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喜欢我
情感

情感故事:原来你喜欢我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20-08-27 09:00


江月画稿太累,天还没黑就睡觉了,以至于这半夜三更的给饿醒了。

她迷迷糊糊起床去厨房找吃的,路过客厅的时候发现沙发上好像有人。

“谁!”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也清醒了,身体绷紧,做足了防御架势。

“能是谁?”声嗤笑,那人起身开灯。

突然的灯光让江月一下子皱起了眉,她一只手半挡着眼去看,发现那人是沈致。

她松了一口气,“你啊。”

沈致坐回沙发,端着水杯喝了两口,才道:“不然你以为是谁?”

“没谁。“江月朝他走近,“就半夜三更多了个人,你能不害怕?”

“是你要租我房子的,能不能有点租客的自觉?”

“喊,那谁让你整天不着家?”

沈致没了话。

江月却看到了他面前的泡面,“快好了吧?”

沈致看她两眼放光,两手抱着泡面往自己面前拽,护食道:“想吃自己泡去。”

江月本来就饿疯了,那泡面经他动作露出了-个口,香味瞬间“越狱”,嚣张地刺激着她的感官。

顾不了许多,江月便下手将泡面抢了过来。

落败的沈致揉着:太阳穴,一脸发愁,“怎 么从小到大你都这么喜欢跟我抢吃的?”

江月吸溜着泡面,感觉胃里有了点东西后,这才抬头看他。

“胡说八道!我抢你什么了?”

“你确定要我一一说明?

江月心虚,低头吃面,“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沈致冷哼一声,起身去泡面。

江月吃完面,抱着碗喝汤。这时沈致泡好了面,端过来准备开吃。

江月吧唧吧唧嘴,又用筷子抢了一道面。

沈致: ....

他看着她把面吞进肚子里,才慢悠悠开口道:“江月,你怎么跟个男人一样?”

江月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受伤, 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她夹走了沈致碗里的鹌鹑蛋,吞进肚子里后故意打了个响亮的饱嗝,这才回应他刚才的话。

“要你管!我乐意!“江月说着,转身回了房间。

关门的时候,他听见沈致幽幽道:“等会儿再睡, 不然容易发胖变肥猪。”

江月闻言加重了关门力道,恶狠狠地似是在拿沈致出气。

关于沈致不喜欢她这件事,其实这么多年了,她也快接受了。

只是每次看到他对自己露出嫌弃,心里还是会有点难过。

两家是邻居,他们又从小到大都在一个学校上学,她动了心思也很正常。

只是她暗恋多年无果,如今又是个无业游民,放弃是迟早的事情。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装作脸皮厚赖在沈致身边这么多年,也算是极限了。

江月忍不住酸了鼻子,感觉眼泪就要流出来了,赶紧停止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江月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 

她挠了挠头,处在灵魂缓冲状态,去了卫生间。 

结果刚开了一点门缝,就听沈致大喊道:“有人! ” 

江月吓得一徼灵,赶紧两手攥着门把把门关上了,“你上厕所怎么不锁门]啊?

“我怎么知道你会这个时候开门啊!” 

“那你.....“江月挠头,“你今天怎么在家? ”
“放假。” 

江月松了门把,坐在一边等着。 

过了会儿,沈致出来了。他脸有点红,看到江月后更是话都说不利索了。 

江月面无表情地推开他,走到卫生间说:“放心, 我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她说完关门,却听沈致喊道:“江月你是不是个女的?” 

江月正在方便,坐在马桶上翻了个白眼,声音平静地说:“既然你这么好奇,要不要进来验证一下?” 

沈致好半天才回应,情绪有些抓狂,“江月你能不能像个女生?” 

