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江城再也不会流泪了
情感 故事

情感故事:那年,江城再也不会流泪了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嫣落瑾
2020-08-26 19:00

我会一遍一遍地想念他。也会一遍一遍地忘记。在回忆的角落里,当一切消失了,安静了,那么最好的结局,就是只留下自己。--季末


桌边的咖啡已经没有了热度,有些微微的凉。季末舒展舒展手指的骨骼,酸痛的感觉渐渐缓解。笔记本上的荧幕光在没有开灯的夜里显得有些刺眼,季末敲上最后一个符号,保存。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她知道,她的爱情,到此为止了。

季末总是说,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沈叶。

二零零三年,初夏。季末按照总编的安排,南下武昌。那个时候,她还很稚嫩,性格倔强。而沈叶,还是一个她从不曾相识的陌生男人,并且新换了女友,姿态妖娆。这种男人,恰恰是她最厌恶的典型。

一场擦身而过的缘再附加一个耳光,这样的初识,回忆起来,似乎并不美好。季末的脸,娇柔白皙,很快就有了反应。妖娆女人掌功非凡,看的出来,这种张扬跋扈的气势,绝不是一日累积。

季末低下头,才发现自己衣服侧面的挂饰已经将这个女人的包划了一道长长的裂口。沈叶这时就站在一旁,眼神玩味,似乎很满意新欢的火辣,却没有注意到怒火中烧的季末,下一步就扬手关照了自己的右脸。

“麻烦先生您管好你的女人!还有,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你笑的更贱的了。”季末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此刻的笑容比起那个动手的女人来,更能让她火气上涨。她没有兴趣跟这样的富家子弟继续纠缠,时间很宝贵,既然一掌还一掌,就不算吃亏。

沈叶错愕地捂着自己的右脸,看着倔强的小姑娘潇洒远去的背影,心中升起的怒气,突然一点点地散去。

这样的女孩子,就像一簇小小的,燃烧着的火苗,热烈而美妙。他不想让她,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


武昌的天气变的很快,微微闷热的空气,阴云覆盖,一些细细的雨丝落在地面,慢慢湿散开来。

季末揉了揉自己的脸颊,驱散自己心中不愉快的情绪。抬头看到迎面而来的双层公交,看到正是自己需要转乘的,便站在原地等候着。

季末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起上了车,选了二层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疲倦的身体让季末无力支撑自己的脑袋,头微微靠着,开始渐渐失去意识。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冲自己大步走来的沈叶。

沈叶在季末的旁边坐下来时,才发现这个小女孩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梦里不安分的情景让这个年纪本不大的女孩连睡着,都眉间微微皱起。

他突然觉得,这一刻的季末,让他心动了。

武汉的公交车速闻名全国,车厢靠着路边的树木疾驰而过。前面敞开的车窗外一股股调皮的树枝滑过车厢,叶片上的水珠被打进来。沈叶张开自己宽大的手掌,恰好为季末挡住那娇小的脸。

季末努力地眨眨眼,模糊中看到沈叶的侧脸,心想着,怎么连梦里都能遇到这个阴魂不散家伙。扶着包的手轻轻动了下,便又沉沉睡去。

当季末意识到这个沈叶是真真切切的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还有三分钟,汽车到站。

她看看沈叶,决定昂起头说话。

“你是跟踪狂吗?”季末毫不客气地扔给沈叶一个很有技术的白眼。

沈叶摇了摇自己被雨水淋湿的手背,申诉自己的委屈。

“小姐,这好像不是私家车。”

季末轻笑,像这种男人这般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来公交车体验
生活

“我刚才跟那个女人分手了,谁知道她居然开走了我的车。”

季末看着此刻的沈叶,一副小孩子被误会般的委屈表情,嘴角的笑容除去了顽劣的成分,车厢摇摇晃晃,却衬得这笑容,分外好看。

不过这种好感,只维持到季末得知他的目的地之前。

“那您继续您的旅程。”季末起身,收拾东西准备下车。

沈叶低着头,跟在季末的身后。

“你这是?”季末扭过头,看着沈叶的胸膛说。老是抬头看,有点累。

“我真的要在这里下车,我住在昌乐酒店。”沈叶依旧那副表情,不过是换了一句话。

季末转过身,看着自己手中写有住处地址的便签纸,“昌乐酒店”四个字,突然就让她有了一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季末并不知道沈叶住在哪个房间,也没有过问。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多变的男人,是危险的,不是自己可以靠近的对象。可惜沈叶,他并不这么想。

在季末走后,他悄悄去前台,更换了自己的房间。

中午,阳光微微在云后露头。这一刻的武昌,景色朦胧。江城的魅力,开始一点点地展露。

陷入沉思的季末,并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方的变化,直到有个东西,已经挡住了她的视线。那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摇摇晃晃地下降到她的面前。她抬起头,发现上边绑了一条细细的线,顺着方向看过去,源头来自楼上的3012房间。

季末小心地拉过盒子,打开,发现一张薄薄的纸条,躺在中间。

“那一个巴掌,再加上一顿午餐,怎么样。你不吃亏。”

窗外初夏斑驳的阳光从树枝中倾泄下来,就像这座陌生城市里的孤寂身影,季末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爱情,却始终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恐慌和抗拒。只是这一刻,她知道,自己好像开始无法去拒绝这场
故事的开场。


季末就这样让沈叶走进了她的世界。她是一个敏感而多疑的女孩,为他的破例,她一直相信是命运的驱使。命运让他陪着自己走过一段日子,告诉她什么叫爱。也告诉她什么叫做伤害。

三个月的时间,为了让季末顺利地完成她的工作任务,沈叶为季末安排了一系列的计划,去帮助她真正地去融入这座城市中。他带着她,在长江大桥上漫步,对着辽阔的江面喊出爱意;牵着她的手,游东湖,观琴台,十指紧握。十八岁的季末,未经世事的心就这样沉醉,抵挡不住这座美丽城市的诱惑,那一年,她爱上了江城,也爱上了那个人。

记忆中那些短暂的幸福时光,永远抵不过时间的流逝。三个月的期限,最终走到了尾声。季末没有奢望过,沈叶会愿意赋予她,多么长久,多么永恒的快乐。只是这一刻,她坐在沙发上,看着为自己整理东西的沈叶,悲伤的情绪,密密麻麻,爬上了心头。

季末扭过头,眼泪汇成细线。

沈叶心细如发,又怎么会读不懂她的心。看着已经控制不住泪水的季末,他起身,慢慢走近她,宽厚的手掌覆住她的双手。手心的温度,一点一点,融化了那颗伤别离的心。

“我会跟你一起走。”

多年后,季末回忆起这一刻,依然泪眼婆娑。她知道,那一刻的沈叶,爱情不掺杂质,一心跟随。那时候的自己,眼中,心中,都无法再容纳其他。 


九月十三日,北京。沈叶跟着季末,走下列车,共同呼吸这来自北方的空气。

“还习惯吗?”季末弯着眉角,看着阳光洒在沈叶好看的侧脸上,很温暖。

“习惯,一座有季末在的城市,我怎么会不习惯?”沈叶看着远方,眼神深邃,似乎包含了一种特殊的情愫。

季末工作任务完成得很出色,那也是她第一次得到主编的褒奖。下班后,她做好了打算,要带着沈叶去庆祝自己的首战告捷。当季末找到沈叶的时候,他正在西单门口打着电话,神色浓重。

“我不想见你。你也不必管我在那里。”沈叶的冷漠眼神,是季末从未见过的,这一刻,她突然觉得他很陌生。

然而此刻,让她更觉难过的,却是沈叶,那再依然不过的,地道京腔。

季末楞在那里,没有动,一直到打完电话的沈叶发现了她。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没叫我。”沈叶意识到她应该来了很久了,眼神闪烁。

“不给我个解释吗?”季末挺直了腰,明亮的双眼看着沈叶。

“末末,你误会了。我在北京有朋友,大学同学,上学的时候,一起混久了,跟他交谈,就习惯性的带有北京味儿了。”沈叶笑着,去抚平季末眉间的褶皱,他知道,她不开心了。

季末感受着来自沈叶指间的温度,那一瞬间突然心疼,她居然选择去怀疑他,她怎么可以这样。

善良的姑娘最终依旧选择给她爱的这个男人,最纯净的信任。那个时候,执着的感情,所牵引出的所有附属,她都未曾觉得惋惜,后悔。在后来的岁月里,每每念起,抽离掉那最初地一丝感伤,留下的,依旧都将是最温暖的回忆。


周末。是季末定下来犒劳自己工作获得首捷的日子。这一刻,她正站在沈叶家宽大的落地镜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白色的素雅小衬衣,尾处缀着细细的刺绣蕾丝。一条简单的米色长裤。海藻般长发直垂腰际。

她喜欢这样装束自己,如此的纯净,没有瑕疵,正如她所需要的爱情。

客厅手机的震动声响起,拉回了季末的思绪。她微微皱眉。

“叶,你好了吗?你的手机响了。”

“没有,我在找我的那件衬衫,就快了。帮我接一下吧。”沈叶在一旁,胡乱地翻着衣柜。

季末应了声,便走过去,拿起了手机。那是一条信息,内容并无特殊。只是声迅台发过来的城市天气提醒。

只不过,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

季末的手开始微微的发抖,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害怕。她的心里,有一个声音,似乎在轻声地告诉她,这个城市里有一个人,对沈叶,至关重要。他围绕在自己的身边,却没有一刻,不关注着她的安危冷暖。而这个人,她却从不知晓。

她翻开了沈叶的短讯记录。

素素。一个淡雅如芳的名字。满屏幕,都是单方的发送记录。

季末明白,那是沈叶一个人孤独的旅程。

“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你。素素,就算你永远不再回应我,我也愿意一直等下去。”

他爱素素。

只可惜,素素的世界,已不再书写他的名字。

手机从季末的掌心滑落,掉在沙发上,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响。季末呆在那里。没有动。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她突然觉得自己可笑。

而在这空间的另一侧,沈叶收拾好走出来,站在门边,正看着季末瘦瘦小小的背影。

在这个瞬间,他们隔着一段不太远的距离,彼此沉默地观望。这段距离,并不遥远,然而那两颗心,却仿佛,无法再触及……


地铁里开始变得空荡荡。

季末辗转了一列又一列车,没有目的地。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只是不想回家。只好让自己一直在前行的地铁上,听着它行驶的声音,规律而有节奏,这样,她觉得安心。

她在逃避,她不想面对。

最后一班地铁,靠站。季末走下车。身体微微打晃。回到家,没有打开一盏灯。躺在床上,让自己在黑暗中淹没。

一夜无眠。在晨光透过缝隙的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输了。

她没有输给那个女人,也没有输给沈叶,她输给了自己的那颗,无法承受失去的心。

起床,没有刻意地装扮,头发随意地扎起。看着镜子中的略显苍白的自己,苦涩的笑容,季末摇摇头,转身离开了家。

二十分钟后,她敲响了沈叶家的门。

在看到沈叶一夜沧桑的面庞时,有那么一瞬间,季末觉得视线恍惚。

她抬起手,轻轻按在沈叶胸前。直到能够清晰地感觉跳动。

“让它告诉我,你的选择。”季末那双原本明亮的双眼,此刻却写满了软弱和痛楚。

沈叶想不出什么语言来描述此刻的心情。眼前这个小小的人儿,昨天,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就走了。在他追出去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她眼角的泪痕。

他明白,她知道了。

他无意伤害,也无意隐瞒。那就是他真实的自己。

可是这一刻,沈叶却不想这样说。混蛋也好,人渣也罢。他不想让季末,就这么离开他的世界。他对她依旧留恋。

“我只知道,它告诉我。不能让你走。无论如何。”

季末感觉着手心下的心跳,平稳有力。就这样吧。谎言又如何。

沈叶,不是她的爱,便是她的劫。

一个圆,把她圈在了中间。她无法逾越。


季末没有向沈叶要那个解释。她明白,那个女孩,真真切切地存在于他的世界里。这不是她能左右的。

纷纷扰扰的世界一旦打成死结,她又如何能将它完美地解开。

此时,她只有站在其中,懊恼地看着发生的一切。期盼有一个人,可以带她走出来。

她只是从没有想过,这个人,竟会是素素自己。

季末看到她时,自己的沈叶,就站在她的身旁。神情依然。

“你应该就是叶的女朋友吧。你好,我是沈素素。”

素素伸出手来,微微地笑。季末突然就知道为什么沈叶会如此地对这样一个女孩,念念不忘了。

她的笑容,就像冬日里的朝阳,洋洋洒洒的光线落在你身上,从此你的世界,永无黑暗。

“叶,你先回去吧。我要和季末单独谈谈。”素素轻轻拍拍沈叶的肩膀,语调轻柔。

沈叶看向季末。季末却不敢再抬头看他。她不想看到他要给她传递的信息,她怕在他的眼中,读到对不起。

一家不大不小的法式餐厅,素素坐在了季末的对面。最初那一段时间的安静,却让季末坐立难安。

“季末,你爱沈叶吗?”素素开口说,这样直白的提问,显然季末没有料到。

“嗯。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离开他吧。”

素素独特温柔的声线,绕进季末的心里。

她终于要知道,关于他们的
故事

 

沈素素和沈叶,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年轻的岁月总是纯净而美好,彼此相遇相知相爱,水到渠成。那段日子里,他们的同姓,还经常被同学打趣,说他们上辈子一定就是夫妻,沈素素是沈叶的表妹,是他的“王语嫣”。

然而,金童玉女的传说,很快就遭受了流言。

倔强的素素亲自去验证的时候,正看到沈叶和陌生女孩紧握的双手。

不管中间经历了怎样的腥风血雨。素素最终选择的,都是原谅。

她爱沈叶,她拖着那颗破碎的心,击退一个又一个他身边所出现的,莺莺燕燕。

直到毕业后那一年。她终于,自己选择将这段感情,终结。

“季末,沈叶说过,你是一个好姑娘。所以,我今天来找你,是不想有第二人,再踏入我的后尘。”

“季末,你不知道,沈叶,已经结婚了。”

季末在这一瞬间,仿佛失聪。大脑的记忆碎片,开始一点点地瓦解,她甚至开始听不清素素的话语,只好猛地摇摇自己的头,告诉自己,要坚持到最后。

“他家有着庞大的家族企业,他的父亲,已经为他规划好了他的婚姻。在我们毕业的那一年,他的父亲就已经为他和那个女孩做了结婚登记。”

“他父亲的企业,就在北京。沈叶,就是北京人。”

季末忽然就想起记忆里的那通电话,那个时候,她曾经那么义无反顾的去信任他。而现在呢,都仿佛成了笑话。她知道他多少,又有多少,她被瞒在了其中。干涩的眼睛终于控制不住。

“傻姑娘,离开他吧。”沈素素站起身,轻轻地拥抱颤抖的季末。

这是一个疼惜的拥抱。

因为痛过,所以懂得。


沈素素走了。这个温暖而善良的女孩子,并非像季末之前所想,是来带走她的沈叶。这一站,只是素素旅途中的一站,偶然遇到沈叶的那一刻,她才发现有一个女孩,已经快要变成了第二个自己。

季末在机场,送别了沈素素,沈叶,却没有出现。当她再看到沈叶的时候,他坐在家中的沙发上,一旁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香烟的残骸。

“末末,你也要离开我了。”沈叶静静地看着窗外,北京干燥的天气,似乎又要扬起了沙尘。

“素素,是来劝你离开我的。我知道。”季末看着他,这一刻的沈叶,仿佛失去了所有耀眼的光辉,就像一张灰白相片里的人物,苍白而孤独。

沈叶站起身,来到落地窗前,地面上车水马龙。那种繁华和屋中的寂静,构成了强烈的反差。季末看着他的背影,那样高大,也那样无助。

沈叶告诉季末,他的父亲,就是北京赫赫有名某企业的总裁。他和他的父亲,关系一直不好。十七岁那年,父亲将他的母亲驱逐,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他却不能为他的母亲做些什么,而自己也变了,一任又一任地换着女友,来填补自己的心。

毕业那年,为他安排的婚姻,擅自做了结婚登记,也只是父亲商场上的一笔“买卖”,与他的经济利益挂钩。也就是那一年,他父亲为他操办婚礼,他逃离了北京,来到武汉。

“那天的那通电话,就是我的父亲打给我的,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已经回来了,他让我回去,跟那个女人,完婚。”

“素素是我第一个,真正用心爱着的女孩。也是她纯真善良勇敢,让我无法自拔。她会去劝你离开我,在我的意料之中。”

“你们,很像。都是洁白的莲花,不该因我,而被污浊。”

“你走吧。”

沈叶闭上了眼睛,无力地挥挥手。他何尝不恨这个真实的自己,活在虚幻的世界里,留不住每一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孤独的,都只有自己。


