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是什么垃圾
故事 生活故事

生活故事:今天你是什么垃圾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肌肉荷包蛋
2020-08-26 10:00

“什么垃圾?袋子打开看一下。”

炎炎夏日,垃圾分类在整个上海市展开得如火如荼。

几乎每个小区的垃圾站边上,都站在三四个穿着绿马甲或黄马甲的老头老太,绷着脸,严肃而又认真地审视着每一个来丢垃圾的居民手里的垃圾袋。

弄得众人是苦不堪言。

“湿纸巾是干垃圾,册子不看的么。”

“大骨头算干垃圾,不能分解的。”

不断有住户因为错误分类,被赶到了一旁重新分类。

有些脾气不好的想上前争论两句,面对一群上了年纪战斗力超群的老头老太,最终也是灰溜溜地回来了。
  
这么多人盯着呢,你还能动手不成,也就甩甩脸色了。

廖智就在一群老头老太里,看到了自己那个向来安静不喜群聚活动的母亲,李老太。

只是李老太似乎有些放不开,一直缩在人群后跟着一起检查,从未主动上前要求住户开袋查验。

而此刻李老太的内心正无比挣扎着是否要上前拦住一个准备丢垃圾的女生。

今天是她第一天正式上岗当志愿者,尽管垃圾分类的各个标准早已在前段时间的培训中背得滚瓜烂熟,但等真的上手了,她才发觉这么难。

因为她根本不敢像其他同事那样,上去就开人垃圾袋。

李老太性子软和,不怎么爱动,退休以后也没参加什么夕阳红老年团、广场舞那种,她脸皮薄放不开,就只能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字。
  
日常就是家里和菜场两点一线。

老伴走得早,儿子前几年结婚也搬出去了,一个人在家里有的时候着实清冷了些,李老太的心里总有些郁郁的不得劲。

虽然儿子儿媳每周都会抽时间过来吃顿饭,但有些话也是不好多说的,省的别人嫌烦。

正当李老太陷入这种负面情绪无法缓解的时候,居委会的王大姐找来了。

带来了整个街道急缺垃圾分类志愿者的消息。

“你就别调侃我了,我这性格,去了也是拖后腿。”李老太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她可清楚着,自从垃圾分类试运行以后,小区里的住户就开始怨声载道了,每回她下楼去丢垃圾,总能碰到几个硬茬子,和站在垃圾站边上的志愿者理论吵闹。

李老太自问是没那大嗓门和胆子去掰扯的。

“你别想太多,你不是之前还和我说在家里憋得慌么,这不正合适!也是积极响应国家政策嘛,做好事,又不累人,一天就三四个小时,分早晚,每小时补贴十块钱,你要有事提前打个招呼就行,一般都是两三个人一组,不会让你一个人落单的。”

“这……”王大姐的话让李老太有些动摇,确实她年纪在这,真让她做点什么她身体还不一定吃得消,这种就在自家门口的活,又有意义……

一看有戏,王大姐继续劝道,“再说了,大多数住户还是比较配合的,虽然刚开始有点脾气,后面习惯就好了,剩下一些刺头,自有暴脾气的收拾,讲不进就上报,总有办法不是。”

“后天社区活动中心开始培训,试试嘛,又没损失。”

这一试,就到了正式上岗的日子了。

眼看着同事都适应得挺好的,李老太也不再露怯,小步上前拦住了那个女生,“麻烦,打开袋子,我看下是什么垃圾。”

“哦,厨房垃圾,喏。”女生倒也配合,估计是习惯了,顺势打开了没系紧的垃圾袋给李老太看。

大热天的,一股腐烂的味道扑鼻而来。

李老太忍着恶心仔细检查起了袋子里的垃圾,突然眼睛一亮,指着一处道,“纸巾是干垃圾,不能丢里面的,麻烦捡出来再倒。”
  
“啧,真麻烦,给忘了。”女生不耐烦地嘟囔了两句,迅速将袋子里的纸巾揪了出来丢进了垃圾桶,“这样可以了吧?”

李老太看了看点了点头,表示通过。

“哎!等等,垃圾袋是干垃圾,一会把厨房垃圾丢完以后丢到干垃圾箱里别忘了。”

看女生差点将整个垃圾袋往里丢,李老太下意识提高了嗓门将人喊住。

“知道了知道了!”这回女生是彻底脸都黑了,直接将垃圾一丢,头也不回地走了。

女生的态度让李老太心里有些不快,毕竟谁也不喜欢被人当着面嫌弃不是,虽然早已有心理准备,会有不少住户带着负面情绪来面对垃圾检查,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李老太发现自己内心还是不够强大。

早在培训的时候就有提过,垃圾分类刚开始执行,很多住户都会带不少负面情绪,觉得是志愿者在鸡蛋里挑骨头,确实前期会相对严格,但也是为了大家好不是。

想到这,李老太的情绪稍好了一些。

“你刚来,做久了就习惯了,这算态度好的了,慢慢会好的。”一边的同事看李老太有点不开心,上前安慰了两句,李老太点了点头也表示了自己的理解。

随着来倒垃圾的人越来越少,上午的垃圾箱开放时间也差不多快结束了。

李老太帮着一起收拾了下,正准备回家,才发现站在小区门口绷着脸看着自己的儿子和站在一边笑得一脸尴尬的儿媳。

今天是周末,廖智像往常一样带着妻子来母亲家吃饭,刚到小区门口,就发现垃圾站边上一个老人的身影很是眼熟,凑近一看,这不就是自己母亲嘛!

垃圾分类在自己的小区那边也已经开始执行了,导致夫妻俩每回下楼倒垃圾就头疼,一群老头老太没一个好惹的,鸡蛋里挑骨头似的,这不行那不行,廖智都和人吵了好几回了,虽然每回到最后都是乖乖分类了,但心里总归是不太爽的。

而且在廖智心底,来做这个志愿者的老头老太,和在广场舞上抢地盘的人没什么区别,就是闲着没事找人吵架秀优越感来的。
  
所以在见到母亲居然和这种人混到了一起,当时心态就有些崩了。

自己的母亲虽说不是知书达理,但也是文文静静很有修养的样子,现在居然穿着个马甲戴着个破帽子,在垃圾站边上和人争论!
简直太不能接受了!

“妈,你什么时候来当志愿者的,我怎么不知道。”廖智到底还是要面子的,回到家才开口质问母亲李老太。

听出了儿子语气里的不悦,李老太愣了愣,不明白对方怎么了,回道,“就之前你王阿姨来喊的,现在各个社区都缺人,我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做好事,挺好的,就答应了,今天第一天上岗呢,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挺,挺好的。”见丈夫还是黑着脸不说话,于丽赶紧接过话头夸了下婆婆,免得场面太过尴尬。

只是话音刚落,廖智就忍不住了,“好什么好,妈你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别折腾了,在家里好好待着不好么,志愿者有的人去当,缺你一个了?”

“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就是退休在家没事干我才出去的,你哪来那么大火。”李老太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儿子。

“你不觉得丢人么,在大街上和人这么吵,跟个泼妇似的。”

其实李老太刚才并没有和人吵,一直是好好说的,只是廖智这边早已先入为主,认定了母亲早晚会变成这样的人,心下不快,说出来的话也难听了些。

于丽一直在边上拽丈夫,却没什么用处,只得赔着笑脸哄着李老太,“妈,阿智也是担心你,你别想太多……”

听到这,李老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哪里是担心自己,这是嫌自己丢人了!

拉下了脸冷哼了两声,“小丽你别帮他说话了,不就是嫌我丢人么,我堂堂正正做个志愿者哪里丢人了!廖智我就是这么教育你的?!”

被母亲戳穿了心思,廖智有些尴尬,缓和了下语气,“妈你想多了,我就是觉得你不合适,这大太阳的,伤身体。”

“树荫下站着晒不着。”李老太没好气地怼了回去。

“那你就替我想想行不?你这做到后面绝对得罪人,真的,妈,你别做了,在家养养老,我和小丽有空了带你出去走走,多好,干嘛呢,给自己找事!”

