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猫人
故事

短篇故事:杀猫人(下)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耳先生
2020-08-26 20:00

前情提要请点这里↓↓↓

这段时间和龙絮儿聊完天,躺在床上入睡前,林洛都会不停翻看手机里保存的相片,仔细研究每一处细节。可是看来看去,依旧一无所获。

林洛初中时候很喜欢看侦探类的动漫,也算是了解过一点点犯罪心理学。他始终在想,杀猫人为何会把白的耳朵扯掉。如果是单纯为了解气,把猫的脑袋砸碎不是更解气吗?为什么要那么费劲,扯下猫耳朵?林洛觉得,这个扯耳朵的举动,必然如动漫里描述的,藏着凶手某些不满和心理的扭曲。

众多照片中,有一张引起了林洛的注意。是一张龙絮儿握住白的爪子的特写。

多看几眼,感觉这爪子似乎有些异样。白很爱干净,平时龙絮儿也每天都会给它洗澡。尤其是指甲,隔几天就修剪一次。可是照片里白的爪子指甲尖上,似乎有些东西。

手机像素不好,看不清是什么,放大后更是模糊。难道是白被杀害时,剧烈反抗,抓伤了凶手?当然,花草树木,泥土,甚至自己的皮毛也是有可能的。猫已经火化,仅凭这点模糊的东西已毫无意义。就算没有火化,也不可能叫警察过来验DNA吧。

看到深夜也毫无头绪,林洛倒头就睡。他想,还是明天再去现场看看吧,说不定有什么发现。

第二天,林洛趁上课前,去了一趟案发地。而即将抵达时,忽然发现那里有人。

陈宫?他在那里做什么?林洛赶忙躲起来。

陈宫看起来很紧张,时不时抬头看看四周,更多时候,低着头来回走动,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树底下,花带边,水池边,白死的那一带,他来回扫描了三四趟,甚至卷起裤脚,下水池走了几圈。

这陈宫鬼鬼祟祟的,到底在找什么?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陈宫什么也没有找到,三步几回头地离开了。

林洛感到奇怪,趁对方走远,赶忙过去查看究竟。来回走了几圈,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这行为未免让人生疑,陈宫跟这件事到底有没有关系?他现在甚至有这样的假设,会不会是团伙作案,杀猫人,不止一人?看来,陈宫的嫌疑还不能完全洗清。

正思考,上课铃声响起,避免迟到,林洛赶紧朝教室赶。

迟到的人挺多,大家都匆匆忙忙往教室赶。走廊上的不远处,林洛看到抱着书,同样匆匆赶忙教室的陈导。

林洛的视线在赶路的,来回移动的人群中穿梭,不自觉地盯紧陈导的背影。忽然,看到陈导衣袋里掉下一张纸条。

林洛赶忙跑上前,纸条在同学们的脚下飞来飞去,好不容易才被逮着。想要把纸条还给陈导,一起身才发现,陈导早已进教室了。

林洛打开纸条低头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是一张,狂犬疫苗注射单。


狂犬疫苗注射单上写着陈导的名字,注明了注射日期和次数。从日期上看,第一次注射时间,是白死后的第二天。更重要的是,病情描述一栏中写得很清楚,被猫抓伤。林洛看了看落款处,盖了H城防疫医院的公章。

这段时间也没听陈导说过被猫抓伤咬伤,这注射单是怎么回事?

