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无人生还
故事

短篇故事:当晚无人生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墨鱼
2020-08-27 07:00


雾,浓厚的大雾笼罩在摆满集装箱的码头,码头深处隐有哀嚎声传出,浓雾渐散,身着警服沾满血迹的警察,落荒而逃半裸的毒贩,渐显身影。

李玟站在码头集装箱前,傻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血,昔日的同伴手持警棍抓住毒贩,在与毒贩纠缠时,自卫扬起警棍,瞬间场面迸发出鲜热的血。

混乱,数不清的警察,数不清的毒贩在烟雾缭绕,分不清状况下,四处逃串,互相搏斗厮杀。

李玟恐惧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她移开眼看向失去理智的人群,和一个倒在地上柔弱无力,即将被粗鲁地扔进油桶的女人。

“妹妹,妹妹,妹妹。”

若隐若现地声音不断传入李玟耳中,她感到不对劲。

慌乱中,李玟趁同事抓其他毒贩的间隙,拉起被塞进油桶的女人往码头外跑。


“姐,姐? ”

“嗯?”李玟转过头来看向坐在沙发上疑惑看着自己的李萍,她反问:“怎么了?”

李萍奇怪地瞟了李玟一眼,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苹果道:“你看个新闻也能这么入迷?叫了你好几声都没理我。”

思绪逐渐回笼,李玟看向正在播报的晚间都市新闻,她深叹一口气,起身向房间里走去,嘱咐道:“以后你晚上少出去点。”

李萍没有把李玟的嘱咐放在心里,她看向还在喋喋不休,播报新闻的主持人,不满地嘟囔,“我又不是警察,又不用去追查匪徒,我怕什么。”

李玟身形一顿,电视机里主持人播报新闻的声音清晰地传入李玟的耳中。

“当年参与轰动全港的港城9.16事件的警察,仅3人生还,现如今参与港城9.16事件,最后一名警察也已在跟匪徒搏斗中身亡。”

当年如果不是她走的快,现在也应该是一具死尸了吧。

跟匪徒搏斗身亡,那些特警都是在和不要命的毒贩中摸爬打滚的人,区区一个匪徒怎么可能会威胁到他们的性命。

这是有人在索命啊。


李玟像往常一样,将积蓄了几天的垃圾袋提起,打开门往外走。

刚开门,李玟看见门外站了一个身姿健硕、浑身散发生人勿近气息的男人。

李玟少有的经验告诉她,事情不对劲,她立马关上门,动静很大的跑向卧室窗户口,将窗户打开,营造出她从卧室窗台,往隔壁的居民楼跳过去的假象。

“嘭”的一声巨响,木门被粗暴的男人踹开,男人没有丝毫犹豫地直接向窗户口跳下去。

躲在窗帘背后的李玟,心惊胆战地数着自己的心跳,一秒两秒……三十秒。时间一到,藏在窗帘后的李玟,迅速地冲进厕所,将自己藏在洗漱台下的铁盒子拿上,爬上厕所通风口,顺着厕所外的铁管向下滑。

滑到地上,李玟警惕地四处观望 ,将铁盒藏入怀中,装作与常人无异地向大街上走。

刚走出小区街口,李玟就看见街口停着几辆黑色小车,旁边站了几个身穿黑色西服,脸上面无表情的粗壮男人。

她将铁盒夹在腋下,若无其事地朝那群黑衣人走过去。当李玟越过那群人时,有熟悉的声音在李玟身后响起,“你还想躲到哪里去?”

李玟心里一颤,她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于是拔腿就跑。

可她哪里是一群男人的对手,刚跑到拐角,李玟就被刚开始那个男人,压在墙上不得动弹。

还没等那人说话,李玟就首先示弱开始向那人求饶,“当年的事,我没有参与,当时我家里有事,到了现场我又立马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周致远听到李玟的话,沉默下来,好半晌他才询问道:“当年的事你还记得什么?”

“没有,我什么都不记得。”李玟见事有转机,连忙求饶。

周致远捏住李玟的手,将李玟翻转过来,目光锐利的紧盯李玟。

“你有没有看见我妹妹。”

听到当年萦绕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的字眼。李玟头皮发麻,脑袋放空,她惊恐的与周志成对视,快速否认,“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周志成眼神微动,他低下眉眼,缓慢松开李玟的手。

李玟不敢轻举妄动,她贴着墙角,看向街口车水马龙的汽车,静默地等着领头人发话。

街口陆陆续续有行人走过,向李玟投来奇异地眼神。李玟受不了此时的氛围,她打破沉默,小心翼翼地出口询问:“我可以走了吗?”