李老太沉默了会儿没说话,最后直接起身去厨房做饭去了。

免得再说下去怕是饭也不要吃了。

这一顿饭吃得三个人都有些食不知味。

临走前廖智再三交代了母亲赶紧把志愿者的活辞了,李老太没拒绝也没答应,不知道在想什么。

隔天上午,李老太按着约定时间到了垃圾站边上,准备开始今日的垃圾分类检查。

只是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精神有些恍惚。

“李老太,你没事吧,要是身体不舒服可以先回去休息,没事的。”一边的赵阿姨见了有些担忧地问道。

“没事,就是没睡好。”李老太笑了笑,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双腿表示了自己的正常。

只有她自己知道,因为昨天与儿子的矛盾,让她一个晚上没睡好。

李老太与儿子的感情向来不错,母慈子孝,可以说是邻里羡慕的那种了,没想到会因为自己做志愿者这事起了矛盾,是李老太怎么也想不到的。

好在很快她也没心思想七想八了,因为他们发现垃圾站边上堆了一堆垃圾。

“太过分了,肯定是趁着我们不在,晚上偷偷过来丢的,真没素质!”最先发现的冯老头气呼呼地指着垃圾堆嚷嚷。

“这种情况很多么?太没素质了吧……”李老太刚来,不是很清楚情况,见状也有些不满,这都什么人啊。

“现在算少的了,刚执行的时候你不知道,老有人趁着我们不在偷偷过来丢垃圾,垃圾箱锁了都不管用!后来我们自发延长了站岗时间,情况才好了点,现在大多数住户还是适应了的。”

“就是,等下个月摄像头都装上了,看他们还敢不敢乱丢,气死人了,这不是加大我们工作量吗!”

听着同事们你一句我一言的牢骚,李老太才真正意识到这份工作背后有多不容易。

大夏天的,总不能让垃圾就这么臭在外面啊,没办法,几人只得戴上手套口罩,一起帮忙收拾了起来。

期间再次狠狠地骂了一顿那群没素质的住户。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李老太明显熟练了很多,没再像之前那样不好意思上前拦人了,效率加快了不少。

伴随着垃圾箱上锁的声音,今天的站岗又要结束了。

有了前一天的相处再加上早上一起收拾垃圾的经历,李老太很快融入了这个小团体中,中午更是被中间的赵阿姨热情邀请到了对方家里吃午饭。

工作日白天家里也没小辈,几个老头老太一起烧点小菜,聊聊天,惬意。

“你们……家里对你们参加这个志愿者有没有什么想法?”聊着聊着,李老太忍不住开口问众人。

昨天儿子的态度着实有些伤到她了,也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处理的。

“能有什么想法,有想法也没用,腿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就去哪!”脾气最直的冯老头大概是喝了两杯,面红耳赤地嚷嚷着,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你孩子现在不随你了么,还有啥不满意的,差不多得了啊,我才难呢,之前不让我干是为啥,说晚上下班回家没人做饭?!气得我,直接让他们自己解决了。再说了,我就算不干这个,还有舞团报着呢,下个月就去参加街道比赛了,你们记得来看啊!”

说话的是性格最热情的赵阿姨,显然也是家里和孩子有些小矛盾。

听到这,李老太也借着气氛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其实,我儿子不是很高兴我做这个,昨天他过来吃饭,看到了,就没给好脸色,嫌我丢人……哎,之前我们可从没闹过不愉快的。”

要不怎么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呢,热烈的气氛一下子冷寂了不少。

“我问你,这两天做下来,高兴不?”一直听着没怎么说话的孙大爷问李老太。

李老太思考了一会儿,措辞道:“其实,挺开心的,大家人都挺好,虽然有些住户不是很合作,但短短两个小时下来,那种成就感真的很久没感受到了,尤其是退了休以后……”

“只是……我不希望和我儿子闹得不开心。”

虽然李老太当着儿子的面态度硬得不行,但等人走了以后,她还是陷入了犹豫的状态中。

“有成就感就对了!老都老了,顾忌这顾忌那,图什么!趁着现在还能走能动的,别把自己给困死咯!”