林洛并没有把这单子拿给任何人看,包括龙絮儿。他想再进一步确认清楚。林洛想,即便杀猫人真的是陈导,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呢,又或许背后另有故事?这都有可能。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前,应当越少人知道越好。

今天下午放学后,按照学校规定,所有辅导员都要集中开会。林洛想趁这空隙,去陈导的宿舍看看能否找到其他证据。

其实林洛也很揪心,毕竟现在这么多证据对陈导不利。他这一行动,是想去找出陈导绝对不是杀猫人的铁证。

辅导员的宿舍都是单间,之前帮陈导拿东西,曾告知藏钥匙的地方。让林洛惊讶的是,陈导竟然没有换地方。拿到钥匙那一刻,林洛半空停了一下,内心竟然稍许宽松些。

光天化日之下干这种事,还是第一次,林洛紧张得不行,每一种细微的声音都扯动他的神经。他怕陈导突然回来,所以动作要快,不然很尴尬。

陈导平时大大咧咧,房如其人,东西堆得到处都是。桌面放了好几本日记本,陈导每天都会抱着的那种,翻来看看,全都是班级管理的常规工作记录,事无巨细,无论是植物多久浇一次水,还是讲台该如何拜访,相当用心。房间很小,一张床,衣柜和书桌,还有就是卫生间,都是些凌乱的生活用品,看来看去都没有什么发现,林洛只好准备离去。

刚想走,陈导进来了。

见到林洛,陈导很惊讶:“林洛?你怎么过来了。”

林洛被吓一跳,小眼睛陡然一睁,幸好撑开了也很小。怕对方感受到自己心虚的一面,故作镇定说:“突然有灵感,想找你聊聊,过来才发现你开会了。你的门没关。”

“噢,老忘记。”陈导刚洗完手,衣袖还没放下去,随手抽了几张纸巾把手臂上的水擦干净:“有什么灵感?说来听听。”

林洛盯着她的手臂看,内心咯噔一下。

陈导的皮肤白嫩,手臂上有几道痕清晰可见。那痕长七八公分,三道,很明显是抓出来的。至于是什么抓的,林洛不知道,不想问,也不想往下猜。这几道痕像是个无底洞,林洛恐高,看一眼都心慌。

陈导也看到了林洛在盯自己的手臂看,脸上忽然露出了尴尬的笑容,赶忙把衣袖拉下来挡住手上的抓痕:“嘿,发什么呆呢,说说什么灵感。”也是这个尴尬的笑容,让林洛内心更加慌了。

林洛回过神,随便说了些胡诌的话。说话期间,满脑子都是白的死,龙絮儿的眼泪,狂犬疫苗注射单,还有手臂上的抓痕。还有一些和陈导一起的开心的点滴。

实在没办法聊下去,林洛找个借口离开了。

他把注射单紧紧攥在衣袋里,心里开始忐忑不安。邮件可以是别人发,作品信息可以是无意间泄露,那这狂犬疫苗注射单和手上的刻意回避的抓痕,该如何解释?难道陈导真的是杀猫人?

林洛没有把注射单拿出来对质,他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至少陈宫的嫌疑还没有洗清,这事背后肯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不能这么莽撞。

天色黄昏,起了风,林洛把头埋进黑色高领外套里,逆风而行。


林洛把龙絮儿单独约到了宿舍楼底,将狂犬疫苗注射单和刚才抓痕的事告诉了她。

龙絮儿接过皱巴巴的注射单,看着上面陈导的名字,觉得那么刺眼刺心。拿注射单的手停在半空二十来秒后,她把注射单还给了林洛,咽了口唾沫,扭头看远方的同时整理情绪:“陪我走走吧。”龙絮儿感觉有些心累了。

林洛没有说话,紧紧跟在身旁。

晚风寒凉,两个人就这样没有说话漫无目的地走。龙絮儿把手抱在胸前,林洛望见风吹起了她的长发飘逸,吹过那白皙的脸庞和耳朵,吹过她那让人心疼的黑眼圈。

林洛想过一万种表白方式,思考过一万种表白的情景。开心的时候可以,生气的时候可以,平静的时候可以,激动的时候也可以。但是林洛觉得,唯独脆弱的时候不可以。就像现在。他知道龙絮儿此刻是最脆弱无助的时候。他可以爱她,陪她,为她做任何一切,但是绝不能趁虚而入。

