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肺,睡着了就没那么难过了
故事 生活

生活故事:你是我的肺,睡着了就没那么难过了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靓女不洗头
2020-08-30 06:00

“老丁,其实睡着了就没那么难过了。”方青青说。


“你还是处女吗?”丁宁的头靠在方青青的肩上问道。

“不是了。”方青青回答。

“怎么没跟我讲过?”丁宁直起身子递给方青青一根烟,方青青把烟叼在嘴里,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滚轮打火机,打了三下才擦出了火焰,也给丁宁点了一根。

两个人就这么在雪地里沉默着,直到抽完烟方青青又从烟盒里打算抽出来一根的时候,丁宁说:“青青,把烟戒了吧。”

方青青终于忍不住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眨巴了两下眼睛泪珠子就啪嗒啪嗒的顺着鼻梁往下流,砸在雪地上。

滚烫的泪珠好像很大颗似的,丁宁觉得自己甚至能数清楚方青青滴下来了多少泪珠,也能看清砸在地上的泪珠融化了多少厚度的雪。

丁宁心疼的一把抱住方青青,起初方青青只是在他怀里抽泣,因为方青青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紧紧地咬住他的衣领。突然方青青“哇!”的一声大声的哭出来,哭的撕心裂肺,泪水沾湿了丁宁的羽绒服,丁宁的手不停地轻轻拍打方青青的后背。

丁宁的心绞痛,不知道是因为方青青把第一次给了别人,还是方青青的嚎啕大哭。

过了大概五分钟,方青青停止了哭泣,她缓缓抬起头,脸哭的通红,刘海也在丁宁的怀里拱得乱乱的,红肿的双眼盯着丁宁的眼睛,丁宁显得有些慌张目光四处躲闪,他从没见过方青青这样认真的看过自己。

方青青带着微微的哭腔说到:“他也戴眼镜,他也说过‘青青,把烟戒了’,不过他没你白,脸没你的长,嘴唇也比你的薄,眼睛好像也更小些,他睡觉不打呼噜,但是呼吸很重,因为他肠胃不好又老抽烟,嘴里总是嚼着一块口香糖,所以身上一直有淡淡的薄荷味。”

说完,方青青做了一个深呼吸,眼珠子朝上一转停顿了一下说:“丁宁的身上没有薄荷味。”

丁宁的心这时比刚刚更痛了,他甩开方青青站起身来说:“太晚了,早点回家。”

丁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终还是给方青青发了微信“回家了吗?睡了吗?困了吗?”一会儿微信响了“回了,没睡,不困”。

丁宁把手机换到拨号的页面,熟练地拨出方青青的号码,他没有给方青青在通讯录里备注,因为方青青每次换手机号她只说一遍丁宁就能牢牢的记在心里。

“喂,你喜欢他吗?”

“不好说。”

“他喜欢你吗?”

“他请我吃了牛排韩料日料火锅,过生日那天他给我转了五个两千元的转账,但我都一一退回去了,我说‘我不喜欢你的钱’,我其实更喜欢他坚实的小腹,喜欢他厚实的肩膀,喜欢他小小的眼睛。”

“你们怎么认识的?”

“打游戏认识的。”

两个人抱着电话,方青青用一晚上的时间平静的讲完和他的事。

方青青其实骗了丁宁。

他认识宋江不是因为打游戏,那是个夏天,那天从外地考完试回来,在出站口的垃圾桶旁边认识的宋江,当时方青青拖着行李站在垃圾桶旁边抽烟,一个身材均匀西装革履的青年朝她走来。

“姑娘,借个火。”

方青青把打火机递给他,他点完烟又把打火机还回去,“女孩子少抽点烟。”

“我爸一会接我,现在不赶快嘬一口,他得会看见了还不打死我?”

“呵。”他笑了一下,“得了,我等的人到了,谢谢你啊。”

方青青点了一下头,示意再见,然后眼睛跟着那个青年的背影,直到他坐上了一辆白色轿车的副驾。

“呦,不是推销的啊。”方青青心里想,嘴角微微一扬,她掐灭了烟头,拖着行李朝公交站走去。

“喂!怎么坐公交?你爸呢?”宋江把车窗摇下来冲方青青喊道。

“我爸开公交的,我等我爸呢!”方青青笑着回答。

“得了,我捎你一程!”宋江下车帮方青青把行李放在后备箱,绅士的拉开车的后门邀请方青青坐上去,然后自己也坐在后座上。

“他的车里也有薄荷味。”方青青告诉丁宁。

“师傅,把我送到华景小区,麻烦您啦!”方青青说。

“饿吗?”宋江问。

“饿。”方青青回答。

“去那家牛排店吧,小李。”宋江说。

方青青讲到这时狂笑不止,对电话那头的丁宁说:“哈哈哈哈,我告诉你这就是食饱思淫欲!我告诉他我不想吃牛排,我就想吃大盘鸡,他都不搭理我,给我点了三块菲力牛排,还让服务员给我拿双筷子,他瞧不起我还调侃我,我却连一点气都不生,你说多讨厌,哈哈哈哈!”

