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审判是为了发现罪恶,也是为了发现正义
故事

短篇故事:虚拟审判是为了发现罪恶,也是为了发现正义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随风
2020-08-25 10:09


检察官陈宇涛迎面朝他走过来,微笑着对他伸出手,“审判长,您知道的,这次审判会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所有的罪恶都能够得到提前扼杀。而你我,都是历史的见证者。”

审判长朝楼下看去,法警正羁押着管尹川进入法庭,他将会成为第一个接受虚拟审判的人。审判长没有回握陈宇涛的手,而是说:“我从来不相信模拟的犯罪,就像现在,我明明想在你脸上来一拳,但我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陈宇涛似乎不在意他的失礼,收回了手,无所谓地耸耸肩,“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审判长,就算你不认同这是真实,也没有办法了,因为那是最接近事实的审判,要知道,时代在进步呀。”


我叫管尹川,十年之前因杀人入狱,被判无期徒刑,直到警方重新找到了证据证实了我的清白,沉冤得雪。我出狱了,手上还有一笔不菲的赔款。

一周之前,有人找到了我,他问:“你想出去吗?”

想,怎么会不想?在前五年,我日日夜夜都在回忆杀人案的每一个细节,收集每一份遗漏的证据,等待重审。

那时候我还很年轻,跟两个朋友出去喝酒,回家的路上就看到了两个人正在争夺一把刀子。我想要上前劝阻,但有人击中了我的后脑勺。

什么时候我那两位“好友”跑到我身后去的呢?在世界彻底变黑之前我在想,也看到了其中一人把刀子刺进了另外一人的左胸。

等我醒来,我就成为了凶手。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极高,手上染满了死者的血,手中拿着凶器。证据确凿。律师想要帮我定罪成因为纠纷而误杀,但我不同意,因为我知道我是清白的。

于是案子被定成了穷凶极恶的杀人案,死者是前任检察官。

后面五年,我几乎丧失了希望,开始浑浑噩噩地混日子。

但是谁会不想出去呢?我抬头看他,那人的脸背着光,带出一点明明暗暗的熟悉感。

他将名片放在我面前晃了晃,我就认出他了:他叫陈宇涛,是负责我这个案子的检察官。

陈宇涛说:“杀了前检察官的凶手找到了,是一个混子,因为犯了别的事情进来了,顺便也把你那个案子的罪认了。做好出狱的准备吧。”

“为什么要来找我?”

陈宇涛站了起来,呵呵笑了一声,“我只是希望你出狱之后能够与人为善,行正义之事。之前你说,你有两个朋友陷害了你,我还以为是你编的,现在我查到了其中一个人的下落,他留在本市,希望你不要破坏了眼下平静的生活了。”

但是我出狱了,不可能不去找他的。我有了钱,有了自由,还缺真相,或许是那十年让我形成了一种执念,也或许是人性中的一种贪婪,我得去弄明白。


我要找的那个朋友叫小李子。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抽烟,胡子拉碴的,邋遢了很多,看到我,劣质烟吧嗒一下就掉在了地上。

刚刚判决的时候,我也试图找到他们俩,却突然发现,他们只是我在喝酒赌博时候结识的朋友,好起来的时候可以称兄道弟,一旦他们试图消失,我根本找不到他们。两个只有诨名的人,小李子和阿路。

小李子结结巴巴地说:“管……管哥,你出来了?”

我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把玩着手中的一把水果刀。

小李子想要逃,但是我就是故意把他堵在这种死角的。他额头上的冷汗不断地冒出来,“管……管哥,冤有头债有主,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我也知道他什么都没有做,他太怂,没那个胆子,不然不会到现在还抽这种劣质烟了,但是他错就错在什么都没有做。

我朝他笑,“放心,我知道不是你,所以要你的命的人也不是我,我要的是阿路的消息。”

小李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让我附耳过去,“管哥,我们都被那小子骗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不然不会这么巧。他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出去躲两年,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如果你要找他,我还是会帮你的。”

销声匿迹,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我将刀子刺进小李子肚子时想,殷红如染料一般的血迹漫过刀子,染红了我的手。

我小心翼翼地扶他躺下,他的眼睛瞪得滚圆,似乎是不可置信,似乎是震惊……总之太过复杂,我也没有心情去一一弄明白了。

“嘘,我说过的,要你命的人不会是我,可是这不代表,我不会动手。”