“是啊,我后来也想开了,咱们一群人,小孩都成家立业了,自己又有退休金拿,日子可以了,老都老了,该为自己好好活一次了。”

几人的话让李老太一瞬间醍醐灌顶,是啊,老都老了,自己之所以来当志愿者,不就是因为退休后的日子,愈发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没用了么。

孩子能支持最好,不支持,还能断绝关系了不成。

从赵阿姨家吃完午饭出来,李老太整个人的状态都洒脱了不少。

之后轮到她站岗的日子,更是像打了鸡血似的,每天都是精神饱满的状态。

看着垃圾站的分类工作在自己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志愿者们的共同努力下越来越规范,那种成就感,别提有多满足了。
  
就连儿子有半个月没来吃饭了,李老太也只是中途想起来打了个电话问了句,不来就不来,正好省的自己多买菜,烧菜还累呢。
  
母亲的这波操作把廖智郁闷的,怎么以前没发现对方还有这么叛逆的时候呢。

“行了,你啊,死要面子活受罪,妈喜欢就让她去做啊,你看你上次说得什么话,我都听不下去。”

这些日子于丽也看出了丈夫内心的懊悔,没好气地讽了两句。

“这不是……妈一直文文静静的,兴趣爱好也是读书写字,不是那种咋咋呼呼的广场舞之流,看着就很有涵养,突然跟个泼妇似的在楼底下和人吵架,让我怎么接受得了?!”

“怎么?不能给你脸上争光就不是你妈了?!”

要于丽说婆婆和之前也没什么大变化啊,活泼点不好么,老年人成天闷在屋里,闷出毛病了怎么办,到时候倒霉的不还是他们小的。
  
“那倒也不是……我也担心妈做这个得罪人,之前新闻看没,一些暴脾气的住户,可差点把人给打了,万一妈出事怎么办……”

廖智有些讪讪地回答了妻子的问题,同时又讲出了心底的担忧。

“不至于吧,我记得妈那小区下个月就要装摄像头了,回头和妈说下平时注意点。”

于丽看着丈夫脸上的纠结无奈地叹了口气,嘴硬心软。

接到儿子要来吃晚饭的电话,李老太可别提多高兴了,睡完午觉就收拾收拾出门去菜场买菜去了。

虽然这段日子过得挺充实的,但和儿子的矛盾一天没解决,心里总归是不太舒服。

李老太也没想到运气会这么‘好’,买完菜回来,就碰上有住户在非规定时间里丢垃圾了。

正是下午两三点没什么人的时候,胡子拉碴的男人拎着一袋子垃圾跌跌撞撞地朝垃圾站走来,见垃圾箱上锁了,暴躁地踹了两脚后,又看了看四周,顺势将垃圾袋丢到了垃圾站边上。

清清爽爽的地面上突然多出来一袋垃圾,别提多显眼了。

“你哪户的?!不知道现在是非垃圾投放时间么!”

李老太拎着菜小跑着冲了上去,下意识伸手将人拦下。

等凑近了,才发现是个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当下就有点慌了。

可让她当没看见,尤其自己还是个志愿者,李老太做不到。

而且男人的那袋垃圾她看得清清楚楚,连分类都没分,全都丢一块,乱七八糟的。

“你管我哪户的,多管闲事!”男人烦躁地瞪了眼李老太,头也不回地准备走人。

见人是肯定拦不住了,李老太摸了摸口袋,迅速掏出了手机,准备把人给拍下来,回头提交给居委会那边,让他们来处理。

谁知这个时候男人突然回头,见到了李老太的动作,一下子就火了,上前一把夺过李老太的手机朝地上狠狠砸了过去。

‘啪!’老年机瞬间四分五裂,可见这劲有多大。

“老太婆你有病吧!拍什么拍!看什么看!我丢我的垃圾碍着你了!”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从男人嘴里冒了出来。

男人彻底暴躁了,一股酒气扑面而来,一看就是宿醉还没醒,扬起手就准备教训教训李老太。

李老太这回是真的慌了,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孤立无援’,她哪能想到这人会是个酒鬼啊!

完了完了,这把老骨头今天要折在这了。

“妈!”

“你干嘛呢!给我放手!”

恍惚间,李老太仿佛听到了儿子儿媳的声音。

回头一看,可不就是夫妻俩么,正一脸焦急地朝自己跑了过来。

“妈你没事吧?”于丽冲了上来一把扶住婆婆,朝男人扬了扬手里的手机,“再闹信不信我报警!”

