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阶上的水脚印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台阶上的水脚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酒瓶子殿下
2020-08-25 16:00


于磊拎着馄饨,上楼时,习惯性地瞥了一眼脚下的台阶。

“1、2、3……今天到了第十九级台阶……”

于磊入住301刚好第十九天,自搬进来的第一天起,台阶上就出现了水脚印。

搬家当天,他下楼去吃晚饭,回来时,看到楼门口的第一级台阶上有一个左脚的水脚印。

那明显是光脚踩上去的,从水痕和浸入水泥台阶的程度看,脚印主人一定是浑身湿透,而且刚刚踩过。

刚才也没看见有人在自己前面进楼。他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怎么会被淋湿呢?难道是掉进水坑,或是被高层住户泼下的洗脚水淋到?

这一琢磨,于磊忍不住发笑,那可真是个倒霉鬼。他也没多想,颠儿颠儿上楼回了家。

可第二天下班回来,那个左脚印还在第一级台阶上,和昨天比没有一点变化。奇怪的是,第二级台阶上又多了一个右脚的水脚印。

“有意思,难道是什么无聊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于磊四处张望,没有发现怪异的人,也没有在周围发现其他的水痕。

接下来,第三天,第三级台阶上出现左脚印;第四天,第四级台阶上出现右脚印……这串脚印像极了一个人在迈步上楼的样子。

于磊有点惊恐,前些天联系过租房给自己的中介。当时中介人员正带着其他客户在看房子,到这里时已经夜里十一点。

于磊也有点过意不去,大半夜把人叫来,就请中介员在小区门口的宵夜摊吃了碗馄饨。

“于先生,您说的情况是真的吗?”中介员听到于磊的描述,明显是不相信。

“骗你干嘛!不信,吃完一起去看看!”

然而二人来到楼门口时,台阶上根本没有什么水脚印,而且比起平时,楼梯被打扫得非常干净。

于磊奇怪了,明明下楼接人时还有的,这么快就没了?!

两个人从楼梯口到三层,来回走了两遍,就是什么都没有。

奇怪了,应该到了第十二级台阶啊,怎么会没有呢?

“可能是打扫卫生的人留下的脚印吧!毕竟这个是老小区,没有电梯,水桶也要提上提下,难免洒个水,留个脚印的,你就别多想了。”

毕竟吃人嘴短,中介员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满,反而说了一些化解于磊尴尬的理由。

“可他们会光脚打扫吗?”

“也许您最近工作太累,看错了。”

于磊也开始怀疑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产生了妄想。也许就是打扫卫生的人留下的呢?

送走中介员,于磊再次走回楼梯口,依旧什么都没有。

“真是神经衰弱了。”于磊自嘲地迈步往三楼走,还不到二层,忽然于磊听到身后有“叭”的一声轻响,声音很小,但在深夜的楼道里显得格外响,像是吸饱水的拖布被甩在地上的声音。

于磊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水脚印又赫然出现在身后的台阶上,像是刚刚有人踩出来的一样。

他忽然汗毛倒竖,惊恐地看着台阶上的水脚印,还没来得及思考,“叭”一声,又一个水脚印在他的注视中凭空出现。

“啊!”他惊恐地大叫一声,腿一软,瘫靠在栏杆上。哆哆嗦嗦掏出手机拍下照片,发给了刚走的中介员,然后转身跑回了301。

“于先生,您发这照片给我是什么意思?”

中介员发了一段语音,他在骑电动车,于磊听到他的背景音都是风吹的呼呼声。

“你没看到台阶上的脚印吗?刚才出现的。”

“哪有脚印?”

于磊点开大图要和他理论,却发现自己的照片上根本没有水脚印,只是空荡荡的楼道。

第二天,于磊来到房屋中介要求退租。

“可以啊,但是根据合同,我们要在您预交的房租中扣除百分之三十的违约金。”

“什么?!”于磊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条,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那可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于先生,现在这么便宜的房子哪里去租啊?离市中心才十分钟车程,旁边一百米又有公交站,多划算啊!”

“尽快给我换房,反正那里我没法长住!”

……

之后,那个东西依然每天上一步台阶,好在似乎没什么威胁性,只是爬楼而已。

时间长了一点,惊吓期过去后,于磊反而习惯了这桩怪事,当成观察特殊自然现象一样每日留意。


这天周五,公司聚餐后回家,于磊醉醺醺地爬上三楼,他看到水脚印还有两级台阶就到三层了,便站在最后一个脚印旁边嘿嘿傻笑,指着空气撒酒疯。

“你爬得太慢了!看我的!”

