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警车上,我说了他意想不到的话
故事

短篇故事:在警车上,我说了他意想不到的话

来源:花朝晴起文学网
作者:
2020-08-29 10:00


阮青言拉着林可心从容地走出了那扇门,门一关上,她一改方才悠然的神色,也无暇去想林可心跟不跟得上,加快脚步半跑了起来。 

得赶紧和陆悠然会和! 

林可心的神智还是不太清醒,只是凭着本能踉踉跄跄地往前小跑着。药物和虚弱让这个动作变得异常艰难,眼前酒店走廊的景色在她眼里变成了一个漩涡,仿佛随时都要把她卷进去。 

她摇摇头,试图摆脱这种幻觉,但摇头的动作更加加重了那种眩晕感。她的动作也开始变得不协调,一下不留意,左脚踢到了右脚上,眼看着就要往前倒。 

走在前面的阮青言并没有留意到林可心的异常,转过一个拐弯,她看到了换上侍者衣服的陆悠然。 

陆悠然看到他们,紧绷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阮青言正想开口说话,突然感觉到拽着林可心的手一沉。她下意识地把手往上一提,堪堪地撑住了林可心。

这里并不安全,文炜随时都会发现不对劲,他们得赶紧离开。 

但是林可心这个样子,恐怕是跑不快了。 

阮青言正在为难,突然余光看见陆悠然一步走了上来,弯下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林可心拦腰抱了起来。

“走,我们从员工电梯走。” 

“嗯。”阮青言也不废话,点点头就跟着陆悠然闪身进了一道隐秘的小门。 

没想到员工电梯前居然还有人,那人看到一个侍者横抱着一个女人突然出现,也是吓了一跳。 

“这,这位客人怎么了?”

陆悠然也没有想到这里居然有人,刚才他已经查探过一番,确认了没人才选择了员工电梯,没想到现在居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个人来。

身后的阮青言探出头来,抱歉地对那人笑了笑:“啊对不起哈,我的这个朋友突然身体不适,我拜托这位小哥帮我把她送到医院去。”

“哦,哦……。”那个人还是愣愣的,他迟疑地开口:“叫救护车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阮青言对他笑了笑。

这时电梯来了,陆悠然抱着林可心先走了进去,接着阮青言和那个意料之外的酒店员工也走了进去。

短暂的下行过程中,沉默让电梯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陆悠然死死地盯着那名员工,生怕他突然掏出一个手机来,把他们这里的情况泄露出去。

电梯停靠在一楼,那名员工再次友善地问了一句需不需要帮忙,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就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两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两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默契地闪到后门,走出酒店。

吴非坐在陆悠然那辆破旧的丰田汽车里面等着他们,看到他们过来,连忙解锁让他们进来,然后也不等他们系好安全带,一脚油门就把车开了出去。

这下总算是可以安心了。

阮青言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把整个身体都瘫了下来,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

驾驶座的吴非开车的间隙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后座的情况,问:“就是这个小姑娘?”

林可心长得脸嫩,看起来只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他实在想象不出来,这样一个小姑娘能知道多少东西,真的足够让警方把这颗顽固的眼中钉拔起来?

事实证明,林可心知道的东西不仅足够把文炜送上断头台,甚至如果文老爷子还活着的话,估计也难以自保。

而林可心本人虽然也参与了其中一部分事情,但是由于她的情况可以判断为是受到胁迫,所以量刑不会太重。

文炜给她用的药物让她昏沉了整整两天,到第三天才勉强能恢复大部分的神志。但她接下来还需要接受很长一段时间的戒毒治疗,所以吴非是在医院里面听她说完所有事情的。

林可心的病房被警察保护了起来。

因为文炜逃了。

那天吴非接到阮青言他们后,马上就部署手下包围了酒店,想要把文炜先控制起来。

但他们还是晚了一步,酒店里早就没有了文炜的踪影,只留下几个外围的保镖还没有收到风声,被抓了个正着。

他们知道的事情也不多,警方只能暂时把他们扣押起来,但从他们口中也问不出什么东西。

至于阮青禾那边,证据并不难找,警方很快就把他控制了起来。

至少两条人命的指控,就算不是死刑,也是终shen监禁。

抓捕的那天,阮青言跟吴非坐到警车上,看着十几个警察押着阮青禾出来。

阮青禾耷拉着头,目光呆滞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突然,他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在走过一辆警车的时候猛地抬起了头。