一旁的廖智就更来气了,哪里能想到母亲真被自己乌鸦嘴给说中,差点被人揍了,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人踹倒在了地上。

醉汉也是欺软怕硬的主,见了五大三粗的廖智,瞬间就有点怂了,酒也醒了。

唉呼了两声骂骂咧咧地起身跑了,临走前还把那袋垃圾也带走了。

估计短时间是不会出现在李老太的视线里了。

待人走远了,李老太一直吊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腿一软,要不是于丽扶着,怕是直接栽在地上了。

被两口子扶着回到家,李老太才终于缓过神来,“幸好,幸好你们来了……”

“妈你人没事吧?”于丽担忧道。

刚情况那么乱,也不知道有没有哪里磕到碰到。

李老太摆了摆手,“没事,还好你们到得及时。”

“妈,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有这么血性的时候,当时那情况,你就不能躲着点么,非要上去和人杠,要不是我们刚好过来,万一出事了你让我们怎么办!”

廖智简直要被自己母亲给气笑了,好不容易才想通让母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放飞下自己的天性,没想到一下子放过头了?!

李老太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任由儿子对自己叨叨,这次确实是自己冲动了。

“我这不下意识就过去了么……下次肯定不会了。”

“还有下次?!”廖智下意识地提高了嗓门看向母亲,“要不妈你还是别做了吧?再来一次我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

“那不行,那不行,今天真的是意外,平时没那么夸张的,我以后会注意的,放心吧。”

一听儿子又要让自己不去做志愿者,李老太急了,赶忙解释了起来。

但也小心翼翼瞅了眼儿子的表情,毕竟好不容易关系好点,她可不希望又因为这件事打回原形。

见母子俩又僵持了起来,于丽暗暗戳了戳丈夫,使了个眼色,来之前不说好的么,好好说话,干嘛呢你!

“行了,不早了,小丽公司发了点有机蔬菜,专门带过来给你尝尝,晚饭让小丽来做,妈你去休息会吧。”

廖智缓了缓语气,选择终止这个话题。

“行,那辛苦小丽了,我先去眯一会。”年纪大了,下午又被这么折腾,李老太的身体到底有些受不住,也不假客气了,见儿子的状态还算正常,暗暗松了口气,回房休息了。

见婆婆进屋了,于丽终于忍不住压低了嗓音质问丈夫,“你怎么回事,好好说话,好好说话,你刚什么态度,妈本来就敏感,你也不怕她想太多!”

廖智脸上闪过一丝后悔,“我这不是着急么,行了行了,一会晚饭和妈解释下。”

屋内,李老太也并未马上休息,儿子的态度一直不是很明确,今天又发生了这种事,也许,自己真的不适合……

晚饭,于丽辛辛苦苦烧了一桌子好菜,可惜桌上的人都是心不在焉的。

眼看着饭快吃完了,李老太踌躇了好一会儿,看着儿子道,“小智,要不……听你的,我把志愿者工作辞了吧?”

夫妻俩愣了愣,想到下午妻子的话,廖智疑惑道,“妈你不是很喜欢,一直不答应辞了么,怎么突然不做了?”

李老太不说话了,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你。

就算母亲不说,廖智也大概清楚对方的想法,叹了口气,“妈,你要喜欢就去做吧,我不反对了,就是平时注意点身体和安全就好。”

李老太惊讶地抬头看向儿子,似乎不敢相信对方居然不反对了?

于丽见了赶紧开口帮丈夫补充了两句,“其实阿智早后悔了,上次对妈说话太重,就是死要面子,拉不下脸,这不,今天其实就是求和来的,妈你要真喜欢就去做吧,我们支持你!”

李老太愣了愣,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一会儿,眼眶居然还有点泛红了,弄得夫妻俩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妈,你也太夸张了……”廖智哭笑不得地给母亲递了张餐巾纸,随即却闪过一丝愧疚,自己对母亲的关注,大概还是不够吧。

历时两个月的矛盾,终于在此刻,彻底解除了。

临走前,廖智收到了母亲附赠的两袋垃圾。

“一会儿顺路帮我把垃圾丢了,我今天就不下去了。”

折腾了半天,李老太脸上的疲惫并未褪去,只是眼神里却闪现着一丝光芒,想来心情是不错的。

廖智和妻子对视了一眼,打趣道,“妈,你这什么垃圾啊,可别让我们一会儿在楼下被人罚了。”

“嘿,你这孩子!也不看看你妈我是干嘛的。”

李老太听出了儿子语气中的调侃,白了对方一眼,直接将人推出了大门。

“知道了!妈,我认识,一袋湿垃圾,一袋干垃圾,保证完成任务!”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