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神
故事

惊悚故事:双面神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咖啡杯里的茶
2020-08-25 15:01


第一次接到那个奇怪的电话,是在我14岁那年的暑假。

那天,我收拾了一堆酒瓶子,卖给了收废品的人,拿着5块钱准备去奶奶家。

刚换上鞋子,电话铃就响了,我们家的电话很少会响,找我和我妈的人少得可怜。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回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喂?”

听筒中,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人焦急地问道:“今天几号?”

我咬着嘴唇想了想,回答道:“8月12日。”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她吼了起来:“说详细点,几年几月几日?!”

是疯子吗?还是打错了电话?或者,我应该迅速把电话挂掉立刻去奶奶家。天快要黑了,奶奶家住得很偏僻,一路上都没什么路灯。
可是我是那样一个懦弱的人,就算是接到说着蹩脚普通话的诈骗电话,也会嗯嗯点头一直礼貌听完的人。我根本没有拒绝别人的勇气。

我有些吓到了,支支吾吾道:“20XX年,8月12日。”

女人愣了一下,又压低嗓子说道:“别出门……别去……家……小心……”

我不安地搅动着电话绳子,那头的声音听起来像从地狱传来一样,诡异的沙沙声断断续续了一会儿,听筒里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也许,是谁打错电话了吧。

我一边想着,一边背着书包加快速度往奶奶家走去。

偏僻的乡间小路上,天色将晚,最后一丝亮光在地平线上挣扎,而诡异黑色的云朵却在天边飞快地翻滚着。

几乎看得到奶奶家的房子了,陈旧的砖瓦房,门前有一棵核桃树。奶奶眼睛几乎快要看不见了,她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喜欢我的人吧,总是用粗糙的大手摩挲着我的脸盘:“和我儿子长得一模一样……是我们张家的孩子。”

我看到过她儿子,也就是我爸的照片,一张大盘脸,高高的颧骨,眉毛粗重,跋扈地上扬着,整张脸充满了戾气。用老人家的话来说,那种长相,注定了要吃牢饭的。

正想着那素未谋面的父亲,一只巨大的黑影窜了出来,那是一条黑色的野狗,像等待已久的猛兽朝着我缓缓走了过来。我从小就怕狗,总觉得它们尖锐的爪牙会把我撕裂。而那只狗竖起的尾巴已经完全感知到了我的恐惧,它冲着我龇牙咧嘴。

据说很久以前,狼和狗其实是同一种野兽。被人类驯化了的变成了狗,继续在深山中凶猛的成了狼。

此时此刻,我分不清它是狼还是发疯的狗。

我屏住呼吸,默默往后退,正准备拔腿逃跑,脚下却突然一滑,整个人滑稽地仰面跌了下去。

野狗的四条腿一一踩过我的身体,一张充满了腥臭味的巨口朝着我扑了过来,剧痛从脸上传来,我晕了过去。

这个暑假,我在医院中度过了剩下的日子。



这是个注定了就不公平的世界吧。

有人天生聪颖,不用努力成绩也很好。有人天生模样可爱讨人喜欢,就算犯了错,冲着老师害羞地吐吐舌头也会换来原谅。有人气场强大,性格坚毅,他们的高冷总会得仰慕。有人则不善言辞,唯唯诺诺,一脸丧气样,总是被人欺负……

我就是那样的人。

别人用我的笔,招呼都不用打,直接从我手中拿走。没带书本的同学,也可以直接从我桌上拿走。打扫卫生,我一定是最后才能走的那一个。出了什么岔子,我一定是那个被指责的人。他们说,我长了一张让人生气的脸。

脸太大,上面零零散散长了一些雀斑,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分部在这样庞大的脸上,显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笑。头发随意地散着,试图遮住些多余的脸盘子,却让人看了更加来气。

总是佝偻着身体,垂着头,从来不敢正视别人的目光,却总是被人说:“你在躲什么?在偷笑吗?一脸冷笑是什么意思?在嘲笑我吗?”

所以,我经常挨揍。

今天,我又被人堵在了巷子里,三个女生围着我,一个人把我推倒在地,另一个人又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扯了起来,第三个非常准确地把巴掌呼在了我的脸上。

她们问我要钱,我没有。是真没有。于是她们就把我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也只是掉出来一堆皱巴巴的课本和半个橡皮擦。

“把手从包里拿出来!”一个女生命令道。

我只是犹豫了两秒钟,一个巴掌就砸在了我的脑门上。

我把手从口袋中抽出来,摊开,手心中躺着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娃娃。是奶奶缝的布娃娃,也叫楠楠。她说我无聊的时候,这个娃娃可以一直陪着我。

