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女孩
悬疑故事

悬疑故事:失踪的女孩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季希
2020-08-30 21:00

“我于黑暗,护你平安。”


“Just call me angel of mornn....

凌晨时分,校长被这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吵醒了。然而他的脸上并没任何愤怒和不满,反倒挂着几分惊疑和恐惧。良久,他才伸手接通了电话。

“喂?

校长,......又失踪了一个孩子。”电话对面是新来的数学老师林轻语,也是301班的班主任。

“什么! "校长吼道,“你们班的学生又失踪了?”

.....不是,这次302班的.... 韩..... .韩雪。"林轻语喘着粗气,似乎奔忙已久。

“第六个了! "校长恨恨地锤向床头,从咬紧的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短短一个多月,中心小学接连失踪六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对这些孩子下手!

“该查的都查了,”林轻语调匀气息,说话也流畅了起来,“调了门口监控,问了家长同学,查了沿途境....我们已经尽力了,这不是我们能解诀的了,现在只有去警局立案了。

“唉,林老师,还得麻烦你去跟下这事儿,毕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啊。”
“知道了,林轻雨叹了口气,“这世道怎么了...”

“嘟。”通话虽然结束,可是校长却再也睡不着了,——不过这也不是第一个夜晚了 。

窗外的乌云遮住了星辰,深深的忧愁也涌上了他的心头。他了解每一个孩子, 也热爱每一个孩子,而这些日子失去的,正是他最重视、最喜爱的孩子。

他真的很爱她们。


“不是,怎么又是你?”警员何风皱着眉头,一脸无奈地看着林轻雨语。 

“这不是你该说的话。”林轻雨冷峻的眼神让他瞬间收敛了所有情绪。为掩尴尬,何风轻轻咳嗽了一声:“说下具体情况吧。” 

林轻雨面色稍缓,一边说一边停顿, 以便何风记录:“韩雪,9岁,女,家住同安新区雅丽花园18栋2023号,中心小学302班学生,昨天下午4点半放学后失踪,与家人,师友都没有联系,沿途也没人见过她。我是她的数学老师,也是她的暂代班主任。"林轻雨转过身,静静地看了痛哭的韩太太一会儿,问道:“韩太太,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 "韩太太摇了摇头,只是不停地抽噎。 

韩先生在女儿还未出生时便因意外过世了。从此,小韩雪成了韩太太人生唯一的寄托, 只是她既要忙于工作又要忙于家务,根本无暇接送韩雪。本以为学校到家距离那么近不会有事,可偏偏还是发生了意外。 

“林老师,说真的,这几次真的太像了。”何风整理了一下资料,“几次案件除了姓名、年岁、住址,其他几乎都一模一样。” 

“这么相似你们怎么还没解决?”林轻雨嘲讽道。 

何风微感愧疚,搔了搔头:“查失踪这事儿挺难,而且这几次真没找到什么线索...”

“我知道,但你们还是得找到。"林轻雨听着韩太太的哭声叹了口气,抬起头望向窗外。 

“我真的很爱她们。”


“不是,怎么....这才过了不到一周啊!”何风有些崩溃,林轻雨怎么又来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想见到你?”林轻雨也没好气,“警察怎么 搞的?能不能处理好这一带的治安!为什么我们学校的学生接二连三的失踪啊!” 

何风涨红了脸,想要辩驳却无话可说,这一带出现了 这么多失踪案确实是警员的失职。他低下头看着键盘,尽量平静地说道:“请说下情况吧。” 

林轻雨一边安抚痛哭的家长,一边说起了状况。和以往一样,失踪信息上除了名字、住址、班级不同,其余信息几乎一模一样。 

何风暗暗叹气:这段时间警方并非没有努力,他们走访了附近的商家住户,调查了一路的监控,发布公告征集线索....这些常规调查一无所获,没有任何异常的事情,也没任何特殊的人员,有的只是一个个失踪的孩子。
“唉这天热的,还是办公室舒坦!”一个中年警官带着三两个干事,从大门晃晃悠悠地走进来。林轻语冷冷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潇洒随性很是不满。 