身后的黑衣人附在在周志成的耳边耳语了两句,周志成眼眸沉重地扫向李玟,随后他撤离李玟几米远,疲惫地挥了挥手说道:“你走吧。”

李玟虽说不知道眼前的男人为什么那么容易让自己脱身,但为了自身安全,她没有探究过多。

随着李玟的走动,夹在咯吱窝的铁盒不受阻力直接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地响声。

李玟下意识地向男人看过去,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神色慌张地立刻蹲下去捡掉落在地上的铁盒。

“这是什么?”

周志成宽厚有力的手掌紧握住李玟纤细无力的手臂,敏锐的双眼紧盯李玟。

“是家里的钥匙和其他证件。”李玟稳住心绪尽力平和地解释,“我喜欢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一起。”

周致远不肯放开李玟,他盯着李玟闪躲地双眼,厉声询问:“你知道我会来找你?”

“不是!”

李玟突然激动起来,她用力甩开周致远的手,从周致远的手里逃了出去。


从周致远手里逃出来的李玟,立马打车去李萍的公司,将李萍从公司强行拉出来。

被强行拉出来的李萍不满地向李玟抱怨,“姐,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我还在上班呢!”

李玟不知道要怎样跟李萍解释这一切,她紧拽李萍将李萍带回家,让李萍收拾行李。

“我们要搬家,换个地方换个城市生活。”

“你疯了!”李萍生气地叫嚣着这一切,“姐,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开始说胡话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现在的工作,我为什么要搬家。”

李玟没有把李萍的话当一回事,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顾自得帮助李萍收拾行李,准备离开这个城市。

“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李萍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你到底怎么了?”

李玟失魂落魄地抬头看向一脸愤怒的李萍,急促说道:“他来了。”

“他?谁?”

李玟没有解释清楚,她不希望李萍跟那个男人走。

李萍不知道李玟到底想表达什么,她发泄地将李玟塞入行李箱的衣服拿出来,“我不知道谁要来了,但我现在只想做好现在的工作,奋斗一个更好的未来,不会走。”

李萍不悦地瞥了一眼李玟,嘟囔道:“不知道又发什么神经,我要去上班了,要不然被老板发现了又要扣工资了。” 


李萍的坚持,让李玟没能搬家,也没有换工作,她还是在和田广场的咖啡厅当咖啡师。

“一杯摩卡。”

清冷地声音传入耳中,李玟猛地抬头看向站在柜台前的男人,她忍住想要逃跑的冲动,将调好的摩卡递给他。

“周致远,我的名字叫周致远。”

李玟不懂他的意思,闪亮的星眸疑惑地盯着周致远看。周致远经过多年的打拼,脸上留下了很多岁月的痕迹,他不自在地蹭了一下自己粗糙,留有不少细小疤痕的脸。

“上一次,是我误会你了,不好意思。”

李玟自己心里有鬼,她脑袋发蒙的低眉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你在这里工作很久了?”

“嗯。”

场面陷入沉默,周致远抽出放置在点单台的宣传单,随意地问道:“你父母呢?”

“去世了。”

听到回答,周致远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他笑着反问道:“去世了?”

李玟眼神不善地盯着他问道:“嗯。”

周致远没再说话,他拿着咖啡走到了角落卡座。

一连几天,李玟都能在咖啡店,看见那天的那个男人。

刚开始李玟还害怕男人会害自己,但几天都没有动作之后,李玟对男人的警惕渐渐放下。

咖啡店的玻璃门被推开,一阵冷风吹来,李玟情不自禁地抬头去看进来的人。

还是他,只不过今天他穿的很严实,全身上下只露了薄凉的唇。

“一杯摩卡。”

清冽地声音传到耳中,她没等点单员跟她报备,就开始着手准备。

站在点单台前的周致远照旧没有走,他停留在点单台前耐心地等待咖啡。

李玟低眉将调好的咖啡递给周致远,没等她将手收回来,周致远开口问道:“你想要离开吗?”

“姐。”

李萍焦急地从门外推门进来,她语速急促地催促道:“姐,快给我调几杯多糖女生爱喝的咖啡,我领导马上就要,你快点。”

李玟被突然冲进来的李萍,惊得四肢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僵直。

周致远听到李萍的声音,他转头向旁边看去,眼神中出现了少有的温柔。

李萍见李玟还呆在原地,她又大声叫了两声,才把李玟的魂给招了回来。李萍见李玟总是这样,她不由地数落李玟。

“姐,你总是这样可怎么办,如果被咖啡店的店长发现了,定会辞了你不可。”

李玟看见周致远望向李萍的眼神, 她脑袋空白,麻木地帮李萍调咖啡。

周致远认出李萍来了,他会不会将李萍带走,他会不会...杀了我。

李萍等李玟去调咖啡的时候,才发现站在身旁气场极强的男人,她见周致远拿了咖啡还不走,她好奇地询问周致远,“你认识我姐姐?”