方青青和宋江说着笑着吃完了这顿饭,走出饭店的时候,宋江突然拉住方青青的手腕,“你像一个人,像我老婆年轻的时候,圆圆的脸匀称的身材尤其是抽烟的动作,太像我第一次见到的她了,你多大?”

“十八。”

方青青说出自己的年龄后回身抱住宋江,她自己也奇怪,明知道他结婚了,明知道他的年龄应该足以当自己的叔叔,可当时就是下意识的想拥入他的怀中。

方青青对丁宁说:“是薄荷味道可以激发荷尔蒙吗?还是他看我的眼神太宠溺了?”

方青青把头埋在宋江的胸前,说:“我想和你待着。”宋江抚了抚方青青的头,“好。”

酒店洁白的床上,方青青和宋江平躺在上面,方青青问:“你怎么不说话了?”

宋江回答:“我不知道怎么对待你。”

方青青侧过身子,把手搭在宋江的脸上,用食指点一下他的额头,点一下他的鼻尖,又点一下他的嘴唇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做这些动作,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方青青摘掉宋江的眼镜,吻住宋江的嘴唇,宋江没有拒绝,迎合着方青青的动作,他搂着方青青的腰,然后手滑向方青青的肚子,又慢慢向下摸去。方青青有些害羞,她的脸热的发烫,宋江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忽然停止了自己的一切动作,问方青青:“你是处女吗?”

方青青点点头,“别停下来好吗?我爱你,至少现在很爱你!”方青青用渴求的眼神望着宋江。“姑娘,爱别人得先懂爱自己,我不信一见钟情,但我今天看到你,我好喜欢你,我现在很冷静,我不想伤害你。”宋江帮方青青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服,捋顺方青青的头发继而躺下。

宋江递给方青青一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支。

“其实我有打火机,只不过想和你搭话。”宋江掏出来一个银色的滚轮打火机,“这种打火机的火焰特别好看。”

方青青拿过打火机,说:“送给我吧。”

两个人就躺着,前半夜一直在聊天,方青青问宋江的故事,还给宋江讲了自己的事情,后来方青青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嘴里的词语含糊,说话颠三倒四,再后来方青青就不再出声了,宋江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方青青睁开眼睛,搂住宋江的脖子,在这个夏夜里方青青把自己给了她第一次见面的宋江。

“我当时尽力的直起腰板想让他感受到我的青春活力,他很温柔但我还是有些痛,我脑子里想着怎么配合他,怎么样才能让他感受到我的一腔热血。”方青青给丁宁描述着。

“那后来呢?”丁宁愤愤得咬住下嘴唇。

后来方青青和宋江每周都会见面,直到有一次两个人做完爱之后,方青青对宋江说:“你像是我的肺,没了你我没法呼吸我会死,也没法抽烟,更会死。”

“青青,把烟戒了吧,对我好点,哈哈哈哈。”宋江笑着说。

“不行,我要折磨死你!”

从这以后,方青青主动的不去见松江了,她对丁宁说:“老丁,我喜欢他,他说让我对他好点,他结婚了,我不能找他了,我得对他好点,我好喜欢他你知道吗?”

方青青讲完,丁宁好久没说话,他想到第一次见到方青青是在教学楼旁边的小角落里,方青青嘴里叼着烟扭头的时候,高高的马尾辫划出一个圆的轮廓,阳光照在方青青的发丝上,似乎每一根头发都被赋予了激情与活力,跳动着,跳进丁宁的心里。

丁宁其实是不抽烟的,但是抽烟就能在角落里经常见到方青青。

“咱们去看日出吧,现在就出发山顶见,我等你!”丁宁说完挂掉了电话。

方青青爬上了山顶坐在丁宁旁边,天渐渐变亮,可惜今天是阴天,方青青抱怨丁宁说丁宁神经病。

丁宁说:“青青你下次想哭,就爬上山看看天空,其实应该是看日出的!我带你来就是不想让你出不来,没什么是忘不掉的!”

“老丁,其实睡着了就没那么难过了。”方青青说。

天空中又飘起了晶莹剔透的雪花,丁宁对方青青说:“青青,你别戒烟了。”

方青青疑惑的看着丁宁。

“青青,我也希望能是你的肺,但是我想让你快乐,你可以伤害我,我会一直运转让你呼吸!”

“老丁咱们下山吧,一会积雪了就麻烦了。对了我们去吃大盘鸡好吗?”

方青青从烟盒里只抽出一支烟递给了丁宁,用银色的滚轮打火机帮丁宁点燃,然后把打火机丢到了垃圾桶里。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