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你也正喜欢我
情感 生活

情感故事:还好,你也正喜欢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叁柒
2020-08-27 06:00


李弥浅和顾桥率领证那天,李弥浅的闺蜜陆三三和顾桥率的好基友李轻白在烧烤摊上喝的烂醉。李弥浅用尽力气控制住陆三三,生怕她挣脱自己淑女人设,酒性大发跳到桌子上疯狂自嗨。

“小三,来来来,再来一杯!今天劳资真的太高兴了!顾桥率结婚了,顾桥率结婚了,听听这主语是不是很突兀?竟然有人肯嫁给他!老子太想哭了,辛苦浅浅了!你这颗会移动的好白菜亲手把自己送猪嘴里了。你的伟大付出将被全人类歌颂!”

李轻白感叹完毕无视身边好友威胁的眼神,仰头饮尽杯中啤酒,拿过陆三三的酒杯倒满整杯,泡沫顺着杯壁肆意流淌在桌上,盛情喷发。

陆三三早已经喝到瞳孔都不聚焦,手在空中挥舞几次才捉到杯子。

“哎呦,小三儿,你喝多了!”

“姑奶奶,我,你姑奶奶我陆三三怎么可能喝多了?”

此刻陆三三的舌头变成了浸水的海绵,厚重得抬不起来。

李弥浅夺下陆三三的酒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两个结婚了呢?你们成双成对把酒言欢的劲头是准备要笑死我么?”

陆三三盯着李弥浅许久,久到李轻白安静下来也望着对面的两个女孩,久到顾桥率从手机里拔出视线也投向李弥浅。陆三三哇的一声哭出来,头枕在李弥浅的锁骨上。夏天的衣服轻薄,能感受到陆三三滚烫的泪划过。

“浅浅,你结婚了!我真的很高兴,很高兴!高兴犹如办了我八十岁寿宴,来的嘉宾都是五十几岁的小鲜肉。可是你没说出过他为你付出了什么,我听到的都是你喜欢他。”

陆三三坐正了身子,把泪珠用手一抹,颇有几分东北大汉的风采。

“浅浅,我看出来你卑微、自我渺小的喜欢,我好心疼你,你那么好!不需要这样喜欢一个人的……如若有天顾桥率负你,我就剁了他给你包饺子吃。你愿意的事情我都支持你!新婚快乐!李弥浅!我的好朋友!”

李弥浅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强忍住没有留下。

伴随响亮的干杯声,李弥浅祝自己新婚快乐!

把陆三三和李轻白送回家,车里还有挥散不去的酒味。李弥浅把车窗放下,夏夜的风灌进车内,夹着阵阵烟火味儿,闭上眼感受夏风拂面,吹散几分醉意。驾驶位上的顾桥率把车窗关上,打开了空调。

“不是不想开空调,只是吹散车里的酒味。”

李弥浅也喝了不少酒,双颊绯红,眼睛湿润柔和,平时不太爱笑,却在这时盯着顾桥率笑得可爱。

顾桥率把车停在路旁,李弥浅本能回头看向车外,却被顾桥率双手固定转回。顾桥率的脸在靠近,他身上有自己喜欢的洗衣液味道,衬衫是自己昨天熨好放进衣柜里的。洗衣液的味道逐渐包裹住,他的气息靠近,在和自己的气息混合交织。

顾桥率的吻很长,长到李弥浅脑袋空白。这是他第一次吻自己!

发觉到李弥浅的精神已经飞向外太空了,顾桥率结束这个吻,脸红傻笑着把头埋进李弥浅的颈窝。

“嫁给我很委屈么?”

“什么?”

“嫁给我很委屈么?”

“不,不委屈。我很开心。”

“那为什么陆三三会那么说?”

“因为你真的耀眼,我真的暗淡。”

顾桥率松开了李弥浅,目光变得深沉,犹如森林深处望向天空的压抑,一路快速开到婚房。

婚房其实就是李弥浅租的房子楼上一层。一层东西两户,顾桥率买了两户打通。装修设计都是李弥浅自己参与的,家里的每个小饰品也都是自己精心挑选的。

顾桥率本人就是小有名气的家装设计师,同时运营自己的工作室。肯放手让李弥浅自己设计,是因为他知道,李弥浅设计的是家,他设计的只是作品。

电梯显示到了15楼,李弥浅准备下电梯,手被顾桥率攥住。

“你今天成为我老婆了,不能让我自己睡!”

