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十大奇案之八仙饭店灭门案
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香港十大奇案之八仙饭店灭门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漢子
2020-08-28 15:00

一提到香港奇案,肯定会提到“人肉叉烧包”,也就是八仙饭店灭门案。

其实这个说法不太严谨,因为八仙饭店在澳门,这起案件随着嫌疑人黄志恒的自杀,真相或许没有大白天下的那一天了。

不过,从1985年案发直到2019年,这起案件仍然在媒体报道中,因为它的案件非常离奇,坊间又诸多传闻,涉及的城市从内地到港澳六个城市地区,黄志恒在扣押期间多次自杀,供词也前后矛盾,他究竟是不是真凶?又有没有同党协助?至今,仍然无法得知。

根据八仙饭店灭门案改编的影视作品也非常多,最出名的就是1993年的三级片《八仙饭店之人肉叉烧包》。



1、四只手掌与七只脚掌

1985年7月初,在路环黑沙阿婆秧沙滩发现断手断脚,但澳门司警没有重视。这里要跟大家描述一下当时澳门的社会环境,这样大家会更容易理解为什么警方在发现残肢的时候是这样的一个处理态度。


路环黑沙海滩

在20世纪60年代,澳门的人口是二十多万,到了1985年人口倍增至四十万,黑市及流动人口多达数十万。由于珠海距离澳门最近的地方不足一公里,所以很多偷渡者选择在珠海游泳或者坐船偷渡到澳门。

但偷渡的风险很高,不法分子安排偷渡者进入澳门,并且伪造证件,形成一条产业链,他们安排偷渡的这些人又受这些黑社会的胁迫,最终女子沦落风尘,男子变成苦工劳力。

根据澳门法例,如果当场抓到偷渡船只,在船上负责偷渡的蛇头会被重判。所以如果遇到海上缉私船,蛇头就会强迫偷渡客跳海,这个过程中经常会有人溺亡。

因此,澳门海域经常会出现浮尸,警方也就见怪不怪了,既不会调查也不会打捞,任由尸体漂出海域范围。
在阿婆秧沙滩发现的残肢经过澳门司警的估计,应该在水中已经浸泡超过了一个月,腐烂严重,都没有办法交给法医检验的程度。

同年8月8日下午十二点三十分,有游泳的人在阿婆秧沙滩又发现八件人体残肢,包括四只右脚掌,两只左脚掌,左右手掌各一只,其中有一只手掌还能提取到指模。

由于残肢数量较多,司警这次比较重视,就将残肢送到山顶医院去检验,法医在检验后判断这些残肢并不像是被鱼咬断,或者被船只的螺旋桨隔断的,应该是人为斩断。又从腐败程度来推断,这些残肢应该在海上漂浮了两至三天后搁浅在沙滩。

8月10日上午十点三十分,澳门水警在黑沙湾巡逻,发现一只野狗正在啃噬一只人类的右掌。水警发现后马上通知了陆警前来处理,随后探员将这只右掌也送到山顶医院。

8月13日上午十一时许,警方一搜水警轮在黑沙湾巡逻时,在海面发现一只右手手掌。

8月8日至13日,警方在黑沙湾一共发现十一件人类残肢,包括五只右脚掌,两只左脚掌,四只手掌,所有残肢的切口都很平整,可断定是人为斩断。且手掌的手指被刻意压碎,削去指纹。

按照右脚掌数量来判断,如果有五个人被斩断手脚,那么应该还有三只左脚掌和六只手掌,但13日之后,再也没有残肢被发现的报告。

澳门当时成立了一个警方调查小组来调查十一件断肢案,当时司警署总督察为欧万奴还邀请了内地的法医到澳门检查残肢。

但调查进展不尽如人意,一个多月过去了,既没有人报案失踪,也没有从残肢上调查出更多的线索,所以几个月后,项目小组解散,这起案件就这样不了了之。

2、时隔一年后的诡异来信

1986年4月,澳门司法警察司署收到八仙饭店店主郑林的弟弟郑业的一封来信。信中写道:

余兄郑林去澳门多年,凭勤劳立业,但于去年八月初突然失踪,而他在澳门的八仙饭店及物业,则由另一名姓黄的男子承受。最近澳门路环黑沙阿婆秧海面又发现人体残肢,恐兄一家遇害,望警方竭力找寻吾兄下落。

郑业对警方说,1985年7月时候,郑林曾经带着两个女儿回乡,当时几人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返回澳门之后却音讯全无。他在澳门的另一个兄弟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后来又看到发现断肢的新闻,便怀疑郑林或许遭人毒手。

虽然郑林平时喜欢打打麻将和十三张,但郑业不太相信哥哥会因为赌博被害,并且他也给警方提供了一个嫌疑人,那就是现在接手八仙饭店的黄志恒。


黄志恒

郑业说虽然哥哥郑林是八仙饭店的老板,但是他的老婆岑惠仪在金钱上对他把控得很严,家里的经济大权都在岑惠仪手上,郑林手里只有点零花钱。郑业曾经劝过哥哥,让他不要这么放心把家里所有钱都交给老婆管。

所以郑业怀疑是黄志恒和岑惠仪两人串通谋杀了郑林,然后抢夺财产!

这信的内容触目惊心,来信的时间点更是奇怪。如果郑业在1985年7月之后就失踪了,身为弟弟,怎么在1986年4月才想起来写这样一封信来请求警方调查呢?

3、八仙饭店

老板郑林的祖籍是中山三乡,在1961年到澳门经营烧味档。为人质朴老实,工作也勤勤恳恳,在邻里街坊中口碑都还不错。

1963年的时候经常合作的鸡鸭商林老板觉得郑林人不错,借钱给他在黑沙环马路与拱形马路交界处西侧木屋区开了八仙饭店



1967年,郑林跟岑惠仪结婚,两人育有四女一子。岑惠仪祖籍是顺德桂洲,她比较好赌,对金钱看得很重,人缘不太好。她有两位表亲住在广州上下九,她每次回乡探亲多在上下九居住,有传言称黄志恒与岑惠仪是远亲,两人关系不同寻常,黄志恒在香港犯案后曾逃往广州。

郑林与岑惠仪结婚后,在八仙饭店附近的黑沙环第四街万利楼二十四号四楼H座买了房。

岑惠仪还有一个哥哥叫阿基,1980年从顺德偷渡到澳门投奔妹妹,起初在八仙饭店帮忙,但阿基为人懒惰,嗜赌成性,输光月工资后就从饭店收入里私下扣钱,被发现后,郑林解雇了他。

郑林一家失踪后,阿基也跟着不知去向,1986年5月,有人曾经见阿基在澳门出现过一次,随后又人间蒸发。

澳门警方在接到郑业的信后,马上查问了黄志恒。黄志恒则表示之所以八仙饭店现在在他手里,是因为郑林夫妇赌博欠了他十八万七千块没有还,当初说好,如果还不上钱,就用饭店抵债。

而且,郑林夫妇欠钱后也没有收手,继续豪赌,欠了别人不少钱,所以又从黄志恒这里借钱还别人,前前后后累积欠了黄志恒六十万。

一个八仙饭店都不足抵债,最终无力偿还欠款的郑林把全部身家都转给了黄志恒,当两人之间的欠债一笔勾销。

接着,黄志恒说在1985年8月4日,双方在八仙饭店办妥交收手续,郑林为了躲避其他债主,带着一家老小逃到珠海去了。

警方除了询问黄志恒外,还找到了跟八仙饭店一直合作的鸡鸭商林老板,林老板说1984年8月4日下午,他派伙计去八仙饭店送货,当时店内一切正常。但第二天再去送货的时候,饭店门外贴了一个停业三天的告示。