“林洛你知道吗,我最近在看心灵探索方面的书。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跟世间上的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件事物,跟任何一件事,都是有缘分。有些东西有些人,离开了,无论是什么方式离开,都表示缘分尽了。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嗯。别想太多了,万事有我呢。”林洛不知道该怎么答复,可能白的事,龙絮儿不想再追究下去了。就像她说的,相信陈导不是,但是害怕陈导是,害怕那种重要东西一点点离去的滋味。

龙絮儿累了,说实话,林洛也是累了。他感到烦躁,对这猫捉老鼠的游戏烦透了,感觉自己像是被蒙在鼓里玩弄的猴子,凶手躲在黑暗中嘲笑,让人气愤。林洛真想找个沙袋,带上拳套,想象凶手就在沙袋里,一拳又一拳地把凶手打到头破血流。

不知不觉,两个人竟然走到了小操场附近。林洛怕故地重游,龙絮儿伤心,抬头朝案发地看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在那里。林洛赶紧示意龙絮儿躲起来。

是陈宫。

陈宫和上次一样,又出现在了那里,依旧是鬼鬼祟祟,时而探头看四周,时而来回走动埋头寻找什么东西。他到底在找什么呢?林洛认定,陈宫三番几次出现在白死的地方,绝对有问题。

龙絮儿看到后也是惊讶,想要冲出去质问。林洛何尝不想出去揪住他暴打一顿?可还是把龙絮儿拉了回来。林洛知道要沉住气,如果现在冲出去,陈宫不但什么都不会说,即便有什么事,也可能打草惊蛇,毕竟自己手上没有任何证据。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等陈宫找到什么东西,然后突袭。

然而陈宫跟上次一样,懊恼着空手离开了。

林洛原本就被陈导这边的情况弄得心情不好,陈宫这怪异的举动又让他摸不着头脑,更是像憋大的皮球,又找不到出气的地方,只能一股气堵在体内,难受至极。

龙絮儿也是感到疑惑:“陈宫这是干嘛?”

两个人想趁陈宫离去,再上前检查案发地有什么问题,刚踏出几步,电话就响起,是班里同学。

“老洛,你在哪呢!赶紧过来啊,你设计室着火了!”


赶到的时候,林洛望见的是设计室火苗冲天,浓烟滚滚。设计室外有很多人乱成一团,同学们跑来跑去,像是蚂蚁窝被踩后骚乱的蚂蚁。林洛听到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空气中飘来布匹的焦味。

“林洛!你去哪了!你设计室着火啦!”

林洛一动不动呆立原地,脑子一嗡,耳鸣严重。有那么几秒,再也听不到声音,只看见被火苗映红的世界,和眼前同学因焦急而扭曲的脸。

再次恢复听觉,林洛撒腿就跑。

厕所在另外一边,那边才有水。他一路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心想,九凤黄袍,完了。

厕所很久没用,水量小,几个人堵在那里装水,半天才装一点。林洛顾不上那么多,抢过桶就往设计室跑,太急,跑到的时候,桶里的水已经没了。

林洛就这样看着眼前的火光,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单手叉腰,另一只手不停摸后脑勺,小碎步来回走动。

他望着那越烧越厉害的烈火,仿佛看到了九凤黄袍在跟自己告别,急得差点流出眼泪。

不知道为什么,林洛突然想起那天做的梦,梦里白被杀害后,也是一场大火将自己烧醒。一切冥冥中,好像真的有宿命。

林洛怒火直烧,一咬牙,将桶高高举起后重重砸下:“草!不救了!大不了重头再来!”林洛血性浓,从小到大,他就没有用眼泪解决问题的习惯。

回头看看龙絮儿,蹲在地上埋头哭泣:“我就说我是扫把星,对不起,对不起... ...”