这个时候,江月已经在刷牙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短发,较为中性的五官轮廓,以及身上肥大的体恤短裤。 

她的确不像个女生。 

可,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地跟沈致同居。 

上学时,沈致凭借自己帅气的面容和优异的成绩获得了无数女孩的喜爱。 

可面对众多追求者,他却说自己只喜欢长头发大眼睛,长得很漂亮的女生。 

江月觉得他的眼光太高了。 

江月始终记得-个叫李素的姑娘,他们三个高中是一个班的同学。 

李素这人,貌美如花又多才多艺,被多少男生封为初恋女神,可偏偏沈致却根本不为所动。 

被拒绝后,李素没有怨天尤人,反而是努力学习,硬生生把吊车尾的成绩给提高到了年级第二。 

每每年级成绩单上,沈致后面跟随的- -定是李素。 

后来他们还上了同一所大学,甚至同一个班。

饶是如此,沈致还是没有接受她。 

江月自觉比不过李素。所以,她反其道而行之,剪了头发,打扮中性,不求能做沈致的红颜知己,但求能成为他的好哥们儿之一。
 
这哥们儿一做,就是近十年。 

江月洗漱出来后,沈致在客厅看电视。见她出来,便道:“给你留了饭, 在锅里,自己热执吃吧。 

江月点点头,去厨房热饭了。 

饭菜热好,她端出来在餐厅吃。看着沈致如此悠闲,忍不住问:“公司稳定下来了?” 

沈致点点头,“以后我就是沈总了。”他说着,很骄傲地笑起来。 

沈致已经没了少年时期的青涩,但笑起来时嘴角会浮现一个浅浅的梨涡,又会染上了一丝少年气。 

江月直直的看着他耀眼的笑脸。 

沈致歪倒在沙发上,一只胳膊垂在一侧, 阳光穿过窗户落在他脚边,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像一只慵懒的猫。 

为了追随沈致,江月走了艺考,学了美术。勉强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似乎用光了她所有的运气。 

她想靠画漫画为生,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获得的稿费连维生都困难。 

“沈总好。”她这么喊了一声,慢慢低下了头。 

虚假的笑容也迅速僵下来,随即变成了忧伤。 

她沉默地吃着饭,没再多说什么。


母亲最近总是给她打电话,说来说去都是劝她回家。 

“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的?”母亲不解,“ 自己家不好吗?我让你爸托关系给你找了份工作,铁饭碗,安稳。” 

江月才不稀罕安稳,“我还年轻,多见见世面怎么了?” 

母亲笑了一下,“哪我问你,你多久没洗头了?” 

果然知女莫若母啊! 

就算看不见,母亲也能猜到她已经许久没出门了,所以也许久没洗头了。 

她不回答,母亲便得意道:“你整天窝在房间里算什么见世面?” 

江月没了话。 

“听妈妈的话,回来吧。” 

.....江月声音很轻,“沈致他也在这啊... 

“沈致人家打小儿就优秀,我听他妈说人家都成大老板了。你啊,早点认清自己,别以为自己跟人家似的有赚大钱的命,赶紧回来吧。,“.....江月正着急要改变母亲想法时,手机忽然被人夺走了。 

沈致拿着手机喊:“阿姨,我是沈致。” 

“哦,小致啊。”母亲面对沈致时,满是慈爱。 

江月不知道他打算干什么,想抢回手机,他却迈着长腿回到了自己房间。 

江月拍打着门让他开门,可他却装死人。 

“混蛋沈致!你打算跟我妈说什么?我跟你讲,你少跟我妈告状!我妈是不会相信你的! 
 
你赶紧把手机还给我!” 

江月拍门喊了半天,沈致才开门出来,把手机还给了她。 

“你跟我妈说什么了?“江月看着他,眼睛里有敌意。

沈致朝她挑眉,“电话还没断。” 

江月蹙眉,回到自己房间跟母亲说话。 

岂料,母亲竟然变了态度,笑嘻嘻地跟她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江月挂了电话还是没缓过来神,她总感觉母亲刚才那语气跟中了五百万似的。 

心里好奇,她也只能去问沈致。 

沈致还在客厅看电视,抱着抱枕,一脸认真地看着电视。 

江月走到他面前,他便挪了挪,视线根本不肯落在她身上。 

江月有点生气,走过去揪他的耳朵。 

沈致吃痛,惨叫道:“江月你能不能温柔点?” 