林老板曾经去郑林家找过,应门的是个他不认识的陌生男子,那人说郑林一家去了珠海。

8月8日,八仙饭店重新开张,老板从郑林变成了黄志恒,但合作关系没有断,林老板仍然是供货商,新老板黄志恒还结算了之前没有支付的欠款。

林老板在过年回乡的时候还特意到郑林的老家中山去过,但没有得到郑林一家的下落。

警方也调阅了澳门移民局的记录,其中没有郑林一家的出境记录。黄志恒的说法没有办法得到查实,警方也只能继续追查郑林一家的下落。

在弟弟郑业的信中提到,哥哥一家失踪的人员一共有十人——

八仙饭店老板郑林(50余岁)注:实则54岁,但郑业写的是50余岁,十个人中只有哥哥的年龄郑业写得较模糊

妻子岑惠仪(42岁)

女儿郑宝琼(18岁)、郑宝红(12岁)、郑宝雯(10岁)、郑宝华(9岁)以及儿子郑观德(7岁)

妻子的母亲陈丽容(70岁)

妻子的九姨陈丽珍(又名陈珍,60岁)

饭店主厨、郑林的堂兄郑柏良(61岁)

警方根据这份名单展开调查,在陈丽珍家调查时,套取到了她的指纹,做过比对之后,竟然跟之前沙滩发现的十一件断肢中的一只手掌的指纹吻合。

陈丽珍的邻居对警方说,在1985年8月5日凌晨,有一辆的士车停在她住所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拍门找过陈丽珍。

这份口供令警方相信,郑林一家是在1985年8月4日至5日失踪;由于黄志恒已年届50岁,警方怀疑有一名年轻男子有份参与谋杀。

至此,警方怀疑郑林一家遭遇不测,随后,以怀疑黄志恒在陈丽珍失踪前与她接触为由,想提取他的指纹。
但令所有人吃惊的是,黄志恒的左手食指第一指节早就截断了,其余十根手指也因被火烧伤而无法提取指纹。

黄志恒给出的理由是,很多年前剁鸡的时候不小心斩断了手指,另外九根手指则是被油锅烫的。

4、早就已经死了的“黄志恒”

不怪警方怀疑黄志恒,他身上的疑点的确非常多。

一开始,黄志恒对警方隐瞒身世,只说自己小名叫阿七,1933年在佛山南海书楼村出生。
警方进一步调查得知,1949年黄志恒随父兄从佛山到香港定居,1963年又从香港到澳门跟一个名叫李和的香港人合资经营小型针织厂。

而这个李和是1973年一起纵火谋杀案中的死者,这起案件的凶手叫陈梓梁,香港警方一直没抓到。

李和夫妇与李和的姐姐李宝珍夫妇及李宝珍的儿子五个人住在一起,案发当日是1973年11月5日星期一,李宝珍的丈夫和儿子外出后,她一起出门买菜,下午一点三十分回家,来应门的就是陈梓梁。

当时,陈梓梁想向李和借一万多元,但李和没有这么多钱。借钱未果的陈梓梁竟丧心病狂地把李和手足捆绑后压在浴缸溺毙,随后砍伤李和的妻子叶连娣和姐姐李宝珍,还企图用石油气纵火烧屋,幸好两名妇人及时挣脱捆绑得以逃脱。

陈梓梁犯案后潜逃追捕把左手食指砍去一节,又因纵火时被火烧伤,所以其余九根手指的指纹被破坏了。此案到1986年一直都悬而未破,香港警方曾悬赏五千元,鼓励市民提供线索抓捕犯人。

陈梓梁潜逃回乡,藏身在一个黎姓女子“阿芳”的家,1976年,陈梓梁与刚出狱的黄志恒赌博,双方发生争吵,黄志恒被陈梓梁用玻璃樽击毙,随后被警方通缉,陈梓梁带着阿芳逃到广州。

1980年,两人偷渡到澳门,陈梓梁冒用黄志恒的身份在澳门活动,定居在黑沙环祐汉新村。

香港警方给纵火谋杀案的受害人看了黄志恒的照片,两人认出,黄志恒可能就是犯人陈梓梁,虽然姓名不同,但两个人的样貌有七八分相似。

同时,澳门警方对黄志恒开启严密监控,9月28日黄志恒匆匆离开八仙饭店,在跑路之前,澳门警方将他拦住,带回警署调查。

在黄志恒接手郑林的所有财产后,曾将郑林的房屋出租,但租约不长。警方在这里搜出了郑家部分人的身份证件,四名子女的出生证明及学生证副本,以及郑林的回港证。

5、前后矛盾的证词,真凶到底是谁?