顾桥率霸道说出让李弥浅脸红心跳的话,而他通红的耳朵却出卖了自己。两个人在一起半年,第一次接吻还是刚才车里。

平时顾桥率的工作忙,没办法做到每天陪伴,偶尔陪自己去逛街对于李弥浅来说已经足够了。现如今合法领证,李弥浅还没有想过两个人之间会有进一步发展。

“我……我们……这样太快了吧!”

顾桥率快被眼前傻萌傻萌的李弥浅打败了,合上电梯门后快速按下16楼,电梯门再次开启,拉着李弥浅快步走进婚房。

“浅浅,你今天就是我的人了,是我老婆了,谢谢你!”

李弥浅标准傻笑,脸上有坨赛年画娃娃的腮红。抛除陆三三说的顾桥率,他无可挑剔。正在上升的绩优股,样貌也属于中上等,轻微小洁癖、喜欢小动物……

倘若第三个人知道了他们两个人是夫妻,肯定祝福李弥浅修福份,得个优质老公!所以,顾桥率何来的感谢?李弥浅更想要感谢,感谢两个人有交集然后未来的
生活里相扶到老。

“其实我更感谢你,你那么好,而我还不够好!”

“你就是傻,你很好,你在我心里完美!好到我现在亲你都要小心翼翼,美好易碎,怕你破碎。”

煽情的情话和顾桥率炙热的吻化在李弥浅的唇上流连,李弥浅感觉周围的氧气稀薄。两个人被封在真空罐子里,氧气在一丝丝被抽走。迷离的感觉让自己贪恋,置身外太空的失重感。

发觉到顾桥率身后那执着的眼神,李弥浅从失重的外太空落回地球。拍拍顾桥率的后背,指了指他身后。待顾桥率与身后的眼神交汇,苦笑一声。

附在李弥浅耳边说:“来日方长,不急于一时吃掉你。”

李弥浅感觉脸上的热度快要转移全身,绕出顾桥率的怀抱。

“二狗,来,妈妈抱抱!”

原本执着的眼神顿时摇晃着尾巴扑到李弥浅的腿边,嘴里还哼哼唧唧的撒着娇。这只名字就叫二狗的狗子是顾桥率养的,是不到一周岁的赤柴。二狗可谓是狗界红娘,如果没有二狗,就没有今天可以亲亲老婆的顾桥率。一只为主人婚姻操碎了心的二狗子,多么爱家爱主人。

二狗三个月的时候被顾桥率带回家,赠送的原主人是当地著名画家的遗孀,她本人也是书法爱好者。起初接手女主人的案子,顾桥率毫无灵感。设计出来的作品客户始终不满意。

顾桥率也试着找女主人沟通,希望更换其他设计师来为她设计,她每次都微笑不言语。

职场上升顺风顺水,偶尔有点刁钻的客户,也都可以交付满意答卷。奈何一次次被退回的设计图是血淋淋的事实,莫非自己黔驴技穷?顾桥率开始陷入无尽的自我否定,他决定亲自登门拜访女主人。

女主人现居住在澄南区的秋月婉晴别墅区,一下车入眼即是中式亭台风格的庭院,修剪整齐的绿植与青石错落。江南烟灰色外层青瓦的三层小楼入户门处皆为原木回廊。回廊的顶部是玻璃顶,步入其中沐浴阳光或者感受雨季都是别样享受。

女主人推开门三只柴犬也跟着出门迎接。那天女主人请顾桥率品尝了她先生最爱的碧螺春,自然给他讲了很多先生曾经相伴的光景。

“我家先生真是执拗,我不爱喝这中规中矩的碧螺春,被他生生带成了不离手。我不喜欢宠物在家里胡乱奔跑,他却偏偏养了三只。可他这个人,终究还是三分钟热度,现在不就留下我自己,帮他继续喜欢着他喜欢的么?你看!中间的那只叫落雨,再有一个月就是狗妈妈了。”

女主人眉眼皆是爱恋,仿佛透过她的瞳孔看到了她心爱的人。

顾桥率心动一颤,他早就听闻女主人和她先生恩爱,可惜先生肺癌走了。脑中突然构画出傍晚余霞,女主人和先生依偎在庭院凉亭中,画架上是一幅不着急完成的作品,画笔在桌上凌乱着。三只狗狗在草地上奔跑。桌上的碧螺春沏好不涩……

“能在您家品茶很荣幸,下次拜访我必定带着您满意的作品。”

顾桥率几乎一周没有合眼睛,终于把他最后全部手稿交给了女主人,作品名叫:夕念。女主人看到后眼中噙着泪,转身从书房里拿出一幅先生画的山水赠送顾桥率。

“这幅画是先生生前最得意的作品,我不懂画,送给你吧。刚去宠物医院检查了,落雨的宝宝多,生下来我照顾不来,你到时候过来带走一只吧!”