江月没搭理,只是坚持问:“你到底跟我妈说什么了?” 

沈致好不容易扯开她的手,拉开两人的距离后,揉着耳朵道:“就说了 点实话而已嘛!” 

“什么实话能让我妈那么高兴?” 

沈致眼睛亮亮的,许是因为被她揪了耳朵,所以脸也有点红。 

他笑着说:“秘密。 ” 

江月: ....”

她拿着枕头追着沈致打,两人上蹿下跳地跟疯狂原始人似的,可无论她怎么逼问,沈致就是不肯说实话。 

最后,江月打碎了一个茶杯,两人的战争也由此停止。 

“你得赔。“沈致说。 

江月蹙眉,低头扫玻璃碎片,不悦道:“赔就赔,以为我赔不起啊! ” 

沈致笑,“知道你赔得起。 ”


江月几乎是数着日子过的。 

她去年年底参加了一个漫画比赛,如果获奖,不仅有奖金,还有强大的资源推荐,到时候,她一下子就可以赚回这些年的亏空。
当然,前提是她能获奖。 

公司稳定下来后,沈致每天按时回家。 

原本不怎么正常作息的江月,也开始按时起床吃饭。 

早饭是沈致做,晚饭是江月做,至于午饭他俩一样,吃外卖。 

这样的生活才有点同居的感觉。 

江月一方面为自己这种想法而感到羞耻,另-方面却又暗自愉悦着。 

这天,沈致忽然问她,“你明天能借我点时间吗?” 

江月正在吃零食,腮帮子跟仓鼠似的,她眨巴眼睛问:“干嘛?” 

“陪我参加个饭局。” 

“啊?” 

江月长期宅家画稿,已经养成了不爱出门见人的习惯,所以她本能地拒绝。 

沈致一听,夺走了她怀里的零食,“小气鬼,别吃我零食。”

江月立马去抢,“你才小气鬼,吃你点零食怎么了?” 

“那我借你点时间怎么了?“沈致说,“白吃饭还有酬劳,你不干?” 

江月疑惑,“这么好?” 

说完她越品越不是味儿,渐渐远离了沈致,小心翼翼道:“你不会 是打算让我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吧?” 

沈致抬手敲了敲她的脑袋,“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呢!” 

江月捂着脑袋生气,“打人不打头! ” 

沈致笑。 

第二天,江月好好打扮了一番,出门的时候,她看到沈致的眼睛亮了一下。 

本来还挺平静的,忽然她就变得有些扭捏起来。 

........ 

沈致点点头,但还是看着她说:“原来你会化妆啊。 ” 

江月有些不服气,“凭什么我不会?” 

沈致笑道:“技术挺好的。 

江月本来还有些得意,品出味儿后愣住了,“你是在说我丑?” 

沈致赶紧推门,人已经在楼道了才说:“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你!“江月气得追着他进了电梯,两人又小小地打闹一番。 

“我不去了。“江月抱着胳膊生气道。 

“别,你挺好看的,这不出去给别人看看,就浪费了。” 

“晚了。“江月停下脚步道。 

沈致笑嘻嘻地过来揽她肩膀,“大餐不吃了?” 

“你找别人吃去。” 

“别人都没你好看嘛!”沈致认真道, “说好 了带家属,你受累,千万别关键时刻掉链子。” 

听到“家属”一词,江月起了小心思,却面上平静道:“谁是你家属?” 

沈致松开她,去开车门,依旧一脸认真道:“兄弟不算家属?” 

神他Y的兄弟! 