正好与阮青言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阮青言摇下车窗,与他静静地对视了几秒。

押着阮青禾的警察知道阮青言的身份特殊,这个时候也并没有催着他走,而是选择给这对兄妹一点时间。

阮青禾也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良久,他才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说:“小妹,我输了。”

阮青言眼底有些发红,仍旧是直勾勾地看着他。沉默又持续了十几秒,阮青言还是一句说都不说,只是转过头去,摇上了车窗。

押着阮青禾的警察推了他一把,催促他继续往前走。

阮青言的目光跟随着阮青禾,直到他被推上前面的一辆警车,才缓缓地收回目光,转向一边的吴非。

“他会判死刑吗?”

吴非闻言,耸了耸肩,道:“这就要看他的律师的本事了。就算不是死刑,他这辈子也不太可能出来了。”

阮青言转过头,目光虚无地看着前方,轻声说道:“我会保证他的律师不会做什么多余的事情的。所以……在监狱的这段时间,让他的日子好过点吧。”

吴非诧异地转头看了她一眼。

阮青言勾了勾唇,露出一抹带着讽刺意味的笑容:“这就算是,妹妹念着大哥的最后一丝旧情吧。”

意识到吴非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阮青言歪过头,笑道:“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吴非目光毫不闪躲,定定地看着她,良久,他才意味深长地冒出一句话:“阮小姐,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阮青言疑惑地眨眨眼。

“屠龙者终将会化身为龙。”

阮青言讶异地挑了挑眉,听懂了这句话。

她脸上还是刚才那一副没来得及收起的笑意,但眼神中已经带上了一丝迷茫。

又怔愣了几秒,她收起笑容,郑重地摇了摇头。

“吴警官,我跟他们不一样。”

她只是,想守护自己手里的东西而已。

吴非轻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前面的警车已经开动,他也打着火,跟了上去。

医院的病房看起来总是那样千篇一律,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种泛着微黄的白色,空气里弥漫着令人不适的消毒水味,偶尔还会有一些掩盖不住的恶臭。

林可心睁着眼睛,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阮青言跟着吴非去抓阮青禾了。就算是结束之后,阮家的,陈家的,太多的事需要她来打理。一时半会她都不会过来。

而陆悠然最近躲着吴非,白天的时候根本不敢出现。

所以现在她只有一个人。

她不知道文炜是怎么躲过守在暗处的警察们的,但当她看到他坐在床头,并且伸出一只手来抚摸自己的头发的时候,竟然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她只是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移开了视线,继续盯着纯白的天花板一言不发。


警方派来的人隔三十分钟就会进来看她一次,以防她逃走。

所以她现在一点都不怕。

“你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文炜一下一下地捋着她的头发,柔声问道。

林可心依然是不回答。

“你知道吗?阮青言问的那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才终于想明白。我确实是爱你的。”

林可心闻言,猛地转过头看着他。

那眼神,像看着一个什么怪物。

“我什么都不要了,你跟我走好吗?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文炜定定地看着她,目光凄切,语气中带着恳求。

林可心从床上直起身来,靠在床头,她低着头,整理着那床洁白的被子,掖起被角,把自己腰部以下牢牢地盖住。

这样让她有一种安全感。

文炜在等着她的回复。

林可心很久没有说话,文炜目光中的恳求已经变成了哀求。

“文……”林可心开口,最后还是用了那个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称呼“文先生。”

文炜支起身子,紧张地看着她。

林可心又咽了咽口水,才说:“我刚到文家的时候,也曾经想过。也许我应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也许会比现在过得更糟糕。”她笑了笑,自嘲道:“那种日子,我本来是可以过得下去的。我想过很多次死,但最后都没有舍得走出那一步。”

“直到我看到了阮青言。我开始变得贪心,她对我那么好,好到有时候我会有一种错觉,觉得我跟她没有什么区别。”

“仿佛我也可以跟她一样站在阳光下,享受这世间所有的美好。”

“你们的离婚,全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因为只要有你在,阮青言也不能真的把我从泥潭里拉起来。只有离开你,我才能活。”

“所以,你现在问我愿不愿意跟你一起走?”

林可心嘴角含笑,眼神却冰冷。

“如果说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愿意和你一起去的,那只能是地狱。”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