就这样,二狗出现在了顾桥率的家中。顾桥率对二狗很好,可是工作忙起来,脑中所有空间都是工作,想起来的二狗的时候,二狗已经疏远自己。最近工作室接到了案子多,几乎天天忙到凌晨回家。回家看着二狗撕烂的鞋子苦笑。


难得的周末,李弥浅躲在被窝睡懒觉。十点钟了,隔壁的小柴犬准时跑到阳台哀嚎。李弥浅拉过被子蒙住头顶,小家伙从哀嚎增加到了挠墙的声音。无奈去冰箱拿出来鸡胸肉走到阳台。

小柴犬看着李弥浅出来的身影,尾巴欢快地晃着。

“我说小家伙,你就不能让我多休息一会儿。每天准时打卡,姐姐真的很累啊!”

李弥浅租的房子阳台是半露天的,和邻居的阳台仅有及腰的矮墙连接。平日里鲜少与邻居有交集,仅能从阳台晾晒的男士衬衫判断出邻居的性别。

自从邻居家的狗来了,每天准时十点钟阳台哀嚎。若是哪天不叫了,准是邻居在家陪伴。起初,李弥浅听到狗狗哀嚎的声音以为邻居虐狗。寻到声音来源后,李弥浅望着肉乎乎的呆萌小脑瓜笑开了花。

小脑瓜短短的绒毛,肉乎乎的脸蛋还没开始立体。坐在地面上,小脚丫要和身子融化在一堆儿了。李弥浅从冰箱里拿出来鸡胸肉煮熟,用搅拌机打碎晾凉后拿给小家伙吃,每次吃得狼吞虎咽的。

久而久之,这都成了习惯,每次路过超市都要多拿上几包鸡胸肉。

“小家伙,你最近长大了啊!你主人是不是应该给我交点伙食费啊!你这吃得越来越多的!”

二狗对着李弥浅汪的一声,似乎同意她的说法。看着二狗吃完了盘子里的鸡肉,李弥浅拿起盘子转身,二狗紧接着哀嚎。

“情况不对啊?你应该吃完睡觉的?怎么还叫?”

李弥浅继续向屋内走,二狗又在哀嚎。狠心快步走进屋内,二狗的哀嚎声音愈来愈大。二狗的哀嚎就是高温烤盘,李弥浅在床上像咸鱼般翻来覆去,狗狗哀嚎的声音始终未停,声音里已经开始夹杂着沙哑。终于李弥浅走向阳台,弯腰把狗从矮墙抱过来。

神奇的是狗狗跟着进了房间,在床边的地毯上蹭蹭,趴在地毯上睡着了。李弥浅摸着小家伙脑袋,笑颜生花。小家伙在李弥浅这里听话极了,一个下午学会了握手。得意的李弥浅不停给陆三三发视频炫耀。

已经凌晨一点了,终于听到隔壁的关门声,李弥浅抱着狗狗去敲门。加班到颓废的顾桥率从沙发上爬起来撑着最后一口气去开门。

“诶?二狗!……你好,我的狗怎么在您那里!”

回头望着客厅,平时摇晃尾巴的身影不在。确实忙碌过头,一进门竟然没有发现二狗不在家了。

李弥浅透过邻居的身后看到客厅凌乱的衬衫在地上铺满,餐桌上还没有收起来的泡面碗。怎么也没办法和眼前的邻居联想到一个人,眼睛下浓重的黑眼圈证明邻居最近加班频繁。

虽然身上衣服有些发皱,却很干净,代表邻居算得上是个干净的人,恐怕工作太忙顾不上家和狗狗。

“你好,我是你的邻居,李弥浅。我想和您聊聊狗狗的事情。”

“哦哦,好的。我家有点乱,您先进来坐一下。”

李弥浅实在没有勇气踏进去邻居的家门,怕自己进到邻居家强迫症犯了,动手整理干净才会谈正事。“算了吧。你到我家坐下聊一下吧!”