从无人的小巷走出来后,我将一把染血的匕首丢在了地上,走出一段距离,果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我冷冷一笑。

我不知道那个阿路有没有调查过我的背景。如果没有的话,他会很后悔跟一个高智商罪犯过手的。

事实上,我也有很好的出身,但是在我博士毕业的那一年,我父亲因为公司财政问题从高楼上一跃而下。我开始堕落,地下酒吧有一个小小的赌场,我与一个男人擦肩而过,坐在了阿路的面前。


我从来不相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销声匿迹,尤其是对方还别有目的的时候。小李子的死亡传得满城风雨,以为拿捏住了我的把柄的阿路出现了,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你以为是我们背叛了你,但这一切,难道不是你罪有应得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没有道理的事情了,明明是我为人打抱不平,结果后脑勺被人来了一下,醒来就坐了十年冤狱,这是我的罪有应得吗?

阿路给自己倒了一杯高档的香槟,说不出的闲适与惬意,“不不不,你的清白只能骗那些不知情的人,但是我知道你的本质,你是天生的罪犯。如果不是你的父亲跳楼了,恐怕现在再高明的经济罪犯都比不过你了吧?”

陈年旧事一旦剥除了表面的那层纱,里面的种种滋味就会开始翻腾,在每个知情人的心里翻腾,比如我。

听说过我父亲的案子的人都知道,他做得一手好假账,挪用公款做风投,为自己创造了上亿的利润。如果不是金融危机来得猝不及防,资金被冻结来不及放回,新上任的财政部长也不会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但是一切的巧合都发生了,我的父亲不想在牢中度过余生,选择了立刻结束生命。

而事实上,我父亲的犯罪,都是我一手操纵的。自幼要比别人更聪明的我需要一个施展的平台,父亲为我提供了这个平台,然后我一手将素来老实的他推向了不归路。

我握紧了拳头,以免泄露自己颤抖的手中展现的虚弱。

原来我以为对方是针对前检察官,我只是他们顺手陷害的路人甲,现在看来,我才是真正的目标,而那位前检察官,竟然只是一个陪葬品!

之前我都不知道,原来我竟然有这么大的面子。

“你父亲自杀之后,你就开始无所事事了,其实不是受了打击,而是因为愧疚吧?真是令人遗憾呐,没有人能够聆听你的愧疚,因为你不敢说。”阿路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哦,当然了,你也没有必要同情那个检察官,他也是罪有应得,不知道给自己找了多少油水,死于这种意外,算是成全了他的体面了。这是一场狂欢的盛宴,不是吗?所有罪大恶极的人都已经落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干脆装蒜,“你不知道吗?管得太宽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我已经对小李子动了手,多一个你又怎样?”

阿路往前走了一步,他的眼中闪烁着笃定而疯狂的光芒,“你大可以试试。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动得了我了,你知道,没有证据,法律制裁不了我的。”

我会真的动手的,我回来,就是为了寻找真相,就是为了复仇,阿路是设局的人,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手上沾上他的血。

但是我的手突然顿住了,如果……如果阿路其实不是那个设局的人,他也只是一颗棋子呢?

我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的眼睛,他看不出我会杀了他,或许是谁给他吃了这样的定心丸,但是这么愚蠢的细节,如果他是精心布置了这个局的人,不应该想不到才对。

我问他:“你想让我干什么?”

阿路猖狂地大笑起来。


我、前检察官、杀人的混混、小李子、阿路都是被贴上了死亡标签的人,我们在一张大网里挣扎,然后开始自相残杀。没错,这是一场以“正义”为名的自相残杀,因为每个死去的人都是有罪的。

所以,阿路不会是那个布局的人,他是一个出色的执行者,却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策划人。我真正的对手,是一个癫狂的美学主义者,一个极端的正义伸张者,所以,他是不会在乎手段的。

这样也很好。因为我也是不择手段的人。

阿路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他想让我杀一个人,就是那个在监狱中的混混。

“你可以不同意,但是我有足够的证据举报你。”他举起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把带血的匕首,那是见了小李子一面之后我随手丢在地上的。

我有点儿想笑,因为我知道,他肯定有跟踪我。

我答应了,不过这也只是拖延时间的一种方案而已,我得调查在财政部长以下,到底还有谁参与了我父亲当年的案子。

我的心理学教授曾经告诉我,就算是疯子,也会有一个诱因。没有哪个疯子会无缘无故地盯上一个毫无瓜葛的人。

“我得动手了,你配合一下我。”我用公用电话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

胆子再大的人,也会害怕鬼怪的,尤其是他明知道这个人死得比较冤的时候。小李子捂着不断流血的腹部出现在阿路面前,“阿路,你害得我好惨啊。”

我震慑不了阿路,但是死去的小李子,一定是可以的。

阿路脸色惨白地后退了两步,“小李子,不要来找我啊,是管尹川杀了你,是他!”