说到底,都是自己造的孽。 

江月认命,神态也没之前那么紧绷着了,大大咧咧地开门上车,然后跟沈致说:“我会让你后悔请我这个兄弟出席充面儿的!” 

沈致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发动车子后,才满眼期待地看着她说:“我拭目以待。 ”


不是什么重要的饭局,江月也不紧张。 

看到沈致的同事都带了家属,她也很配合地笑,认真打招呼。 

只是当别人询问她和沈致的关系时,她会抢先开口道:“我是他兄弟。” 

大家闻言一愣,眼睛里满是迷茫,目光上下打量,最终都不解地皱起了眉。 

江月去看沈致,见他一脸平静,不由有点火,又胡说八道:“我前不久刚做了手术。” 

众人:震惊! 

江月笑了笑,然后戏精附体,”就.....暗恋了沈致多年.......嗯......你们懂的 .... ” 

“我们懂我们懂......“

看得出沈致的同事们都很善良,听到她这样说之后对她很是关心,然后还说现在社会开明,让他们不要有心理压力。 

江月忽然有种自己当骗子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这些人竟然这么好骗,不由觉得惭愧。 

她刚想解释一下, 沈致却忽然给她夹了菜,微微挑眉道:“其实我也暗恋你很多年了。” 

江月吓了一跳,随即就是剧烈的咳嗽。 

唉,惊吓过度,惊吓过度。 

她觉得沈致是故意报复,所以稍微缓和了点儿后就去瞪他,偏偏他不接受她的谴责。 

“别激动,多喝点水。”沈致拿着水杯凑到她面前,动作温柔地喂她喝水。 

这时旁观者忽然开始鼓掌,江月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就听有人带着被感动的哭腔说:“真爱无敌。” 

这人说完,大家立马附和,“真爱无敌。” 

江月: ..... 

这些人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这顿饭吃得着实不易,吃到最后,江月都有点怀疑这些人是沈致请来的托,故意在整她呢! 

“你们真的相信我说的话啊?” 

“放心放心,我们嘴巴很严,不会乱嚼舌根子的。” 

“不是,....江月还想解释,可这些人却好似突然没了耐心,一个个地起身离开。 

“沈总记得结账啊!”最后 -个人离开时这么嘱咐了一句。 

江月望着突然空了的包厢发呆,这些....好奇怪啊! 

这时,她面前突然多了张卡,喝酒上脸的沈致眼神迷离,捏着卡差点没戳到她的眼睛。 

“帮忙,结下账。”他说话也有点不利索了。 

“你这都当老板的人了,酒量没见长啊。 

她也没见沈致喝多少啊,这怎么醉成这样了? 

江月去结账,准备回包厢去找沈致时,忽然脑袋上被盖了件外套。 

她扒拉下来后,就见沈致醉醺醺地朝她倒过来,她赶紧接住。 

“回家。”他说。.

江月蹙眉,“说好的过来吃白食,怎么成保姆了?” 

沈致两只手勾了她的脖子,身体微弓,目光与她平视,带着些笑意说:“回家。” 

两人贴得很近,沈致的气息拍打在她脸上,好像无数小猫在抓心,让她心里毛毛躁躁的。 

从她现在的角度看,沈致就像一只醉酒的狐狸,桃花眼迷离,眼尾上翘满是风情,极其撩人。 

她抿了抿嘴,赶紧别开了眼。 

“回家。”沈致又说了一遍,然后把脑袋埋在了她肩窝里。 

江月心头的暧昧一下子散了, 她揽了揽沈致,嫌弃道:“重死啦!


好不容易带着沈致回家,沈致却死活不愿意松开她。 

“到家了,沈致!” 

沈致"嗯”了一声。 

他声音低沉,极具魅惑。 

江月一下子红了脸。 

两人此时姿势太过暖昧,他们倒在沙发上,沈致两只胳膊圈着她,而她则两手抵在他的胸口上。 

此后无声,她听得到他们的心跳。 

沈致似乎已经睡着了,江月看着他,有些犹豫。 

心里那点小心思正在无限放大,叫嚣着,催促着,让她变成一个女流氓。 

而这时,沈致又要命地吧唧了一下嘴巴。 

饶是没有开灯,她也知道他嘴巴什么形状,毕竟她曾经描绘过千万遍。 

可她却从未尝过是何滋..... 

