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妇当的上瘾,也因此毁了我一生
情感 故事 生活

情感故事:情妇当的上瘾,也因此毁了我一生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晨夕
2020-08-27 17:00


关美林跟了周民4年了。

4年来他俩在肉体上倒是越来越默契,可一谈到结婚的事,周民就左遮右掩转移话题。

关美林想跟周民结婚不是因为什么爱情,而是周民经济条件是她这几年认识的所有男人最好的一个。

还有一点,前两年周民老婆绝症去世了,他一直单着,没有再婚,虽然有一双儿女,但不会成为什么阻碍。

周民都快60岁了,他重新找个女人做个伴过日子,他儿女还能说什么?

关美林就是冲着这一点跟周民好4年,她知道男人对外面的女人总会防着点,以为女人就是贪他们的钱,所以她在物质上面表现不是很在意,给他的感觉就是,她只在乎他这个人。

慢慢地周民看她的目光变了,关美林觉得有戏,她想着后半辈子可以搭这颗树乘凉了。

可是当周民说一句,“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避开她眼里渴望时,关美林白日梦醒了,这个男人是真的不想跟她结婚。

这下她真真切切明白了。

这种敷衍何其熟悉,她曾经在很多男人那里看到过。 


其实,关美林在跟周民之前,已经做了14年的情妇。

14年里她像个货物被转手到不同男人身边,她没觉得自己下贱,是心甘情愿的。

年轻的关美林是一个长相水灵很漂亮的姑娘,她那种水灵是初入社会的羞怯和满心期许。

也是这种天然的青涩神态,入了一个名叫况德中年男人的眼。

当年关美林高考落榜,出门打工,没地方住联系了一个老乡。

老乡员工聚会抽不开身,顺带着把她接去包厢,也是在这里遇上了老乡领导,况德。

老男人搭讪年轻姑娘,就像吃葡萄吐葡萄皮一样自然娴熟,礼貌得体不失稳重。

散场后,下起了雨,况德顺道开车送她和老乡回去。

关美林在老乡那住了几天,后来因为什么事她加了况德QQ,她记不清了,只知道几次偶遇和吃了两次饭后,况德就说明来意了。

说看上了她。

她第一反应是害怕,拒绝,吓得连说都不出当场逃跑。


况德不死心,开了诱人的条件,只要她跟了他,她什么都不用做,他每月还给她零花钱。

关美林没有答应。

过了个把月,她找了份工作,开始正式上班。

刚转正不久,工作上出现了纰漏,领导查了下来,主管欺负她什么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就把失误推到她头上。

关美林百口莫辩,没人敢帮她说一句话,要被罚5000块钱。

5000块钱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那时还没有网络贷款,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她想到了况德。

况德二话不说把钱打到她银行卡。

关美林初入社会就栽了大跟头,想到自己死抠着钱过日子,又遭受现实的毒打,一颗心动摇了。

况德说的没错,一个普通女孩想要出人头地,就好比徒手攀爬珠穆朗玛峰,太难了。

尝到些甜头,关美林就一头扎进已婚中年男人的怀抱。


对于年轻貌美的关美林,况德出手大方舍得花钱。

带关美林去扫商场,关美林看到心仪的东西,况德眼睛都不眨就买给她。

看着柜台小姐脸上堆满了笑讨好她,关美林一颗心膨胀了,这种被人簇拥被人羡艳的目光,像毒品让她上瘾。

人真的稍微降低一级,就会走错一步,然后一直往下陷,很难有翻身的可能。

关美林做情妇做得越来越得心称手,褪去以往的青涩,学着怎么去讨好男人,取悦男人。

短短两年的时间,她被调教成一个合格的情妇。

可也是这两年的时间,关美林和大多数不知天高地厚的情妇一样,生出了不该有的贪念。

她想上位,名正言顺抓住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她暗戳戳给他老婆发短信挑衅,等着他们闹翻。

她这种小伎俩被况德知道了,他发了很大的脾气,动手打了她,说她再背着他不知分寸做这种蠢事,他要她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和平常判若两人的况德,她吓得身子直抖。

也深刻明白一个道理:情妇只能是情妇

这是况德给她上的第一堂课。


之后,她乖乖收起所有小心思,小心翼翼讨好况德。

因为她知道况德除了她之外,在外还养了另一个女人,她有了强烈的危机感。

她终于认清自己的处境和身份,她不可能成为唯一,只是况德无数女人的其中一个。

那段时间她失宠了,况德很少来她这,关美林不敢追问,催得太紧,她之前无知犯了一个很大错误,每天追着况德问他去哪儿。

况德很不耐烦,只说了一句话,要注意你的身份,不该问的就闭嘴。

这是况德给她上的第二堂课:要时刻明白自己的身份

经过起起落落的打击,关美林越发乖巧了,成为一个完美的情妇。

她学会如何讨好男人的基础上,她还懂得如何利用优势,为自己捞来更大的好处。

但是太过完美的东西就失了真,况德腻了她。

她23岁那年,陪况德去谈生意,在饭桌上,一个大老板看上了她,这种好大家心照不宣。

况德没有拒绝,当晚就把她送到,那个大腹便便,笑的满脸褶子的大老板床上。

这是况德给她上的第三堂课:情妇在他们眼里是可有可无的

她是被灌醉的情况下,被强行发生关系。

她闹过,怨过,也想着报复况德,可是当况德给她卡上打来几万块钱,并告诉她跟着那个大老板,她的日子会过得不差时,心底保留最后一点自尊,被她亲手捏碎了。

况德摆明了不要她了,放在她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拒绝,回到她原来的
生活,从底层开始,就当这一切是一场梦。另一条,继续做情妇,用年轻貌美换来高质量的物质生活

关美林知道她回不去了。

就好比吃过豪华盛宴的人,没法接受自己再像猪一样去拱康。

   

后面的11年时间,关美林在很多个男人之间游走。

入这行时间久了,她见证了有钱男人游戏人间的无情与肮脏,女人只是他们的玩物。

可是她已经无法回头了,欲望的黑洞让她没法从良,清清白白做人,她不容易靠着男人跑上了半山腰,看到不一样的风景,享受高端的物质,不可能再滚下山从头开始。

为了填补欲望,关美林只能像菟丝子攀附男人生存,用自己的青春换取物质,哪怕像货物一样被推来推去的她也不在乎。

她在乎的只是,那些男人能不能给她带来更好的
生活

这世界还有无数人,穷其一生的努力也达不到她现在的
生活,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只要保持好身材和美貌,总有男人会包养她。

只是,青春是短暂的,关美林34岁时,保养的再好也敌不过18岁满满胶原蛋白的小姑娘,她身价大跌,不值钱了。

那些男人对她出手也不大方了,对她没有面对小姑娘的耐心宽容。

现实狠狠地打了她的脸。


关美林过惯了大手大脚花钱的生活,欲望也被养的很大,怎么可能甘心退出这一行,嫁给一个普通男人。

她开始着手准备,先是往身上砸了很多钱,什么医美,微调,健身,一切和美有关的她都不放过。

然后叫人牵线。

在这行这么久,做情人的也有情人的圈子,平日里她们聚在一块,无非就是暗戳戳相互攀比。

以前关美林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还不错,她也不屑跟她们在一起,觉得没意思。

这下她拉下脸明里暗里打听情况,说最近她比较闲,有什么私人酒会可以带上她一起玩。

没占到便宜人家怎么会搭理她,关美林深知这一点,割肉为她们消费了好大一笔钱,才从一个女人那拿到一张“三天两夜游轮聚会”。

关美林接过那张滚烫的邀请卡,仿佛看到无数位高权重的有钱男人朝她招手。

为表示感谢,她私下又给那女人转了一笔感谢费。

游轮聚会关美林做了充足准备,果不其然,晚会刚开始不久就有人搭讪她。

这种搭讪不言而喻,关美林也查了男人身份,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

在游轮上的三天两夜,关美林又找回来从前被男人簇拥的感觉,她花了近10万,有了这次的机会,值得!