林洛一步步走向龙絮儿,他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一刻就是他最想做点什么的一刻。林洛将龙絮儿一把拉起:“你没有对不起谁。没事,死不了。”

龙絮儿依旧泪眼婆娑:“对... ...”林洛没让她再自责下去,这一刻,他只想成为她不会再失去的全世界。

林洛深吻下去,身后火苗轰烈,灰烬漫天。

这个表白够直接了,不用什么仪式,不用什么山盟海誓,不用什么问句考验。两颗原是一起的灵魂,早该一起。

“林洛,怎么回事?”陈导听到消息后,终于焦急赶到。

“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林洛把龙絮儿挡在身后。

“我这也是刚到啊。”陈导焦急地往设计室看:“愣着干嘛,救火啊!”

“别装了,都是你策划的吧。”

“说什么呢。”陈导疑惑。

林洛就知道她不会轻易认罪,用力扯过陈导手臂,挽起袖子:“这抓痕是怎么回事!”

“啊,痛,放手!”陈导把手缩了回去,神色尴尬地慌忙放下衣袖:“这个是... ...”

“怎么,说不出来了?这个就是你杀白的时候,被抓伤的。”

听到这话,陈导呆住了,神情严肃,从急促的呼吸看得出,她很生气:“林洛,你居然怀疑我。”

林洛拿出狂犬疫苗注射单,用力甩到陈导跟前;“那这个又该怎么解释!”

陈导拿起注射单,张大嘴巴说不出话,喉咙打结卡了几下后,愤然地说:“行,兔崽子我告诉你。我手臂上的抓痕,是我男朋友睡我的时候抓的!清楚了吗!还有,我从来没有打过狂犬疫苗,这单子我更不知道你是哪里搞出来的!”

“你不知道?上面盖着公章呢。”

“你这个时候犯什么浑,去医院查一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啊!”陈导感觉自己要被那小子气晕。

林洛龇牙用力拍了下额头,犯起浑来,智商降低,这都没想到。

而去医院一问,终于把杀猫人顺着线索揪了出来。


林洛和龙絮儿找到医院工作人员,确认了好几次,医院也是明确表示,单子是伪造的。

上面的单号是另外一个男患者的信息,而且,根据上面的注射日期,当天那位医生没有上班,也就是说,日期也是伪造的。凶手捡来一位男患者的单子,把名字和日期都改了。

“可是,上面盖着公章啊。”林洛问道。

医生扶着眼镜看了好几遍,又拿来其他单子对了对,惊讶地说:“这公章也是伪造的,哎呀小同学,这可是私刻印章,得报警啊。”

龙絮儿一听到可以让警方介入调查,凶手很快就可以被绳之以法,非常开心。林洛没有再跟医生聊下去,拉着龙絮儿离开了。

林洛的意思是,不能选择报警先。他打算自己再查一查。如果警方介入调查,人很可能被警方带走,完事对方害怕,一溜,事后找不找得到凶手都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憋着一股火,一定要自己查出来,然后打一顿再说。当然,这话不能让陈导和龙絮儿知道,不然打不成。

回去后,林洛支开了龙絮儿,径直朝监控室跑去。

林洛想起注射单是从陈导衣兜里掉出来的,如果是被人栽赃,很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当时人来人往,凶手极有可能混在人群中,趁陈导赶着上课塞了进去。

监控室保安林洛平时混的熟,加上事发不久,录像很快就被调了出来。

经过一秒又一秒的仔细观察,终于,林洛注意到了栽赃的凶手。

那会人来人往,凶手走得快,加上林洛当时一心只关注着陈导,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凶手。凶手低头前行时,故意贴近陈导,经过陈导身边一刹那,将单子塞了进去。单子塞得浅,没走几步就掉了下来,被林洛捡到。

放大后确认了好几次,终于能肯定,那个人便是陈宫。

掌握了这个证据,林洛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可是并没有开心太久,转而思考,不对,凶手不止陈宫一人。

那天发邮件,陈宫一直在桌子上酣睡,回复林洛的那个人是谁,到底是谁出手杀了白。一连串的疑问,相信都能在陈宫身上找到答案。刚好,上次欺负龙絮儿的账还没找他算,这次可以一块收拾了。

出了监控室,林洛给兄弟打了电话。兄弟听到后,知道有事情可以搞,非常兴奋:“好的洛哥,十万援军立马就到。对了,要不要带家伙?”