老人家总是喜欢感叹一些人生,她说,人啊,其实活着特没意思,到你死的那一天,你就会发现,其实从头到尾,只有你自己才会陪着自己。没有人可以在你身边一生一世。

奶奶上个星期死了,参加葬礼的人只有我。

“别动——”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娃娃就被一个女生踩在了地上,鞋子用力在地上碾压着。

世界突然变成了黑白默片,周围的叫骂声也突然消失了,只有那只黑色的皮鞋用力地碾压着那个叫楠楠的娃娃,我知道,同时承受着碾压之痛的……还有我。

我大声尖叫起来,疯狂地推开她,把娃娃捡了起来,它被踩成了薄薄的一片,肚子里的棉花都成了脏兮兮的黑色。

我跪在地上,拽着娃娃痛哭流涕,仿佛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陪伴我的人,也死去了。

我像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大声哭喊着,眼泪鼻涕从我身上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我捏着拳头一下下用力捶着僵硬的地面,额头也失去控制一样疯狂地撞击着硬邦邦的水泥地……眼泪模糊了我的视线,身体的每一寸都在痛,而那痛却很神奇地抵消了伤心……

以痛止痛……从来都是很有效果的。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缓过神来时,巷子中已经只有我一个人了。

风呼呼地刮过我的身体,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关节处全都破皮了,血丝混杂着脏兮兮的污垢有种奇特的美。

我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跌跌撞撞站起来,把地上的东西全部塞进包里,连同那个被踩扁了的娃娃。

我知道,它也死了。



打开门时,妈妈正在煮面,她一边抽着烟,一边搅拌着锅里的面条。听到声音,她眯缝着双眼,在烟雾中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

我满不在乎地换下脏衣服丢在厕所,开始清洗身上的污垢和脸上的鲜血,一脸平静地涂着紫药水,贴着创可贴。

伤痕累累的脸在镜子中带着嘲讽的意味,我挥着手,冲着里面的丑八怪打了个招呼,扯出一抹笑容的同时,露出了右边脸颊上两个黄豆般的牙印。那是三个月前的暑假,一只野狗给我咬伤的,它还咬掉了我半个耳垂。

电话疯狂地响着,妈妈也不接,我光着脚随便套了一件外套把听筒拿了起来。

“伤好了吗?”又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我点点头:“嗯。”

这一次没有再害怕,很奇怪,听到她的声音,反而从心底涌出一股平静。

“她们还在欺负你吗?”

我笑了,不,是我在欺负我自己。

“其实你不用怕她们,一个个都是草包!你只要踹她们一脚,或者扇其中一个的耳光,她们立刻就不敢对你怎么样了……”

女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我没有问她是谁,为何知道我的事,也许她才是我的亲妈,在暗中默默保护我关心我……可是,我一点都不在乎。

妈妈一边稀里呼噜地吃着面条,一边喝着酒,仿佛我是空气,死活都与她没有关系。

我们聊了多久,妈妈的面就吃了多久,一直到我放下电话,她才翻着白眼问我。

“大半夜的,谁打来的?”

“不知道。”我盯着她指尖的劣质香烟,味道真难闻。这屋子里与她有关的一切,都带着陈旧岁月的臭味。

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叼着烟,一把抓着我的头发用力地扯了起来:“你这臭脾气是像谁?像那个臭流氓吗?嗯?!”

她的力气大得惊人,一直把我拽到了镜子前,那张扭曲的疯狂的脸死死盯着镜中的两个人:“看看你的样子!真丑!你的眼睛、鼻子、嘴巴……和那个混蛋一样丑!你身体里流着那个混蛋的血,你们基因中的犯罪因子也是一样的!”

她压低嗓子凑到我耳边,咬牙切齿道:“我的前半生被他毁了,后半辈子也会毁在你的手里!”

我的头发在她的指尖挣扎,头皮紧绷着我的脸庞,镜子中的那张脸像绷坏了的皮偶人。

我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脸上的三个创口贴可笑地拉扯着,镜子里的我依旧是那副让人看了就生气的脸,因为我的脸上永远带着满不在乎的冷笑表情。

啊……原来是真的呢,过去竟然从来没有发现自己的脸这么容易让人发怒。

突然,妈妈仿佛从噩梦中苏醒,猛地松开我,狰狞的脸庞缓缓垮了下来,她惊讶地望着我,又盯着自己不停颤抖的双手,像受了委屈的孩子,慢慢蹲在地上,捂着脸大哭起来。

她一边哭,一边道歉:“对不起,楠楠,妈妈不是故意的……妈妈不是故意的……你是无辜的,我知道你是无辜的……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我看着她,带着厌恶的可怜,蹲下去,抱着她臭烘烘的脑袋,像安慰一个可怜虫一样,轻轻拍着她因为哭泣而剧烈起伏的背脊。