9月30日,澳门警方在凌晨正式起诉黄志恒,控以一项谋杀罪名。此时黄志恒承认杀害陈丽珍。

10月1日,黄志恒企图咬舌自杀,不过没有成功,最后获救。获救后,黄志恒在市牢中写下一份自白书,想要寄到报社。不过这封信被拦截了下来。自白书的内容是黄志恒不承认杀害了陈丽珍。

10月3日上午十点左右,黄志恒在市牢内被殴打,狱警用囚车将他送到山顶医院救治。黄志恒在医院内请求医生不要让他回市牢,而是留在医院。

10月4日下午三点三十分,为了不回市牢,黄志恒在监狱洗手间内用铁皮垃圾铲割脉。

狱警在三点四十分将他送到山顶医院,医生用了五个小时才帮他包扎妥当,再次送回市牢。

为了监视黄志恒,警方派出“卧底囚犯”跟他一个牢房,找机会希望套取案情。

而黄志恒向“卧底囚犯”承认自己在1985年8月4日杀死了郑林一家十人,犯案地点在八仙饭店,但否认是毒杀,他说是先后将他们勒死,再用了八个小时将尸体肢解,丢到垃圾桶。

但这段非正式的“对白”跟当时一些证人的口供相左,比如郑林的长女郑宝琼的同学说,在案发当晚八点曾经给郑宝琼打过电话,当时郑宝琼在家而不是在八仙饭店。

另外陈丽容当时身体不好,刚刚出院,一直在家休息,并没有到八仙饭店

10月5日,司警司署知会治安警察厅,要求协助寻找一名叫林石红的男子,他有一辆编号为MB36XX的私家车,司警司署怀疑他就是邻居口中在凌晨找陈丽珍的人。

10月9日上午九点,黄志恒过庭。

10月10日上午十点,澳门刑事起诉法庭法官迪欣,司警司署高级督长欧万奴带黄志恒到八仙饭店及郑林住所。

现场起出一扎怀疑行凶用布条、一个药瓶,一行人到连胜马路一家药房,黄志恒在此买过一樽臭水,行凶现场一说是八仙饭店,一说是郑林住所。

10月18日,香港警方证实黄志恒就是陈梓梁。

黄志恒收监后,阿芳多次探监,12月1日下午,阿芳和儿子一起来探监,黄志恒向她交代后事,两人抱头痛哭。

12月4日上午八点十五分,狱警循例派发早餐,发现黄志恒用可乐盖割左手腕自杀,送医后不治,警方在他身上搜到遗书一封,以及哮喘药。

黄志恒生前曾向报社邮寄过一封自白书交代案情:

请代我平反这冤案,请想,一个临死的人还会说谎,我之所以在法官面前承认一切,是有因的。

九月二十八日两点钟,司法处谓想了解一些事,我在那里一直坐了十多个钟头,在这段时间,我估计他们在观察我心境,由于在澳门从未做过对人不住的地方,所以我心境也自算不差。

