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谋杀案
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钟楼谋杀案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白大妖
2020-08-29 21:00


“谭敏,你快跳啊!你跳下去, 天祥哥就会是我的了! 

漆黑的夜晚,学校钟楼的天台。上安静得恐怖,天台上的阴凉的冷风不停地吹打着两个女孩的脸颊,显得更加凄谅阴森,其中一个女生声嘶力竭的喊叫划破了这夜的寂静。 

谭敏此时正站在天台边缘,她看了看身后,只差-步, 她就会不慎从这30层的钟楼坠落下去。 

....周静,求求你,....我吧!”

谭敏浑身颤抖地哭着看着眼前渐渐逼近自己,疯狂到极致的女人。 

“你是不是不敢跳啊,没关系,那我帮你好不好?” 

周静疯狂又病态地朝谭敏笑了笑,看得谭敏心里直发怵,后背毛骨悚然。 

周静然后突然伸出右手,猝不及防地狠狠朝谭敏往外-推。 

“啊!”谭敏惯性往后-倒,迅速踩空。 

而此时,钟楼刚好到达了整点,“嗡”的一声敲响了里面的大钟,谭敏的尖叫声被刚好淹没,谭敏跌落下了这无尽的钟楼深渊。


“啊!”谭敏受到惊吓从睡梦中醒来,手里还死死攥着被子,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幸好只是个梦,她没有死。 

谭敏看了看窗户外面,虽然已经凌晨两点了,但外面夜市依旧灯火阑珊,灯红酒绿,喧嚣热闹,谭敏诀定去浴室洗个热水澡,去去身上的冷汗。 

谭敏、周静和高天祥三个人是同班同学,周静喜欢高天祥,高天祥却喜欢谭敏,这复杂的三角恋情在班上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要问谭敏喜不喜欢高天祥,这件事情没人知道,谭敏从来没有表达出对高天祥的喜欢,但又堂而皇之地收下高天祥送给自己的任何礼物,这个做法实在是让人猜不透,也因此遭到了周静一直以来的怨恨和刁难。 

“谭敏,这是周静给你的。” 

上课期间,谭敏的同桌偷偷地塞给了谭敏一个纸条。 

谭敏打开一看,是周静的字体没错,周静家庭富裕,从小就经过特别家教训练,连写的字都是标准的国际字体,因为这个,周静还得过不少奖呢。 

三日后,晚上十点,来学校钟楼天台。 

谭敏一看内容,不经心里一震,联想到昨天的梦....一模一样的场景。 

谭敏心里直发怵,该不会...谭敏赶紧往后一看,此时的周静正眼巴巴地看着高天祥,并没有注意到自己。 

难道是误会?梦都是相反的? 

为了验证心里的想法,谭敏诀定冒险一试。


谭敏那天晚上特地带了一把水果刀防身,就怕那天的梦重蹈覆辙。 

“周静!周静!你在哪?’ 

到了约定的时间,却不见周静的人,谭敏想了想越来越诡异的事情发展趋向。 

谭敏慌忙打开手机,发现手机没有信号,害怕得刚想原路返回,就在门口遇到了匆匆来迟的周静。 

“周静!” 

“谭敏,你大半夜叫我来学校钟楼天台干什么?”周静拿着手电筒,照了照眼前的谭敏。 

“什么?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我叫你?我叫你干什么,我巴不得天天见不到你。” 

周静朝谭敏翻了个白眼,然后又端起了大小姐高高在上的架子。 

谭敏看周静的样子不像说谎,越想越不对劲,难道... .还没等谭敏想完,突然周静身后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周静被一股力量紧紧地死掐着脖子。 

“谭............我!” 