“呦,小何,这儿怎么了?”那个警官凑过来看看林轻语,又凑过去看看询问笔录。 

“陈警官,那个失踪案,之前跟您提到过的。”何风一脸无奈地望向陈警官。 

警局的刑侦科长陈子明,因为处理过几件大案在当地小有名气,就是吊儿郎当的作风让领导们很是头疼。 

“啧,这都处理不了,真没用。"陈子明嫌弃地看了眼何风,“反正我手头案子处理完闲着也是闲着,让我看看。”陈子明挥了挥手,示意何风起身。他大大咧咧地坐下,哒哒哒地点击着鼠标,快速地浏览起失踪儿童的信息。 

“您有没有看到什么线索?”何风站在一旁问道 。 

....这几个孩子还都挺好看的。"陈子明摸着下巴笑嘻嘻地说道。 

“这位警官请您认真一点。"林轻语双手架在胸前,眼中尽是愤怒和不屑。 

“哦。这位是?”陈子明收起笑容,指着林轻语问道。 

“林轻语,中心小学数学老师,301 班和302班班主任。这几次报案都是我陪同孩子父母来的。"林轻语一字一顿,没有丝毫感情。 

“哦?那你把情况都说完了吗? "陈子明向后一仰, 懒洋洋地靠在电脑椅上。 

“说完了。” 

“那请走吧。"陈子明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


“不是,您好好说话啊,干嘛把她气走啊? "摊上这么个前辈何风真是头疼,他这么气林轻语是真不怕人家投诉吗? 

“小何,这个案子你怎么定性的? "林轻语走后,陈子明既然一反常态地严肃了起来。 

....连续的人口失踪一般不会是简单的走失,要么是绑架,要么是人口贩卖,要么...何风知道还有什么可能,只是他真的不希望会是这些情况。 

绑架和人口贩卖可能不大,毕竟对同一个学校下手这么多次暴露的可能性太大了,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别老在一只羊身上薅羊毛。”话糙理不糙,何风只能点了点头。 

“这种一反常态的规律性只能有下面的解释:连环杀人,恋童事件,或者两者相加....陈子明叹了口气,他也不希望会是这样的案件,只是他得尊重理性分析结果“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会说都挺好看的。嫌疑人是男性的可能性很大。” 

“对。 

“能躲开所有监控,说明这人对这一带非常熟悉;能让沿途店铺住户没看到,说明应该是孩子离学校不远时发生的,能没有惹人注意的事件,则说明此人与孩子熟悉,并没让孩子有抵抗行为。”陈子明看着电脑的屏幕,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也就是说,嫌疑人可能是学校的男性老师。” 

“对,”陈子明补充道,“而且可能是科任老师,因为他们跟孩子们最为熟悉。还有,你有没有留意失踪孩子的班级?” 

“301,302? ”何风这点记性还是有的。 

“嗯。"陈子明肯定地点点头。 

“也就是说是这两个班的科任?”何风恍然大悟。排查范围已经缩到这么小,看样子破案指日可待。 “

“还有一点,这些孩子家庭结构很特殊:不是单亲家庭,便是家里只有老人。"陈子明指了指家庭成员那一栏的信息。 ”

“对啊,正因家人无暇或无力接送孩子,才使犯罪嫌疑人在孩子回家路上有了下手的可能。”何风重重锤了下手。 “

“呐,只有这样家庭的孩子才不被接送吗?”陈子明盯着电脑屏幕,食指在电脑桌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也不...“

“那为什么失踪的孩子里面没有家庭结构不特殊但不被接送的孩子?显然问题不在接送上。"陈子明从不相信巧合,但这一点他实在找不到合理的解释。 

陈子明看着大门恍然出神,过了一会儿,他撕下一张便签,在上面写下三个字。 

“家庭结构这事儿先放放,你先按之前说的思路去查。如果还没有结果,那你就去查便签上这个人吧。"陈子明撕下便签,折了两下递给何风。 

便签上,写着一个最不可能的名字。


树叶轻抚,犹如微风轻语;晚夕斜照,远胜中天艳阳。 

看着窗外的晚霞,调查了一天的何风轻轻打了个哈欠,又是没有结果的一天。他站在廊道里,静静地看着林轻语上课的班级。他想看看孩子们。 

学校里的林轻语和警局中的她判若两人。面对这群孩子,她温柔又优雅,没有-丝冷漠与刻薄。若不是当时遭遇了那些忧心的事,她应当是个可爱的女人。 

放学了,孩子们蜂拥而出,熙熙攘攘朝校门跑去。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一个孩子,她抱着大书包静静坐着。她似乎在等着什么。 