江月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慢慢湊上沈致的脸,-点点缩短距离,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可就在她:要贴上去落下这珍贵的一吻时,好死不死的,竟然打了个嗝! 

江月: ”.......“

她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把扯开沈致的手后,就气鼓鼓地回了房间。 

过了会儿,醉酒的沈致慢慢睁开眼睛,眼神却满是清醒,曲起一条腿的同时, 抬起了一只手覆在额头上,他低声喃喃道:“我就这 么没有让人想犯罪的欲望吗?” 

另一边,江月还在生气,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捶床。 

心里乱成一团麻,她一会儿笑,一会儿燥,如此反复许多遍,最终是把自己折腾困了,进入了梦乡。 

她做梦梦见自己偷亲了沈致,被他发现后,他目光里流露出的全是嫌弃。 

这算是个噩梦,江月被吓醒了。可醒来发现是梦,又格外庆幸自己昨晚没做猥琐的事情。 

这么一来,她也释怀了。 

只是,她明明起得很早,却发现沈致并不在家。 

周末,按理说他不会出去这么早啊。 

江月给他打电话,他却说:“工作突然有了安排,我得加班,这几天就不回去了。” 

江月觉得奇怪,难道昨天她猥琐的心思被发现了? 

不应该吧?他不是醉了吗? 

可是,他好像也没醉到会断片儿的程度..... 

江月从此又开始了数开奖日期,.....沈致不回家的日子。 

她想起当初自己厚着脸皮要租沈致房子的情景。 

“反正你的房间大,我还能帮你分摊房租呢!” 

当时沈致有些不屑,“我不缺那点儿钱。” 

江月有些不乐意,“那你不缺个漫画家室友?” 

沈致来了兴趣,“我能有什么好处?” 

“等我出名了,就以你为原型创作一部可 以享誉全球的漫画啊! 

沈致笑,“以我为原型的话,恐怕没办法让你创作出那么厉害的漫画。 

江月以为他还是不同意,所以垮了脸,也不准备多说什么了。 

可却又听他道:“如果可以,我倒是挺想出现在你名字后面的。” 

江月疑惑,“助手栏?” 

沈致顿了下,说:“也行。” 

江月住进来后,沈致就很少回家了。他工作拼命,江月也不愿落后。 

可是,如今他有了成就,她却还是一个废物。 

江月看着日历叹气,“什么时候才能填_上我们俩之间那道沟啊!”


沈致一连十天没有回来,江月很想他。 

以前他公司没稳定,江月也不好意思打扰,现在..... 

江月也没犹豫太久,便出发去找他了。 

沈致的公司不大,也很好找。 

江月刚走到前台的时候,那小姑娘便喊:“江月姐。” 

她的熟络让江月有点不自然,她轻声问:“沈致在吗?” 

小姑娘点头,正要说话时,忽然眼睛一亮,垫着脚冲着一个方向喊: “沈总,江月姐来了!” 

江月扭头,看到了沈致,也看到了他身后.... 

“李素?” 

李素闻言笑了笑,大步走过来说:“哇江月!我们真的是好久没见了!” 

李素说着抱了抱她。

江月脑子有点懵。 

大学毕业后,她倒消失了几年,这突然出现,着实让江月有些措手不及。 

“正好,我跟沈致要去吃饭,-起吧。"李素拉着江月,扭头看沈致说道。 

沈致点了点头,“好。 

三个人在餐厅落座,李素一直很激动,拉着江月没完没了地说。 

“你还跟以前一样,一点也没变。” 

江月道:“你倒是比以前更漂亮了!” 