顾桥率知道自己家里现在“寸步难行”,拿起钥匙跟着去邻居家。邻居家干净整洁,柚子酱的清香扑鼻,果真是女孩子的闺房。肚子忽然叫起来,顾桥率平生初次感到难堪。

“还没吃饭吧?你先等一下,我帮您煮碗馄饨。我下午刚包的放在冰箱里,很快就能煮好了。”

“实在不好意思了,不麻烦您了。”

李弥浅已经把锅拿出来烧上水,“客气什么?您平时经常加班吧,白天不常看到您。”

顾桥率也确实饿了,一整天没吃饭。看到李弥浅熟练的操作,主动坐在厨房的小吧台,等待着美食。

“我平时工作忙些,经常加班。刚才您说谈谈二狗的事情?怎么回事?”

递给顾桥率一杯温热的柚子茶,看着赖在自己脚边的二狗笑着说:“原来他叫二狗啊!我想和您谈谈二狗的事,您别担心我没有恶意。

我和朋友在大学城附近开了一家小餐馆,平时都是下午上班。估计您平时上班时间早,不会发现二狗的异样。主要是二狗同学每天十点钟准时回用哀嚎叫醒我,有些影响睡眠。”

对面浅琥珀色瞳孔让人在焦急中安定下来,自然放松。温热的柚子茶进口,微苦酸甘,缓解几分压力。

“实在不好意思,我也带他去看过医生,医生说是因为缺少陪伴,二狗才会撕东西、乱叫,宠物医生告诉我尽量多陪伴,别让二狗感到孤单。我会努力多陪陪他,尽量不让他打扰到您。”

“不不不,邻居先生。您误会我了。虽然二狗会打扰到我,但是他也可爱到我。我想和您说个建议,您感觉如何?

您平时工作很忙,一早就出门,而我呢?每天下午一点去上班,这上午期间二狗就交给我带,为了我的优质睡眠,也为了二狗不孤单。狗粮数量您告诉我就行……”

望着李弥浅真挚的眼神,看着二狗在她细白的脚踝上黏住,身后锅内上升的水蒸气在她身后氤氲。瓷白的皮肤,亲切的微笑,挽成花苞的丸子头也恰到好处的俏皮可爱,顾桥率眼中此刻的她真美。

“咳咳,这样不会太麻烦您了么?”

收起来自己看痴了的表情,顾桥率回归正题。

“您放心,邻居先生。我养过狗狗的,可以照顾好他的。”

“忘了自我介绍,我姓顾,顾桥率。别这么客气叫先生,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这样吧,李小姐也不能白辛苦,二狗每个月的白天看护时间我就按照宠物店的寄养价格给您,您看怎么样?”

李弥浅回身把模样圆润的小元宝馄饨放进锅内,紧接着拿出碗调汤底。一边搅拌着一边回复着顾桥率。

“顾先生可别客气,叫我弥浅就妥。也别给我钱,我不是为了钱照顾二狗的。况且二狗在我这里的用品和吃食还需要你负责。就这么定了,今天晚上吃过饭你回去休息,二狗就在我这吧!”

“我不能也在这休息么?”顾桥率下意识飘出一句。

“什么?”李弥浅吓到勺子从手中脱落。顾桥率拾起勺子,清理干净放回李弥浅手中。

“我开玩笑的,吓到了么?”勺子手柄处传来他触碰过的温度,李弥浅在脸上顿时反应过来,通红一片。他清理勺子的时候,厨房的射灯投在他的身后。他的长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渐渐明朗。

李弥浅感觉周围氧气稀薄,心跳加速,几乎要蹦出胸腔。


二狗正式在李弥浅家中住了两个半月,顾桥率的工作室总算是进入装修淡季,每天可以准时上下班了。

门铃叮咚响起来,二狗欢快地晃动尾巴。

“知道了,知道了,你爸爸来接你了。”

推开门,顾桥率手里捧着一大束向日葵站在门口。

“嗨,弥浅!”

“这束花不会是送给我的吧!”

“当然。”

李弥浅回头望着茶几上、阳台里、地板上皆是顾桥率送的花,几乎两天一次的频率送到家里。如若顾桥率有事走不开,便是顾桥率的好朋友李轻白亲自送花。初见李轻白,被他打趣面红耳赤。

“哎呦,小嫂子真是好看!怪不得顾大爷忙成狗还惦念着送花!”