直到学校的大钟敲响了六下,她才拿起书包,慢慢走出了教室。她走得很慢,发卡上那朵鲜红的小花,伴着她的脚步轻轻地晃动着。 

何风在后面不远处跟着,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异常。 

女孩穿过幽暗的廊道,穿过阴沉的楼梯间,慢慢走到校长室的大门]前。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敢将小手搭在那厚实的铜把上。 

“咳咳。”女孩被突如其来的轻咳吓到了。她转过头,看到了不远处的何风。 

何风拿着一个闪着红色小灯的东西,笑着朝女孩招了招手。 

女孩打量了一下何风:这个人虽然陌生,却不让人害怕。她慢慢地走过去,在离何风还有一米远站住了。
 
何风俯下身,蹲在女孩面前:“你好啊, 哥哥是个警察,”他出示了下证件,也不知道女孩能不能看懂,“带好这个东西,放心进去吧。哥哥会保护你。”说着,何风把那支放光的小东西塞到了女孩书包的小口袋里。 

“叔叔,你真的是警察吗?”女孩的话,让何风有点扎心。 

“是啊,哥哥是警察啊。”何风只得强颜欢笑。 

“那....那,叔叔,你不能让人欺负我啊! ” 

“嗯,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何风伸出手和女孩拉了拉钩。” 

“一定! ”


何风差点一脚把校长踢死,因为在进入校长室时,他看到女孩的小裙子掉落在地上。 

厚实的大门几乎挡住了所有声音,何风只能估算时间冲进去,他庆幸自己没来迟。 

校长还想爬起来辩驳,却被何风放在女孩书包里的那支录音笔怼回去了。 

何风转过身去,让女孩穿好裙子,自己则蹲在校长面前,狠狠地拽起他的衣领:“说吧,其他女孩在哪儿?” 

“什么其他女孩. ....” 

“砰! "校长的头被重重磕在了地板上,何风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 

“你竟然敢..... 

何风一把抓起头破血流的校长,冷笑一声:“我不介意以拒捕的名义多打你几次。再问一遍:黄嘉琪,韩雪,林玲,邓秋爽...她们在哪里?”何风声音有些颤抖,但不只是因为愤怒,他害怕孩子们遭遇了什么不测。 

“这事..真的和我无关.....别.... .别打! "校长抱住了自己的地中海脑袋,“我. ...我确实想对她们.... .可....可我还没来得及动手,他们就失踪了啊!” 

“不是你干的?”何风有些疑惑,有些放心,又有些焦虑,“算了,回警局再慢慢审你。

何风看了眼蜷缩在角落的女孩,一时有些为难:这么晚了,他不放心她独自回去,而自己还得押那个老混蛋回局里。 

“我送她回去吧。"林轻语抱着讲义,轻轻倚在门边。 

“林老师?”何风有些诧异。 

“批作业批得有点晚,听这边吵所以就过来看看。”林轻语一脸淡然, 对于眼前一切没有任何反应。 

“那....些事儿还请林老师别说出去。"毕竟,刑讯逼供还是有违条例的。 

“放心吧。"林轻语轻笑了下,转过头对女孩说道:“玲玲, 到老师这里来,老师送你回家。”
 
玲玲小跑着冲向林轻语,一把抱住她的大腿。熟悉的老师,让她倍感安心。 

林轻语抓起玲玲的小手,对着何风礼貌一笑:“谢谢你, 做了我做不到的事。” 

何风有些出神,他终于看到这个冰美人笑了。


再怎么审讯,校长依然坚称自己没碰过那几个孩子。案情一时间陷入僵局。 

局长已经在向何风施压,毕竟,这案子再不解诀恐怕就要影响自己的官位了。 

何风站在审讯室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Remember me, though I have to say goodbye ... 