“可是,是你设了局的吧?告诉我谁是幕后的那个人,我就放过你。”小李子的声音阴森森的。

“是检察官啊!是陈老师!不是我!”阿路激动地大喊。

好戏终于落幕。我缓缓从阴影中踱了出来,看着阿路的表情从恐惧到震惊,“是你!”他霍然望向已经止住了血的小李子,“你也没死?”

“在监狱的前五年,我一直在准备伸冤,也交了很多朋友,比如犯了错的法医,比如需要帮忙的便利屋店主。这只是一个小把戏而已,便利屋店主给我提供了一把可伸缩小刀,再加一袋狗血。”是我回答了阿路的疑惑,然后扭头对小李子说,“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

小李子一溜烟儿就跑了。

阿路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你一点都不惊讶?”

“我已经知道了,只是需要在你口中,找到一个口供录音而已。”我晃了晃手机,然后将真正的匕首刺进了他的身体。

几分钟之前,有人给了我答案,跟随财政部长调查我父亲的,是一个叫陈宇涛的副官,现在他已经成为了检察官。我应该是早就见过他的,在他成为我的案子的检察官之前,他的身后,就跟随着阿路。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心理学教授告诉我,在陌生环境下,人会倾向于寻找熟悉的面孔。

在那个小小的赌场里,我走到了阿路的面前,因为他比其他人更“眼熟”,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个男人,就是陈检察官。从那时候开始,局已经布下。

阿路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不可能,老师说你不敢杀了我的。”

“他骗你的,他不需要有罪的学生。”我轻声告诉他,然后将刀子刺得更深了一些。


“……虚拟审判不会帮任何人脱罪,它是根据犯人的心理与真实情况相结合,制造出的一种最有可能发生的虚拟现实,由此可以判定犯人出狱之后能否改过自新,这是提前预防犯罪的一种形式。诸位已经看到了,被告管尹川与十多年前的经济犯罪有极大的联系,而且出狱之后只会对这个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因此我方认定他应该执行死刑。”

管尹川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耳朵里灌满了检察官陈宇涛的声音。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明白过来,他的重审还没有结束,出狱后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审判他的危险性的一种全新的工具。

管尹川狠狠地瞪向陈宇涛,现在他也知道了,其实虚拟审判是另外一种现实,也就是说,那个幕后真凶的名字,的确应该叫作陈宇涛。

陈宇涛无所谓地笑了笑,他也没有料到管尹川竟然能够一步步牵扯出这么多,但是没关系,管尹川有再多的秘密,也没有时间说了,所有有罪的人都会得到判决。

陈宇涛知道审判长不喜欢这种虚拟审判的形式,但是没有办法,证据确凿,他肯定得判。

十多年之前,他刚刚说出自己的猜测,管尹川的父亲就为了守住这个秘密在他面前纵身一跃,现在,罪恶都会得到清洗。

审判长面无表情地看了陈宇涛一眼,开始宣读判决,“管尹川在虚拟审判中故意杀人,性质恶劣,判处死刑,在虚拟审判中执行。”

陈宇涛霍然起身,似乎不愿意相信审判长的判决,“审判长阁下……”

审判长摆了摆手,“这是我与陪审团成员的每位阁下一起做的决定,你是在蔑视法庭的威仪吗?”

“管尹川犯下的经济罪,已经用十年冤狱洗清了,而在虚拟审判中犯的,在虚拟审判中完成,这很合理。至于其中涉及的杀人案出现的线索,警方会继续跟进。”审判长难得地开口解释了这个判决结果。

在陈宇涛面如死灰中,劫后余生的管尹川赶紧自告奋勇,“审判长阁下,我愿意协助调查。”

审判长轻轻地点点头,“虚拟审判,是为了发现罪恶,但我相信,它也是为了发现正义。”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