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又被绑架了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今天,我又被绑架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20-08-29 19:00



“我x!”当我将钥匙转入锁孔的最后半圈的那一刻,突然眼前一黑我头上被套上了一个袋子,在这种不礼貌的叫声中,我的头部突然受到重击,晕倒时,我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

挣扎着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小房间里,头上放着旧的公文包。

我头痛欲裂我下意识地想用手搓一下,但发现我的手和脚被绑住了。

我是一个住在出租屋里的可怜鬼,但我确实被绑架了。

现在这种状况应该做什么?我努力回忆起自己看过的类似电影和电视节目。

如果被绑架,应该是钱吗?

但是我每个月开支都不够,哪里还有钱?

如果我说我没有钱,他们会杀人吗?

但是,如果我说我有钱,但实际上没有钱,他们会杀了我吗?

怎么感觉横竖都是死?

我徒劳地在那座小房子的潮湿和寒冷的地板上挣扎,几乎哭了起来。

大约一个世纪之后,我听到了一些噪音,刺眼的光芒射进我的眼中。

在调整了姿势之后,强撑着把眼睛眯出条缝来,我看到两个戴面具的人走近。

他们沉默了,气氛比我接触的地面还冷。

“兄弟……你们尽管提要求我都满足,不要杀了我。”我的声音在颤抖。

大个子沉默了,我的头又被蒙上了。

“兄弟有话好好说……我有没有冒犯过任何人?”我不争气的尿了裤子。

他们仍然保持沉默,把我拖离了地面。

“兄弟,我现在拖家带口的,我不想死...”

他们仍然保持沉默,我再次被打中了头。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尿湿的裤子已经换上了新的,躺在我家门口,手里拿着钥匙。

我看了一下手机,如果当时不是为了不断挣扎,手机屏幕碎掉了,我都会以为绑架是我做的一场噩梦。七月十五早上8点,现在正好是我上班的时间。

当我挤地铁的时候,我试图回忆起发生的事情,但是我几乎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也许...是个误会吗?

我瞥了一眼屏幕已经碎掉的手机,但是我就连修理手机的钱都没有,心里不免坚定了这个想法。

“你为什么昨天不来上班?”前台的小美女问我。

“我病了……”无论我此时说什么,“我昨天被绑架了”这句话说出来就像精神不正常一样。

“张经理昨天很生气。他不喜欢别人随随便便就不上班。所以他可能要收拾你......”小女孩低声说。

我正要问更多的事情,小女孩突然对我眨了眨眼,然后低下头继续打字。

身后传来厚重的脚步声。

我转身微笑:“经理早!”

“呦!这不是小刘吗?现在过去我那一趟!你有空吗?”张经理的微笑仍然很友善。

“好的。张经理!”

关于先前的绑架,我没有向任何人提及。经过几天的平静,我终于放松了。

午餐时间。

与同事大壮约好后,我去洗手间。

厕所一个人都没有,我心情更加放松了。

“我x?”在我眼睛冒出一串金星后,我又被人打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时,黑暗的环境让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熟悉的潮湿气味使我明白这是我上一次来过的地方。

手脚仍然被绑住,破手机在口袋里搁着很不舒服。

……说到脑袋,这一次他们似乎更用力了,我很头疼。

我的下巴和膝盖靠在地面上,我像毛毛虫一样略微蠕动,坐起来靠在墙角上。

应该像上次那样还是个误会...对吗?

但是要误会两次……我也太倒霉了。

就在我在疯狂地思考时,门突然打开了,两个大个子走进来,把我架起来。

“你们有没有搞错啊!?上次就抓错我了!”我一直在挣扎着哭泣。

这两个人看了看对方,又把我给打晕了。

当我再次醒来时,我躺在公司的厕所里,腰带是开着的。

大壮走进去偷偷抽烟,当他看到我时,烟落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在这?”他问我。

“今天几号,现在几点了?”我的手机完全烂了,屏幕已经不亮了。大壮拿出手机“七月17日11点。。。”,“顺便说一下,前天我一起吃了午饭。为什么你去厕所然后就消失了,现在又躺在这里了?”

我无视他,离开了,头疼得厉害。

不出所料,张经理再次叫我去办公室。

“小刘……你也曾在公司工作过几年。我一直在关注你的表现。成绩一直非常好。工作非常辛苦。每个人都能看见。”张经理客气地笑着。

“谢谢经理的夸奖。”我也笑

“但是。。。”张经理喝了一口茶。“你最近上班……似乎有点问题?仅仅五天两个缺勤?”

我点了头。

“我们的公司是一个大家庭,但也是有规矩的。你不能随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过于自由了吧?”张经理胖乎乎的脸上出着一层油。

我再次点点头。

“在你不在的这几天中,你的同事做了好多你的工作。”张经理擦了擦他的额头,似乎很不自在。

“经理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但是我还是被开除了,因为我莫名其妙地消失在其他地方,还是好几次。

因此,忍无可忍的我,我鼓起勇气进入派出所。

“同志,我要报案。”

“先填写表格。”说着给了我一张表格,并继续忙着他的事。

五分钟后。

“你说你被绑架了,你还被绑架了好几次?”那个帅哥检查了表格,抬起眼皮上下看着我。

“是。”

“您能详细描述发生了什么吗?”