周致远没有说话,他转身走向咖啡店的卡座。

见男人不说话,李萍无辜地瞥了瞥嘴,她八卦地扑向咖啡台询问李玟道:“姐,你是不是认识那个男人啊?他好man啊!”

李玟摇摇头,“不是。”

她将调好的咖啡递给李萍,试探道:“那个男人有没有跟你说奇怪的话?”

“奇怪的话?”李萍努嘴,神色遗憾地说道:“没有。”

没一会李萍叹了口气正色道:“姐,我走了,老板还等着我去拯救呢,晚上一起回家,记得等我,不要因为我要加班,又扔下我一个人回家了知不知道!”

“嗯。”

玻璃门开,焦急的身姿带走了店内的暖气。

周致远缓慢起身向李玟走过来,李玟以为周致远认出李萍来了,她坦然地接受制裁,她知道她躲不掉。

突然外面引起一股骚动,李玟还没来得及转头看过去,她就感觉一股男性冷淡风,向自己迎面扑来。

周致远跳进咖啡台内,手肘卡住李玟的脖颈,向后走。

“不要动,警察!”咖啡厅后冲进一群警察,用枪指向周致远。

听到熟悉的话,李玟想要侧头看向挟持自己的男人,但男人手肘一紧,让李玟的脑袋受牵引力强制向上抬。

“让我走,要不然这个女人别想活!”清冽没有温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李玟心中隐隐约约有股不想面对的恐惧,要破土而出。

周致远完全不害怕这群警察,他掏出藏在衣服里面的手枪,指向李玟的太阳穴,思路清晰地策划着一切。

“把你们的人都扯下去!你们不想在这里再来一次9.16惨案吧?”

追捕周致远的警察面面相蹙。

有个领头,走到警车旁,拿起对讲机,向上级反映现在的情况。

领头得到的结果是,等周致远到人群少的地方再动手。


周致远拖带着李玟向咖啡店后门走,他在李玟的耳边轻声安慰道:“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你跟我走就行。”

李玟内心的恐惧在不断地增加,她口干舌燥,双手抱住周致远勒住自己的手肘。

她怎么可能相信一个杀人狂魔的话,况且她还拐走了他的妹妹。

李玟被周致远带着从后门走进停车场,周致远熟练的带李玟坐上一台吉普车。

一上车,周致远立马将车上锁,不让李玟有机会跑出去,他半威胁半安慰,“不要总想着自己逃,安安静静跟在我身边,就算我死你也会没事。”

李玟惊讶地看向周致远,她傻愣愣地问道:“为什么?”

周致远紧抿唇没说话,追兵在后,周致远熟练的启动吉普车,向街道外开去。

然而还没有开出多远,就有一群警车开了警鸣跟随在周致远车后,周致远加大马力,在匀速行驶的车流中,惊险穿过。

李玟被周致远的疯狂吓到,飚高的车码,迎面而来的窒息感,都让李玟胃部翻腾想要呕吐。

她嘴唇发白,故作镇静地提醒道:“你这是在犯罪,现在你自首还有减刑的机会。”

“减刑的机会?”周致远被李玟的话刺激到,他哼笑一声,般朝李玟大喊,“我这条命就是阎王殿捡来的,我周致远不需要减刑,要么生要么死。我周致远不怕。”

“我怕。”李玟不受控制声音发抖,低声流露出自己的恐惧,极力地在寻求救助“我怕啊,求求你放过我吧。”

“嘭”周致远被李玟的情绪所影响,没看见红灯,吉普车行驶在十字路口,直接被侧面行驶的车辆撞翻。

吉普车在空中旋转几圈落在地上,巨大的撞击让李玟的脑袋受到重创,闪现出近几年来不曾出现过的画面:

一个男人,年轻的男人站在房间局促的对着笑容灿烂的女人笑,“梁乐,你到底要不要嫁给我。”

女人狡黠地地向男人撒娇:“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我就嫁给你。”

画面一闪,有个女人,跪在地上哀求男人,“哥,我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吧!我再也受不了了。”

“梁乐,最后一次,这是最后一次了。”

