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在我眼里不过一个你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全世界在我眼里不过一个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UA
2020-08-26 07:00

苏木:甘;咸;辛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促进血液循环,增强免疫力。


《SH》杂志摄影棚,所有的视线都聚焦在一个男人身上。眉峰微挑,浓黑修长渐细渐淡地嵌入鬓角,睫毛微垂,眼神迷蒙又暗淡,好看的唇形抿成一条线。棕红的发色把皮肤衬的更加白皙,侧脸上为杂志主题而涂上的金粉为他增添了些许妖艳。

他随着闪光灯一开一合变换着不同的动作,慵懒的表情,颀长的身材,西装外套包裹下若隐若现的胸肌让人血脉偾张,惹人无尽遐想。

“苏木可真好看啊,”旁边的同事小张轻轻碰了一下江芷汐的胳膊,眼睛却一刻也没离开过他,“真是天生吃这口饭的。”

“是啊。”江芷汐轻声答道,心里却为刚才上妆的小瑕疵而懊恼,还好苏木天生丽质,一般人看不出来。

苏木像是听到动静,抬眸往这边瞧了一眼,马上又回到之前的云淡风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可现场的迷妹却因为他的动作掀起一阵波澜,尤其江芷汐这边,都因为男神的注视而脸红心跳。

“啊啊啊他是在看谁啊,刚才的眼神真的太温柔了!!”小张激动得差点跳起来,紧张地搓了搓手,这可是她第一次见到高冷的苏木眼神里有了别的情绪。

江芷汐觉得她的动作实在好笑,转过头很认真地对她说:“是在看我。”

小张因为她一脸严肃的样子愣了一瞬,继而哈哈大笑,“前辈你刚才的样子太真挚了,我差点都信了。”

是吗,江芷汐笑笑,不再关注这里,侧身过去为下一组模特的妆容做准备。

——

晚上十点,一天的工作刚刚结束。

江芷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刚刚打开房门,一个带有熟悉的海盐夹杂着奶油香味的男人就拥住了她,柔软的头发蹭得她脖子很痒,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细长的手指就开始在她身上为非作歹。

江芷汐用了吃奶的劲才推开这个比她大了一号的男人,“能别一天到晚发情吗?”她把包放到鞋柜,蹲下身子换了鞋,“还有没有饭,我饿死了。”

男人莞尔,宠溺地看着她,“汤在火上煨着呢,马上就好,你先去洗个澡。”说着就迈步上前,轻轻把江芷汐的腰往自己身上一带,嘴唇在她耳边呵气:“喂饱你之后,再喂饱我。”

他松开手,心满意足地看着江芷汐面红耳赤,转身走向厨房,休闲的家居服在他身上也如同高定,江芷汐无奈地摇了摇头:“苏木啊苏木,要是你粉丝知道你私底下这样,不知道会不会脱粉。”


苏木和江芷汐是一对地下恋人。

苏木可以说是当今模特圈里最耀眼的存在,不仅身材好,长相更是妖孽,略带混血的面容让他备受品牌金主的青睐,尤其是他眉眼中的淡漠清冷,深受女性的追捧。

江芷汐是一名化妆师,因为自媒体的迅猛发展,加上她微博上的化妆手法干货满满,也算是小有名气,只不过跟苏木相比不值一提。

故事需要从一年前说起。

江芷汐是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成绩优异,她妈妈早就给她安排好工作,并给她规划了接下来的十年:工作,相亲,结婚,生孩子。争取在她退休之前江芷汐能把二胎生完,好让她接下来有点事做。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她自然不会答应,于是在家里吵了个人仰马翻,很有骨气地拎起刚从学校拿回家的行李,踏上了北漂之路。

在她心里一直有个做化妆师的梦想,大学趁着空闲时间考下了资格证书,并且开了自己的美妆频道。这么多年也攒下了一点粉丝,更让她有了冲劲,她才不想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一辈子,整天围着油盐酱醋孩子的纸尿裤打转。

她盘算了一下,自己所有资金加起来不过两万块,在北京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城市自然是租不到什么好地界,于是拜托给大学时的学姐周嘉南,她在这个地方摸爬滚打了两年,有些人脉,而且热心,很快就给江芷汐寻了一个3500/月的住处,环境交通也算是合适,只是要与人合租。

想着两人一起合租安排的肯定都是女生,而且房东发来的信息写的苏沐沐,一看就是个萌妹子,还能一起做个伴,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可不曾想,当她前脚迈进房子,后脚就跟进一个推着五个箱子的,男人。

——

苏木也没料想到同他合租的是个女人,他拧了拧眉心,心里暗骂表哥不靠谱。

苏木的身世有点混乱狗血,简单来说就是他是个私生子,但是从来没去过父亲那里生活,他妈妈也是个奇女子,得知自己爱上的男人已婚,不哭不闹不声不响地断了联系,自己把苏木抚养长大。

还好苏木的姥爷开明,所以他从小跟自己表哥待遇一样,甚至因为他模样长得俊俏,更招人喜欢。前些年母亲去世,父亲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苏木的下落,想要上演一出父子情深,可苏木义正辞严的拒绝了,被找的烦了就离开从小生活的家乡,只身来到北京闯荡。

可是,却被自己最亲的表哥给坑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江芷汐打破了沉默。

“你是……苏沐沐?”江芷汐的脸上异彩纷呈,看着这个个子,也不太像故意穿成男装的女人啊。

“我是苏木。”他闭了闭眼,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我给房东打个电话,中间出了些误会。”

江芷汐看着苏木从泰然自若到眉头紧锁,心里也开始嘀咕,所以房东是写错名字了?又从上到下打量一番他的装扮,不像是缺钱的主,怎么也挤到这个地方了?

苏木显然不清楚签了合同交了半年租金,在没住的情况下毁约是要交违约金的,要是按平时来说他二话不说就给退了,不对,要是按平时来说他肯定不会跟人合租。可是当初他执意要来北京,姥爷断了他一切财路和信用卡,就连租房的钱都是表哥出的,他现在哪有钱再找房子。

苏木走过去,垂着眼盯了江芷汐一会,在盯到她心里发毛之前终于开口:“你能搬出去吗?”

江芷汐脑门上顿时出现一大串问号,“凭什么不是你搬出去?当时写合同的时候也没提过这些要求啊,更何况谁知道苏沐沐是男生啊,你这是诈骗!”

苏木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义愤填膺的样子十分头疼,他自诩不跟女人吵架,可没想到被扣上一个诈骗犯的帽子,心口冲出一团火:“行,不搬就不搬,那我跟你约法三章。”他坐到沙发上,双腿交叠,“第一,不许窥探别人隐私。第二,不许出现一切闲杂人等包括动物。第三,不许犯花痴。”

“哈……哈……哈,你还真把自己当明星了?谁会对你犯花痴,倒是你,不要耍流氓才对!”

江芷汐抓起行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卧室,还不忘用大声关门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苏木坐在客厅听着这些动静也气笑了,这个女人还挺不一样。

……

江芷汐怒气冲冲地收拾完行李,看了眼表已经下午一点半了,过了饭点再加上被一个孔雀男气,早就没有吃饭的兴致,她换了身衣服,倒头就睡。

等她醒来夜幕已经降临,房间里黑得不成样子。黑夜的笼罩让她感到很孤独,像是这个世界就剩下她自己一样,江芷汐抹了把眼泪,打开手机,已经晚上八点多。她没想到自己能睡这么长时间,而且今天一天她都没吃什么东西,早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

江芷汐打开送餐软件,高额的起送费和夜间配送费让她咂舌,毕竟刚毕业,在学校期间再怎么花钱也有人供应,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每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她只好穿上外套,准备下楼去买泡面吃。

可当她打开门,看见围着围裙的苏木,正往餐桌上源源不断地搬运着菜品,江芷汐顿时觉得他宛如天神降临。


虽然苏木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可自家姥爷是有名的淮南菜大厨,耳濡目染的自然也学会一些,尤其他的汤煲的一绝,就连吃遍了山珍海味的姥爷也是赞不绝口。

而且苏木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看起来高冷的能给人冻上,但内心很柔软。他在煮菜的时候想到中午那段插曲,觉得人家小姑娘也不容易,就准备了两个人的菜。

可当他再看见江芷汐的时候,心中的恶趣味又忍不住出来作祟。他故意没叫人,盛上一大碗饭,慢条斯理地动筷,眼神却不断瞟着对面,终于在看到她委屈的嘴都要噘到后脑勺的时候,把她叫过来吃饭。

苏木拿出空碗添了饭,放在他对面:“过来吃吧。”

江芷汐听到这四个字再也不顾及什么淑女品格,道了谢赶忙坐下吭哧吭哧地吃了起来。苏木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本来就不太饿的他,停下筷子仔细看着江芷汐。

刚睡醒的她脸上还带有睡出来的印子,皮肤细腻光滑,不施粉黛的她更像是一个未成年。尤其是吃着饭一鼓一鼓的腮帮子,跟自家侄女养的小仓鼠一样。想到这里,他重新拿起筷子,给她碗里添了一块排骨。

江芷汐见到落在白米饭上裹满了浓郁汤汁的糖醋排骨,抬起头,正迎上苏木的目光。他也不像之前那样强硬了,头发自然地垂在额前,稍微挡住一点眼睛。

她好像突然间吃饱了一样,硬着头皮吃完了剩下的饭,主动承担起收拾碗筷的工作。

——

一顿饭过后,他们两人也不像中午那样剑拔弩张,倒是心平气和地各自窝在沙发一角诉说着自己的事情。

江芷汐知道了苏木并不是空有满腔热忱来京闯荡,而是瞒着家里签约了经纪公司,做一名模特。

苏木也得知江芷汐并不像看上去那样软弱不谙世事,在了解她为了梦想放弃高薪Offer之后肃然起敬。

两人不知不觉有了惺惺相惜之感。

他们对日常生活各自需要负责的事达成了一致:苏木负责做饭,江芷汐则收拾共用区域。

而从那以后她才知道苏木的洁癖竟然如此严重。

在她擦了三遍地之后苏木才勉为其难点了点头,江芷汐松了口气,放下了准备捶掉他狗头的擀面杖。

反倒苏木的厨艺像是坐上火箭一样噌噌地往上升,才两个月时间江芷汐就胖了五斤。

她脚踩着体重秤欲哭无泪,质问凭什么苏木的身材还是那么好。苏木耸耸脖子,得意地说:“本少爷天生吃不胖,没办法。”并且在江芷汐准备动手打死他的前一秒窜进了自己房间。

相处时间久了,他们还发现彼此之间有相同的爱好,比如都喜欢追番剧,都喜欢看推理小说,就连电竞选手喜欢的都是同一个人。

其实有个人合租也不是没有好处嘛。

——

日子一天一天向前推进,苏木和江芷汐的事业也渐渐步入正轨。

苏木所在的公司虽然不大,但是偶尔也能接到一些大品牌的邀约,他出差出国的次数也多了起来。虽然他待在家的时间不算太长,但对自己的室友还是很够意思的,冰箱里备着可以直接热着吃的菜,并且还主动给江芷汐拉活,有时碰上不专业的化妆师,苏木都是打电话把她叫过来给他化妆。

慢慢地有人注意到江芷汐技艺精湛,而且结过账就走绝不停留在现场提一些无理的要求,表露欣赏,提出签约。

江芷汐的工作开始稳定下来,并且由于在频道和微博上做的彩妆测评很符合一众年轻人的审美,她自己也能接到广告和品牌私单。说实话她对苏木是心存感激的,如果没有他,她的路可能会很难走,正逢五一苏木生日,她便亲自挑选了一份礼物以表谢意。

到了生日这天,她打电话确认了苏木晚上会回来,就买了蛋糕,本来还想自己做一桌子菜,但在她差点把锅底烧漏之后就放弃了,直接定了苏木喜欢的淮南菜。

可她从六点钟一直等到九点苏木也没有回来,打电话也关机。菜已经快要凉透了,在她正考虑是现在热还是等下再热的时候,苏木开门进来,鞋都没换,踉跄着快步走向厕所。

江芷汐发觉出他的不对劲,也跟着过去,只见苏木拿着香皂用力地搓着手,原本纤长白皙的手已经通红,他大口地呼吸,像是要喘不过气,香皂被他掰成了两段他才停下手,转而用力撕扯着衣服。

江芷汐被他的反常吓坏了,伸出手触碰他,苏木却好像是受了惊的小兽,用力一挥,她没有站稳磕在了门把手上,刺骨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出声,而苏木听到她的声音也渐渐冷静下来。

他拉过江芷汐,白嫩的胳膊上蹭破了皮,还泛着血丝,他懊恼极了,刚准备道歉却听到江芷汐的声音。

“苏木,你怎么了?”江芷汐显然是没注意到自己的胳膊已经出了血,还在大大咧咧地揉搓。

苏木没说话,转过身看着镜子,两人的目光在镜中交汇,江芷汐注意到他眼下卧蚕红肿,像是哭过,但又好像没有。

过了许久,江芷汐才听到苏木嘶哑的声音:“今天出外景,我被带到一个房间换衣服,正准备脱,一个女人就进来了。”

这个半老徐娘挪步进来,直接搂住苏木,抚摸着他细长的手,还没等他反应她又向前探去,硕大的胸顶着他的后腰,同时嘴里还振振有词地说着:跟着我,包你红。

后来苏木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逃出去的,只记得场面一片混乱,他砸了很多东西,经理指着他说这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可他只想回家,嗓子里像是钻进一只苍蝇。

虽然他的话没说完,可江芷汐听明白了。性骚扰,这种事在职场上频频发生,更别提他还是一个演艺圈的新人模特。对于苏木这个心高气傲洁癖异常严重的男人来说,他能在她面前表现出这样一面,已经是很信任她了,她又怎能再揭他伤疤?

江芷汐退出去,进苏木的房间把睡衣拿给他,“先洗个澡,我们吃饭。”说完转身,带上门。她相信给他时间平静,用不了多久那个心比天高的苏木又会出现。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苏木洗完澡,套上自己的衣服,头发没擦干,还滴着水。他见客厅和厨房都没有江芷汐的身影,莫名有点紧张,他又向前走几步,正好和刚从房间出来的江芷汐碰上视线。

江芷汐慢慢走过来,拉过苏木的手递给他一瓶香水,“苏木,生日快乐。”

他知道这瓶香水,鼠尾草与海盐。苏木没有立刻收回手,两个人的手就在灯光底下交叠着。江芷汐见苏木没有动作,皱了皱鼻,她拔下盖子,往苏木胸膛上喷了几下,他们之间的距离瞬间充满了香气,含蓄又独特。

“这下就只有香水味道了,”她用力地嗅嗅,“还蛮适合你的。”

苏木低头看着江芷汐,水晶灯下的她明媚耀眼,尤其笑容挂在脸上,眼里闪烁着光芒,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的眼中像是有星辰大海。

他俯身抱住江芷汐,没感觉到她的挣扎,双手更收紧了一些。

江芷汐能感觉到现在苏木几乎全身的力气都在她身上,不知怎的,她有些呼吸困难,只有当她的胳膊也缠绕在苏木腰间才感到舒服了些。

半晌,她听到一声:“谢谢。”声音很淡却震耳欲聋。


过了这一天,两个人都选择性忘记这件事。只不过他们在家时间都多了一些,不同的是,江芷汐是所有美妆视频都已经发完,已经进入休息时间,而苏木则是被公司封杀。

但苏木完全没当回事,整天窝在家里研究做菜,还拉着江芷汐玩游戏。

正当江芷汐开始担心苏木未来的时候,微博上一个#寻找模特小哥哥#登上热搜,原来是苏木几个月前的一次走秀视频,那个时候公司也买过头条,只不过没掀起什么波澜,但是这次经过几个大V的转发,热度发酵得很快,甚至登上了榜首。

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眉眼冷淡,器宇不凡的模特。

苏木开始疯狂的收到电话,有原公司也有新公司联络他,他直接把原公司所有联系方式拉黑,而签约新公司的要求只有,一不能做任何他不喜欢的事,二帮他付违约金。

他选的新公司在业界很有名,并且老板也听说了他经历的那些事,嗤之以鼻,一再承诺绝不会再出现,并让公司律师团出动帮他打官司,事情圆满解决。

——

在苏木签新公司那天,江芷汐兴高采烈地为他庆祝,她买了很多酒和苏木爱吃的下酒菜,恰逢LPL总决赛,他们直接把茶几拉到一旁,再往地毯上一摊,专心致志看着电视转播。

在显示屏上出现胜利的字眼,他们激动地拥作一团。那天晚上,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是谁先吻上了对方。

等到有了记忆,江芷汐已经躺在苏木的床上,苏木一手半托着她,吻住她的唇,他的舌头轻轻舔过江芷汐的唇角,缓慢又温柔的吸允着她快要滴出水的唇瓣。

周围的温度陡然升高,氧气也愈发稀薄,江芷汐像一条溺水的鱼喘着粗气,苏木怜爱地看着她,两人的衣物悉数掉落,而苏木的双手也在她的身上点火,途经的地方寸草不生。

在突破最后一层屏障之前,他俯身在她耳边询问:“可以吗?”江芷汐没有回答,她紧咬着嘴唇说不出话,只好双手拉过他的脖子,像是无声的邀请。

第二天,江芷汐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用了将近五分钟时间才找回昨天的记忆碎片。她整个人窝在苏木怀里,两人不着寸缕,他的肩膀还存着她的指甲印。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承诺,而且身处大都市,就算是这种事也不用太过矫情,尤其对象还是苏木,想到这里她的心就像被扎了一下。过了慌乱的一晚,他们的关系又该怎么办呢?

苏木在睡梦中也感受到怀中人的不适,还以为是自己把她弄疼了,亲昵地揉了揉江芷汐的头发,随便穿了件衣服下床做饭。

江芷汐见他出去也随着坐起来,捡起衣服胡乱套上,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现在慌不择路,但残存的理智告诉她这样不对,可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她冲了个澡换上新衣服,出了房门。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她爱吃的红枣桂圆粥还有精致的小菜,而苏木坐在餐桌前,微笑着示意让她坐下。

江芷汐挪步过去,抬起头,也笑着对他说:“苏木,都是成年人,不用当回事。”嘴上虽这样说,心里却像是被捅了一刀。

她看着苏木嘴角的笑慢慢变僵,用他黑曜石般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你再说一遍?”

江芷汐没有说话,低着头,等着他的凌迟。苏木走过去,用昨天抚遍她全身的手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看向自己,“我让你再说一遍!”

她的眼泪不合时宜地掉下来,却瞬间扫清眼中的雾气,瞳孔聚焦在苏木脸上:“我说,一 夜 情。”

苏木点点头,放下手,向后退了两步,狠狠地踹倒桌子,碗碟噼里啪啦摔了一地,他连鞋都没有换,打开门走出去,随即换来的是巨大的关门声,在江芷汐心上狠狠一震。她看着一片狼藉,抱着腿哭出声来。

——

整整半个月没有苏木一点音讯,自那天以后他再也没回来过。

看着他们一起生活过的痕迹,江芷汐对他想念的思绪更深露重,每多待一分就更痛苦一分,正好最近有了工作,她索性搬到酒店里住。

化妆师这个行业很辛苦,经常凌晨三四点就跟着上妆,中间不断补妆,可能需要等到半夜才能收拾东西回家。工作劳累、饮食没有规律再加上被苏木养刁了的胃,就算定了外卖也是吃两口就奉献给垃圾桶。

这天,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工作,但突然感觉腹部胀痛,她以为是快到经期就没当回事,可没过一会儿同事发现她脸色发黄,出了一层虚汗,就快要站不住脚。

几个和她关系不错的同事让她坐下来,又觉得她病的实在严重,马上拨了120。想到她是外地的,举目无亲,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江芷汐用尽最后的力气,把通讯录滑到Z,示意让他们打给周嘉南。

江芷汐在麻醉剂的作用下昏睡着,却还是能感觉到有人把她体内什么摘除掉,虽然感觉不到疼,可是心却一抽一抽的痛。她无声呼唤着苏木的名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一切就已经牢牢绑在江芷汐的身上,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久到江芷汐把她和苏木的故事过了一遍,她才睁开眼,只看到白茫茫一片。消毒水的气味刺鼻的让她不自觉的想流泪,她用力闭了下眼,强迫自己咽下这种情绪。蓦的发现身边似乎有谁在盯着她,她费力地转过头,看到许久不见的苏木坐在她的床前。


苏木的头发乱糟糟的,眉头整个皱到一起,下巴也冒出青色的胡茬,整个人一脸颓然,没有往常的意气风发,她看不出他眼里是什么情绪,只是眼中的炙热灼的她生疼。

苏木这段时间过得很糟,在公司随便找了个地方住,就是不想回家,也不敢回家。在接到周嘉南的电话时候他像是快要窒息一样,慌不择路打车去了医院。路上才知道是江芷汐的同事打电话给周嘉南,可她正在外地出差,实在没办法赶回去,便想起给房东要苏木的号码。

他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手里紧紧攥着手机,这样身体才不会抖动得太厉害。虽然医生说是阑尾炎,做个切除就好,可他还是很紧张。

苏木想,他怎么这么混蛋,为什么当时不跟她说清楚呢?

见她转醒,苏木心头的石头才落了下来。刚做完手术不能进食不能喝水,他只能用棉棒蘸水点在江芷汐的嘴上,已经干涸的嘴唇这才有了色泽。

苏木的嘴微微扯开一个弧度,将她的头发绾到耳后,双手握着她的左手,“芷汐,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说清楚。那天不是酒后乱性,是蓄谋已久。

“我从很早以前就爱上你了,是你的一举一动让我存在有了意义,转圜了我对所有事都无所谓的态度。”他抬起头,看着江芷汐憔悴的面容,“如果你愿意,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就点点头好吗?”

从他的视野里,看他到江芷汐用力地点头,眼泪顺着脸颊浸湿了枕头。

黄昏揣着希望亲吻夕阳,而我只想让你依偎在我身上。

——

后来两人的事业都如火如荼地展开,苏木因为他独有的气质加上优秀的面容迅速圈了一大批粉,代言接到手软。江芷汐也不再给别人打工,自己创建了工作室。

只是苏木每一次说要公开,江芷汐都说再等等,她可不舍得苏木拿着前途去赌。

然而苏木觉得这是江芷汐不给他安全感,只能让她身体力行证明她多爱自己。

两年后,世界超模大赛。

苏木不负众望一举夺魁,国内外的媒体都在报道这个来自中国的模特。

他走向领奖台,深黑色的西装把他的好身材装点的一览无余。拿着奖杯,他对着台下为他欢呼的同僚和粉丝,用流利的英语开了口。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感谢公司对我的栽培。出道几年,我能拿到这么重要的奖受宠若惊。今后我会用更完美的方式去展现所有艺术家的作品,是他们赋予了模特的灵魂。”

他顿了顿,脸上瞬间充满了温柔,“最后,我还要感谢我的老婆,芷汐,我很爱你。”

江芷汐坐在家里沙发上,手抚着隆起的小腹,看着电视机里属于自己的苏木,甜蜜地笑了。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