周静手里的手电筒被摔在地上,因为夜色朦胧漆黑,谭敏并没有看清周静身后的人是谁, 谭敏刚想去帮忙解救周静,自己身后也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死死勒着自己的脖子。 

谭敏赶紧掏出袋子里的水果刀,开始朝周围胡乱挥动,谭敏感觉剌伤到了什么,血“噗”的一下溅到了谭敏的手上,随即紧掐自己脖子的力量消失了。 

谭敏赶紧趴在地上,使劲干咳起来,刚想起来还有危险的周静,谭敏赶紧捡起地上周静遗留的手电筒照射周围,什么人都没有,天台又恢复一片寂静,仿佛刚刚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 

周静和那个神秘人不见了。 

谭敏通过手电筒的光,看见了自己沾满鲜血的手,“啊!”吓得把手电筒往旁边一扔,赶紧逃离了钟楼的天台。 

悄悄回到宿舍的谭敏,赶紧跑到洗手间清洗着自己染血的双手,肯定是刚刚想掐死自己的那个人的血。

一遍,两遍,三遍,四....还是不够,谭敏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手都脱皮了还在不停地用香皂清洗着自己的手。 

“谭敏,你在干什么?” 

水流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室友,谭敏立马关了水龙头,终于停止了她的疯狂洗手。 

“哦,我刚上了厕所,洗个手!” 

谭敏若无其事地解释着,掩饰着心里的慌张,接下来的一晚上她都在想周静怎么样了。 

周静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就在天朦胧亮的时候,谭敏好不容易才缓缓睡去,结果刚睡没一会儿,就被外面的警笛声给吵醒了。 

周静昨天晚上死了,初步判断是在钟楼上失足跌落而死。 

警方马上对此拉开警戒线,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学校,学校暂时停课了。 

钟楼的天台上并没有摄像头,所以在案发现场,警察只发现了三个可疑的东西,染有血迹的手电筒和石块还有一把带血的匕首。 

“奇怪了,人从高空坠落应该是后脑勺先落地才对,为什么周静是脸朝地?”李警察看着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周静,提出了疑问。 

“你的意思是说.... .”女警察抬头看了看疑惑的李警察。 

“还是等验尸结果出来了再做决定吧。” 

经过对尸体的检验,周静的致命伤是跌下高楼摔死的,但是奇怪的是又发现了在周静身上有两处不同程度上的伤。

一个在腹部,一个在后脑勺。 

腹部.上的伤是被利器刺伤的,跟案发现场的刀完全吻合,而后脑勺上的伤口也是磕碰到了地上染血的石块上,案发现场所有的血都是周静本人的。 

周静最终确认死于谋杀,不是意外事故。 

“利器上和案发现场除了周静本人,其他的地方都没有发现任何人的指纹和脚印。”女警官分析着报告,告诉这起案件的负责人李警官。 

“去排查班里所有同学和老师这几天和周静的一切交流的情况。” 

经过调查,同班同学都说周静和谭敏两个人关系不和,并且谭敏的同桌交代了那天纸条的事情。 

眼下,谭敏是重度嫌疑人,最具有犯案动机。 

“谭敏同学,你不用紧张,我们只按例问你一些问题。” 

审讯室里,两名警察坐在谭敏对面,谭敏看着眼前的警察,内心逐渐焦虑起来。 

“请问你是不是在十八号晚上跟死者周静在学校钟楼天台,上见过面?” 

....没有。 

谭敏死死攥着自己的衣袖,脸色苍白,拼命摇头。 

“请你说实话,因为你的同桌告诉我们,周静在三天前给了你一张纸条,上面就写着十八号晚_上你们两个在天台见面。 

谭敏眼看瞒不下去了,就点头说:“是的,我和她见面了。” 

“那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们两个是不是起了争执!” 

“不是的,没有,不是这样的!”谭敏激动地敲着桌子,瞳孔渐渐扩散。 

“谭敏!谭敏,你冷静一点 ! "警察不 断地安抚着惊慌失措的她。 

“我提前一天晚上做了一模一样的噩梦, 然后第二.... .第二天她给我纸条,约我见面...谭敏话还没说完就赶紧掏出兜里的纸条,这个纸条她一直 没敢扔。 

“然后呢?” 

