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我在东大一直等你
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大器,我在东大一直等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安东尼
2020-08-27 15:01



夏天不知不觉要溜走了,好像抹茶味的巧克力冰激凌,还没有尝一口就要融化在晚间的风里。

摇晃在脖颈上的白色耳机、亮眼的蓝色衬衫、还有那个少年的单纯笑容和眉眼弯弯,仿佛又依稀捉摸的见。
 
你送我那串腕带,我一直没舍得摘下来。除了洗澡的时候,才摘下来。

我给它做一个月一次的清洁护理,洗得干净的腕带,挂在露天的晾衣架上,随风摇摆。

我抬头望着它,回忆不断闪现。

看着腕带,然后就会想起你顶着一头被吹得凌乱的头发,然后递给我抹茶味的冰激凌,那天你才刚刚转学,突兀的站在我的面前,戴着一副白色的耳机,满脸笑容的看着我,对我说:

“同学你好,我叫叶晚成,大器晚成的晚成,你的新同桌。”

我茫然地抬起头,眼镜都要滑落在鼻尖,不自觉的推了一下,我站起身,给你让出里面空着的位置。

你顺手递给我那支冰激凌,大脑还在当机状态的意识,被冰凉的包装皮提醒过来,提醒着我做出下一步的举动。

是不是该自我介绍一下?

我清清嗓子,摆出一副东道主的样子,努力微笑起来,尽量抵消掉刚才一脸的尴尬。

“那个......你好,我叫孙大器,大器晚成的大器。”

轰然的笑声在教室里爆发开来,我努力装出的端庄成熟沉着大气一瞬间垮掉,惊愕的表情从脸上直达脚底,直到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若有其事的咳了咳,把我从尴尬里拉了出来。

笑声消失不见,你一脸的惊讶夹杂着笑意,伸出了手,我赶忙也伸出手,于是以这样奇怪的方式,结束了闹剧般的开场。

大概是名字有着这样特殊的联系,我成为你在这个班第一个认识的朋友。

是金子总会发光这条定律,这件事从来没有假,引爆苏点的脸,和他人说笑时的露出的隐隐约约的酒窝,以及音乐课上被同学撺掇唱歌结果听呆全场……

这些断断续续的片段慢慢传开,你也逐渐成为了传闻中的“某某班的某某”。

我没有理会,扎在学习里的人,从来不会和这些东西沾边,你却乐此不疲,温和的微笑和礼貌的举止,让很多女生着迷。

我总是会被桌前脸红的女生示意,然后轻车熟路的把她递过来的东西塞给你。

但是你好像习惯了,同样轻车熟路的把这些东西塞到挂在桌边的黑色塑料袋中。

我看了你一眼,你也眨眨眼,无声的弯了弯嘴角。

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低下头继续做我的函数题。

那天的函数作业其实并不难,我看着纸上画好的曲线,却一时想不出正确的答案。

昏暗的雨天,早餐上学的路上,出租车开得平缓,轮胎擦过水洼的声音剧烈,靠在车窗玻璃上,看着昏暗天空,被猛地颠了一下。

我揉揉被撞疼的头,前座上的司机在小心的倒车,远处,学校的大门隐若现在雨中。

整理了一下思绪,撑着伞慢慢下车,雨水有点深,溅湿了鞋子,我叹口气。

明明是早晨,天色却已经完全暗下来。

唯一的光线,来源于街边便利店招牌亮着的霓虹灯,昏昏沉沉的尽头还是花花绿绿的伞。

乌云压过来的时候,雨又下了起来。

后来很久以后,我也没想通为什么这个时候,正好能在对面街道的来往人群中,一眼分辨出小巷里那个单薄身影。

也许是因为对方躺在那里,有些突兀。又或许还是记忆中那张熟悉的面容,好看可是却又隐隐约约。

“叶晚成?”

可是你又怎么听得见呢,明明隔着四个车道。

昏暗的小巷子,旧空调的后挂机吱吱呀呀作响,天空突然下了一道闪电。

“唰啦!”巨大的雷声,一瞬间,我看清了你的表情。

那个表情,卸下了平时一脸温和的笑容。或者说,面无表情。

宽大的白色T恤混合着雨水和血液,像是被扎染的塑料纸壳,你仰着头喘着气,刘海和两鬓的发丝紧紧贴在通红后又泛白的脸颊。

你看了我一眼,慢慢挤出一个笑容,嘴唇动了动,然后突然抽尽力气般,闭上了眼睛。
 
你是我见过第一个因为低血糖晕倒的人。

我扶着你的肩头——虽然你比我高半个头,但是我还是想办法把你扶进医务室,静静的看着你半眯着眼喝下一杯糖水。

坐在病床上,医生皱着眉给你涂抹药水。

“现在你们这些学生还真是不懂事,打架了吧?”

