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多元与边缘
杂感 生活

生活杂感:谈多元与边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十个包子
2020-08-30 10:00

写这篇文章时,是在深夜。虽只是八月末,烦闷的空气已让我无法安然入睡。就从我开始抽烟这件事讲起吧。
 
我以前不抽烟,直到今日也不是非常需要抽烟。但一个人在星巴克惬意的时候,总是不由得地想要一支烟(星巴克是禁止室内吸烟的)。我以前是非常鄙视抽烟的人,一方面认为他们没有定力,一个人居然会对外物上瘾,这个我不能认同。另一方面很反感所谓男人就要抽烟这种说法。因为我反对一种框架,一种没有任何理由的必须。



在我本科毕业的时候,认识一个女人,年轻,漂亮,喜欢抽烟。我不抽烟,这一点让我觉得自己比她健康。但是不喜欢她抽那些杂七杂八的烟,就去买了两包很好的烟,送给她。于是那个17岁的女孩子对我说,要好好过日子了,确实我们也过了一段日子,把两包烟还给我了。

我开始觉得我所谓不抽烟,是基于一种道德优越感,这种道德优越感就像是《红字》中那些家庭主妇对女主角的鄙视。我发现了我的道德优越感,然后我开封,我抽烟。后来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她也抽烟,只是不那么厉害,我们开始会一起抽烟,聊天。那段日子是金色的:有金钱,有爱情,有正常人所要的一切。
 
后来自己年纪轻轻,竟发心脏病,突然晕倒,送医院,她挽着我的手,对我说不要抽烟了,我答应了。再后来,想抽烟,可是犹豫不决,她生气了,说如果真的很想抽,那就去抽,只要不过分,有节制就可以了。你这么犹豫不决,产生的危害远远大于抽烟。



其实抽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以解忧,也没有媒体说的那么有害。抽烟喝酒,只是惨淡人生中聊以快乐的几件事罢了。人生中有害的事情很多,比如在雾霾严重的城市生活,比如在疫情严重的地区,不带口罩四处闲逛,等等。可是人生过程中,让自己开心的事情也真的很少,大部分人也就这么过着,甚至是同一具空壳般行尸走肉地“活着”。
 
但在生活方式的选择上,我们常常没有做任何选择就去框架一个人了。比如多年前,大陆抽烟的女孩子很少,国外抽烟的女孩子不少。那么是不是大陆的女孩子比国外的女孩子好,或者说国外的女孩子普遍比大陆的坏?一次走在上海外滩,我问身边同行的一位女孩,为什么不抽烟或者不喝酒?她回答我,这个是个人选择。
 
事实上这是个人选择吗?我想,不是的。恰恰相反,我们只是在一个既定价值判断下顺其判断罢了。既没有尝试,更没有选择。在截然不同的环境都生活一段时间后,我更确定了我的这个观点。



生活应该是多元的,更应该是丰富的,一个人不会因为抽烟而从根本上改变Ta的本质。一个人的本质也不会因为Ta有没有婚前性行为而改变。可是我们很多的年轻人,在根本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无条件的接受既定价值观,这与其说是幼稚,不如说是简单。
 
生活方式当然是有健康和不健康的区别。但是用外力去要求大部分人只尊崇并遵守某几样生活方式,也许接受的人不会感到不舒服;可是如果有一天当Ta体验到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那么Ta是会完全放弃原来的生活方式乃至思维方式。这样的例子,在历史长河中比比皆是。
 
抽烟当然是有害的,因为自己不抽烟而觉得抽烟的人不好,这样的思维方式更有害。而从来没有任何选择,就说那是你们的生活方式,并拘泥于自己的生活方式中自鸣得意,这样的思维方式更有害。最有害的,莫过于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尝试,彻底的做父母的宝贝,也就是常被调侃的“妈宝”。因为这样的个体不可能真正有独立之人格,独立之思想,乃至为世界独立之创造。



世界的“蓬勃发展”源于创造者的个性,因为一切人类的创造是基于个性的充分生长。
 
我们要的是真正的多元,不同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的文明交流和尊重,而非一成不变的界限,对思维与肉身的束缚。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