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追求的表象,未必是你想要的灵魂
生活

生活故事:​你追求的表象,未必是你想要的灵魂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
2020-08-30 11:00

庄淑的眼中,我始终是一个沉静的朋友。

她愿意与我分享,因为她知道,我只会慢慢消化她自认为精彩的故事。她喜欢点评身边的男人,即便已经步入了剩女的行列,却依然从容不迫。

我必须承认,庄淑和我不同。

午后的暖阳让人懒散,正如当时庄淑的表情。她将我约到了熟悉的咖啡厅中,伴随着慵懒的音乐,无奈开启了话题。

“再陪我去相一次亲吧,你在,我踏实……”

我默默点了点头,不管是为了衬托她的优雅,还是缓解她的尴尬,我似乎早已习惯,像是独有的默契。
“这次是什么人?”

“完成任务……你知道的。”庄淑轻叹了一声:“只要我在老两口的视线之中,他们就总是重复同样的问题。”

我微微摇了摇头,心中不经意间泛出一丝酸楚。



“他们也是为了你好。老人家的想法很简单,目的只有一个,希望你有好的归宿。在他们眼中,你永远都是孩子,总想有个放心的人来照顾你,毕竟……他们真的老了。”

庄淑浅笑之中,带着些许复杂。

“你的话总是那么中听,我都无法反驳。但你知道我追求的是什么,灯火阑珊……等待那么一个人,真的好难……”

我知道庄淑的追求,一个对艺术几近偏执的女人。其实,应该是对艺术家的追求,对艺术家身份的痴迷,远远大于作品。她喜欢那些具有艺术气息的男子,即便不修边幅,也是魔力无限。但是时至今日,她始终无法突破任何一道与艺术有关的壁垒。

她觉得自己就像个童话中的公主,而等来的,却没有一个骑着白马……那些骑着白马的,又对艺术一窍不通。


那天下午,我们远远地望见一位温文尔雅的男子。他独自坐在桌边,翻弄着自己的手表,或许是在心中组织着见面时的开场白。

楚峰无意中露出的紧张,引起了庄淑注意,她脸上露出的笑容,也注定了相亲的结局。我轻轻叹气,像是参与着一次又一次无聊的仪式。果不其然,庄淑所追逐的执念,早已将楚峰拒之于千里之外。我无需缓解庄淑的尴尬,甚至有些可怜对面的楚峰。从他求救一般的眼神中,我不得不努力维持着话题平衡,倒好像是庄淑陪着我来相亲一样。

结束之后,楚峰的印象像被喝光的果汁,他甚至连被点评的资格都没有。

“我觉得你和那个楚峰倒是挺投缘的……”

我微微有些不悦,但是庄淑并没有察觉。

“庄淑,多少顾及一下对方的感受,你应该知道我如坐针毡,一点也不轻松。”

庄淑笑着挽住我的胳膊,情绪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我想她早已经习惯了依附在我的身边,追求着简单的快乐和包容。

两个月后,庄淑将我约到老地方,依然保持着自己熟悉的神态和姿势。当拿铁咖啡的第一缕香气飘入鼻尖,她终于开口。

“我……要结婚了……”



我并没有问太多,似乎庄淑所有的决定,我从不感觉意外。

我只是在犹豫,该不该为她感到高兴,她找到了那个在灯火阑珊之处等待她蓦然回首的男人,但那个男人的印象,却在她的描述中渐渐变得模糊……

不久之后,我成为了庄淑的伴娘。艺术家新郎规规矩矩地展现着绅士风度,我瞥见庄淑父母略显尴尬的笑容,心中有些无法言喻的惆怅和担忧。

他叫毛毅,消瘦的面庞下点缀着微微卷起的山羊胡,这是庄淑喜欢的类型。可是他的年纪,却比庄淑大了许多……

我不懂她所追求的幸福,就像她永远不懂我的谏言。我的思绪被一阵电话打断,那个电话,来自楚峰。

熟悉的咖啡厅,少了两个熟悉的身影,庄淑的新家,离我们常聚的地方很远。那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我驱车的心情一直压抑,因为从庄淑熟识的音色中,我没有听到应有的欢愉和幸福。

她为我开门,宿醉的味道扑面而来,而她身后的“艺术气息”更让我难以形容。

“庄淑,你怎么了?”

她没有回答我,只是苦笑着回头。她半躺在沙发上,将剩余的红酒灌入口中,身旁的烟灰缸里,升起几丝烟雾,像是一种百无聊赖的嘲笑。一片狼藉的客厅,曾是爱屋及乌般的另类享受,但如今,却得来了莫名的荒芜。

她曾渴望闯入艺术家的生活,但却发现,艺术家的生活中并没有多少艺术可言。

在经历了短暂的甜蜜之后,庄淑对于执念的虚荣已得到满足,可生活并不是流星,重新审视时,却已来不及。


毛毅的轮廓,在庄淑失望的言语中清晰。在接手这个巨婴前,她忽略了他曾经离婚的原因。毛毅没有艺术的生活,甚至回家的时间都少得可怜。对于那间令庄淑流连忘返的工作室,如今已成为禁地,在毛毅的理念中,妻子是影响灵感升华的障碍。

我不忍再听。再绚丽的烟火也终会结束,而生活,更像是炉中的蜂窝煤,稳稳的燃烧,久久的温暖。庄淑像是烈火,执念像是干柴,一旦没有了可以用来燃烧的激情,那火焰……也终将慢慢熄灭。

看着庄淑茫然的眼神,命运总会巧合到伤害一颗恰逢碎裂的心。

“庄淑,还记得那个楚峰吗?”

庄淑微微点了点头。我抿着嘴唇,尽量不去看她。

“我和他……快定下婚期了……”

“是吗?”她平静的表情下,有种说不出的忧伤:“我早就说过,你们俩挺投缘的……”

半年之后,庄淑独自参加了我和楚峰的婚礼。她握了握楚峰的手,相亲时都没有做这样做过。那已不是我熟悉的庄淑,她的祝福中带着丝丝酸楚。我不知该如何安慰,尤其在这样的场合,我相信她从楚峰温柔的眼神中,读出了幸福的密码片段,否则也不会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婚礼的宴席。

庄淑离婚了,而我怀孕了。她来到久违的咖啡厅,怀念着熟悉的拿铁香气,直到我出现的时候,那一抹笑容,才有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如果你走了出来,请铭记和遗忘……”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