“是吗?”李素不好意思地拢了拢头发,眼睛偷偷看了眼坐在对面的沈致。 

很明显,她还惦记着沈致。 

“回来还适应吗?”江月说着场面话。 

“什么适应不适应的,在国外几年也就是玩而已,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回来。”李素大大方方地回答道。 

大学毕业的时候,李素又跟沈致表白了,却再次被拒绝,所以别人才说她是为了治愈情伤才远走他国。 

如今,她不仅回来了,而且还是以沈致的合作者身份,坦坦荡荡地和沈致接触,在一起吃饭。 

她这一步步的,明显是别有居心,却又是那般自信优雅。 

江月现在才反应过来,李素不是去治愈情伤了,而是深造自己,努力拉高自己的水平线,就像以前上学时期那样,牢牢地跟随在沈致后面。 

情深,而不移。 

面对这样优秀的女生,江月连个情敌都算不上。 

开饭后,李素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沈致身上,两人说的是工作,江月想听却又听不懂,其实主要还是在偷看沈致的表情。 

他坐在李素对面,眼睛紧紧盯着她,两人说着话,时不时他会笑出声来。 

江月又不傻,看的出他对李素有欣赏之意。 

这就是在找虐。 

江月最后索性当个饭桶,老老实实吃饭。 

李素走后,沈致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问:“来找我干嘛?” 

江月想说“想你了”,但脑海里还满是李素那张美丽优雅的脸,由此话到嘴边,却只有没事二字。 

回去的路上,江月心情很低落。玻璃窗偶尔随着光线变化会映出她的脸,一张憔悴却又带怨念的脸。 

打开手机,查看日期,距离比赛公开获奖者的时间还有一个星期。 

江月缓了缓心神,暗自下决心道:“如果我获奖了,我就表白,成不成看天。如果我没获她没敢说出来没获奖的后果。 

没获奖会怎么办? 

无非就是认命回老家做着一份稳定的工作, 然后相亲、结婚生子。 

这些都没什么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以后她的人生会跟沈致这个人绝缘了。 

这太可怕了,她根本不敢想象。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终于到了公布获奖名单这天。 

江月的紧张程度不亚于当年高考,她拿着手机一遍遍地解锁开屏,然后又看着屏幕暗下去。 

努力调整心态花费了她整整三个小时,最终,她还是决定勇敢地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手机网页迅速打开,她赶紧闭上眼睛,然后一点点睁开,直到,她在名单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江月感觉一下子升天了似的,她拿着手机准备告诉沈致这个好消息,却又觉得还是当面告诉他比较好,于是赶紧收拾了一下出门。 

在路上,江月依旧没有平复自己内心的喜悦,她甚至在心里开始排演自己告白后,沈致可能会有的表情。 

江月到前台的时候,还没说话,小姑娘就紧张兮兮地拉着她去了会客室。 

“什么情况?” 

江月疑惑,小姑娘蹙眉冲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于是,江月学着她的样子,借着i门缝,偷偷窥向室内。 

沈致背对着门,端着水杯站在窗前,而李素则稍稍坐在窗台,扭头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回到校园时期的感觉。”李素有些感慨道。 

沈致笑了笑,“是吗?” 

因为李素是面对着门口的,所以尽管她扭头只能让江月看到她的侧脸,但江月依旧能看到她脸上流露出的爱慕之意。 

“你....”李素忽然开始有些扭捏,“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嗯?”沈致扭头看她,笑,“是啊。 ”说完又低头叹气,似乎很苦恼,“我什么 时候才能脱单啊。” 

李素眼睛一亮,微微靠近他,紧紧盯着他说:“我也很发愁,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脱单。” 

沈致不太相信道:“我们女神还会发愁脱单的事情?” 

“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 "李素挑眉笑问。

沈致很认真地回答,“高中时你是班花,大学时你就成校花了。现在单凭你工作水平也甩了许多男人好几条街了。有外在,又有能力,怎么可能会因为脱单的事情而发愁呢?该发愁的是想追你的男人吧?” 

