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猫人
故事

短篇故事:杀猫人(上)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耳先生
2020-08-26 09:01


天近黄昏,四下无人,一只猫正窝在树下悠闲地晒夕阳。它的双眸湛蓝,雪白的毛发蓬松细腻,微风一吹,轻柔飘飞,让人喜欢得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一抱,放在脸上亲昵一阵。大树跟前有个人工水池,池里数条肥腻腻的金鱼摇头摆尾。白猫望着鱼发呆,闻着鱼腥舔舌头。

忽然,背后出现一个人,悄然靠近,面目狰狞。杀猫人怕动手的时候猫嘶叫,脱下外套后冲上去一把蒙住了猫的头部。猫在衣服里拼命挣扎,呼吸困难。杀猫人见猫越是挣扎,心中越是慌乱,一气之下,把包裹着猫的衣服高高举到后背,随后重重砸向地板。来回几下,猫彻底没了声息。

杀猫人打开衣服一看,猫已经七孔流血,湛蓝的眼珠子也已经被摔碎。歹毒的杀猫人仍觉得不解气,用脚狠狠踩住了猫头,最后弯腰揪住猫耳朵,用力一扯,硬生生把血淋淋的猫耳朵撕了下来。肉体撕裂的声音,猫鼻血呲溜喷入水池的声音,杀猫人牙齿摩擦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心惊胆战。

惨死的白猫被扔进了冰冷的水池里,鲜血染红了毛发,也在水池晕了开来。几条金鱼闻到血的味道后,纷纷惶恐逃窜。

随后,一场大火燃起,一阵噼啪声响中,花草树木风猫鱼水,画面里的一切,通通被熊熊燃烧,让人焦心,让人害怕,让人窒息。

最后,林洛在口干舌燥中猛然惊醒。

原来是一场梦。


从小到大,林洛都很少做梦,可一旦做梦,多多少少都会在现实里上演。这让他感到不安。睁眼看看班级四周,所幸一切安好。

林洛坐课桌前伸了伸懒腰,他的眼睛很小,容易聚焦,所以要尽量避开窗外明媚的阳光。阳光游离,在他染黄了的小卷发上调皮跳跃。台上讲课的声音忽然变得遥远,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响却异常清晰。一切都那么平常安逸,林洛心中却莫名感到不安,风中隐约弥漫着腥味。

虽然是做梦,始终没能看到刚才那个杀猫人的面貌。到底是谁呢?

一两年来养成的良好习惯,每次课堂上睡醒,林洛第一眼总会望向龙絮儿。这会她正低头整理发尾,林洛给她设计的中国风公主服看起来很合身,在特别有气质的五官衬托下,还真是格格范十足。

龙絮儿大腿上窝着一只白猫,毛发蓬松,此刻正酣睡。那是龙絮儿的挚爱。龙絮儿父母在她小学的时候不幸去世,整个初中幸好有这只白猫陪着。林洛也是特别喜欢这只猫,灵性足,双眸湛蓝得像两颗砖石,让人惊艳。

猫睡得很熟,可爱得让人心痒痒的。可是当下,林洛忽然想起刚才的梦,望着那只白猫,忽然感到一阵心寒,一个恍惚间,出现白猫七孔流血的错觉,心中猛然一惊。稍稍定了定神,呼吸不自觉急促了些,等错觉消失,林洛才些许平复。

林洛看着猫心里慌,转而看了看坐在教室门口认真做记录的陈辅导员。

陈导其实长得还可以,大学刚毕业,五官清秀,却非得带一副厚厚的全黑框眼镜,还留一头规矩的发型,为了照顾好这个班整天抱着厚厚日记本,操心劳累火急火燎,整一个小老保姆似的。刚开始她也不允许带猫进教室,后来混熟了倒好,每天都要抱一抱。

陈导似乎感觉到了林洛在看自己,望了林洛一眼后假装神情严肃,有了抬手想要打他的意思。林洛觉得好笑,冲她龇牙笑了笑,立马坐得笔直。

最近对面的本科院校师范系的学生,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交流活动,一个个跑到技工学校这边来上文化课。林洛想,送什么都行,别送文化课啊。在技工学校就读的学生,哪个不是因为当初成绩差,考不上高中才来这的。

