦拉开,“常悦,你大半夜发什么疯?谁让你这么做的,是不是你妈?”

常悦被拉着还不忘狠踹小三两脚,用力挣开常志峰的钳制,冷笑一声,“我妈可没有这个闲情。”

小三阴着一张脸想还回来,被常志峰拉住。

常悦也不怕,眼睛跟刀子似的剐在小三身上,“下次你再没脸没皮凑到我妈跟前来,可不是几个巴掌那么简单了,不信你试试,我这个人最不怕死。”

顿了一下,她转头对气到发抖的常志峰说,“你要离婚赶紧离了,别再恶心我妈,至于那么不平等的离婚协议,你想都不要想。”



常志峰可不答应,他将小三安慰好后,再加上小三在他面前梨花带雨哭惨了,第二天就回来一趟。

一回来就对李长娥开嘴炮,说再不好好管好常悦,就别怪他不认这个女儿。

李长娥原本欢喜的心冷却了,她们母女俩加起来都还没有外面小三的分量重,二十几年来她第一次回呛常志峰,说那女人活该,破坏别人家庭,抢人家老公还打不得了,她只恨没把她打进医院。

常志峰很看不惯李长娥这副模样,俩人吵凶了,常志峰对李长娥动起手来,骂她恶毒,贪心,还想怂恿常悦要他更改财产分配权,想都不要想,如果她还不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他就去法院起诉,以夫妻关系破裂的名义强行离婚。

这个时候的常志峰不会想,当初李长娥是怎么付出一切,陪他吃苦的,他只想赶紧离婚,和小三风流快活。

有时男人不在乎一个女人,真的没有任何理由,非要加一个理由的话,可以说女人对他太在乎,让他恃宠而骄。

常志峰于李长娥就是如此。


常悦出门买早餐回来,看到常志峰那副要吃人的模样,用力把他撞开,把她妈护在身后,眼冒凶光,“常志峰,你真是好本事,你要发疯就去外面,别对着我妈,那个贱人是我打的,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常悦张口一个贱人,闭口一个贱人,常志峰正在气头上,看一贯对他没个好脸色又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常悦,肚子里一股邪火往外冒,猝不及防打了常悦一巴掌。说今天他要好好教训这个不孝女,她是他常志峰的种,不是他老子。

常志峰是真上火了,下手没个轻重。常悦一开始没还手躲了几下,后来见常志峰失心疯了,反抗起来。

李长娥看到他们父女俩动真格了,急的直掉眼泪,哭着喊着也没把常志峰劝下。

常志峰是铁了心要教训常悦,他不小心被常悦推了一把,额头磕破了,脸色一下变了,反了,反了,女儿竟然动手打老子。

他转身去厨房,拿了一把刀出来,“我今天要宰了你这个没规矩没教养的不孝女。”

李长娥尖叫一声,要去夺刀,“常志峰,你今天要是敢伤了我女儿,我跟你没完。”

常志峰根本就不把她话放在心上,一身煞气冲着常悦走去。

李长娥拿凳子把常志峰砸了,她身体比大脑做出更快的反应,一把夺过常志峰手里的刀,与过去在常志峰面前唯唯诺诺的形象大相径庭,眼神凶狠说,“常志峰,你再敢动我女儿一根头发,我就把你杀了。”

从常志峰拿起刀举向女儿那刻,李长娥就心死了。

她可以接受常志峰伤害她,但决不允许他伤害她女儿。

当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超过了女人对男人的爱,为了孩子,她可以断舍离。



李长娥答应跟常志峰离婚了,不过她不同意常志峰拟好的财产分配。

以前她不在乎也只想换回常志峰这个人,现在就算她不需要,也要为女儿以后考虑,不能便宜别人。

一个女人把一颗心收回来,她会活的比谁都清醒。

常志峰看像变了个人,还敢跟他提要求的李长娥,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接着暴怒,说,李长娥,你凭什么啊,你有什么资格要跟我对半分财产,你一个子儿都没赚过。

李长娥冷笑,“就凭我是你老婆,凭我跟了你二十多年。”

常志峰说,“你做梦,想都不要想。”

李长娥说,“我只是在争取我应得的,多的我也不要。”

她跟常志峰说,如果他不答应,她就把做假货的事揭穿,让他整个厂赔光。

常志峰憋红了脸,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前两年常志峰为获取更多的利益,在产品真假参半,还闹出几桩事。

李长娥作为他老婆多少也知道,她曾劝过他,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刚开了个口就被常志峰吼回去,叫她少插嘴,她一个女人在生意上懂什么。

后来常志峰还有没有做这种缺德的事,李长娥不知道,但是只要把这件事抖出来,常志峰以后很难混,还会惹上不少麻烦。



果然,常志峰答应了。

把一切手续办完,从民政局出来,常志峰脸像吃了苍蝇难看,还把她骂了一顿。

看着常志峰那副难看的嘴脸,李长娥思绪恍惚,她是眼瞎了吗?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个男人,还扒心扒肝二十多年。

人真的不能犯贱,犯了贱还不自知,那就不要怪别人轻贱你。

当初她把常志峰看得太重了,所以才允许他一而再再而三伤害她,她承认是她活该。

以后不会了。

常志峰离开没多久,常悦就打电话过来说,她开车过来接她。

上了车后,常悦突然说了一句,“妈,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觉得你那么勇敢,真好。”

李长娥愣了一下,鼻子一股酸意涌了上来,“妈妈要谢谢你。”

40岁这一年李长娥才觉得自己成长了,在感情中成长了。

女儿用了这么多年的反抗和对她的维护告诉她,常志峰这种男人不配她爱。

爱情是女人自己对自己的一场热恋,爱上的是自己,感动的是自己,回忆里甜蜜和苦涩的部分也是自己。

人生很短,她不必这样为难自己。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