脚趾头都羞到蜷缩,房间内的每朵花宛如印着金主顾桥率的脸,不停提示着顾桥率在侵入自己的
生活

“顾桥率,你要是实在不好意思我照顾二狗,你还是把花折成现金吧!钱我拿着开心,花我真的就不收了。这个月买花瓶的资金我都肉疼。”

顾桥率笑着不恼,把花塞进李弥浅怀里,轻车熟路地换下拖鞋抱着二狗窝在沙发上。动作连贯,和进入自己家的男主人一辙。

“二狗,你弥浅阿姨彻头彻尾的财迷!多少女人喜欢花啊,她还惦记折换现金。”

李弥浅朝着天空送了一记白眼,每次看到花包装上的logo都能切肤感受骨肉剥离的痛。这个败家的大猪蹄子!

“弥浅,今天晚上去店里么?”

手里整理着花束、头惯性回头望向顾桥率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桥率已经晃到李弥浅身后。回头的瞬间,李弥浅的唇划过顾桥率的脸。

顾桥率眼神烫人,李弥浅怎么躲闪,他的眼神都准确无误落在自己身上。他长臂将自己圈进,距离是只要两个人的空间。

李弥浅偏过头呼吸,蚊子哼哼般吐出,“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对,喜欢你!”

“什么?”羞赧的人拔高声调。正式交汇目光的两个人,一个震惊,一个爱恋。

“顾大哥,虽然你蹭饭的行为不耻,但也不用撩我的方式偿还!反正我做饭顺手的事儿,你也吃不算多。你别用美色俘虏我,万一我运行二十几年的老心脏负荷不住,心动了,怎么办?”

“美色?啧啧,在你心里印象不赖。弥浅啊,哥哥要告诉你,人是要随心而活的。心动了,听从它的指令便是。”

顾桥率强撩的后果即是自己与二狗被送出门,接连几天都没能见到李弥浅。

微信不回复,电话已关机。顾桥率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丫子,三十岁即将踏入大叔的年纪追起来姑娘还像是青春期的小男生,以为喜欢就是捉弄。吓坏自己喜欢的人,还被自己的狗嫌弃。

二狗和顾桥率蹲在弥浅家门口,丧气散发着幽暗气息。二狗时不时用前爪挠着防盗门,好几天没吃到弥浅阿姨做的元气蛋,二狗都狗生难过了。

二狗的挠门声愈加激烈,看出来拿出准备赖在弥浅家的架势。防盗门沉重推门声响起,李弥浅推门出来,端出来二狗熟悉的粉嫩嫩食碗。瞬间忘记一起蹲在门口的主人,二狗欢腾跳着扑向食碗。

“慢点吃,二狗。”李弥浅蹲下抚摸着二狗天鹅绒般柔软的小脑袋。“二狗来到这个世界还没有妈妈呢,念在李阿姨养育你这么久辛苦的份上,晋升成为你妈妈好么?

这是李阿姨的初次恋爱,我心里怕的要死,生怕初恋未果,看破红尘再也不爱了。你能不能告诉你爸爸,李阿姨春心萌动,想和他谈个恋爱!让他好好待我行么?”

顾桥率蹲下抚摸着李弥浅的头发:“二狗的爸爸说好。”


“什么鬼?恋爱了?谁家的野男人勾引我老婆?”

接到李弥浅的电话,陆三三正在准备下午营业的食材。

“我都恋爱半年了,你竟然没看出来。三三,我是不是已经不是你的最爱了?”

“话说,最近你容光满面、人面桃花的,我还以为又看上哪个电视剧的小鲜肉,自己假性网恋呢?”

“晚上过来吃饭,我和我男票请你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狗屁男票,又没领证,充其量算是个男宠。”

陆三三气愤地把菜刀甩在案板上,是谁家没看住的臭男人勾引我白兔可爱的好闺蜜。

“其实坐实男票称号了,今天他说天气不错,适合领证就领了证,婚房都快装修完了。”

“你等着我,一会儿杀到你家,带着我的传家屠龙宝刀灭了你男人!”

陆三三围裙都没摘下来一脚油门杀到李弥浅家里,因为有钥匙直接开门进入。

“汪汪汪。”

“什么时候养了只表情包?”陆三三是柴犬表情包的忠实用户。

“我男票的。很早前就在我家了,说起来要不是因为他,我们还不可能在一起。”

看着闺蜜掉进蜂蜜罐般甜蜜,陆三三更是想屠龙宝刀灭了那个男票称呼的男人。

“奸佞小人,趁着我事业上升阶段拐走我女人!还用计,萌宠计更是狡诈!他先告白的么?”

搅拌果酱的手迟疑了,李弥浅摇摇头。

陆三三分贝提高,“那是他主动使用萌宠计的?”