“要。”

“得嘞。”


林洛没有带人直接冲宿舍,毕竟演的不是古惑仔,不用叱咤风云。事情闹太大,龙絮儿会知道,陈导也受牵连。交待两位强壮的兄弟,直接把陈宫连拖带夹弄到小操场解决。

“林洛,不是,洛哥,什么事呢现在,好好说话好好说话。”陈宫被几个人拖过来扔地上,看到一群人带着家伙围过来,立马就怂了。

林洛不说话,拿出蝴蝶刀开始耍。设计没灵感的时候,林洛就喜欢拿出蝴蝶刀来回耍,后来参加省里花式蝴蝶刀大赛,还得过奖。

陈宫看着这明晃晃的刀子,吓得连连后退。

林洛等这一刻都等得不耐烦了,多少个晚上想起龙絮儿哭的样子,想起白,想起自己抓不到凶手那些堵在胸口的气,还有想起自己的九凤黄袍,所有情绪如火山爆发。他脱下外套,问的心思都没有,凝眉露出紧咬的两排牙齿,上去就是一拳。

这一拳下去,陈宫红红的鼻子顿时鲜血直流,眼冒金星的同时五味杂陈。林洛起身做出迈克的经典动作,这拳打得,爽!

随后过去又是一脚,踢到陈宫的小腿上,痛得他嗷嗷叫。其他兄弟安耐不住,围上去好一顿拳打脚踢,打得陈宫遍体鳞伤哀嚎连连。

大家解完气,林洛才蹲下来,把疫苗注射单放陈宫眼前,拿出刀子刺破单子,往土里一插,吓得陈宫全身一激灵:“我说,洛哥我说,我全都说。”

终于,陈宫说出了真正的凶手。

听到名字的那一刻,林洛惊呆了,从来没有想过凶手竟然是那个人!

陈宫鼻青脸肿,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捂着脸带着哭腔说:“那天我网上赌博输了很多钱,心情不好,就跑到小操场想一个人静静。结果刚去到,就看到了那个人整个杀猫过程。事后我没钱还赌债,知道这件事对那个人来说影响非常大,抓住了这个把柄,我就有了敲诈勒索的想法。”

听到这个,林洛真想朝陈宫吐口水,冲上去再打一顿。

“刚开始他很犹豫,后来你们把事情闹大了,上了论坛,他开始害怕,才答应我。并再给我一笔钱,叫我拿一份假的狂犬疫苗注射单陷害陈导。”

“注射单的公章是不是你刻的?”

“不是我!我只是负责趁你在场的时候,故意让单子从陈导身上掉下来。”

“陈导平时对我们这么好,这种事你也干的出,畜生。”林洛上去又是一巴掌,这巴掌是替陈导给的:“还有,那个人是怎么知道我们所有动静的,连我的作品信息都知道。说,是不是你告诉那个人的!”

“呵,呵,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刚依旧露出酒窝笑,收拾下书包和课本,准备离开。几位同学见他要逃,赶紧堵住教室门。秦刚见势,扭头跟其中一位女生说话:“莹莹师妹,你上次发给我的文章我看了,写得真不错!我帮你修改了下,我们出去讨论下好不好?”见对方居然想拉拢自己,女生切了一声,直接给秦刚白眼。

林洛继续说道:“你见我们不同意私了,迫于压力,竟然选择盗取陈导wps账号,掌握局面,伪造狂犬疫苗注射单栽赃陈导,还火烧我的设计室,企图让我知难而退。”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秦刚开始慌张,企图强行离开。

几位同学见这架势,一个眼神,所有人一哄而上。没有人抄家伙,全都挽起袖子拳打脚踢,这才解恨。每个人都希望上去帮白给一拳。

秦刚被一群人围殴摔倒在地,顿时眼镜炸裂,满脸通红,鲜血直流:“流氓!一群流氓!我要报警,把你们全都抓起来!”秦刚躺在地上,痛得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但还是天真地想威胁大家。