当年大家一上文化课就打瞌睡。更何况,来上课的这帮高材生,水平真不怎么样。昨天那个红衣服陈师姐上课一半电脑死机,绿衣服罗师兄上一半直接改上自习,今天这个白衣服秦师兄更好,上一下卡一下,一卡就站在讲台上脸红,全班人都跟着尴尬。

龙絮儿觉得,还不如逗猫有意思,至少能乐呵笑会。林洛觉得,上这种文化课,还不如看龙絮儿有意思,至少能含情脉脉幻想会。

林洛无心听课,一想起猫的事,心里还是不舒服。他双手托腮思考了会,刚才的梦,貌似跟陈宫那句话有关系,莫非梦里那个杀猫人就是陈宫?

刚才下课十分钟,陈宫因为猫,和龙絮儿吵了一小会。

白猫很奇怪,任何人都随和,唯独每次见着陈宫,总会闷闷地低吼。陈宫心有不爽,怒视了猫一眼,碎嘴骂了几声。白猫似乎听得懂,叫声更大。

陈宫扬起手中削铅笔的美工刀,龙絮儿见状护猫心切,也跟着抬起手臂挡刀,惶恐皱眉看着对方:“你做什么呀。”

这刀最终没敢划下去,但陈宫还是要在嘴巴上讨便宜,弯起那三角形的眼睛斜视龙絮儿,嘴角上扬得有些恶心:“这猫肯定是公的,就是你老公。哈哈。”

龙絮儿被说的脸红无法还击,白猫更是来气,冲陈宫龇牙嘶叫,吓得陈宫赶忙跑开。更何况林洛也正往这边走。陈宫身高一米六,瘦小,比林洛矮了一个头,自知不是对手,只好一边走一边碎嘴骂猫:“畜生,哪天我一定要亲手宰了你。”

哪天我一定宰了你。

林洛觉得,一定是陈宫这句话,让自己做了噩梦。


上完课,林洛总是喜欢去自己的设计室待会。整个服装设计系也就他优秀到有这待遇。其实也就一废弃的教学楼,除了被学校用来摆杂物,还留个几个空教室给学生。设计室离教学楼有段距离,林洛倒是喜欢这份清净。

设计室里凝聚了他和龙絮儿多年的心血,还有他们的梦想。林洛只穿自己设计的衣服,包括龙絮儿后来也是,各种中国风。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创立自己的现代中国风潮牌,而龙絮儿最大的心愿就是创立自己的宠物服装品牌。

正当设计作品时,林洛收到了龙絮儿舍友发来的短信:快来小操场,白被杀了。

看到这个,林洛内心一震,不自觉爆了句粗口,梦境成真了!

赶到的时候,似乎所有最强烈的情绪已爆发过去,林洛望见龙絮儿把头埋在膝盖里,蹲在地上一动不动。她的长发散了一身落在地面,像是一只受伤后把自己保护起来的小刺猬。几位舍友在一旁安慰着她,空气中全是泪水的味道。

一旁的同学看了眼林洛,又看了看湖中泡在血水里的猫,如梦境中的画面一模一样。

林洛顾不上安慰龙絮儿,跌跌撞撞冲进湖里把血淋淋的猫捞起,出水那一刻,它的鼻孔还不停淌着血。有人轻轻啊了一声,猫碎裂的眼珠子,以及飘荡在水面的猫耳朵,让人不忍心多看一眼。

怕龙絮儿见到猫的惨状哭得更伤心,林洛脱下外套裹住猫紧紧抱在自己怀里。白陪了龙絮儿五年,也陪了大家两年,其中情感,一言难尽。

“林洛,白死了。我就说,我是扫把星,我是扫把星啊!克死了爸爸妈妈,也克死了白。”

龙絮儿眼睛鼻子哭得又红又肿,不知该怎么办,不停说些自责话。林洛看着心里特别难受,因为猫的死,更因为龙絮儿的难过,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想抱她,又不敢。

“谁干的啊,禽兽不如!”

“就是啊,真不是人,非得把杀猫的人找出来不可!”

林洛把脸一沉,无论是谁,一定不会让杀猫人有好下场!


女生们回去再宿舍讨论了一晚,第二天一上课,龙絮儿和几个舍友就把陈宫团团围住了。大家都觉得,陈宫的嫌疑最大。

林洛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坐在自己座位上观察陈宫的每一秒反应。

“说!白是不是你杀的!”

“你怎么这么歹毒啊!还是人吗你!”

“别跟这人渣废话了,走开,先废了他再说!”

舍友们话如连环炮,情绪激动,几位女生板凳都抄起来了,眼看就要砸下去。陈宫急忙推开她们,冲出人群远远叫喊,情绪却没有太大变化:“不是我干的,你们这群三八,说话要有证据。”说完他不自觉地一记冷笑。

龙絮儿走上前去,话还没说,眼泪先出来了:“就是你!昨天就是你说要杀了白的,大家都听到了!”

陈宫见对面一大帮人气势汹汹,不敢再对峙,碎嘴骂了几句,白了一眼她们后想要离开教室。碰巧,陈导过来了。

“怎么啦?”陈导见大伙神色不对劲,急忙问道。

“陈导,这人渣把白给杀了!”有人指着陈宫大喊。

“什么?”陈导很惊讶,说实话,她也是挺喜欢那只猫的,平日下课十分钟也会忍不住乐呵呵地抱一会:“陈宫,这是怎么回事。”陈导神色凝重地望着陈宫,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事,她自然是非常生气而且失望的。

“没有,不是我干的。”陈宫把头一扭,抿着嘴角翻白眼。

对于陈宫这种人而言,这是自然而然的答案。即便知道其为人,在同学面前面目可憎,在陈导面前不讨喜欢,可是陈宫一口咬死不是自己干的,大家都拿他没有办法。

陈导心里也不好受,叹了口气,过去抱了抱原地哭泣的龙絮儿:“哭出来吧,好受点。”虽然陈宫是最大嫌疑人,但是陈导毕竟是辅导员身份,关爱的是整个集体,不能把情绪和大家绑在一起,站在龙絮儿这边逼问陈宫,有失公正。

见场面一度僵持,为了不影响正常上课,陈导安慰了龙絮儿几句,叫陈宫和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待下课后再处理这件事。

林洛坐在座位上看着大伙吵得不可开交,由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觉得,陈宫绝对有问题。

像陈宫这种永远不肯吃半点亏的人,平日被多说一句都会跳起来反击。倘若真的是被冤枉的,到了这程度,暴跳如雷拿凳子跟一群女生对着干才是正常反应。而今天,太冷静了,多半是心虚才如此。

可是对方说的没错,没证据,又能怎样?虽然大家早就想围殴他,可总不能真的屈打成招吧。


林洛和龙絮儿几个人,晚上的时候来到小操场猫死的地方,点起蜡烛,为猫送行。

气氛悲伤,大家都不说话,把长明灯点燃后,轻轻推入水中。

“一路好走吧白,我会替你伸冤的。”林洛也是望着长明灯出神。

龙絮儿把半个头头埋进了衣领里,露出双眼,眼泪又下来了。她想起了父母死后,和奶奶与白相依为命的时光,以及白曾给她带来的那些快乐和力量。

林洛听她舍友说,猫出事后,龙絮儿和奶奶讲了很久电话,一直嘱咐奶奶要注意安全。她觉得自己就是扫把星,克死身边所有重要的人,怕奶奶会出事。

很早以前,林洛便想跟龙絮儿表白,设计好在最近一场重要的服装设计大赛中,领奖台上说出那些话。可是当下龙絮儿的状态并不好,他望着龙絮儿被烛火照亮的侧脸,目光凄楚,多么想过去告诉她:“你不是扫把星,你是公主,是天使,是我夜空中最亮的星。”

“我们一定要找出证据,让陈宫认罪。”有人说。

“对啊,一定要还白一个公道。”

“可是,怎么找啊。这附近偏僻,问了好多人都没有人看到,而且连监控都没有。”

“要不报警吧,过来搜集线索。”

“你傻啊,警察会因为一只猫过来吗。”

所有人又陷入沉思中。良久,林洛开了口:“大家都拍照了吧,相片发给我,我写一篇文章,发布到校园论坛去,大家也都转发一下,把事情闹大,给陈宫压力,他一害怕,说不定会管用。”

“对对对,好主意!”

回去后,林洛写了一篇文章,标题是:校园变态杀猫人,请你自首,为自己肮脏灵魂赎罪。

文章配上猫惨死的相片和生前一些可爱视频,在校园论坛一经发布,加上同学们的转发,事件瞬间发酵,引起热烈讨论。

林洛知道,陈宫这种不要皮不要脸的人,人言未必能让他觉得可畏,必须要找到切切实实的证据才行。把事情闹大有两个好处,引起学校重视,另外一点,人多力量大,总会有线索出现的时候。


不过短短几天,网上讨论的热度越来越高,甚至有往校外发展的趋势。这也是林洛他们愿意看到的。可是,陈宫那边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是意料之内。

周末的时候,龙絮儿几个舍友实在憋不住了,三五个人拿着家伙就堵在了陈宫宿舍楼底。因为是男生宿舍,宿管大妈不让进。不过上去也没用,陈宫周末两天根本不在学校。

这就奇怪了。

陈宫平日交际圈小,而且特别喜欢玩游戏。平时不要说周末,还经常逃课在宿舍玩游戏,早上起来牙都不刷,一玩就是一天。最近也没听说过他要回家,其实很多假期他都不回家,寒暑假永远是最迟离校,最早到校。

“陈宫会不会逃走,不回来了呀。”找不到陈宫,龙絮儿想回设计室待会。宿舍太吵了,平时自己就喜欢清静,这会情绪低落,更是往没人的地方走。林洛不放心,一心想陪着他。

“不会的,这破罐哪里还怕破摔。”林洛说道。不过,他也觉得陈宫这几天的行为有些蹊跷,大周末的,一个没交际,从来不外出活动的人,会去哪里干什么呢。

龙絮儿望向窗外,不再说话。刚好深秋,正是多愁善感的季节。往年这个时候,龙絮儿和林洛都会一起给白设计冬天的衣服,现在什么心思都没了。

其实林洛早就设计了几件,有衣兜的那种。龙絮儿怕冷,一到冬天手就特别冰。林洛想着给白设计了那款有衣兜的衣服后,龙絮儿可以把手放兜里,保证比任何暖手宝都要暖。可惜眼下这情况,林洛只好把全都烧了。

林洛想翻看下论坛,或者一些拍的照片,看有没有什么思路或者线索,再来和龙絮儿讨论下案情之类的。哪怕讨论下服装设计也成,总比这样死气沉沉的好,四周安静的连窗外落叶飘动的声音都那么清晰。

可看着沉默的龙絮儿,林洛还是决定不再说话,免得她心更烦。林洛真心想讲两个笑话,能逗到她像往日那样甜甜地笑,想来想去,还是算了,藏着难受的心,默默转身看看自己的作品。

省里组织的,每两年一次的全国性服装设计大赛,眼看就要到比赛时间了。为了这场比赛,林洛足足准备了两年的时间,在这件作品上花费了不知多少日日夜夜和心血。可是这节骨眼上白出了事,像是一泼冷水凉了热血,再重要的赛事似乎都值得被放下来。

“白的事放一放吧,很快就要比赛了,我不想你因为我而分心,毕竟这场比赛对你来说太重要了。”龙絮儿勉强挤出笑容,告诉林洛自己没事。

“不怕的,作品基本完成了。我一定会给白一个公道的。”林洛说道。

“你们在呢。”忽然有人推门而进。是陈导。


见陈导过来了,两个人都站起来打了声招呼:“陈导。”

陈导扶了扶厚厚的眼镜,皱下鼻子后又抓了抓脑后勺的头发,复杂的神情中带着些许尴尬:“那个,坐下来吧,有事找你们聊聊。”

“杀猫人的事调查得怎样?。”陈导问道。

“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龙絮儿失落地说。

林洛想开口,又停了,像是有些自责。

“你们在网上发的帖子我都看了,包括里面的评论。说实话,你们也知道,我也特别喜欢白,白被残忍杀害了,我和你们一样难受,也想快点找出凶手,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陈导顿了顿,说:“可是... ...”

听到可是两个字,林洛和龙絮儿一同望向陈导。要知道,可是两个字一出现,转折过后的内容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也很为难。学校昨天找我,希望我能跟你们沟通一下。杀猫事件被你们传上网络后,传播迅速,事态甚至有些变了味道。学校怕这么发展下去,局面难以控制,对学校,对你们,都会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通知我过来告诉你们,把帖子删了。”陈导最后几个字说得很小声,特别没底气。

听到删了这两个字,林洛和龙絮儿双双瞪大了眼珠子,也吓到了陈导,使她惊慌结巴。

“学校不是应该支持正义,打压邪恶才对吗?”林洛神情严肃,语气里每个字的温度都高得烫人。

龙絮儿听到删帖子,心里也是很不舒服,可是并不好意思逆陈导的脸面。陈导是她读书以来,遇到过的少有能和学生打成一片,真心一切为了学生的好老师。她也知道陈导有难处,内心开始矛盾。

林洛不肯让步,陈导也不忍心再为难:“那你们看着办吧,尽量,尽量把事态控制住。”陈导知道,这些话都是空话了,他们两能控制什么呢:“我本来应该和你们一同调查这件事的,可是... ...希望你们谅解我的处境。”

林洛怕这事再聊下去,龙絮儿心烦,转开了话题:“那个,陈导,你过来帮我看一下参赛的作品,还有些细节部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陈导转身走向林洛苦心设计的作品,真心被惊艳到了。

眼前挂着一件设计精巧,手工精致的黄袍,色泽饱满,婀娜神秘。让人瞳孔放大的是,黄袍并非龙袍,而是九凤齐鸣的凤袍。

“林洛,这真的是你创作的吗,我真的... ...小伙子你可以嘛。”陈导惊艳得说话都不利索,目不转睛地盯着九凤黄袍。

“你看,这个部分... ...”

事情说到一半,龙絮儿的手机响了。是一条邮件通知提醒。

龙絮儿点开来一看,让她大吃一惊。

“你们,你们看,不知道是谁给我发了一封邮件,好像是杀白的凶手。”

一听到这个,两个人赶紧围到了手机屏幕前看内容。

“龙絮儿同学,您好!对于猫的离世,我深感抱歉。这是我的过错,也是我做过的,最愚蠢的一件事。对于猫的离开,给您带来的伤痛,我再次诚挚地向您道歉,恳求您能原谅我。只要您能接受,把网上的帖子删了,让这件事告一段落,无论多少钱,回复我一个数额与账号,我都会赔偿您!对不起!”

林洛赶紧查看发件人的详细情况,发现这是一封匿名信件,而且用的是虚拟账号,无法得知是谁从哪里发过来的。

从内容来看,这人渣根本就没有站出来道歉认错的打算,而是想通过赔钱私了。看到这个,龙絮儿和林洛简直气炸了。

“你们怎么打算?”陈导尝试性地说了下话,话音未落,龙絮儿的吼叫直接把话腰斩。

“不!不可能!”声音太大,龙絮儿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她感觉自己有些失态,立马转身面向窗外,止不住抽泣的同时,肩膀颤抖。

“我们要的是让白可以安息的公道。”林洛拿过手机,回复了对方:“校园变态杀猫人,请你自首,为自己肮脏灵魂赎罪。”

邮件发过去后,对方再也没有回复过。

陈导见他们情绪波动较大,只好先回去,等他们冷静下来再讨论这件事。

陈导走后,林洛除了气愤之余,也开始思考。这封信,绝对不是陈宫写的。

就他那三句不离脏话的说话本事,不可能造出那些词。另外一点,假设白真的是陈宫杀的,他也绝不会选择赔钱。与金钱跟命相比,尊严和灵魂根本不值一提,这才是陈宫会干的事。放战争时期,最容易当汉奸的也就是这种人。

凶手不是陈宫,又会是谁呢?可是,凶手不是陈宫,他的言行为何又会如此反常呢?

不过无论怎样,凶手选择主动发邮件过来要求删帖子,说明对方害怕事情闹大。然而,对方不是选择公开道歉,反而是想用金钱了事,说明凶手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行为的恶心。越是这样,林洛他们就越是气愤。

林洛决定继续利用舆论的力量给凶手施压,又发了一封邮件过去:“三天内如果你不现身道歉,我将联系记者进一步报导。”

对方依旧没有回复。


陈宫消失了两天,星期一还是按时出现在了教室里。一出现便又被女生们团团围住。

“说,这两天逃哪去了!”

“肯定是心虚了呗!”

“快点跟龙絮儿道歉,再不老实点,信不信老娘明天就叫人把你这畜生的手砍下来!”

面对女生们的逼问,陈宫依旧毫不在乎,冷笑一声后说道:“一群傻X。老子再说一遍,不是老子干的!有本事就去找证据证明是老子干的,找不到就自己一边玩毛去。”

大家被气得脸都绿了,可真拿不出证据,也是无可奈何。

林洛觉得,这事多半真不是他干的。但为什么被冤枉了,就是不急眼呢,陈宫应该把天掀翻了才对啊。

忽然,林洛的手机响了。是一条邮件通知提醒。林洛赶紧点开,惊讶地发现是凶手发过来的。

“林洛同学,您好!我知道,在追查我的事情上,一直是您在努力。我已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真心希望您能原谅。省里的服装比赛在即,您的作品九凤黄袍,尚不完美,与追查我这件事相比,比赛才是头等大事。另,只要您们能答应我不再让事情恶化,删除帖子,我愿意在您们提出的金额上,翻一倍。恳请您们能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看到这条信息,林洛彻底呆住了。不是开心凶手害怕了,也不是气愤凶手死性不改,而是邮件的内容让他慌了神。

知道他在查凶手的人很多,知道他要参加比赛的人也很多,但是知道他参赛作品的人,也就只有龙絮儿和陈导。作品除非在正式比赛,登台亮相那一刻会向世人展示,选手们为了防止被抄袭,都非常注重保密工作,林洛更是如此。

林洛相信,龙絮儿和陈导是绝对不会把自己创作的作品告诉其他人的。可是凶手又是如何得知的?连细节都掌握得一清二楚。想到这个,林洛不免有些寒心。

难道,杀猫人是... ...陈导?

不可能的,林洛实在无法相信。

忧心忡忡之时,上课铃声响起,不久,陈导和上课老师也随之走上讲台。

林洛注视着陈导的一举一动,每一个神情和眼神的变化,他都格外留心。刚才发邮件给自己的人,会是陈导吗?

陈导和往常一样在讲台指点江山:“同学们,大家一定要认真听课。你看啊,重点院校师兄师姐们过来给我们上文化课,机会真的很难得,大家一定要把握... ...”

陈导在台上讲话是那么自然,毫无异样,面对全班同学,面对龙絮儿,甚至面对自己,也没有一丝陌生。陈导还是那个陈导,林洛完全无法想象,她就是那个残忍的变态杀猫人。

“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你看啊,昨天给我们上课的陈师姐,年年拿高额奖学金,还有那位罗师兄,省作协会员,写作水平一流的,还有接下来给我们上课的秦师兄,哦对了,恭喜秦师兄,最近被市里评为了年度杰出青年,接下来也将代表市里去参加全国性的... ...”

林洛坐在座位上,感觉陈导讲话的声音越来越遥远,耳边忽然响起风声,风里飘来了腥味。他无法理解,陈导会出于什么理由杀了白。当然,他更无法接受,陈导就是杀猫人。林洛坚信,陈导不可能是杀猫人,一定是凶手在栽赃。

只是,自己保密工作绝对到位,凶手到底是如何得知自己作品信息的?


趁着下课,林洛把龙絮儿拉到了一边,并将邮件给她看了一遍。

“你是怀疑,凶手是陈导?”龙絮儿看到邮件内容的那一刻,同样惊讶无比:“不可能的,不可能是陈导干的。大家都看得到,陈导平时也是很宠白,又怎么会那么残忍呢?为什么呀。”

“不,我坚信陈导不可能是凶手。”林洛把手伸进裤兜,自从初中毕业后,他一直在穿自己设计的中国风,多年下来,身上那股正气更足了:“很明显是有人栽赃,直截了当把我作品信息透露出来,不是太明显了吗?”

“是呀。”龙絮儿始终无法接受:“可是,凶手怎么会知道你的作品信息呢?陈导做事细致严谨,也是不可能告诉别人的。”

“我也感到奇怪。”下课期间,人来人往,林洛透过教室窗户盯着陈宫看。

“如果是栽赃,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龙絮儿也扭头看向陈宫,虽然觉得不太可能陈宫有这栽赃的能力,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会不会是陈宫?”