李弥浅搅拌果酱的手彻底停下。

陆三三见状,赶忙一串追问。

他说过喜欢你?李弥浅摇头;前两天过生日,他没给你庆祝?李弥浅只收到他的银行卡,庆祝嘛只能继续摇头;没带你见见他的朋友?李弥浅感觉自己化身孩子手中的拨浪鼓了。

心里烧焦的味道和锅里焦糊的果酱一个味道。自己还未想过为什么自己痴傻着恋爱,忽略里别人恋爱里常见的亲昵、誓言和拥有。自己拥有了称号,却没能拥有……爱情么?

回望两个人,顾桥率名牌大学毕业,家境还算殷实,事业也算风光。自己没有一技之长,更不要提学历与收入,和顾桥率是两个极端。那顾桥率是不是出于良好的家教没有拒绝自己的表白,而后的日子感觉自己还算听话,勉强结婚也不是什么糟糕的决定。

或许,是自己太过于听话才成就了这段感情。

其实李弥浅见到顾桥率的第一面,心就已经由不得自己决定了。深知顾桥率优秀,也愿意成为不会发光的月亮,偷偷看着心中的太阳。

陆三三收起来愤怒,郑重地与李弥浅聊了两个人的所有相遇、相恋、直至结婚。听完后扶额,家里的白兔还没吃下狐狸姐姐修炼的金丹,懵懂无知被搅了一池春水,春水干涸,河床也爱着呢。

晚饭会面,李弥浅忧心忡忡,微笑都是挤出来的。

毕竟有李轻白插科打诨,气氛不会冷。陆三三用酒熄灭所有火气,路是弥浅自己选的,不合适那天大不了自己陪她重新走一次。 

 

顾桥率洗完澡看到李弥浅抱着二狗在沙发发呆,窝在弥浅腿上的二狗惬意,李弥浅失了魂。

“发什么呆?”熟悉的沐浴露味道靠近。

“没发呆。”

“晚上吃饭就感觉你有心事,怎么?怕和叔叔交代我们领证的事情么?我今天已经和叔叔通过电话了,叔叔说让我们过两天回老家一趟。我有信心让叔叔放心的。”

李弥浅愣中缓神,“你怎么有我爸的电话?”

“很早之前就有了,有一次你睡着了,叔叔拨来的电话,是我接听的。不信你看,我还有叔叔微信呢!”

“算了,不看了。我爸肯定喜欢你,可我……”深深叹了口气。

顾桥率扶正李弥浅,让两个人视线水平。“我的傻姑娘,你到底胡思乱想啥?你难道不知道,我娶了你,是老天爷对你的不公平,对我的极其优待么?”

眉毛拧在一起,李弥浅满脸不可置信。

“你先说年龄,我三十岁的老男人娶了年华正好的你,夜里睡觉我都笑出声的。再说你的颜值,不管你的想法,我是打算生个和你一样可爱的女儿,丝毫不愁嫁人。

最后,你善良、细心、贤惠、聪颖……我学到的所有赞美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你的好。我妈早就去店里偷偷看过你,现在小区里谁不知道我有个漂亮老婆!别在乎外在的收入、学历什么的,证明的只是附加社会地位,不是本质的人。别自卑,你是我见过最想让我说一辈子情话的姑娘。”

顾桥率像黑洞,捉住李弥浅所有感官,让她在漩涡吸力中不停沉沦。

“说一辈子情话么?我都没听过你说,你说你爱我。”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都怪我爸的奇葩教育,他说身为男人要恋爱付出百分之七十的爱,结婚后付出百分之百的爱。让你都感觉我不爱你了,我爱你,我爱你,我全部说给你听,你听腻了,我就在心里说。”

李弥浅害羞躲进顾桥率的怀里,紧紧揽住怀里的爱人,却听见二狗哀嚎。大家都忘了窝在李弥浅腿上的二狗。二狗跳出怀抱,抖了抖毛,回头看着两位主人在互啃。人类之间的问候方式狗生不明了啊!

吻长长,爱很甜。

“弥浅,喜欢上你是我做的最耀眼的事,因为你照亮了我的人生。”

“我也是,你是我耀眼的太阳。”

“还好,你也喜欢我,不然我就失去了所有光芒。”

夜长长,余生更长,庆幸喜欢彼此,让爱更甜。

——————

“对了,老公。李轻白最近加班眼睛不好了么?为什么看着三三的眼神怪怪的。”

“老婆,那叫轻浮。”

“嗯?”

“不重要了,再叫声老公听听!”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