五分钟后。

“你看清楚绑架者的脸了吗?”

我摇了摇头:“我脑袋被蒙住了。”

“那你可以描述一下关你的地方长什么样子吗?”

“是个黑色小房子……不大,水泥地板,非常潮湿又热……”

“绑架者是否提出任何赎回条件?”

“应该没有,都是第二天什么事都没有我就回来了。”我都觉得自己是个白痴。

“你通常有什么得罪了的人吗?邻居之间有争吵或同事之间的争执。”警察已经不耐烦了。

我想了很久,摇了摇头,我只能选择盯着警察。

五分钟后。

“那……也许我搞错了,我先走了。”

靠别人根本没有用,因为我无法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每次我被绑架时,都没有目击者。我没有受到威胁或受伤,也不符合绑架的一般条件。

我在家中无所事事,在喝酒后的昏睡中再次被绑架,我知道这件事也是因为我的手机受损更加严重了,手腕和脚踝有被绳子勒过的痕迹,呕吐物仍然粘在我的衣服上。

一个星期后,我换上了我老旧的西装,去一家公司进行应聘。

进入房间,面试官只有一个女人。

我的能力似乎使她非常喜欢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会立即上任。

面试完之后,她笑着问我:“哦,对了,口渴吗?我给你喝杯咖啡。”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面试官转身的那一刻,我意识到出了点问题,在说出“不”之后,我就被脑后重击:“啊!”

已经很熟悉的小房子。

我骂出了我一生中最恶毒的咒骂字眼,但好像我身处宇宙最荒凉的深处,没人回应我。

我起身蹲在角落里,用膝盖擦干眼泪,思考着如何解释,当再次见到面试官时我的经历,即使我编造个理由,也比真实情况更具说服力。

第三天,我困惑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面试椅上,一脸懵,显然是突然被拉了过来。

“嗯……”我用手搓了搓脸,试图打破沉默。

“嗯...?”面试官轻声问。

“嗯...”我的头很痛,精神也不是很好。

“门在这里……”她伸出手指。

我出来了

之后,我不知道我被绑架了多少次。

和女朋友第一次约会是在吧台被绑架的,后来据说这是“为了避免付账单逃跑了”;

到商场去买衣服,然后在更衣室里被绑架,好处是我不必为穿上的新衣服付钱。

我已经习惯了只要一个人就会被绑架的事实,但是他们真的很粗鲁。如果再多几次,我的脑袋一定会被打坏的。

因为我没工作,所以我无事可做。唯一的区别是我在每个房间都买了一堆监视器。

当我外出时,我也尝试步行到一个拥挤的地方,以防止自己再次被绑架。

我开始把我被绑架的经历写出来,但是每一章的第一句话是“本故事纯属虚构”。

我将此系列命名为“碟中谍山”。

因此,就像我莫名其妙地被绑架的经历一样,我的作品逐渐变得炙手可热。

依靠微薄的稿费,我勉强生存了下来。

杂志的编辑、导演一直在寻找我,希望能购买“碟中谍山”的版权,并向我保证美好的未来。

我选了一本看似最可靠的杂志,出版之后,我参加了几次新闻发布会。

我换了一间大房子,加了辆车,终于在这座城市立足。

这段经历乏善可陈,无聊至极,现在时不时的会想念那两个莫名其妙的绑架者。

我在家中拆卸了监视器,并习惯于选择黑暗而隐蔽的道路,以免遇到人们。我一直希望这两个人能再绑架我一次,以便我的“碟中谍山”有新的灵感。

但是他们再也没有出现。

我举行了招待会,并向读者承认,这些所谓的绑架故事是我的真实经历。我不是作家,而是记录员。

每个人都在骚动,但显然没有人相信。

我疯狂的为自己辩护,并展示了绑架事件的唯一证据(手机破碎)以证明自己,但是每个人都认为我在浪费他们的时间、这本小说的存在是因为它一旦换了设定,就失去了意义。

我的疯狂被认为是服药过量或精神错乱,而手机的损坏被认为是由于我故意造成的。经过一系列检查后,我被送进精神病院接受强制治疗。

就像过山车一样,我瞬间拥有了一切,又瞬间失去了一切。

精神病医院的生活很平静,病人非常友善,除了那些像野兽一样巡逻的医生和保安人员。

与我同住的那个人是一位怀才不遇的诗人。他在手纸上创作,然后把它偷偷塞进我的手中。

有一天,我的室友由于攻击保安而被捕,被送往医务室接受教育。我躺在床上发呆,意识到当我一个人时,我头部又一次的遭受了重击。

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房子的地板上,忍不住笑了起来。

第三天,我被一束光束唤醒。

绑架者走近我,像往常一样将我击倒。

我迅速把头一躲:“等等!”

他们停住了手,眼神困惑。

我笑了:“我想加入你。”

我无法独自逃离精神病院,但只要我加入他们,我就能逃脱,自由意味着一切。

我几乎预感到胜利的喜悦。

在长时间的可怕的沉默之后,绑架者之一突然恼火地摘下了面具,并从面具中拉出一个袖珍麦克风:“张医生!我们讨论过多少次了,这个治疗方案是没有用的!”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