沈致开玩笑道:“一个个的不好好努力就配不上你了。” 

“追求者确实不少。"李素道,“但我心中一 直只有一个人。” 

这话意思很明显,沈致忽然沉默了。 

两人间的气氛也变得暖昧起来。 

“啧啧啧。”前台小姑娘嫌弃道,“我就说一 看这个女人就不简单,天天来公司找老大,明显就是来挖墙脚的。”
 
江月没心情听她说话,只是觉得自己浑身僵硬,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她又听到沈致直接问:“难道 你还惦记着我啊?” 

李素也不掩饰,坦然道:“难道 你还不能接受我吗?我从高中开始,因为你简单的一句不合适努力到现在,期间拒绝无数追求者,就是为了得到你。我始终觉得,我们才是天生一对。” 

沈致没有说话。 

平心而论,如果江月是个男人,肯定不会拒绝李素这样的女神。 

说到底,他们才更像一路人。 

所以,她没有勇气再听下去,转眼间便丢盔弃甲,不战而逃。 

就算她未来可期,但却依旧没有信心能打动沈致的心。 

他们有幸青梅竹马,却未必有幸携手白头。 

说到底,是她始终妄想高攀了。 

“哎江月姐!”前台小姑娘见她逃跑便着急出声呼喊。 

“江月?”沈致的声音响起。

江月没敢回头,听脚步声觉得他似乎是要过来,江月加快了脚步,不顾形象地逃开。 

她根本不敢面对沈致不爱她这种可能性,否则她也不会憋了这么多年没有告白。 

江月哭得稀里哗啦的,打电话给母亲说:“妈!我要回家!” 

母亲不解,听她哭声满是疑惑,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江月也没听母亲在说什么,她就是想找个人发泄而已。 

这么多年来,她默默努力,默默付出,却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江月回到家就开始收拾行李,刚装了几件衣服,沈致就回来了。 

本来已经止住眼泪的江月,又开始落泪,却低着头不想让他看见。 

“你怎么回事? "沈致紧张地问。 

江月没说话,因为她情绪临近崩溃,压根儿说不出来话。 

沈致见她不理自己,便大步走过来夺掉她手里的衣服,厉声问:“你到底怎么回事? 说话。” 

江月一听,崩溃了,仰头控诉道:“你吼我?你竟然吼我! 

强忍的情绪犹如洪水般倾泻,她道:“我怎么了? 我能怎么了?我不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鹅肉没吃着,嘴里酸嘛!” 

江月心想豁出去了! 

“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可还是配不上你,我该怎么办啊! 我真的不知道......." 

沈致却问:“你喜欢我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江月说不出具体答案。 

他们从小就在一起, 更多的时候像家人。 

或许是因为春天他们在花海里放风筝,或许是因为夏天他们面对面,吹着风扇共吃一个西瓜,或许是因为秋天他们合伙去偷邻居家的柿子,又或许是因为冬天他们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从头到尾都是一条战线.... 

他们认识的时间太久了,久到每分每秒都似乎可以成为她喜欢上他的理由。 

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份感情变为了爱情? 

或许是因为她初来月事,他那不好意思却又温柔关心的模样,或许是她觉得高考无望,他不愿放弃的鼓励和信任,又或许是她执意要做一个漫画家,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时候,只有他默默地支持,从未有过怀疑.... 

能喜欢上他的理由太多了,江月最后只道:“我就是喜欢你,怎.......”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沈致堵住了嘴。 

他将她揽在怀里,一手搭在她腰上, 另-只手则扣着她的下巴,深情而缠绵地吻着她的唇,然后吻掉了她眼角的一滴泪。 

“我娶你。”他说。 

江月根本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这边还没反应过来,那边沈致突然手机响了。 

“喂,阿姨。” 

因为离得近,所以江月听到了母亲的声音,也不自觉认真听母亲在说什么。 

“怎么回事啊小致?刚才月月给我打电话哭得可惨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 

沈致看了江月一眼,有些惭愧,“好像是。” 

“哎你这孩子!先前还跟我说喜欢月月,想娶她,这怎么没几天就开始欺负她了?” 