画面还在不停地闪,李玟被人拽住手,打断画面,从车底下拖拽出来。

有温热的液体从额头流下来,李玟难受的睁眼,抬头看天。

往日蔚蓝的天空早已是一片血色。

李玟还没来得急思索,她就被周致远拉着踉跄地往人群多的地方跑。

周致远身体开始渗血,他低骂一声,开枪将追在身后的警察恐吓住,带李玟穿过人群聚集的路口,向人流少的小巷子里跑去。

脏乱的小巷,两边都林立着破旧的平房,周致远随意挑了一间,破门而入,用枪威胁住户拿出家里的备用药。

李玟呆呆地站在周致远身后,下意识地说出,“你以前都是这样抢钱的吗?”

周致远身形一顿,他把李玟拉过来,抱住她安慰她,“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周致远急切地撕开仅有的医用药,给李玟的额头敷上,他擦干净李玟脸上的血迹,真挚地说道:“你会安全离开,以后再也不回这里。”

“我是警察,周致远我是警察!当年的事情,我在场,我全都看见了,我看见你妹妹怎样被人凌辱,我看见了你们是怎样狼狈,我看见了你们是怎样杀人!”

李玟冷静下来,继续说道:“你妹妹就是今天叫我姐姐的女生,当年你妹妹就是被我带走的。”

周致远紧绷的身体突的一松,他撇开李玟的话题,给自己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带着李玟向港口跑去。

“港口有我的人在等,我们现在赶过去,离开这里。”

周致远不顾李玟的意愿,带着李玟直接向港口跑,但早已追赶过来的警察,已经将整个巷子包围住。

周致远脱不了身,他把李玟放进巷边的垃圾桶里,安抚道:“你先在这里躲一躲,等我冲出去后,再回来接你。”

李玟惊恐地盯着垃圾桶看,她摇头坚决不去,但警察不断地逼近,不容周致远多思考李玟的情绪。他直接动手将倒空的垃圾桶罩在李玟身上。


黑暗,无尽的黑暗,有人在不断地踢砸桶。

棍棒敲打在铁皮上的声音,在桶内产生刺耳的回音。

桶外恶毒的叫骂声、濒临死亡的叫喊、不断传入李玟耳中。

“砰砰砰!”有枪声响起,由远至近的呼喊声不断响起,“妹妹!妹妹!梁乐!你在哪里!”

李玟害怕地抱住头,她不想出去,不想被找到,不想再活在恐惧里,她想远离那样的生活。

她不是梁乐,她不是!

她也没有哥哥,她有个幸福的家,有慈祥的母亲,有严厉的父亲。

她不该执意收留李萍,这样她的父母就不会因为救她,急忙开车去医院,被夜晚在街头狂欢飙车的年轻人,撞得血肉模糊,没了生命特征。

她讨厌李萍,都是她的出现,才会毁了她幸福的生活!

她不想让李萍找到她哥哥,她要让她兄妹俩永远不能想见!就如李萍,害她与父母永世隔绝,再也见不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头顶的铁桶被掀开,刺眼的光芒照射在李玟的身上。

周致远没有察觉到李玟的不对劲,他拉住李玟的手就往前跑,“快走,警察被吸引过去了,他们肯定会及时发现不对劲,跑过来找我们。”

李玟没出声,她一声不吭地跟着周致远跑。

到了码头,李玟看见站在船头,排成一排,饱经风霜的旧人,她站定不再往前,像是在回忆过去。

李玟指着船头,身穿花色衬衫,眼角有疤,看见她,笑得开心的男人道:“哥,他是不是阿成,我记得他最喜欢笑了,每次我不开心,他都会作鬼脸逗我笑。”

周致远震惊地看向梁乐,难道梁乐的记忆恢复了?

李玟脸上有泪水滴下,她依次指着排成一排的人道:“哥,那个剪了平头,总是不苟言笑的,是不是钢哥,我记得他最护我了,每次你凶我,他就叛主,跟我一起骂你。”

李玟把目光转向周致远,红着眼笑道:“哥,你肯定不知道吧。”

李玟移开目光,继续道:“还有看我不顺眼,却在我深陷绝境,拼死护我周全,差点死掉的云柱。”

李玟惨笑一声,嘀咕道:“云修就没云柱这么幸运,现在尸体都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云柱怎么忍住,没杀我。”

李玟红着眼,目光灼灼地看着周致远,哽咽地问道:“哥,今天你还要赔上他们救我吗?”

周致远没有回答梁乐,他看向年岁不小,都已是而立之年的兄弟。

他们看见周致远和梁乐,看向他们,阿陈兴奋的挥手,钢哥温柔的看着她,云柱别扭的转过了头。

李玟看着远处与天空融为一色,鲜活的友人,她微笑着说道:“哥,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要保护的人,他们的生活不应该围绕我转,你不应该拘着他们。”

“哥,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不想再过以前,生死无定论的生活。”

周致远心里一紧,他知道当年是他让她置身险境,被同道人追杀,被警察追捕。

周致远眼角有些发红,他朝那群兄弟,扬起灿烂的笑容。

就如他们初遇时,意气风发,谁也不服谁,却又在共生死后,痛快地欢笑。

周致远轻描淡写的将最真实的心意,捧在李玟面前。

“我发誓以后我们一定会过上平静的生活,不用再过胆战心惊的日子。”

李玟笑了笑,她下巴抵在周致远肩上,侧头轻声说出最甜蜜又最残忍的字眼。

“哥,我不愿意。”


身后有警察追来。

小小的码头围了大量警察,周致远不愿意轻易被捕,他拉住李玟的手朝停放在码头的快艇跑去。

可眼尖的警察,却不想要周致远如意,开枪阻隔开了周致远和李玟。

“走!”

李玟朝着那群,刚才还在欢笑的友人喊到:“快走!”

那群人听见她的话,不走反而都谨慎的向她逼近,想将她营救出去。

李玟好像看见似曾相识的场景,每次她深陷险境,都是这群人,奋不顾身的营救自己。

她,不是警察,也不叫李玟,她才是那个逃出生天,被人收留,改名换姓的人,她是梁乐,是跟周致远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互称兄妹的梁乐。

是她一直在麻痹自己,一直在逃避过去的自己。

“砰!”

梁乐看见阿成被击中倒在血泊,梁乐僵住了表情,她想哭哭不出,想喊喊不出,像是被禁锢住,不能动弹。

直到耳边传来周致远,喊叫阿成的声音。

她才出了声,歇斯底里地喊道:“不要!”

阿成像是没有察觉到痛,他还是扬起微笑,一如从前,扮鬼脸逗她笑。

梁乐看着这一幕,再也承受不住,痛哭起来。

周致远和钢哥,还要冲过来救她。

梁乐心生悲凉,拿起不知何时掉落在身边的枪,熟练的压枪,她不能再将其他人拖下水了,她和周致远欠他们的,她都得还。

梁乐抬起枪,站起身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警察面前。

“不要!”周致远看见对面的警察瞄准梁乐,他大声吼向对面,内心焦急地冲到梁乐身前,为她挡枪。

梁乐把枪,顶住太阳穴,面向钢哥,笑容温柔的轻声劝说:“走。”

“砰!”

两声枪响同时响起。

周致远哀伤地看着在她面前举起枪,顶住太阳穴开枪倒下的梁乐,他双腿失力跪下,用手摸上腹部中枪的位置,喃喃道:“为什么。”

倒在血泊里的梁乐,忍住蔓延全身的疼痛,艰难地说出:“哥,你杀了那么多人,该还。”

她苍白的脸扬起笑道:“哥,放过他们吧,我陪你。”

周致远受不住力倒在梁乐身边,他哀伤地说道:“梁乐,他们是自愿的,我劝过了,劝不住。”

“哥哥已经找到你的亲身父母,答应要把你送过去的啊。”

“哥哥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哥哥不要你陪啊,哥哥只想要你幸福,你为什么不再等等。”

梁乐凄惨地流泪闭上眼,可能她不配。

 

李萍生气的站在咖啡店门口,她就知道姐姐又会放她鸽子。李萍拿出手机疯狂拨打姐姐的手机,她要打到让姐姐内疚,她要让姐姐亲自来接自己。

“小姐,您好,请问,你是李玟的妹妹吗?”

李萍看向面相和善的男人,奇怪地问道:“你是谁?”

“我是警察,是这样,你姐姐李玟在港口自杀了,需要你去认领一下。”

还在拨打电话的手机滑落地上,她不敢置信地笑道:“怎么可能,我姐还要来接我回家呢。”

警察将从梁乐身上搜出来的铁盒递给李萍,“你看一下,这是你姐的吗?”

李萍手颤抖地接过从未看见过的铁盒打开,她看见盒子里写了她名字的保险单、存款,瘫倒在地。

晃眼间,李萍看见红色背景的双人证件照,她摸上笑容灿烂的两人。

李萍想起白天她问姐姐的话

——

“姐,你是不是认识那个男人啊?他好man啊!”

李玟摇摇头,“不是。”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