迄至他们问及关于八仙饭店之事,我从实告诉他们,也就是我如何认识郑林及至如何接替业务等,足足问了两夜三天,分四个人同是问这些。

最后在十月一日零时谓要控告我谋杀郑林一家,当时我已是疲劳之极。

香港那边东窗事发,我已抱定以死以谢世人,本来我已当陈梓梁已死去,而且在孩子面对他们父亲早就去世,这是由我将自己的手指模忍痛割掉。

那时开始,我已洗心革面,坏事不但不会做,而且连想也不去想犯法的事,凡事都有动机,而我已守了十多年,孩子刚毕业,踏入社会工作,我应该安享晚年。

早在一九八四年,当郑林欠我十八万八千时,我已有心收购八仙饭店,这是有人证的。

总而言之,我绝对做不出这案,如果是我承认又何妨,况且编辑先生你见到这信,我已经不在人世。

现在凄凉是我的太太和只有七岁的孩子,舆论对她很不公平,难道我已改过自新,重新做人想过着幸福的晚年,就给我十多年前的事而粉碎。

我的太太最无辜,我以前是坏人,我应承担一切后果,但我太太是乡下婆,甚么也不识,绝对是好人,难道社会竟然会对她不伸出同情的手,加以援助她?

我郑重声明,我之自我解脱,并非畏罪,而是多方面的,我患有哮喘宿疾,这次就不想再捱下去,今次终要实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澳门市牢今天有“送鬼”的习俗,正是由此案而起。狱警相信死在狱中的人,会被监狱之杀气威慑,鬼魂长困而未能安息,狱警当时为黄志恒办理“出狱”手续,一人手持黑伞,另一人手持烧香,把黄志恒送出监狱。
至此,八仙饭店灭门案变成了“悬案”,黄志恒死后,郑林一家十口的尸体也变成了一个永恒的秘密,而这宗案件也出现了很多坊间版本。

6、“人肉叉烧包”

坊间流传最广的,是黄志恒与“卧底囚犯”的“狱中自白”:

郑林欠赌债不还导致杀机,1984年8月4日晚上,黄志恒在饭店内与郑林夫妇及厨师郑柏良聚赌,陈丽珍在旁观战。

黄志恒以二千澳门元赌本与郑林搏杀,最终赢了十八万八千元。

郑林当时答应一年内清还赌债,口头承诺到期若不能还款,自愿将八仙饭店转名给黄志恒。

黄志恒其后多次向郑林讨债,不但未获分文,郑林更多次问他借钱,一年后,郑林欠黄志恒的债,高达六十万元。

1985年8月,郑林对黄志恒说无法清还赌债,黄志恒认为郑林会履行承诺,以八仙饭店抵偿。

为顺利接收八仙饭店,黄志恒另找到厨师及伙记,通知他们8月8日开工。

1985年8月4日,郑林的赌债到期,当晚八仙饭店收铺后,黄志恒到来讨债。

黄志恒说,原想叫郑林先还两三万,余款慢慢还,郑林则说:“还什么东西?你又没有借据。”

双方发生争执,黄志恒随手拾起枱上的啤酒樽,击碎樽底成为一个半截断开利器,一手箍着站在郑林身旁的郑观德,用破樽顶住他的颈部,喝令众人不得扬声。

郑林一家及郑柏良共九人在场,郑观德是郑家独子,各人不敢妄动,黄志恒喝令各人用绳索互相捆绑,用布条塞口。

此时,岑惠仪突然大声呼喊欲抱起郑观德,黄志恒一个箭步冲上,用破玻璃樽刺向岑惠仪颈部,岑惠仪当场毙命。

黄志恒狂性大发,用破樽或徒手杀死余下各人,郑观德最后被杀害,死前曾向黄志恒说:“九姨婆会报警拘捕你!”

黄志恒之后到陈丽珍(九姨婆)家中,假称郑观德发烧,诱骗她到八仙饭店,将她杀死。

黄志恒用八小时将尸体肢解,分多次装进两层黑色塑胶袋,逐个弃置。但被问及断肢为什么会出现在沙滩上时,他说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是上天捉弄。

备注:如果真是像黄志恒所说,那么尸体的残肢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沙滩上的,地理方位不允许。
另外一个版本就是更猎奇的“人肉叉烧包”。