说完,一步跨上两级台阶,直接到了三层。

他叉着腰回身对着楼道说:“下周你要开始爬四层了吧?!加油哦小朋友。”

说完还对着空气伸伸手,像是在摸小孩子的头,然后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宿醉让于磊在家躺了整整一天,天黑后才勉强起来,收拾收拾去吃碗馄饨暖暖胃。

“老太太,今天馄饨份量够足啊!”于磊大口大口地吃,肚子是真的饿了。

“今天最后一天营业啦!孙女和孙女婿要接我去一起住,以后这馄饨摊就没啦。”说着,老太太又给他添了几个馄饨,“多吃点,今天我请客。”

“您不卖馄饨了,以后我饿肚子了可怎么办?”

还没等老太太答话,邻桌的一个大叔开了口,“那就吃别的啊,还真能饿着不成?你们年轻人现在不是讲究那个……点外卖吗?”

“大爷,您不知道,我住的那个楼外卖员不给送,连快递都只给放在旁边的超市。”

听他这么说,老太太和那个大爷对视了一眼,问:“你住哪里?”

于磊用筷子指了指身后,“就后面那条街拐过去,第一个小区,只有两栋老楼,我住东边那栋。”

“你住那里?小伙子,你胆子可是不小!”

大爷明显话里有话。

“怎么啦?”

大爷端着碗和他坐到了一桌,老太太看没什么客人,擦擦手也坐了过来。

老太太关切地问:“没看见她吧?”

“谁呀?”于磊一脸懵。

“陈教授的女儿啊!”大爷虽然压着声音,但足够吓于磊一跳。

“陈教授的女儿是谁呀?也住我们那栋楼吗?”

“哎哟!这傻孩子,外地人吧?一看就是让中介给蒙了!”

于磊更加一头雾水,“不是,你们把话讲清楚点,别吓唬我。”

两个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大爷开了口。

两栋老楼原本是市教委组织兴建的教职工家属楼,陈教授是十年前本市某大学的研究生导师,他携妻女就住在东楼,一家三口,双教职工,夫妻俩又有一个年年拿全校第一的女儿知知,旁人看了都是羡慕。

知知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离家有点远,就选择了住校。算是她第一次独立吧,知知对这份自由感到无比新奇。

可还没到高二,校外的一个男生开始追求她,知知开始没同意,但她被父母保护得太好,性格单纯,又架不住男生的穷追不舍和各种有趣的礼物,知知背着父母开始了初恋。

恋情被隐瞒了一年,最终还是被父母发现,果然遭到了父母强烈的反对。

陈教授夫妻甚至联合学校的老师,监督女儿务必和那个神秘男友断绝所有来往。

知知十多年都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被父母突然这样对待,一气之下竟然在高考前三个月和男朋友离家出走。

陈教授夫妻发现女儿出走后报了警,一周后在外省找到知知,可她无论如何不回家,甚至以死相逼。

陈教授气急,当场断绝了父女关系。

可三个月后,也就是高考结束第三天,知知却狼狈地回到了家。她怀孕了,男友把她哄去堕胎,等她从手术室出来后,就再没见过男友。

知知给家里打电话,却已换号。她只好变卖所有手上的东西,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到了家门外,她跪在门前哭求,家门还是没有打开。

跪了一天的知知心死,她不知道父母因为她的事抬不起头,整日遭人指指点点,要强又好面子的父母默默搬了家。

知知觉得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有了,于是投湖自尽。

尸体被发现后,警方联系上陈教授夫妻后,他们也没有出面认领尸体,只是说了句“我们没有女儿”。

奇怪的事是从芝芝死后第七天夜里开始的,整栋楼的人都听到敲门声和芝芝的哭喊声。

“爸爸,我错了!你让我回家吧!”

“妈妈,我想回家!我以后都听你们的!”

声音幽怨又哀伤。


“后来呀,楼里的人陆续搬走,没过两年赶上市政改建,两栋楼被几经倒手,最后不知落到哪个地产商手里,准备拆迁改建,可批文一直没下来,但好好的楼空着,多浪费!于是就对外出租,但周围的老街坊大都知道这件事,所以就租给外地人。”

大爷一口气讲完,端起碗,咕嘟咕嘟喝了半碗馄饨汤,一抹嘴,瞧瞧对面吓傻的丁磊,摇头笑笑。

“其他房子还好,就是陈教授家的房子。每当他们家搬进人去,知知就会回家敲门。大概,她以为是父母回家了吧!