你张张口,看了看我,没说出来,只是笑了笑。

我抽了抽嘴角,抬起头看着墙上的时钟,赶上早读已经不可能,只能盘算着怎么躲过楼梯口的检查,顺利到达教室。

但还是被站在楼道的教导主任逮了个正着,我一脸严肃低着头,你在偷笑,我努了努嘴,你毫不掩饰的撞了撞我的胳膊。

于是本来可以大事化小的事情,被记过罚写检讨。

于是只能拿着要背的书,和你一起被罚站在教室外。

没想,你多拎了一副耳机,鬼鬼祟祟插在我的耳朵上一个,长长的耳机线垂下来,我下意识摘下来,你捂住我的耳朵不让我动。

于是音乐响了起来,混合着英语课本上的单词。

“survey,调查、测验。”我轻轻的背着。

“你喜欢这首音乐吗?”

“survey,s—u—r—v—e—y”,我假装没有听见,继续拼读着单词,耳机中的声音却还是传进了耳朵。

我认命的放下单词书。

是Novo Amor的《State lines》,声线温柔。

我看了一眼你,品味还不错嘛,你笑嘻嘻的看着我,戴上另外一枚耳机。然后有意无意的大声背起了单词。

“I've been awake in every state line,Dyin' to make it last us a lifetime。”

我默念着这首歌的歌词,然后偷偷看了你一眼。

突然感觉这样很好,虽然单词没有背进去几个。

“Tryin' to shake that it's all on an incline,Find me a way, I'll be yours in a landslide.”

你突然摘下耳机,想起了什么,凑近我的耳朵。

“大器,晚上九点,江北大桥等你,记得来”。

夜幕降临之后两岸都灯火通明,黑色的江水翻滚着,空气里一点点的水汽味道,夏天的凉风好像可以吹进皮肤里。

“我在这。”

微信的页面蹦出搜狗定位的链接,精确到百米,我朝着那里走去。

穿着蓝色衬衫的少年懒洋洋的靠在护栏上,在远处灯火的辉映下,朝我扬了扬手。

两个人不在同一边,隔着一条宽宽的车道,一辆汽车开过,挡住我们瞬间错愕的眼神。

手机上弹出新消息:“别动,我过来。”

我留在原地,缩了缩脖子。

“所以你大晚上把我喊过来就为了吹风?”

“不好吗?”

风把额发全部吹起来,走在平稳的长路上,瘦长的双腿矫健有力,你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刻意和我齐平。

一时我也想不出什么可说的来回应你。

“奥,叶晚成,你经常在这里溜达?”

“嗯,夏天的晚上常来,感觉还不错吧。”

我点点头,随手捡起一粒石子,扔进水里,显然江水并没有引起什么巨大的反应,只淡淡的荡了一圈波纹。

“说来也好笑哦,你是大器,我是晚成,我们的名字不会是商量好的吧。”

你提起这个熟悉又尴尬的梗,我咳了咳,第一次遇见时的场景再一次被回忆起来。

找到一个亭子坐下,你安静的看着江面,眼睛里有平时那么温柔的光,柔和安静的像吹过耳边的风,倒影的暖黄色灯火随着波浪摇曳。

你拉过我的手腕,把一个柔软的皮质物套上。

我扬起手,是一条腕带,是淡蓝色的细绳编成的,江边光线太暗,蓝色反而变的显眼。

“我想,一定是缘分了哦。”

你突然出声,好像在回答你自己提出来的问题。

你没有告诉我,腕带是你自己编的,也没有告诉我是因为什么送的。

大概是早上我救了你,也许是你偷偷的知道,今天恰好是我的生日。



叶晚成,是真的晚成。

高考的时候,你成为了班里最大的黑马,去了北方有名的学府东大。

而我这个所谓的“大器”,却因为成绩不理想落榜,在一片唏嘘声中,我选择了复读。

这一年,我放弃了所有通讯工具,包括和你的联系,但是我还是好好的留着那条腕带,大概是记住你的唯一方式吧。

我害怕你知道,曾经那个成绩很好的大器,因为落榜而变的日益消沉。

幸好,我终究还是挺了过来。


又是一年夏天,我小心翼翼的填好志愿,是那所我心心念念,在我心中念过无数次名字的东大。

然后,我拿出许久没有用过的手机,打开许久没有登录过的微信。

微信没有99+的消息,只有两条消息静静地躺在对话框里。

发信息的时间,是2020年7月7日,星期二。

“大器,我在东大一直等你。”

“是你的叶晚成。”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