何风划了下通话键:“喂..... .什么? !孩子都回去了?好,我马上过来!” 

何风安排好审讯室里的校长,快步跑回了办公室。陈子明正叼了根棒棒糖,翘着二郎腿大大咧咧地坐在电脑桌上。 

“陈警官,什么情况?” 

“别问我,"陈子明摆了摆手,咬着糖块儿含糊地说道,“我也不清楚咋回事。那些家长说孩子们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只是问起来这些日子去哪儿了,她们都说是让外星人绑架到了一个仓库。不论怎么问都是这个答案。” 

“什么玩意....”何风忍不住捂脸,“合着是超自然事件吗?” 

“孩子们还画了下外星人的样子,别说,她们画得还都一样。”说着,陈子明划了划手机,翻出那几张外星人的画像。 

“噗,这群孩....”响风真是哭笑不得,“这些孩子明显串供了。” 

“嘛,反正案子结了,报告胡勒勒一通就好。懒得再查了喽! "陈子明伸 了个懒腰,从嘴里拿出了棒棒糖:“不过,你真的信这是什么超自然事件吗?” 

“不信。”何风摇了摇头。 

“记得我给你的便签吗?打开看看吧。”陈子明从桌上跳了下来,拍了拍何风的肩膀。 

何风从口袋里掏出便签,上面写 了一个名字: 

林轻语。

林轻语住在郊外的一座别墅。 

晚风穿过青青的禾稻,沿着蜿蜒的公路吹向远方。何风心里的疑云和敌意,顿时被这明月清风抚去了。
林轻语和他慢慢地走着,两人一直没有说话。 

最终,还是林轻语打破了这份宁静:“你想问孩子的事,是吗?” 

“嗯。”何风点头。 

“她们是我带走的。 

“为什么?”何风不解。 

林轻语转过头,静静地看了会儿何风的眼睛:“我说我在保护她们,信吗?” 

“信。”

“谢谢,”林轻语笑了 下,可随即脸色又变得凝重,“那个老混蛋总在找那些孤僻的女孩下手,因为他知道,不管他做了什么,她们都不会说出去。另外,这些孩子不是单亲家庭就是只有老人,他们对孩子关心不够,即便知道了也很可能无力解决。” 

“好险恶的用心,”何风恨得有些牙痒痒,“可是,你为什么要选择这种方式?”

林轻语没有回答他。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糖,轻轻将糖纸撕开:“首先, 你们警察重视证据,可这种事事后很难找到证据,或者说,当事人及其亲属羞于提供证据,懂? "林轻语:将糖放进嘴里,嘎嘣一声咬碎,“其次, 社会谈性色变,没人会教一个女孩如何保护自己,包括他的父母。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有的只是对她的责骂、侮辱、歧视,有的只是继续往她伤口上撒盐,懂?” 

何风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把那块硬糖一点点咬碎, 再一点点吞下去。 

“最后,那些老师出于利益不敢去告发,家长出于颜面也不会去告发,女孩受多方裹挟也不会告发,只能将那些藏在心里,懂?”此时,林轻语眼中有些泪花。 

“家长无法保护她们,老师无法保护她们,警察无法保护她们,我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她们:教会她们应该知道的,教会她们应该去做的,再让她们披上铠甲回到这个世界,懂?”林轻语没有看向何风,她不需要任何答复。 

“不懂,”何风感觉说话已经有些艰难,“我不懂,社会也不懂。” 

“我知道。"林轻语轻轻擦去脸上的泪痕。 

“....何风摸了下自己衣袋里的警官证,“我能做些什么吗?” 

林轻语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信纸,双手递给何风:“这是 受过伤害女孩的名单,还有知情教师的名单。我只希望善恶有报,好吗?” 

“一定。”何风郑重接过。 

“啊,等一下,我忘了一个名字。"林轻语笑了下,那份笑容有一丝释然。 

她拿过那张信纸,在受害人那栏又补上了一个名字: 

林轻语。



-END -

喜欢本故事别忘了“转发分享”

你有好的故事分享请点击:投稿作品






分享到: