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下)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胡疯子
2020-08-26 21:00

各位亲爱的读者,最近更新的《那个保险理赔员为了骗保杀害了妻子》因为故事比较长,所以新来的编辑将故事分成了三部分,中间间隔的时间过长给大家带来了不好的体验,非常非常抱歉。今后我们尽量短文一次更,长文最多分两次更。

作者都有自己其他的本职工作,兼职写文有时候时间上安排不过来,更新不太快,但他们都是以诚挚的心跟大家分享好故事

希望大家理解。感恩!


前情回顾:马哥是一名保险理赔员,有着丰富的保险”核保“与”核赔“经验。

后来马哥的女儿检查出了急性髓系白血病,好不容易在大家的帮助下病情得到控制,但是没多久马哥的妻子仝艺开车带女儿去医院的途中发生车祸,妻子和女儿当场死亡。而马哥也被人举报“杀妻骗保”,被警方带走调查。

律师调查得知举报马哥的是跟马哥有财务来往的修车行韩老板,马哥也因为悲痛拒绝称述,正一筹莫展,突然一个人的出现让事情有了转机。


前情提要请点这里↓↓↓


就在我为了马哥的事儿焦头烂额甚至有些绝望的时候,一个人的出现,让事情彻底出现了转机。

这人姓王,当年曾经在我们公司工作,说起来跟马哥也算是同事一场。

老王四十出头的年纪,是个老烟枪加酒腻子,身材发福、略微谢顶,一双小眼睛整天跟睡不醒似的的似睁非睁,一副典型的中年油腻男形象。听马哥说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工作的时候比马哥早入司两年,也曾经带过马哥一段时间。但他在工作上一直都没有什么起色,既不招领导待见,跟公司其他同事也没啥交情,平时除了抽烟喝酒就是爱玩个游戏,所以后来一直升不上去就跳槽了。一开始跳的公司还不错,但他在工作上一直吊儿郎当的,所以没干多久就又跳了,而且公司越跳越小,如今在一家保险代理公司里上班。

其实我们干保险的,尤其是内勤人员,因为工作压力、福利待遇等等原因,跳槽是常事儿,但真正能跳好、甚至是跳出圈子在新领域风生水起的凤毛麟角,大部分人跳来跳去基本上都是在保险这个圈子里,无非是从这家公司跳到另一家公司而已。一来是因为专业原因,二来其实也是我们在这行里时间久了,受圈子和技能限制,想转别的行业也干不来,其实挺悲哀的。

我跟老王不熟并不是因为见面少,而是我很不喜欢他这个人。因为在我眼里他这种人浑身上下几乎就没有啥优点,不值得深交。但这次是他主动找我,说是他能有办法帮到马哥,不过需要我的帮助和配合。

说实在的,我对老王说的话是没有抱一丁点希望的,但是他一上来就做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举动。


他让配合的第一件事,就是调出马哥和仝艺在我们公司购买的左右保险的投保书的影像资料。因为这些东西他是没办法拿到的,而我作为两核人员,则是有这个权限的。

那个年代购买保险都是纸质的投保确认书,投保人和被保险人都需要在投保确认书上签字,缴纳保费并承包后,这些投保确认书的原件就会被存档,而在存档前都会被扫描上传、转换为影像资料,方便利用电脑进行调阅。

老王告诉我,光同情马哥、相信他是清白的,跟单纯地怀疑和议论他一样没有用,要想真正帮他洗清冤屈,我们自己首先得确定他真的是清白的,调阅他夫妻二人所有的投保书影像,就是为了比对签字笔迹,看看马哥有没有作假。

老王说的作假,其实就是代签字。在当年保险行业监管不严的时代,这种代签字的情况在保险销售过程中其实十分常见,许多保险业务员为了促单,经常会在被保险人不在场的情况下,默许客户进行代签字。

甚至有的时候投保人不在场的情况下,保险业务员都会替客户垫付保费,并自己替投保人和被保险人签字。

老王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马哥作为两核部的内勤人员,对于投保以及理赔整个流程远要比普通人了解得多,他要是想作假骗保,肯定能做到滴水不漏。但老王说他的眼睛很毒,而且马哥是他带出来的,要是真作假的话他肯定能看出马脚来。