“陈宫怎么可能知道我的作品情况呢。”林洛觉得荒谬:“有了,我们试试不就行了。”

林洛拿出手机,回复了邮件:“请三天内现身道歉,否则我除了联系记者,还将发起全校倡议,联名要求警察介入调查。”

当时是下课时间,陈宫正趴在自己座位上睡觉。人来人往,林洛他们就这么认真地盯着陈宫。看样子他睡得很沉,张大了嘴巴流口水,牙齿被烟熏得又黄又黑,隔着玻璃看画面都能想象出那嘴巴的臭味。

大概过了五分钟,邮件来了。

“既然如此,我已无话可说。你们想要毁掉我的前程,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如果明天你们还没有删掉帖子,选择赔钱私了,后果自负。”

龙絮儿一看这内容,没想到对方不但不知悔改,还用威胁的方式回应,红着眼睛转身走到栏杆边上,被气得说不出话。她觉得白死得真冤啊。

林洛也是气得直咬牙叹气。没想到对方想要来硬的,转而又想,更好。虽然自己从小到大并不是那种江湖战场中混大的人,但心中也是倚剑走天涯,刀剑对刀剑,谁怕过谁。林洛拿起手机直接回复过去:“来吧人渣,随时奉陪。我迟早会把你揪出来!”

两个人被气得不轻,都不再说话。

等稍稍平复下,林洛才开口:“至少可以确定陈宫不是凶手。”

林洛和龙絮儿刚才一直盯着陈宫看,直到收到信息,陈宫睡得跟猪一样,除了起起伏伏的呼吸,丝毫没有动静。

虽然放了狠话,我在明敌在暗,局面还是很被动。下一步该怎么办,林洛也没有头绪。凶手越是害怕把事情闹大,他们就越是要这么做。也只能这样继续施压,然后等,等杀猫人露出马脚。

龙絮儿一直望着远处的高山与深林不说话。她今天穿了林洛设计的旗袍,面料用的是棉提花,雪白,质朴,配上及腰长发,恍若民国女子。林洛望着她的侧脸,突然发觉她的眼神特别复杂:“林洛,如果凶手真的是陈导,我们该怎么办?”

龙絮儿原本以为林洛会像自己这般为难,然而林洛几乎是抢答的,语气坚定有力:“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听到这个答案,龙絮儿依旧没有回头看林洛:“还记得我们跟陈导拳头对拳头,说下的那些幼稚话么。”

“记得,友谊深厚,情比金坚。”

上学期末考完试,大家出来聚餐放松,中途玩疯了,有人跑去买来啤酒。谁知陈导酒量奇浅,半瓶啤酒下来就脸红踉跄,硬是拉着同学们要拜把子。酒后吐真言啊,陈导对大伙的这份感情,也是有目共睹。

龙絮儿长长叹了口气。

“你觉得陈导可疑?”林洛有点听不懂这声叹息。

“不,我深信陈导不是。但我担心陈导是。”

林洛懂得龙絮儿的矛盾与脆弱,她害怕,害怕身边所有重要的人一个个离开,所有重要的东西一个个消失。

良久,龙絮儿转向了下一个话题:“这次省里的比赛,听说国内权威专家大部分会到场,除了国产大牌,一些国外大牌也会观摩物色新人,很不错呢。”

“听说是吧,如果能赢下这场大赛,等于越过了一道龙门。”

“离比赛,还剩一个星期了吧。”

“嗯。”林洛感觉话题不太对劲,猜到了龙絮儿想要表达什么,把话抢先说了:“作品已经完成了,没关系。”

龙絮儿突然把头扭向林洛,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她的眼神里有光芒,却不那么闪亮,像是躲在薄薄云层里的星辉,辨不出羞涩还是畏惧。就这么一直盯着看,搞得林洛很不自然,不停变换站姿和手的位置去缓解紧张情绪。

“林洛,谢谢你。”

像是经过操场时,突然飞来的篮球。这话让林洛猝不及防,一时间竟然红着脸口吃起来:“这个,什么,为人民服务嘛,不是,那个... ... ”

龙絮儿噗嗤一笑,弄得林洛更尴尬了。

不过,这是龙絮儿自白出事以来,第一次笑。林洛再次见到那脸上绽放的笑容,心中的大石减轻大半。林洛觉得,只要能看到她笑,一切都那么值。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一场无法挽回的灾难,如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捕食猛虎,正悄然靠近。

未完待续
今晚八点准时更新下篇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