哦以为她放我鸽子,我刚害怕得想回去,就遇见了匆匆忙忙赶来.她.....谭敏一五-十地把那天晚上的事情全部一字不漏地交代清楚。 

“谢谢你的配合,因为你是这起案子的重要嫌疑人员之一,所以需要你在警察局的拘留室待一会儿。”

“我不,我不,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谭敏突然跟发疯一样, 在审讯室抓狂起来,好几个警察- 起压制着她, 才能控制她的发疯。 

谭敏发疯完后,就陷入了重度昏迷,急忙送进了人民医院。 

经过医生检查判定,谭敏患有SCZ (俗称精神分裂症)。 

根据谭敏的描述,警官去谭敏宿舍排查,果然在下水管道 上检测出了死者周静的血液,确认凶手是谭敏无疑了。 

“也就是说.谭敏和周静两个人在十八号那晚起了争执,然后谭敏杀害了周静, 但是因为scz,谭敏没有了那部分的记忆,然后大脑自动伪造了一个有人要害她的故事。” 

女警官分析着眼前的证据,从而得出一个结论。 

“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了,眼下所有证据都指向了谭敏,而且我们调了那晚的监控,钟楼的走廊里只有谭敏和周静两个人,并没有出现谭敏所说的第三人。 

李警官信誓旦旦地看着眼前的证据,已经确认谭敏是凶手无疑了,眼下他只要完成这个案件,他就有机会被调进刑事重案组了。 

“可是,我总感觉哪不对劲!”女警官看着眼前手里的证据,又想不通哪不对劲。 

“李霄,你要是能进重案组我就辞职不干了!”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何警官!”女警官一脸花痴仰慕地看着何镇。 

“何警官,你怎么来了?”李警察也立马变得恭恭敬敬。 

“李霄,你不愧只能做一个普通警察,这个案子看起来完美无瑕,其实漏洞百出! "何镇生气地把手里的资料摔在了他的面前。 

何镇,刑事重案组组长,曾获得最高刑事奖徽章,他才25岁 ,是目前国内最年轻有为的一个重案组组长。

.......李警察不解地看着眼前的资料。 

“你就单单调查一些皮毛就敢完全确定凶手,这个案子现在归我重案组管,我来亲自查!” 

“凭什么?这个案子我都要破解了!” 

“破解?那你给我解释一下, 为什么谭敏说她自己会提前一天晚上做一模一样的梦,难道她会未卜先知吗?”

“她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说的话真假谁都不确定,万一又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呢?”
“在审讯的时候,她可没发病,所以她说的完全有效!” 




何镇不愧办案多年,雷厉风行的态度,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案子有问题,他私底下特地去排查了班级里所有同学的家庭关系,果然被他找到了蛛丝马迹。 

高天祥,这个一直若隐若现,可有可无的人。 

整件事情,说跟他没关系吧,又离不开他的推动,说跟他有瓜葛吧,他又其实有不在场证明,他总不能隔空杀人吧。 

何镇一直相信只要犯罪了,就一定会露出破绽,没有人犯罪作案是可以天衣无缝的。 

何镇查到,其实和周静有恩怨瓜葛的人不仅只有谭敏,还有高天祥。 

高天祥的父母在高天祥还小的时候就早早去了外地打工,一年都回不来几次,所以高天祥是留守儿童。 

而就在高天祥十岁那年,高天祥父母打算国庆回家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高天祥的父母出了车祸,两人当场死亡,而肇事者就是周静的父亲。 

周静的父亲那天酒驾了,事后,本来应该坐牢的周静父亲却因为有钱有势逃过了法律的惩罚。 

高天祥失去了父母,就在高天祥十八岁那年,他靠优异的成绩成功进入了大城市里的学校,并且深深地吸引住了周静,三角恋就此开始。 

所以高天祥比谭敏更加有理由杀害周静。 

“何警官,查到了,高天祥经常出入一个叫魅力酒吧的地方。”女警官带着调查来的数据,匆匆忙忙赶来。
“走,马上带人去调查!” 

“魅力”酒吧内。 

何镇先是掏出自己的刑警证然后又把高天祥的照片给调酒师看,“你认不认识他?” 

调酒师明显心虚地摇头说:“不认识。 ” 

“你知道欺骗警察是什么罪吗,我可以马上拘留你!” 

“别别别,我说我说,他.... .他经常来我们酒吧!” 

“他来你们酒吧干什么?” 

.....就打工赚钱的! 

“那你为什么刚刚不说实话?” 

“我以为这小子惹事了,所以.... ”调酒师依旧支支吾吾,好像在隐瞒什么。 

何镇看了看酒吧周围的环境,然后对着其他警员说:“这个酒吧无证,查封了!” 

“别啊,我还要养家糊口啊!”调酒师崩溃地大喊,但终究还是于事无补。


“何警官,我们在这家酒吧里查到了违禁的药品!” 