季末一个人,走在路边,昏暗的路灯虚虚晃晃,看不清行人的摸样,模糊了道路的方向。

季末停下来,蹲在黑暗的角落里,捂住脸,痛哭失声。

沈叶,没有预先告诉她,就闯入了她的生命,也没有告诉她,又离开了她的生命。她摸着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里明明在跳动,却好像已经被掏空。

她甚至都没有得到过他,唯一而纯粹的爱恋。

季末开始努力的工作,她需要一些事物来麻醉自己。她是一个好市民,她无法选择堕落,去解脱自己的情绪,她只能拼命的工作。

报社要求增加一栏
情感专栏,季末联系不到作者,每天忙的焦头烂额。总编已经下达了命令,再不完成任务,就自己解决。

季末办不到,她无法再书写爱情,她无法再想起他。每一次回忆,都是一次残酷的刑罚,让她呼吸困难。她知道,她无法解脱。

沈叶的名字,已经让她画地为牢。她要用泪水,一次次地去偿还这场错误的相遇。

又一次失眠了。季末的睡眠,变得越来越少。每当她难以入睡的时候,她都会带上耳机,听着久石让的钢琴曲。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瘦削的脸庞,挂满泪痕。

沈叶,这个名字,曾经是她的全部,是她的爱,她的温暖,她的希望。她也曾执着地相信,她会穿上最美丽的婚纱,做他最美丽的新娘。

无法控制的,泪流满面。

沈叶,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我很想你。


这一年,冬至。北京的天空,没有了鸟群飞过的声音。

季末辞职了。

总编问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她的事业,才正有起色。季末说,她想去一个地方,她把她的心,丢在了那里。现在,她要找回来,还给自己。

总编并没有接受她的辞职报告,而是告诉季末,她获得了一次无期限的假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找回了自己,再重新归队。

走出大楼,季末裹紧大衣,慢慢前行。路过街角的一家服装小店,听到音响里正放着一首苏打绿的歌。

“ 那一瞬间 你终于发现/ 那曾深爱过的人 /早在告别的那天/ 已消失在这个世界 /那一瞬间 /你终于发现 /

心中的爱和思念/ 都只是属于自己

/曾经拥有过的/纪念……”

季末一个人,站在冬日的路边。某种情绪,已经将自己全身蔓延。

飞机平稳地降落,抵达武昌。

这一刻,季末静静地站在这座城市的这一端,任由回忆波涛汹涌地泛滥。

江面传来悠扬的汽笛声,季末看着渡船慢慢地前行,那是沈叶已经遗忘的诺言,他带着她,游遍了武汉大街小巷,唯一落下的,就是这江面的渡船。

沈叶曾笑着说,“季末你等我,等到有时间,我一定带你去做一次轮渡,我要亲自拍下你头发被吹乱的小模样。”

江水哗啦啦地作响,此时此刻,季末孤独地站在轮渡上,一个人,完成了两个人,彼时的梦。

季末看着远方的街道上,似乎有一个熟悉的影像行色匆匆地穿行在路人中间,再眨眨眼,又消失不见。

周围的景色,模糊成了一片。

季末抓紧了护栏,对着长江,大声的喊。

沈叶,再见。

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季末看到沈素素的短信的时候,正在赶去回京机场的出租车上。她告诉司机师傅掉头,自己看了看手中的飞机票,打开车窗,扬手让它随风飘远。

沈叶迟来的婚礼,举行了。地点就在武汉,时间就是今天。

素素在现场,问季末要不要见他最后一面。婚礼过后,他将远飞欧洲。

季末到现场的时候,沈叶正在给那个女孩温柔地带上戒指。

他说,他会守护她,一世安好。

他也曾对她说,宝贝,我会护你一世安好。

季末站在角落里,看到沈叶扬起的脸庞,完美精致,那一丝寂寞苦楚隐藏在眉间,很快就消失不见。

云淡风轻。

季末深深地看了看他,转身,走出了这场盛宴。

  

一月十四日,北京。

季末敲上最后一个符号,保存。合上笔记本的那一刻,她知道,她的爱情,到此为止了。

这是季末,选择终结自己这场伤痛的另一种方式。等到用泪水浇灌过每一行,划上句号的那一刻,她也为自己的
故事,剧了终。

那一年的江城,不会再流泪。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