但“人肉叉烧包”只是源自澳门食人巷的“鬼故”而已,当年的食人巷相传是今天的大关斜巷。

“人肉叉烧包”的起源是澳门某大报的采访主任发现黄志恒供称在八仙饭店内杀了人,但是警方又无法交代十具尸体的去向,所以故意虚构了“人肉叉烧包”的故事,让人放料出去。

因为本身就是假的,所以大报没有相关报道,但另一家小报把这个虚构故事无限延伸,写得绘声绘色,结果小报被抢购一空,大报滞销卖不动。

整个大报采编部被老板大骂,于是,大报在小报的基础上又添油加醋写了一遍,这才让这个故事越传越广,甚至真假难辨。

黄志恒用人肉做叉烧包的传说,澳门《大众报》资深摄影记者陈永汉直言是作出来的,“写得好像他当时在现场似的,完全不负责任!”

7、失踪的郑家十口

1989年1月20日下午五点,数名清洁工人在离岛凼仔鸡颈垃圾场,发现大批人骨,有传言是郑林一家,但没有得到证实。



在澳门,谋杀的刑事责任追诉期失效为25年,追诉失效从该案发生之日计算,若有人失踪,则死亡时间在失踪七年后计算。

八仙饭店郑林一家是在1985年失踪的,追诉失效25年,再加7年失踪的时间,那么该案在2018年就会过追诉期。

非常凑巧的是,在2019年6月18日,有一宗物业争权案,在澳门中级法院作出裁决,所有关系人都以甲、乙、丙、丁、戊代替。

甲及其配偶乙、他们的子女及乙的母亲,在1985年8月5日死亡,丙(乙的兄弟)成为乙唯一继承人,开始将甲及乙共同拥有,位于澳门黑沙环一个单位出租给其他人。

2001年3月2日,丙临终前将上述单位口头赠予并交付给丁,自此,丁一直在该单位居住,戊及其配偶认为丙临终遗言无效,要收回单位。

2015年9月17日,丁入禀初级法院向戊及其配偶提出诉讼,请求法庭宣告他得到整个单位所有权,中级法院合议庭最终裁定丁胜诉。

今次业权诉讼焦点在八仙饭店附近,黑沙环第四街万利楼二十四号四楼H单位,由郑林与岑惠仪生前共同拥有。

判词提及甲及其配偶乙、他们的子女及乙的母亲,都在1985年8月5日同一日死亡,这个日子,正是八仙饭店郑林等十人失踪当日。

由此推测,甲是郑林,乙是郑林妻子岑惠仪,他们的子女是郑宝琼、郑宝红、郑宝雯、郑宝华、郑观德,乙的母亲是陈丽容。

丙是岑惠仪的弟弟阿基,丁在1994年获司法判决确认为丙的继承人身份,戊可能是郑林的弟弟郑业。

2012年8月24日凌晨二时十五分,前司法警察司副司长欧万奴在山顶医院病逝,享年七十五岁。

1997年,欧万奴退休后向一名香港记者透露,八仙饭店内情深不可测,涉及内地与澳门政商界,与美国邪教“天父的儿女”有关。我倒是觉得,欧万奴的话听听就算了,或许只是为没有破案找个理由罢了。

至于八仙饭店灭门案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怕是没人能知道了。


参考资料:

澳门监狱送鬼 星岛日报 2004年5月19日

大公报,1973年11月6日:凶徒借钱不遂杀人烧屋,男子被捆绑溺死浴缸,死者妻及姊亦遭斩至满身鲜血,惨事昨发生于鲗鱼涌福昌楼内

澳八仙饭店十命惨案唯一疑凶 黄志恒割脉身亡 灭门之谜更难解 澳门警方表示不会停止侦查工作. 大公报第四版. 1986年12月5日

 澳八仙饭店灭门惨案 十死者骸骨疑已发现 数名清洁工人在鸡颈找到大批人骨 澳警方相信与灭门案有关将作进一步化验. 大公报第六版. 1989年2月24日

山寨探案实录:澳门八仙饭店「人肉叉烧包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