“什么药品?” 

“大:量的苯二氮卓和苯海拉明。” 

“一个酒吧怎么会出现大量催眠类药物,除非.... .” 

何镇陷入一阵沉思,突然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他赶紧指挥警员,一边去高天祥家抓人,一边去谭敏家取证物。 

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高天祥早就跑了。 

“马上颁布追捕悬赏!” 

“何警官,谭敏醒了!” 

“带上那些东西,我们去取证。” 

人民医院。 

“谭敏,我是重案组的何镇。” 

“我承认,是我杀的周静,我已经全部想起来了。” 

躺在病床上的谭敏已经生无可恋了,完全没有一点求生意识,在昏迷期间,她已经全部想起来了。 

“谭敏,据我们调查,你并不是幕后黑手,有一个人在利用你,你知道吗?” 

“什么,是谁?” 

听到这的谭敏,她坐不住了,死死抓着何镇的衣服,她行不通是谁要害她。 

“你看看这些礼物,这里面含有大量的催眠类药物。” 

谭敏看见这些东西,突然笑了,原来是自己的爱慕虚荣间接害了自己。 

“是高天祥送给我的。” 

“那你能说说杀害周静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那天晚上,我突然发病了,感觉到有人勒住了周静和我自己的脖子,其实并没有,是我自己-只手掐住了我自己的脖子。 

然后周静被我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跑_上前询问我的情况,在慌乱之中,我掏出匕首,不小心刺中周静的肚子,周静往后一倒,摔在地上,脑袋刚好磕到石子,陷入昏迷。 

最后为了掩盖罪行,我把昏迷的周静从三十楼扔了下去,伪造成坠落现象,然后清理了现场的指纹和脚印,就回去睡觉了。” 

谭敏已经把自己能回忆起来的事情全部交代清楚了,她知道自己即将等来法律的审判。 

“何警官,高天祥抓到了!”女警察高兴地过来报告这件事情。 

“你好好休息养病,我还有事!”何镇说完就赶紧返回局里。


“高天祥,是你策划利用谭敏杀害了周静,没错吧。” 

“你们有什么证据?”高天祥依旧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肯承认。 

“证据我们有很多,"魅力'酒吧已经被我们查封了,而且我们在你送给谭敏的礼物上也检测出了催眠药物。” 

“那又怎么样,你们顶多判我一个私自禁用药物,并不能说我杀人!” 

“那你爸妈的死呢?你想想那场车祸!” 

“你什么意思?” 

“你杀害了一个无辜少女,她才十八岁,有着大好的青春年华,你跟周静的父亲有什么区别?!” 

“那她父亲还杀害了我父母,凭什么有权有势就不用担任何的法律责任,我不服!”高天祥像是突然被激怒了一样,恶狠狠地看着何镇。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所以你就杀了他们唯一的女儿?” 

“就算我承认又怎么样,我就是要让他们也尝尝和我一样失去亲人的痛苦!”高天祥说完,就顿时痛哭起来。 

“那谭敏呢?你还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孩。 

“如果她不利欲熏心,如果她不爱慕虚荣接受我的东西,她就不会中招,谭敏和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说到底还是她自己贪心不足蛇吞象。”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简直无可救药,你等着法律的审判吧!”何镇忿忿不平地离开了讯审室。 

高天祥最后因为蓄意杀人被法院判定执行枪决,而谭敏因为精神疾病被判永远关在了精神病院。 

或许因为何镇并没有经历过高天祥的人生,所以并不能体会他的痛苦。 

不过何镇还是帮高天祥完成了他最后的遗憾,何镇用高天祥的身份起诉了周静的父亲,告他酒驾撞车还蓄意逃离法律责任。 

周静的父亲被判终身监禁。 

在高天祥执行枪决的前一天,何镇告诉了他这个消息,高天祥突然感觉解脱了,他这短短的一生都在为了这个复仇目标而活着,他如愿以偿了。 

高天祥在死的最后一秒,他居然想到的是周静,那个整天围着自己,满眼都是自己的女孩,或许是因为仇恨太深,蒙蔽了高天祥的双眼,也蒙蔽了高天祥早已喜欢上周静的心。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