有的住户胆子大,开门看不见人,只有门前一摊水。有的胆子小的,吓得躲进衣柜不敢出来,反正没有一个租户住得长久。没出过事,就是闹腾。知知那孩子我认识,是个好孩子,那么小就没了,可惜!”

馄饨摊的老太太也一旁附和,“可不是!以前他们三口子常来我这馄饨摊,宵夜都是我这儿吃,他家闺女最喜欢吃我的馄饨。多好的一家人啊……唉!真是老天不长眼。”

丁磊突然想到一件事,问:“你们知道陈教授家住哪一户吗?”

老太太抢着回答:“我知道,以前就住我表弟家楼下,301!”

301?!那不就是自己租的房子吗?

丁磊也没了食欲,他赶紧掏出手机给中介打电话,一定要退租或者换房!无论什么条件,赶快离开那栋楼是最要紧的!

挂了电话,丁磊稍微放松了点,房屋中介的人同意临时给换到其他小区,偏是偏了点,总比住在“鬼屋”强。毕竟还有一天,那个知知就要爬上三楼了。

赶紧回去收拾行李!

丁磊和老太太告别,老太太又给他打包了一盒生馄饨带回家。

可丁磊刚上到三楼就傻了眼,水脚印已经跨上了三楼的台阶,就像他昨天示范的一样,越过中间一级台阶,一步到了顶上。

“我靠!”丁磊模糊回忆起昨天的行为,扇了自己一耳光,赶忙跑回家。

丁磊进了屋,手忙脚乱往箱子里塞东西,今晚绝对不能在这里住!

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

丁磊紧张得咽了咽口水。

“当当当!”又三声,丁磊找了根铁棒拎在手里,慢慢挪到门口。

“谁呀?”

“爸爸,我想回家……”一个幽怨又空灵的女孩的声音。

丁磊吓得双腿打颤、汗毛倒竖,握着铁棒的手都在出汗。

“妈妈,开门……”

“你找错了,这里没有你的爸爸妈妈!”丁磊听着这恐怖的声音,脑浆都快炸了。

“开门,我要回家,给我开门……”

丁磊实在受不了了,拉起行李,运了运气,一咬牙,打开门冲了出去!

门口出现一大摊水,丁磊脚下一滑摔在地,行李箱也脱了手。他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伸手摸索行李箱。

“我靠!关键时刻掉链子!”丁磊焦急,可越急就越摸不到箱子。最后他索性一睁眼,咦?奇怪!水没了,箱子也没了。

什么情况?丁磊起身四下张望,还是没有找到箱子,他探头进屋里寻找,忽然什么人推了自己一下,他一个趔趄跌回301。

“砰!”身后的门突然关上,丁磊吓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他赶忙去拧锁,却怎么都打不开门。

正当他焦头烂额时,身后又传来了那个女声,“为什么丢下我……”

丁磊吓尿了,他咧着嘴瘫靠在门上大叫:“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忽然一股带着腥臭味的水流缠绕住丁磊,“我是陈黎啊……”

陈黎?这不是自己前女友的名字吗?

“啊!你……”

丁磊脑子里一片电光火石,他刚辍学的那一年的确来过这里打工,还带走一个傻白甜的女学生随他去了南方,他并不了解女生的家庭背景,但直觉告诉他,女生家世肯定比自己好。

丁磊当时认为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孩子,两个人也默契地认为,他们那青涩的爱情可以使两人天长地久,直到她说她怀孕了……

他承受不起这个生命,他曾经自认为的很喜欢,一下子被打回原形。

“你是自杀,和我没关系……陈黎,路是你自己选的,你怪不到我头上!再说,我也给过你快乐!”

“知知不快乐,知知想回家……”

……

次日,两名房屋中介员来到301,门口放着丁磊的行李箱,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一个人掏出手机打给丁磊,却听到手机铃声在屋内响起。

“发生意外了?”另一个人问。

两人又敲了半天门,还是无人应答,商量一下,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燃气上煮着一大锅刚下锅的馄饨,而丁磊却并不在屋内。

“人呢?”

话音刚落,大火煮沸的馄饨锅淤开,白色浓腻的淤锅泡沫杂着血渣从锅中沸腾而起,溢出锅边,滴到火上滋啦滋啦作响。

一个中介员赶紧过去关了火,满满一大锅的馄饨散发出别样的香气。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