可是,聚会一结束她的梦就碎了,那些男人下了床下了船,和她撇的一干二净。

她不信,去主动找了那些男人,男人搂着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之后关美林又花了些钱,想找机会混入上流圈子,捞个金主,屡试屡败。

她也看清了,她这个年纪在这行已经不吃香了,没法跟十几岁的小姑娘比。

认清现实是一回事,能不能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反正关美林是无法接受的。

在此之前她还想着挤进上流,嫁个富二代,现在只能放低要求了。

后来在一个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周民,当了他的情妇。


周民59岁,足足比关美林大20岁,可那又什么关系呢,周民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工厂,身价不高但也不低。

就这一点足以让关美林心甘情愿跟他4年。

这十几年来她到底跟着那些男人见过不少世面,气质不比名媛差,光这点她就有资本和周民站在一块。

再加上她在周民面前表现不贪财,平常也不怎么花他的钱,和他聊精神层面的事,周民就更高看她一眼了。

她胜券在握以为能成功拴住周民,没想到周民根本没有娶她的打算。

委屈了4年,得到了这个戳心的答案,关美林火气憋不住,气的好几天都没理周民。

周民给她发了条短信,大致的意思说,他这个年纪了再婚,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娶一个女人回来。

言下之意,起码家底不能太差。

关美林听明白了,心里最后点期望被掐灭了,周民的话给了她闷头一棒,男人是靠不住的,不管他们在床上说多好听的情话,随时会离你而去。

关美林没有和周民撕破脸,把他先晾在一边,她要为自己谋一条出路。

她打算做生意,这些年她身上存了一笔钱,不多,70来万,有开店的本钱。

然而关美林的服装店只开了两个月就关门了。

她做的是中高端外贸服装品牌,门面也租在人流多的市中心,为了把店里打造高端档次,在装修这块就花了二三十万。

一切她只知道按照流程走,认为只要有货源,有门面,有导购员,这个生意就能做起来。

她不懂市场,也不去分析市场,又没经验,完全凭个人喜好开店。

服装店倒闭是必然的。

这一次她散了大半的财。

关美林不甘心想重头再来,把身边能借钱的人都借了一遍也凑不到十万。

这点钱哪能够啊,货源都进不了。

正好那天,周民打电话约关美林吃饭,关美林心里有个主意。

 

吃完饭了,把周民伺候舒服了,趁着他高兴,关美林就开口跟周民借钱,不多,借20万。

周民一听困意全无,脑子清醒了,问她要这么多钱干嘛。

关美林把开店的事和他说了。

周民抿着唇说,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他拿不出。

关美林脸一下僵了,周民是什么经济情况,她又不是不清楚,这20万对他来说不难。

她说,你是怕我还不了吗?我可以写个欠条。

周民还是不同意,说做生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后来关美林语气重了,和周民吵起来了,她白给他睡了这几年不说,还没花他几分钱,不能这么不讲情义啊。

周民也不耐烦了,说,关美林,是你自己不要我给你买东西,怎么就怪我头上了?

说她这几年不声不响的,原来是等待今天,好狮子大开口。

吵着吵着周民来了脾气,摔门走了。

留了一句捅心窝子的话,他说,关美林,你要想跟我这么继续过着,就别和我提借钱的事。

话外的另一层意思:反之,好聚好散

男人一旦牵扯到利益的事,绝情起来六亲不认,关美林算见识到了,不管周民表面看着多敦厚老实,骨子里一切利益为大。

关美林心里盘旋着一股恶气,不上不下,她现在已经连周民这种59岁的老男人都配不上了?

她这辈子干了最久的职业,就是给人做情妇,其他一无是处,社会早已容不下她了。

活到40岁,关美林头一回对未来一片迷茫。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