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这个我极少正面称呼的妈妈和我每天都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少言寡语,除了咒骂我,她几乎不与我说话,她一说话,我就知道自己又要挨揍了。

她整天都在酗酒,神志不清,什么工作都做不长久,家里又脏又乱。每天晚自习下课,我都只能忍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自己给自己做炒饭,一开始也是有蛋的,后来,家里连可怜的鸡蛋也没有了。

昏暗冰冷的房间中,停了电,烧得疯狂落泪的短蜡烛在桌上摆出了扭曲的造型,火苗跳跃着,我的黑影在墙上投射得特别庞大。

她四仰八叉地倒在破旧的沙发上,狭窄的房间中散发着古怪的气味。我推开窗,冷风呼啸而来,蜡烛突然就被吹灭了。

我吃着早已冰冷的炒饭,把最后几颗米饭也扒进了口中。

叉子搅动着空荡荡餐盘,而饥饿的胃并没有因为那些难吃的米饭而得到半点温暖。

她发出了剧烈的呕吐声,尖叫着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冒出了一连串肮脏的咒骂。

我咬咬牙,捏着叉子走过去。

“小杂碎——”一个酒瓶在我脚边砸开了花。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捏紧叉子逼近了她的颈动脉。

冰凉的金属感并没有让妈妈睁开双眼,只是在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意,脖子歪了歪,似乎示意我的叉子可以更靠近一些。

我咬着牙,想着只要刺进去,这该死的日子就结束了!

不再有酒鬼母亲,不再有谩骂,不再有家庭暴力……不会再有臭烘烘脏兮兮的气味……只要我有勇气把叉子插入她的脖子——这个女人从未有过一天当过合格的母亲!

可是我的手,一直在不停地颤抖。

眼泪从我眼角滑落,那是愤怒羞愧的泪水……对不起……我做不到。

电话铃又响了起来,我捏着无能的叉子无力地拿起了听筒。

“杀掉她了吗?”

我沉默地摇了摇头。

女人失望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这是你解脱的唯一办法,我都替你想好了好几种方法善后……”

“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道歉,只是习惯性地脱口而出。

“已经没有机会了!你这个蠢货!你为什么不能干净利落地处理掉这个把你生下来却对你不负责的女人!她根本不配做一个母亲!你会被她一直纠缠,折磨,一直到她死!”

“……”我无言以对,因为我知道,她说的,一定是真的。

我们在电话中沉默了许久,我一直在默默地哭泣,为自己的软弱和无能。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断了电话,只有我一个人握着冰冷的话筒,一边哭一边把叉子狠狠插入了自己的手臂中。

我无法痛下杀手的那个人,的的确确是我的母亲。她是被人强暴后生下的我,她糟糕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做堕胎手术,我的父亲在监狱中。她从未隐瞒过我的身份,从我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声啼哭开始,就换来了她的巴掌。

我是她的孩子,也是她仇恨和痛苦的源头。

我不是无辜的,我是带着原罪出生的。


神秘女人的电话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我不知道她在何处,总觉得她是我的保护神,一路庇佑着我长大。

她从未露面,总是给我打电话,有时候一个月一次,有时候三个月一次……有时候一两年,也不来一个电话。

她总是善意地提醒我各种注意事项:

——不要去游泳,会溺水。

——要尝试着微笑,因为如果我不苟言笑的脸上总是带着对所有人的嘲讽,我一定会因为这种嘲讽而受到排斥。

——要定三个闹钟,因为一个根本叫不醒我。

——要努力学习,只要努力,成绩一定会好起来的。

——把头发留起来,遮住脸上的伤疤。

……

她一直警告我,千万不要一个人走夜路,特别是15号的晚上。

我小心翼翼遵循着守护神的生存法则,似乎一切真的在一点点变好。

23岁的一个晚上,下着小雨,我从朋友家参加生日聚会回来,错过了末班车,又没有打到的士,只能把包顶在头上,狼狈在街边躲雨。

我严格遵守着那些法则,坚决不在15号夜里单独出门,可是今夜,强烈的不安从脚底窜了上来,突然耳边回响起了没有听太清楚的朋友的邀请电话——

“因为周六大家都不用上班……所以……提前……更合适……”

她16号生日,也就是说……今天是……

我猛地瞪大双眼,细细算着日期,努力回想任何一个可以看到日期的地方。

是的,今天扫了一眼的晨报上面的日期是14号!