沈致苦恼道:“我也不想,对不起了阿姨。”说完他又道,“我现在就跟小月表白,我等会儿再给阿姨您回过去。” 

沈致挂了电话,江月的脑袋却还是懵的。 

....什么意思啊?” 

“还不明显吗?”沈致叹气,温柔地给她擦着眼泪,道,“笨蛋, 我也喜欢你啊!” 

“啊?”江月吃惊。 

就像江月一样,沈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动了心,可他却知道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认定江月的。 

青春年少,许多女生给他递情书,却唯独没有江月。 

他着急,便说出了喜欢长头发大眼睛,长得漂亮的女生。 

在他眼里,江月就是这样。岂料后来,她竟然剪了头发,开始与他称兄道弟。 

沈致觉得自己魅力不够,所以-直耐心的等着,等着他们大学毕业,等着他们各自工作,却迟迟不见江月对他有任何动心的征兆。 

沈致一次次怀疑自身魅力,所以在江月提出合住后开始拼命努力工作,希望能让她看到自己的优秀。 

谁知江月就跟不联网似的,压根儿接受不到他发出的信号。 

后来沈致发现她事业心挺重的,就安静的等着-个好时机再坦白心意。 

哪成想未来丈母娘一直在催她回老家。 

好不容易到窝里的兔子可不能跑了。 

沈致赶忙跟未来丈母娘表明自己对江月的心意,然后就下套装醉,打算借机碰瓷。

但他依旧没想到,江月竟然根本不为所动。 

因为这,他倍感挫折,自己窝在公司了发愁了半个月。 

鬼知道他这些日子是怎么被公司同事嘲笑的啊! 

不过,他总算是等到了两人互通心意的这一天,也算是没有白白受苦。 

“你哪里喜欢我了?“江月苦着脸道。 

沈致伸手捏她的脸,“我要是不喜欢你,那你怎么可能抢的走我的零食,打得过我,又能住得进我家?你动动脑袋,我没帮你洗过衣服、做过饭、当过保安吗?” 

“那你老是提醒我不像个女生?” 

“是你自己要跟我当哥们儿的啊!我不知道你心意,不配合着你点,我真怕咱俩连兄弟都没得做。” 

“那刚才李素.....“江月问。 

沈致无奈的笑,“你刚才 就是因为这个跑的?” 

江月撇嘴,“她那么优秀... 

沈致两手轻轻扣着她的脑袋,让她正视自己,“以后听墙角耐心点。” 

他道:“我以前不喜欢她,现在也不喜欢,以后更不会喜欢。不管旁人多么优秀,我的眼里只容得下你。我只问你,我想娶你,可以吗?” 

江月有点慌,惊喜是惊喜,但确实有些措手不及。 

忽然,她道:“对了,我比赛获奖了,我把你写在了助手栏。看!我真的做到了!” 

她说着要拿手机给他看,沈致却夺过她的手机道:“我说的不是这种的跟在名字后面。” 

沈致有些无奈,却笑得很宠溺,“江月的老公沈致。我要的是这种,你懂了吗?” 

他目光灼灼,让江月避无可避,原本想迅速答应他,但想着自己掉了那么多眼泪,就想气气他。 

于是,江月两手又腰,别过头傲娇道:“不懂!” 

“真不懂?”沈致把脸贴过去,随即上手挠她痒痒肉,两人倒在床上,他作势又要吻她。 

“不懂我就好好教教你。” 

这个世界若有奇迹,那喜欢的你也喜欢我便是其中之一。 

多么庆幸,我们共同拥有这种奇迹。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