“报警更好。”林洛说。

秦刚见大家不怕,又整理下情绪说:“你们想抓我,也要讲证据,不然我随时可以告你们污蔑我。”

林洛早就想到他会这样,冲陈宫一个眼神。陈宫把一件衣服拿到了大家眼前,看到衣服的一刻,秦刚惊讶得彻底没话说。

这件衣服,就是杀白的凶器。虽然经过秦刚几次清洗,衣服里面的血迹还隐约可见,看到血迹,大家仿佛又看到了白惨死的那一幕。秦刚也是不敢再望这件衣服,不停避开视线。

林洛有些紧张,标签是他伪造的,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看出来,万一看出来了就麻烦了。可是眼下只能赌一赌:“你在杀白的时候,标签被白撕下。事后你让陈宫回案发地寻找好几次都没有找到。苍天有眼,标签顺风飘荡,送到了我的脚下。这,是天不饶你!”

林洛把标签和衣服一匹配,上面的血迹纹路严丝合缝。

看到这一幕,秦刚心理防线终于被击垮,认了罪。

秦刚连滚带爬来到林洛身边,跪在地上扯住他的裤脚说:“林洛,听我说林洛。我赔钱,多少钱我都肯出。只要大家原谅我,求大家放过我!我刚被评为杰出青年,就要去参加一场全国性的赛事,我不能出事,我的前程不能就这样毁了。我错了,求你们,求你们了!”秦刚带着哭腔磕头,磕完了林洛又到下一个,一个个求。

又是出钱了事,根本就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林洛再也听不下去,用尽全身力气,冲秦刚的脸重重砸去,他的牙齿也因此飞射出去。

“你的灵魂真脏。”

秦刚把手放在嘴巴前,吐了几口带牙的血后,重重甩到地板,终于说出杀猫的动机:“你们!都是你们害的!我的耳朵天生一大一小,你们就一直笑我,一直笑我,我都快要被你们笑疯啦!那个女生,抱猫的那个!第一天上课就看着我的耳朵笑,一点家教都没有!我恨你们,巴不得所有笑话我耳朵的人都去死!”秦刚因为耳朵畸形,从小就被别人排挤,欺辱,嘲笑。无论到哪所学校,哪个班级,这耳朵就像一种魔咒,总能成为校园欺凌的首选。后来还差点因为耳朵的问题没考上大学,也算是吃了不少苦,做过不少噩梦。

如果龙絮儿在场的话,可能她根本就想不起自己何时得罪了眼前这位心理严重扭曲的师兄。当时她不过是在逗白而发出笑声,根本没有针对他。听者有意,秦刚误以为他在嘲笑自己耳朵,才有了接下来一系列令人发指匪夷所思的举动。

“再说了,不过是一只猫而已,至于吗你们,又是论坛又是记者,你们这是成心想要毁掉我的一切。”秦刚打心底觉得,杀掉一只宠物猫而已,赔点钱就算了。自己是杰出青年候选人,还将会参加一场全国性比赛,这件事曝光出来,将会成为自己人生污点,所有努力和前程,也将付诸东流。所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事情掩盖过去。

事情总算真相大白,该打的也打完了,林洛没有兴趣去听秦刚的过去史,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警察了。临走前,林洛扭头对坐在地上浑身是伤的秦刚说:“你杀的,不只是一只猫。还有,毁掉你前程的,是你自己。算了,跟你这种人说了也白说。老话说得好,无德之人不懂理。”

接下来同学们打算把秦刚扭送派出所,他将背负虐待动物,盗取他人信息,私刻印章,纵火等几项罪名,等待法律的裁决,也将忍受肮脏灵魂的折磨。

林洛再次拿出自己的场面小墨镜,带上后看向远方想了想,接下来该和龙絮儿去哪里度蜜月好呢……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