我惊恐地瞪大双眼,一辆出租车从十字路口开了过来,我喜极而泣,正要招手,一只粗糙的大手扼住了我的脖子,我像一个脆弱的布娃娃,被人轻易拖进了巷子中。

是的,无法改变的命运,当我流着眼泪躺在垃圾堆上的时候才猛然醒悟。

——就算没有去游泳,无法逃避的游泳课上,我还是溺水了。

——就算努力微笑,也有人看不惯我。

——设置三个闹钟的早晨,我考试依旧迟到了。平时都没有。

——努力学习,成绩依旧不能拔尖。

——头发留了起来,伤疤依旧存在着。

……

——努力躲避的15号,我还是撞上了。

我被一个流浪汉疯子拖进巷子中,扭断了一只胳膊,踩断了一根肋骨……如果不是出租车司机救了我,等待我的,也许是更为悲惨的命运。

怎样都无法摆脱的……悲惨又可怕的命运。

这样的挣扎一点用处都没有,无论如何躲闪,命运的车轮一直在我身上碾压,从未离开过。

躺在医院的时候,我心如死灰。



我爬上了医院的楼顶,五层楼,不算高,如果用头着地的话,也一定会死掉吧。

可笑的病号服穿着身上,风把衣服吹得鼓鼓的,仿佛下一秒钟,我就可以飞起来。

我打着石膏的手刚准备攀上去,身后就传来了凄厉的尖叫:“不要——”

我回过头,风把我的头发吹得像飞舞的蝴蝶,我在发丝中望着那个女人。

是的,是她的声音,而今,我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

竟!然!与!我!长!得!一!模!一!样!

已经没有任何惊讶的余地了,当她能准确预知一切的时候,我就猜测到,我的保护神一定是某个神奇的人物。

只是没想到,是未来的我。

罗马神话中的门神叫双面神,它有两张面孔,能同时转向两个相反的方向。据说,一个代表昨天,一个代表明天。

我们坐在天台边,像久别重逢的朋友,聊着我们的过去与未来。

我突然想起了奶奶说的话——

人啊,其实活着特没意思,到你死的那一天,你就会发现,其实从头到尾,只有你自己才会陪着自己。没有人可以在你身边一生一世。

我看着未来的自己,那张颓败的,让人生气的面孔一点都没有变,自己看着都觉得她在嘲讽我。

听了她口中未来的我,却觉得更加生气和难过。

不会变美,依旧是让人讨厌的样子。

不会因为努力而成功,失败的生活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染上了酗酒的毛病。

没有男朋友,没有人爱我,我爱的人,从来不会多看我一眼。

妈妈还没有死,她还会持续折磨我,随着年纪的增大,她的神经病越来越厉害了。

被辛苦工作了五年的公司辞退了,理由是,我是被客户投诉最多的工作人员。

……

我看着未来的自己,听着她口中未来的我,是那么的失败。

我突然怒火中烧,冲着她大吼:“你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你提醒的那些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你看看你,三年后还是那么失败!你今天让我活下去又有什么用,不如死了的好!”

她不可思议地瞪着我,也咆哮起来:“你才是烂泥扶不上墙!如果不是过去的你活得那么失败,我在未来也不会那么辛苦!你以为人生的痛苦是你一个人在承担吗?我过的日子都是过去的你堆积起来的失败造成的!你这个蠢货!”

我捡起了天台边的一块石头,狠狠砸向了她。

我这样软弱的一个人,从来都只敢对自己下狠手。

我看着未来的自己倒在地上,满头鲜血,我怒气腾腾地盯着她,在她身上翻找起来,果然我惊喜地找到了一部小巧的手机。

“是这个电话吗?你就是用这个给我打的?”

鲜血流入了她的眼中,她盯着我,眼神黯然地点了点头。

我喘着粗气骂道:“都是你不好,你的提醒一点用都没有!我要重新来过……我要重新活过!我要亲自打电话……打电话……”

我翻看手机,一个熟悉的座机号码跃入了视线中,那是小时候家里的座机号码。

我流着眼泪笑了。

有太多太多想要重来的人生,太多太多的遗憾想要弥补,太多太多的错,太多太多的笨……

——送告白信给学长的时候,要告诫自己不要去,情书会被贴在学校的告示栏上丢脸。

——在某人想接吻,自己却不合时宜打了一个饱嗝的夜晚,要告诫自己不要吃太多,不要紧张,只是一个吻而已。

——穿着高跟鞋,却在大街上摔倒的早晨,要告诫自己,人生的路那么漫长,其实根本不用太着急,一切可以慢慢来的,不用因为觉得丢脸被人PO上了微博而痛苦一个月。

……

我坐在地上一边抹眼泪,一边拨通了那个号码。

未来的自己倒在血泊中,她看着我,带着说不出的怜悯,两颗豆大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

我们互相望着彼此——我是失败的现在的我,她是更加失败的未来的我,我们都想努力地去改变命运,去拯救水生火热中那个昨天的我,和我们。

电话拨通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在那头响了起来。

“喂?”

我喘着粗气,焦急地问道:“今天几号?”

——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知道,一切都还来得及的,人生那么长,从这一刻开始,我要自己拯救自己的命运!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