趁一个大家都休息的周末,我带着老王进了我们办公室,打开电脑进入内网、登录系统,用我的权限调出了马哥和仝艺所有保单的影像。

老王看得格外仔细,足足抽了七八支烟,最后一拍大腿,说这几份保险都没有问题,仝艺的字迹他也认识,这些仝艺的签字也都是她的笔迹,这说明马哥给她买这些保险她都是知情的。老王叹口气,指着屏幕上那些投保书的影像道:“小马的保险意识确实比我强,你看看他买的这些保险,不光有仝艺的,自己的也有不少,我觉得他大概率是在女儿得病之后,觉得生命无常,担心万一他们两口子任何一个人出事,就没人照顾孩子们了,所以他才一下买了这么多。”

老王还告诉我,马哥也在他们公司买了保险,而那几份保险的理赔此时也因警方对马哥的调查而处于中止的状态。不过那几份保单的原件他都想办法看过了,确认了都是仝艺的亲笔签字。

经过这一次的事儿,我对老王的印象大为改观,觉得他真是人不可貌相,作为保险业的老油条的确很有一套。

老王也不客气,大言不惭地跟我说这算个啥,他的招儿多了去了,明的暗的、阴的阳的都有,不过使这些招儿得有个前提,那就是马哥得真的是清白的,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帮他。

老王没有吹牛,他给我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

举报马哥的老韩其实不是那家修理厂的真正老板,幕后老板另有其人。


修理厂的真正幕后老板姓赵,是老韩的表哥。

而这位赵老板曾经在我们公司给他老婆买过一份高额的寿险,后来他的老婆得大病死了,这个案子的理赔就落到了马哥的手里。

经过马哥的审核后,发现这赵老板的老婆在投保前就已经在别的医院里确诊了大病,但是在向保险销售员购买保险时故意隐瞒了自己的既往病史,没有作出如实告知的义务。所以马哥依规作出了拒赔的审核结果。赵老板为此专门在酒店摆了一桌邀请马哥吃饭,并私下承诺只要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让自己老婆的单子顺利理赔,他就给马哥分一半。

然而赵老板的如意算盘并未打响,马哥既没有去吃他的请,也没有答应他的无理请求,而是坚持原则将情况如实上报,最后由总公司作出了拒赔的决定。

老王跟我分析说,修理厂的老韩向警方举报马哥,根本不是他说的想自证清白,而肯定是受到了他表哥赵老板的指使,目的就是报复马哥当年没有让他老婆的保单理赔成功的那件事。

而且他根据自己对这个老韩的调查,分析这里面肯定还有事儿。

这时我对老王已经是深信不疑了,毕竟他在寿险业浸淫二十来年,可谓是阅人无数,我相信他的眼光和判断。

接下来,老王让我联系仝艺嫂子之前工作的财产保险公司的她的几个同事,让我请他们吃饭。我按他说的把跟仝艺嫂子关系最好的那几个同事约到一起,吃饭的时候老王施展三寸不烂之舌,一通感情攻势,跟仝艺嫂子的几个产险同事都成了朋友。

饭后我问老王他这是几个意思?老王神秘一笑,说他正在广泛结交产险界的新朋故交,多多益善,因为他正在干一件大事儿。

我问他大事儿是啥,能不能先跟我说一说,老王故作玄虚给我来了句天机不可泄露,等我搞定后再告诉你吧。


在老王的一番努力下,事情的真相很快就浮出了水面。

仝艺的车祸和向警方举报马哥果然都是汽车修理厂幕后赵老板做的局。

赵老板因为马哥当年拒赔他老婆的保险,一直都怀恨在心,总想找机会报复马哥。

女儿生病后马哥曾经向老韩借钱,老韩接电话的时候,他表哥赵老板就在旁边,等老韩挂了电话后,赵老板就问老韩马哥怎么了?

老韩说了马哥女儿得病的事儿,因为他知道自己表哥跟马哥之间的过节,就边喝酒边跟赵老板多聊了几句马哥,还提到他在女儿生病后给老婆和自己又多买了几份保险。

赵老板想起当年往事,恨意重生,于是他让老韩在马哥去店里保养车的时候,给他的刹车做点手脚。因为当时是冬天,北方城市下雪或洒水后路上经常结冰比较滑,赵老板的想法是,马哥开着这样刹车不灵的车子出去,很容易追尾,哪怕出不了啥大事,给他添添堵也是好的。

然而让赵老板和老韩都没有想到的是,马哥爱人仝艺居然开着这辆车在高速上出了事儿,车毁人亡。

当车子被拉回修理厂的时候,赵老板当时都快给吓尿了,他偷偷给表弟老韩打电话,说万一警察查出来该怎么办?

老韩让表哥别担心,他完全没对车做手脚,是车的刹车盘本来就坏了,而他根本没有给车换新的刹车盘。

当时店里检查出来马哥的车刹车盘磨损严重,他向马哥建议更换。马哥说原厂的有些贵,想换个便宜点的杂牌子。老韩答应了,但其实最后他根本就没给马哥换!而且因为收的是现金,在账目上是查不出来的。

这样一来,警方在对车辆进行调查的时候,会发现车子的刹车还是原厂的刹车,根本没有任何人动过手脚。

赵老板听完后长出一口气,然后突然开口说让老韩向警方举报马哥,老韩说表哥你这就有点太过分了吧?而且现在咱们想把自己撇清还来不及呢,咋还主动去跟警察打交道呢?

赵老板说你懂个屁,既然他的刹车你动都没动,你怕个球啊,而且你越是举报警方就对你越是不怀疑。这次多好的机会,我也要让姓马的尝尝买了保险不能赔的滋味!

于是韩老板不仅举报了马哥,还到处散布马哥在外边欠了一大笔钱和有预谋买高额保险的谣言。




我问王老他是怎么查到这些内情的?

老王告诉我他首先是怀疑,因为他也看到了警方的事故鉴定,同时他也专门去看了马哥的事故车,他是特别懂车的,尤其擅长发现一些常人所不了解的细节。

所以他一下就看出马哥的刹车的确磨损严重,到了必须要更换的地步。一般这样的情况,哪怕是再不专业的修理厂也会强烈建议让客户进行更换的。

他了解马哥,他对车虽然说是一窍不通,但他是个很谨慎的人,对车子的安全性十分重视,不可能因为嫌一套刹车盘比较贵就不更换,所以老王就觉得这事情有蹊跷。于是他就开始想办法接触老韩修理厂里的人,想从他们嘴里得到一些真相。

一番接触下来,他发现老韩修理厂的这些人嘴巴都很严,而且严得有些奇怪,说话都是一模一样的,就跟演练过似的,所以愈发觉得这家修理厂有问题。

最后,老王终于在修理厂的维修主管那里撬开了口子,他向老王说了事情的真相,并给老王提供了他们修理厂内部的收入账单,在那份账单上清楚地显示,马哥的保养费用里是有更换刹车盘这一项的。

我问老王是怎么做到的,他告诉我这事儿简单,像老韩他们这样开汽修厂的家伙,手底下都不太干净,尤其是像他这样规模的大型修理厂,经常会利用自己的一些手段伙同事故车司机进行车险骗保,所以我就找了自己认识的几个车险的哥们,加上仝艺以前的一些同事,搜集了一些那个维修主管骗保的证据。

“而这些东西我只要交给警察,足够给他判刑了。我拿着这些证据去找他谈,他敢不跟我说实话?”

我说了句牛逼,接着问王哥老韩在跟他说了实话后,那些证据怎么处理的?

王哥冷笑一声道:“肯定是给警察了啊,而且我也把他说的话都录了音,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没毛病吧?”

有了老王提供的这些新证据,马哥重获清白,同时他购买的那些保险也逐一理赔到位。

而赵老板和老韩也因为骗保、做假证以及其他的违法行为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马哥被放出来之后,我以为他还会像以前一样继续努力工作,但没想到的是最后他还是离开了保险公司,离开了他为止奋斗十几年的保险行业。

他离开的时候,我问他将来想做什么,马哥说不管做什么,反正是不想再做保险了。

我如今也已经离开保险业,回想起这段往事,每每总是唏嘘不已。

保险,说到底其实是一种人们为了防范风险而发明的一种金融工具,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保险本质上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互助机制。

大家每个人都拿出很少的钱来,凑到一起成为一大笔钱,而在大家当中的某个人遭遇风险时,就从这一大笔钱中拿出远超每个人投入的资金来帮助他。

正因如此,很多人说保险是“以小博大”,其实这么讲没有错,买保险就是个人依托群体的力量,未雨绸缪,以较小的经济投入,在不幸遭遇风险的时候,获得比较大的报偿。这也是保险制度的“初心”。

然而也恰恰是因为保险的这种特殊机制,导致一些人无视保险的本质,而是从自己的贪欲出发,处心积虑地去骗保。这么做的人虽然的确做到了“以小博大”,可他们忽视了这种“博大”的代价,是被保险人的生命与健康。健康和生命是无价的,无法用金钱的尺度来衡量,真出险的时候,无论给多少的赔偿,其实都不足以弥补那些遭遇不幸的人和其家庭所承受的伤痛。

而保险最大的价值,就是在风险到来的时候,通过这种“放大”的功能,来保障活着的人的生活,这才是保险最大的意义。我希望看到这个故事的朋友,都能理解保险和保险人,好好利用保险规避风险,合理规划自己的人生,永享健康和平安。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